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以丑陋的脸趁人之危时抢了妹妹的未婚夫,嫁给了瘫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免费小说】以丑陋的脸趁人之危时抢了妹妹的未婚夫,嫁给了瘫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南城国的锦城城外城内,已经被昨夜悄悄而来的一场大雪披上了银装。

城外,精工建造的相思湖的观景亭,凛洌的寒风吹着哨,太阳早已冉冉升起,金

色的阳光洒下了来和白雪的银光交织,让相思湖周围多了一份诗情画意。

“啊……!”

相思湖的湖面响起了一声痛吟,伴随着咯咯的笑声,痛吟声消失在湖面那溅起

的一圈圈涟漪中。

观景亭里,一白衣女子收回如葱般的玉指,转身拿着桌子上的橘子剥了一瓣,

递进身后的男子嘴里。男子起身一手拥住女子,一手拿着一把白色的折扇。明黄色的图案还的衣角还有腰间那条金色的龙腾腰带,看得出,此男子的身份卓尔不凡。只见他看着湖面,冷蓝色眼眸要多冷漠又多冷漠。

疼!疼!好疼!萧兮儿感觉全身都疼死了。

脖子疼,头好疼!妹妹萧雪儿,刚才不小心划伤了她的脖子,妹妹是要拽住她的吧。妹妹是不是也掉下湖里了?

好难呼吸,越来越沉下湖底,脖子被妹妹萧雪儿划破了,头也不知道磕到了什么,估计是破了吧!血和湖水混在了一起。

突然眼前一闪,她居然可以清晰的看到湖面上的一切,天空,亭子里面。妹妹和君临哥哥站在湖上,看着她。都在笑,她看不懂的笑。

妹妹,妹妹,兮儿姐姐好难受,妹妹!

君临哥哥,君临哥哥,兮儿好难受,好难受。

她把手伸向雪儿和君临哥哥的方向,明明很近,可是怎么也抓不住。嗓子也发不出声音,她们听不到自己的喊声。眼里的出现了绝望的泪水,兮儿是要死了吗?是要死了吗?

她傻,但是她知道死的意思。脑海里面清明了,她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妇人,比苏姨娘还美丽的妇人,一种声音告诉她,这是她的娘亲。

娘亲?无声的对着空气里吐了一句。

突然娘亲不见了,画面跳转了。一间挂着许多白花白布的房子里,娘亲躺在中间那张大箱子里面。爹爹?管家伯伯?

爹爹,爹爹,兮儿好难受,爹爹。可是爹爹看不到她,爹爹手里抱着东西,管家伯伯怀里也有,可是管家伯伯怀里的全是血。

画面跳转了,蛇,好多蛇?那些蛇吐着信子对着一个女童,那是,那是姐姐萧双儿。她单薄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不停的哭喊着。屋子里的蛇,这是蛇,脑海里告诉自己的。毒蛇,自己脑海里面突然出现的字眼。

好多画面,抓不住了。头好疼。好难呼吸,双儿姐姐怎么和那么多蛇在一起,姐姐,别哭,别哭!为什么?为什么?

她不是傻子吗?不,她忍着疼,看着快要消失在她眼前的妹妹和君临哥哥。一抹冷笑。

刚才亲昵拉着自己走到湖边的雪儿,不是她不小心要落水,而是雪儿要把她推下去的。脖子上的伤,她,是上面那位嫡亲妹妹故意不小心划伤的。

自己都是傻子了,而且又丑的傻子。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不明白!

“兮儿姐姐啊。如若你不死,妹妹就无法和君临哥哥在一起。娶你当皇后,君临哥哥会被天下人笑话的。他会不开心的。”萧雪儿蹲下,玉指抚起一丝湖水,刺骨的温度,她也没有收回手指。

像是回应她似得,萧雪儿路出狠戾的眸看着她这个方向:“君临哥哥不开心了,妹妹就会不开心,妹妹不开心,兮儿姐姐是不是也不开心了?兮儿姐姐,别怪妹妹,你就当妹妹是为了成全你赶紧脱离傻子的身份吧。!”

蓝君临就这样站在萧雪儿的旁边,注视着早已平静了的湖面。听着萧雪儿喃喃自语。

刚才还给自己带了礼物的君临哥哥,那么疼爱自己的君临哥哥和姐姐……他,居然也想她死。

“雪儿,起来吧!湖水很凉。”蓝君临眼里净是温柔的扶起萧雪儿。

“救命啊,救命啊,姐姐,姐姐。都怪妹妹,都怪妹妹。”萧雪儿突然发疯的要扑进湖底,可是被蓝君临和守在身边的侍卫拉住了。

“来人,还不赶紧救人。萧二小姐不小心掉入湖底了,要是死了,朕要你们偿命。”蓝君临嘴角扬起丝丝嘲讽的微笑。把要去跳湖的寻妹妹的萧雪儿圈在他怀里。

“噗咚。”接二连三的侍卫急忙跳下水。

大家傻眼了,萧雪儿和蓝君临,还有那些侍卫都呆住了。萧家大小姐,萧双儿,那个疯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跳下湖,接着沉入了湖底。

就连挣扎都没有,就不见了踪影。完了,岸上懂水性的侍卫都知道,这个萧府大小姐不但不识水性,还是个疯子,这下完了。

周围有些游湖的人看到的是一幕,萧家美丽善良的三小姐为了那位又傻又丑的萧家二小姐,命都不顾的要跳湖救人。却没看到萧家疯子大小姐冒出来,跳湖了。

萧兮儿已经渐渐沉入湖底了,根本没看到为了自己而跳下湖的姐姐萧双儿。

心瞬间沉入比湖水更冰的冰窖,苍天啊,为什么,活着的时候,让她又丑又傻。为什么等到死了,却不让她继续傻着,要让她看到这些残忍的画面。

那些画面和萧雪儿的话刺激着她的脑海。萧兮儿的心,痛如刀绞。

她恨!恨妹妹的虚伪,君临哥哥的冷漠。她恨!恨爹爹的不疼,恨娘亲丢下她。她恨!娘亲为何要生下她,为何却又把她生成了傻子,还是一个面容狰狞的傻子。

啊……她恨,她怒,为何啊!

她一个都那样的傻子了,为何还要这样对她。什么错事也没做过的她,为何要遭受那么多。苍天,你为何这么残忍?为何要如此折磨她!在过段几个月,她就可以嫁给君临哥哥了。死就算了,为何要让她看到这些残酷的事实。

脑海里或许承受不了太多了,加上在湖底,冰冷的湖水,刺激着她,呼吸若有若无的。

眼皮就像千斤一样,压得盖上了那双变了颜色的眼眸。

就在她闭上眼那刻,一个温暖的体温传来,是你吗?君临哥哥,刚才都是假的,是吗?

掀开被子,额头已经冷汗涔涔,身上的里衣,也被冷汗渗透了!虚弱的走到桌子边,倒了一杯水喝下肚。

看着屋子里面的一切,这是萧兮儿的的闺房,环视一圈,和记忆里的一样,一切都没变。稍微紧握手里的杯子,冷笑一下。放下杯子,轻轻扶上额头,胸口很是沉闷,心跳却十分的急促,飘移般的走到窗前,伸手将窗户推开。

她眸色微敛,嘴角扬起如窗外雪般冰冷的笑。微微的冷意让她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被救了,还活着。

活着,是吧!

伸手抚摸自己还脸上的伤疤,伤疤还在。自己这算什么,穿越还是重生了?此时的萧兮儿不是萧兮儿,但又是萧兮儿。

二十一世纪的研二学生,和同学一起在海上冲浪,谁知道,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的穿越到了萧兮儿身上。可是那一切的画面,一切的联系,又让她知道,自己重生了。

想多了头疼,算了,不想了,只要活着就好,那边无亲无故的,这里好歹还有爹爹,还有一群‘有趣’的‘家人’。

她不但还活着,还脑子这么一撞,不傻了。

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咳咳……咳咳,轻声咳嗽!苍天,既然你让我活,那我岂会浪费这一切,本小姐岂能让那些蛇蝎之人好好过着,让自己看着。

哼,冷笑一下。

不,本小姐会替以前的萧兮儿和现在的自己把一切夺回来,哪怕得不到,也要毁掉。

咯吱!房门开了。进来的是和萧兮儿一起长大的丫鬟巧儿。巧儿端着黑乎乎的药,看到萧兮儿站在窗户吹冷风,急忙把药碗放到桌子上,走上前把窗子关上。

“小姐,你才落水,身体很是虚弱,要是在感染风寒咋办?”小嘴叽叽咋咋的啰嗦个不停。

“巧儿,没事的!”萧兮儿对巧儿一笑。

“啊,小姐,小姐,你,你。”翠儿扶住萧兮儿的手一下滑落了,差点摔倒,反而让萧兮儿反手扶住她。

“小姐,小姐,你……不,不”不知道是因为尊卑原因还是惊讶过度,傻字还是没有说出口。

“嗯,正如你看到的,你家小姐我,不傻了。”萧兮儿牵着巧儿走到桌子边。

她的手有点冰凉,巧儿立刻反应过来,拿了一件衣服给她披上。利落的倒热水:“啊,好烫,小姐小心点。”

巧儿被热水溅到了手背上,红了一片。

“巧儿,小心。”碎了的杯子是刚才被萧兮儿觉得口渴倒热水喝的被子,怎么就会碎了?

除了巧儿儿手背被烫红一片,没啥事。萧兮儿让巧儿把随身带着的药膏拿出来抹上。可是巧儿死活不拿出来。

“小姐,那是留着你受伤用的。巧儿不能越距。”在她傻的时候,常常不是这里受伤就是那里受伤,每次多亏了巧儿不知道在哪里弄到的药膏,所以她知道巧儿身上随时带着那瓶带着花香的药膏。

“巧儿,抹上吧!你家小姐现在不傻了,以后不会总受伤了。”说道这里,很多苦涩和恨涌现了出来,但是一瞬即消失了。

“小姐,奴婢没有那么娇贵啊。这么金贵的药抹在奴婢的手上,奴婢受不起。”巧儿急忙推脱。

最后,在萧兮儿冷冽的眼神下,巧儿拿出药膏抹上。她从来没有见过小姐出现过这样的眼神。

巧儿抹好药膏后,伺候萧兮儿喝了那碗黑乎乎的草药。萧兮儿吐吐舌头,真苦啊,看着巧儿捂住嘴,想要偷笑的样子,萧兮儿假装正经的让巧儿去找些医书来,自己却躺下休息了。

巧儿跟着她,遭受了不小欺负,但是依旧在她身边,谁对她真心的好,她铭记于心。

有些计划在她心里有了浮现,君临哥哥,妹妹,等着本小姐,你们‘疼爱’的兮儿会送给你们一份大礼的。

但是目前要把孱弱的身体养好。

那些画面里,让她想起自己年幼时那张带着稚气但是出奇美丽的容颜。

傍晚,来了两个人,一个是现在萧府的老爷,萧如海,一个是现在萧府内眷当家的女主人,苏姨娘苏茹烟。

“哎呀,娘的宝贝,你可吓死娘亲了。”苏姨娘双眼一红,扑上来拉住半躺着的萧兮儿。

“……。”萧兮儿打算看看情况,这个苏姨娘可是当年把自己变成傻子的罪魁祸首。

“你这个逆女,让你别出去疯,看,害你妹妹躺在床上发烧了吧,你咋不死在湖里算了。”萧如海站在苏姨娘身后,恶狠狠的诅咒着萧兮儿。

“我……呜呜,呜呜。”本来想要反驳的,可是想着,自己是傻子,反驳干嘛。

“老爷,兮儿就贪玩了点,你别凶她了。就是可怜我们的雪儿……呜呜。”苏姨娘这简直是赤果果的煽风点火。

“呜呜,呜呜……。”萧兮儿卖力的哭,用力的颤抖的卷着被子缩到床的一角。

“老爷,好了,老爷。”苏姨娘假惺惺拉着萧老爷走了。巧儿说,三小姐萧雪儿因为救她,不顾性命的跳下湖去,现在还昏迷不醒。

萧老爷和苏姨娘来得就像一阵风,只是风过留下的痕迹是地上那些被萧老爷摔碎的茶杯碎片。

“小姐啊,今天老爷发了好大的火,最近咱们还是不出门的好。”巧儿看着老爷那样凶小姐,小姐又叮嘱过她不让她说小姐不傻了的事情,所以没敢告诉老爷。

“巧儿,下去吧,我累了。”说着闭上双眼,听到巧儿无奈的叹息声。

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地上的被子碎片,轻轻把门关上了。

自己贪玩?萧兮儿可是记得,是萧雪儿亲自把自己带出去的。

白天的时候,巧儿零零碎碎的说了大概。

呵,妹妹的本事何止自己了解的那么点啊!她把事情都颠倒黑白了。自己贪玩不小心掉入水里?她去救自己?君临哥哥了?难道也因为跳湖救自己生病了吗?还是不敢相信自己沉入湖底那么久,依然还活着!

爹爹和大家都相信了一向“善良”的妹妹萧雪儿。而自己常常因为是傻子,做出的事情,都是那么得理所当然。

刚才哭的泪痕,开始假哭,最后想到了爹爹这样对待自己,很心酸,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萧兮儿不知不觉睡着了。

夜里,有点口渴的萧兮儿醒了过来,可是看到一个黑影轻轻从桌子下方冒出来。

天哪,这是咋回事,这一看就像鬼片里面的,半个身体在自己的面前啊。

本来想大叫的,想着,不行,管对方是人是鬼,她只能靠自己自保。

身体僵硬的撑着,一手向枕头底下摸去,白天的时候,她自己放了一根玉钗在枕头下面。

“兮儿,兮儿,爹爹来看你了。”来人蒙面,对气味很敏感的萧兮儿,证实了来人的确是萧老爷。

不过这个爹爹来女儿的闺房干嘛?难道白天他看出自己是装出来的?

萧兮儿睁着眼睛,爬起来,一脸防备的看着萧老爷。既然看穿了,也没必要装害怕了。

“兮儿,你生爹爹气了啊。白天爹爹不那样的话,你想想,苏姨娘会罢休吗?”萧老爷满眼的宠溺看着萧兮儿,走到萧兮儿身边,给萧兮儿披上一件外套。

“爹爹,你找兮儿何事?”

“你这孩子,真生气了?”溺爱的拍拍萧兮儿的头。

萧老爷怎么不问自己怎么不傻了?也不问自己好了却不告诉他?看来自己醒来时候猜到这位爹爹有意思,没想到这么有意思啊。

“兮儿,你放心,那对母女再让她们得意几天。”萧老爷这样一说,萧兮儿蒙菜了。

假中参杂着真的问道:“爹爹?你说的是……?”苏姨娘和萧雪儿?这不会吧。

“兮儿,你咋了?”萧老爷才发现以往爱粘着自己的女儿,有点不对劲。

“爹爹,兮儿……兮儿……。”没办法,装一下,看来自己这傻病好了,却失去一些记忆啊。

“兮儿,兮儿,你该不是真傻了吧。”情急之下,萧老爷拉着萧兮儿把脉。

呦呵?爹爹还会医术?

“怪不得,你头部有淤血。”萧老爷断定自己的女儿是头撞到,失忆了,没变傻子。

“兮儿,既然你失忆了,那爹爹告诉你一些要注意的……。”

听到萧老爷,不,现在萧兮儿把他升级为好爹爹了。爹爹告诉她,其实她当时是装傻的,在火海里,被管家救了的。只是身上烧伤的面积太大,又发烧了,后来爹爹就让自己装傻子。很聪明的萧兮儿也明白府里有人要杀自己。

不对啊,自己醒来的时候,明明是傻子变好的。

“爹爹,你有多久没有来看兮儿了?”萧兮儿试探一下,看看是不是心里所想的。

“算算,五年了吧,苏姨娘缠得紧,我干脆出去做生意。”

哎呀,我的亲爹啊,五年了,五年中发生啥了,你可是明白?

“爹爹,兮儿不是失忆了,而是真的傻了。”

“啥?”

“爹爹,你听兮儿说,兮儿其实是真的傻了,只是落水了之后才好的……。”

“这毒妇,你都傻成那个样子了,她还不放过你。”爹爹气得青筋鼓着。

爹爹让萧兮儿继续装傻,等萧雪儿嫁入皇宫,让她试试皇宫里面的勾心斗角。

萧府最近静的诡异,就像巧儿说的:“小姐,你是不知道啊,整天大厅里面吃饭估计都能听见绣花针针掉地下的声音了。”

萧兮儿闻言,只是笑笑,低头继续看书。

其实她早就发现了,冬雪还未融化,萧府却一片冷气中夹杂着呼吸的暖气,说明萧府里人来人往。

那夜之后,爹爹就再也没有来看过她。她也没有轻举妄动,怕坏了爹爹的计划。

那夜爹爹走后,她喝了点水就入睡,可是才睡下就做了一给长长的梦。

醒过来之后,她有了一个宝贝,一个随身空间,她本来想告诉爹爹的,可是遇见爹爹的时候,爹爹眼里全是厌恶,还把她禁足了。

所以没有机会。

听此时正在宝贝里面的老人,不,应该说是早已作古了的外公说:“兮儿啊,这应该你落水的时候,血液和心间之泪交融在一起,启动了你脖间的琉璃碎。”何为琉璃碎,外公说,他也不清楚,只是这东西有神力,比他们这些仙人的仙力可高上不止一个层次啊。

外公的出现,宝贝的出现。让萧兮儿有种心安的感觉。外公问:“兮儿,琉璃碎哪里来的?”

萧兮儿摇摇头,看来这个外公没看出来,自己还是穿越而来的吧。刚开始自己以为还有那么巧的事情,自己穿越前从小带着的玻璃坠子,跟着自己一起穿来了。

看外公的表情,应该是的吧。

外公说这个坠子是琉璃碎,还教了自己把它隐藏的法决。可是没用,还不如自己心里一想,它就自己隐藏了。

“哎,丫头,你只能自己琢磨了,外公没办法看透琉璃碎,这东西只是在上古留下的书里面看过,记载少之又少。”外公摸着那长长的白胡须如有所思的看着萧兮儿。

这个外公,很快就消失了,说仙有仙规,虽然只是一道灵识,但是规矩不可乱。本来当时,打算把萧兮儿的魂魄悄悄带到仙界的,没想到魂魄居然没有离体,还把他卷到了琉璃碎的空间。

出不去,没办法,只能强行在萧兮儿睡着的时候入梦告诉萧兮儿,让萧兮儿把他放出去。

萧兮儿问:“外公,有没有仙法,隐身,腾云驾雾的啊。”

外公答:“你这丫头,拥有这么逆天的宝贝,学那些干嘛,仙界有规定,不能坏了,要不哪怕本尊也不能这样做,这次下来,本尊都犯了天条了。”随后,老头子却给萧兮儿留下了套顶级的武功心法,十八般武艺,样样都是顶尖的,可是萧兮儿只看重了轻功。

这些天,萧府的老爷,她的爹爹萧如海没有来看望过她。而她看的人,除了悄悄去看过的姐姐,也就只有巧儿,还有站在阁楼上看到的下人。

心里的有点酸,这个家水真深,姐姐是疯子,待遇比自己还差,唉,老爹啊,你啥时候把我姐妹俩解救啊。

“小姐,小姐。皇上来了,皇上来了。老爷让奴婢来带小姐你去了。”巧儿那丫头风风火火的跑进来,边说着,还拿出衣服准备帮她换上。

“皇上?谁啊。”对哦,自己忘记了,蓝君临,君临哥哥就是当今的天子,皇上。

“哎呀,小姐,你傻了啊,不对,不对,小姐是好了。”

“小姐,就是皇上啊。”巧儿乐呵呵的帮她换着衣服,拉着她坐到梳妆台前,手巧的给她梳头扎发。

君临哥哥!蓝君临?他来了吗?是来看自己的吗?爹爹让自己能让蓝君临有多厌恶,就装得多厌恶的样子。

爹爹本来是想拿他手里的东西换取萧兮儿坐上后位,可是转眼一想。那毒妇不让自己的女儿好过,那他也让她的女儿不好过。

萧兮儿问萧老爷:“爹爹,为什么讨厌萧雪儿和苏姨娘,却要对他们好。何不一纸休书,休了,赶出去?”

萧老爷说:“这样赶出去,先不说早些年这毒妇勾搭上了谁,让我处处受到控制,现在还勾搭上了皇上。”萧如海恨不得杀死掐死那对母女。

爹爹走的时候,让萧兮儿照顾好自己,别让那毒妇看出马脚来,还给了萧兮儿一块玉牌,光滑的玉牌上刻着一朵花,活灵活现的。后来爹爹说不是刻出来的,是天然形成的,这是后话了。

“小姐,小姐。”

“巧儿,以后,不要那么没大没小的了,虽说你家小姐我不傻了,但是事事谨慎点好。”爹爹也交代过自己,小心府里的一切,不要相信任何人。

哎,这府邸,真是水深得狠啊。

这些天观察了巧儿,这丫头,应该值得相信的吧。

巧儿非得拉着她打扮一下,铜镜里面的容颜,还有手臂上烧伤的疤痕。君临哥哥来看的,是萧府的三小姐吧。湖边那句:‘雪儿,起来吧!湖水很凉。’

巧儿听到小姐这么一说,想起这些日子,一直很喜欢缠着找姑爷,不,君临公子,的小姐,却一直没有提起过他。小姐不傻了之后,礼仪啥的,跟三小姐一个样子了。

“巧儿,让你打听大小姐的事情,怎样了?”那天太匆忙,都忘记问爹爹大姐萧双儿了。

“大小姐,大小姐从水里捞上来后,发烧,脑子更严重了,前两天还提着菜刀摸到三小姐的屋子,老爷就发火把她送到乡下的别院去了。”当时的画面巧儿倒是没看到,只是在别的丫鬟那听到的。

“嗯。”

“巧儿,你怎么把我打扮成这样?”萧兮儿回过神才发现,铜镜里面的那如花似玉的美人。

也懒得废话了,萧兮儿故意把头发弄连得散开点,像个傻子的样子,拿起眉笔把细长的眉画得像毛毛虫,嘴唇画得恶心极了。还把那些俗气的金步摇往头上安。

看着自己的杰作,很满意。爹爹告诉自己,她把爹爹悄悄给她的好东西和首饰都藏在床底下的暗格里,有时间倒是可以翻出来换个地方。

寒风又起,院子里,何时,落起了牛毛细雨。

大厅里。

萧兮儿在巧儿带领下,来到客厅。还没有到客厅就看到的就是一副这样的画面。

萧雪儿,她所谓的妹妹由贴身丫鬟柳儿扶着正向爹爹旁边的位置而去。

大厅里本应该是萧老爷一家之主的位置,现在坐着的却是一个锦衣玉带,偏偏俊朗,有着一双黑如暗夜般的男子。男子旁边站着一个也是黑衣,一副面孔无情的男子。

她知道,这是自己傻时依恋的男子蓝君临和他的侍卫元歌。

“逆女,不得无礼,还不叩见皇上。”萧如海想要拉住萧兮儿一起跪下来,可是萧兮儿的动作更快的像萧雪儿奔去,傻子哪里会礼节啊。

所以跪下去的只有萧老爷。

“无碍。”蓝君临挥挥手,示意萧老爷起身站到一边。

“呵呵,呵呵,雪儿,雪妹妹。”萧兮儿,傻呵呵的笑着,这个动作,是她做了傻子十年来会的动作和语气。

只见眉间的风情带着淡淡的忧愁,美丽的容颜,让人少不了心疼美人萧雪儿忍着难受,急忙接过飞奔而去的她:“兮儿姐姐,皇上面前,咳咳……怎可这般无礼?”

“皇上,请恕雪儿的姐姐痴傻不懂礼节……咳咳。”说着就要下跪,萧兮儿可是不会跪的,傻子有傻子的好啊。

萧雪儿也不知是身体的难受还是看到傻子萧兮儿心里别扭,语气也变得已然反常的生硬和恨意,对,恨意。

呵!是因为自己没死吗?所以,忍不住了,还是……

“雪儿,无妨,朕说了,在朕面前,你不需要下跪,身体不好,赶紧坐着。”蓝君临居然一步上前,把萧雪儿拥入怀里。

萧兮儿看到爹爹眼里闪过一丝不快,但是很快就没了,变成了满意的笑容。

“君临哥哥,君临哥哥,你是来找兮儿的吗?咯咯……咯咯!”萧兮儿继续装傻的,依然如前的靠近这两人。

哼,就是要恶心你这狠毒的男人。在大家看不到的死角,萧兮儿嘴角扬起得意的微笑。

蓝君临一手拿着羽扇,假装把扇子打开,可是用了一股内力的,不着痕迹的佛开了扑上来的她。

“兮儿,最近君临哥哥忙,你有没有听话了。”

这个动作,这样的语气,何止自己在演戏了。蓝君临,萧雪儿,你们在本小姐还是傻子时,不也如此的戏弄旁人之眼吗?

如若从前的她,照常的话,她该依旧死缠烂打,可是,现在的她,只是转身粘着自己那所谓的妹妹去了。恶心不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雪妹妹!”笑呵呵的转头扑向站在半靠在蓝君临身上的萧雪儿。

“啊。”萧雪儿大叫一声,脸色难看急了。

“雪儿,雪儿咋了?快传太医……”蓝君临的羽扇都掉地上了,急忙把快晕过去的萧雪儿抱在怀里。

“逆女,啪……你明知道你妹妹闻不得花香,。”爹爹给她一耳光,爹啊,轻点啊,疼。

“……呜呜,呜呜,妹妹,妹妹。”丫的,太会装了,本小姐敢肯定,萧雪儿根本是装的。

“呜呜……呜呜……我要妹妹陪我玩。”

她告诉自己要将心底的仇恨掩饰好,一点一点的来。

太医倒是没来,来了个萧府的大夫。萧雪儿那丫的,在适当的时候,醒过来,蓝君临看着萧兮儿,恨不得把她活埋了。

但是没想到蓝君临轻声细语的说道:“你……兮儿,你先回去休息,朕晚点去看你,陪你玩。”三言两语,把萧兮儿打发了。

“君临哥哥,不要嘛,不要嘛。”萧兮儿故意缠着蓝君临。

“回禀皇上,草民把小女带下去了。”说罢,在蓝君临点头示意下。萧如海把萧兮儿带下去了。

萧如海扯着她向她的闺房走去,一路上口里还骂骂咧咧的说道:“一个傻子,还想耽误你妹妹的前途,哼。”

苏姨娘迎面走来:“老爷,这是咋了,你干嘛拉着兮儿吧,别把兮儿弄疼了。”说着就假惺惺的想要拉开萧如海。

“你别管,你去安排,估计皇上一会儿留下用膳,这死丫头交给老爷我。”说着恶狠狠的瞪着萧兮儿。

作为‘傻子’的萧兮儿,配合着爹爹,面对这样的情况,肯定是眼泪一片,身体颤抖不停的。

看到萧兮儿的样子,苏姨娘眼里装出无奈:“老爷,兮儿还小,慢慢教,你别太严厉了。”真会演戏,眼里瞬间还布满了泪光,一脸不忍心的走了。

她那句话意思是:萧兮儿不小了,该教训就得教训。萧雪儿那么小,都那么懂事。

古代的女子真是会演戏,放在二十一世纪,能拿奥斯卡了。

萧老爷拉着萧兮儿来到兮儿的闺房,便放开了手,让管家看住门口。

萧兮儿准备抱着头,演个可怜兮兮抱头逃窜的样子。

“兮儿,疼不疼,爹爹弄疼兮儿了吧。”萧如海换手把萧兮儿扶在凳子上,看着刚才因为他用力拉扯而肿得红起来的手腕。

萧老爷看到女儿还没回过神来,但是顺着目光看去,看到了门口的管家。

“没事,刘叔自己人。”刘叔就是管家,叫刘忠。

“爹爹,疼啊,咋不疼,你看看,脸估计都毁了。”萧兮儿这才放心,揉着有点肿的脸颊。

老爹,你是装得过火了吧,真能下狠手。

“兮儿不疼啊,如果不这样,就不能瞒住大家,以后的事就不顺利了。”说着拿出一瓶药膏。

这药膏不是巧儿手里的嘛。

“爹爹,这药膏哪里来的啊。”

“爹爹花重金买的,东云国只有两瓶拍卖,但是我想办法弄来三瓶,一瓶给了雪儿,一瓶在这里。”萧老爷轻轻的给萧兮儿手腕抹药。

“还有一瓶了?”这个熟悉的味道,萧兮儿可是不会忘记,巧儿给她医治时候抹的就是这个。

“还有一瓶……。”

“老爷……。”管家在门口叫了一下爹爹。

有人来了,萧老爷把药放进衣服,转身离去。

萧兮儿不会想到,萧如海这么一走,却成了失踪。此后没几天,巧儿说老爷是外出做生意了,没时间再欺负小姐了。

萧兮儿隐约觉得心里十分的不安。

萧兮儿也没来得及问清那剩下的一瓶药的去处,想了很久,巧儿怎么会有这金贵的药。

寒冷的冬天一点一点的过去,春天到了,偶尔有点阳光,也不是很暖和。

最近巧儿被安排到了前院,萧兮儿想到前院去看看到底咋了,现在府里一片风雨前的安静。

想想还是算了,先把武功修炼好,萧兮儿觉得最近自己是什么也不干,武功心法就看了一眼,她脑海可是没有记住这些。

外面下着春雨,屋檐还滴水,萧兮儿一害怕,进了空间,空间是一望无际的绿草地,三间茅草屋。茅草屋在中间,四周全是草地,还有黄色的沙漠,沙漠地带是萧兮儿自己猜测的,因为看过去泛黄。

拿着外公留下的武功心法开始修炼。

翻开页面,第一页可不是和葵花宝典似得:欲练此功,必先自攻。

上面写的是先要气沉丹田,运气把筋脉打通。

萧兮儿以前上过体育课,练过太极,老师说过,丹田的位置。深呼吸,慢慢的运气,不知道自己身体怎么会有一股气息在身体游走,这就是气沉丹田的感觉吗?

按照书里的姿势摆着,还有那些繁体字的解释,顺着练。那股气息慢慢的顺着下腹像四肢漫去,到了一些穴位的时候,萧兮儿能感觉到毛孔的伸展,就像血液堵塞,瞬间沸腾的流过,通了。

哎呀,不是说打通筋脉很难吗?这不到一刻钟,萧兮儿就打通了书上写的打通了任督二脉。看来,自己还真是个武功奇才,萧兮儿得意的继续修炼。

可是萧兮儿不知道,打通任督二脉,是需要有强大内力的人帮忙打通的。或者就是别人把深厚的内功藏在她的体内,她突然冲破而已。

这样轻松的打通任督二脉,是因为她在空间的原因,她呼吸的是琉璃碎里面的气体,咱们简称灵气哈。

萧兮儿现在还不知道琉璃碎的用途,因为在二十一世纪,倒是没怎么关注那些随身空间小说,所以就误打误撞的先把灵气吸进去了。

灵气可比内力好使用多了。

“啊……。”萧兮儿本来继续修炼的,可是头一阵疼,牵动着心脏,心脏,噗咚,噗咚的跳着,她都能听到声音了。

停下来,一只手捂住心脏部位,另一只手,撑着地下,站起来,她是在草地上练功的。

“咋了,难道这具身体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问题?”萧兮儿自言自语的,顺手把那本武功心法拿起来,放到茅草屋。

“啊,好疼,好疼。”一个男子的声音在四周响起来。

啊,这里面该不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吧。萧兮儿想着自己死去又活来,还是穿越的,琉璃碎外公都说了,上古时期的东西,肯定都沾过很多东西吧。萧兮儿想到这里,身体抖抖,妈呀,是不是有鬼啊。不过想想,要是出去,她还害怕外面那黑漆漆的古典屋子,在这里总是亮着的,像有阳光似得,心里舒服多了。

“疼,好疼。”声音又想起了。

“谁?”萧兮儿感觉那声音在自己的身后,在自己的耳边,就在自己的周围。

“好疼,好疼。”声音继续。

“说话啊,你在哪里,出来,小心本小姐收了你。”咳咳,安安胆子,本小姐不会收。

那声音忽远忽近的,萧兮儿的心脏还是疼,只是她的胆子一向没那么大,所以一担心,也没那么疼了。

“呼……。”那声音常常的呼吸一下,轻松多了。

“你是谁?”一个男子在萧兮儿的旁边站着,可是,萧兮儿看不见,只能听见声音。

“谁在说话,你是在说我吗?你是人是鬼啊。”萧兮儿转身,和男子一个方向。要是此时有人能同时看到两个人,会觉得两个人的样子,有些熟悉,和想象。

男子不说话,拿着手在萧兮儿面前晃晃。面子很亲切的女子,貌似看不到自己。

“哎呀,我刚才是幻听吧,算了。”萧兮儿说着自我安慰的话,快速的走向屋子里面,把功法放好。又走出来,打算看看琉璃碎里面除了沙子和茅草屋还有黄沙,还有什么。

“你是谁?”

“啊。”萧兮儿感觉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

“谁啊,是人是鬼。”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

南阿弥陀,南阿弥陀!

别看萧兮儿大声的喊道,心里却在发抖的求神拜佛了。

“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是谁?”男子看着萧兮儿,一脸难为的样子。

“老兄,我不知道这地方有主啊,你别吓唬我,我马上走,马上走。”萧兮儿敢肯定,面前真的有个人,她都感觉到声音就是在自己面前传来的。

“你别走。”男子听到萧兮儿要走,语气有些祈求。

他不知道自己叫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在里面游游荡荡,双脚从来没有触摸过实地。他不知道来自哪里,又往何处去。

他从来没有感觉过疼痛,但是不知道何时,他心脏疼痛,感觉自己会消失了似得,就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的感觉都没有。抬手间,他看到自己的手臂,越来越透明。再一看,身体越来越透明。

某天,他发现自己的脑海里,这个无人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老人,一个少女,老人也就是萧兮儿的外公,少女就是萧兮儿。

听到两人的谈话,听到少女差点被人害死,他就气愤,对的,他就是心里一阵火,想要帮眼前的少女。

可是,当他睁开眼睛之后还是原来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像似扩大了。里面没有那个老人和少年的身影,看来是自己呆久了,孤独了,这里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人来了。

在这里飘荡不知道多少时日。

脑海里总会有些东西,告诉他什么是什么。可是,有的是没见过的。他知道自己是魂魄,老人和少年是人类。

“你还在吗?”萧兮儿听到那句。别走,心里颤动一下,心里那句出去的命令,出不来。

“嗯。”没有多余的话语。

一句嗯,萧兮儿却感觉到了,孤单,无奈,悲伤,这样的感觉,让萧兮儿心颤。

“我看不到你,我坐到草地,陪你说话吧。”萧兮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着面前的空气说话,但是她觉得自己的感觉是对的,那说话的‘人’,在自己的面前。

萧兮儿坐到刚才练功的地方,眼睛看了一下后面,随之,眼神转到右侧。

很奇怪的感觉,那‘人’在旁边了。

是的,男子学着萧兮儿盘腿而坐,只是一人坐在草地,一人是漂浮着的。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开口了。

“我叫萧兮儿。”萧兮儿如实回答。

“萧吗?在哪里听过。”男子感觉在哪里听过这个。一些画面:萧老爷,夫人难产了,小少爷没办法保住,小小姐气息有点弱。

“你叫什么?”萧兮儿没有听到男子在自言自语。

“我……我没有名字。”

“啊,没有名字?”

“那你是什么?”萧兮儿无限遐想中……,没名字,鬼也有名字吧,生前也有名字的,难道,喝了孟婆汤?

“嗯。”男子语气很平淡。

男子说:“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那……那你在这里多久了?”

“不知道。”

“那你怎么进来的?”外公说过,外公一介仙人,都没办法发现琉璃碎的秘密,要不是阴差阳错的被萧兮儿卷进来,根本不会知道这里。那这个‘人’怎么进来的?是自己无意间卷进来的鬼魂,还是这里的守护‘灵’?

萧兮儿让他想想,记得什么。

他说:“我记得的画面,我记不得什么画面,我只是常常脑海里面飘过一些画面,那些画面里面没有我啊。”男子有点白痴似得。

“那你说说,都有什么样子的?”

旁边的空气里没有波动,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萧兮儿知道,那‘人’就在,只是估计陷入了思考中,萧兮儿不是非得想要知道他的记忆,萧兮儿在想,自己为什么看不见他,他能看到自己?还是和自己一样靠着感觉?

萧兮儿在等着,继续用刚才身体里面的那些灵力洗刷着身体里面的每一个血孔,那些灵气,就像一个个淘气的孩子似得,一点点的绕着各个筋脉,萧兮儿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深处,有层黑气,这个?

刚要继续伸入探究的时候,空气传来一声:“那,那是一个产房……。”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以丑陋的脸趁人之危时抢了妹妹的未婚夫,嫁给了瘫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657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