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沉浸在失身痛苦中的我,居然发现男友与闺蜜早已交颈而眠。

【免费小说】沉浸在失身痛苦中的我,居然发现男友与闺蜜早已交颈而眠。
星期五,是新任总经理吴志刚告之许诺总公司领导对她进行面试考核的日子。

自从吴志刚告诉她推荐她担任湘南厂财务总监以来,许诺一直是兴奋而又紧张的。

上午十点吴总的眼镜男助理打来电话,请许诺到小会议去。许诺想应该是总公司的领导来了,心中忐忑,但还是表现出了她的诺式镇定,没什么了大不了,最多就是不升职呗。往最坏处着想,向最好处努力,这是许诺的人生格言。

许诺,湘南制药厂现任财务经理,三十又零二岁。女人过了三十岁,夸张点说就叫奔四了。女人在这个年龄总是多愁而敏感的。十几岁的时候总是幻想三十是很可怕的事,而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岁月静静走来,安然接受。

三十岁出头,一般的女子就是结婚生子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而许诺,没有结婚却有一子没有幸福的三口之家,不过,儿子却是她幸福的源泉,一想到儿子,就忍不住会心微笑。

很多的时候,儿子会给她正能量,让她更为勇敢。

就象今天,在去会议室的途中为了缓解紧张,许诺用到了萨尔诺夫情绪挤压法,最后还是想了想儿子的笑脸,觉得放松不少。

敲响会议室的门,有人说:“请进”,许诺推门进去,就感觉到了一种严肃的气氛,因为会议室里坐着一排人,许诺在第一时间没有勇气也没有时间去数,但她感觉到了吴志刚,因为他说了一句:“许诺,请坐”。

这完全是一场面试,多年前找工作时候的阵式,只是现在的许诺不再是当年的黄毛丫头。坐定之后,她觉得应该好好的巡视一下对面的考官。五人,这是初步印象,许诺一路从左往右一个个扫过去,不认识、不认识、吴志刚,不认识,啊?许诺一下子如触电般不知如何是好。“许诺,今天这四位分别是。”吴志刚在分别介绍着对面的人,许诺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是最后一位是“分管咱们湘南的康宇轩执行总裁。”

太熟悉的名字,太熟悉却有些陌生的面孔,许诺在这一刻已无法镇定。迎着许诺慌乱眼神的是一双清澈冷漠的眼,直直的看过来,仿佛没有注意到许诺的慌乱。吴志刚左边的三位男人向许诺问了几个比较平常的问题,吴志刚则多是包容的在一边微笑着,似乎是要许诺不要紧张,就是普通的交流。

他此刻怎知许诺心中已是翻江倒海。这个叫康宇轩的男人冷漠的最后发话了:“许诺小姐,已经看过了你写的财务报告,吴总大力推荐了你,经过我们一致考核,将聘任你担任湘南厂财务总监,具体的事项会由人事部门和你接洽,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话语绝对和愉快无关。

“谢谢,我会努力的。”许诺终于在最后的微笑中匆匆退出。靠在会议室外的墙上,许诺觉得双腿发软,有种虚脱的感觉。虽然是春天,但已是后背衣衫尽湿。

回到办会室,许诺已没法正常工作,坐在椅子上,放空放空,思绪紊乱。曾经那张帅气的脸在脑海放电影般闪过,而刚才的惊鸿一瞥,不,比惊鸿一瞥也许还是要稍长一点的时间,看到的脸英俊依旧,却是成熟而冷漠的。

有些痛,说不出来,就只能忍着直到你能慢慢淡忘。

许诺当年的痛,其实已慢慢淡忘。8年前,许诺就以为此生不会再与之相见了,多年以后,却在这没有任何预兆的场合这样相遇,更重要的是,对方似乎不认识她。

许诺的痛,没人知道,也无人理解。而此刻,却还伴随着深深的失落。

脾气如许诺,却一下子负气起来,“不认识就不认识,咱正好不想再见到你。就当彼此透明就好。”

“谢谢,我会努力的。”想到自个最后说的这句话,许诺莫名的脸红,正是因为他的态度吧,总裁?装不认识?了不起啊!咱不干了你不就不能对我牛了吗?

假如人家在见面的瞬间表现出重逢的喜悦呢?你许诺又将如何面对?许诺啊许诺,好不容易平静了几年的生活,一下子就打乱了。

而自己的心态居然还有些孩子气。孽缘啊!

三毛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尘土安详,一半在空中飞扬;一半散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这些年,许诺觉得自己就是一棵树了,静静地,远离伤痛,骄傲而坚强的活着。

电话铃声打断了许诺的沉思,是陈佳和,“老太太,你的升职有着落了吗?”

许诺只好告诉他:“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那就请客啊,一起吃个饭。”陈佳和温暖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陈佳和于许诺,是一个有些特别的朋友,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名从网络走到现实中的朋友。

许诺今天正如此慌乱,根本没有心情赴约,只得说:“今天公司要加班,走不了,改天请你吃饭。”

许诺的人生,在这个细雨蒙蒙的春日上午,被活生生打乱,并且是心乱如麻。

上周,也是一个雨天,办公室的门轻轻敲响,许诺“请进”的话音未落,人就已如一阵风飘了进来,还有香奈尔五号的浓郁香气。不用抬头都知道是办公室的陈瑶。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陈瑶神秘又掩不住兴奋的向许诺报料。“什么消息?”“你知道吗?咱们厂被康盛集团收购了。”“康盛集团?是上市公司啊,挺有名的。”“是的,原来就说我们要被收购,这一次可是悄然进行又行动迅速啊!”

“也好,免得半死不活的这么耗着,咱们厂如果被有实力的公司收购还是大有前途的,有过硬的产品,就是在包装和营销管理方式上太落后”。陈瑶也点头称是,最后更是对许诺说:“你知道吗?明天就有一个正式收购前的对接会,猜,谁将是这的新任负责人?”

“猜,难不成是我们认识的人?”“是的,就是你的前直接领导,吴志刚!”“啊?真的吗?”“千真万确,我们办公室接到了接待任务,刚才在准备铭牌,我原来以为是同名,特别向老杜打听了一下”。老杜是现任市场总监,也是陈瑶的表哥。

吴志刚,许诺念到这个名字,感觉是有股温暖。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收购如此顺利而快速的原因吧!吴是该厂原财务总监,对厂里的情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7年前许诺进湘南制药厂的时候面试官就是吴志刚,后来一直在财务部工作,从一名新人,到主管,到后来的财务部经理,一步一个脚印,一方面是许诺自己的勤奋,另一方面应该和吴志刚的独具慧眼分不开。

公司十年前原本是从一个国企改制的企业,三年前,因持股有所变动,更换了董事长,吴因为与新老板的意见实在分歧较大,毅然辞职去了北京的某公司,后来又听说被派到了海外,从此再也没有任何联系。当时接任的财务总监是老板的亲信,不懂业务,虽然对许诺这种不吭不卑的态度不待见,但还是个较为圆滑的人,非常清楚财务部的现状。所以,在工作上也还是基本上放任许诺的,必竟单位还是要一些做实事的人啊。

许诺名为财务部长,其实就是总监和财务部长一肩挑,当然,签名的时候不是她。

陈瑶带着香奈尔飘出了办公室,许诺莫明的有些激动。这两年来,在这个鸡肋般的位置上,感觉自个在一天天走向桔萎。没有激情的工作,没有波澜的日子。因为是老员工的原因,薪水还不错,离家也近,更重要的是和儿子的学校非常方便,还有这是财务部的全体同事对自己也特别关照,偶尔有事不能去接孩子的时候,总是有同事自告奋勇去担当接送的任务。许诺原来一直以为自个是属于有点man的女人,有些大大咧咧,但在这些年的生活磨砺之后,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没有什么远大目标的小女子,休息日的时候,甚至更象家庭主妇。

许诺听完陈瑶的消息,呆坐在办公室里望着外面有些阴沉的天色。

窗外虽然是雨濛濛的,但新生的嫩绿依然让人觉得心情多一份安逸。午后总觉得有些慵懒,不知是春困还是什么原因。手上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完成,但心底里总是有个声音在说:等下再做吧,先歇会。有研究说明,这种老是拖延的心理就是老去的征兆,许诺觉得挺吓人的,我就老了吗?

陈瑶带来的消息,让许诺的心激活了一下,多久,没有这种激动了?

许诺打开电脑,准备再审核一下将要上交的财务分析。属下对每个月的财务分析基本上模板化了,没有新意,就是每个月在数字变化的地方改下,甚至连开头结尾的形容词都千篇一律懒得改。

许诺有些恼火,可是这财务数字本就是枯燥无味的,难不成要属下写成小说或散文?许诺一直觉得以自个的才情应该是个作家而不是天天对着数字、报表讨生活。这也许就是理想很丰满而现实很骨感吧。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做自个喜欢工作而生活,大多数人都有些无奈,而生活的本质也许就是这样经历磨难的吧。

办公室外有一些骚动的声音,许诺突然想起陈瑶说的被收购的事,许诺想应该是对方的人来了吧。许诺突然有些紧张。这只是作为单位员工的一种本能反应吧,公司被收购,作为员工第一位想到的是,自个的工作岗位是否有变数?会否裁员?薪水是涨还是跌?福利呢?这次闪电收购并且消息保密,也让更多的员工少了一个提前议论幻想的动荡期。

十点刚过一点,陈瑶又一阵风到了许诺办公室,“你的接待工作就完成了?”“完成了,特别顺利。对了,我们的吴总越来越帅了。吴总多大年纪?想想,四十出头吧,男人真是越成熟越有味啊!做事刚毅果断,看来我们单位收购后应该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今天的主要流程是什么?”“就是做一交接前的碰头工作,还有,吴总走的时候只要了两样东东。”“啥东东?”“员工档案和工资表”。许诺想恐怕有一场血雨腥风啊。公司这几年一直停步不前,人浮于事特别严重,加上裙带关系缠绕太多,作为财务经理,她又何尝不知这其中的原故。虽然她也想铁面无私,无奈老板都签了字,她又有何再多言语的能力呢?许诺想每个公司的财务都是比较重要的地方,信不过的人决不会放在这个位子,现在的总监虽然业务不熟,但是老板信得过的人。

公司被收购,一场人事变动在所难免。估计现在的总监肯定会要易主的,而自个这个财务经理的位子,也充满变数,想到这,许诺心里多少有些波动。虽然以自个的能力和经验,去找份相当的工作并非难事,只是这些年已经习惯平静的生活,让她重拾当年勇往直前的气概要相当的勇气。新来的吴总是原来的上司,但此去经年,人是会变的,何况上市公司对于人员的去留应该不是一言堂。许诺心情有些复杂。

这就是未雨绸缪吧。自个都觉得有些好笑。其实也没什么好笑的,失业,房贷和儿子的学费、生活费将面临断档,这可笑吗?

也许真得象陈瑶说的,找个条件好的男人嫁了,就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了。因为陈瑶就是因为有个好老公,所以生活过得很随性。

陈瑶的老公是一名公务员,税务局的,三年前调到了湘南公司所属的税务局任副局长,对此,在办公室工作的陈瑶就更被领导看中,升为办公室主任,其实更多是负责协调对外关系。

陈瑶是外向型的,酒桌上也豪爽,因此这个工作也挺适合她的性格,加上个子高挑,又有几分妩媚,很是吃得开。不过陈瑶并不是个随便的人,许诺也经常笑话她是:常在花从过,片叶不沾身。

按理说陈瑶是幸福的,有个令人羡慕的老公,自个的工作也没有压力,家里小孩有母亲带着,可以说是潇潇洒洒,不象许诺基本上是没有业余生活的。但陈瑶的老公是青年才俊,工作也忙,一周难得在家吃顿饭,经济上陈瑶是富足的,但多少有些空虚,还不能和别人说,不知情的人只会说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其实,个中滋味、冷暖自知。

陈瑶算是许诺在公司的好姐妹,因为许诺和陈瑶是同一期进公司的新人,许诺的性格是陈瑶喜欢的,为人坦荡不做作,善良正直没有公主病。陈瑶的耿直也正好对了许诺的胃口,于是两人成了好朋友,虽然如此,陈瑶也试途问过许诺孩子的事,还有孩子爸爸的事,许诺说只有这个就不想提,已经尘封。陈瑶无奈,但总会骂她:“这孤影清灯的生活到底要过到什么时候?”许诺总是说:“没有刻意想孤单啊,但拖儿带女的有谁有这样的胆量惹我?何况还必须得两情相悦!”

许诺这些年的生活,一直平平淡淡,从从容容。

每天手机铃声设置的闹钟在清晨6点40分准时闹响,关掉闹铃,许诺习惯再眯一会,7点准时叫醒儿子,然后吃早餐,7点50分将儿子送到学校,8点30分上班。这已经成了程序。

原来也没想过这能湘南公司工作这么久的,特别是三年前新的上司上任后起初的配合并不太开心,许诺都有离开的冲动。后来想到离公司不远正好有一所不错的小学,而在小学的附近正好有一个楼盘开盘售楼,陈瑶有朋友在售楼部上班,给了她一个优惠的内部价,陈瑶本来老公单位有一套两居室的,但离单位远,于是她再次买了一套复式楼,也怂恿许诺买一套,说是购房只有赚的不会吃亏,何况不住还可以转手做投资。

许诺心动了,买了房子儿子上学也方便,更可以让自个不再租房子过日子。许诺手上并没有太多的积蓄,只得向家里求助。父母虽然一直对她执意生下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而恼怒,但最终亲情无敌,父母将多年的积蓄凑在一起,付了一套两居室的首付,让许诺终于成为有房一族。

去年许诺才装修入住,虽然装修比较简单,但许诺一向是个要求精致的人,经过她设计,这个房子却是现代而不失温馨,也不比陈瑶砸重金装修的房子差。陈瑶总是感叹,天秤座的人就是浪漫又有审美情趣。现在房子果然一平方已增值3000多元。陈瑶总会对许诺说,“你要感谢我为你做的这个决定。”许诺打心底里感谢陈瑶,不光是这个决定,还有陈瑶妈妈对儿子的照顾也令她心存感激。

自从听了陈瑶的消息,许诺的心里也一直处于动荡之中,只是,想多了也无用,懒得多想,投入工作当中,何况月初的时候总是财务部最忙的。

周一,许诺一进公司就感觉气氛不同。尽管陈瑶在周末就透露过周一将是新公司管理层进驻的日子。员工们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并没有任何异常,但8点30分,从原来老板到原各路高层管理人员清一色西装革履在出现在公司就太不正常了。员工们已在私底下窃窃私语,公司有什么事发生?并没有公开发布高管开会的通知。

临近中午,陈瑶又到许诺的办公室来转了一圈,许诺问她是不是中午有招待饭局,陈瑶头都甩脱的说“NO,NO,NO,新来的领导一共四位,只要我在公司食堂订了快餐。”许诺不禁在心里满意新领导的作风。

下午三点,许诺桌上的电话响起,一个清晰的男声:许诺小姐你好,我是总经理助理何翔,请到总经理办公室来一下。许诺心里不免咯噔一下,未必第一刀就挥向了自个?

许诺来到总经理的楼层,总办外的接待室一个戴眼镜的年轻男子向他微笑地走过来:“许小姐是吧,吴总在办公室等你。”

许诺敲了总办的门,“请进。”这个声音许诺是熟悉的,果然是吴志刚。许诺轻轻推门进去,吴志刚在老板台后站起来微笑着对话许诺说:“好久不见,许诺”。许诺原本的紧张荡然无存,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他在财务部的时候。

吴志刚示意许诺坐下后,大体介绍了一下公司接管的情况,万事开头难,虽然看得出他的胸有成竹,但仍然能感觉出巨大的压力。

“许诺,你是这里的老员工了,也是当年和我共事多年的同事,对你我比较了解,对公司的财务现状你也很了解,因此在此次人事调整的问题上,我向总公司管理层推荐了你,任财务总监一职,总公司将对你进行考核,直接监管湘南公司的是总公司的执行总裁,周末他将从国外出差回来,对你进行面试,希望你在这几天时间内好好准备一下。我是很看好你的,业务上你肯定没问题,关键是管理上还需不断加强学习。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虽然是女孩子,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是有一股子闯劲的。”

许诺感觉到一阵巨大的眩晕,这是自个从没设想过的结果。吴志刚说:“忙过这一阵子咱们私下好好聚一下。”许诺点头应是,最后出门时免不了问了一句:“师姐还好吗?”吴志刚表情复杂的迟钝了一下,“还好,下次再细说。”许诺是观察敏锐的人,意识到可能有些情况,赶忙退了出来并掩上了门,回头向这个叫何翔的总助点头微笑。

许诺口中的师姐就是吴志刚的太太,名叫张诗韵,人如其名,当年是学校的校花之一,加上爱好文学,经常有文章或诗词发表,在男生们的眼中,就是雨巷中走出的丁香般的姑娘,清新脱俗惹人喜欢。8年前许诺进公司不久,正好看到吴志刚的太太给他来送文件,正是自个在学校的师姐张诗韵,因为曾同在一个文学社团活动,许诺的文风也比较有特色,和张也算是谈得来,一来二去就成了要好的笔友。因为有了这层校友的关系,加上吴志刚对老婆可算得上百依百顺,自然也就会给予许诺诸多照顾。

许诺从吴志刚办公室出来,陈瑶就特地跑过来问:“许诺,吴总找你什么事?好事吧?”

许诺说:“也没什么事,要我准备一个总公司领导的面试。”

“面试?是升职还是什么?财务总监一职可是空缺的。”

陈瑶反应很快,许诺说:“还不知道,也许有这个机会。”

“许诺,你好好努力啊,你可是上有老下有小,升职对你是大好事!”陈瑶拍着许诺的肩膀。

是的,升职是大好事,许诺也希望有好运气。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沉浸在失身痛苦中的我,居然发现男友与闺蜜早已交颈而眠。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69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