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为给我续命,外婆给我结了一门阴亲,娶最厉害的一个厉鬼……

【精品小说】为给我续命,外婆给我结了一门阴亲,娶最厉害的一个厉鬼……
透蓝的天空挂着火球一般的太阳,就连云彩好像都受不住阳光的照射,躲的无影无踪。河边的树木撑开浓厚茂密的枝叶,努力的遮挡着太阳。

段郎拿了根树枝遮在头顶,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

“娘的,这日头能晒死人,刚在河里洗了个澡又出了一身臭汗。”

不满的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段郎无奈的摇了摇头,迈开大步往家里走,刚一到村头路边的草稞子里就蹦出几个小孩,把段郎吓了一跳。

“傻子段,没事干,一天到晚瞎乱窜,打光棍,像你爹,早晚去吃大牢饭。”

此时的段郎正被太阳晒的心头冒火,见几个小孩在那乱叫心里的火气就更大了。

“小王八蛋,谁教你们说这些的,再敢瞎说小心我拿针管子戳你们。

段郎最恨别人说他爹的事情了,他打小就没娘,是他爹把他拉扯大的。他爹是个赤脚医生,去年外出诊病结果就一去不复返。据说是把病人给弄死了,直接被送进了监狱,段郎打听了好久也不知道他爹被关在了哪个监狱,想去看看他爹都找不到地方,他老感觉这事有点不对劲,但找不到他也没有办法。

要说这段郎也是够倒霉的,他今年十八,个头长相都不赖,就是有点能折腾。本来已经跟村里的小丫定了亲,没想到小丫他爹一听说他爹进了大狱,死活把那亲事给退了,弄的段郎在这小刘村里都抬不起头。

“哟,小郎呀,我正找你呢,你怎么跟那些小崽子置气呀?赶紧上你家,我这肚子有点不舒服,你快帮我瞧瞧。”

说话的是村长家的婆娘田桂芳,外号田大嘴,段傻子的外号就是从她嘴里蹦出来的,没准刚才那几个小孩喊的顺口溜也是她编出来的。

“呀,是婶子啊,肚子不舒服啊?那行,去我家给你看看。”

虽然段郎他爹被逮进了大狱,但段郎得到了他爹的真传,一般的病的也都能瞧。农村人有点小病小灾的都不愿意进城看,一是路远,二是花钱也多。

田桂芳走在前面,把段郎看的眼睛都有点花了。要说这田桂芳也快四十岁的人了,但脸蛋看着就跟三十似得。

段郎家离村口不远,也就一分多钟的路。两个人进了段郎家屋子,田桂芳直接就躺到看病的小床上,显然不是第一次来。

“小郎你快给婶子看看,婶子这肚子好像是有东西似的,老感觉顶的慌。”

段郎洗了手又把白大褂穿上,呵呵笑了两声。“没准是婶子你又有娃了,村长可真是厉害,都有三个娃了还是这么能折腾。”

“小兔崽子,嘴里没好话,赶紧给我看看,等下还得下地干活呢。”

说完田桂芳露出她的肚皮。

“没想到这娘们整天在地里忙活,皮肤还这么白。”

段郎在她肚皮上扫了几圈,随后用手按了按,没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可能是这娘们的妇科病闹腾的。

“婶子,没啥事,给你开点药吃也就好了。”

段郎又在田桂芳的肚皮上扫了两遍,就准备给田桂芳拿药。

“我说小郎呀,你再给我好好看看,别糊弄我呀。”

田桂芳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段郎。

段郎被她说的心里有点不高兴,心说我糊弄你干嘛。不过一想到这婆娘嘴那么讨厌,而且每次看病还都不给钱,段郎顿时就想好好捉弄她一下。

“行,婶子,那你躺下,把衣裳脱了,我再好好给你看看。”

田桂芳一愣,随即说道:“脱衣裳干啥?看个肚子还用脱衣裳?”

“当然了。”段郎说的大义凛然,“我忽然想到你可能是妇科病引起的腹痛,要是不看看你下面我怎么知道是不是这么回事?”

“看下面?”田桂芳不禁有些脸红,“我看那就不用看了。”

“可说好婶子,是你自己不看的,要是有啥大毛病将来要了你的命你可别怨我?”

段郎一脸严肃,把田桂芳说的有些害怕。

“还能要命?”

见段郎郑重的点了点头田桂芳不禁有些迟疑了。让她当着一个半大小子脱衣裳实在有点难为情,但看到段郎一脸严肃的样子又不像开玩笑,万一真要有啥大病不看把命赔进去可就因小失大了。

“病不忌医,婶子,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我也不会出去乱说。”

段郎适当的补了一句,田桂芳犹豫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又从新躺到床上。

段郎对着田桂芳身上瞅着好半天,看的田桂芳浑身发毛,装模作样的看了半天,才道:“好了,我给你开点药吃就行了。”

田桂芳急忙穿好衣裳,接过段郎手里的药,问道:“这药多少钱呀?”段郎微微一笑:“十块钱。”

“记账吧小郎,等有空我跟我家你叔说说,让你到村部弄个卫生室,到时候你还能拿工资呢。”说完田桂芳就扭着屁股走了。

段郎一撇嘴,这放空炮的话田桂芳跟他都说过不下十遍了,现在又来忽悠他,段郎哪能信她。不过想想自己捉弄了她半天,这药给的也值了。

想到这里段郎不由得又咧开了嘴,高兴的笑了。

田桂芳走了好一会段郎才从那美妙的感觉中缓过劲来,拿起针经慢慢的翻看。要说段郎他爹收集的医书也不少,但段郎都看不进去,唯独这本针经让他十分感兴趣。

这本书是他家祖上传下来的,他祖宗曾经是宫廷里的御医,医术很是了得。这书上的针灸方法十分特别,段郎看的是津津有味。

“不好了,刘寡妇不行了,段郎,段郎。”

院子里传来牛二憨的叫声,段郎放下医书从椅子上站起,牛二憨慌慌张张的跑进屋子,累的上气都不接下气。

“二憨,你让狼撵了咋地,叫唤啥呀?谁不行了?”段郎笑呵呵的看着直喘粗气的二憨,而二憨则一把拽住他就往外走。

“是刘寡妇,不知道咋地了,你快去看看。”段郎一听知道出了大事,转身进屋背起药箱就跟着二憨往刘寡妇家跑。

此时刘寡妇家已经有不少人,刘寡妇躺在地上,呼吸都十分微弱。二憨一进刘寡妇家院子就开始喊:“让开,让开,小郎来了。”

村长刘大贵一看到段郎,立刻叫人给他让开地方,说道:“小郎,你快看看刘寡妇这是咋的了,刚才还好好的,忽然就躺地上了。”

刘大贵家跟刘寡妇是邻居,他是在他家院子里看到刘寡妇躺到地上的,也是他让二憨去叫的段郎。段郎一到刘寡妇跟前就扒开她紧闭的双眼,见瞳孔已经开始放大,知道这人是真要不行了,要不抓紧搞不好就没救了。

随后段郎将手放在刘寡妇胸口,感觉她心跳也十分微弱,而且跳的频率也和正常人不一样,估计是心肌梗塞一类的病,不过他这里根本就没有治这类病的药。

“哎呀小郎,你那是往哪摸呢,等刘寡妇醒了要是知道了,还不跟你急呀。”

说话的是小丫他爹孙黑子,他也住在刘寡妇隔壁,自从段郎他爹进了大狱他就没用正眼瞧过段郎,而且看段郎也越来越不顺眼。

“爹,你乱说啥,咱回家吧。”

一边的小丫拽了拽孙黑子,而孙黑子瞪了小丫一眼,继续看着。段郎现在根本就功夫理他那茬儿,而是三两下就把刘寡妇的外衣扯掉,露出里面的小红背心,一边的孙黑子看的眼珠子都直了。

这刘寡妇在这小刘村里绝对算的上是一枝花,村里不少老爷们都惦记她呢。

尤其是那孙黑子,没事总往刘寡妇家里窜。不过这刘寡妇为人十分正派,守寡七八年从来都没干过出格的事,孙黑子也一直都没得逞。

“叔,让人撒了,我要给她施针。”

段郎看向身边的刘大贵,这刘寡妇眼看着就要不行了,段郎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冒险用针经上的方法试一下。

刘大贵看了一眼边上的人,“都散了吧,该干啥干啥去,别在这围着。”

村长下令有谁敢不听,院子的人都走了出去。唯独孙黑子不愿意走,小丫拉了他老半天才把他拉回家。

“你也得回避一下。”

段郎转头对刘大贵说道,刘大贵一愣,不过也没说什么,扭头走出了院子。村长一走段郎一下就将刘寡妇的背心撕开。

不过段郎现在根本就没心思看,将医药箱打开取出针袋,捏了几根银针分别插在刘寡妇胸口的几个穴位上,手指捏着银针慢慢转动。

几根银针都落稳了段郎又拿出两根,分别插在刘寡妇的胸口之上,直到渗出血了才停止转动,长出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

能不能救活刘寡妇他也不知道,反正他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哟,我看你这方法不行,别人没救活再让你给弄死了,到时候你也得像你爹似的,去蹲大狱。”

院墙上露出孙黑子的脑袋,一边不断用眼睛往刘寡妇的胸口上扫,一边嘿嘿笑着说道。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跟你没啥关系。”

现在段郎最烦的就是孙黑子,这家伙势利眼的很,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让村里的人说三道四。

被段郎噎了一下孙黑子脸就更黑了,开口骂道:“小兔崽子,你跟你那个损爹一个揍性,早晚也是蹲大狱的货,幸好我没把闺女嫁给你。”

“放你家的狗屁孙黑子,你他妈就是一个畜生。”

段郎也被弄出火了,你骂我我也就忍了,可你连俺爹都挂上那就不行了。要不是看在小丫的面上段郎都想把这孙黑子一脚踢死。

“你……”

孙黑子没想到这段郎能骂他,一时愣在那里,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哎呀,可憋死我了,这是咋了?”

地上传来了刘寡妇的声音,段郎一听也顾不上孙黑子了,急忙蹲下查看。

此时刘寡妇已经睁开了眼睛,想要起来,段郎一把将她按住,说道:“婶子你先别动,我这针还没拔呢。”

段郎伸手在刘寡妇身上揪了几下,把银针都放进了针袋里。

“呀,我衣服咋被撕了。”

刘寡妇一起身就发现自己的背心被撕成了门帘,急忙扣外衣的扣子。而墙头上的孙黑子一见刘寡妇被救过来了,好像忘了段郎骂他这茬,立马嬉皮笑脸的说道:“妹子,你刚才得了病了,幸好我帮你求神才救了你一命,你是不是该感谢我一下呀?”

刘寡妇看都没看孙黑子一眼,她也想起来自己胸口一阵难受才躺在这的,看来是段郎救的自己。

“小郎呀,真是谢谢你了,你这是救了婶子一命,婶子都不知道咋感谢你好。”

“没啥婶子,应该做的,晚点你到我那一趟,我再帮你看看。”

怕被刘寡妇看到自己的窘相,段郎背起药箱子就走。刘寡妇瞪了墙头上孙黑子一眼,朝段郎的背影喊道:“等下婶子给你炖只小鸡,晚上给你送过去。”

急急忙忙回到家里段郎的心绪才算是稳了下来,随即想到这针经居然这么厉害,连快死的人都能救活,可真是个宝贝,得好好钻研。

想到这里段郎拿起针经又看了起来,直到天都黑了外面响起了刘寡妇的声音。

“小郎呀,婶子给你送吃的。”

刘寡妇手里拎着个保温饭盒,离着老远段郎都能闻到饭盒里的香味。

“婶子,这咋好意思呢,你坐,我给你把把脉。”段郎把刘寡妇让进屋里,让他坐在椅子上,把手搭在她的手腕上。

“有啥不好意思的,婶子这命都是你救的,给你送点吃的算啥。你一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以后婶子天天给你送吃的。”

段郎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在这个事上纠缠。“婶子,我看你这病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过还得再让我施几次针,把你心脏周围堵塞的血管都打通就彻底没事了。”

“行,婶子都听你的。”刘寡妇点头说道,“那你把上衣都脱了吧。”段郎也不废话,他也饿了,想着给刘寡妇施完针自己得赶紧吃饭。

“脱衣服呀?”刘寡妇有点为难,毕竟男女有别,而且这段郎也二十来岁了,要当着他面脱衣服刘寡妇难免有些不好意思。

“是呀,上身都脱了,我得往你胸口施针。”

段郎根本没看到刘寡妇脸都红了,现在他只想尝尝饭盒里的东西,肚子也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嗯。”刘寡妇答应了一声就慢慢的解衣服扣子,心想自己被段郎救的时候不也光着上身吗,他已经看到过了,再让他看看也没啥。

想到这里刘寡妇脱衣服的速度快了不少,把外面的衬衣脱掉,露出里面的花布半截袖。见段郎眼睛只是盯着饭盒刘寡妇微微迟疑了一下,随后就把半截袖也脱掉。

“小郎,给婶子施针吧。”

见段郎还是盯着饭盒刘寡妇腼腆的叫了一声,段郎这才回过神儿来,转头看向刘寡妇。这一看不要紧,段郎立马就感觉身上的血液流动速度快了不少。

下午那阵段郎只顾着救人也没心思细看,这一看之下顿时就让他有了反应。

“婶子,你真好看。”

虽然刘寡妇也常年在地里干活但皮肤却保持的十分的好,身上白白净净,而且长相也很是不错,段郎忍不住直勾勾的盯着刘寡妇看。

“死小子,瞎说啥,赶紧给我施针。”

刘寡妇红着脸对段郎说道,段郎也感觉自己失态,急忙让刘寡妇躺在看病的小床上。

将银针拿出,段郎瞄准一个穴道。

“婶子,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刘寡妇点了点头,随即就将眼睛闭起,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在段郎面前睁眼。

段郎手一沉,银针准确的扎进刘寡妇身前的穴位。随即段郎连扎几针,刘寡妇感觉胸口一疼,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行了,十分钟就能拔针了。”

段郎施针完毕就开始在刘寡妇身上不停扫视,而刘寡妇始终都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好了婶子,我要收针了。”

刘寡妇点了点头,段郎开始收针。只是收针的时候十分的慢,每拔一根针刘寡妇就感觉段郎的手在她的身上蹭一下,直到段郎将针全部收完,刘寡妇才敢睁开眼睛。

“好了吧小郎,我得回家了。”

段郎摇了摇头,“施针只是第一步,还要在你的穴位上按摩,才能保持你心脏的血液流通,我还得帮你按按。”

“啊?还要按摩?要不你告诉我穴位,我自己按摩行不?”

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刘寡妇还没在别人面前这样,十分的难为情,听段郎一说顿时就有点急了。

“不行,你不知道力度,劲使小了不管用,大了很可能会影响血液流通,到时候你的病还得犯。”

段郎说的一本正经,刘寡妇看他一脸正色也只能点了点头,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大夫呢,那就按吧。

段郎嘿嘿一笑,感觉到刘寡妇的目光朝自己扫来顿时脸色一正,活动了下手指,把十指张开,开始慢慢使劲。

感觉到段郎手上的热度刘寡妇脸更红了,不过随即就有酥麻的感觉传来,十分舒服,刘寡妇不由的又闭上了眼睛。

段郎的几根手指在边上按了几圈,刘寡妇顿时就睁开眼睛,“小郎你干啥?把手拿开。”

“婶子,你误会了吧,最重要的穴位就在这里,你的堵塞血管基本都在这呢,主要就是按这。”

段郎说的一本正经,而且刚才施针的时候的确也扎了针。听段郎这么说刘寡妇也就不说话了,继续把眼睛闭上,任凭段郎摩挲。

“这样能最好的促进你血管里的血液流通。”

刘寡妇红着脸点了点头,而段郎见刘寡妇也没反对就更来劲了。

“小郎,行了吧,婶子感觉好多了。”

此时刘寡妇的呼吸有些急促,身体轻轻的在小床上扭动,加上她那纤细的小腰,就好像一条美女蛇似的。

“婶子,还要等一会儿,你这两点是血液集中处,是关键地方,要多按摩一会。”

“小郎,你在家吧?婶子给你送吃的来了。”

田桂芳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段郎一听到她的声音顿时站起。而刘寡妇也赶紧穿上衣服,抬腿从床上下来,只说了句“我走了”就朝外面走去,看都不敢看段郎。

“哟,这不是刘大妹子吗,今天听说你差点出事,怎么了,这是看完了?”

刘寡妇满脸通红,也幸好段郎家的灯不是很亮,在院子里也看不出来,刘寡妇只是“嗯”了一声算是回答,急急忙忙的就走了出去。

“她这是咋了?着急忙慌的。”

田桂芳走进屋里,手里也拎着个饭盒。见桌上有一个,不禁问道:“这是刘寡妇给你拿的?”

见段郎点头田桂芳不禁一笑:“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他刘寡妇也会给男的送吃的?他不是把自己当圣女吗,不怕传闲话呀?”

“能传啥闲话,我今天救了她一命,就送点吃的还能咋的。再说了,她比我大一辈儿呢,是我婶子。”

这田桂芳的嘴段郎是很清楚的,要是不说明白没准就得从她嘴里出去什么闲话。“婶子,这么晚了你咋来了呢?还给我带吃的。”

一听到段郎的话田桂芳也不在刚才的事上纠结,笑呵呵的说道:“哎呀小郎呀,你今天不是帮婶子看出毛病了吗,婶子不太放心,想让你再帮着看看,顺便给婶子也扎上几针。”

田桂芳一脸笑意的把饭盒放在桌子上,段郎明白了,肯定是今天自己用银针救刘寡妇的事让她听说了,不然她不会晚上又跑到他家里来。

“婶子,你那病不严重,我给你开的药你吃了就成,根本就不用扎针。”

段郎现在是饿的不行了,只想先吃饭,哪还有心思给田桂芳施针呐。

“哟,你这小崽子,给刘寡妇扎就行,给我扎就推三阻四的,是不是你跟那个刘寡妇有啥事呀?”

一听这话段郎吓了一跳,这闲话如果传出去可不得了。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为给我续命,外婆给我结了一门阴亲,娶最厉害的一个厉鬼……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563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