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女子38岁嫁六次,没有一个老公活过了3年,原因竟是…

【精品小说】女子38岁嫁六次,没有一个老公活过了3年,原因竟是…
今天是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明宇早起上班似乎并不记得这个重要的日子,而我并不想提醒他,因为这样显得我很被动,像是乞求来的施舍,所以更期待他突然而至的惊喜,明宇上班往东,我往西,半路上接到李主任电话让我往城东去取份资料,我很乐意,于是调转车头往城东而去,由于赶时间,开车速度较快,在一个十字路口很意外的看到明宇的车,我很欢喜,可能这就是缘分,摇下车窗拿起手机想给他一个惊喜,却见明宇的车突然靠边停,一个女孩子熟门熟路的打开副驾驶车门坐在了副驾驶位子上。

心头闪过一丝不快,但是看着她们的工作装应该是顺路的同事,我最终还是没有告诉明宇我跟他在一个路口,默默的看到他带着那女孩扬长而去,女孩子长得很漂亮,清纯的像一朵白莲花。

取了文件回公司,一整天都心绪不宁,我并不是个疑神疑鬼的人,而明宇也不是个没责任心的人,想来一切都是自己多心,但是我曾半开玩笑的跟明宇说过:你副驾驶的位置只能我坐,除了你爹妈和你妹妹,其她人都不准坐,当时明宇笑笑还以为我是开玩笑乱吃醋,其实我是真这么想的,因为每一个男人身边的副驾驶只能做跟自己关系亲密的女人,而其他人请识趣的靠边。

忙碌了一天回到家里已是晚上七点,家里黑灯瞎火的,打开灯一片敞亮,明宇还没回来,到处显得空荡荡的。

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电话,我迟疑了会,接起,电话那头响起了陌生的声音:“你是明宇的妻子吗?请你到你家小区门口来接他吧。”

匆匆来到小区门口,惨白的路灯下明宇靠在一个年轻女子身上,而年轻女子显然不堪重负,站的摇摇欲坠的,一股酒气隔得这么远都能闻到,我眉头微皱,有些不悦,走上前发现年轻女子就是早上看到的那位,顿时心里一个咯噔,但依然保持微笑礼貌道:“你好,我是明宇妻子。”

年轻女子看到我,眼神没有一丝波动,反而很淡然,她看了一眼明宇就将他往我怀里一塞,语气淡淡道:“今天我和他一起去招待公司的客人,不小心喝多了,你扶他回去吧。”

我道了谢,看着年轻女孩翩然远去。

明宇已经喝得昏天暗地了,嘴里不停的说着胡话,听着听着我的脸就黑了,就连手也开始颤抖。

一路跌跌撞撞的把明宇带回家,将他扒光了扔到浴盆里,打开花洒开到最大,把冰凉的冷水冲到他身上,这么做是因为我觉得他很需要清醒,而且我很讨厌满身酒气的男人。

冲了一会,发现明宇毫无动静,屏住怒气低头一看才发现他睡着了。

第二天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依然给明宇做好了爱心早餐,因为饮酒过度,明宇还在睡觉,他的手机滴滴响了一声,是短信,以前我从没有看他手机的习惯,他也知道所以一向很放心的把手机大方的扔在餐桌上。

我看着手机上闪烁的信号灯,犹豫了会,鬼使神差的拿了起来,然后手微微有些颤抖的点开了短信,是一个没有存录的号码,内容很奇怪,一个字母和一个数字:i1

房间里响起了声音,是明宇醒了,我赶紧将看过的短信删除,然后将手机若无其事的放在原来的地方。

“老婆,我头好痛啊,快给我倒杯水。”

我将倒好的水拿给明宇,明宇半靠在床头,笑眯眯的看着我,语气里有些歉意:“我昨天是不是喝多了?”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昨天,是谁送我回来的?”明宇又问,语气变得很小心。

我笑笑,故作神秘:“你猜猜看?”

明宇一愣,然后笑起来,笑容依然阳光:“不猜了,反正左右也不过是同事送回来的,昨天那几个客人很难搞,我拼死喝了不少酒才搞定。”

我笑笑不置可否。

明宇起床后看了看时间,就如往常一样急匆匆的洗漱,甚至连早饭都来不及吃就出门了。

我站在窗口,看着他离去,然后从他昨天换下来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ktv的账单,星辉ktv,明宇一定不知道我有个同学就在里面当安保经理。

我跟领导请了半天假,来到星辉ktv,找到张强,他对我来这里很意外,因为我是个从不踏足任何娱乐场所的宅女,哪怕是ktv。

我把带有包厢号和时间的账单递给他,笑眯眯道:“我要看下这个包厢昨晚6点开始的监控录像。”

张强很为难,推脱公司规定不能随便查看监控,我不动声色的从包里掏出一个小信封递给她:“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张强还在犹豫,我又说道:“此事只有你知我知,我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的。”

接着我又编造了一大推博得同情的故事从心里上打动张强,最后张强还是同意了,于是我松了一口气,把一个精致的小u盘递给她:“你把那个时间点的视频直接拷进去,免得被人发现,我回去后慢慢看。”

张强看着我,忽然目光灼热起来,他问:“你已经结婚了吗?”

“对,我结婚了。”

张强将红包又还给了我,笑容有些苦涩,他问我:“你知道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吗,毕业后几年了一直都不敢去打听你的消息。”

我笑笑,回答他:“我知道,所以我才知道你在这里上班,但是我们不可能。”

顺利拿到视频我回到了公司上班,一切亦如往常,直到下午明宇打电话给我,说小姑子来了,要我早点回家买菜烧晚饭。

这个小姑子还在上大学,但是性格很让人头痛,跟她哥哥的沉稳低调一点都不一样,每次来都跟皇后娘娘微服巡查似的。

可是明宇又对这个妹妹疼爱的紧。

下了班我去菜场买了很多明月喜欢吃的菜,回家,一打开家门我就愣住了,只见家里干净的木地板上满是泥脚印,一大袋子带着泥土的萝卜就散落在门口,客厅里电视机声音开得很大,明月那犹如狮子吼的大笑声如同魔音灌耳一般的传来。

我忍着怒气将菜放到厨房,然后拿了拖把将地上的脚印全部拖干净,又把地上散落的白萝卜捡到倒在地上蛇皮袋里最后拖到厨房的角落。

来到客厅,看了一眼,我终于明白为何外面这么多泥脚印,因为明月连拖鞋都没换,就穿着她那双满是泥巴的鞋子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里,身上还穿着我新买的还舍不得穿的衣服。

“明月,你来了。”

我打了声招呼,眼睛死死的盯着她身上的那件衣服,那是我省吃俭用了几个月才买的一件最新款的衣服,价格不菲,因为来之不易,所以我很珍惜,放在衣橱里一次都还舍不得穿。

明月慢慢的将视线从电视机上转到我身上,然后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道:“嫂子,我饿了,我哥让你给我做饭。”

“明月,你身上的衣服是我的。”

“我知道,我哥说了,这个家里只要是我喜欢的我都可以拿走,嫂子这衣服就送给我吧,反正你还能再买。”

我在忍住怒火,看着她,一字一字道:“这衣服是我的。”

明月看到我有些发怒了,于是也撅起嘴巴不开心了,蹭的站起来,将那件价格上万的外套脱了下来随手往地上一扔,赌气道:“还给你就是了,神气什么啊!我去给我哥打电话。”

明月从客厅里往阳台上走去,一只脚不小心踩到了衣服上,一个泥脚印十分扎眼。

“喂,哥,你快回来吧,嫂子不给我做饭,还不让我穿衣服,我这次来得急忘了带衣服,你一会下班了带我去买吧。”

明月故意将声音说的很大,我听得很清楚,我将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拍了拍,心都痛的滴血,那边明月挂了电话,这边我的手机又响了,不用看都知道是明宇打来的。

我没接,因为知道接了会让我跟他爆发战争。

明月站在阳台上挑衅的看着我,催促道:“我哥的电话,你接啊。”

我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回到厨房做饭,但是手却气得发抖。

明宇是凤凰男,家里是偏远山村的,但我当初喜欢他那温暖阳光的笑容,喜欢他家乡的山清水秀,所有义无反顾头脑一热嫁给他了。却不想婚后才知道除了明宇外他的家人有多极品。

饭做到一半明宇回来了,他打开门,脸色不是很好看,明月看到他本来哼着歌在厨房门口得意的走过时眼眶忽然一红,很委屈的迎了上去喊了一声哥。

“明月,你吃晚饭了?”

“还没呢,哥,我是不是又做错事情了,嫂子好像不太开心,你跟她说说,我以后保证不再乱穿她的衣服了。”

明宇看到自己妹妹一副很委屈小心翼翼的表情,顿时心疼了,走进厨房,面无表情道:“洁文,明月还小,一件衣服的事情何必跟个孩子计较。”

我正在煲汤,是明月最爱喝的老鸭汤,我没说话,回头看着明宇,然后笑起来:“老公你误会了,我正在煮饭,你看这是明月最爱喝的,吃好晚饭我准备带她去买衣服,你知道我的衣服风格偏成熟不适合明月穿,她这个年纪该穿的漂亮一点鲜艳一点。”

明月显然没料到我没有像个怨妇一样的哭诉抱怨,反而漂亮的反胜了一句,明宇听到我这么说也很开心,抱住我亲了一口,道:“我就知道老婆最懂事了。”

我眼风扫到明月的表情有些扭曲尴尬,而我心里没有一点快乐的感觉。

吃好晚饭,带着明月来到商场,我掏钱给她买了好几身适合她的衣服,价格虽然都不算太贵,但是她左挑右选就在菜场上选大白菜似的,综合加起来也花了好几千,回到家,看到自己那件衣服的脚印,心里还是疼的咬牙。

夜深人静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起白天张强递给我u盘时那个奇怪的表情心里就忍不住发憷,u盘就在我的皮夹里,我还没打开看,因为没勇气,有时候当个鸵鸟也不错。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厨房里就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我被惊醒了,立即起床冲到厨房里,原来是明月在做早饭,我打了个哈欠提醒道:“明月,声音轻点,大家都还在睡觉呢。”

明月看了我一眼,眼神有些嘲讽

“我妈说了,女人结了婚就该早起,睡懒觉那是要被人说闲话嚼舌根的,只有懒婆娘才晚起床。”

我无语,这毕竟不是在山村啊,大家都是到点了才起床,将就下早餐然后去上班。

这个时候我也没有睡意了,接过她手里还没淘洗完的米说:“我来吧。”

明月毫不客气的将东西递给我,我将米淘洗干净放在电饭锅里调到煮粥档。

等到粥好了想叫明月先来吃早饭,却发现她紧闭房门,我打开门一看,她居然抱着枕头睡得四仰八叉的。

看看时间,才六点,我气得只会摇头冷笑。

一大早打点好一切来到公司上班,只觉得疲倦,今天工作并不忙碌,我拿着笔在一张白纸上下意识的不停的写着i1,脑子里因为晚上没睡好,所以迷迷糊糊的。

同事小张看我好像在神游太虚,忍不住凑过头来,看到我白纸上的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然后皱起了眉头,又很快贱兮兮的挨过来低声暧昧道:“小文,是不是又在思春了?”

我回过神,莫名的看着她:“思春?这又不是春天思什么春,再说了我可是名花有主的。”

“不思春你写这么多爱你干什么?”

我一愣,看着白纸上的i1。

“你怎么知道这是爱你?”

小张用很白痴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不屑道:“你可以侮辱我,但是请不要侮辱我的智商,i读起来不就是爱吗,而1不就是你吗,连起来就是爱你。”

我怔住了,浑身犹如电流电过。

“你每天都要跑老远跟你老公一起吃饭不累吗?”

“我们是新婚,每天腻歪很正常,怎么会累,当初你跟你家明宇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我哑然失笑,那是恋爱时,为了见他一面我经常中午跑到城东约他一起吃饭,为此没少被同事调侃,忽然兴起,我跟小张说:“今天带上我吧,听说城东新开了一家拉面店,味道很好,中午我请客。”

小张是个吃货,也是个葛朗台老爹一样的惜财货。一听有好吃还不用自己掏钱,立即眉开眼笑道:“可以啊,不过我要坐你的车。”

这个家伙,居然连那点油钱都想省,我也服了。

小张老公跟明宇是在一栋写字楼里上班的,我醉翁之意不在酒,中午到了慧光大厦带着小张找到了那家拉面店点了两个最大份的,很快小张老公来了,我朝小张眨眨眼道:“我不当电灯泡了,你们慢慢吃。”

点了两个中份我打包好了往慧光大厦走去,准备给明宇来个惊喜,他们公司以前谈恋爱时我也来过,送爱心便当让他办公室里那些男人都嫉妒不已,今天我准备旧戏重演,试图找回曾经的感动。

电梯停在十九楼,走到明宇公司的前台,那小姑娘看到我立即眉开眼笑的打招呼:“嫂子来了啊,明宇还在开会,要不你坐会。”

很难得这个女孩子还记得我,毕竟从恋爱到结婚一年过去了,我也将近一年没有踏足这里了。

我笑笑,提着饭盒道了声谢安静的坐在了会客区。

“小静,把上海地区的所有客户资料整理给我,下午一点开会用。”

我抬起头,看着上次送明宇回家的女孩子站在前台位置对着前台mm吩咐着工作上的事情。

她背对着我,所以并不知道我的存在。

那女子走了,我把饭盒放在茶几上,走到前台,装作很八卦的问道:“刚才女孩子是谁啊,好漂亮,不知有没有男朋友了,我正好有个表弟还单身。”

女人都是喜欢八卦的,也天生喜欢做媒,前台mm一听我问那女人,眼里闪过一丝鄙夷,脸上带着微笑道:“嫂子,这是公司半年前新来的业务组长,她的眼光可高了,我劝你弟弟还是另外找个更合适的女孩子吧。”

前台话里有话,我也不好意思再问,于是只能笑笑敷衍过去。

前台有整个公司的通讯录,我一边跟前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眼睛却无意的往通讯录上瞟,那天的陌生号码我只看了一眼就住了,我在通讯录上扫了一眼,没有相似的号码,心里不知为何落了快大石头。

“小静,会议结束了,快去把会议室整理一下。”

“好,马上来了。”

“嫂子会议结束了我去帮你把明宇叫来。”前台mm微笑着一溜烟就走了,很快明宇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正是我问的那一个,也就是堂而皇之坐在明宇副驾驶的那位。

“小文,你怎么来了。”明宇对我突然而来有些意外,我笑笑将手中的饭盒提了起来,道:“我来给你送饭啊。”

“明宇,今天中午说好要陪客户吃饭的。”他身边的女人提醒道。

我有些失望,低声道:“好歹送来了,你多少吃一点吧,陪客户又要喝酒了,到时候胃里空空会很难受的。”

“小婷,不如你先过去吧。”明宇有些犹豫,最后转头对那女人说道。

“原来你叫小婷,亭亭玉立,真是个好名字,那天晚上多谢你送明宇回来。”

小婷礼貌性的笑笑,眼神里满是疏冷:“不用谢,应该的。”

我有种热脸贴冷屁股的错觉。

“明宇,我先走了,等你来,不要迟到。”

小婷走了,明宇拉着我来到空无一人的会议室,一边吃我送来的拉面一边嘱咐我:“以后不要再来了,城西跑到城东浪费时间不说,万一我约了客人你还得跑白趟。”

明宇显然已经忘了结婚前我给他送饭他有多幸福多高兴,而现在只剩下了婉转的埋怨,我笑笑什么都没说。

回到公司小张心满意足的打着饱嗝,我什么都没吃,却觉不得到饿,闭上眼睛细细回味小婷看我的眼神,总觉得十分有意思。

不确定的事情我不敢下定论,但是明宇外面有情况或许是我无法逃避的事实了。

“小张,下午公司机房里有人在吗?”

小张捧着手机正在跟她家那位欧巴甜蜜的发微信,头也没抬道:“机房那个逗比下午要出差。”

我起身去厕所洗了个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拿着u盘去了机房,机房里没有人,无数台交换器闪烁着信号,像一双双窥探的眼睛,我有条不紊的把u盘拿出来插到主机上,打开了ktv的视频。

视频里画面有些灰暗,好在像素很清晰,我只一眼便认出了明宇,他和小婷一左一右坐在一个男人身边,陪着笑喝着酒,很正常的应酬画面。

大约持续了二十分钟,都是很正常的,我怀疑是不是真的自己多心了。

就在我准备自嘲疑神疑鬼时画面中的客户突然起身应该是去上厕所了,而原本隔着一人的明宇和小婷却靠近,即使隔着屏幕也能看出他们喝了不少酒,靠近之后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就看到他们拥吻起来,几乎是干柴烈火一般。

看到这我只觉得浑身冰凉,有血液往大脑里冲,几乎没做任何退出处理就猛地把u盘拔了出来。

我知道我在颤抖,但是我告诉自己或许只是明宇喝醉了酒错把别人当成了我。

下了班我依然跟往常一样去菜场买菜回家做饭伺候明月那皇后娘娘。

打开门,明月很享受的躺在沙发上看韩剧,一边看还一边眼泪婆娑的,我看过这部韩剧,这一幕放的是女主得了绝症无法治愈,所以隐瞒了男主悄悄离去,后来男主历经挫折找到了病重的女主并且知道了真相后对女主不离不弃,剧情很感人,但是这种真爱在这个社会多么难得。

我回到厨房默默的做了几道菜,明宇还没回来,明月却急不可待的的抓起筷子就吃,还把唯一的一道荤菜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其余几道蔬菜很少触碰。

我拨通了明宇的电话,问他何时回来,他那边很吵闹,回答我不回来了有应酬。

我听到了他身边有女人的声音,我哦了一声挂断了电话,拿起筷子默默的吃饭。

吃了晚饭,明月依然捧着电视机看她的感人爱情片,我回到房间里打开了手机,是跟明宇一样的苹果手机,我手里的这一部还是他送给我的。

明宇并不知道他的手机被我设置了跟踪功能,不过我的初衷是为了防止被人偷盗好及时追回,毕竟两部手机花了明宇不少工资。

这个功能虽然开通,但是一年多来我从未真的去使用过,因为那样显得很无聊。

但现在整个事情从被我偶然看到小婷很熟稔的坐到他的副驾驶位子开始就像个诺骨米牌一样一个接一个的往下套。

关上房门,我打开追踪功能的手指有些颤抖,好几次都按错了按钮。

很快明宇的行踪出现在了手机上,根据提示他的车正停在一家快餐店门口,但没多久图标又开始缓缓启动,最后停在一家酒店门前,那家酒店并不提供娱乐服务只提供住宿。

这个时候如果我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那我就是个傻子了。

我呵呵发出两声冷笑,抬起头不让眼泪流下来。

明宇啊明宇啊,亏得我当初这么爱你,这么信任你,一年的时间,工作从辛苦的拼搏到现在的游刃有余,从开始的迷茫到现在的应酬不断,五光十色看得多了接触的多了,人心就变了。

我将房间的灯开到最亮,站在镜子前看着才二十八岁的自己。

我承认我并不算漂亮,只能算是清秀,跟小婷完全是两种类型,小婷穿着合体的职业装,看上去很有气质,而我牛仔裤,白衬衫,帆布鞋,实在朴素的毫不起眼。

我深呼吸,拿好包包出了门,出去时跟明月说了去趟超市买点东西。

到了楼下我没有自己开车,而是打了辆出租车去了做假证的地方,我花了不少钱做了个假的jingguan证,然后又去了趟网吧打了份假的通缉令把合影上明宇的头像剪切到了纸上,最后找了一个不起眼的复印店打印了一份,那复印店的老板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我很淡然的笑笑撒了个慌:“我是剧组的,这是拍戏用的道具。”

在夜色中我带上了墨镜,因为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眼底的脆弱。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定位,明宇还在那酒店,犹豫了会,我还是拨通了阿霞的电话。

阿霞是我的闺蜜,一个性格大大咧咧但是心地善良的女孩子,明宇不太喜欢她,因为她太彪悍了一点都没有女人该有的温柔和妩媚,而阿霞也同样不喜欢他,时常在我面前说明宇靠不住,因为家庭太穷,这样的人比常人更渴望成功,而且更不容易经受得住诱惑,不是我能吃得住的类型,当时我只当她的话是气话,并未当真,可如今被她一语成谶,真是个乌鸦嘴。

“阿霞,明宇可能真的出轨了,我需要你的帮忙。”

跟阿霞说话不用隐瞒,也不用拐弯抹角。

“你在哪里?”

我报了个地址,很快阿霞来了,脸上带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怒气。

“你真是个猪脑子,以前我就告诉过你他靠不住的,那混蛋现在在哪?”

照阿霞现在这个样子估计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找了个地方把我所知的选择性的跟阿霞说了点,又反过来让她稍安勿躁,毕竟任何事都要靠证据说话,光光一个视频说明不了什么。

我拿出假的证件和通缉令给她:“我不方便露面,所以需要你找出他的房间,然后蹲点,从他出房间开始就偷拍他跟那女人的照片,但是切记不要被发现了。”

“哇塞,好刺激啊,跟拍电影似的。”阿霞很兴奋,她觉得好玩却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苦。

来到酒店,我找了个咖啡馆安静的坐着,透过落地玻璃看着马路对面的阿霞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走进酒店,然后跟前台不知说了什么,就见到她用极快的速度亮了下假证件,然后转身走入了电梯。

看来很成功,我放心了,起身结账去了超市买东西。

拿出手机,有一个未接电话是明宇的,我反拨过去,无人接听。

看来现在他也“不方便”接听了。

我的心里很乱,在超市里胡乱拿了些东西,到结账时才发现买了一堆根本不需要的东西。

手机响了,是阿霞打过来的,语气很不好。我按照她的提示又去了咖啡馆,阿霞愣愣的看了我好几秒,才出声道:“你还有心情买东西啊。”

“我跟她妹妹说了去超市的,刚才明宇来电话了估计就是在证实的,所以我要买回去交差。”

阿霞把她的手机扔给我,叹气道:“你自己看吧。”

我哦了一声,拿起手机一张一张的翻,不得不说阿霞的拍照功夫很好,将两个人的脸拍的很清晰,明宇亲热的挽着小婷的腰,姿势十分贴近,还有一张照片是她们在电梯门口拥吻,亲的难舍难分的,有这么饥渴吗?

不管如何,至少现在可以证明,明宇,我的丈夫,真的出轨了!

我假装镇定,其实心里像是被无数针扎过一样的疼,那种被背叛的感觉像是一道晴天霹雳。

“这种贱人立马离婚让他净身出户。”

我抬头看着阿霞,她表现的比我还生气。

“离婚?是不是便宜他了。”

阿霞一愣,不解的看着我:“那你还想怎么做。”

心都被伤透了还能怎么做,我半开玩笑道:“当然是凉拌!”

阿霞被我气得差点吐血。

我解释道:“当初是我头脑发热一心要嫁给他,我不相信我跟明宇之间的爱情这么快就消磨殆尽了,所以我还想挽回,如果无法挽回了我才会另作打算。”

“小文,一个已经背叛你的男人还有什么值得挽回的,不是你脑子进水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阿霞愤而离桌,我叫住他:“今天你请客。”阿霞被我噎住了,拿出一张毛爷爷重重的拍在吧台上,然后走了。

我苦笑,既然付了这么多钱不喝点对不起这钱啊,我喝了一杯咖啡,很苦,几乎无法下咽,毕竟不是我爱喝的东西,最后还是放弃了。

回到家很累了,明宇已经在家了,开门看到我神色有些紧张:“小文你去哪了,为何不接我的电话。”

我把手中的袋子递给他,装作若无其事:“我去超市买东西了,声音太吵,听不到电话声,好累,我想睡觉了。”

明宇的神色渐渐放松了下来,我洗了个澡换上了一直舍不得穿的真丝内衣,很性感的款式,明宇看到愣了一愣,然后脸露微笑夸道:“老婆,你好美。”

我摆了个撩人的姿势,对他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明宇,我想要。”

明宇扑过来,抱住我一顿猛亲,惹得我咯咯咯的笑,然后鼻尖对着我的鼻尖,眯眼笑道:“傻丫头,今天老公太累了,休息一下明天再耕地好不好。”

我知道那是他已经“耕耘”过一次了,确实累了,但还是不依不饶:“不吗,再不耕地就要长草了。”

最终还是明宇赢了,我躺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恨不得有把刀砍下去,我觉得他很肮脏了,玷污了彼此当初的诺言。

半夜,我起床,偷偷打开了保险箱,将所有的财产全都清理了一遍。这套婚房是我父母出了钱付的首付,名字却写了我们两个,现在来看真是傻比的行为,还有存折,零零散散加起来大概二十万左右,有他名下的也有我名下的。

我把存折理了理,偷偷放进我的皮包里,其余的一并重放回保险箱里。

一夜睁眼到天亮,大清早出来做早饭,明月故伎重演想要提前起床不让我安睡,看到我已经在厨房里了活像见到鬼一样又缩了回去。

明宇上班后我跟单位请了个假回了趟娘家,母亲看到我很开心,一直问我近况如何,我报喜不报忧,让她放心了不少,看到父母开始泛白的头发,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只是过着假象的幸福生活一定会很痛心吧。

我撒了个谎,跟妈妈要了身份证,然后去了银行把所有存折上的钱都取了出来,明宇的存折不需要身份证就能领取只要知道密码就行,他的密码很简单就是我的生日,所以很容易就拿了出来,二十万钱不少了,我把妈妈的身份证递给银行柜员,让她全部存入了母亲的名下。

原本十来张存折,最后化成了轻飘飘的一张,如同爱情从起先的轰轰烈烈到最后的一无所有。

爱情大师曾说过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一个男人的胃,还要抓住他的所有视觉。

昨晚我曾想过,到底是什么让明宇对我失去了兴趣?

思来想去,我没有答案,但我知道,小婷拥有的而我没有的,恐怕就是吸引明宇的地方,我不管他们是怎么勾搭上的,现在我要开始还击了,很高兴,我在暗,他们在明,无论做什么他们都猜不到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破事。

中午,我再次来到了明宇的公司,前台mm看到我便要给明宇打电话,我阻止了,跟她说我找小婷,前台mm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嘟囔了句:你弟弟就这么饥不择食。

我笑笑,只当没听到。

很快小婷出来了,小婷全名我在通讯录上看到了,是张婷。

今天她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小西装套裙,脚蹬七厘米的防水台高跟鞋,妆容很精致,一股御姐风范扑面而来。

看到我她很意外,我急忙走过去,笑眯眯道:“那天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你,那天要是没有你送明宇回来我一定会急死了,所以为表谢意特意来请你吃饭。”

我尽可能的表现的诚恳,直到我嘴角笑的都快僵了她才答应。

为了不浪费时间我跟她去了附近的西餐厅,彼此象征性的点了些吃的。

“小婷,那天真的谢谢你,我想不到别的方法来表达谢你,只能听你吃一顿便饭了。”

小婷微笑,烈焰红唇十分扎眼,不得不承认,她真的很漂亮,我要是个男人应该也会被她俘虏的。

“不用谢,大家都是同事,应该的。”

“你很漂亮,有男朋友了吗?”我继续问。

“有了。”她礼貌微笑道。

“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趁着她去洗手间,我招来了服务员:“给我两杯烫一点的热水,我身体不舒服不能喝冷的。”

很快服务员端来了两杯冒着热气的水,我偷偷给了一百的小费。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小婷用纸巾细细的擦了擦湿漉漉的手,动作优雅。

我摇摇头,试探道:“没关系,张小姐这么漂亮你男朋友一定很幸福吧。”

张婷一愣,很快如常:“对,他很疼爱我,相信不久他就会娶我了。”

我心中一疼,明宇这个混蛋到底对这个女人许了什么承诺。

“结婚的时候记得请我吃喜糖啊。”我保持冷静开着玩笑。

张婷笑起来,眯着眼睛看我活像个胜利者:“当然会了,只要你愿意赏脸。”

“女人啊,就这一辈子,青春一闪而过,嫁对了人天天都是情人节,嫁错了人就天天都是活在地狱之中,我有个朋友,她的丈夫出轨了现在她天天泡在泪水中苦不堪言。”我故作惋惜叹气道。

“那这个女人有没有想过她的丈夫为什么要出轨?男人出轨无外乎三种,一种是本身就花心,另一种是经受不住外界的诱惑,还有一种就是彼此没了爱。”这些话从张婷嘴里说出来让我有些意外,因为她比我还看的透彻。

“李太太,假如有一天明宇出轨了,你觉得你会是什么原因?”

我猝不及防,面对张婷突然抛过来的尖锐问题有些无措,但是看到她深藏在眼底的挑衅我还是微微一笑道:“我相信他不会的。”

“看来你很自信。”张婷微笑道。

看着桌上那杯热水,我决定破釜沉舟,看着餐厅上面的摄像头,我保持着最完美最无辜的的笑容。

“只要你不勾引他就好,听说张小姐平时的作风不是非常光明,我希望你不要太靠近他。”

张婷一愣,而后不出所料怒气冲冲的拿起手边的热水杯就往我身上泼过来:“满嘴喷粪的泼妇。”她骂道。

热水很烫,我被泼的发出一声尖叫,餐厅里的人都转过头来往这边看。

张婷也傻眼了。

我用手去挡脸,因为我还没傻到把脸去烫坏,但是手臂上被烫的发红,很可怕,我哭了起来,服务员跑了过来询问我是否要叫救护车,我婉拒了,直接让服务员打了辆车去医院。

在医院医生刚给我处理好伤口明宇的电话打过来了,听得出语气很急,我哭哭啼啼的告诉了他在哪个医院,很快就看到他赶过来了。

明宇的脸色很难看,我装作没看到,扑到他怀里委屈的哭:“明宇,对不起,我只是想要请小婷吃顿饭表示上次的谢意,我没想到她会拿水泼我,她还说,她还说……”

“她还说什么?”

明宇急问道,语气里有些慌乱。

我抬起头,泪眼朦胧。

“她还说你喜欢她,我不相信,她就拿水泼我还骂我。”

明宇抱紧了我,把我的头紧紧抱住,不让我看到他的脸色,我想一定很难看。

“她胡说八道,你别理她。”

我也反手抱住他,抽抽噎噎道:“明宇,我一直都很相信你,放心吧,我不会听她的话的。”

“小文,你休息会,我去上个厕所。”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女子38岁嫁六次,没有一个老公活过了3年,原因竟是…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661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