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本该尸骨无存的我,为何顶着一张陌生的脸蛋儿回归,参加自己的葬礼?

【精品小说】本该尸骨无存的我,为何顶着一张陌生的脸蛋儿回归,参加自己的葬礼?
墨黑天际之下,只见轻烟雾起,一弯升腾着温热气息的河水碧波轻转,晶明的月亮挂在天际,映照着一波水光溅起,一片沉寂之中,只听得一声而又带着慵懒的声音响起。

“呈衣……”

“诺。”

随着一声娇音响起,只见一抹纤影莲步姗姗,月光照在她那轻盈的身姿之上,犹如仙女下凡一般美动而又动人。

河水里,那俊逸得不似人间的男子,嘴角含着邪魅的笑容,轻靠在一块圆石之上,看着那女子,手里拿着玉盘慢慢靠近,心里默数着。

三……二……一……,倒!

“啊……”

那捧衣少女果然在他倒数完之后,直接一个踉跄,眼看着人就往下坠,要掉入他的怀里。

靶子倒是瞄得挺准的嘛,人虽然倒下来了,手里的玉盘倒还端得好好的,里面的衣裳都整整齐齐的没有散。

男子黑眸里一道精光闪过,嘴角轻笑,却是有些无聊。这些投怀送抱的女人,天天就玩这些花样,就不能换出戏来演吗?

哗啦啦水声一片,他慵懒地站起来,对眼前的一跌视若无睹,同样的花招天天玩,真当他看不腻的啊?

就在这时,只见沉黑的天际划出一道耀眼的红光,一瞬间就来到了翼浮河的上方,头顶天光猛地一亮,辽阔苍穹突然间开了一道缝,露出发红的内里,透出的强光让人无法直视。

四下人全都捂眼躲避,只有他仰起脸,微眯着颠倒齐霄国的黑眸,死死盯着那耀眼的光亮。

“我靠!还我!”

一声怒骂从天空里传来,接着一道人影似是从那裂缝里被挤了出来一般,身形很是踉跄,眼看着就要落下来了,那人却伸手在裂缝里猛地一拽,“我说了,还我!”

看到这一幕,他心里一惊,这到底是什么个玩意?

很快一个模样古怪的东西从裂缝里被抓了出来,看起来就像个盒子,还发着红光,那人却还不罢休,一手抓着东西,一手又在裂缝里掏着,“圆筒?珊珊?灵儿?宣景?快还我!我靠,你竟然要关门!”

随着那骂声响起,那裂缝猛地合拢,将那骂骂咧咧不休的家伙毫不客气地挤了出来,一道红光直坠而下,看样子正好冲着翼浮河而来。

四下里惊呼响起,河里男子倒是不慌也不忙,一把将要落到他怀里的少女抓起来,然后往上一扔。

“砰”一声响起,两个人影猛地撞上,接着就是少女的惊呼声,还伴随着玉盘的破裂声,最后就是一阵淡淡地糊味四下漫延。

“shit!”

掉下来的人怒气冲冲地吼道,然后一咕噜飞快地爬了起来。

草地四处一片狼藉,守候在这里的婢女全吓得一哄而散,守卫全在三里之外,层层防护,根本无人可以接近。这里留下的就只有婢女,毫无对敌经验,所以一遇到这样的情况,全都惊吓得四处逃跑。

事发地点就只剩下了三个人,水里一个,晕倒一个,黑乎乎的天外来客一个。

只见那天外天客,一头短发利落却又凌乱,一脸的黑灰看不清楚模样,只是那双明亮而又锐利的黑眸看起来精神十足,在黑暗里发着亮光。

来人飞快地从地上一蹦而起,腰力柔韧而有弹,身体更是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从身形看来,倒是个俊俏少年。

水中人兴趣满满的看着这个天外来客,目光从那平坦的胸落到那翘立的……

“靠靠靠!”

岚宛清连骂三声,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正被,咒骂一番之后,就将手里的小皮箱扔掉,揉了揉被烫得红肿的手,刚刚她从裂缝里抓出了什么?怎么会这么烫?

四下一看,她就发现了晕倒在脚下的清丽,玉盘早已碎了一地,还有落在地上精美的衣物,只是衣角有些被烧焦的痕迹,空气里还有着淡淡硝磺没有充分燃烧而留下的味道。

不再看向那个晕倒的女人,岚宛清将衣服捡起,认真地端详着,下一刻她的脸色就变得有些精彩起来了。

不是吧?穿越了!

这衣物质地精美,中古风格,就算是投资再大的剧组,也不可能有这么精美的戏服,连这里衣都是上好的丝绸精制而成,制片是根本不可能允许这种极度浪费的事情存在的!

岚宛清手里拿着衣服,静止了三秒。

她用三秒的时间怀念了下研究所,思念了下宠物圆筒,追忆了下三个死党,然后,结束!

来都来了,还能怎么办?

反正在哪里活不是活?

岚宛清随手从地上拿起件衣服,打了结就做成个简易袋子,这衣服看起来应该是条裤子,衣料很是精美,而且这造型她心下里觉得有些眼熟,只不过岚宛清现在可没多余的时间考虑这些,她还有别的事情得做……

将一地的碎玉黄金装好进袋子里,再把袋子装进她的小皮箱里,这时她看向皮箱旁一块灰黑色不起眼的石块,拿起来还有些热度。

歪头想了一想,似乎这个就是她从裂缝里抓出来的东西,这是什么?

陨石?还是宝物?

管他呢,反正自己都拿出来了,那就是她的了!有价值的东西,先存着总不会错!

将石头放进箱子的时候,岚宛清看到箱子里的打火机,眼睛骨碌碌地一转就把打火机拿了出来,这个东西是她随手放的,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派上用场!

河水里的男子就靠在圆石之上,看着那个奇装异服的家伙忙碌地收拾着一地的破烂,也不管那些东西值钱不值钱,全都塞进那个古怪的盒子里。

俊眉轻扬,双眸微眯,眼神里闪烁着满是危险的光芒,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敢动他的东西,这人倒是开了个先河!

心神一动,一枚石子出现在他的手上,正当他打算将石子飞打而出的时候,眼神却是微微一凝。

这小子想做什么?

草地上,岚宛清将衣服捡好,还拿了几只火折子,认真研究了一番,最后才拿起一件宽大的将领白袍,穿在身上。

皱眉看着眼前的一切,河中人只觉得这白袍有哪里不对,只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岚宛清穿上白袍之后,在晕倒女子身上一阵搜索,找出盒胭脂,接着就抹在自己的衣服上,黑夜里,远远看去,她身上就像是血迹斑斑的样子。

河中人眼神一冷,很快就明白了她的动作,起初他还以为她只是在瞎折腾一番,对自己的处境根本一无所知,没想到她早就已经明晓一切,知道外围有护卫,也看到了河里的他,现在只怕她是想装成他,冲出重围。

不动声色之间筹划好一切,冷静面对身边一切危机,这般心计还当真是有些无耻……却又颇有大将之风!

嘴角勾起一抹趣味,也不管身上未着寸缕,他慢慢地从水里站起来……

没有半分掩饰,男子出水的声音在这暗夜里很是清晰,一直背对着他忙碌,却又时刻注意着他的动静的岚宛清猛地回首。

目光一瞥,一片白玉的光将整个夜色都点亮了几天,碧波之中裸身而行之人,神色坦然,容颜平静,每一步都带动起一片水珠,却又于无形之中展示着人体最真实的美与线条。这一幕没有任何,反而有一种超然于艺术的美感。

这样的精致和美好,以岚宛清的定力都不由得一愣,眼神一怔,就似是被一朵白云晃了心神。

只不过发愣归发愣,岚宛清的大脑向来都是清醒得很,一边欣赏着,手里的动作却是没有停过。

“啪……”

只见她猛地一抬手,手上还漏着油的打火机向着那男子飞起,应声落到了男人最为珍贵的地方,“滴答滴答”那油就沾了上去。

“啊……”

没想到她有这一手,受袭的人因为疼痛和惊讶发出惊呼。

只是这时候,岚宛清早已一个翻身,将放在手边的一个火折子,飞速点燃,又趁势砸了过来。

“死娘炮,要不要吃烤鸡?”

火折子直直地向着他袭来,而目标点正是他沾上了机油的重要部位……

如果这一招正中目标,整个齐霄国最珍贵的“烤鸡”怕是就此诞生了……

感受到那火光袭来,白影一闪倒退的人就像是一阵风一样,一瞬间就回到了水里,而那火折子也掉在了水上,“哧”地一声冒出白烟袭灭了。

岚宛清抓住这个机会,当即没有任何犹豫地往后狂奔而去,只见远处人影耸动,护卫早就听见了动静飞奔而来,远远地看到“主子”一身“鲜血”地跑过来,全都乱了心神,冲上前去就想要护主。

岚宛清微垂着脸,赶紧冲过去,低声喝道。

“身后百米有江湖恶贼烤鸡大盗!跋快去拿下!”

“是!”

护卫们纷纷跳马,岚宛清手一抬,火折子一燃掉落在地上,星星之火顺着草丛四燃,马匹受了惊吓,全都四下狂奔,就连外围的马匹也同样受到了牵连,护卫们全都急着吆喝控马,这时候岚宛清赶紧抓住机会,奔到最近的一匹马边,手提着箱子,整个人帅气地一跃就坐到了马背之上,当即狠狠一驾,直接就要策马奔腾而去。

骏马长策,瞬间就飙出数丈之远,护卫们只顾着控马,根本就对付不及,只能惊愕地抬头看着即将逃远的岚宛清。

“来都来了,为什么还要走呢?”

清冷的声音破空传来,一道晶光划破夜空闪射而出,目标正是岚宛清骑着的骏马。

岚宛清听到那风声传来处,竟然像是从刚刚那河水中传来,声音在空气中嘶嘶作响,分明是长剑破空而来,她柳眉一挑–是刚刚那个差点做了烤鸡的河中人?但是她很清楚的记得他身边根本就没有武器啊?

还没来得及等她思索完毕,暗夜里一道雪光一闪而至,剑已经追了上来,岚宛清一回头只来得及看到飞扬在空中的马尾四下散开,被那剑气一掠而过化为细细雪丝,接着直接消化于无形之中。

这股剑气都如此厉害了,那飞来的剑又该有多么厉害?

岚宛清双眸一凝,眼瞅着那剑气毁掉马尾之后就朝着她袭来,看起来就要穿过她的背心口。

她从来没想过也没见过这般神奇的一幕,只不过她心素来坚定,遇事波澜不惊,就算天塌下来她脸上也不会有半分的惊恐,只见她身形一晃,灵敏地躲过了那剑气,但是随后那剑就紧跟着来了。

这时候,她才发现那剑薄而透明,根本不是普通的剑,这好像……是水冰冻而成的冰剑!

岚宛清飞速伸手,手指直直地迎上了那剑尖!只听得“哧”得一声,一瞬间那剑携带着的寒气穿过岚宛清的肌肤,指尖更是血飞四溅,一如冬日里的梅刺眼得很。

寒意从指尖漫延到了全身,岚宛清一瞬间脸色发青,但是她神色没有任何变化,手掌一合,直接将冰剑给握住了,嘴里厉声喝道。

“还原之法!”

声音清脆而又凌厉,随后传来的就是冰剑碎裂之声!

一瞬间,那凌厉得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冰剑,竟然开始发白、冒烟、破碎,随着一丝轻响,直接化成了一滩清水,从岚宛清的指间缓缓而下。

只不过流下的不是透明的水,而是带着丝丝殷红,正是岚宛清的血。

原本危机重重的一幕,竟然就这么给化解了?

四周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愣在当场,这一幕实在是太怪异了,以至于看到的人全都愣住了,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就连那以水化剑,破剑而出的人,也是一样。

他的武功破世齐霄,世间难敌,就连他也没有想明白,为何自己刚刚那般气势凌人的一剑竟然会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

岚宛清一抬头就看见那河中人,一身玉白,站在远处草边的树上,层层绿叶遮挡了他的身形,但还是看得出身上未着寸缕,看来这人有洁癖啊,竟然不愿意穿别人衣服,裸身就追了出来,要是在现代,怎么说他这也能上头版头片了啊!只是现在他身上晶光点点,耀人双眸,看不清重要部位,看来是他用冰给自己护住了三点。

这人竟然以水化冰,不管是刚刚的冰剑还是现在的冰衣,威力都很是吓人。

碰上这样一个劲敌,岚宛清眼里一点惧意皆无,而是燃起了炽热的光芒。从今天起,他就是她的猎物!她一定要抓住他,让他交出他手上的秘籍!

她也要学会凝水为剑这一招,千里取人首级,看以后谁还敢追杀她,她就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四目交接,不过刹那。

岚宛清嘴角一撇,面露冷傲–果然长翅膀的不只是天使,还可能是鸟人!

那鸟人一直都在盯着她,隔得这么远,似乎还看得见她的表情,脸上更是带出一个笑容。

看到他这危险至极的笑容,岚宛清眼神一凝,二话不说,转头策马狂奔!

现在这个情况,赶紧闪才是王道!

马跑得飞快,所有人全在愣神,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已经没有了岚宛清的身影了。

树上被称作为鸟人的人却没有动,看着她远去的背影,眼神里若有所思。

护卫们也都看到了自己的主了,于是赶紧一涌上而,“主子,您没事吧?那烤鸡大盗呢?”

“啊……”

一声惨叫响起,鸟人手一挥,那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护卫就飞在了空中,噗通一声落入了河水里。

晶光闪烁之人,还站在树上,看着岚宛清逃离的方向出神。

几个护卫赶紧四下查看一番,又点了点地上一片乱七八糟的事物,最后才脸色惨白的上前禀报,“主子,丢失黄金皂盒、琉璃珠串等金银玉件十五件,砸毁玉盘九只,扳指损坏三个……”

报了好长一截之后,最后才模模糊糊地说道,“另外……您的玉腰带也没了……”

护士重重地低下头,心里想着,还有玉腰带下您的丝质也一并没了……

只不过这个,还是不报为好……

树上人对于那些破碎的事件根本不关心,也不看侍卫碰上来的碎片,只是看着岚宛清离去的方向,淡淡地问道,“马匹上的千里香,还在上面吧?”

“回主子,在!”

“恩。”

嘴角一勾,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展现了出来,他轻飘飘落下树,手一挥,叠放在一旁的衣物落在他脚下。

“今晚还要赴苍州总管的夜宴,更衣!”

婢女上前服侍,衣裳翻动声响起,护卫们全都死死地低着头,一脸的紧张。

果然,没多久,一声长长的“恩?”响起,尾音极高,有着明显的疑问,还有让人恐慌的怒气。

“谁偷了我的?!”

齐霄境内,红光破世落奇遇;齐霄宫内,垂帘天下倾朝!

国丧刚过,辉煌富丽的宫殿之上,满宫戴白,齐霄皇宫永寿殿内,腹部微微凸起的皇太后正襟而坐,对着殿下三位老臣轻声语道。

“陛下年幼,初登大宝。先帝遗旨,托三公辅助,特赐出入宫禁奏事之权。日后陛下的天下还得拜托诸卿了。”

“臣等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三公应声答道,“太后腹中正孕育先帝遗腹子,还请务必珍重凤体。”

“诸位卿家精忠体国,哀家自是放心。”

说到这里,太后提袖轻拭眼角,“只是先帝急急而去,这偌大的国家就落在哀家这孤儿寡母身上。内事未平,外地未靖,如此大的天下,哀家又如何担得起?”

暗影涌动,烛光灼灼,皇太后那楚楚可怜的眼神扫着几位老臣。殿下的三公却全都木着脸,眼神四下的打量着,就是不敢看向正中央坐着的皇太后。

只是这么一打量,太师龚诚眼神却是一凝。

高高的凤座之上,太后那白衣之下却微微露出点描金凤履,耀眼的红,精致的金边,其上七彩鸳鸯活灵活现,斑斓得如同夏日里的娇花。

先帝骤逝,举国哀痛,皇太后更是得成为一国的典范,云鬓之上,连头钗都是银的,清素不已,但是谁又会想到,皇太后这下有这么明媚的色彩?

三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都默契的没有提,只是随意地与太后答上几句,接着就要退下去。快出门的时候,只听得太后一声清脆地吩咐道。

“把皇帝抱来。”

太师龚诚闻言身子一愣,半转身就看到宫女将两岁的皇帝给抱了过来,太后看了看儿子,突然说道,“皇帝的脸色怎么会这么难看?”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本该尸骨无存的我,为何顶着一张陌生的脸蛋儿回归,参加自己的葬礼?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573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