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他被拒绝1855次后才成功,你才试过几次?

【小说在线阅读】他被拒绝1855次后才成功,你才试过几次?
三月微寒的夜风中,响起一片有些杂乱的脚步声,一群人在夜色中快步走着。

蓝小白就在人群中间,手中握着一根钢管,神色有些兴奋和忐忑。

“小白,一会儿开打之后,记得一定要跟紧我,别理我太远,否则我照顾不到你。”

蓝小白身边一个高高壮壮的年轻人,低声交代着。

“还有,乱战中挨几下不要紧,但一定要避开要害,千万不要慌,你越乱就越危险。”

这个告状的年轻人不厌其烦地对蓝小白说着他的经验。

“行了行了,包子,你都跟我说了多少次了,放心吧,我的身手你还不知道,自保应该没问题。”

蓝小白有些不耐烦地说着,把右手中的钢管交到左手,右手掌心在衣服上擦了下掌心的汗。

他在道上混还不到两个月,包子便是他的引路人,两人更是极好的朋友,包子的好意他自然明白,这是他第一次参与这种可能的大型火拼,虽然有些紧张,但他对自己还是颇有信心的。

蓝小白不耐烦的语气,包子并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这种很多人的混战乱战和平时不一样,不是单挑或者几个人打斗,身手好吃大亏很正常,你自己要有眼力。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总之,要跟紧我!”

两人说话的功夫,一群人来到一个停工的工地,这里是一处烂尾楼,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停工两个多月了。

“到地方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前面带头的大哥一声低喝,蓝小白两人以及其他人都是精神一振,开始做最后的准备。

蓝小白抽空看了眼走在最前面的大哥——大毛。

大毛身高也就一米六左右,蓝小白甚至怀疑他没有一米六,但是他却是这群人的大哥。

他穿着一身紧身衣,有点糟乱的头发,如树皮般的脸上黝黑粗糙,要不是小眼睛中那两道凌厉的眼神,猛一看就像是建筑工地上的农民工。

到现在为止,蓝小白都想不明白,大毛凭什么能当这群人的老大,一米八多的包子都得乖乖叫他大哥,虽然包子说大毛打架极为凶狠不要命,但蓝小白还是很难把大毛和那些不要命的亡命之徒联系在一起。

大毛的身后是他的亲弟弟小毛,然后便是蓝小白包子等十五六个小弟。

他们今天晚上来这里,是和另外一伙试图抢地盘的人谈判的,不过,他们都带上家伙,自然是做了两手准备,谈不拢就动手。

跟在带头大哥的身后,又向前走了几十步,来到空旷的工地中央,四处无人,蓝小白等人却没有放松警惕。

蓝小白等人刚站定,远处便响起了脚步声,同时黑夜中,也亮起了或明或暗的烟头。

对手来了!

蓝小白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紧了紧手中的钢管,盯着自远处走来的另一伙人。

“这会儿别太紧张,离动手还有段时间,先放松点。”

包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次蓝小白没有多说,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放松。

借助昏黄的灯光,蓝小白看清了对面走来的那帮人。

带头的是一个胖子,一米七出头,肥头圆脸大耳,一身肥肉走一起来一颤一颤的,口中叼着根烟,这卖相,绝对比大毛更像一个大哥。

胖子的身后带着二十五六个人,比蓝小白他们这边差不多要多出十个,显得颇有点人多势众。

带头的胖子在走到距离大毛他们五六米的地方,一挥手,他以及他身后的小弟都停了下来。

“大毛!”

“肥狼!”

简单的两句话,两边的对峙开始了,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沉默了片刻,大毛先开口了:“肥狼,这段时间你手下的小弟,到我的场子里捣乱找事,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这个先不说。”肥狼抽了口烟,双眉懒散的一掀,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要先纠正你话里的一处错误,谁说那些场子是你的了?那是我大哥螃蟹的,我手下小弟到自己家地盘,有什么问题吗?”

肥狼的话一落,顿时激怒了大毛身边的小毛,小毛手中的铁棍指着肥狼,张口就骂道:“麻痹的,肥狼,你不过就是条丧家之犬,你大哥螃蟹那个死鬼早被乔老爷子给弄死了,乔老爷子活着的时候你怎么不敢回来?现在地盘是我们兄弟的,你想夺回来,做梦吧你!”

小毛一番怒骂,肥狼立刻就变了脸色,随手扔了手中的烟头,死死的盯着小毛,寒声道:“我肥狼在道上混的时候,你还没断奶呢,敢这么嚣张的骂我,今儿个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小毛还想说话,却被大毛制止了,大毛两个小眼中也泛着寒光,冷声道:“肥狼,我弟弟不懂事,不用和他一般见识,咱们还是谈正事吧!道上的规矩你也清楚,你大哥螃蟹死了几年了,以前的地盘场子也就无从谈起了,如今这就是我们兄弟的地盘,你执意要抢我们兄弟的地盘?”

“大毛,是吧?以前没听说过你,据说你很能打?”肥狼答非所问的说道:“这样吧,你做我小弟,你手里的地盘我还让你管,怎么样?”

“嘿嘿,看来你是没一点诚意喽!”大毛冷笑两声,语气突然一变:“弟兄们,跟我上!”

大毛突然翻脸,让所有人都有点意外,与此同时,大毛更是提着一个两尺左右的铁棍,一马当先朝着肥狼冲去。

“都跟我冲,今儿个给我弄死这条肥狼。”

小毛不愧是大毛的兄弟,他最先反应过来,对着身后的蓝小白等人吼了一声,跟着大毛便冲了上去。

此时双方都反应了过来,肥狼阴沉着脸,朝前一挥手,道:“那个小毛,给我往死里打!”

说完这句话,大毛已经快冲到他跟前了,肥狼却没有上前和大毛较量一番的打算,而是朝后退,他身边的小弟立刻把他保护了起来。

蓝小白紧了紧手中的钢管,也随着吼了两声,跟在包子的后面朝着肥狼那帮人冲去。

双方相距五六米,冲起来也就是一两秒的事,大毛转眼间便到了对方的近前。

护在肥狼身前的小弟看到冲上来的大毛,当即便有两人朝着他迎了上去,抡起手中的家伙便朝他头上砸了过去。

大毛身体矮小,却极为灵活,左边砸来的钢管被他轻易躲了过去,同时用手中的铁棍挡下了了右边的家伙。

“当!”

一声大响,大毛手中的铁棍接下对方的一击后,毫不停留的顺势朝左边抡了过去。

“啊!”

一声惨叫声中,左边那人被大毛的铁棍给砸了个头破血流,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好!”

“大哥好身手!”

大毛身后冲来的小弟,见他打出了开门红,顿时一片叫好声,士气高涨的冲了上来。

蓝小白看到大毛灵活的身手,狠辣的手段,心中一凛,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大毛和别人动手,没想到这么凶悍,他算是有点明白为什么大毛能当老大,而他手下的小弟都服气了。

大毛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上来便打得对方一人头破血流,让自己这边士气大振的同时,肥狼这边也有更多的人开始对他出手,但紧跟在他身后的小毛等人也已经冲了上来,双方立刻便开始了混战。

包子一米八五,高大魁梧,拎着一根一米左右的钢筋,光看架势他比大毛更像老大,而包子在道上也是混了几年的老油条,打架的功夫也自然不弱,一上来便凶狠的朝着对面的两个人连续砸去。

对面两人可能慑于包子的高大凶悍,不敢正面抵挡,不得不朝着一边躲去。

而这时,蓝小白在包子后面悄无声息的冒出,趁着其中一人不注意,一棍砸在了一个小混混的肩头靠近脖子处,对方哼都没哼一下便倒在了地上。

包子见此,转头对着蓝小白做了一个赞赏的手势,蓝小白当即笑了起来。

一棍打倒第一个人,蓝小白极为紧张的心情也舒缓了许多,刚才他有机会直接砸在对方头上的,但是他却没下这样的死手。

他也和别人打过不少架,头破血流的次数却屈指可数,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好孩子。

虽然他现在是一个小混混,但这只是暂时的,他可没想着一直做一个混混,自然不会像其他小混混那样狠辣。

打倒了第一个,蓝小白放松了许多,紧紧地跟在包子的身后,两人相互照应,在混战中和对方的小混混乱斗了起来。

蓝小白虽然是初次经历这种场面,但他反应很快,把自保作为第一目标,别看他之前嫌包子罗嗦,但此时却紧跟在他身后,所以双方火拼了一段时间后,他没有受一点伤,反而和包子联手又干翻了一个小混混。

随着双方的火拼越来越激烈,肥狼那边的小弟倒下了不少人,蓝小白他们这边也倒下去了几个,双方纠缠在一起,前后左右都是自己人,有自己人,也有对手。

“包子小心!”蓝小白急促的提醒声音响起。

包子高大魁梧,手中的铁棍挥舞的又狠又急,已经打伤了好几人小混混了,在蓝小白他们这一帮人中,包子也是很能打的,自然也吸引了对方不少人的注意,想要干倒他。

对方有意识的联手围攻包子,包子的压力骤增,手中的铁棍虎虎生风,蓝小白怕误伤自己,也不敢离他太近,并且他也感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

而在包子和前面两人对拼的时候,却不防有人想从后面给他来一记狠的,蓝小白发现的时候,却已经有点迟了,对方的铁棍已经砸向了包子。

蓝小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转身伸出手中的钢管,想要挡住对方的这一击,但他距离包子还有两步远,也根本来不及了。

关键时刻,得到蓝小白提醒的包子,听到后面的恶风,凭着经验身体朝着右边一偏,下一刻便感觉到左肩膀一阵剧痛。

“喝!”

怒喝一声,头也没回,包子抡起手中的钢筋便朝着后面挥去。

“啊!”

一声惨叫,从后面砸中包子的那个小混混被他一棍砸的满脸是血,惨叫着朝后退去。

解决了后面那人,包子不敢有片刻停留,收回钢筋,开始抵挡对面冲上来的小混混。

看到包子没事,蓝小白松了口气,只是他刚放松下来,却猛然感觉到不对,身后传来沉闷的破空声。

“该死的,我居然忘了自己的处境。”

蓝小白反应很快,立刻便意识到这是有人朝他砸来,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他拼命地朝着一旁躲去。

“砰!”

一声闷响,蓝小白左边背上一阵剧痛,让他整个人倒抽一口凉气。

踉跄着超前走了两步,看到包子在一旁,他放下心来,从剧痛中回过神,转过身,却发现身后一片混乱,包子胡在他的身边,替他又当下了一棍,至于他想找的之前打自己一棍的家伙,已经不知道是谁以及在哪儿了!

皱着眉头,虽然很想找到那个家伙,也狠狠地给他来这么一下,但他还是明智的先揉了揉自己的左背,又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小白,怎么样?没事吧?”包子有点焦急的问道。

“没事。”

蓝小白回应了一声,重新拎起手中的钢管,帮助包子抵挡着左边的一个小混混。

看到蓝小白重新站起来动手,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包子放下心来,不由提醒道:“小白,谢了,这种场合下,千万不要分心,要时刻注意着身边的情况,就算我挂了,也不要把你自己搭上,你还得活下来给我报仇呢!”

听到包子这个不算玩笑的玩笑,蓝小白莫名其妙地有点心酸,心里颇有点不是滋味,语气有点低沉道:“包子,你放心吧,咱们俩命大,谁都死不了!”

蓝小白在道上混的时间还短,对很多事情还没有深刻的体会,包子的话,让他心中颇为感慨:“做一个小混混也不容易呀!”

打起精神,和包子一起在人群中拼杀,两人逐渐也有了一些默契,配合的也更好了。

此时,肥狼被三个小弟簇拥着,他自己没有参与,嘴上叼着一根烟,冷眼旁观着前面的乱战。

看着在人群中极为凶悍的大毛,他嗤笑一声道:“做一个大哥,带头冲锋陷阵,固然让手下的小弟敬佩,却永远成不了大气候,指不定哪天就死在乱战中,被人乱刀砍死了。”

“肥狼哥说的是,大毛这种人也就只会打打杀杀,哪儿能跟肥狼哥比,您这是运筹帷幄,将帅风度!”

手下小弟的奉承,让肥狼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你小子会说话!”

吸了口烟,肥狼眯起了眼睛,仔细观察着场上的形势,原本双方加起来四十余人,短短几分钟过去后,此时站着的,却只剩下二十多人,倒下了快一半。

本来大毛他们这边的人数是处于劣势的,但是他们在大毛的带领下却极为凶悍,场面上愣是不落下风,这也让肥狼有点意外。

停了片刻,看到自己这方依然没有占据大的优势,肥狼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上前两步,高声喊道:“弟兄们,打倒对方一人,我再加一千块钱奖金,大毛小毛各五千,给我狠狠的干死他们。”

肥狼此话一出,他手下的小弟顿时欢呼了起来,一个个仿佛打了鸡血似的拼命起来,蓝小白等人顿时落入了下风。

而在此时,肥狼也对一直护在他身边的小弟道:“你们也去,动刀子,尤其是那个嘴臭小毛,给他一个狠狠地教训,让他知道有些话不能乱说。”

“是!”

“肥狼哥放心,我一定让小毛知道得罪肥狼哥的下场!”

看到手下小弟的表态,肥狼点了点头,提醒了一句,道:“别弄出人命,去吧!”

肥狼身边只剩下一个小弟保护,另外两人则朝场中而去,每人手中都拿着一个黑布包裹,快到场中的时候,他们招呼了几个人,这几人立刻便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不着痕迹的来到他们跟前。

黑布打开,露出几把明晃晃的砍刀,那几人丢掉手中的钢管,拿起砍刀,隐在身后尽可能的不让大毛的人看到,重新朝着场中而去,不同的是,他们都带上了更多的杀气。

片刻后,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啊,砍刀!”

“毛哥,他们动刀子了!”

听到周围其他小弟的惊呼,大毛不用看四周,他身边已经围上了两个拿着砍刀的人,他极为愤怒的怒喊道:“肥狼,你言而无信不守规矩!”

双方今天晚上约定时间地点,按照道上规矩解决争端,提前的接触中,自然有了一些默契以及约定,因为不是生死仇杀,所以双方之前的接触中,彼此都默认了不动刀子,这也是约定俗成的规矩,谁知道肥狼居然言而无信,这时候动刀子,毫无疑问大毛他们这边肯定会吃大亏。

“规矩?”肥狼嘿嘿冷笑两声道:“我拿回我大哥的地盘,乃是天经地义的事,要说规矩,也要先论这个规矩。”

大毛此时几乎气炸了肺,几句话的功夫,形势急转直下,先是肥狼悬赏一千五千,让手下小弟士气大振,为了钱开始更加卖命,其次砍刀一出,让自己这边的人更为忌惮,心中有了顾忌,自然放不开手脚。

原本势均力敌的局面,转眼间便有了一边倒的趋势。

“弟兄们,先聚到我身边来。”看到今天没有胜算了,大毛立刻便有了撤退的打算。

大毛小毛两兄弟,此时被重点照顾,大毛很快便没了说话的功夫,要时刻防备着周围的刀子,不过他经验丰富,凶悍拼命,一时间其他人也奈何他不得。

小毛却没有他哥哥大毛的身手,尤其是肥狼放话要重点照顾小毛,没多久他身上便挨了两刀,鲜血直流,他顿时恐惧了起来,一边拼命地朝着大毛这边冲来,一边大喊道:“哥,救我!”

大毛一看小毛那边危险,自己这边也被缠着脱不开身,当即对离小毛比较近的几人叫道:“包子,冬瓜,快救小毛。”

蓝小白跟着包子,离小毛没多远,而包子的身手更是不错,大毛自然是第一时间让他救小毛。

包子应了一声,没有二话,拎着钢筋便朝着不远处的小毛奔去。

蓝小白有些迟疑,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知道此时若包子不去救小毛,时候很难和大毛交代。

只是在见到对方的砍刀之后,他心里便有了怯意。以前他和别人打架,或者赤手空拳,或者拿着棍棒,对上砍刀这还是第一次。以前只能在电影电视中见到,如今发生在眼前。

小毛被四五个人围攻,身上已经挨了几下,还有两道被刀砍出来的伤口,可谓是险象环生。

不过,包子和那个外号冬瓜的小混混两人已经冲了上来救援,围攻他的人也不得不抽出人手应付包子两人。

蓝小白跟着包子刚冲上来,斜里便有一道刀光朝他而来。

心中一惊,蓝小白几乎本能的把右手中的钢管横在了自己的左前,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刀。

“当!”

一声清脆的响声后,蓝小白右手中的钢管脱手而出,被这一刀给打飞了出去。

“不好!”

蓝小白顿时知道不妙,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去捡飞出去的钢管,连从地上拾起一个的时间也没有,对面手持砍刀的那个小混混便重新持刀砍了过来。

赤手空拳面对砍刀,蓝小白反倒是冷静下来,精神力全所未有的集中。

他擅长的便是赤手空拳对敌,拿着一个钢管像是多了一层束缚,如今束缚已去,而他也再无退路,反倒是更习惯一些。

“小子,你死定了,喝!”

持刀的小混混低喝一声,狞笑着从左侧凶狠的砍向蓝小白。

间不容发之际,蓝小白上半身后仰,砍刀擦着发梢从蓝小白的头皮前扫过,万分的凶险,让蓝小白惊出了一身冷汗。

躲过这一刀之后,蓝小白反应极快,飞出一脚揣在对方的胸腹之间,把对方给踹飞了出去。

刚松口气,蓝小白转身却发现包子的腰间多了一道口子,鲜血正在往外流。

“包子,你怎么样?”

蓝小白焦急地冲向包子的跟前,急声问道。

“没事,伤口不深,包扎下就没事了。”

包子一边凶狠的挥舞着手中的铁棍,护着小毛,一边语气轻松地笑着说道。

蓝小白冲到近前时,正好右前方一个小混混拿着钢管砸向包子,蓝小白一个探身冲到他的跟前,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他右手腕,随后撞入他的怀中,一个过肩摔,干脆利索地把对方重重的摔在地上,哼哼两声却再也起不来。

“小白,你过来扶住我。”

蓝小白正准备帮包子对敌的时候,小毛突然出声让蓝小白过去扶他。

小毛被肥狼手下的小混混重点照顾,身上多处受伤,不仅仅被钢管砸了好几下,还被砍刀砍出了两道很深的伤口,身上鲜血淋漓,此时站着都有些困难,他刚才看到蓝小白那几招,不禁眼前一亮,把蓝小白招到身前。

听到小毛的话,蓝小白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过去扶住了小毛。他要跟着大毛混,便不能得罪了小毛。

片刻后,大毛也杀到了跟前,而大毛手下那些还能打的小弟,也到了跟前,所有人都聚到了这一块,战况反倒是更激烈了起来。

蓝小白扶着小毛,同时时刻注意着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飞来的砍刀以及钢管等,好几次遇到险境,都被他躲过或者用腿化解。

“撤,能动弹的都爬起来撤退。”

大毛此时终于汇合了过来,来到近前看到小毛伤势不严重,当机立断道:“你们几个带上小毛先走,我断后!”

听到要逃跑,几乎所有的小混混都迸发出了所有了潜力,拼命地朝着远处跑去。

蓝小白一手拉着小毛,也拼命地向前跑。

“弟兄们,把这两个杂毛给我留下,别让他们跑了。”

肥狼的带着胜利兴奋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只是逃跑中的大毛以及他手下的小弟没有一人回应。

蓝小白和另一个小混混带着小毛向前冲,众人一跑,原本严密的防护便露出了破绽,小毛更是重点攻击的对象,追上来的肥狼的一个小弟觅得空隙,挥起钢管便朝着小毛的双腿砸了下来。

逃跑中,蓝小白也没有放松警惕,他本想抓着小毛的胳膊换一个方位避开这一击,却没想到小毛陡然一手抓住他的肩膀,用力的向后一压。

重心不稳的蓝小白踉跄着落在后面,却恰好挡住了砸向小毛双腿的钢管。

“啊!”

蓝小白口中传来一声惨叫,左腿钻心的剧痛让他忍不住痛呼出声,他顿时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完全出乎蓝小白的意料,他高估了小毛对他的信任,关键时刻,小毛舍弃了他,也要为自己赢得逃跑的机会。

“小白!”

断后的包子一声惊呼,一手抓住蓝小白的腰夹起他,一手仍旧挥舞着钢管,片刻不停地向前冲。

才向前冲了七八步,快要到工地边上的时候,突然响起了让所有人惊呆的声音。

“不许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所有人放下武器,立刻投降,不要顽抗!”

看着前面突然出现的警察,不管是冲在最前面的小毛等人,断后的大毛,包子,还是正在追杀他们的肥狼手下的小弟,甚至站在远处的肥狼,都是一脸震惊,所有人都没想到警察会出现。

两伙人约定火拼,还是挑的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会被警察得到消息,更是在他们惨烈的火拼之后,渔翁得利,要把他们一锅端。

大毛此时很郁闷,而胜利在望的肥狼更是郁闷的想吐血。

黑帮火拼,一帮遵循“快到、快打、快撤”的规则,一定要快,他们虽然火拼的颇为惨烈,但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时间,没想到这点时间还被警察给堵上了。

“再说一遍,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刻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不要试图顽抗。”

站在前面的警察语气极为严厉,大声的喊着让所有人束手就擒。

听到警察,虽然左腿依然痛彻心扉,蓝小白还是瞬间抬起了头清醒过来,看着分散开站在前面的五个警察,蓝小白的脸色顿时极为刹白毫无血色。

与此同时,空旷工地的其他几个方向,也都出现了警察的身影,双方的人手都混乱了起来,肥狼和他手下的小弟再也顾不上追杀大毛等人,而是四散而逃,他们肯定是不甘心被抓住的,而周围的警察也开始抓捕试图逃跑的人。

蓝小白被包子夹在腋下,慌乱中扫了眼周围的情况,肥狼此时被手下的小弟给护着,七八个人一起朝外冲,三四个警察根本就拦不住。

大毛带着小毛和几个手下小弟,朝另一个方向冲了过去,虽然有警察的围追堵截,但是大毛却毫不手软的抡着手里的铁棍朝警察砸了过去,完全是一副亡命徒的样子,上来拦截的警察见此,心中顿时忌惮了起来,不敢逼得太紧。

包子带着蓝小白,喘着粗气,跟在大毛等人的身后,只是多带了一个人的包子,速度根本就跟不上前面亡命飞逃的大毛等人,转眼便快要被抛下。

“包子,你别管我了,你自己跟着毛哥冲出去吧,这样下去咱们俩谁都逃不了。”

蓝小白挣扎着落在地上,顺着惯性向前跑了两步,左腿一阵剧痛,踉跄着差点摔倒在地。

“没事,我背你,咱们俩能逃出去的。”

包子还没放弃,他腰间的衣服被血浸湿了一大片,却混不在意,抓着蓝小白想继续带他逃走。

蓝小白见包子如此讲义气,没有抛下自己,自然极为感动,但他却不想连累包子。

“包子,你要是还认我这个兄弟,那你就先走吧,带着我这个累赘你逃不掉的。不就是进去住几天,出来混我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了。”

蓝小白和包子这一停,后面追来的警察转眼间便到了跟前,前面的警察听到蓝小白的话,不由笑道:“哟呵,还挺讲义气的,放心,今天你们谁都跑步了。”

“包子,快走。”

蓝小白一把推开包子,转身扑向到了跟前的警察,双手拦腰抱住了对方,给包子创造逃跑的机会。

“小白。”

包子焦急的叫了一声,看到蓝小白和警察扭在一起,而后面的警察也追了上来,再不跑就没机会了,他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大声道:“小白,你放心,我会求毛哥尽快把你弄出来的,你自己小心。”

说罢,包子对着朝他抓来的年轻警察就是一棍,在警察缩手躲避的间隙,他转身飞快的朝远处跑去。

直到包子跑远,身影消失,蓝小白才松了口气,也认命似的松开了被他牢牢牵制住的警察。

“行啊,小子,身手不弱。”这个三十余岁的警察惊讶的看着蓝小白,问道:“练过擒拿格斗?”

蓝小白低下头,半响才艰难的吐出了两个字:“练过。”

这个警察恍然大悟,怪不得刚才他几个动作都被蓝小白给识破化解,一直被蓝小白纠缠住没能摆脱。

随后他摇了摇头,惋惜道:“你学了,也应该用在正路上,而不是做一个小混混打架斗殴。”

“咔!”

一声清脆的响声后,蓝小白双手手腕上,多出了一副明晃晃的手铐,让蓝小白的心中一颤。

对于手铐,蓝小白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很熟悉,他从小玩到大。

记得小时候他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警察抓坏蛋,而那时候他“抓坏蛋”用的是父亲的手铐。

蓝小白的父亲,正是一名警察。

“站起来,走。”

这个抓住蓝小白的警察,照着他的屁股踢了一脚,也踢醒了有些失神的蓝小白。

强忍着左腿和背上的剧痛,蓝小白艰难的站起身,一拳一拐的向着之前火拼的地方走去。

那里,几个警察正在把躺在地上痛呼惨叫呻吟的混混集中在一起看押。

短短几十米的路程,蓝小白走的极为艰难,到了地点之后额头全是汗水,背上也湿透了。

那个带着蓝小白过来的警察一到,一个看着像领导的便对他说道:“老王,赶快搭把手,把这些伤势比较重的单独放在一边,一会儿救护车来了,先把他们送到医院。”

“是,张所长。”

老王回了一句,随后推了一把蓝小白,呵斥道:“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不要想着逃跑。”

蓝小白被他推了一个踉跄,跌跌撞撞的走向了混混集中的所在,强忍着左腿的剧痛,歪着身体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没能逃走的大毛手下的小混混,肥狼手下的小混混,全部都带着手铐集中在了这里,周围有三四个警察时刻警惕的看守着他们。

蓝小白闭上了眼睛,听着自己的呼吸,神色黯然。

虽然他从打算做混混的那天起,便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幕真的亲身经历时,他才发现,自己远没有之前想象的那么坚强和不在乎。

只是,这一切,他并不后悔,因为他的父母死于一场有预谋的车祸谋杀。

去年十月份的一个雨夜,蓝小白随父母从金阳市返回东宁市的高速公路上,车祸发生了。

坐在前面的父母当场死亡,而他也因为剧烈的震荡近乎昏迷,只是,在失去意识前,他发现这次车祸不是意外,而是有预谋的,对方确认了他父亲死亡之后,才离去。

蓝小白的父亲白中行是东宁市刑警队的队长,他的死自然不是小事,交警、公安等部门调查之后,却认定这是一场交通意外。

蓝小白自然不认可这个调查结果,但是车祸发生在雨夜,现场的很多痕迹和线索,都被雨水冲洗掉了,而造成车祸的司机,也在医院不治身亡,根本没有更多的线索继续调查。

而在当时,又传出了他父亲贪污受贿的负面消息,闹得沸沸扬扬,调查自然没能继续下去。

不甘心的蓝小白开始了上访之路,父亲的上级领导,有关部门都留下了他的身影,常规渠道他一个个尝试了,但丝毫改变不了调查结果。

蓝小白彻底失望了,他便决定以另一种手段另一种方式去调查父母的死因,为他们报仇。

根据他自己掌握的一点模糊线索,以及自己的猜测,他来到金阳市,沦为一个以前最看不起的小混混,开始了自己的混混生涯。

只是,做一个小混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和他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平时街头闲逛,流里流气,染着头发,露着纹身,吹着口哨的,只能被称为小痞子,而不是小混混。

真正的小混混,和上班族有些类似,每个月拿着固定的工资,根据你做的事情,可能还会有提成,忙起来有时候三两天都没睡觉的时间,当然,闲的时候时间也是大把的,只是所做的事情风险要比上班族大得多。

一个多月的时间,让蓝小白彻底认清了现实,一个小混混,根本就没有能力去调查父母的死因。

只有当老大,并且还是势力能量很大的那种老大,才有足够的人手和能力调查父母之死。

就拿这场火拼来说,肥狼和大毛是两种不同类型的老大,但是他们都逃走了,要是自己也是老大,有手下的小弟帮忙,也能逃走吧,小毛也不敢把自己推出去替他挡下那一棍,让自己的左腿受伤。

我要当老大!

蓝小白仰头望天,无声的呐喊。

正在这时,天空中一道光芒闪过,精准的朝着蓝小白落下。

眼一花,蓝小白只觉得什么东西砸在了自己的头上,两眼顿时一黑。

恍惚中,蓝小白晕晕乎乎的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奇异的地方,乳白色的光线很柔和,让从黑夜中突然来到这里的蓝小白很快适应了过来。

有一间房子大小的空间中,充满了梦幻的色彩,各种大小不一的奇特仪器,还有很多仪器上以及空中的显示仪,上面数据图像符号在不停的变化,完全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编号Y3NB#D¥6003智能生命见过伟大的蓝小白教父。”

听到声音,蓝小白低头看去,才发现前方站着一个小男孩儿,他穿着一身黑色笔挺的西服,带着墨镜,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背着双手,正一本正经地鞠躬向蓝小白行礼。

只是,他稚嫩的声音,以及没有被墨镜遮住的小脸小嘴,都暴露了他小正太的事实。

看到这个小男孩儿这副活生生的小号黑社会的打扮,以及他一本正经的话,原本心情低落的蓝小白,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我是在做梦吗?”蓝小白好奇的问道。

“伟大的蓝小白阁下,您不是在做梦,这里是智能辅助仪的虚拟空间,我是掌控辅助仪的智能生命,而您,正是21世纪最伟大的黑道教父蓝小白!”

“哈哈!”

蓝小白此时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

好半响,他才止住笑,看着仍旧一本正经站在他前面的这个小正太,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说我是21世纪最伟大的黑道教父?”

“没错!”

“切,就凭这句话,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我肯定是在做梦,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小混混,连一个小老大都不是,怎么可能会是黑道教父,还是21世纪最伟大的!”

说着说着,蓝小白自己都摇了摇头,摆明了不相信。

“伟大的蓝小白阁下,我没有说谎,虽然您现在还只是一个小混混,但是在未来,您会成为教父的,而我,是来自未来,所以知道。”小正太继续一本正经地解释着这一切。

“未来?你说你来自未来?”蓝小白有点惊讶的问道。

“是的,公元3156年,地下世界联盟突破联邦的技术封锁,成功研发出了时空穿梭技术,为了表示对历史上一些著名的黑道教父的敬意,地下世界联盟便利用时空穿梭技术,向他们每人提供一个智能辅助仪,帮助他们在原有的时空,取得更大的成就。而我,就是其中之一,代表未来的地下世界联盟,向伟大的蓝小白阁下,致以崇高的敬意。”

蓝小白被这个小正太的话给震惊的合不拢嘴,这一切都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时空穿梭技术?智能生命?这一切听起来都是这么的科幻。

好一会儿,蓝小白才回过神来,半信半疑的问道:“时空穿梭技术?送给我一个辅助仪?就不怕我改变历史,影响未来吗?”

“不会的,这涉及到未来的时空原理,您所做的一切,不会影响到未来。”

愣了下,蓝小白果断不去思考这个深奥的话题,转而有些抱怨的说道:“既然是时空穿梭,为什么不能提前一点呀,最好是在我父母去世之前,那样说不定我还能改变一些事情,父母也不会死。”

“时空穿梭的定位,是在诸多黑道教父有野心想当老大的时候,根据您未来出版的自传中记载,此时是您第一次迫切想要当老大。”小正太稚嫩的声音回答道。

“我未来出版的自传?”

蓝小白神情古怪的低声自语了一句,少顷,说道:“最后一个疑惑,让我现实中清醒,然后再进入这个虚拟空间,我就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没问题!”

小正太刚说完,蓝小白眼前一黑,眨眨眼再看时,周围的混混,不远处的警察,自己身上左腿和后背的疼痛,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突然,他眼前一花,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再次出现在了原先的那个虚拟空间内,小正太再次一本真经的向他行礼道:“伟大的蓝小白阁下!”

半响,蓝小白才无语地说了句:“我信了!”

眼前的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匪夷所思,但是却又让蓝小白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确实得到了一个来自未来的高科技东西,而自己未来居然会成为一个黑.社会老大,不,是一个伟大的黑道教父,还是二十一世纪最伟大的。

要是以前有人对蓝小白这么说,他一定会当对方是开玩笑,从小都是好孩子,长在红旗下,接受父亲正义的熏陶,并且一向鄙视那些小混混不法分子的蓝小白,怎么会变为自己最讨厌的小混混呢?

但是经历了父母去世,以及之后的人情冷暖,社会百态,黑白颠倒,他的信念发生了动摇,看问题的角度也发生了变化,成熟了不少。

理了理思路,蓝小白重新把目光投向了眼前的这个小正太,问道:“你有名字吗?我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叫你那一长串的代号吧?”

“伟大的蓝小白阁下,我只有代号,没有名字,您可以给我取一个名字,能得到伟大的蓝小白阁下的赐名,是我的荣幸。”

即便是隔着大大的墨镜,蓝小白仿佛也能感受到这个小正太那崇拜的目光,这让他的虚荣心大大满足了一把,虽然这是来自自己未来的炫耀资本。

“那,你就叫小黑吧!”

想了好一会儿,蓝小白才憋出了这么个名字,话一出口,蓝小白自己都觉得臊得慌,小黑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普遍了,阿猫阿狗貌似不少都叫这个名字。

“是,以后我的名字就是小黑了,多谢伟大的蓝小白阁下。”

小黑语气中带着欣喜,仿佛很喜欢这个名字。

“其实我给你取这个名字,是看你穿了一身黑,又比较小,咱们又是混黑道的,所以比较贴切。我叫小白,你叫小黑,黑白兄弟嘛,嗯,就是这样。”

蓝小白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解释给小黑的。

“对了,你不要一直叫我‘伟大的蓝小白阁下’,以后就叫我老大吧!”

“老大!”

小黑二话不说,立刻对着蓝小白叫了声老大。

这次,蓝小白的虚荣心是真正得到了满足,咱也是大哥级人物了,手下也有小弟了,虽然这第一个小弟只是一个智能生命。

乐了一会儿,蓝小白才想起来问:“我还不知道,你有什么用,能给我提供什么帮助呢?”

小黑有些骄傲的抬起头说道:“老大,我是未来地下世界联盟最先进的科技产物,运用了空间切换溢出、时间回溯延伸、磁能···”

小黑的口中不断的冒出一个个蓝小白听不懂的专有名词,片刻后,蓝小白打断他道:“你说这些我都不知道,你就说这个辅助仪能干些什么,我要知道的是具体的功效。”

“是,老大。辅助仪主要由四大系统组成,分别是求财系统,组织系统,安全系统和未来系统这四大系统。”

“而这四大系统中又分为许多的子系统,求财系统分为赚钱系统和洗钱系统,赚钱系统中从传统的黄赌毒,走私,军火等,到各种新型的黑.社会赚钱手段,应有尽有,比如赌博子系统可以把一个人训练成赌术高手,赌神,而系统自带的储物空间,又让走私变得毫无难度。”

蓝小白的眼顿时亮了,尤其是当他听到无数得到奇遇的人必备的“储物空间”时,不过想想,未来已经掌握了时空穿梭技术,储物空间好像也没什么难度了。

“组织系统是针对老大你未来势力的组织架构的,又分为成员系统,训练系统,装备系统,情报系统等。成员系统可以管理内部成员的分工,训练系统可以帮助老大你训练手下的小弟,情报系统刺探敌人对手的情报等。”

“安全系统是针对老大你自身以及手下势力的安全的,分为替身系统,天敌系统,保护伞系统,名声系统等。替身系统可以提供一具智能替身,代替老大你去一些危险的地方和场合,天敌系统可以提前预知侦查到警方的一些行动,做好应对的准备,名声系统可以让老大您以及您手下的势力及产业拥有极好的名声,不至于像一般的黑.社会分子那样人人喊打喊杀,让您更安全······”

“等等,这个名声系统有点意思,你给我细说一下。”

蓝小白突然插话,他对这个名声系统很感兴趣。

“是,老大。虽然咱们是混黑道的,但是名声也很重要啊!比如在中国一提起黑.社会,人人避而远之,名声臭大街了,警察铲除了一伙人,只要冠以黑社会的名头,绝对不会有人为之叫屈的。但是,同样是黑.社会,黑手党在美国却截然不同,老大你应该知道《教父》这部电影吧?”

“《教父》,这个当然知道,《教父》三部曲很少有人不知道的。”蓝小白点点头,继续听小黑的讲解。

“上世纪六十年代因为黑手党家族的内战,引起了整个美国的公愤,报纸电视上充斥着对黑手党的侮辱和谩骂,民众对黑手党的印象极为恶劣,差不多是人人喊打了。为了挽回名声,黑手党开始了最强有力的公关危机,让他们控制的派拉蒙公司拍摄了这部电影《教父》,彻底改变了美国民众对黑手党的认知,甚至把黑手党美化成某种程度上正义的化身。可以说,这部电影彻底改变了黑手党的形象,也挽救了危机中的黑手党。为了自己的名声,在黑手党家族的努力下,‘黑手党’这个词更是被禁止公开使用。”

小黑的话一说完,蓝小白立刻便明白名声系统是多么的重要了,你钱再多,权势再大,名声臭了,你拥有的一切也都长久不了,相反,好的名声,可以说是一把无形的保护伞,别人就算是要动你,也得考虑影响。

“那最后一个未来系统呢?”蓝小白好奇的问道。

“未来系统,里面储存着超出现实时间的未来千年的各种知识科技成果等······”

“虾米?”蓝小白顿时激动了起来,道:“未来的知识和科技成果?这么说我成为世界首富不是轻轻松松的?权势也唾手可得,那要查清楚我父母的死,还不是轻而易举,只要能让国内的领导重视。怎么让领导重视?贪污受贿的我拿钱砸,想升官的我投资满足他们的政绩欲望,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哈哈,有了未来,就有了一切。”

蓝小白此时简直快被这个幸福的蛋糕给砸晕了,此时他觉得自己就是整个世界的主角,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

“对不起,老大,未来系统暂时启动不了,其他三个系统的部分功能也被限制了。”

正在蓝小白高兴的时候,小黑给他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你说什么?系统被限制了?为什么会被限制?”蓝小白愤怒的问道。

小黑却没有因为蓝小白的语气而有什么变化,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老大,未来地下世界联盟毕竟是刚刚掌握时空穿梭技术,初次运用,被联邦的时空刑警给发现了,虽然我顺利的逃脱了,但是却中了时空刑警的智能枷锁,大部分功能都被限制了。”

“智能枷锁?”蓝小白咬牙切齿的发问。

“是的,智能枷锁是联邦专门开发出来应对各种时空犯罪的,针对各种智能生命,中了智能枷锁,对社会的贡献必须要远远大于对社会的破坏,才能逐渐解除,并且,就算是解除之后,贡献也必须大于破坏。”

“对社会的贡献?”听到这么扯淡的词语,蓝小白感觉一阵蛋疼,黑着脸问道:“什么才算是对社会的贡献?拾金不昧?扶老奶奶过马路?”

“呃,这也算是一种,不过我推荐老大你最开始从环保和教育这两方面入手,环保保护地球生态环境,这在未来被写入联邦宪法,是非常重要的,而教育则是关系到人类文明的进步,对于社会的贡献最大。等解除一定的枷锁限制后,您再从科技方面入手,推动人类科技水平的提升,贡献同样很大,这样提升是最快的。”

虽然功能被限制了大部分,但毕竟还能用一部分,并且还有希望不是?

蓝小白的失望和沮丧也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便面对现实,问道:“那我能用的功能有哪些呢?储物空间能用吧?”

“储物空间作为基本功能,不在限制功能之中。”小黑的话让蓝小白放下心来,接着他又说道:“系统的一些基本功能都是能用的,足够老大您前期的发展了,而······”

说到这里,小黑的话一变,急声道:“老大,外面的警察有动静,你先应付外面的事情,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在心里问我。”

蓝小白眼前一变,周围再次变成漆黑的夜色,周围警车警笛的鸣声,救护车的鸣声,交错在一起,提醒着他冷冰冰的现实。

“小黑,小黑?”

蓝小白在心里呼唤他。

“老大,有什么吩咐?”

当小黑稚嫩的声音在心中响起,蓝小白松了口气,还好一切都是真的,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此时,追捕肥狼以及大毛等人的警察也都基本上返回了,但是蓝小白在人群中却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身影,也没有包子,看来他们应该都顺利逃脱了。

“站起来,走。”

不远处警察带着伤势不重的小混混,开始往一旁的警车里塞,要带他们回警察局。

很快便轮到蓝小白了,他也起身,在旁边警察的警惕看押下,一瘸一拐的走向警车。

“小黑,你有办法让我逃走吗?只要不去警察局,要我怎么做都行!”

若是之前,蓝小白便认命了,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小黑,蓝小白心中又升起了那么点希望。

“老大,我这里是有不少办法,替身系统便可以为您提供一个替身,替您坐牢,让你顺利脱身。不过···被限制了!”

“说现在用得上的,我要顺利脱身,不想被判刑,哪怕是拘留也不想。”蓝小白有点气急败坏的说道。

“天敌系统有几种方法可以干扰他们,暂时引开警察的注意力,只是,老大您现在能跑得动吗?您会开车吗?”

小黑的话顿时让蓝小白无语了,他左腿疼的走路都成问题,即便是小黑创造了机会,他自己也跑不了呀!

况且,蓝小白也不会开车,就是把警车送到他手里,让他开车跑,他也跑不掉呀!

蓝小白现在有点理解什么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小黑是强大,但是客观条件不允许啊!

“这么说,我这次是一定要被带回警局,或者拘留,或者判刑了?”

说到“判刑”两个字,蓝小白的语气格外阴沉。

“嘿嘿,老大,您也太小看我了。”小黑仿佛一点没感觉到蓝小白语气中的阴沉,笑嘻嘻的说道:“即便是现在,我也仍旧有办法让您逃脱的,只是那样闹出的动静太大,甚至可能暴露我的存在。我是在等更好的机会,让老大您逃脱付出的代价最小,机会最好,绝对不会让您被拘留或者判刑的。”

听到小黑如此说,蓝小白的脸色缓了下来,道:“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老大您就放心吧。”小黑自信满满的回道:“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让我为老大您治好腿上的伤势,这样逃跑起来更为顺利。”

“哦?你有办法治疗我的腿伤?”

蓝小白坐在拥挤的警车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地闭着眼睛,但是在和小黑交流的语气中却极为诧异,他想不出小黑能有什么办法能凭空治好他腿上的伤势。

“老大你也太小瞧我了吧,就您这点伤势,不需要半个小时,就能好个七七八八。”语气中带着点小小的不满,小黑继续说道:“在未来,人类科技对于人体的研究已经到了极高的层次,少有不能治愈的疾病,人体生理课更是每个人必修的。以针灸刺激人体穴道治疗疾病,更是常用的手段之一,也是每个人必备的基础生理知识之一。”

小黑的话刚说完,蓝小白便感觉到左腿和背上轻微的疼了几下,有点麻痒的感觉,但紧接着原本火辣辣疼痛的伤处便传来一阵清凉,疼痛感大幅降低,仿佛伤势瞬间好了很多。

蓝小白整个人慢慢放松了下来,舒服了很多,半响,他在心中疑惑的问道:“小黑,你用什么刺激我身上的穴道的?”

“是和老大你本身绑定的辅助仪的载体呀,平时和老大您的肉身绑定在一起,载体没有固定的形态,需要时可以变换成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像这次变成十几根针灸的针,还可以变成万能钥匙等。”

“果然是来自未来的高科技玩意儿呀!”蓝小白暗自感慨。

切切实实的变化,让蓝小白的心理也跟着起了变化,对于这个来自未来的辅助仪,也更加重视了起来。

“小黑,对于这个辅助仪我不熟悉,也不知道怎么合理的利用,你有什么建议吗?”

“老大,我建议你现在开始修炼基础健体术,提高身体素质,增强自己的身手。您现在在道上的地位还比较低,要想以最快的速度成为一方老大,以强悍的身手打出名气,无疑是最合适的。”

小黑言辞恳切的建议道。

“基础健体术?这是什么?”蓝小白不耻下问。

“基础健体术是未来人类全民健身体系的一种,修炼之后可以全面开发一个人的潜力,包括身体素质、精神力以及脑域的开发,提高人的综合素质,比如爆发力,记忆力,反应能力等,是每个人要从小开始修炼的。”

“具体来说,基础健体术脱胎于中国的许多古武,如五禽戏太极等,还有印度的瑜伽,结合未来的高科技以及对人体的研究,经过无数次试验才最终确定的。共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有九个基本动作,第二个阶段有三十六个动作,第三阶段有八十一个式。如果老大能修炼成第三阶段,我相信如前地球上没有人能是老大的对手。”

“哦,这么厉害?”

蓝小白有些惊讶,原本他听到基础健体术中的“基础”两个字,下意识的有些轻视,不过小黑的描述中,这套健身体系倒是很厉害的样子,这让他有点跃跃欲试。

“那这套基础健体术该怎么修炼?”

小黑的手一挥,虚拟空间半空中便出现了九个人影,九个人影的姿势各异,或站、或坐、或卧,看起来很普通,没有什么特别奇特的地方。

“老大,这就是第一阶段的九个动作,您别看着简单,但是配合上相应的呼吸之法,以如今地球上人类的身体素质来说,只有那些资质特别好的人才能坚持下来入门。等到老大您把这九个动作融入行走坐卧中,任一动作施展一天以上也没有丝毫不适,便算是练成了。”

易学难精,这是蓝小白的感觉,就像是太极一样。

“练成之后,我的身手会有多厉害?”蓝小白期盼的问道。

“老大,基础健体术主要是开发人体潜力的,身体素质的提升只是目的之一,不过您练成之后,配合一些武功招式,顶尖的特种兵都不是您的对手。”

蓝小白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看向半空中那九个人影也发出了奇异的身材,坚定的说道:“练,我必须练成。”

蓝小白人虽然还在警车里坐着,但是他的意识却在虚拟空间里跟着小黑学习,并且相当的认真。

每个姿势的诀窍,与之配合的呼吸之法,小黑都极为具体的向他一点点详述。

半个小时后,正在讲解的小黑突然停了下来,道:“老大,快到警局了,你先应付外面的事情吧,不用怕,我会让您顺利脱身的。”

睁开眼,蓝小白微微的点了点头,此时他已经镇定了下来。

没多久,警车驶进了一个派出所的大院内。

这和蓝小白想的不太一样,他之前以为这是金阳市公安局的一次大的行动呢,如今看来是下面的区派出所自己的行动。

进了派出所,蓝小白和同一车上的小混混很快便被看押了起来,停了没多久,蓝小白便被带到审讯室,连夜突审。

巧的是,审问蓝小白的两个民警,一个正好是抓住他的老王,另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民警。

“姓名?”

“白中生。”

“性别?”

“男。”

“年龄?”

“20。”

“哪里人?”

······

对于警察审问这一套流程,蓝小白一点不陌生,小时候闯祸的时候,父亲没少这样审问他,他也早已练习的应对自如,回答同样是滴水不漏,两个警察问了好一会儿,没得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

那个年轻点的民警有点沉不住气了,声色俱厉的说道:“老实交代问题,不要跟我东拉西扯,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量的证据,我看你现在还抱有侥幸心理。我们的政策一项是明确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蓝小白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心里暗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全国人民都知道怎么选择!”

“小白同志,根据我们的了解,你才加入以大毛为首的黑.社会犯罪团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像你这样的失足青年,我们还是会尽力挽救的,你要积极配合,主动交代问题,放心大胆的揭露大毛等人的罪行,争取立功表现,我们会为你争取宽大处理的。”

老王开口了,老刑警就是有经验,一点点的试图撬开蓝小白的心理防线。

只是这些蓝小白没用,但他还是对老王的话警惕了起来,他们已经先把大毛以及他手下的混混定性为黑.社会犯罪团伙了,那这次的案件就不是简单的打架斗殴了,是刑事案件,要判刑的,这样蓝小白就更不能配合交代了。

“两位警官,你们也知道,我认识大毛才一个多月,他们有什么罪行也不会让我知道呀,我这次跟着他们去,只是有人请客,喝了他们的酒,跟着去助威的,我现在已经后悔了,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蓝小白避重就轻的话,让两个审讯的民警有一种碰到惯犯,老油子的感觉,完全没处下手。

老王深知像小白这种人,审问时不能急,得沉得住气。一晚上的行动,让他现在精神疲惫,眼睛酸涩,腹中饥饿,老王便低声对旁边的年轻警察道:“小李,我去接杯茶,再弄两碗泡面,你看着他点,别急,先熬一熬他。”

“王哥,那就麻烦你了。”年轻的小李对老王道谢,接着说道:“这小子怎么看都像是惯犯,我再审审他。”

老王随口应了句,便起身出去了,审讯室里只剩下蓝小白和这个年轻警察小李。

等到老王一走,剩下的年轻警察小李也站起身,瞪着眼走到蓝小白的面前,在蓝小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极为突然的一巴掌扇在蓝小白的头上,厉声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见黄河不死心,都已经被当场抓住了,还在这里给装无辜,玩天真,真以为爷我是好脾气的。”

年轻警察小李神色狰狞,一边对蓝小白叫骂着,一边对他拳打脚踢,偏偏蓝小白此时双手被烤着,在椅子上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竟然差点被打懵了。

“你,竟然对我刑讯逼供。”

反应过来的蓝小白一边躲闪,一边极为气愤的说道。

“现在才知道啊,老子就刑讯逼供了,告诉你,这还是轻的呢,老子让你清醒清醒,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小李一副你奈我何的神色,让蓝小白恨得牙痒痒,他绝对没想到,传说中的刑讯逼供有一天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他被拒绝1855次后才成功,你才试过几次?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638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