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姐姐跪求我嫁给姐夫,真相竟然是和养父母谋夺我家产!

【免费小说】姐姐跪求我嫁给姐夫,真相竟然是和养父母谋夺我家产!
“脱!”

低沉浑厚的嗓音骤然响起。

懒懒的飘散在昏暗的房间中,带着一丝漫不经心,却又裹夹着冷冽的寒意,划破了静谧的空间。

那不经间,竟似拨动了夏初初的心弦。

妈呀!这男人的声音也太好听了吧,光是声音就让人忍不住的想扑倒。

夏初初不禁有些傻眼,噎了下口水。

她没想一进房间,就有男人让她脱衣服,也太直接了,太惊悚了。

“唔……”

她使劲的摇晃了下醉醺醺的脑袋,不料却觉得更昏沉了,还浑身发热了起来。

呃?不对……

她开的房间怎么会有男人!?

夏初初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扶着墙,看了过去。

依稀可见沙发那边,坐着一个男人,西装革履。

他的位置刚好没有灯,整个身影被黑暗笼罩。

高大模糊的身影,浑身散发出强大的气场,让人忍不住俯首称臣。

夏初初噎着口水,愣愣的瞅着男人的方向,脑子乱飞了起来。

是不是酒店搞错了?

……她明明没点服务呀!

难道是活动送的?

既然还送她一个霸道总裁范的!?

什么鬼?

“你谁啊,怎么会在我房间里?”

夏初初感觉自己说话都吃力的很,浑身热烘的要命,她一边扯着身上的衣服。

没想话刚落下,就感觉周围的空气凝滞了几分。

一股强大的冷冽气压逼压过来,瞬间让她想转身跑人的冲动。

可想想,这是她的房间,于是夏初初打住脚跟,一转,拖着身子,东倒西歪的朝着男人走了过去。

既然是送的,她不如好好享受?

反正她已经够倒霉了……

“嘿嘿!没想到酒店这么贴心啊,既然送我一个男人……”

夏初初边打嗝边傻傻的笑着,中途还撞翻了房间里的摆饰,弄的哐当作响。

男人没有说话,拿了根烟,叼在嘴里。

手里把玩的打火机倏然咔嗒一声,火苗瞬间窜了起来。

青烟缕缕,逐渐飘散,弥漫在包厢里。

男人英俊的面容在火光中忽明忽暗,宛如暗夜王者,危险至极。

“嘶……”

倏地,夏初初被茶几撞到膝盖,泪眼汪汪,一屁股坐到地上。

她缓了半天才抬起沉重的脑袋,嘟嘴质问着男人。

“你不来扶我一下么?”

送的,就是服务差!

等了半天都不见男人有起身的意思,反而是他身上的冷意越发的旺盛起来。

四处肆虐!

高贵矜冷如帝王般,绝无仅有的冷冽气势,即使夏初初醉醺醺的,但是还是被他震慑住,不禁有些微胆怯起来。

这男人要不要这么清贵高冷啊?架子真是高啊。

好吧,他不过来……她过去好了。

夏初初已经醉的糊涂,完全没有看出男人的不同。

她挣扎了几番,疲软的身子,才终于从地上站起来。

摇摇晃晃,扶着茶几想绕过去,却奈何眼花重影,怎么都过不去,顿时气的指着茶几的方向,开始醉言醉语的乱吼。

“什么东西啊,滚开,别挡住姐的路子!”

男人依旧不动于衷的吞云吐雾。

“呵呵,帅哥!既然都来了,就别这么清贵了……要温柔体贴,否则你这样……是会吓跑客人的哦。”

好不容易,夏初初才转到了他面前,“嗝……”

一阵酒气上涌,她打了个酒嗝,身子一晃,脚尖被沙发拐了下,她直接扑倒在男人的身上。

瞬间,一股清冽的气息扑鼻而入,减弱她体内那股燥热,让她忍不住往男人身上噌。

北冥煜瞪着在他胸前乱噌的女人,心底的火气蹭蹭的直冒。

把他当成出来卖的?!

该死的女人!

原本不动声色的男人,倏然开口,厉声道:“滚!”

夏初初心头赫然,愣了下,随即瞪大了眼睛。

她瞬间麻溜的撑起身,直接跨坐到他身上去,一把揪住北冥煜胸前的衣领,怒吼了回去。

“你丫谁啊?叫我滚?要滚你滚,这个房间是、我、开、的!”

昏暗的灯光中,男人似乎挑了下眉头,眼中滑过一丝光亮。

那一瞬间,夏初初有些被男人邪气的表情给煞到,小心脏砰砰的直跳。

吼完,她就有些蔫了。

这男人好像很危险……

北冥煜眸色深深的睨着女孩那双恼火又漂亮的黑葡萄大眼睛,有些晃神。

跟她真像!

一股甜甜的清香夹杂着酒气拂过鼻尖,随着呼吸窜进肺腑,他心里的某一处瞬间像被什么小虫子蜇了一下,麻痒的很。

勾的他既然……起了反应……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流窜在血液中,亟待喷薄而出。

北冥煜眸色一闪,墨黑的瞳孔,越发深邃炽热。

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女孩的下巴,让她对着自己,问的漫不经心,“知道我是谁吗?”

“呵?你不就是出来服务的吗,干嘛问的这么傻,看你似乎长的还不错的份上,姐我的第一次就……送你了。”

夏初初眸光一转,摸着他的轮廓立体的五官,呵呵笑了起来。

北冥煜佻了下眉梢,轻吐了口烟圈,轻轻一笑。

他向后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烟,一只手完全舒张开,放置在沙发背上,闲适慵懒,眸光邪冷,对着夏初初问了句。

“多大了?”

夏初初一怔,直觉回答,“快E了。”

低沉的笑声传来。

这小东西真有趣!

他问她年龄,她倒是回他这个成熟的话题。

北冥煜目光染上一抹玩味,突然落到她饱满的胸上,薄唇微微翕动:“你确定?!”

感觉到他质疑的目光,夏初初小脸一黑。

这家伙是嘲讽她胸小吗?

夏初初双手抱胸,挺直了身板,顿时胸口往前挺了几个度,气恼不已,“大叔,你这样很过分,知道吗?我真的有E了。”

“……嫌弃我胸小,我还嫌弃你老呢。”

别欺负她看的不清楚,她还是能分辨的出来,这男人的年龄绝对比她大了不止五岁。

“你该不会是不行吧?所以想引开注意力,我肯睡你,是你的荣庆!”

果然,她话一落,旺盛的冷意瞬间袭滚了过来,就像被人踩着雷池一般,北冥煜的脸冷了几分。

没有男人喜欢被别人讽刺不行!

尤其是他!

“哈哈!真的不行啊?”夏初初不怕死的继续挑衅,歪着脑袋,黑葡萄般的眼眸一眨一眨的对着男人。

妈蛋!怎么好几个呀!?

夏初初小嘴嘟的老高,难受的峨眉耸的都跟小山峰似的,可怜兮兮,不断的摇晃着昏沉的脑袋。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

屡次挑衅他,还是这种让人牙痒痒不屑的口气。

北冥煜倏然揽着她的腰弯身,把手里的烟丢在烟灰缸里,滋滋作响。

对任何女人都毫无反应,沉寂将近二十九年的身体,却在这个女孩的面前觉醒,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下药了。

体内情潮涌动,他不想再忍耐。

瞬间,夏初初被反压在沙发上,被笼罩在高大的身影下。

“行不行,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北冥煜俯身,炽热的唇瓣故意刷过她白嫩的耳朵,见她敏感的瑟缩着,嘴角露出一丝邪气的笑意。

话音未落,炽热的薄唇直接吻住她嫣红的小嘴,长驱直入。

房间里面,瞬间传来了两人激烈的喘息声与暧昧的啧啧声响。

夏初初被他吻的昏昏然,脑袋发懵,唇瓣绯红似滴血般妖艳,那茫茫然的小脸上透着妩媚。

勾人至极!

丝丝缕缕的清香窜进肺腑,猛烈的往下腹冲去,勾着内心深处的情潮,身下紧绷火烫。

北冥煜下颚紧绷眸色越发暗沉,流韵着势在必得的神韵。

这女孩比他想象中还美好!

对于箭在弦上的北冥煜来说,似乎不满足于这点,瞬间转移阵地,张口,猛地咬住她的脖颈。

“呃!”

一股火热的电流从那处迅速流窜到大脑,继而窜到背脊,流到四肢百骸,浑身变的麻痹,却又无比的舒服。

夏初初眼睛瞪的大大的,牙齿咬着嘴唇,脑袋空白的感受着这陌生的体验,脸颊绯红。

男人在她的脖颈上又是咬又是吸,那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粉嫩的肌肤上,引来一阵阵颤栗。

“不……”受不了这陌生的麻痒感觉,夏初初惊慌的下意识出声阻止,却变成了软软的,懦糯的,毫无威力的嘤咛,像极撒娇。

北冥煜狠狠的吸了一口,才松开,直起身子,目光赤烈盯着她,就像紧锁着嘴边的猎物。

那酥麻电击的感觉倏然消失,夏初初不明白他为何突然没有再继续,抬起小脸迷茫的望着他,眸底带着一丝控诉的委屈,就像是丢掉了糖果的小女孩。

对上她氤氲的黑葡萄大眼睛,面颊透着迷人的红润,北冥煜眸子骤然紧缩,浮现掠夺的火热。

倏地,他弯身一把抱起了她。

夏初初摇了摇更加昏沉的脑袋,气喘急道:“等……等一下!”

“等?等什么?”北冥煜邪肆的勾了下薄唇,透着戏谑,脚步不停的往大床走去。

喑哑性感的嗓音,扯动着她的心弦,暧昧的令她身子更加火热起来。

“唔!”夏初初忍不住搂着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脖子上胡乱蹭着,男人身上有些冰凉的气息让她无比舒服。

“好凉!”

北冥煜被她弄的差点没忍住,浑身紧绷。

大步跨到床边,一把将她丢了上去,夏初初的身子弹跳了下,昏头转向。

男人高大强壮的体魄瞬间覆压了下来。

“小东西,等不及了?”

炽热的气息直接逼近,带来一股酥麻的感觉。

低沉醇厚的嗓音震动着她的耳膜,心跳像打乱节拍的鼓点,血气上涌。

“好热……”夏初初扯着身上的衣服,白皙的小脸浮上水蜜桃的嫣红,长长的睫毛像脆弱的蝶翼扑闪着,意乱情迷的往他身上噌。

北冥煜眯眼看着女孩,眸底透着一丝隐晦不明。

她这是被下药了?

宽厚的手掌抚上她水嫩火红的小脸,瞬间让夏初初舒服的,小脸在他掌心上蹭着。

“好凉,好舒服……”

“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低沉压抑的声音响起。

下巴同时被人捏住,夏初初对上男人鹰黑的墨眸中,被迫离开冰凉舒服的源头,她恼怒的骂骂咧咧起来。

“知道,但……今晚我要睡了你。我才不要被那个病秧子死老鬼睡,死变态,都快死了……还要我给生孩子,妈蛋!我才不给他生孩子,下辈子去吧……”

她是别人的情人?

北冥煜居高临下的看着夏初初那张绯红小脸,狭长的凤眸骤然冷凝,滑过一丝杀气。

瞬间,他从她身上下来。

“不准走!”

夏初初揪住他的衣领,硬是攥住他,旋即一个翻身,把北冥煜压在床上,瞬间跨坐到他腰上。

朝着男人,嘟嘴,大气凛然宣示,“今晚,我要睡了你!”

“我不喜欢睡别人的女人!”北冥煜冷幽幽的睨着她,俊脸阴寒,即使身体急需宣泄,心中却莫名的很恼火。

“什么别人的女人,放屁!姐……我还是第一次呢,是不是连你也嫌弃我啊!哇……”

突然,夏初初大哭了起来,涕泪横流。

北冥煜直接傻眼,额头突突的跳着。

“呜呜,为什么我这么倒霉啊,什么都被抢了,还被卖给死老头生孩子,还要受人嘲笑,为什么哇,哇……”

看到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抹泪一边耸着肩膀,小脸泪光涟涟,那凄惨可怜的模样不禁蜇了下北冥煜的心坎。

他抿了抿薄唇,语气僵硬的安慰着哭的火热的女人,“别哭了,我没嫌弃你!”

“真的咩?”夏初初软绵绵的止住嚎叫的哭声,水汪汪的眼眸扑闪的瞅着他,透着一丝呆萌。

北冥煜既然不知不觉心软,柔声道:“真的!”

“嘻嘻,那你要睡我,还是我睡了你啊?”夏初初傻嘻嘻的笑着,手不安分的摸进他胸膛,好玩了起来。

好凉啊!

瞬间让北冥煜沉喘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别乱动!”他眸光赤热的发红,猛地抓住她的小手。

没想夏初初一把甩开他的手,继续扯开他的衬衣,纽扣掉落在地上蹦达着,好不欢快。

“我不仅要动,我还要咬你!嘿嘿……”

说着,她俯身上去,在他身上乱啃一通,北冥煜直被她撩的谷欠火焚身。

倏地,一个旋转,瞬间两人换了个方向。

“你确定要睡我?”

北冥煜双手撑在她两侧,目光压抑的要着答案。

“废话!”夏初初怒吼了一声,直接搂住男人的脖子,胡乱吻了上去。

骤然,挺拔高大的身躯贴上了她,剑拔弩张,蓄势待发。

“什么东西戳我,走开……唔……”

夏初初蹙眉抗议,下一秒却被带着烟草味儿的薄唇,直接封住了小嘴。

一时间,世界静止般。

夏初初被男人吻的浑身发软,头脑发昏,如蹬云端,飘飘荡荡。

男人火热的身躯抵在她身上,夏初初只觉身心都火烧火燎起来,她难受不已的挣扎,却引来了男人更猛烈的吻。

呼吸进入肺部的都是男人独特好闻的气息,身体反而变的更加火热难捱。

“唔!好热,走开……”

走开?

被撩起火的北冥煜,目光炽热无比的瞪着她,冷嗤一声。

晚了。

颀长高大的身躯压了下去。

……

阳光透过薄纱,铺射进来,照在一张略显苍白的小脸上。

夏初初睫毛颤动了几下,悠悠醒来。

瞬间感觉头昏欲裂,浑身酸痛无比,尤其是下面那处,更是胀痛的,像是被人撕裂了一般,难受的要命。

她僵硬的躺在床上,好不容易缓冲下来,才扒拉开眼皮。

繁复的欧洲贵族花纹与璀璨的水晶吊灯闯入眼帘,夏初初眨了眨眼眸,有点懵!

她开的房间有这么高级吗?

似乎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她随即头一侧。

夏初初像是被下了定身咒,眼睛瞬间瞪的跟牛眼睛似的,直直的瞪着赫然出现在她身旁的男人。

刀凿斧刻的五官,帅的精致,透着一股西方古老贵族的气质。

光洁的额头散落着几缕发丝,散发出一股狂发不羁的邪魅,令人移不开视线。

薄唇轻抿,即使睡着,依然透出一股蔑视众生的高傲,给人带来无穷的压迫感。

毫无异议,这男人气场强大的惊心动魄,俊美非凡。

瞪着男人邪魅俊美的五官,昨晚的记忆依稀涌了上来。

沙发咚……地毯,浴室,火热纠缠……

似乎还能感觉到那股火热的冲撞,夏初初本能的小腹一缩,心波荡漾,脸颊禁不住绯红冒热了起来。

偶滴个天!

她既然被这男人给睡了,哦,不,是她把人家睡了的。

昨晚,人家明明拒绝了,是她耍酒疯,连哭带拽的把人家给扑倒的……

话说这个男人,还真是帅的没天理。

盯着男人勾魂摄魄的俊颜,夏初初轻蹙眉头,伸手搓揉了下自己的脸颊,搓掉上面的羞涩麻痹。

能把第一次给了这么帅的男人,很值了!

总比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一个老头子,强几千倍。

她真幸运!

倏地,夏初初像是想起了什么,浑身打了个寒颤,惊惶起身。

“嘶!”

传来撕裂一般的痛楚,夏初初缓了下,苍白着脸色,无语的抱怨了一句,“帅哥,你是有多久没见过女人啊?都把我小身子弄的快残了……”

看到身上斑斑驳驳的吻痕后,夏初初更是浑身一震,这让人知道了还得了啊。

这男人也是的,不知道她是第一次吗,都不懂温柔点。

差评!

浑身红红紫紫的,暧昧不已,难怪她浑身难受。

这时,手机铃声唐突的响了起来,她瞬间惊慌失措的跑下床,去拿手机,看到是主宅的号码,小脸吓的煞白了几分。

她赶紧挂断,还顺手关机,急急忙忙找衣服穿。

夏初初看到手里碎片般的衬衣后,嘴角忍不住狠狠的抽了抽。

“妈蛋,真残暴,把我衣服都撕破了。”

这男人是有多暴力啊!

这么猛!

夏初初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一眼,床上熟睡的男人,咒骂了几声。

“没想到你看起来人模狗样,却这么暴力……”

“长得帅有屁用啊……我好几百大洋的衣服就被你这么报废了。”

不料床上的男人,倏然翻了个身,顿时吓的她魂不附体。

虽然都睡过了,但是要真的大白天的面对面,还是很尴尬的。

夏初初噎了下口水,浑身僵硬的紧盯着床上的男人,确定他没有醒来后,她才赶紧找衣服穿上。

好在她裙子是牛仔布料,只是扣子崩掉了,勉强还能穿,但显然上衣是不能穿了。

她巡视了一遍房间,并没有多余的衣服,只好无奈拿起男人的衬衣穿上。

衬衣顶端纽扣掉了好几颗,领口直开到她Bra上。

夏初初满脸黑线,只能将就着穿,在衬衣下摆上打了几个结,也还算过的眼,就是有些小性感。

“虽然你扯坏了我的衣服,但好歹你也挺努力的,我不会吃霸王餐……”

她拿出钱包,翻了半天却不见一张大钞,瞬间满脸黑线,她怎么忘记自己口袋瘪瘪的呢。

“不好意思哈!我今天没带现金,但是你也不亏,姐的第一次可是很宝贵的,而且你也撕破了我的衣服,我就不用你赔了。这二十五块钱就当你的午餐费吧!”

夏初初拿出一张二十块,加五个硬币,放在床头柜上,旋即忍住双腿间的疼痛,冲忙离开酒店,打车走人。

她暗自决定,以后就是再缺男人,都不找这种的,简直太残暴了都。

殊不知,她门一关上,床上的男人就睁开了眼睛。

眸光清亮,哪里像是刚刚睡醒的惺忪。

北冥煜头一侧,瞥了一眼床头柜上闪亮的几个硬币,俊脸无比的臭。

他的午餐费?

怕是她一年的工资都不够付。

本来在她起身的瞬间,他就醒了,想知道她会做什么,结果这女孩不仅抱怨还敢胆大骂他。

更可恶的是,直接丢下二十五块钱就走人。

他北冥煜何时被人这样侮辱过?

也就这个小女孩胆肥,上一个没长眼敢侮辱他的人,都不知道被丢哪里喂鱼,投胎几次了。

北冥煜黑沉着俊脸,坐起身,看到地上破碎不堪的布料,眉头一蹙。

伸手拿过手机,沉声给对方下达命令,“送一套衣服上来!”

一把掀开被子,浑身赤果,往浴室走去……

夏初初火急火燎的赶回北冥老宅。

才刚刚踏进大门口,就被蓉姐让佣人给直接拖回了主屋。

“诶!你们做什么,放开我,我自己走!”

两脚被腾空,被人当鸡仔似的拎着胳膊走,夏初初气恼不已。

偏生那两个佣人身材高大,她一点都挣脱不开,反而弄疼自己的胳膊。

夏初初直接被佣人给丢在屋里,膝盖重重的摔在地板上,若不是铺着厚实的地毯,她绝壁的破皮。

欺人太甚!

“跪下!”

还没来得及发火,头顶就落下一声怒喝,夏初初被嚇了一大跳,这才发现北冥老夫人端坐在沙发上,身后还站了好几个人,连带那个蓉姐。

气势庞大,目光冷锐的直戳着她。

看到威严无比的北冥老夫人,宛如女王一般,夏初初心头一颤,还没有站直的身子,就直觉的跪了下去。

这边,身材高大的男人,西装革履,步履稳健的从酒店里走出来,身后跟着几名保镖。

男人眸光冷冽,浑身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息,让人不敢直视。

“冥爷,是回公司,还是回主宅?”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子也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毕恭毕敬的请示着为首的男人。

“回公司!”

北冥煜冷冷的扫了一眼焦急的特助,从容淡定,步子保持一致,继续往等候在一边的车子走去。

做为北冥煜的贴身特助,容易没敢有任何异议,只好快步上前给男人打开车门。

“冥爷!请上车。”

显然他刚刚禀报的事情都白费了,而老夫人的忙……他是帮不上了。

直到北冥煜坐上车,容易才缓缓关上车门,随即坐上前面的副驾驶座,让司机开车。

目光不禁偷偷的瞄着后视镜。

男人俊逸如妖孽的容颜,淡漠如初,看不出任何波动,长长的睫毛,微微阖着,不知在想什么。

与身俱来的强大气势,无时不刻的散发着一股摄魄的尊贵,让人不得不臣服。

北冥煜收回飘远的深思,眸光一抬,准确无误的对上容易打量的目光。

“把昨晚的女人找出来!”

“呃?”容易惊愣了下,脑子迟缓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北冥煜叫他做什么。

“是!”他急忙应道,旋即拿出随身笔记本,手指在界面上快速的操作,没一会,屏幕上面就显示出来酒店套房走道外面的监控录像。

看到从老板房间走出来的女孩,容易愣了下,随即手指一点,迅速放大了几十倍,高清摄像头毫无瑕疵,女孩的脸连毛细孔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包括她眸底的慌乱。

容易噎了下口水,这就是陪着冥爷一夜春宵的女孩啊?

长的还不错,面容秀丽,黑葡萄的大眼睛明亮清澈,第一眼就不会让人讨厌的那种,青春清纯,还透着一丝青涩。

原来冥爷喜欢的是这种类型的啊?

直觉女孩儿有点面熟,容易眸底滑过一丝光亮。

他赶紧拿出手机,翻了一下,旋即拿着手机上传来的照片跟监控上面的女孩做着对比。

下一瞬,容易眼睛瞬间瞪的巨大,无比震惊,这……这不是……

“有什么问题吗?”

见他傻愣在那里不出声,北冥煜眉头拧了下,啥时候他的特助办事效率这么低了?

“冥爷,你确定昨晚是这个女孩陪着你?”

容易把电脑的屏幕对着北冥煜。

那双黑葡萄大眼睛,直直的撞进北冥煜的眼帘,心头痒了下,让他有种冲动想抚摸的感觉。

北冥煜俊脸一沉,冷森森的瞪着容易,“有必要放这么大吗?是她没错!”

他伸手夺过电脑,手指点了几下,迅速把监控摄像给删掉,包括酒店后台的数据。

这女人,既然穿成这般就走了!

虽然只是扫了一眼监控上面,她穿衬衣的性感模样,但是北冥煜却感觉到一股火热瞬间往下腹冲去。

他又有反应了,该死的。

“冥爷!她就是老夫人买回来的那个女孩!”

容易直接把手机凑到北冥煜的面前,震惊不已。

这也太巧了吧!?

北冥煜凤眸一挑,看到手机上的照片后,眉宇之间蹙了下,眼眸瞬间眯紧,眸底闪过一丝光亮。

既然是她!

嘴角勾了勾,可一下瞬,脑海闪过女孩儿昨晚说的话后,嘴角的弧度渐渐凝固。

“……我才不给他生孩子,我才不要被那个病秧子死老鬼睡,死变态!”

北冥煜牙关紧了下,俊脸阴沉的要命。

敢骂他死老鬼,死变态?

好样的,她是第一个!

哼!还真是巧啊。

昨晚有不知死活的人送他男人,才被他轰出来,她就又闯了进去。

本想也把她轰出去,可那会看到她的眼睛,不知为何就改了口,想试试。

结果,他还真的有了反应,不仅如此还翻云覆雨了一夜。

想起昨夜女孩的甜美,让他意犹未尽,北冥煜呼吸沉重了下。

想到她昨晚会被别人采掘的可能,一股火气骤然冲上心口,北冥煜的脸又冷沉了几分,眸底暗了暗。

她的胆子可真肥,竟敢当面咒骂他。

他倒想知道,她知道他是谁后会是什么表情。

“回主宅!”

北冥煜嘴角一抿,直接把电脑丢在一边,沉声喝道。

感到从后方袭来的低沉气压,容易没敢问为什么,直接示意司机转回主宅。

啪!

夏初初刚跪下,一堆杂志连同报纸就直接朝她砸了过来,她直觉躲开,却还是避免不了被砸到。

锋锐崭新的纸片划过额头,瞬间流血。

“看看你做的好事,我们北冥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北冥老夫人气的不轻,声如洪钟,怒愕不已的不断重击着拐杖,两眼阴恻恻的瞪着跪在地上的女孩。

眸光锐利的看到夏初初脖颈上暧昧不已的红痕。

老夫人差点没被气的背过气去。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既然买来了这么一个不知检点的女孩。

要不是看在她八字跟她宝贝金孙配合,她真想现在就把这辱没门风的女人丢出去。

“你胆子不小啊,才进来北冥家没两天,就在外面乱搞,你当我们北冥家是什么地方?啊?”

对上老夫人眸底的杀气,夏初初惊悚不已,连擦拭额头上的血迹都不敢了。

她急忙捡起地上的杂志翻看,看到自己从套房逃出来的狼狈不堪照片后,小脸瞬间苍白。

杂志封面上赫然印着夏初初从酒店房间出来的照片,正是她穿着男人的衬衣,短裙,衣衫不整的模样,狼狈不堪。

裸露的脖颈隐隐约约还能看见红印子,暧昧旖旎,让人浮想联翩。

任傻子都看的出来,这张照片后面,明晃晃的昭示着女孩在酒店里面做了什么。

大大的标题,更是爆炸性十足:“某北冥少妇不甘寂寞夜会炮友”!

不仅等面有夏初初的照片,里面还有很多她昨晚喝酒的照片。

KTV包厢里人群众多,光线昏暗,交头接耳,各种角度抓取,形成暧昧不已的照片。

她才刚从酒店出来,怎么就会有这些照片曝光?

怕昨晚的事情暴露,她慌忙在回来的路上买了T恤换上,可还是避免不了。

夏初初瞬间瘫坐在地上,整张小脸苍白的毫无血色,拿着还有余温的杂志,手抖的厉害。

下一瞬,杂志滑落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似乎讽刺她的无力。

她不敢想象,北冥家会怎么对付她。

“我……我……”夏初初惊恐不已,蠕动了下嘴唇,却硬是挤不出一声反驳。

她能说什么?

昨晚,她确实在外面跟男人睡了啊!

“夏初初,你就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吗?啊?”

见她垂头坐在地上,装的可怜兮兮,北冥老夫人怒火中烧,一拐杖狠狠的打在茶几上。

几厘米厚的茶几瞬间被她打裂。

夏初初心头狠狠一颤,吓的浑身哆嗦,赶紧跪着向老夫人求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求老夫人您放过我吧!”

夏初初心跳的扑通扑通的狂蹦着,心慌害怕不已。

如今她不是处了,这老夫人不会要杀了她吧?

大厅里的众人都被老夫人的怒火吓到了,没人敢吱声,噤若寒蝉的站在一边。

“放过你?夏初初,你是不是异想天开?你爸爸把你送来这里,还拿了钱,如今才不过两天的时间,你就胆敢到外面找野男人!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北冥家族好惹?喜欢当冤大头?是不是想给我们北冥家生个野种?”

老夫人怒目圆瞪,气的拐杖敲击着地板,咚咚作响。

听到北冥家族那个名字,夏初初浑身哆嗦了下,吓的嘴唇都发抖了起来。

她紧紧咬着嘴唇,鼓着勇气,抬起快哭的小脸,焦急又抱歉,“对,对不起!当时是你们做主的,我不是自愿的,钱,我一定会让我爸爸还给你们的,求你放了我吧!对不起!”

老夫人两眼阴恻恻的瞪着还敢反驳的夏初初,老脸气的扭曲。

“惹了事情,拍拍屁股就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敢在外面给煜儿带绿帽,今天,我就替他好好教训你!”北冥老夫人气的胸口上下起伏,目光阴沉的像来自地狱的魔鬼。

夏初初看到这样的老人,吓的冷汗直冒,听说北冥家族的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她不会是要杀了她吧?

“你想做什么?”她惊恐不已的往后缩,却还没有挪出去一步,就被佣人给钳制住了,“啊!”

看到老夫人起身,目光森冷的毫无一丝温度,夏初初吓的差点昏厥过去。

那不断靠近的脚步,就像索命的前奏,让她惊慌失措,眼神惊恐的晃动着。

“我不是自愿被卖来这里的,我是被迫的,求求你不要杀了我,我不想死!你放了我吧!我保证会把钱都还给你的……”

夏初初被吓的哭了出来,顾不得狼狈,大哭哀求着。

啪!

猝不及防,又狠又重的一巴掌,差点把她打懵。

夏初初脸被打歪到一边,只觉的整个左脸麻痹不堪,耳朵嗡嗡直响,甚至口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现在怕死了?在外面鬼混的时候怎么就不怕死,我们北冥家的脸都被你这种女人丢尽了。”

北冥老夫人怒斥着,眸底都染上阴寒无比的红丝,没想到这女孩看起来乖巧的样子,骨子里却这么犯贱。

简直不把她们北冥家族放在眼里,不教训她,难出一口气。

死老太婆!既然打她。

存心是看她好欺负是么?

夏初初咬牙忍着难受,回头吼了回去,“既然怕丢脸,那就放了我!谁稀罕来这里,嘶……”

好痛!

“死丫头!你还敢吼人?”

老夫人何时被人挑战过权威,这时被夏初初又吼又瞪的,忍不住气火举手又想甩过去一巴掌,却猛然对上夏初初狠厉的眼神。

北冥老夫人莫名心一颤,最终讪讪打住没打下去,老脸气的发黑。

“把她拖下去!”

“是!”

瞬间,夏初初被人迅速拖到外面,她心惊不已。

“喂,你们把我带去哪里啊?你们要是敢杀人,是犯法的,会坐牢的……放开我!”

“……你们买了我,也是犯法的!”

“救命啊!”

不管她怎么叫嚷,两个人高马大的佣人在蓉姐的指挥下,她硬是被她们拖到一个地方。

夏初初被狠狠的丢了进去。

啪!

砰!

身后的门被瞬间关上,一片黑。

夏初初被丢的七荤八素,头昏目眩,还没有爬起身,外面就传来蓉姐冷冰冰的声音。

“哼!老夫人让你跪到反省知错为止,否则别想出来。”

她已经知错了啊!

“看好她,别让她跑了!”

“是!”

紧接着,外面又传来了那个蓉姐训斥守护的声音。

听到脚步声走远,夏初初缓和了下昏眩,才喘息着爬坐起身。

当她抬头的一瞬间,立马吓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啊!”

妈呀!

既然把她丢进来祠堂!?

上下两层的古典阁楼,满满当当摆放着上千个牌位,赫然出现在眼前,就像一双双眼睛在盯着她,不禁让夏初初浑身毛骨悚然。

她惊恐的拍着胸口,眨了眨眼睛,绷紧着头皮,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阁楼。

因门窗关着,里面异常阴凉昏暗,仅有供台上燃烧着火烛,散发一丝光亮。

满屋子萦绕着香火的味道,夏初初艰难的吞噎着口水,越发觉得这里阴森森……

特么的,把她丢来这地方,是想吓死她吗?

倏地,烛火摇曳了下,似乎有什么东西飘闪而过。

夏初初心一惊,煞白着脸,立即转身往门口跑去。

“啊……救命啊!”

砰砰砰!

“快开门,让我出去!”

她怕的后背直冒冷汗,拼命的拍打着门板。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姐姐跪求我嫁给姐夫,真相竟然是和养父母谋夺我家产!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679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