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租了个女友回家过年,殊不知竟发生了不可控的事情…

【免费小说】租了个女友回家过年,殊不知竟发生了不可控的事情...
燕京,隐龙基地,后勤部养鸡场。

一大清早,江尘如往常一样叼着半截烟头,迈着八字步来回在养鸡场闲逛,一旦看到哪个后勤兵偷懒,立马就指着对方鼻子一顿臭骂,然后背着手,晃悠晃悠的回办公室休息去了。

“艹,江尘这混蛋又翘班了!”

“得了,谁让人家是班长呢?”

一群被江尘数落完的后勤兵气愤又无奈的望着江尘远去的背影,抱怨归抱怨,铲鸡屎的动作却不含糊。这就是军人,完成上级的命令和任务,是他们的全部!

叮铃铃……

刚回到办公室的江尘,口袋里的手机响起熟悉的单调铃声。

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没有名字,但江尘嘴角莫名的扬起,流露出两分笑意:“豹子,你不是在龙组接受训练么?嗯,让我猜猜,龙组那个魔鬼训练营禁止任何通讯,你小子肯定是偷溜出来给我打的电话吧?”

“嘿嘿,还是老大你最懂我!”

电话那头响起一声痞笑,只是笑声过后,足足沉默了十多秒:“老大,我和兄弟们都很想你。”

“……”

江尘也沉默了,嘴角的笑意变成苦涩,和豹子这群兄弟出生入死,浴血沙场五六年,江尘又何尝不想念那些兄弟?

轻吸一口气,江尘沉声道:“好了,豹子你回去继续训练,好不容易进入龙组,你小子可千万别给我丢脸,不然我回头揍死你小子!”

末了,江尘又不放心的补充了一句:“兄弟们在龙组过得怎么样?”

“老大你就放心吧,龙组那群老兵听到你狂龙的名号,从来不敢给我们穿小鞋,嘿嘿!”

“那就好。”

再次听到‘狂龙’这熟悉又陌生的称号,江尘嘴角的苦涩更浓一分。

狂龙,赫然是隐龙历届最强兵王的特殊代号!

恐怕之前被江尘训斥的那些后勤兵做梦都想不到,江尘这位后勤部班长,乃是连任三届狂龙称号的最强特种兵王!

江尘脑海中依稀浮着当初在南非执行‘SS级任务’的画面,那时的他,带领豹子他们潜入一个国际贩毒组织的秘密实验基地,最终虽然成功捣毁了那个实验基地,但江尘也因此受了重伤,实力从S级下滑到C级,从而失去了进入龙组的机会。

追忆间,电话那头的豹子突然声音变得急促起来:“卧槽,老大,李慕雪来了……”

豹子话还没说完,声音戛然而止,江尘还没来得及反应,只听电话中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江尘,我在龙组等你!”

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忙音,让得江尘愣了许久。

“唉…”

江尘叹了口气,随手点上一支烟,脸上浮现出一抹与年龄不符的沧桑,他知道那群兄弟和李慕雪在等自己。

只是,现在的自己,还有机会进入龙组和那些兄弟见面吗?

……

半晚时分,地下三层的会议室内。

“就这么决定了!”

深吸一口气,李司令从位置上站起,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桌上一份文件档案上,似是把这份机密文件当成了江尘,语气听着严厉,却又透着一股深深的无奈:“把江尘带过来!”

胡参谋一脸无奈之色,走出了房间,他知道李司令找江尘干什么,这个任务,只能由江尘来完成。

很快,胡参谋带着江尘返回房间。

江尘一米八左右的身高,长得剑眉星目,一头精干的短发有些蓬乱,身上那身绿军装穿的歪歪斜斜的,配上那懒懒散散的站姿,看起来像是个很欠揍的小痞子。可无奈的是,你偏偏又不能否定他长的人模狗样,哪怕是表现的痞了点,你也挑不出啥毛病,真特么纠结。

望着身前这吊儿郎当的英俊少年,李司令头疼不已,这小混蛋自从才回来一个多月就惹出一大堆事,光是帮他擦屁股,李司令都快擦出火花了!

让江尘去后勤部养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这小子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别的事不做,专门去调戏美女,这还不算,回到隐龙基地后女兵澡堂更是七进七出,闹得整个女兵宿舍都人心惶惶。

从江尘回来那一天起,李司令的投诉信箱都快被塞爆了!

李司令头疼万分的盯着江尘,想他堂堂军区司令,哪个兵见到他不是提心吊胆的?而江尘倒好,不但表现的懒散,更是连招呼也不打,大咧咧的拉开座椅坐了上去。

“江尘!”

李司令猛地一拍桌子,当场就炸毛了,自己还站着呢,这小子居然都坐下了?

这特么到底谁才是司令了?

“到!”

正准备抡起椅子的李司令,在看见江尘喊出‘到’时站到笔直的军姿,心里那个无奈啊,心想这世上恐怕也只有如来佛祖能压得住这只‘江猴子’,凭自己这点功力,比如来差太远了。

“得嘞,咱就不玩虚的了,李老头你找我啥事啊?没事我就先回去喂鸡了。”

似是忽略了李司令一脸黑线的表情,江尘嬉皮笑脸的拉开座位坐了上去,随后朝胡参谋招了招手:“老狐狸,来一杯拿铁,不加糖!”

胡参谋脸一黑,整个隐龙基地,敢叫他老狐狸的除了李司令之外,也只有面前这个身份特殊的特种兵了。

狠狠瞪了江尘一眼,李司令无奈的摆了摆手:“顺便也给我拿一杯,加点糖!”

“……”

胡参谋一脸苦闷的离开房间,想他堂堂总参谋,敢把他当秘书来使唤的人也就只有这一老一少了。

等他走后,江尘四下瞧了瞧,忽的把眼睛停留在李司令桌子上的那份文件档案上,一脸稀奇的说道:“嘿,我说李老头,我们隐龙什么时候有能力接‘SSS’级任务了?”

SSS级任务,至少需要三位以上S级‘超级战士’方能接任!

然而,隐龙基地号称华国最强军事基地,却也只有两位顶尖的S级超级战士。

一位S级超级战士,其战斗力堪比一百个特种兵组成的加强连,乃是以一敌万的存在!

“你的伤怎么样了?”

李司令看着江尘,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严厉的眼神之中,充斥着一丝自责的意味。江尘是隐龙基地两位超级战士中的一个,而在半年前江尘因为执行任务受了重伤,导致实力大跌,之后退居前线,遣返隐龙基地。

“就那样吧,还死不了。”

江尘咧咧嘴,一脸的人畜无害,可李司令看见他这样的表情,却是嘴角抽了抽,对于江尘,李司令永远是又爱又恨的心情,回想半年前那一晚若非他发现的及时,他或许就要晋级成江尘的‘岳父’了。

想到对面那一脸痞像的少年居然敢对自己女儿做‘那些事’,李青山就有种想扑上去掐死这小子的冲动。

“咳咳…江尘啊,我这次找你来,是要给你安排这个任务,你回去准备一下,今晚就出发!”

收起心思,李司令轻咳几声,指着桌子上那份文件档案一脸严肃的说道。

“什么?你要我去完成这个SSS级任务?”

江尘瞪大了眼睛,被气笑了:“厉害了我的李司令,我现在实力下滑到C级,你让我去执行SSS级任务?你怎么不干脆给我一把水枪上前线?”

“这个任务只有你能完成!”

胡参谋端着两杯咖啡走进房间,一脸平淡的直视江尘:“你是‘狂龙实验’唯一的幸存者,这次任务和你体内的血脉有关,你先看看资料吧。”

“得,上次要不是你这老狐狸给错情报,老子会变成现在这样?”

江尘翻了个白眼,口中说着抱怨,却还是拿起了那份文件扫了几眼,在这一瞬,脸上的痞像收敛,深邃的眼眸射出一抹锐芒,不经意间展露的,却是尖刀般的锋芒,如狼,似虎!

这样的眼神,便是见惯无数大场面的胡参谋都是感到背脊一阵发凉。

狂龙不在,龙威犹存!

胡参谋敬畏又赞许的望着江尘,他不得不承认,虽然江尘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让敌人威风丧胆的‘狂龙’,但是经过那场‘狂龙实验’的改造,江尘无论是力量、速度,都非寻常特种兵可比!

哪怕是江尘现在退居二线,也没有几个人听到狂龙这个名号不会颤抖的!

江尘一边端着咖啡,一边翻看档案,看完第一页后,他的脸色和李司令胡参谋第一次看见这份机密文件一样,变得十分古怪。

噗!

看完最后一页的任务内容,江尘到底是没忍住,一口浓郁的咖啡喷了出来。

“靠!”

江尘爆了句粗口,紧接着又爆了一句:“这是神马奇葩的任务?!”

他万万没想到,这份由首长钦定下派的‘SSS’级任务,居然是让他去……生孩子!

对,没错。

就是让江尘去泡妞生孩子!

“你激动个球啊,让你去找女人生孩子,又不是让你去生,你还不乐意了?”

李司令笑眯眯的看着江尘,忽的板起脸来:“江尘啊,老子帮你擦了这么多屁股,你调戏北非女外交官和闯女兵宿舍的事都是我帮你压下的,现在让你做点事你磨磨唧唧的,你可别逼我!”

“靠!”

江尘一拍桌子,气不打一处来:“我十六岁入伍,十七岁开始帮你执行任务,A级的就不说了,S级任务至少有十次吧?你也别逼我!”

“哼,你昨晚去翻女宿舍的围墙,你以为我不知道?”李司令瞪着眼,喝道:“从你回来到现在,已经不下三百多个女兵向我控诉你对她们进行骚.扰,你要是不去执行这次任务,我就把这些事告诉我女儿。”

“停停停!我去还不成么?”

江尘痞子模样的脸色顿时绿了,隐龙基地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位超级战士,便是李司令的女儿——李慕雪!

他江尘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李慕雪这个女暴力狂!

和他体内的‘狂龙血脉’不同,李慕雪能够晋升超级战士,却是靠着自身强悍的体质和努力。

以江尘现在C级的实力若是和李慕雪对上,那就和蚂蚁对上大象一般,李慕雪随便踩一脚,江尘就要死翘翘。

见江尘终于服软,李司令笑眯眯的拿起一叠文件袋扔了过去:“这是你的新身份,机票也在里面,你现在就出发吧!”

“靠,算你狠!”

江尘一脸幽怨的收好文件袋,不情不愿的离开了房间,尽管他在怎么不情愿,也得离开这里,否则那些事要是被李慕雪知道了,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李司令,这件事瞒着江尘真的好么?”

目送江尘离去,呼参谋轻叹一声。

李司令眼中透出一股悲伤,但很快就淡了下去:“以江尘的性格,要是被他知道这件事,他肯定会去找那些人拼命,这件事在他任务没完成之前,绝对不能告诉他!”

“还有,这枚戒指,你替我交给慕雪!”

将一枚银白色戒指交给胡参谋,李司令走出房间,负手仰望星空,心中慷慨万千:“隐龙绝对不能毁在我手里,江尘,希望你能谅解我的苦心!”

已经离开隐龙基地的江尘并不知道,李青山给他的这份SSS任务,其实是伪造的!

而他之所以给江尘这份任务,实际上是在保护江尘。

嗒嗒嗒…

十多分钟后,一辆墨绿色直升机停在隐龙基地,从飞机上走下一位面容冷冽的中年人。

“李青山,你私自泄露‘狂龙实验’机密,并且隐瞒高层进行人体改造实验,严重违反军纪,现军事法庭判你死刑,缓刑一年,即刻执行!”

中年人不带任何感情的宣判完后,几个军人从飞机上下来,正要上前架住李青山,却看见原本空荡荡的隐龙基地,竟响起一阵整齐的脚步声。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望去,震惊的看见,数千名身穿军装的军人,竟然齐齐从隐龙基地走出,笔直的站在李青山身后!

“敬礼!”

以一名身材挺拔的青年为首,数千士兵‘唰唰唰’的抬手致礼,每个人的眼眶都微微泛红,紧盯着李青山那略显佝偻,却异常挺拔的背影。

“隐龙特战小组全体成员,前来为李司令送行!”

整齐,响亮的口号,响彻整个隐龙基地,却都透着一股无法掩饰的悲切。

那宣判李青山死刑的中年人,彻底被眼前这一幕震撼住了!

隐龙特战小组的成员,每一个都拥有兵王的潜质,而这群桀骜不驯的士兵,竟会对李青山如此敬重!

终于,李青山缓缓转身,无悲无喜的扫视着这群他手下最得意的士兵。

“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

他负起双手,淡淡一笑,豪情万丈:“你们记住,我李青山的兵,流血,不流泪!”

说完,不等众人反应,他洒然转身,踏步登上飞机。

“李司令,保重!”

胡参谋眼眶通红,平生一次在众人面前如此响亮的大吼一声,直到直升飞机升空,他才紧攥着手中那枚戒指,郑重的在原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这一礼,亦是满腔热泪!

这一礼,亦是诀别!

胡参谋心里清楚,为祖国奉献一生,公正无私的李青山,这一次之所以会被判死刑,是被人陷害的!

然而,即便是清楚这些事,胡参谋却没有落下一滴泪水。

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在回荡,在燃烧!

“我李青山的兵……流血!不!流!泪!!”

深夜八点,江南市机场。

“哈哈哈,老子终于自由了!”

刚下飞机,江尘就张开双臂,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搞得跟第一次进城的土老帽似得,引来四周无数白眼。

“麻痹的,终于不用待在养鸡场去喂那些该死的公鸡了!”

江尘丝毫没在意四周人的目光,迈着吊儿郎当的八字步往机场门口走去,因为是执行任务,所以他此刻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色休闲服和休闲裤,脚上则是穿着一双阿迪达斯运动鞋,显得不是特别扎眼。

“对了,先看看李老头他们留了多少资金给我。”

来到机场门口,江尘拿出口袋里皱皱巴巴的一个小文件袋,脸上都快笑成一朵菊花了,他心想这一次既然让自己来泡妞生孩子,怎么说也得给个几十万,不,几百万泡妞启动资金吧?

嘿嘿嘿,想想就很激动啊有木有?

然而,拆开文件袋之后,江尘就懵.逼了。

“五,五十块?”

江尘瞪着眼,直勾勾的盯着那张皱的不能在皱的五十块钱,仔细揉了揉眼睛,发现这五十块还是没任何变化。

它就是一张五十块,上面还有毛爷爷的头像呢。

“……”

江尘越看,越觉得这个毛爷爷的头像好像在嘲笑自己来着?

“特么的!五十块?就五十块?!”

江尘有些想哭,想他堂堂兵王,别人请他执行任务至少都是八位数人民币起头,而现在倒好,执行一个SSS级的‘史诗级’任务,居然才给自己五十块钱?

连一百块都不给我啊…

很麻溜的,江尘咬牙切齿的拿出一个诺基亚黑白机,拨通了一个二十多位数字的号码,等电话接通,他直接扯开嗓子大骂起来:“你大爷的李老头,你特么就给老子五十块钱你让我去泡妞生孩子?到时候孩子出生,你让我去哪里给他弄奶粉钱啊!”

“……”

电话那头沉默三秒,随后传来沉闷的声音:“你给我小点声,这次执行任务,你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江尘一愣,这个声音不是李司令,而是老狐狸的,这让他微微皱起眉头:“老狐狸?李老头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电话那端的胡参谋再次沉默几秒,沉声道:“李司令去华北军区参加一个机密会议,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他的手机暂时放在我这里,以后有什么事,你直接打我电话就行。”

“得嘞。”

江尘咧咧嘴,没起什么疑心,军区有些特殊的机密会议,的确是不能够带手机参加的:“我说老狐狸,你和李老头抠的可以啊,你们俩人是地主转世,专门来剥削我的吧?靠,五十块钱你让我来泡妞?我泡个shi呢!”

“我想你弄错了,这个任务并没有任何资金提供给你,这五十块钱是我私人赞助给你的打车费。”

江尘瞪起眼睛:“那我还要感谢你了?”

“感谢就算了,你只要记住,尽快在一年内破身生个孩子,这个任务就算完成了。”

“我这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先不说了。”

“嘟嘟嘟……”

忙音响起的时候,江尘嘴角抽了抽,他可不会相信胡参谋的鬼话,以他对这只老狐狸的了解,肯定是因为之前让老狐狸倒咖啡,让他心生不满,克扣了自己这次任务的资金。

“麻痹的,等老子回去,第一个打爆他的眼镜!”

江尘骂骂咧咧的收起手机,仰天长叹。

这尼玛五十块钱在江南市能干嘛啊?

吃顿饭?

打个车?

还是找个便宜旅店开房?

“不管了,先弄饱肚子再说,毛爷爷说得好,有力气才能上战场嘛。”

身上只有五十块钱,江尘也不敢打车了,顺着公路撒丫子跑的飞起,虽然他现在实力下滑到C级,但是一个人对付十几个大汉还不是问题的。

昔日狂龙的威名,岂是浪得虚名?

……

一路狂奔出十多公里,江尘来到了江南市市中心。

四周熙熙攘攘的路人,商铺,商场,餐馆,琳琅满目。

江尘突然有些慷慨,江南市他之前就来过,而十五年前的他,还是一个在路边乞讨的小乞丐…

收起思绪,江尘叼着烟头在路边闲逛,江南市是华国一线大城市,市中心更是黄金地段,而最著名的,当属江北大道的‘不夜一条街’。

这条街几乎所有的商铺和饭店都是二十四小时营业,所以江尘来到这的时候灯火通明,很多饭店都坐满了人。

好容易找到一家还有空位,名为‘齿留香’的小餐馆,江尘直接走了进去。

“老板,给我凑一份五十块钱的快餐!要快!”

刚坐定,江尘就大咧咧的吼了一声,四周吃饭的那些客人都以一种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他,这都什么人呀,吃个五十块钱的快餐还牛逼哄哄的。

江尘可没管这么多,等饭菜上齐了,不禁吞了口唾沫,不得不说,这家饭店做的饭菜品相还是非常不错的,光闻这香味,就勾的江尘肚子咕咕直叫。

啥也不说了,拿起筷子,开干!

“嗝~~”

“爽,要是再来瓶啤酒那就更爽了!”

花了几分钟时间消灭完食物,江尘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引来四周一片嫌弃的目光,随后他心满意足的掏出那张皱巴巴的五十块钱:“老板,买单!”

“一共是五十块钱,谢谢惠顾。”

一个十分水灵,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走了过来,见江尘很没形象的一只脚放在凳子上,坐姿又是一副‘葛优瘫’的模样,她的脸蛋微微有些发红。

哎呀,美女啊!

江尘眼睛一亮,不动声色的把五十块钱塞在小姑娘的手里,抽回手的时候,‘很不小心’的摸了一把那细嫩雪白的小手。

心里一阵惊讶:这他玛比豆腐还嫩啊!

“你!”

小姑娘脸蛋一红,狠狠的白了江尘一眼,“臭流氓!”

说完,她转身扭着小屁股就走了。

“嗨,不就是摸个手嘛,又不会少块肉。”

江尘一脸无奈,想他在隐龙基地那会儿,女澡堂都是七进七出,也不见有哪个女兵骂他臭流氓。

嗯,一般都是骂他变.态大色狼来着。

没想太多,江尘起身准备离开,他现在身上一毛钱都没有,得想办法弄点钱才行。

“喂,你站住!”

就在这时,那十分水灵的小姑娘娇喝一声,小跑着挡在江尘身前,一把拉住江尘的衣角,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写满了愤怒,咬牙切齿道:“好你个臭流氓,居然给假钱想吃霸王餐,你今天不给钱就别想走了!”

“啥玩意?”

听到这句话,江尘顿时傻眼了。

自己给的钱是假的?

“喂喂喂,妹子你可不能乱说话啊,虽然我长得很帅,但是你也不能用这种无赖的方式来诬陷我啊。”

江尘十分困扰的挠了挠头,盯着那只扯住自己衣角的雪白小手,嘿嘿笑道:“这样吧,你要是真想泡我也不是不行,你留个电话给我,方便日后联系。”

“你,你无耻!谁要泡你这个臭流氓呀!”

小姑娘气的脸蛋通红,这都什么人呀,摸了自己粉嫩嫩的小手不说,还给自己假钱,就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

还有那句日后联系,怎么听着这么有歧义呢?

“不是吧?我给你的钱难道真是假的?”

看着小姑娘气愤的样子,江尘迷糊了,难道钱真是假的?

“你自己看!”

小姑娘气呼呼的把钱甩在江尘手里,而江尘又是‘很不小心’的摸了一把她的小手,口中还说着:“小心,小心,千万别伤着钱,钱是无辜的!”

无辜你妹啊!

小姑娘快被气吐血了,讲道理,这是她遇见过最无耻,最不要脸,最混蛋的臭流氓!

“我擦,真特么是假钱?”

仔细观察了下手中的五十块大洋,江尘瞪大了眼睛,只见那毛爷爷头像的衣领,似乎少印刷了一个小角来着。

“该死的老狐狸!”

江尘紧攥着五十块钱,眼中似能喷出火焰,小姑娘见他这个样子,顿时被吓着了,同时心中一阵郁闷,好像自己才是受害者吧?怎么江尘这个臭流氓表现的比自己还要生气?

不生气就有鬼了!

江尘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发誓,回到隐龙基地后,一定要揍死那只老狐狸,然后挖开他的心脏,看看他到底是有多黑!

一百块都不给也就算了,这他吗给了张五十块,居然还是假的…

江尘心里那个委屈啊,哪怕是他的脸皮,此时都有些发红。

“呃…”

尴尬的饶了绕头,江尘笑眯眯的看着小姑娘:“我说妹子啊,你看哥哥我这初来乍到的,身上也没带几个钱,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现在正好没工作,不如我留下来帮你打工还债怎么样?”

说完,他又补充一句:“我啥都能干,尤其是杀鸡,我特在行!”

看见江尘一副牛逼哄哄的样子,小姑娘傻眼了,天呐,怎么会让自己遇见这样的奇葩,摸了自己的小手,吃了霸王餐不说,居然还想留下来杀鸡?

“小樱,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一个让人骨头酥软的声音响了起来。

就看见一个身材异常饱满,穿着红色旗袍的女人从店里后厨走了出来。

江云眼睛大亮,眼前出现的女人,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妩媚!

标准的鹅蛋脸,黛眉弯弯,一对桃花眼似能勾出男人的魂魄,尤其是那双被旗袍包裹,在旗袍岔开部分若隐若现的修长美腿,简直是要人老命。

这双腿要是套上一双黑丝,就是给十年也不够玩啊!

见江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美腿,都快流出口水了,旗袍美女美眸一冷:“看够了吗?”

“没看够。”

江尘盯着那双美腿,开玩笑,怎么可能会看够?

嗖!

突然,一条玩十年都玩不够的雪白大长腿扫了过来。

“我靠!”

江尘一惊,赶忙后退了几步,这一脚可是标准的不能在标准的断子绝孙腿,幸好自己反应快,不然自己未来老婆就要守活寡了!

“我说美女,不就是五十块钱吗,用得着这么狠?”

江尘一脸无语,还好这女人不是练家子,不然刚才差点就着了道。

旗袍美女一愣,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显然对江尘如此迅敏的反应速度感到有些惊讶。

“语嫣姐,这个臭流氓吃了饭给假钱,还对我耍流氓!”

那叫小樱的妹子气愤的瞪着江尘,好像江尘对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得。

“我说妹子,你怎么能说我耍流氓呢?不就是摸了下手而已吗,又不会怀孕。”

江尘不满了。

“你!”

小樱气的直跺小脚,身边的王语嫣却拦住了她,冷声道:“报警!”

江尘立马就急了,“别的啊,我又没做啥坏事,你们报警干啥玩意儿啊!”

这才刚回江南市就进警局,回头被部队里那群兄弟知道不得笑话死:“这样吧,我留下来帮你打工怎么样?我啥都能干…”

他话没说完,王语嫣就冷笑道:“是不是杀鸡特在行呀?”

“对对对,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

江尘有些不好意思了。

“小樱!”

从江尘痞笑的脸上收回目光,王语嫣轻吸口气:“报警!”

“我擦,怎么还报警啊,你们还讲不讲道理了。”

江尘一脸苦闷。

王语嫣和小樱傻眼了,这混蛋又耍流氓又吃霸王餐的,感情是她们不讲道理了?

“王语嫣,该交保护费了!”

就在小樱一脸气愤的准备拨打妖妖灵时,几个头发五颜六色的小混混叼着香烟,歪着脑袋来到店门口。

王语嫣脸色微变,抿了抿诱人的红唇,道:“我上个星期不是交了保护费么,怎么现在又要交?”

“呸,你自己都说是上个星期了,这一次的保护费当然是这个星期的,一共五千,赶紧拿出来,老子还等着回去吃宵夜!”

几个小混混中的一个黄毛叫嚣起来。

“五千?!”

王语嫣一咬牙,气的胸脯一阵波涛汹涌,上个星期她刚交了两千块,现在又要交五千,几乎大半个月的餐馆收入都没了,这样下去,餐馆迟早要倒闭。

“嘿,我说小娘们,你难道没听见我说话吗?”

见王语嫣沉默不语,黄毛把香烟扔在地上,用脚使劲的踩灭,一双绿豆眼色眯眯的盯着王语嫣那高耸伟岸的胸脯:“不给钱也行啊,陪老子睡一晚,这半年的保护费就可以免了,嘿嘿嘿。”

王语嫣脸一白,正想给眼前的黄毛来一记断子绝孙腿,可转念一想,她一介女流,对方人这么多,真要是打起来,自己哪里是这群地痞无赖的对手?

“你等着,我去拿钱。”

强忍着怒火,王语嫣准备用钱解决问题。

“给钱也行,不过五千是之前的价,现在要一万才行。”

黄毛眯着眼睛,猥.琐的不行。

“一万?你怎么不去抢!”

一听这话,王语嫣气的脸蛋涨红,一万块对她来说不算多也不算少,只是就这样把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交出去,她哪里会同意?

就算是捐给福利院,也绝对不能便宜眼前这群王八蛋!

“呦呵,还他吗敢对老子吼了?”

黄毛一瞪眼,伸手指向餐馆:“兄弟们,给我砸!”

话音刚落,一群小混混冲进餐馆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乱砸,至于那些吃饭的客人,早就被吓跑了,顺带还免了一单饭钱来着,站在一旁围观看戏。

“住手,你们给我住手!”

王语嫣眼眶一红,都快急哭了,这间餐馆是她这些年努力打拼出来的成果,一砖一瓦都是她用血汗堆出来的,现在被砸成这样,心疼的宛如刀割。

嗖!

突然间,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她身边急速闪过。

随后…

砰砰砰!

“啊!!”

连同黄毛在内,几个小混混像是破麻袋似得从餐馆里倒飞出来,一个个倒在地上鬼哭狼嚎,只差哭爹喊娘了。

“麻痹的,敢在老子面前欺负妹子,你特么找死啊!”

虎吼一声,江尘撸起袖子,从餐馆内走出来,在王语嫣和小樱呆愣的注视中,狠狠的一脚踹在趴在地上,撅着屁股的黄毛的屁股上。

“哦~”

黄毛情不自禁的屁股一缩,脸上的表情好似一朵菊花盛开似得。

那表情,太销.魂了…

“啊~我的屁股…”

销.魂过后,黄毛撕心裂肺的惨嚎起来,堪比杀猪放血,声音那叫一个惨,就连四周的路人都忍不住直吸冷气。

“他妈的,给我上,弄死这小子!”

不得不说,黄毛的脾气还是很火爆的,他一边扭曲着脸捂着菊花,一边怨毒的盯着江尘,那幽怨愤恨的模样好似江尘把他那啥了一样。

“靠,敢动我老大,找死!”

“兄弟们一起上,弄他!”

听到黄毛的声音,几个小混混从地上爬起来,举着刀片,铁棍,开山刀啥的冲向江尘。

嗯,气势倒是很足。

江尘不禁为这些小混混的勇气感到钦佩,敢在他狂龙面前舞刀弄棒的不是没有,只是都进医院或是躺在墓地了。

挺胸,扭腰,扫腿!

所有动作眨眼间完成!

砰!

冲在最前面的一个红毛被江尘凌空一脚踹飞,整个人砸在旁边一辆奇瑞QQ轿车,玻璃都被砸碎了,‘嘟嘟嘟’的防盗警报声响彻大半条街,引来更多的围观群众。

“卧槽…”

眼看着红毛眼皮一翻,晕死过去,其他几个小混混顿时不敢动了,这特么是什么力道?红毛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说飞就飞了?

咕噜…

他们艰难的吞了口唾沫,拿武器的手臂都有些发抖。

“他妈的,你们还楞什么,给我弄死这小子!”

黄毛俨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眼中只有怒火。

“呃…老大,这小子有点门道,你等一下,我去喊救兵!”

“我也去!”

“唉唉,你们等等我啊!”

在黄毛瞪眼的注视中,几个平日里很要好的‘兄弟’,眨眼间跑的干干净净。

什么叫患难见真情?

眼前这一幕,让黄毛深刻理解了这个道理。

“啧,你这几个兄弟还真不靠谱啊。”

江尘一咧嘴,怪笑着走到黄毛身前,还不等黄毛反应过来,江尘伸手就抽了下去。

啪啪啪!

好像放鞭炮似得,贼响亮。

“呜呜呜,大哥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求你别打了,我认错,我认错!”

黄毛哭了,哭的很伤心,脸肿的跟大馒头似得。

“嗯,知错能改,说明你还是个好孩子。”

江尘慈爱的摸了摸黄毛的头,好似在摸什么宠物一般。

黄毛想死的心都有了,哭丧着脸,正准备开口求饶,江尘却先开口道:“嗯,我猜你一定想说:大哥,我以后再也不敢来这闹事了,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是不是?”

“……”

黄毛嘴角抽了抽,这尼玛台词都被抢走了,自己还怎么开口?

江尘突然眼神一冷,嘴角微微扬起:“少他吗扯淡,你砸了店,难道不打算赔钱?”

“赔赔赔!大哥你说个数,我赔钱,我赔钱!”

黄毛差点被吓尿,江尘刚才那一瞬间的眼神,怎么看着就这么渗人呢?

江尘没理他,抬起头,朝对面一脸懵.逼的王语嫣和小樱笑道:“我说两位美女,你们还愣在那干啥?”

闻言,王语嫣和小樱这才回过神来。

王语嫣心疼的看着被砸成一团乱的餐馆,咬了咬牙,本不打算让黄毛赔钱,毕竟黄毛在这一带混的还算不错,上头有老大罩着,真要是让黄毛掏了钱,指不定第二天就会带人来讨债砸店。

然而,她没开口,身边的小樱却一脸气愤的数了数店内被砸毁的桌椅和餐盘,娇声道:“他一共砸坏了六张桌子,八条凳子,十九个餐盘,再加上食物…”

“一共是四千四百三十二块!”

小樱拿着计算器,雪白细嫩的小手插着腰,这算数能力,贼溜。

江尘恶狠狠的盯着黄毛:“听见了没,还不快拿钱!少一毛钱老子就揍死你!”

黄毛一脸苦.逼,哆哆嗦嗦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红彤彤的钞票,心疼的似是在滴血,这可是他这个月辛辛苦苦收来的保护费啊,本来还准备今晚去天上人间包个小姐潇洒一回来着。

江尘可没管这么多,一把夺过钞票,往手指上啐了口唾沫,眯着眼睛数了数。

嗯,一共有五千一,除去赔砸店的钱,还剩下六百块。

“好了,你可以滚了。”

心满意足的收起钞票,江尘笑眯眯的看着黄毛,“对了,顺便把那个红毛也带走,这特么都什么时代了还搞杀马特,葬爱家族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黄毛脸一红,拖着红毛赶紧跑了,等他来到街口站定,仔细对比了下自己现在的位置和千米之外江尘的位置,感觉差不多了,扯开嗓子大骂道:“麻痹的,小子你给我等着,老子回去找虎哥来弄死你!!”

说完,也不等江尘反应,扛着红毛撒丫子跑的飞起,都快赶上刘翔了。

江尘被气笑了,像黄毛那种小混混他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他要是真敢来,江尘倒是不介意在出手教育他一次。

抽出六张钞票,江尘笑呵呵的把剩下的钱递给王语嫣。

王语嫣很纠结的接过钱,总感觉有些烫手。

“等一下。”

眼看着江尘转身要走,王语嫣抿了抿诱人的红唇,犹豫片刻,咬牙道:“你被录用了!”

“啥?”

江尘转过身,郁闷道:“我也没说要应聘啊,你为什么录用我了?”

说着,他一脸惊恐的退了几步:“美女,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王语嫣脸一黑,气的直想冲上去踹死这个臭流氓,可转念一想,她就平静了下来,淡淡道:“你之前不是说过想留下来打工么?我同意了,现在就录用你。”

江尘依旧摇头:“不行不行,我还要去执行任务,不能留在这里。”

王语嫣冷笑道:“想走也行,把修车钱先赔给我。”

江尘一愣:“什么修车钱?”

莫名其妙啊。

王语嫣伸出一根葱白玉指,指向先前江尘踹飞红毛,砸破玻璃,车门凹陷的QQ轿车:“那是我的车。”

江尘愕然:“我说美女,咱能讲点道理吗?我那是在帮你好吧!”

王语嫣嘴唇一勾,满是惊艳的弧度:“我可没让你帮忙,你自己爱管闲事,现在砸坏了我的车,你得赔给我。”

江尘怒了:“你这是敲诈!”

王语嫣冷冷一笑,也不废话:“小樱,报警!”

卧槽,怎么又特么扯上警察了?!

“别别别,我留下来帮你杀鸡还不成么!”

江尘那个委屈啊,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城市套路。

太尼玛深了……

“过来帮小樱抬桌子!”

“去洗碗!”

“去把地拖了!”

“……”

深夜十点,王语嫣坐在餐厅收银台内嗑着瓜子,时不时的吆喝一声,像是古时的皇后娘娘似得。

江尘拿着拖把,黑着脸使劲拖着地板,仿佛把地板当成了王语嫣,拖得油光锃亮。

这小娘们,简直把自己当成非洲苦力了啊!

江尘恶狠狠的盯着王语嫣那饱满丰韵的双峰,这女人,长得这么漂亮,心肠却黑的和包租婆有的一拼。

似是察觉到江尘的目光,王语嫣微微一笑,也不知有意无意的挺了挺胸,那叫一个波涛汹涌,好整以暇的笑道:“走吧,我带你去住的地方。”

之前就说好了,江尘留在这帮忙打工,包吃包住,一直到修车钱还清,江尘才能离开。

说到修车,江尘很郁闷,那辆被砸坏的QQ车顶了天也就三万多块钱,就算拿去修,也花不了多少,三四千就能搞定。

没奈何,江尘现在口袋里就六百块,所以按照王语嫣的说法,他留下来打工,一个月工资两千,打满两个月的工才放江尘走。

其实吧,凭江尘的能耐,他想走王语嫣根本拦不住,只是想到这次的任务内容,他又有些舍不得王语嫣这个极品诱人的大美妞。

要是能让这大美女给自己生孩子,简直不要太刺激!

哦,差点忘记还有一个呆萌可爱的小樱。

“语嫣啊,你有男朋友吗?”

跟在王语嫣身后,江尘笑眯眯的盯着前面两团浑圆挺翘的巨物,好家伙,这要是拿来生孩子,绝对是双胞胎啊。

“你给我正经点!还有,不许叫我语嫣,叫我老板娘!”

王语嫣转头白了江尘一眼,端的是一个风情万种。

“那你先告诉我你有没有男朋友。”

江尘不死心。

“怎么,你想泡我?”

王语嫣转过身,双手环胸,眯眼看着江尘。

“那倒没有。”

江尘摇了摇头。

王语嫣一愣,突然间感到很愕然,眼前这个没正经的小痞子,居然对自己没有点想法?

江尘一脸认真的看着她:“我不是想泡你,而是想和你生孩子!”

“你去死吧!”

王语嫣脸一红,这混蛋才刚和自己认识,居然能说出这么下流的话,简直太无耻了!

很头疼的看着江尘一脸痞笑的样子,王语嫣突然有些后悔把这混蛋留下来了。

……

餐馆后面是个正方形四合院,东南西北各有两间屋子。

地方倒是挺大,估计能有个三四百平米。

“左边是浴室和厕所,右边是餐厅和储藏室。”

小樱领着江尘,一路走一路给江尘介绍房间:“喏,最前面那一间是语嫣姐的卧室,旁边那间是我的。”

江尘背着手,走向王语嫣的卧室。

“喂,你干什么!”

小樱脸一红,连忙上前拉住了江尘,这家伙,怎么能这么流氓。

“呃…抱歉抱歉,呵呵呵…”

江尘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还真不能怪他,在龙隐基地那段时间,得空了他就会去女兵宿舍溜达几圈,帮忙‘巡逻’。

这是职业病啊。

“哼,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敢乱闯我和语嫣姐的房间,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小樱插着腰,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贼萌。

江尘一乐:“小樱桃,我发现你好可爱啊。”

小樱脸一红,轻啐道:“我叫小樱,不叫什么小樱桃!”

“你生气也好可爱啊,小樱桃!”

“……”

小樱无语了,白了江尘一眼,扭着小蛮.腰走进自己房间,顺带着反锁上房门。

江尘无奈的摇摇头,自己怎么说现在都是餐馆的人员吧,用得着防贼似得防自己么?

转身回到自己房间,江尘仰头倒在床上,感觉整个人都松弛了下来,爽的不要不要的。

“五年了,不知道她还在不在这座城市……”

江尘有些失神的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思绪飘到了五年前那个夜晚。

五年前,江尘来江南市执行一个任务,偶然碰见了她,而那个夜晚,是江尘永生难忘的一夜…

“喂,臭流氓,出来吃宵夜了!”

门外响起小樱的声音,打断了江尘的追忆。

呦,还有宵夜呢,福利不错啊!

江尘走出房间,等来到餐厅的时候,他眼睛一亮,好家伙,满桌子的大鱼大肉,色香味俱全啊有木有!

“哼,语嫣姐说你今天表现的还不错,这顿饭是她特意给你准备的,你要全吃光喔,不能浪费!”

小樱端着一碗白米饭递给江尘,心中不禁有些纳闷,王语嫣平时很少下厨,而今晚却做了这么多好吃的,真是便宜这个臭流氓了!

江尘自然不知道小樱在想什么,拿起碗筷就是一个字——吃!

“喂喂喂,你慢点呀,又没人和你抢。”

小樱郁闷了,这家伙吃饭跟打仗似得,太夸张了。

江尘一脸的不以为然,淡淡道:“要是有人拿枪顶着你的脑袋,你也可以有这样的速度。”

小樱翻了个白眼,哪里会相信江尘的鬼话,打了个哈欠,揉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回去休息了。

等她走后,王语嫣拿着几瓶酒走了进来,瞥了江尘一眼,也没问江尘喝不喝,直接撬开两瓶啤酒递给江尘一瓶,然后自己拿着酒瓶咕噜噜的喝了起来。

江尘有些诧异,这大美妞酒量可以啊,一瓶酒下去,居然脸不红气不喘。

“怎么,不会喝么?”

王语嫣瞥了江尘一眼,自顾自的拿起第二瓶啤酒喝了起来。

江尘咧嘴一笑,同样拿起酒瓶和她对吹,开玩笑,当初和部队那群兄弟在外面执行任务的那段时间,就是喝它个四五箱都不带吐的。

就这样,两人一瓶接着一瓶对吹,不知不觉中酒瓶子摆了一地。

王语嫣终于撑不住了,喝到第十六瓶的时候,醉眼朦胧的看着江尘,那模样似要勾出江尘魂魄似得,简直不要太诱.人。

“江尘。”

“嗯?”

“你说你是部队里出来的?”

王语嫣眯眼盯着江尘,似要把江尘从里到外给看穿。

江尘笑了笑:“是啊,我以前在部队养鸡的。”

“……”

王语嫣无语,现在部队养鸡的身手都这么牛叉了?又道:“我看你不像是江南本地人,你来江南市干什么?”

江尘夹了口菜,“我是来执行任务的。”

“什么任务?”

“这…我不能告诉你。”

王语嫣眯起眼睛,伸手夺过了江尘的碗筷:“不说就别想吃了。”

江尘一瞪眼,感情吃这顿饭还需要‘代价’啊。

仔细想了想,似乎这次的任务好像也没什么不可告人的,江尘犹豫了一会儿,嘿嘿笑道:“你真想知道?”

“少废话,你不说我就把这些饭菜拿去喂猪了!”

“别别别,这多浪费啊!”

江尘赶忙阻止了她,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先答应我不能告诉别人,我就告诉你。”

“好。”

王语嫣美眸微亮,说实在的,之前江尘所表现的身手就让她感到好奇,之所以会把江尘留下来,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且,店里就她和小樱一个小姑娘,多个男人多少会有安全感来着。

江尘笑道:“其实我已经告诉过你我这次执行任务的内容了。”

王语嫣一愣,旋即冷笑:“看来你是真不想继续吃这顿饭了呀。”

江尘一脸苦闷:“我真说过了啊。”

“少来!”

“那我再说一遍?”

“说!”

“泡妞!生孩子!”

“……”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租了个女友回家过年,殊不知竟发生了不可控的事情...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651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