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小说在线阅读】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午夜十点,萧瑟的街道上,一个人独走着,头顶上静静悬挂着皎洁的明月,银白色的月光泄了出来。

宿少桦所住的别墅区环境和地段都很好,但是人气冷清的连巴士都很少,进入小区开车十几分钟才到别墅门口,洛依人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开门,在玄关打开灯,明亮的光线几乎照亮了屋子的各个角落。

同时间也点亮着沙发上的两个人。

就算是灯光大亮,宿少桦也没有停了手中的动作,他的呼吸有点重有点紊乱,连腰间的浴巾都松散下去了,看见的存在,抬了抬眉骨:“宿太太,回来了?”

站在玄关的洛依人站在原地,眸子一闪不闪的看着他们,那双杏眸黑白分明,像是个局外人:“宿先生,这是你给我的惊喜?”

淡淡的抬眸,看向了被宿少桦压在身下的女人,其中的意味很是明显。

而她身下压着的女人仿佛不好意思,挽着的发已经完全散开,黑色的长发铺在深色系的沙发上,几乎融合在了一起,小手抵在宿少桦的身前,小声的呢喃着什么。

“少桦,你太太在看。”

声音娇软,眸中一闪而过的全部都是挑衅。

闻言,洛依人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鹅黄色的毛衣袖口很长,身后提着一个行李箱,长发垂下挡住半张脸:“这位小姐。”她咬住“小姐”两个字:“麻烦现在滚出去。”

被点名的龚雪儿顿时笑了起来,小手扶上宿少桦的胸前,笑的张扬而妖娆:“宿太太,宿先生不让我起来呢。”

说着,宿少桦配合的将龚雪儿压在了身下,眉眼之处都是绵长的笑意。

像是挑衅般,宿少桦的胸口紧紧地贴着龚雪儿的36D,还让她的胸直接挤压着他,动作暧昧得简直不能直视。

当着洛依人的面宿少桦又腾出一只手往龚雪儿的身体下探去,他修长的手指轻抚在光滑的肌肤上……

洛依人双手横在胸前,美目冷冷地看着眼下这二人,胸口微微地起伏着。

一言不发,静静的将鞋子换掉,洛依人换成了舒适干净的毛绒拖鞋,然后快步的朝着厨房走去,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盆水。

龚雪儿有些诧异:“宿太太,你这是做什么?”

什么话都没有说,一盆水直直的朝着两个叠交着的人泼了过去。

从头到尾,淋漓尽致的泼成了落汤鸡,龚雪儿一下子从沙发上窜了起来,水珠挂在脖间串串的吻痕上,头发濡湿的在身后,凌乱的如同个疯子一般。

“你竟然敢这么对我!”

尖叫声起,刺痛了耳膜,让洛依人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

她不喜看到刚刚那样缠绵的画面,但是素来的骄傲和教养不允许她像个泼妇和怨妇般围着他质问。

唇角扬着淡淡的笑意,清冷的厉害,洛依人的声音轻轻巧巧的:“刚刚让你滚出去你不滚,这只是个教训。”

那毫不彰显高傲的语气,带着妖冶味道的张扬美丽:“现在最后说一遍,滚出去。”

龚雪儿的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但是还是很快的镇定下来,反身坐在宿少桦的身侧,娇娇软软的撒娇:“少桦,你看宿太太嘛。”

龚雪儿的眸里带水光,忍着啜泣,看起来格外的可怜:“少桦,宿太太太凶了,人家害怕。”

宿少桦没有动,一双眸子静静的看着,似笑非笑,温温淡淡的眼睛敛着没有温度的暗色寒芒,抬眸看向洛依人:“宿太太,听见我的女人说的话了吗?”

“没有。”洛依人十指染着丹寇,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就算是深夜出现也是漂亮美艳,精致高傲,睁着一双美眸淡淡的笑着:“我只是听见,不知道谁家养的狗在别人的地盘上叫的非常欢。”

“你说什么?”

龚雪儿被激怒了,声音尖锐的厉害。

“我说狗叫的太厉害,需要好好的修理一下了。”

瞬间,龚雪儿几乎像是炸了毛的泼妇一般的朝着洛依人冲了过来。

“啪”的一巴掌,清脆而响亮,甩在龚雪儿的脸上,毫不犹豫。

头顶上明亮的光线照的人有些刺眼,龚雪儿被扇傻了站在原地,鲜红的巴掌印很快浮现出来,她半边脸都肿了起来:“你竟然敢打我?”

洛依人挽着唇角,不知道是晚上的夜色还是雾色,声音被渗的有些凉:“我刚刚说过了,这只是教训,现在滚出去,别让我亲自动手。”

“啊,我跟你拼了……”

回过神来,龚雪儿疯了一般的朝着洛依人冲了过来,那架势使得穿着高跟鞋的洛依人后退了一步,扬手,将那朝着她脸蛋而来的巴掌利落的截在了半空中。

“还真是不知道为何你偏偏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的滋味好受吗?”

微微使得巧劲,捏着龚雪儿的骨头,刺骨感立刻蔓延开来,锥心刺骨的疼痛,让一个年轻漂亮没有受过挫折的女人根本承受不住。

当即,眼泪就顺着姣好白皙的面孔流了下来。

洛依人微微泛白的脸色,染上了点点的似笑非笑:“这位小姐,我的话说了三遍,你不听,就休怪我无情无义了。”

转身拉扯着龚雪儿的手腕,洛依人朝着别墅门口走去。

自己的手腕被她拉扯着,龚雪儿也不得以跟着她的脚步朝着门外走去,实木的门被打开,扬手将龚雪儿甩了出去,身上的衣服带着凌乱。

龚雪儿这才回过神来,哭的泪眼朦胧,几乎花了妆:“你不能够这样对我……少桦,少桦,……”

哭声丝毫没有引起门内的宿少桦注意,门口的女人一副肆无忌惮的脸孔,眯着一双淡漠的眸子瞧着她,悦耳的声音波澜不惊:“滚出去,记得不许在和宿先生来往,否则你的下场只会更惨。”

说罢,别墅的大门“碰”的一声被关上,在她面前,毫不留情。

转身朝着自己丢弃在一旁的行李箱走去:“宿先生也知道我是宿太太,如此的行为是准备让我这个宿太太下位吗?”

眉骨挑了挑,仿佛是没有想到洛依人会这么说,宿少桦声音温和:“不,宿太太现在还很称职,宿先生并没有让宿太太离开的想法。”

软底拖鞋踩在木质的地板上,声音小的厉害,洛依人声音淡淡的,如同一个局外人般的冷静:“那宿先生大半夜便给我看一些阿猫阿狗,还不允许我将其扔出去吗?”

拖着行李箱越过玄关走到客厅,深色的沙发就在她的面前:“我最讨厌的便是长毛还不认主的东西。”

“宿太太很生气?”宿少桦眸色相当淡的扫了一眼她,随即不紧不慢的开口:“可是俗话说,打狗还给看主人呢。”

很随意的姿势,从容又性感,懒懒散散的抬眸看了她一眼,倒是有空点燃了一支香烟:“宿太太打狗的时候可否有看我这个主人的意思?

精致的下巴越发被抬起,黑白分明的眸子不闪不躲的对上他的眼睛,看着男人眸色阴鸷,黑暗的如同暴风雨的前奏。

良久,那低沉的声音轻笑:“宿太太,你这么想要和我离婚,是爱上了某个姓颜的男人了吧。”

颜姓,就是今早和洛依人一同见报的那个男明星。

洛依人自己也愣了一下,但随即便反应了过来,点头,仿佛是真事一般。

绯色的唇勾出了几分的笑容,继续轻慢的说道:“如果宿先生这么想,就这么想吧。”

“这么说,宿太太是承认了?”

脸色猛然阴鸷了下来,宿少桦静静的而看着面前的女人杏眸很漆黑,骨节分明的手指狠狠的掐着她的下巴,一字一句的问道。

吃痛的蹙了蹙眉,洛依人眉眼中满满都是嘲讽:“宿先生很在意这个问题吗?”

淡淡的笑着,声音轻轻巧巧的:“宿先生和刚刚那位小姐可以逢场作戏,我就不能跟别人逢场作戏吗?这未免有些不公吧,难道说只许官兵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吗?”

闻言宿少桦掐着她下巴的手又用了几分力,“哦?宿太太这是在吃醋?”

“放开我。”

洛依人的声音带着怒意和尖锐,小手狠狠的抵在宿少桦的胸前,眸光凌冽。

夜色低沉,男人的身子轻易的压上女人的,强行做着这世间最为原始的行为,眼角眉梢寒冷的气息能够凝聚成白霜。

他的目光突然灼热得极具侵略性,洛依人心扑扑狂跳,拼命地扭动着身子,竟无法挣开他大手强而有力的束缚!

一股暧昧的热气在她的脖子边吹着,她的直觉一直提醒着她很危险!

竟然是忘了反应,突然身子往下一沉,省觉过来发一自己已被他压在床上了。

洛依人用力地挣扎,四肢扭动着,却适得其反的将原本已被他撩开的衣服给弄散开来了…

当他的胸膛毫无保阻碍地摩擦到她的胸部时,她呆了,猛地往下望去。

发现自己赤裸的她惊叫了一声,下意识伸手便想推开他,反被压得更紧!

“呵呵,看来你是等不及了。”他低笑了一声,不顾她的反抗,薄唇吻上了她的小嘴。

洛依人用力地,不自量力的想摆脱他袭侵而来的唇,两条玉腿也用力地蹬向他。

宿少桦邪气地低笑,“小妖精,要乖乖的。”

他双腿夹住她,将她那双不安份的玉腿压制住,一手轻捏住她光滑的下巴,轻笑道:“宿太太,乖乖地闭上眼睛享受你老公的吻。”

她气极了,想挣开他却无能力为!

紧接着他舌尖探入,霸道地侵占她的唇舌,还放肆地纠缠着她柔软的舌尖

一股酥酥麻麻的像是电流的感觉通过她身体,她竟有股软弱无力的感觉。

这吻如此炙热地纠缠着她。

宿少桦越吻越强烈,像是恨不得将她拆吞入腹般猛烈,灵活的舌头还探到了她的喉咙深处,禁止她对他有丝毫的保留…

洛依人紧紧地抱着他的腰部,指尖深深地掐进他的背,宿少桦将她的两条修长的腿环住自己的腰,慢慢吻上她的身子…她身体的每一处!

当他吻到满足放开她时,洛依人的脚趾头都骚麻的炙热得蜷缩起来…

他抵着她,大手捉住她纤细的玉手放在自己身上,从胸口开始,一路往下——抚摸!

“乖女孩,来,摸摸看。”他的声音低沉,带着性感的磁性在她耳边像是催眠般说,而手上的动作却无比煽情。

洛依人吓了一跳,他的身体好灼热,滚烫滚烫的像诉说着他此时的欲望。他却抵着她的唇轻笑,“你这是害羞?嗯?”

又似是挑逗般轻咬了咬她的耳尖,性感地道,“宿太太,你要习惯我,我是你老公。”

他说完,用力地咬了一下她的唇,害得洛依人的脸色绯红,身子继续在他的亲吻下情不自禁地酥软下来。

他用他的大嘴亲吻她,爱抚她…甚至野蛮地在她的娇体留下印记,又骚又麻的……很舒服!紧紧地抓住身旁的床单,一直紧闭的唇瓣竟然开始吐出暧昧的的娇喘……

她感受着他的灼热进入她,这是个颠狂到极致的男人,他总是霸道地用手,用唇的就将她逼疯……

还不断折磨她,每次把你送到达颠峰却迟迟不放开,却马上又开始下一轮进攻。

宿少桦一直折腾了她很久,几乎到天亮宿少桦才从背后抱着她说:“睡觉。”

她也很累了,头很自然地枕在他的臂弯里,迷迷糊糊地睡去……

窗外第一束光打进来的时候,洛依人便醒了。

清晨的光线投射进来,带来一室的温暖和明亮的光线。

洛依人慢悠悠睁眸坐起来,入眼便是一片赤裸着的古铜之色,宿少桦身上的睡袍歪斜着的,顶着一头凌乱的黑发,荡漾出一番别样的性感。

眸子猛然间眯了起来,隐隐的带着不愉,虽然洛依人拉过一旁的被子遮掩着,但是浑身被疼爱的痕迹还是无法掩去。

同样也醒来的宿少桦从床头柜上拿出一只香烟,静静的点上,青白色的烟雾刹那间在空气中冉冉升起。烟雾中,双眸餍足的迷蒙了起来,望着旁边的小女人,呼吸微微有些急促起来。

“宿太太,早晨好。”

姿势随意而懒散的靠在床头上,手指间夹着一只香烟,就这么看着她。

她不想要回答他,手臂撑在一侧,捂着身前的杯子,就要从床上离开,然而还没有下床,手臂就一只手拉住了。

猛然天旋地转,洛依人整个人倒在了柔软的被褥之中,男人精瘦的腰身压在自己的身上,下巴被高高的抬起。

男人看着自己身下的女人,从喉咙间溢出低低的笑,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香烟,低头将青白色的烟雾喷薄到她的脸上,低低哑哑的声音响起:“宿太太,我在向你说话。”

可是洛依人却平静的吐出一个字:“哦。”

眸子抬起,黑白分明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很是平静的开口:“我现在能够去浴室洗澡了吗?宿先生?”

眸子低沉,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从未有过的挫败和恼怒充斥他的胸膛,又不能对着女人发泄。

两个人对视无言,空气中带着致命的死寂,十秒钟,唯独能听到男人的呼吸声。

低骂了一声,宿少桦手指粗暴的将烟按灭在一旁的玻璃烟灰缸之中,翻身,在洛依人平静的眼神中躺到了床的另外一侧,

然后她起了身,一句话都没有说,安安静静裹着杯子,走进了浴室。

浴室中的水声淅淅沥沥的响了起来,不知道想了多久,久到宿少桦换好衣服,半倚在沙发上,抿唇,眸中的神色冷冷淡淡的。

微微垂眸,看了眼腕上的时间,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扶手。

窗外的灯光闪耀着金光色,静静的剪出他的轮廓,清贵倨傲,全然一副颠倒众生的贵公子姿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洛依人足足在浴室里待了两个小时,只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传出来,其余的全无。

宿少桦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起身走到了浴室门口,半透明的玻璃门被水蒸气迷蒙了,看不见里面的身影。

敲了敲,宿少桦拧着眉,英俊淡漠的脸庞带着淡淡的焦急:“宿太太,你在逃避什么吗?恩?”

他问,里面没有一个人回答他。

眉头拧的更厉害了,再次提问,接连三次里面都没有人说话,最基本的水声也停了下来。

五分钟之后,浴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拿钥匙打开。

浴室里蒸汽弥漫着,宿少桦带着烟草味道找到了坐在角落里的洛依人,脸色平静,黑白分明的眸子有些失神,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宿少桦盯着洛依人白皙却落寞的身影,妖冶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仿佛是一尊瓷娃娃一般没有多余的表情。

那副感觉,仿佛下一秒就要离开。

一个健步走了过去,宿少桦的大掌狠狠的攥住洛依人的肩膀,深邃的眸漆黑的看着她,声音低沉:“依人。”

这是他第一次仅唤她的名不唤她的姓,洛依人直直的抬眸看向了他,眸子中没有多余的感情,一句话都不说。

浓郁的挫败感萦绕着宿少桦的身边,他皱了皱眉,即使想要说些什么来解释一下,出口却变成了:“宿太太,你从昨天开始就一直这副样子装给谁看?怕不是吃醋吧?”

本来想要道歉,可看着她空洞的眼神到嘴边的话就变了。

可是洛依人没有丝毫的反应,一如刚刚一般的直直的看着他,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嘲讽。

一瞬间,心中压制着的怒意爆发出来。

粗重的呼吸带着炙热,声线粗哑的厉害,那张原本英俊淡漠的脸此时此刻带着星火燎原般燃烧着粗暴的火气,宿少桦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

“洛依人,难道非要我说我跟昨天的女人逢场作戏这才是你想要的吗?”

他那骨节分明的大掌狠狠的掐着她的肩膀,带着炽烈的疼痛感,而洛依人也只是吃痛的蹙了蹙眉头。

眉眼净是绵长的嘲讽,杏眸抬起,洛依人黑白分明的静静的看着他:“知道了。”

“既然知道,为何摆出这样一副模样来。”

洛依人知道什么,宿少桦自己实在是不懂。

眉眼上碾压下来的浓烈的阴鸷,一双眸子半眯着,带着幽深晦暗。

而洛依人依旧是静静的,看着对面那双浓墨色的眸子:“宿先生说什么都是对的。”

恩,对的。

洛依人脸上的神色和昨夜的完全相反。

昨夜的她不管是强势还是软糯都有着她的心情转换。

而现在,淡淡的,静静的,像是褪去了那番虚情假意,连怒都不肯对着他怒了。

仿佛是一个陌生人一般的冷静。

他的手指狠狠的捏在她的肩胛骨上,眸子翻搅着复杂的神情和她对视着,对视的时间越长,手指上的力道就越重,最后几乎要失控。

可是洛依人却没有叫,也没有喊,任由着宿少桦动作着,沉静失神,有些苍白。

猛然间,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凝聚了整个胸膛。

手指放开了那已经泛着青紫的肌肤,宿少桦向后退了两步,手指按上了眉间,无力的感觉凝聚在脸上。

一米八五的身躯站在自己的面前,显得很是高大,黑色的衬衫消减了他身上的儒雅,反倒是衬出几分暗色来。

低眸,看着蹲在地上丝毫没有变动作的洛依人,宿少桦有些狼狈的转身。

悠悠的,只撂下了一句话:“赶紧洗,洗完吃饭。”

男人高大的身影彻底离开了浴室,良久,洛依人的脸上挤出一抹似哭非哭的模样来。

浴室中,洛依人对着镜子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已经湿透了的长发,脸蛋有些木木的,眼神中有着几分恍惚。

进来的匆忙,所以洛依人并没有拿进来换洗衣服,所以只能够穿上一旁放置的男性浴袍。

走出浴室的时候,宿少桦并不在房间,洛依人丝毫不在意,脸色平静的换上自己的衣服,拿着早已经准备好了的离婚协议书朝着楼下走去。

餐厅里,宿少桦早就施施然的坐在餐桌旁,结下精致名贵的银色袖口,冷贵着一张脸看着桌面上的东西。

听到楼梯上有动静便抬眸看去,洛依人安安静静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身上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连衣裙,净的有些扎眼,只是勾着淡淡如同嘲讽一般笑容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似雪中一点红梅孤傲妖冶。

如同浴室中的她一般,安静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仿佛是一尊没有灵魂的瓷娃娃一般。

没有前去玄关穿鞋,反而是走到餐桌旁,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了桌子上,脸色温浅的厉害,语气很平静:“宿先生,麻烦签个字。”

宿少桦的视力很好,能够清楚的看到A4纸上的几个大字:《离婚协议书》,就连最下角的甲方签字也能够尽收眼底,女人的字体偏隶书,一笔一划的写在上面,带着狠心。

眉头猛然的就皱了起来,俊美而风度翩翩的脸庞不知何时变得冷毅,抬眸看了看洛依人,又看了看《离婚协议书》,开口,声音清冷:“坐下吃饭。”

桌面上的小米粥还翻滚着属于它的香气,氤氲着淡淡的雾,让人看一眼便食欲大开,可是奈何洛依人自问没有那么好的闲情逸致和他一起吃早餐。

“不用了,我会在路上买。”

宿少桦仰着头眯眸看着他,眼神晦暗,唇角掀起淡淡的笑容,黑色短发下眸子散发着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沉:“宿太太,我再说一次,坐下来吃饭。”

仿佛是有些头疼,修长的手指揉了揉眉间:“剩下的事情吃完饭再说,或者是我跟洛先生好好谈谈?”

洛依人下意识的抬眸看向了他,毫无预兆的撞进男人熠熠深沉的黑眸之中。

心跳猛然慢了一拍,望着他那张俊美的脸,不得不说,宿少桦真是长了一张帅的让人脸红心跳的脸,干净俊朗,优雅又不缺魅力。

只不过,不干净了而已。

洛依人没有说话,依旧站在原位上,杏眸复杂的看着宿少桦。

如此的行为,让胸腔中的怒火燃烧了起来,宿少桦径直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挺拔的长腿走到洛依人的身边,低低的笑了下:“宿太太,这份离婚协议书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

的确,她早就准备好了,从三年前开始,身边就准备了好几份。

不过,洛依人什么都没有说,抬着眸,脸上的面无表情像是面具一般稳稳妥妥的挂着,黑白分明的眸子就这么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洛依人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

猛然,宿少桦俯下身来,看着她冷静的一张脸,薄唇贴着她的耳骨,气息带着炙热,像是恋人间亲昵的耳磨厮鬓,一字一句的道:“宿太太,别忘了我的身份,也别忘了你的本分。”

猛然,纤细而微卷的睫毛细细密密的颤抖了起来,洛依人脸上原本的宁静被一点一点的敲破,没有几秒钟,原本还泛着红润的脸苍白如纸。

屏住呼吸,洛依人原本就紧紧揪着的心脏像是突然失重了一半直直的往深渊掉:“宿先生。”她开口,声音沙哑:“宿先生。”

她唤着,仿佛只会这么一句。

宿少桦却很满意,一双黑泽的眸子看着她的侧脸,她的肌肤细腻如最上等的白瓷,睫毛更是剧烈的颤抖着,神经崩的很紧。

宿少桦也不再说什么,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下巴扬起点了点对面的座位,语气低沉,带着命令:“坐下吃饭。”

洛依人咬住唇瓣,想要抗拒,可是宿少桦那宿家独子的身份摆在这里,并不是她一个洛家不受宠小女儿能够比肩的。

最重要的是当初嫁给他父亲说的很明白,如果被赶出宿家那么也最好趁早收拾好东西滚蛋,想到这里无能为力只能够坐下来,看着面前香糯的小米粥,丝毫没有胃口。

一顿饭食不知味的吃完,洛依人双手放在桌子上,安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吃尽碗中最后一口粥,这才出声:“宿先生,这东西……”

话没有说完,只是眼神瞟了过去,静静的看着一旁的离婚协议书。

勾唇笑了笑,勺子轻巧的放在青花瓷碗中,一只手搭在椅背上,深邃的目光聚焦在她的侧脸上,性感的嗓音响起:“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签的?”

杏眸很是漆黑,抬起不解中泛着着急的看着他,细白的牙齿松开了自己的唇,声音轻轻浅浅的,但是却仿佛砸下来的惊雷:“可是你刚刚说吃完饭……”

黑泽的眸子瞬间温淡了下来:“宿太太,我不会签的。”

手指甲几乎要没入掌心,洛依人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眸色有些暗淡,声音软软的,仿佛带着点点的恳求:“那么宿先生怎么样才肯签?”

蓬勃的戾气燃烧着,空气中带着几秒钟的死寂。

四周安静的可以听到大笨钟滴滴答答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宿少桦低低的声音再次响起,眸色变得暗藏着阴鸷,染着笑又仿佛藏着怒意:“宿太太就这么希望离婚?”

没有等洛依人回答,一米八五的身子猛然站了起来,俯身,越过桌子,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伸了过去,捏住她的下巴,俊美的容颜凑到了她的跟前,呼吸炙热,低笑:“我偏偏不想如了宿太太的心思怎么办?”

宿少桦嘴角勾起了的弧度和嗓音都很淡,却也抵不住那股侵犯感极强的存在感:“这段婚姻我偏生要人尽皆知。”

洛依人的瞳孔猛然睁大,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却无能力为。

隐隐的铃声响了半分钟,洛依人才将自己的视线和宿少桦的错开,口袋中干净的屏幕上经纪人的电话呈现在上面,素白的手指接了起来。

“依人,你的通告是上午十点的,现在已经九点了,赶紧过来吧。”

“好的。”有些疲倦的摁了摁眉心,侧眸看了一眼桌面上的离婚协议书,又看了一眼丝毫没有签字想法的男人,洛依人也不再说什么,拿起一旁的手包径直朝外面走去:“我会去大厦的,在那等我就好。”

电话刚刚挂断,手臂就被人从后面拽住,她转身便看到一张勾着唇瓣的俊脸:“宿先生。”

“你这是去哪儿?”

淡淡的略带低哑的嗓音,黑眸锁着她的脸蛋。

洛依人心悸他的身份,但是实在是不想要和他做过多的纠缠,便乖乖的将自己的地址报给他,还好宿少桦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放开了她。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557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