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惨遭男友背叛,找了个普通人闪婚,却没想到对象竟是公司总裁大人!

【精品小说】惨遭男友背叛,找了个普通人闪婚,却没想到对象竟是公司总裁大人!
“御璟冥,若有来世,我必将你挫骨扬灰,不死不休!”

谷青晨一头乌发垂散,倾城的丽颜满是决然,她的一双眼仿佛是幽冥彼岸的生石花,妖冶,猩红,怒视着正前方监斩台上明黄龙袍的男人。

她穿越而来,徒有后世积累百年学识,却是她爱错了人,精心谋划十年,倾覆一切助他登上皇位,到头来却是他另娶她人,将她处以腰斩极刑。

呵,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不过是镜花水月。

御璟冥眼中闪过纠结,数十年并肩,朝夕相处。

他爱她,但更爱他的江山霸业,为了他的天下,只能舍了她。

“行刑!”高台之上,黄袍加身的男人无情的吐出这两个字。

正午,烈日的璀璨金芒中,侩子手高举起大刀毫不留情的挥斩而下,刀刃折射的金光晃花了谷青晨的视线。

“不要!”

撕心裂肺的吼声,撕破肃穆的刑场上空,传入谷青晨耳中。

在这最后一刻,她仿佛看见生平最难缠的对手御南风跌跌撞撞的向她跑来,向来最重仪容的他,白衫裹尘,发髻散乱,俊美无涛的面容满是惊骇慌乱。

“青晨!不要!”御南风不顾一切的飞身而起,向刀光扑去,眼见大刀即将落下,喉咙一甜,猩红的鲜血喷涌而出。

御南风温热的鲜血和刀光一起落到谷青晨身上,她如花的容颜盈湙绝美一笑。

她和御南风斗了十年,她助御璟冥将御南风拉下皇位。可没想到,要她死的,是她爱的人。临死前牵挂她的,却是她恨的人——御南风。

罢了,对与错都不重要了,只因,一切已结束。她无力地闭上双眸,再无声息。

……

尚书府后院。

“啊——”

剧烈的疼痛感刺痛全身,谷青晨尖叫一声,陡然惊醒,她坐起左右看去,入眼是如水月光下四面破败的墙壁,空气中充满霉腐的潮气。

这是她在尚书府的房间?!

再一低头,她青苞待放的身体,竟然是十五六岁的青葱模样。

“你说二小姐真是够可怜的,就因为游园不小心弄坏了大小姐的新衣裳就被打个半死。”

门外有下人经过门前,悄声议论声传入谷青晨耳中,让她心中大骇。

前世她穿越过来时,就是原身体主人惨遭嫡姐暴打致死,丫鬟的这些话,莫非

这一切不是梦?

她竟然重生回到了十年前,她刚穿越来的时候。

所有的一切,都将重新来过!

“呵呵。”谷青晨抱膝把头埋进膝盖里,唇角的冷笑扩散成冰凌,戳向心里那个让她恨透的名字御璟冥,御璟冥!

她紧握双拳,身体忍不住在这刻骨恨意里颤抖。

“别怕。”一道清朗醇厚的声音从谷青晨身后传来。

下一刻,她整个人陷进了背后温暖的怀抱。

淡淡的柠芒草的清香萦绕在鼻翼间,迟疑几秒过后,她突然想起来,这是她最大的敌人御南风最爱的熏香!

想到背后人身份的一瞬间,谷青晨如芒在背,整个人身子高度紧绷,却不敢多动一下。

御南风身手了得,竟然不知不觉近了她的身,妄动之下,她反而会陷入被动。

她克制紊乱的心绪,尽量平静的道:“你怎么在这里。”

身后人朗星的深眸因为她的防备和疏离闪过一丝落寞,片刻又恢复清明。

御南风紧紧把他用命换回的女子用力的嵌进怀里,那种失而复得的惴惴让他的双臂止不住的颤抖。

历一世深情,他恨不能把她融进自己的骨血,他想把一切都告诉他,但隔墙有耳,满腔的深情化作了轻浅的四个字:

“我在等你。”

谷青晨闻言骇然回头,他怎会知道她在这时候醒来?

亦或者,她和他一样重生而来?!

“我不会害你。”御南风深长的一声叹息后道:“青晨,我没有恶意,从今往后,我定会护你一世顺遂。”

谷青晨面无表情的心里嗤笑,上一世御璟冥对她说过同样的话。

不过转眼利用完她,就设计污蔑她和侍卫通奸,将她处以腰斩的极刑。

想她21世纪的金牌特工穿越过来,竟被一个古人玩弄于鼓掌,上一世是她识人不清,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

她绝不会再相信任何人!

她清冷的眸子回看御南风,讥诮道:“护我一世?那我现在就要你的命呢?”

御南风睖睁的望着他,眼中划过诸多复杂的情绪让谷青晨捕捉不清,最终无言的转身,消失在屋子里。

谷青晨盯着他消失的方向,心骤然缩紧,临刑前御南风的深情呐喊再次浮现在脑海。

爱一个人太累熬断人心,她再也没有勇气

今生,她只为复仇。

既然老天让她有机会重活,那她必然歃血而行,誓要将那些伤她、负她之人,千倍,万倍的折磨殆尽。

晨曦微露,朝华映彩。

一大早尚书府里众人,送走宫里派来下圣旨的太监总管后,也终于恢复了面上的平静。

谷青晨回身看着院子里摆放的皇家赏赐,拢在华服广袖中的手指甲抠进掌心,眉头蹙成一个结。

皇上竟然亲自下旨,十日后将她嫁给四皇子御南风。

据宣旨的太监说,还是御南风进宫连夜求来的赐婚,前世两人争斗纠缠十年之久,清楚的知道御南风的厉害之处,要不是她穿越而来带着后世积累的智慧占了优势,最后的输赢说不定是谁。

御南风从她醒来出现在她身边,到现在贸然求旨赐婚,都让她不得不怀疑这样做究竟是什么目的?

“来人,把皇上赏赐的东西搬到库房去。”

传旨太监前脚踏出府门,戚流云后脚立即下命令,指挥家丁搬东西。

眼前琳琅满目的玉器珍品,即便她身为尚书府的当家夫人也是少见,谷青晨这个卑贱的庶女怎么配拥有。

谷青晨一步上前站到朱漆描金的大箱子跟前,扬手道:“慢着!”

上一世,她刚穿越过来,戚流云和谷青歌上门挑衅被她教训一顿,原以为她们迫于威慑不敢造次,没成想到最后竟然联合御璟冥置她于死地。

这一世,她最明白的一件事就是:斩草要除根!

她绝不会再手软!

谷青晨眸光一闪,森冷的杀意划过。

被她这样盯着,戚流云只觉脊背冰冷。这还是先前软弱无能的谷青晨吗?为什么总感觉怪怪的

“夫人?还继续搬吗?”

身边的大丫鬟见自家夫人愣神出言提醒,戚流云回神,厉声道:“继续搬,有人挡路直接给我关到柴房去。”

她可是尚书府的当家主母,怎么可能被一个小丫头唬住,刚才真是鬼迷了心窍了。

谷青晨注视着戚流云在家丁搬着东西经过身边时得意的嘴脸,冷笑一声,袖中的玉指捏着弹珠,手腕一转,不用瞄准直接打中戚流云的膝盖。

“哎呦!”

眼下玉器润泽的流光恍的戚流云眼中都是欣喜的光,突然膝盖一痛,整个人失重朝家丁抬着的大箱子上栽倒。

身边的丫鬟手忙脚乱的去拉夫人,没成想一群人裙裾羁绊,三五个齐齐叠落着一起砸倒。

玉器珊瑚碎落的翠响声“哗啦”一片,戚流云被一群丫鬟压着,爬在碎片上彻底傻眼了。

她竟然把皇上赏赐的这么多珍宝都打碎了?!

谷青晨连说两个完了,“完了,完了!”突然朝着正北皇宫方向跪下。

“尚书府主母打碎御赐之物,大不敬啊,尚书府完了!”

“没没这么严重吧?”戚流云被丫鬟扶起来战战兢兢的问。

谷青晨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回头看戚流云,故作惊诧道:“母亲难道没听说年前的事情?宫里的林贵人恃宠而骄,耍小性子不小心摔碎了御赐的一个茶碗,结果”

“结果如何?”戚流云亟亟问,忍不住抬起广袖拂去额头上细密的冷汗。

唇角漾起一抹讥讽,谷青晨缓声字字珠玑:“林氏一门,满门抄斩!”

蹬,蹬,蹬!

戚流云连着倒退三步,踉跄的险些摔倒在地。

正在此时,突然有脚步声传来,一个报信的家丁从大门急匆匆跑过来禀报。

“夫人,四皇子到访,马车已经到巷口了!”

“啊!”戚流云一听四皇子要来顿时慌了,“快快,把这些碎物藏起来,快藏起来!”

“母亲!”谷青晨一把拽住不安走动的戚流云,“来不及了,一切交给我处理。”

“你?”戚流云狐疑。

谷青晨点头,纤纤玉手摊平伸到戚流云面前。

“女儿要母亲拿掌家权来交换!”

“休想!”

戚流云想也不想的否决,她死也不会把掌家权交给一个庶女。

谷青晨上前半步贴近戚流云耳边冷声道:“那您,就等死吧。”

“你!”戚流云双眼大睁,满眼的不可置信。

“四皇子。”不远处的府门口隐约传来守门问安的声音。

谷青晨凌厉的黑眸逼视戚流云最后问道:“掌家权你交是不交?!”

身后的脚步声愈来愈近,仿佛来自地狱的催命鼓,一起一落,心都跟着突突直跳。

戚流云手里握着府中财库的钥匙,手汗浸湿冰凉的铁器。

身后的丫鬟远远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大步流星的朝这个方向走来。

“夫人四皇子来了。”

“母亲!”谷青晨一声轻喝,犹似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戚流云浑身一个机灵,来不及细究,手中的钥匙倒扣放进面前摊平的玉手中。

“你真能保我无事?”戚流云抓着面前人的手不放心到。

掌家权迟早都能抢回来,命没了可就全完了。

谷青晨将手里的钥匙收进袖袋,朝着旁边人促狭一笑。

“我也是尚书府的人。”

所以在没有足够把握之下,她怎么会轻易让尚书府覆灭。

上一世她跟了御璟冥后了解到一些皇家秘辛,林家满门抄斩的真正原因,是林家战功显赫,功高盖主,被皇帝鸟尽毁良弓而已。

戚流云得知她的心思,一口银牙险些咬碎,这丫头竟然敢诓她,正待发作,就见谷青晨的视线突然从她面前移开,扭头看向来人方向。

谷青晨逆着光望去,只见一位黑色云纹莽龙袍男子日沐金光,健步行风而来,三千青丝轻拢玉带,随风清扬,雕刻的棱角俊美无俦,顾盼神飞间透着狂野不拘。

御南风从一出现目光就锁定在谷青晨身上,尤见藕荷色丽影静立一隅,肤白似雪,凝脂如玉,清然风姿配上衣裳清亮的颜色,好似一股清凉的清风拂过心头。

看了这么多年,在他眼里,每一次相见那道丽影即使静立不动,也自然成就一场盛世惊鸿。

御南风走进,见谷青晨也在认真的看他,一双黢黑深邃的眸子陡然眼前一亮,几步跨到她身前。

“青晨我有话和你说。”

谷青晨藏在袖中的柔荑被御南风大掌一把攥在掌心,她抽手仰头,恰望进他的眸子里,那里清澈明亮,直视着她,仿佛一眼望进了她的内心。

谷青晨没来由的目光躲闪,抽手的力度更紧。

“四皇子请自重。”几下抽搐不开,她顿时有些恼火的咬牙暗道。

御南风拉她靠在怀里,低头咬耳说道:“我正是自重才仅仅是握着你的手,你若是再拒,本皇子可就”

话说一半顿住,他一双剑眉上挑,说不出的邪魅张狂。

谷青晨直牙痒痒,心里不断腹诽怎么前世没发现御南风还是个无赖。

她现在是俎上鱼肉,面对御南风根本没有反抗能力。

哼,来日别犯在她手里,到时候她定会新仇旧恨跟他好好盘算。

谷青晨想不到,日后真让她逮到了机会,可惜她那时身心都成了人家的,就算是她有心老虎挥爪,落到心爱人身上,也不过是猫咪撒娇般没有一丝厉害可言。

此时她强忍着心里的怒意,扬眉浅浅一笑。

“既然四皇子如此看得起小女,那恭敬不如从命。”

乖巧的靠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揽着,抱一抱也不会少一块儿肉。

御南风看着她笑意不达眼底,如今她再不像曾经那样针锋相对,而是小心的收敛利刺,处处隐忍,这样的她,让他心里丝丝拉拉的疼。

尚书大人也匆匆赶来,和戚流云一起请御南风到客厅,夫妇二人依次坐在左侧,空出首位请他上座。

御南风望了眼怀里不情不愿跟着进来的小女人,眼见尚书夫人盯着他二人的行动,只等谷青晨跟他一起坐到上首,就立刻以不尊长辈为由发难。

他心疼她,自然不舍让她陷入任何的为难。

御南风说了句晚辈理应在下,搂着谷青晨坐到了对面的下首位置。

谷青歌若有所思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御南风就连这么小的细节都设身处地为她着想到了。

她心里的高墙不仅未因他的贴心而松懈,反而加砖添瓦将心隔的更深。

谷青晨害怕会因御南风潜移默化的攻势下一不小心丢了心,重蹈覆辙。

也正是她的害怕踌躇,成就了日后的诸多波折,御南风险些赔上性命。

谷瑞清看御南风对青晨体贴如此,面上的笑容更深。

他一心培养自己的嫡女想与皇家攀上关系,选最将来最有希望登上大储皇子联姻,没想到现在竟然是谷青晨这个不受宠的庶女嫁给当今盛宠的四皇子。

御南风见时机差不多了,起身开口,躬身抱拳说道:“岳父大人。”

“不敢不敢,四皇子折煞老臣了。”

这一句岳父大人着实把谷瑞清唤的又惊又喜,嘴上说着不敢,心里早乐的合不拢嘴。

要知道现如今皇帝年事已高,太子私下好男风,昏庸无能。

四皇子自小才华出众,军功卓然,是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选。

“今日本皇子前来是有事需要交待一番。”

御南风说着身后的侍卫举着一份函帖呈到谷瑞清手中。

待见谷瑞清看函帖时眼里的吃惊,解释道:“这些是我一早去知府过到青晨名下的财产,作为十日后迎娶青晨的聘礼。”

谷瑞清一听忙将函帖合十,递还回去,“四皇子,太多了,我们实在消受不起。”

青岩国的习俗是女子陪嫁为男方聘礼的三分之一,随着聘礼一起归出嫁女子所有。

御南风的函帖里几乎涵盖了他大半家财,身为最受宠的皇子,又屡立奇功皇上封赏自然丰厚,帖子里的财产,抵过整个尚书府的财力,谷家哪里陪嫁的起。

谷青晨看谷瑞清的样子,不由好奇,这聘礼是有多丰盛,才让一向好面子的父亲推拒。

“岳父大人就不要推辞了,青晨于我不是这些身外之物可以比拟的,此番不过是给她一个保障,让她日后为人行事,多一份底气。”

谷瑞清见御南风话说到这个地步,言下之意并不强求尚书府按照礼俗增加等额的嫁妆,心里稍作放心,将函帖递给身边的夫人戚流云手里,让她心里有数。

戚流云看了眼帖子,惊讶之余满怀嫉恨,一个低贱的庶女,怎么配拥有这些,心里谋算着四皇子走了之后,定要想办法把这些聘礼连带掌家权一起夺回来。

谷青晨接过丫鬟传来的帖子,也着实被吓了一跳,御南风不管心思如何,此举都让她在父亲心里的位置上升一大截。

以父亲的性子,一定会觉得她得了四皇子垂青,接下来对她“另眼相待”。

无论如何,这对她现在府里的处境,绝对大有裨益。

前一世她就是太盲目自信,凡是靠自己不懂讨父亲欢心,到头来被谷青歌联合御璟冥陷害时,尚书府一边倒的站在了谷青歌这个嫡女一面。

不仅残忍的打压贬低她,就算临时,都没有一个亲人去看过她。

曾经她孤傲导致众叛亲离,重来一世,她一定不会轻易放弃尚书府这个助力。

在接下来大婚的前几日,努力和尚书府众人维持面上的和谐,更要想办法,暗地里笼络住父亲的心。

事情往往总是背道而驰,军营有急事来人请走御南风,她刚一回到院子,就有人主动送上门来找虐。

谷青晨前脚迈进自己的小院儿,背后脚步声紧接而至。

肩膀上一股大力推来,将她整个人推得踉跄,险些栽倒。

她暗自消减了力道之后,站定。身后谷青歌的尖锐的嘲讽响起。

“谷青晨你个小贱人,不知什么时候勾引了四皇子求皇上赐婚。你一个贱妾生的下贱坯子,也配的上四皇子这样的天潢贵胄。”

谷青歌掐着柳腰愤懑不平的咒骂着,她一大早出门去云锦坊取新做的衣裳,回府就听到了下人四处在议论这件事,尤其知道四皇子亲自送来丰厚的聘礼单据,更是气的她心肝儿直颤。

她内心一直以四皇子妃自居,和母亲想尽办法求了父亲,只等时机成熟就给她和四皇子制造机会嫁其为妃。

现在美好的幻想全被眼前谷青晨这个贱人破坏了,看谷青晨的眼光完全是被抢了夫君的滔天怒恨。

谷青晨看着面前趾高气扬的女人,冷冷一笑。

又一个自动送上门来还债的,那她今日就纯当收些利息。

想到此,眼见谷青歌又要张嘴骂人,玉手一杨,脆生生一个巴掌打了上去。

“啪!”的一声脆响,谷青晨用了大力,将冲过来的谷青歌直接打的一个趔趄坐倒在地。

谷青歌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清然而立的女子,平时粗布破衣的人换上了一身亮丽青衫,衣袂翩翩,无风自舞,如此风华绝代,气质脱俗。

她愣怔了半响,才反应过来谷青晨竟然敢打她,起身就要与青晨拼命。

“谷青歌!”青晨突然一声大喝,一把攥住谷青歌扬起的手腕,眸子里一片清冷。

“你这一巴掌可以打下来,但是你要想好后果,我是皇上钦赐的四皇子妃,动我就是挑衅皇家威严!”

谷青晨说这话时,眸中冷光直射入谷青歌眼里,谷青歌只觉跌入无底冰窟,浑身一震,灵魂都在这冷光里冰封凝固,打人的手动了动,终究没敢落下。

谷青歌虽嚣张跋扈也好歹是戚流云费了心思培养的,现在谷青晨可不是府里不受宠的小庶女任她打杀,一个四皇子妃的身份,足足压下她好几头。

她干恨着没法动手,气的眼珠子直转,当看到谷青晨背后的碎石堆,石头棱角尖锐凸起,泛着幽光,脑中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妹妹说的哪里话,姐姐怎么忍心打你,日后还要靠妹妹多多提携帮衬姐姐一把。”

谷青歌说着掬起假笑,假意温柔的去挽青晨的手,却刚一迈出步子装作被裙摆拜倒,扑向对面的谷青晨。

青晨先前看她眸中一闪而过的狠辣,心里有了防备,此时见她扑来,连连后退,却不想被身后的石头绊倒,整个人朝后仰倒,她下意识回头,目光看到尖锐的石棱后募得缩紧。

一旦落下去,棱角不小心扎入颈椎,她就算不死也绝对好过不了!

正当青晨没办法暴露身手躲避时,飞身而来一道素白的身影,在最后一刻隔在了青晨与碎石之间。

“扑哧”锐物入肉的钝闷声响。

青晨和谷青歌同时一愣,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竟然用身体当了谷青晨的肉垫,护住青晨整个后摔进了碎石堆!

夏日的日头升的快,刚过巳时就高挂在正空,熠熠光辉带着炙热烤灼着树上的青蝉“知了知了”的不停鸣响。

荒院里的三人却静谧无言。

谷青晨望着背后抱着自己的男人忘了起身,她没想到这一世再次和御璟冥相见,会是现在这番场景。

她在昨晚醒来时就想过,按照上一世的发展,谷青歌一直以折磨她为乐,近日就会找上门来,御璟冥也是这时候到尚书府见到了她教训谷青歌的一幕,从此处心积虑的对她设下温柔陷阱。

现在青晨没想到一切会因为和御南风的婚约一切发生了变化,御璟冥不同于上一世的悄然沉默,直接对她用了苦肉计!

重来一世,就算她掩藏自己的身手,收敛锋芒,仍旧免不了被御璟冥相中,那,她是不是也逃脱不了上一世的被利用,凄惨收场?

不,绝对不会!

谷青晨内心深处一声尖利的呐喊声将她消沉的意志唤醒,她不会被御璟冥蒙骗,更不会明知结局还投身其中,这一次,她定然让结局翻转!

就从这第一次初遇开始,他不是想要吸引她的注意力好接近利用她吗?那她就顺他的意。

青晨攸然转身,玉手扶着御璟冥的胸膛拉他起身,关切问道:“公子你怎么样,要不要紧。”说话间她眸中蓄起晶莹的泪光隐忍不落,看的人我见犹怜。

御璟冥早在摔倒时卸了力度,此时“咳咳”轻咳了两声作样,趁机握着青晨的手关心问道。

“咳咳,虽有些疼本皇子也还能忍住,小姐可有受伤?”

谷青晨再了解御璟冥不过,以他的身手,就算是有碎石扎进皮肉那对一直暗自强化身体功夫了得的御璟冥不过是隔靴搔痒。

青晨故意忽略他的话,而是惊呼的关注他皇子的身份:“本皇子?啊,难道您是皇子?”

御璟冥见她大惊小怪的样子与刚才对付谷青歌的冷静自持判若两人,难道刚才他想错了,眼前女人不过是跟别人的女人一般,是个重视身份的蠢钝女人,根本不如他想的那样对他有帮助?

他“嗯”了一声承认了皇子身份,且看这女子是否作何反应。

谷青晨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心里一动,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暂时打消御璟冥对自己的兴趣,另谋他算,步步筹谋。

小不忍则乱大谋。

她装作感恩戴德的样子扑向御璟冥,涕泪交加的攥着御璟冥的衣衫哭诉道:“呜呜,您身为皇子,身份贵重,竟然对小女子舍身相救,小女子无以为报,那就,就”

“不用了,本皇子有事找尚书大人商量,先行一步。”御璟冥连推带拒的摆脱谷青晨,拂袖离去。

谷青晨作势还要纠缠,却被一旁的谷青歌猛地推到一旁,恶狠狠的瞪着她说了一句:“贱人,有了四皇子还不死心。”扭头朝御璟冥追了上去。

青晨看着前后脚出门的两人,冷冷一笑。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惨遭男友背叛,找了个普通人闪婚,却没想到对象竟是公司总裁大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659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