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癌症妈妈死之前的最后一个愿望,是能够给他生一个孩子!

【精品小说】癌症妈妈死之前的最后一个愿望,是能够给他生一个孩子!
楔子

“南宫傲,妄你这一世放荡不羁,狂傲一世,你一定不知道自己金屋的女人做了什么好事吧!”欧若云疯了似的站到了大厅的茶几上,对着不远处的南宫傲说道。

既然他要抛下自己,那她也要让他铭记于心!铭记自己所说的每一个字眼!

她的话让南宫傲停住了脚步,他侧过身来,双眸微眯,慵懒且又可怕:“你在说什么?”

只是淡淡的五个字,却可以感受到南宫傲此时身上所散发出强烈的寒气。

欧若云望着眼前的男子那冰冷的目光,却是没了往日的畏惧,反正她已经全部豁出去了:“我说你的好女人,单尔曼,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

她痴痴的笑着,却迟迟不明说,仿佛是在考验南宫傲的耐心。

她的笑容过于灿烂,过于刺眼,仿佛是一只即将落入虎口的小兽正在发出着自己最后那一丝的绝望的声响。

似乎没有过多的情感,南宫傲只是淡淡的说着:“说。”

那逼人的寒气蔓延在欧若云的身边,此刻在她眼中却是如此的美好,既然她得不到的人,那么单尔曼那个女人凭什么得到。

“你以为你想打垮陆氏集团那么缜密的计划,怎么会失败的!”

欧若云无关紧要的说着,嘴角有着谋得逞的奸笑。

有谁不知道,南宫傲从来不会允许别人背叛他,更何况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情妇罢了!

即使是死,她也一定要拉着单尔曼一起死!

南宫傲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过一刹那的工夫又恢复了一脸的平静。

他望了望身后笑得一脸癫狂的欧若云,道:“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那一瞬,欧若云恍若有种被打入了冷宫的感觉,而她眼前的就是那个掌握了所有人生死大权的王,她所有的天真只不过换来了他绝情的一句。

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她不甘心,为什么他知道单尔曼背叛了他,他的脸上都没有一丝的怒意!

她似乎又觉得这一切还不够,继而又怒吼起来:“是单尔曼,是她,是她,是她背叛了你。”

是单尔曼,是她,是她,是她背叛了你……

是她,是她,是她背叛了你……

背叛了你……

不绝于耳的嘶喊声不断的在别墅内响起,让人心惊胆战。

一路上,南宫傲比平时更为冷峻,也只有熟知他的人才知道,他此刻心中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了起来。

车子在别墅外停了下来,早已有人迅速的过来替他将车门打开。

迈出自己的步伐,没有一丝的神情,朝着别墅走去。

别墅内

南宫傲坐在真皮沙发上,手上的水晶杯中装着伏特加,酒令他的喉火辣辣的燃烧着。

直到喝下了几杯之后,他的声音才缓缓响起。

“单尔曼呢?”他摇晃着手中的水晶杯,似是无关紧要的问着。

“回主上,单小姐今天身体不舒服在楼上休息。”

话音刚落,南宫傲便似一阵风般大步往楼上走去。

“主上,你回来啦?”单尔曼抹了抹眼睛,没有睡醒的模样使她此刻更为撩人,两眼中的迷茫犹如温顺的小猫。

只可惜她不过是只伪装了的猫。

“单尔曼。”他不溫不火的叫着她的名字,却让单尔曼整颗心都提了上来。

他的语气冰冷的将她的心都快要冻住,即使她知道南宫傲是多么的冷漠残暴,可是此刻的他却让她感到绝望!

绝望?抖的生出来的感觉让单尔曼惊恐。

只是她纵使恐惧,却还是爬下了一步一步朝着南宫傲走去,他的眼中没有过分的情绪,唯独只剩下了恨。

那种恨看似并非很恐怖,可是只有单尔曼知道那是一种被背叛了的恨。

他忆起自己母亲那一夜露出的就是这样的目光,这样的神情!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呢?单尔曼……”他语气温和的叫着她的名字,可是从脚心窜起的寒气却告诉着单尔曼。

眼前的这个男子,此刻是多么的危险!

四目相对,单尔曼那双明亮的双眸有着太多的情感叫人猜不透。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的杀气。

“记得,主上说过如果你背叛我,我会让你死!”单尔曼甚至可以感受到此刻她随意的说句话都可以紧张的咬到自己的舌头。

她知道自己不该,不该在他好不容易要打开自己心的时候又给了他沉重的一击,她还记得那一夜南宫傲说这句话时的狠戾还有不安。

可是她想要逃离这个恶魔,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得以周全!

可以让她想要庇护的人得到周全!

“你是在恨我吗?”她悠悠的开口,声音嘶哑,语气中是连她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颤抖。

南宫傲只是直直的望着单尔曼,为什么她的眼里让他感受到了一种……

一种莫名的悲哀……

她走下背对着南宫傲,痴痴的笑着:“主上是不是就快要厌倦单尔曼了,那何不放了尔曼?”

原来她想离开,而且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离开这里,离开他!

单尔曼的话无疑是让南宫傲的怒气涌了上来,他优雅的走到沙发边坐下,深邃的双眸中有着一丝残狠:“单尔曼,你既是我一日的情妇,这一辈子就都是我的情妇,想走?呵,除非我死!”

除非他死?

南宫傲的话无疑实在告诉着单尔曼,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她!

单尔曼伸出手摸了摸曾在睡袍中的匕首。

那么今天,就让这一切都结束吧!

她回过头又是深深的望了眼南宫傲,或许这是她今生最后一次望向他了吧!

她的举措让南宫傲心中闪现出了不好的预感。

只是待他反应过来之时,明晃晃的刀子被单尔曼高高的举起,然后朝着自己的腹部刺去……

“既然我做不到逃离,那不如就让我死吧!”

她的话伴随着刀子的落下。

是血,鲜红的血从她的腹部不断的涌出,深深刺痛了南宫傲的双眼。

单尔曼,难道你宁愿死也不愿呆在我的身边吗?

想离开,呵,你妄想,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离开。

“来人……”他轻启唇瓣吩咐道。

心中有着一股情绪在促使着他,促使他的双眉皱了起来,一丝害怕油然而生。

阳光照射在女子的身上,她淡蓝色连衣裙随着微风轻轻的飘荡,那长长的头发垂在她的背上,恍如一尊美丽的雕塑。

不少路人走过都回头望着这个一直站在原地的女子,她太过美丽,美丽的着实让人有些叹为观止。

直到站在南宫财阀8层的大楼下,她就要踏进这个地方去找那个传说中暴戾不堪的亚洲首富南宫傲,单尔曼才意识到这一切是多么的真实,自己的父亲真的偷取了公司的高度机密,耳边父亲的叹气声还久久不能散去。

“尔曼,是爹地对不起你啊,爹地只是一时贪念,想着只要盗取了公司的高度机密转手就可以大赚一笔了,可是没有想到……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单天石双手不断的插进已经半白的头发,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糊涂竟然让事情发展到这个一发不可收拾的程度。

他已经被公司革职,依照南宫傲的情一定不会这么容易放过自己,看来自己这次是躲不过牢狱之灾了!

单尔曼看着眼前仿佛一夜间苍老了十岁的父亲,没有一句的责备。

她知道父亲已经够自责了!

母亲早早的去世了,是父亲一手将她带大,她怎还会放由父亲不管?

所以她必须为父亲做些什么,他都一大把年纪了,怎么经受得住牢狱之灾呢?

更何况若是南宫傲不愿意放过父亲,那……死便是他最后的归宿的。

思及此处,单尔曼的身子冒出了一层冷汗来。

气势恢宏的大厦,一条金龙盘踞在前,足以彰显了南宫财阀乃至南宫世家的显赫。

单尔曼想不到任何的办法,她只能去乞求南宫傲,放过他的父亲。

望了望身上淡蓝色的连衣裙,腰间的长发直直的垂着,她紧咬着双唇,那双明亮的眼眸中有着一股倔强。

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的,传说南宫傲成,身边从不缺少女人,而做他的女人,却又是一众名媛淑女都梦寐以求的,谁不想爬上这个男子的,只要爬上去了便是荣华富贵,不过他

对女子格外的薄情,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超过半个月,这倒让单尔曼松了一口气,只要她可以顺利的爬上他的,那么不过半个月,这一切都可以结束!

爬上他的?

呵呵,多么可笑,可是此刻事实摆在她的面前,她却无力抗拒!

“小姐,对不起,没有工作证你不能进大厦!”还未踏进大厦,单尔曼便被门口的保安员拦住了去路。

单尔曼看着眼前的两人,嘴角有着嘲弄的笑容,她未免也太滑稽了,南宫财阀又怎么是自己想进就可以进的呢?

可是不论怎么样,她都必须见到南宫傲,只有南宫傲放过父亲,父亲才会相安无事。

那张羸弱的小脸上有着丝丝忧伤,眼神中有着恳求:“可不可以通融一下,我真的有事想找主上!”

保安员刚想拒绝,远远的便看到南宫傲坐在林肯车内朝这边望了一眼随即挥了挥手。

示意着放单尔曼进去。

见状,保安员连忙换了态度,远远的先是朝南宫傲弯腰问好,然后伸出手道:“小姐,请!”

身后有一道浓烈的目光传来。

只是一转身,单尔曼便看到了一双蓝色的眸子,四目相对,那种眼神有着强烈的虏获意味,就好像看到了猎物的兽一般,却是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南宫傲远远的便看到大厦外那抹身影,及腰的长发如海藻般垂在背上,那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衬着她雪白的肌肤,她恍若是闯入人间的天使,仅仅是一个身影,足以挑起他的兴趣。

他听到她的恳求,她是想要找自己?

呵,正好,这样的女自己,挑起了他的兴趣,他又岂会只是看看。

“查一下她是谁。”他低声对身旁的莫特助吩咐道。

“我听说,你是有事要找我?”南宫傲整个身子嵌在真皮沙发中,双腿悠闲的搁在茶几之上。

他的目光始终落在眼前的女子身上,将她所有的不安都引入眼帘。

那股浓烈的男子气息不断的扑鼻而来。

单尔曼感觉自己随时都会被他掩埋,这个男子身上的危险气息太过强烈,让她不寒而栗!

她不断的搅着双手,手心冒出了一层冷汗:“是的,主上。”

她长得太过精致,那双眸子中清澈如乡间的幽泉,五官犹如雕刻般嵌在了她的脸上,在南宫傲的面前,单尔曼犹如任人宰割的小猫。

南宫傲眯着双眼,她的确有迷惑众生的本事,只是那么远远地站着,就足以让男人为之倾心:“代价。”

他讨厌看到她那副不食烟火的模样,只是淡淡的两个字,他要她自己说出来。

说出她愿意心甘情愿的将自己奉献给他!

单尔曼望着眼前的男子,双眸放大,他说代价?

南宫傲望着她一脸的恐惧,嘴角露出了嗜血般的笑容,他当真喜欢她现在的模样,任人宰割?!

他是故意的,他想要看到自己的难堪,片刻后,单尔曼仿佛意识到了南宫傲的意图,她的双唇早已被她咬出两道印子,却是更显红润诱人。

此刻恍惚是在有意无意的着他。

“我。”她如蝉翼般的睫毛微微的颤着,双眸中慢慢开始湿润,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泪来。

在他那似王一般的目光下,她仿佛透明了一般,他的眼神一遍遍的在将她凌迟处死。

“单尔曼,尔曼,真好听的名字。”他站起身来,伟岸的身子与单尔曼那弱小的身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俯身向前,撩起了一缕头发到鼻尖闻了闻,“你也应该知道,你父亲做了什么,你说你的身子够来还吗?”

单尔曼的身子猛然一震。

不愧是众人所敬畏的主上,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早已将自己的底细摸的一清二楚了。

他宽厚的大手上了单尔曼的脸庞,最后停留在了她的双唇上,不断的摩挲着。

他的每个动作都像是无意间的,让单尔曼整个身子都僵了起来。

突的他一低头,狠狠的吻上了单尔曼的双唇。

单尔曼因他突如其来的行为而呆呆的镇住了,她的双手还抵在南宫傲的胸膛前,他的吻开始慢慢的用力,像是掠夺一般,不断碾压着单尔曼那娇的双唇。

单尔曼良久才反应过来,她开始反抗,双手不断的拍打着南宫傲的胸膛,她不断的扭捏,在南宫傲的身上磨蹭,似有似无的让他的顿时涌了上来。

似乎是很不满单尔曼的反应,南宫傲一转身放开了她的双唇。

他的手抚上自己的唇抹了抹。

“既然单小姐这么的不情愿,那就出去吧!”他不温不火的说着,似乎没有因为单尔曼的反抗而感到一丝的不满。

这个男子未免太过精明,他明明知道自己有求于他,却是一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模样。

单尔曼暗暗的想着,他想要的是她低头。

她怎么可以忘了,是自己有事相求。

她怎么可以忘了,如果自己不取悦眼前的男子,那父亲就要去坐牢了。

单尔曼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不断的搅着手指,不知该怎么办。

“怎么?莫非是要我找人请单小姐出去吗?”南宫傲着尾指上蓝色的尾戒,眼中闪过一丝的精明。

此刻,单尔曼多想冲出办公室,可是她却不可以这样。

她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嘴唇微颤着,良久她才开口道:“求你,主上!”

只是四个字,可是谁都知道其中的意味。

这意味着她单尔曼低头了!

似乎很满意单尔曼的答案,南宫傲伸手一拉,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前,他深刻的脸庞此刻看来异常的邪魅:“那就看你能不能挑起我的兴趣了。”

知道南宫傲意图的单尔曼,深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眼,然后踮起脚来,将自己的唇奉献给了眼前的恶魔。

她柔的唇覆盖在他的双唇中,轻轻地柔柔的,只是触碰,再没有了进一步的行为,却让南宫傲莫名的感到兴奋。

他化被动为主动,犹如兽一般狠狠的含住了她的双唇,不断的描绘着她双唇的模样,汲取着她美好的味道。

南宫傲身上的气息过于浓重,不断的侵蚀着她的身子,她的身子开始慢慢的了下去。

单尔曼伸出自己早已弱无力的手攀附着南宫傲的身子,任由他的薄唇不断欺压着自己的。

他睁开双眸望着怀中因缺氧而涨红了脸的女子,她连简单的回应都不会,却生生的将他的之火都引了起来,真是个。

他的厚掌掐住了单尔曼的脸颊,趁着单尔曼张开嘴之际,他的皓舌早已闯了进去。

单尔曼感受着他的舌正在于自己的丁香小舌纠缠着,双眸睁得大大的,她的眼中有着迷茫,双手只是紧紧的抓住南宫傲的衬衣,努力的让自己站住身子。

空气中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两唇交缠的声音,她的甜美太过诱人,让南宫傲忍不住一尝再尝,从没有人可以让他这么失控过。

夜色开始在这座城市蔓延着,霓虹灯绚丽的照射着大地,这座城市的中心伫立着南宫财阀旗下的被所有女子称为“梦幻殿堂”的宾馆,欧美样式的造型,富丽堂皇的外观,里面一夜的消费最低都要上十万,若是能在里面的总统套房住上一晚更是天价。

有多少女子都曾梦寐以求可以在里面住上一晚,此刻它在单尔曼的眼中却是如地狱一般。

霓虹灯的光芒照射在她的身上,她的脸色在光芒下苍白一片。

单尔曼拿着手上的宾馆房卡,这是白天南宫傲给她的,她知道自己成功了。

她上自己还微微有些红肿的唇瓣,她现在都还可以感受到南宫傲放开自己双唇时的那种眼神,那是猎人看到猎物时的眼神,且邪恶。

南宫傲抹了抹自己的唇,似乎对刚刚那个吻比意料之中更为满意,他从办公桌上拿起一张房卡:“晚上六点,我要看见你出现。”

单尔曼还记得他说话时的那股笃定,他笃定了自己一定会出现。此刻她的双脚似乎有千斤般沉重,却由不得她后悔。

脑海中不断的闪现出父亲那张慈爱的脸,父亲……

大理石铺成的地板在天花板上的水晶灯照射下明亮的刺人眼,优雅却又不失辉煌的装饰让整个宾馆大厅显得高贵,不时还可以看到那些时常出现在财经报纸上的富豪们进入。

圆环形用檀木铸就的柜台前,站着两个姿态优雅的服务小姐,见单尔曼走进宾馆急忙走了过来。

“单小姐,主上已经在楼上等您了。”她脸上此刻标准的笑容却让单尔曼觉得如此刺眼,不愧是南宫傲,上了他连待遇都好到如此,可是谁又知道这些人在卸下这些伪装之后,会不会都正在嘲笑她。

嘲笑她也不过是个费尽心机爬上南宫傲的女人!

“谢谢。”单尔曼低着头,吐出两字,便跟着她一起踏进了到底顶层的私人电梯。

电梯内别出心裁的设计,让人乍舌,满目的莲花清雅而优美,空气中淡淡的似乎还可以闻到莲花的清香。

只是此刻单尔曼却没有了欣赏这些美丽事物的心情,她的眼睛不断的望着头顶上的数字。

数字不断的往上升,最后在8层停了下来。

“滴”,单尔曼望着大开的门,她远远的便看到南宫傲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水晶杯,不断地摇晃着杯中的酒,他的双眸中没有任何神情,叫人猜不透他的心。

深邃的双眼,挺直的鼻子,还有那薄唇,他确实有让女人为之疯狂的资本,他就像上帝创造的天之骄子,不,不是像,他本就是!

似乎只要他微微一动手指便可以将所有的人都打下地狱,这样的意识让单尔曼身子一震,额上冒出了冷汗。

南宫傲那侵略般的目光投射了过来,他的嘴角还可以隐隐约约看到红色的酒渍,为他徒添了几分狂傲和嗜血。

“你打算站在这里多久呢?”话音刚落,他早已走到了单尔曼的身边。

“彭”门被重重的关上了,“卡擦”紧接着是上锁声,单尔曼的身子紧紧地绷着,她畏惧这个男子,在他面前,她几度成了毫无缚鸡之力的小白兔。

“你……在怕我。”南宫傲将脸深深的埋在了单尔曼那美丽的锁骨间,他的话语中有着一丝玩味。

单尔曼努力的不让自己的身子发颤,平淡的说道:“我为什么要怕你?”

她的话让南宫傲心情大好,眼前的这个女子让他玩味更大了,明明她的恐惧已经布满全身了,可是看着她如此倔强的说着她不怕,他莫名想要马上就征服她!

她给他的感觉太过美好了,美好的让他想要将此毁灭!

“我会让你知道为什么要怕我的。”他的话在单尔曼的耳边暧昧的响起,紧接着双手一伸,瘦弱的人儿被他一把抱了起来。

单尔曼几乎都可以听到自己“砰,砰,砰”强烈的心跳声,她害怕的望着此刻犹如修罗一般的南宫傲,她知道接下来等待着她的是什么。

“恩”单尔曼被抛进了大内,顿时闷哼出声,还未来得及起身,南宫傲的身子早已压了上来。

她不可以拒绝,如果她抗拒,那么父亲……

清晨,一缕阳光从窗外照了进来,睡梦中的单尔曼不安的叮咛着,及腰的长发遮挡住了她一半的脸庞。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缓缓的睁开双眸来,一双冰冷的蓝眸让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不远处,南宫傲手夹雪茄不断的吐出烟雾来。

他穿着浴袍,胸前褐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之中,六块腹肌让他更添了几分,几分魅惑。

他醒来已经多时,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让女人在他上过夜的他竟为了眼前的女子破了首例,更是在沙发上做了几个小时等她醒来。

“过来。”他将雪茄掐灭,朝着上的单尔曼冷冷的说到。

他过于冷漠的语言让单尔曼感觉全身都顿时冰冷一片。

意识到自己身上无衣遮盖,单尔曼裹着被子,双腿刚一动,痛楚就遍布了全身。

她忍住疼痛,在颤抖下慢慢的下了,刚站起来,便受不了疼痛狠狠的摔倒在了上,她低着头,固执的不像南宫傲求助,努力的几次却还是没能站起身来。

南宫傲大步上前,一把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单尔曼一个没有留神,裹在身上的被子便掉落了,刚想伸出手去捡却被南宫傲阻止了。

“我没穿……”

“在我面前,女人不需要穿衣服。”单尔曼衣服两字还没有说出就被南宫傲冷冷的打断了。

她望着南宫傲眼中溢出的,羞耻感从心底涌了出来,脸庞变得通红。

这个吻仿佛有一世纪那般长,让单尔曼的心仿佛掉进了地狱,不断的下降,下降……

良久,直到南宫傲那就要冲体而出之时,他才放过了单尔曼早已红肿不堪的双唇。

在他伟岸的身躯前,单尔曼所有的勇气似乎都殆尽了,她只能任由南宫傲那冰冷的目光审视了她一遍又一遍,直到她再也忍不住了,才抬起头,对视他的目光:“主上答应过的事情,我相

信不会食言吧。”

她明亮的眸子让南宫傲感到十分刺眼,他讨厌她身上的一切,即使自己得到了她,她还是恍若天使般纯洁不改,他不允许!他要将她污染了!

“取悦我以后就会是你的职责,直到我厌倦了你。”他下了身上的浴袍丝毫不介意的在单尔曼眼前换起了衣服,扣上衬衫的钮扣,知名设计师设计的衬衫穿在他身上将他的身体勾勒的极

好。

单尔曼瘫在了上,她知道南宫傲话中的意思,不过是在告诉自己,只要自己将他伺候的好了那么父亲便会相安无事。

“彭”门被离去的人狠狠的关上了。

单尔曼望着门口笑了起来,笑道最后连眼泪都出来了。

父亲没事了……

父亲不会有事了……

她不断的在心里默念,直到最后累的昏了过去。

夜深了,海边的别墅显得格外的宁静,空气中有着淡淡的咸味,月光照射下来,海边的女子恍若天仙一样。

单尔曼披着披肩望着远处因月光折射而明亮无比的海洋,笑得格外美丽动人。

那天她再度醒来之时,房外已经有服务员送来了换洗的衣服,她在那些灼热的目光下,尴尬的接过衣服关上门换上,然后被专车司机送到了南宫傲海边的别墅。

别墅是欧美范的,外面看去俨然是一座城堡,里面还附带了一个独立的小花园,只一打开窗户,扑鼻而来的都是花香,空气异常清新,她从来不知道在这座大气污染严重的城市竟然还有这样的“仙境”。

走进卧室那瞬间她不得不佩服南宫傲的行动,衣服鞋子几乎是一应俱全,全都是还没有去标签的。

她几度想要回家去看看,怕会让父亲着急,可是那些看着她的佣人保镖却阻止了她的行为,连打通电话都不行。

单尔曼问他们原因,每个人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这是主上的意思。”

想起他们说这话时的语气,单尔曼觉得异常可笑,她笑的不是别人,是自己,南宫傲又岂是善男信女呢?

已经过了五天,她每天的行动都有人盯着,这让单尔曼着实有些不舒服,不过这般淡雅的生活又着实不错,前提是,南宫傲一直不来打搅!

“小姐,你站在这里很久了,回别墅吧!”一旁一直看顾着单尔曼的保镖看了看手上的表恭敬的说道。

单尔曼点了点头转身便朝别墅走去,她知道这些人都是南宫傲派来看着她的,她不想为难他们,既然他们让自己回别墅,自己回便是了。

刚走到别墅外,一道强光便朝着单尔曼射了过来。

她下意识的挡住了光,不远处停着一辆跑车,她可以感受到车内正有一道强烈的目光朝她射来,那目光再熟悉不过了是南宫傲!

南宫傲一做完工作突然忆起了一双明亮的眸子,想想那个女人住进她别墅也快有五天了,不知为何,一想起她的模样,她在自己身下承欢时那种既痛苦又难以抗拒的模样,他的便再度

涌了上来,也该是她履行自己的义务了。

他手一动,将车灯熄灭,走下车来,离单尔曼还有几步路的时候一伸手便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

他远远的就看到她站在海边温婉的笑着,那笑容如沐春风,给人以很舒服的感觉,很久没用这样的感觉了。

吻,铺天盖地而来。

他冰冷的指尖触及到单尔曼的肌肤,沁骨的凉意传来,她多么想要反抗,可是她不敢,因为惹怒了眼前这个男子的代价不是所有人都扛得起的。

南宫傲不断的允吸着单尔曼口中的甜美,他再度印证了这个女人确实有让自己疯狂的本事,他的已经不再是吻她便可以解决了。

他的双手已经开始朝单尔曼的胸部袭去,她紧张的一动都不敢动,这可是,他想要做什么?!

单尔曼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印入了南宫傲的眼睛,他当然知道她在怕什么。

他突然停止了对单尔曼双唇的掠夺,望着她红着脸窘迫的模样,南宫傲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来:“放心,我不会再这里要了你。”

他话音刚落,就一个弯腰将单尔曼抱在了怀中,朝别墅走去。

单尔曼来不及抗拒,只是尖叫一声然后双手圈在了南宫傲的颈上,在他怀中将头越低越下,两人的气息在不断的缠绕着,“砰,砰,砰”的心跳声不知是谁的。

席梦思的大上,单尔曼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披散着,洒落在了胸前,她的双眸犹如猫咪般,为她的美多添了几分慵懒。

单尔曼被自己的猛然间的想法惊吓到了,自己的身体竟然没有想要抗拒这个男人,甚至……甚至想要更多!

她努力的想要克制住自己,却是抵挡不住南宫傲猛烈的进攻。

她的身子正在一点点的臣服于他!这个认知让她几近崩溃。

“傲,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好好找个女人结婚,不要再游戏人间了,别忘了你可以南宫世家九代单传的独子!”耳边响起了那个女人白天视讯聊天时所说的话。

老大不小?

呵,九代单传?

不过是想让自己传香火罢了,何必说的全都是为我着想那么大义凌然呢?

既然是让自己传香火,谁生下的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已经想到了最好的人选,至少也要找个不让自己讨厌的人才好,那外面不就有个很好的人选吗?

想到这儿,南宫傲蓝眸中的冷漠又增添了几分,他玩味的扯动着嘴角,很快,他就会让单尔曼怀上他的种子!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癌症妈妈死之前的最后一个愿望,是能够给他生一个孩子!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599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