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她只是想要一个拥抱,而你却总是讲道理。

【精品小说】她只是想要一个拥抱,而你却总是讲道理。
神魔大陆,一个武道为尊,强者称霸的国度。

矗立在神魔大陆最中心位置的凌家堡无疑就是强者之中的佼佼者。

可这强大之中也有那么一个例外,这便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凌家嫡女凌九夜。

外界传闻,她生来丑陋,双腿还是残疾,是个十成十的废人。

而此时一场关于这废人的游戏正在热火朝天的展开。

一身粉红色锦袍凌家庶出大小姐将坐在轮椅上,披散着头发的凌九夜的头发一抓,然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周围围观的恶奴立刻发出了哄堂大笑。

“瞧一瞧这张如花似玉病美人的脸。”凌长欣身边,凌家堡现在的掌事夫人暮云歌冷笑一声,蹲下身来,一把捏住凌九夜的下巴,强行托起她的脸来,“可真是像极了你娘那个狐媚子。”

“暮云歌,不准你侮辱我娘!”凌九夜恶狠狠的等着暮云歌,“你不过是个妾侍。”

“啪!”凌长欣一步上前狠狠的一个巴掌落下,瞬间九夜苍白的脸上立刻肿起五个手指印。

“夫人小姐不要打,不要打!”跪在角落里哭得不行的九夜的丫鬟芷秋连忙爬过来,“再有半月独孤太子就要来迎亲了,留下伤痕不好。”

凌长欣缓缓的将实现移向芷秋,冷笑一声:“独孤太子迎亲是肯定的,只不过和她有什么关系?”

这次不仅仅是芷秋震惊了,就连九夜都震惊了。

“独孤太子的太子妃是凌家的嫡女,是我凌九夜,怎么没有关系?”

“我说我这个平日里话都不说,别人还以为是哑巴的妹妹今儿怎么突然这么嚣张了,原来是做着嫁入太子府做太子妃的美梦啊!”

此时众人再度发出了哄堂大笑。

九夜突兀的觉得一阵惶恐,在这个凌家堡她从小就受尽了凌辱。

独孤太子独孤夜锦乃是神魔大陆四大强国天虞国的太子,先不说他长得魅惑众生,就他手上的权势都让多少女子趋之若与,早年九夜的爷爷未过世的时候已经和天虞的皇帝定下了这一门婚事,她这么忍辱的活着就是觉得嫁给太子夜就可以有依靠的活着了!

“你们想要越俎代庖?痴人说梦!”凌家堡的嫡长女额间都会有一枚标志性的花钿,这是什么人都模仿不来的。

“当然不是,取代你?可笑!”暮云歌愤愤的一脚踩在九夜的头上,将她抬起来的头重新摁倒在地。

“你们……”九夜心里瞬间就意识到她们要做什么了,她死了,自然就轮得到凌长欣了!

“啪!”身上传来的痛楚让九夜倒抽了一口冷气。

凌长欣戏愚的狠狠的在她背上抽出了一条血印子:“我早就想要你死了,一直估计着太子的态度,如今我和他早就有了夫妻之实,我们两情相悦,你非要拦在中间,贱人,你不死我怎么如愿?”

“不可能的,太子不会允许你杀害我的,我是他的妻子啊。”九夜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

那是她唯一的指望,不能就这么失去的。

“妻子?”凌长欣嘴角勾起嘲弄的笑,狠狠的一鞭子打在九夜的嘴上,“到了这时候我也不怕告诉你了,独孤太子想要的凌家堡遍布神魔大陆的权利和一个能够帮助得到天下的太子妃,而你?啧啧啧,他可不知道你有一张这样漂亮的脸蛋,只知道你又丑,又是个残废,还一点修为都没有,他早就想要你死了!”

天空之中一阵霹雳炸响。

照得九夜的脸一片苍白,脸上的鞭伤让她看着颇有几分吓人。

“不会的,是你们的奸计,我要见我爹,我要见我爹!”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的九夜陡然奔溃,哭喊着挣扎着要去找一直都没有管过她生死的父亲。

“等你变成鬼了之后再去找他告状吧!”暮云歌一脚踢在九夜父母,将她踢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

瞬间凌九夜一口鲜血喷出。

瘫在地上,喘着粗气,眼神慢慢的开始涣散。

“小姐!”芷秋尖叫一声跑过去,还没有到跟前,背上生生挨了凌长欣一鞭子,直接将她打趴在地。

她嚎啕大哭着爬过去。

身后传来了冰冷无情的嘲笑声。

“娘这一脚踢得可真够精准的。”凌长欣靠在暮云歌的身边,“这贱人一直看不起我们,现在我要飞上枝头了,当然不能让她那么快死,我要让她看着我出嫁,看着我风光。”

“来人啊,关到后山的监牢去,要正对着管道的那间牢房,小姐出嫁那天,我要用她的血来祭祀。”暮云歌眸光恨毒的看了一眼还在吐血的凌九夜,然后转身带着自己心爱的女儿大步走了出去。

此时的凌九夜还有思维,她觉得自己想在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被人拖着往前走。

她也能听到芷秋在她身后焦急的呼喊。

可这些于她来说又有何意义?

她的人生已经彻底完蛋了,所有的仇恨全部在心头涌动。

老天爷我凌九夜不甘心,如若将那一堆恶毒的母女诚挚,我愿意付出灵魂的代价,只求还我一个公道!

天空中又是一阵惊雷炸响。

一道火红的流行拖着热烈的尾巴迅速的从天际划过,带着一股冲天的邪肆力量!

天虞独孤太子迎亲前10天,京城收到密报,凌家二小姐暴毙而亡。

皇帝什么话也没有说,朱砂笔将凌九夜划掉之后丢回去给了信使。

凌长欣说得没错,独孤太子乃至他的王国需要的都只是凌家堡的权利。

谁嫁过去又有什么重要?

薄云拢月,凌家堡屹立在天虞最高之地,气势恢宏无比,因为筹备着婚事凌家堡即便是在深夜里也还透着一股子热闹。

唯独那百里之外的凌家废弃的监牢。

黑暗,阴冷,老鼠毒蛇时不时的就会从你跟前爬过,这里是百十年前凌家囚禁罪人的地方,有着最坚固的牢房的称号,只是现在已经许久不用了。

“夫人刚刚传话下来了,时间不用再等了今天晚上就给她解决了,以免节外生枝。”一个男人粗狂的吼道。

“你们去吧,我在外边守着。”一个声音略显迟疑。

“老大您尽管放心回去歇着,这废物和她那丫头……”大汉说这话眼里还带着些邪淫之气。

“你们怎么闹腾那个婢女我不管,那个不准动,她……怎么说也是凌家堡的嫡系!”说话的是被这些人称之为老大的男子,一脸的白嫩,他是凌家堡四大守卫家族之一的薛家长子薛晨。

“知道了。”得到了头的默许边上那7、8个壮汉立马来了精神,在这守了两个多月了愣是没有沾一点荤腥……这下子非得让那小妹子好好的美一下。

薛晨看了一眼被掉在十字木桩上的红衣女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决然的离开,凌家堡的继承人不能是一个废物,这无疑是要毁了凌家堡的基业。

“哟,小娘子,醒啦。”薛晨才走出去里面便传来了男人们的调笑声。

“你们想做什么?”在离被绑着的红衣女子不远处的墙角,一直守着九夜哪里都不去的芷秋缩在那里,大眼里满是恐惧。

“做什么?哥哥让你乐乐。”几个男人一边嬉笑着一边把自己满是刀疤和污秽的身子露出,芷秋看着一阵恶心。

不过现在可不是恶心的时候,几乎是一瞬间她朝着墙冲过去,不管怎么的,死也不能被糟蹋了。

“哟,比哥哥我还要心急啊。”一个大汉一把抱住冲上来的芷秋。

“啊,放开我,你个混蛋,老色鬼,你放开我。”芷秋立马飞起脚就猛踢。

“你奶奶的,爷今儿就告诉你什么叫服帖!”芷秋的反抗显然是惹了那大汉不高兴猛的将她摔在了地上,背上专心的疼立马袭来。

紧接着那大汉扑上去禁锢住芷秋。

“混蛋,你放开我,小姐,小姐救我,小姐。”芷秋开始拼命的哭喊,越来越多的手在她身上游走。

正当那最后一丝屏障就要被揭开的时候,牢里莫名的起了一阵风,一阵阴森森的风。

“什么人?”几个男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四下张望。

“过堂风吧。”一个看着不怎么聪明的男人说道。

“我去你的过堂风,咱们这个牢怎么可能有过堂风。”大汉一脚踢在那不怎么聪明的男人屁股上,“都给爷谨慎些,先看那女的断气了没有,完事儿了再玩!”

他话音刚落,牢里又起来薄薄的一阵风,撩起了昏死在十字木桩上的凌九夜的头发,苍白的脸立马暴露出来,吓得几个男人立马站起身来,芷秋也赶紧捡起几块碎布遮住自己的身子。

“妈的,这女的临死了还不安稳!”那个带头的大汉说着话脱下自己的鞋朝着凌九夜就丢过去,可……骇人的一幕就这么发生了!

那鞋子就在离凌九夜咫尺的位置固定在了空中。

这一下空气里的惊悚彻底的弥漫了开去,好在这几个男人都是凌家堡的一等勇士,什么阵仗没有见过,立马各自抽出了刀,呈包围态势慢慢的靠近那凌九夜。

“你们这群混蛋要做什么,你要是敢伤我家小姐我和你拼命。”女娃立马跳起来,为首的大汉也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抽出匕首顺手就掷向芷秋。

芷秋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完了这下子该比小姐早走一步了。

可,那匕首到了芷秋跟前,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一般瞬间弹开了。

风气顺势起得更大了,不大的牢房里一股子杀气腾起让空气变得压抑不堪。

凌九夜的长发越发的飘逸翻飞起来,最后那被铁链手铐靠着的纤细手腕忽然动了动,随后摊着的双手也动弹了一下。

凌九夜缓缓的皱了皱眉头。

“妈的,这废物娘们,跟爷跟前耍什么把戏,弟兄们结果了她。”大汉话音落一直低垂着头的凌九夜缓缓的抬起了头来,脸色苍白到了极点,看着着实有几分美艳女鬼的架势。

“你们要结果了谁?”她幽幽的开口,语气里净是寒透骨的冰冷。

“你!”大汉见这个废物居然敢挑衅立马大怒,可他还未能发动什么攻击,身子忽然停住了,然后目光中带着满满的差异看着凌九夜的嘴大大的长着,像是难以置信一般。

一下秒,那一切的情绪都不复存在,壮汉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之下变成了碎片。

“鬼,有鬼!”其余的几人见此吓得立马要跑,只是……惹上了杀神谁又能跑得掉?

那被铁链锁住的小手成爪状,轻轻一钩,只闻得几声惨叫随后便是沉闷的倒地之身。

“小姐,你没死,太好了!”女娃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只知道自己相依为命的小姐还活着,立马跑上前抱着她大哭起来,显然对于这样的突兀女子有些无法适应,脑子里有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直在浑浑噩噩的搅动着。

凌九夜眉头皱的更紧了,愿意很简单,如今在她跟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与她无关的。

她是缪斯,二十一世界最强大的异能特工。

出现在这里之前她刚刚执行完猎杀异能特工组全体成员的任务。

而后……她遭到了组织头目的追杀。

他叫dark,是她的未婚夫。

想到这里她心口莫名的疼了那么一下。

也罢就当做是告别过去,重新开始吧。

“秋?”她有些不确定的唤了一声,是脑子里的记忆告诉她的。

“是我,是我,芷秋没用,差点就没有保护好您,呜呜呜!”

“走开!”九夜有些不耐的低嘶,因为职业的特俗缘故,她不喜欢这样的接触,非常不喜欢。

“哦!”芷秋有些吓到,悻悻的松开,“我去给你拿钥匙。”

没等芷秋跑出去,身后一阵咔哒声,手铐开了,她差异的回过头去,见自家主子有些摇晃的把住了身后的木桩。

“您小心着点,我给你把轮椅推来。”

女子眼里一丝愕然划过,这身体居然是个残废……

小丫头恐惧的越过那些个尸体,轮椅在隔壁间,她离开的时间里,那红衣女子短暂的给自己梳理了一下,她记忆里自己砸掉了地下兵工厂……拉了他来陪葬。

接着迷迷糊糊的见到了什么人,随后就变成了这样!

把这身躯脑子里的破乱的记忆梳理了一下,原来也是一个失去利用价值的棋子。

不但被人抢了自己的家业,还被自己的未婚夫婿联合亲姐姐置之于死地,沉吟了片刻,老天估计是看不过这等事发生特让自己来接替了她的生命!

那……既来之则安之,她今后就是凌九夜,她会按着自己的生活态度来过活,至于该她凌九夜得的她一件都不会留给别人!

芷秋跌跌撞撞的推着一把破旧的轮椅回来,这回跑了一趟她脑袋也清醒了过来,她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姐刚刚是杀人了?

“小姐,咱们现在要去哪儿?”芷秋想了又想,小心翼翼的将九夜扶着坐下,想问的问题也都咽了下去。

“坐会儿吧,外边的人该进来了。”芷秋一愣,还未反应过来,一阵劲风而过,薛晨满目差异的停留在监牢之外,适才他已经走远,却隐约嗅到浓郁的血腥味和逼人的杀气。

匆忙赶回来,却见到该死的人没有死,不该死的死了一地。

“晨舵主,别来无恙。”九夜低沉道。

“你……”薛晨脸色惨白,看着衣着依旧狼狈的九夜嘴唇微微的颤抖。

“睡了一觉,好在在这关键的时刻还是醒过来了。”九夜手脚未动,轮椅却自己朝着薛晨动了那边而去。

“小姐!”芷秋一愣立马追上去。

薛晨死死的看着一脸淡薄的九夜,要不是相同的容貌他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的人和刚刚见到的二小姐是同一个人。

“晨舵主这般看着我做什么?难道真是痴傻得连我也不认得了?”九夜勾起嘴角盈盈一笑。

薛晨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如何道我痴傻?”

“不痴傻为何我会在这里?”九夜敛起笑容。

“二小姐还饶恕在下吧,凌家堡的根基才是最重要的,大夫人做事……虽然薛某无法苟同,但是……形式所逼,一切以凌家堡为重。”

“那动手吧。”九夜双手交握,脸色半点情绪也无。

寒风起,刀光见寒月之下。

“叮哐”一声,薛晨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手臂上一阵酥麻,刀就朝着另外一边的墙壁飞过去了,瞬间深入墙中。

“晨舵主这是怎么了?用刀的好手今儿怎么无法控制自己的刀了?”芷秋立马来了兴致,这些日子日夜担惊受怕,虽然自家小姐醒来时有些奇怪不过……只要能为她们出气也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再好的刀客也有手滑的时候,刀还你,接着来!”九夜眼一瞟,那深入墙壁中的刀立马猛的飞了出来,薛晨脸色一片死灰,纵身一跃躲过了飞速而来的宝刀,用脚背将其打落在地。

“刀客的刀不落地,我输了。”他叹了口气,“薛晨糊涂,不知原来二小姐还有这等本事,险些铸成大货。”

“终归不是你的错,暮云歌一家子包藏祸心,我残废之身孤立无援,不做得弱势一些,她们哪里能容得下我活着?”

凌家堡自从建立开始便有四支庞大的守护队伍,随着时间的发展演变成了四大守护家族,薛晨这一脉正式四大守护家族中牵头的那个。

她现在需要四大家族的势力。

“那就请二小姐留下属下一条贱命,今后为您鞍前马后,至死效忠。”薛晨立马单膝下跪,毕竟他从来都只认凌家嫡系血脉为正主。

“我活着的事情暂且不要让不相干的人知道,尽可能的将凌家堡嫡出二小姐暴毙的事情在整个神魔大陆传播开来!”凌九夜漫不经心的说道,大脑里已经迅速的将这个凌家堡的二小姐的记忆好好梳理了一下。

不仅如此还是个极其聪慧的女子,只可惜……估摸着是在她母亲怀着她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她打出生下肢就是残废的,且……5岁那年和凌长欣玩闹的时候被其推入了雪湖之中,捞起来人倒是还活着,就是……记忆力开始极度的衰退。

现在残留在她脑子里的东西少之又少。

不过光是这些就已经让自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点子,她一向喜欢一击即中,打得敌人永世不得超生,暮云歌这帮子人好日子也该到头了。

“属下尽快去办,小姐您和芷秋姑娘一身的伤且先安顿下来再说吧!”

“薛晨!”九夜视线锐利的落在薛晨的身上,“帮我给你其他的三个兄弟带句话!”

薛晨脸色陡然一阵苍白,回头恭敬的回答道:“小姐您尽管吩咐。”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薛晨虎躯一震,看向凌九夜,只见那衣衫褴褛浑身是伤的少女安安静静的坐在轮椅之上,晶亮的眸子里却迸发出了绝对强势的霸气,那霸气让他这个四大家族之首的人都克制不住的想要俯首!

一路夜行,颇为颠簸,半个时辰后九夜抵达薛晨的一处小筑。

“小姐您刚刚可真够威风的,把那晨舵主讯得跟孙子一样。”芷秋细细的帮九夜洗着伤口,那些瘪犊子下手可真够狠的,小姐这细皮嫩肉的一身全给打开了花。

九夜看着胳膊上翻出来的血肉,没有蹙了蹙,过去的自己明明是可以自己修复伤口的,可为什么到了这里就不行了?

难道穿越时空之后自己的能力也随之减少了?

“我记得的也就那么多,能说出来唬人的也就那些。”

“小姐……你又……”芷秋的手顿了顿,她知道自己家的小姐压根就不傻,只是因为老是忘记事,且又不能给大夫人他们知道于是就一直这么装疯卖傻。

“又什么?”九夜看了一眼芷秋,“装疯卖傻也该到此为止了,是时候让她们知道什么叫家破人亡!”

芷秋怔怔的看着九夜,这样子的小姐,一副乾坤在握的狂傲,一丝怯懦都没有,和往昔那个一味忍耐的人儿相差实在是太远了,难道真的经过这次生死劫难,小姐开窍了?

就在芷秋还在为九夜的突然转变赶到疑惑的时候,九夜平淡无波的眼眸突然沉了下去,对面架子上红色的袍子猎猎作响的飞了过来。

身边还在处理伤口的小姐一把接住自己的衣服,然后轮椅也自己跑了过来,她飞身而起坐在轮椅上朝门外而去。

“小姐,还有伤口没有处理好呢!”芷秋赶忙追过来。

“待在屋子里,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准出来!”凌冽的命令声传来,芷秋瞬间止住了脚步,然后大门砰的一声关上。

院子里,九夜伸手在空气里轻抚了一把,然后冷笑一声:“还真是一个活口都没有留。”

“你就是凌九夜!”黑暗之中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叫你的伙伴儿们一起出来,我不想一个一个的杀人!”九夜冰冷的声音在夜空里飘散出去。

“大难临头还不知深浅!”那沙哑的人阴森的一笑,瞬间九夜四周十几个穿着巨大黑色斗篷遮住了面部的黑衣人。

“动手吧!”九夜轻蔑的一笑,她倒是想看看这帮深夜而来悄无声息杀了小筑里十几个下人的杀手到底能在自己的攻击下撑多久!

院子里狂风陡然大作,磁场开始发生剧烈的变化,黑衣人们显然是有备而来,手中长刀一遮一挡居然将九夜的攻击阻隔住了。

敏锐的判断力让九夜在瞬间就将这帮子人的作战根基摸准。

他们一定是对自己能力有所了解的人,刀还有他们身上裹着的黑色斗篷都是能够一定程度的抵消自己改变的磁场。

不过他们以为单凭这一把刀和一个破斗篷就能完胜她?

痴人说梦!

九夜嘴角缓慢的勾起了嗜血的笑容

大风戛然而止,微尘瞬间落地,四周安宁得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黑衣人们面面相觑,看着包围圈里那个一脸嗜血笑容的女子,大家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游戏……结束!”那女子殷虹的唇缓慢的吐出几个字之后,他们身后暴风猛烈的刮起,每个人身后都有一天飞速旋转的巨大龙卷风。

“躲开,这不是毁灭力量,斗篷保护不了……”沙哑的声音话没有说完就已经被龙卷风卷了进去,血红一现,他死在了自己的刀下。

头死了,剩下的立马有些乱了阵脚。

“一定要完成尊者交代的任务,杀了她!”

慌乱之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剩下的十余人立刻举刀冲了出去,可跨出没有一步,身后巨大的拉扯力就将他们扯了回去,吞没到了龙卷风里。

“真可惜!”九夜叹息一声,“你们父母没有告诉过你们龙卷风的天气不要带着刀刃出行么?”

风瞬间停息,已经被自己的佩刀砍得稀巴烂的十几个杀手们的尸体按着原来的次序摆放得整整齐齐。

“小姐……”一直趴在门上听动静的芷秋突然听到外边没有了声音,赶忙轻声喊了一句,声音抖得不行。

“睡吧!”九夜正欲御使轮椅回屋,突然心口一阵锥心刺骨的疼,她立刻停下来,疼痛便消失了,再御使轮椅继续锥心刺骨。

这是能量消耗过度的表现。

“凌家堡的继承人果真了不得啊!”邪肆的声音突兀的在身后响起。

九夜微微的蹙了蹙眉头,他在这里站了多久?自己居然丝毫都没有察觉!

推动轮椅转过身去,不远处的房顶上,一席白衣随风而动!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她只是想要一个拥抱,而你却总是讲道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559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