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这是一个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健壮留守劳力与一堆留守少妇之间的故事

【免费小说】这是一个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健壮留守劳力与一堆留守少妇之间的故事
清晨,一缕朝阳普照大地,和煦温暖。

“嘿……哈!”

出云城凌家,这是一个尚武世家,许多年轻弟子聚集在广场晨练,大的十七八岁,小的五六岁,他们个个聚精会神,丝毫没有散漫之意。

在这群少年的后面,一位中年男子正带着笑容注视着他们,不住的点头,这说明,这群少年在他的眼中已经是非常的出色。

凌家能发展成为出云城四大世家之一,与这些后辈生力军是完全分不开的。

“啊……”

忽然间,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凌家,让这些晨练的弟子纷纷调转头朝着远处一处废旧院落看去,无形之中,使得场上增添了一道不和谐的气氛。

“又是他在鬼叫,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他没有武脉,却浪费家族大量资源,真是搞不懂族长和大伯是怎么想的!”

“对,他只是大伯捡来的一个儿子,要我说早就该逐出凌家!”

几个少年议论着,脸上带着浓郁的不满情绪,但说话的同时,又朝着后面那位中年男子看去,似乎有着一股胆怯之意。

“天宇哥哥才不是捡来的……”

广场上突然响起了一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她叫凌水瑶,十岁,是凌家族长的掌上明珠,平常可是和凌天宇关系最为要好。

凌水瑶一身紫衣打扮,扑闪着两只乌黑的大眼睛,脸盘轮廓清晰,虽然只有十岁年华,却是一个美人胚子,如果长大,可见是何等倾国倾城。

“三叔,你快说,天宇哥哥不是捡来的!”小丫头双目乌黑,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朝着那中年男子问道。

“呃……”中年男子沉思了一下,最后无奈的摇头,道:“瑶儿,事实是无法改变的,只是你大伯没有儿子,天宇是他唯一的希望,我们凌家绝对不会遗弃他的!”

中年男子名为凌煜,是凌家族长的弟弟,在族中话语权较低,也没有儿女,所以才担任了监督晨练的职责,而凌水瑶的大伯,是凌家族长的大哥凌飞扬,族长排名第二,名为凌正南。

凌家正是由于这三人,才奠定了在出云城的地位,跻身为四大世家之一。

“不遗弃他又怎么样?昨天宋家的一纸改婚书可是让我们整个凌家在出云城蒙羞!”

一个少年面带怒意,并不对凌煜有几分尊重,他约莫十六七岁,是大长老的嫡系,名为凌浩,在这后辈之中,数他的修为最高。

“这个……”凌煜无言相对,吞吐道:“天宇的婚事是整个凌家的决定。”

“我知道,这当然是凌家的决定,不过,你们以为能替那废物瞒一辈子?这不,才订婚几天,宋家就知道了!”

凌浩脸色冷沉,面对凌煜也是直接指责,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改婚,这件事情对于一个大家族来说,的确是一件羞耻之事。

宋家大小姐宋无双不但容貌惊人,被誉为出云城的第一美人,其修为也是不弱,在年轻一代中也能排得上前五。

这样一位女子,又怎能甘心嫁给一个废物?

先前的订婚,还是因为凌家的故意隐瞒,其中也带着一点废物利用的意思,不然,就算是族长同意,那些长老们也不会善罢甘休。

“不用吵了,赶紧练习,不然按凌家族规伺候!”

凌煜大吼道,这是他唯一能动用的权利。

而那些少年听到族规二字,都连忙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

“啊……爹,你不要死,不要死……”

那废旧的院落之中,一位十四岁左右的少年坐在床上,双手抱着头,面色狰狞着,非常的痛苦。

在他的旁边,凌飞扬连忙抱着他,焦急的道:“宇儿,你是在做噩梦吧,爹没事,爹好端端的在这里,你睁开眼睛看看!”

但不管如何,凌天宇依旧紧闭着双眼,沉浸在那个模糊的梦中。

良久,他才渐渐的冷静了下去!恢复了过来。

“爹,我又梦到了那一幕……”

凌天宇痛苦之色淡去,从那惊恐一幕中回过神来,但还是有点失魂落魄。

只是这个梦众所周知,凌飞扬却没有放在心里,笑着打趣道:“你这小子,你老子我好端端的活在这里,你总是叫嚷着不要死,敢情你是咒我死呢?”

“额……怎么会呢,梦里的那个人又不是你,不过我总感觉梦里那个身影在哪里见过,而且,我在梦里喊他爹,真是奇了怪了!”

凌天宇喃喃的道,而后慢慢的从床上走了下来,眼神一扫,见到了桌上的一个信封,上面书写着改婚二字。

“爹,对不起,是我让您蒙羞了!”

凌天宇低垂着眼神,无力的朝着桌子边走去,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傻小子,你说什么呢,这婚事我和族长还有你三叔当初也不赞同,都是那些个老不死的非要这样,我还不知道他们想借此稳固凌家地位,只是他们不曾想这样的大事,宋家怎么可能不调查清楚。”

凌飞扬摆手一笑,也坐到了桌子旁,并顺手倒上了两杯茶。

“爹,其实你不应该陪着我住在这么破旧的地方,我是一个无法修武之人,自然不敢奢求什么,可爹不同,你可是凌家的顶梁柱!”

“你小子净胡扯,你是我儿子,你住哪爹就住哪,那几个老家伙的用意谁不知道,如果他们对你不利,老子定会拆了他们几根骨头。”

凌飞扬拳头一紧,愤怒的说道,这让凌天宇顿时一股暖意涌上心头,他知道自己被遗弃,如果不是凌飞扬,自己估计要被野兽吃个精光吧。

至于梦中之人,肯定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或许,他遇到了生死攸关的大劫,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好了,不要多想了,你娘去世多年,爹会好好照顾你的!”凌飞扬平和了下来,再次道:“关于这改婚之事,族长叫我前去商量,我先出去一下,你好好休息!”

凌飞扬走了,凌天宇盯着那封改婚协议,脑海中浮现出里面的内容。

宋无双才貌修为首屈一指,自然不会甘愿嫁给一个废物凌天宇,但双方的婚事既然已经定下,为了顾及颜面,宋家才提出改婚,而这改婚的对象,是宋家的二小姐宋如霜。

传闻宋家大小姐为出云城第一美人,但宋家的二小姐却是一副猪头土脸之像,而且性格泼辣,这样的人物,就是普通平民也看不上,凌家肯定也不会将这样的女人娶进家门。

“宋如霜……”

凌天宇抓起桌上的信封,嘴中喃喃默念着。

他知道,宋家此举也是釜底抽薪,宋如霜好歹也是宋家的二小姐,而他只不过一个废物而已。

如果凌家同意改婚,那自己肯定会陷入绝境……

“真的是必死之局吗?”

凌天宇默默念叨,手不禁然的摸到了脖子上挂着的玉佩,这是上面精致的雕刻着天宇二字,或许他凌天宇的得名就是来源于这块玉佩。

至于玉佩的来历,那是在他被捡回凌家的时候就陪伴在他身边。

“哎,为何我就没有武脉,不能修武呢?”

凌天宇苦闷的喝着茶,他不甘心命运,但也无可奈何,在这大陆之上,不管是哪里都以武为尊,而且,他博览群书,也知道武道可以通神,修炼到极境可万寿无疆,无所不能。

武道的境界划分为人武境,地武境,天武境三大境界。

每个大境界又分几个小境界,人武境分为炼体境,凝罡境,塑元境,御气境,除炼体境分为十层,其余的都为初中后巅峰四个层次。

至于地武境武者的划分,凌天宇也不知道,就是在出云城之外的大城市和周围门派也没听说过。

地武境如此,那天武境武者就是传说了。

除了武者等级,还有武技的划分,在这大陆之上,任何一个东西都有着三六九等,往往一本好的武技能带给武者巨大的成就。

武技也分为天地人三个等级,每个等级分为下品,中品,上品三个层次,但并不一定谁都可以修炼好的秘籍,对于武者来说,基础最为重要,达到了什么层次才可以修炼更强大的武技。

不过,在出云城最好的武技都只有五本人级中品武技,分别掌握在四大世家和城主手中,只有族长及长老有权修炼,至于弟子,都只能修炼人级下品武技和一些入门招式。

出云城是东皇洲风云帝国的范围,风云帝国又由三大王府构成,分别为药王府,天王府,冥王府!

天王府是培养军队的地方,帝国的主要战力所在,也是打造武器的地方,药王府是炼制丹药的地方,为国家提供保障,而冥王府是帝国的利刃,专门偷袭暗杀,让人闻风丧胆。

三大王府雄踞一方,出云城正好是药王府的地界。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三大王府明面上都是为帝国出力,但暗地里还是勾心斗角,争权夺势。

虽然帝国皇室知道,但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这是一种平衡,一旦被打破,帝国将不复存在。

“不行,绝对不能认命。”

凌天宇脸庞坚毅,顿时抄起桌上的将那份改婚书,撕了个稀巴烂。

“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我一定会成为武者,要让你们知道,我不是利益交换的牺牲品!”

凌天宇面色冷漠,咬牙念到,随即,他大步走出了房间。

青山绿水,出云城依旧!

只不过,这依旧的平静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奏,谁都知道,在十日之后,宋家将邀请其其余三大世家及城主府,准备宣布改婚之事。

虽然所有的不利因素都偏向于凌家,但这样的奇耻大辱,定然会让凌家做出不可预料的举动。

“宋家大小姐才貌无双,修为又是到了炼体境七层,传闻中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如果真的嫁给凌天宇那样的废物,真是浪费了一朵鲜花!”

杨家府邸,一位俊朗公子踱着脚步,徐徐说道。

在他的边上,两位侍奉的丫鬟生得美貌,听到自家公子这番话语,也不住的点头。

“就是,我看在这出云城,也只有我们家公子够资格娶那宋无双,而且,也只有那宋无双才能入得了公子的法眼!”

一位侍女笑着道,眼神却在杨磊身上流淌,媚眼无限。

这个杨磊,正是出云城四大世家杨家的唯一继承人,修为炼体境八层,非常喜欢女色,不过,入不了他法眼的绝对不要。

“那当然,整个出云城谁不知道宋无双为第一美女,只可惜,宋家比我们杨家稍胜一筹,这样的美人,我也只能远观而已,不过……”

杨磊想起宋无双的容貌,脸上如同万千娇花盛开,非常的高兴,他突然一顿,道:“不过,在这出云城,可是还有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儿!”

“究竟是谁?居然能得公子看上!”另一位侍女连忙问道。

“嘿嘿,她就是凌家的凌水瑶。”

“凌水瑶?凌家那不满十岁的小丫头?”两位侍女皆是一愣。

“那当然,不满十岁就有这般容貌,假以时日,她的美貌定然会胜过那宋无双!”

杨磊噙着笑容,自从几个月前一次偶然的相见,让他记住了那活波可爱的小丫头,因此也暗暗有了决定。

“公子,那这次宋家改婚之事?”

“改婚之事跟我们没有多大关系,只是这一次凌家越惨越好,那样,我就可以早点将凌水瑶收入房中……”

除却杨家之外,另外一大世家李家也是稍微议论了一下关于宋家改婚之事。

出云城近百年来四家争霸的局面未曾改变,如果真能让一大世家落没,那他们也乐享其城,不过,如果要他们也出一份力,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正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凌家后山,一位少年白衣如雪,盘坐在一块巨石之上。

那专心的神态犹如世外高人一般,那运气的动作行云流水,宛如数十年苦练一般,只是良久过后,少年无奈的睁开双眼,显得那般无力。

“依旧无法开启武脉,丝毫不能感应到周围的灵气,难道我真的是一辈子的废物吗?”

少年呐呐自语,炼体境,就是要感应到周围灵气,将之引入体内,改造肉身,而没有武脉之人,是无法感应到周围灵气的。

而且,他已经从凌飞扬那里得知了凌家的决定,那就是接收宋家的改婚。

如果真是这样,当两家结亲之后,宋家肯定会除掉自己,然后对外随便声称一个理由,这样,宋家最终毫无影响,而凌家也由于他是捡来的而不会大动干戈。

“让我做牺牲品,一个凌家,一个宋家,如果我能活下来,一定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凌天宇暗暗发誓,突然一阵香风飘过,一双纤细白嫩的柔软之手遮住了他的双眼,紧接着,一道甜甜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中。

“天宇哥哥,猜猜我是谁?”

“瑶儿,这还用猜吗?在整个凌家,唯独只有你不嫌弃我!”

凌天宇掰开凌水瑶的双手,转过头望着那娇小美人,带着微笑道。

“真没劲,天宇哥哥也不知道猜错几次,太没幽默感了!”小丫头嘟着小嘴,故意的微怒。

“对了,天宇哥哥生日快乐……”

“生日?”

凌天宇恍然一顿,的确,今天是他的十四岁生日,那玉佩之上,不但有天宇之名,还刻有自己的生辰八字。

“十四年了吗?或许,这将是我这一世的最后一个生日吧!”凌天宇心中默念道。

“天宇哥哥,开心点,凌家的实力和宋家相差无几,大伯和我父亲都会站在你这边的,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小丫头安慰道,她天真无邪,不知道世家之中都是以利益为重,要说真的站在他这边的,估计就只有父亲凌飞扬吧。

“天宇哥哥,走吧,今天要给你好好的庆祝一下!”

凌天宇的住处,为他庆祝生日的除了凌水瑶,也只有凌飞扬了。

尽管只有三人,凌天宇还是非常的满足,这一天就这么悄然过去。

是夜,凌水瑶走了,这里,唯独还留下了凌飞扬。

“爹,您也早点休息吧,都累了一天了。”

“天宇,凌家的决定……”

“我知道了,我不会怪爹的,我先回房了!”

凌天宇说完,留下了一个孤独的背影,缓缓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唉,世家的利益,难道就要牺牲一些无辜之人吗?如果谁敢对我儿不利,我定会让他们鸡犬不留。”

望着凌天宇,凌飞扬沉沉一叹。

要说凌天宇的恨意,自然不会恨上自己的父亲,只不过,家族之中,不是他父亲可以做得了主的。

半夜,周围一片寂静,凌天宇斜躺在床上并没有睡意,他回想起这十四年中的所有事情,这一幕幕,或许是他最后一个回忆。

“爹,你究竟是谁?”

那个一直困扰他的梦也悠然而来,他明白梦中的那个爹修为强大,几乎无所不能,但就算这样,也面临了绝境。

而他,只是一个废物,或许这一辈子也没有机会知晓事情的来龙去脉。

唯一的,只有胸前的那块玉佩。

“玉佩啊玉佩,如果你有灵,能否在我死之前告诉我的身世?”

凌天宇双手托起玉佩,默默的念叨,这是他唯一的愿望,只是,良久之后,玉佩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静静的,凌天宇也累了,沉重的躺了下去。

而就在他躺下去不久,玉佩发出柔和的白光,将凌天宇全身笼罩,这种现象足足维持了一个时辰才散去。

这一晚,凌天宇睡得很香,他还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觉醒了武脉,也得知了武脉的级别。

武脉,分为天地人三个级别,人级武脉最为常见,几乎遍地都是,但人级武脉也分一二三品,区分习武者的天赋。

往后一级是地级武脉,极为少见,也为一二三品,再后面是天级武脉,极为罕见,也是三级之分。

总体来说,武脉分为一品到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

而凌天宇梦见自己的武脉居然达到了九品,这让他简直乐翻了天。

清晨,柔和的日光透过窗户照射到凌天宇的床上。

“唔……”

感受到日光的刺眼,凌天宇轻声一语,习惯性的用手遮挡在双眼之前。

但是他的双眼却如同粘了胶水一般的无法睁开,或许是睡得太晚,身体太过疲惫。

不过,昨晚上的梦他可是记得清楚,九品武脉,人界巅峰的象征。

“哎呀……”

想到这里,凌天宇猛的直立起来,尽管是梦,但成为一名武者一直是他的愿望,所以他连忙开始沟通周身灵气。

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一次,居然真的有了变化,将以往那一次又一次失败的历史记录所打破。

这一次竟然真的能感受到周围的灵气,还能慢慢的将他们吸纳进入体内。

“武脉真的觉醒了,这不是梦?”

凌天宇惊喜之中,豁然的睁开了双眼,半响呆立在床上。

“怎么会突然之间觉醒武脉?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那个不是梦?”

一连窜的疑问在他的脑海中闪现,但是,这一切都无法找到答案。

“先不管这么多了,我先告诉爹去!”

凌天宇连忙从床上下来,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去。

要说什么能让自己父亲兴奋,唯一的就是自己能成为一名武者。

只不过,他的前脚刚跨出大门,又突然之间停顿了下来。

“不行,如果我将武脉觉醒的事情告诉爹,那整个凌家也会知道,到时候肯定会让我去检测武脉的品级,以凌家的水准,根本无法检测出九品武脉,而且,我终究不是凌家血脉,就算如此,也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唯独只有依靠自己,所以,这件事情必须隐忍。”

凌天宇收回了跨出去的脚步,回到房间坐下来静静思考。

现在,距离改婚仪式还有七天,如果真是天级武脉,只要寻找一套好的功法和武技,到时候未必没有一拼之力。

功法倒是有,作为凌飞扬的儿子,凌天宇早就被传授了凌家所有弟子学习的人级下品功法紫霞功。

但是,紫霞功只是辅助和提升修为,但要做到保身和杀人,就必须掌握武技和招式。

由于凌天宇没有武脉,所以凌飞扬在传授完紫霞功之后也就没有再教授武技了。

“如果现在贸然去问爹要武技,难免会因此怀疑,但家族的武技阁我是没法进入,这该如何?”

凌天宇面露凝重之色,干脆放开了心思,在房间内运转紫霞功开始修炼。

一个时辰过去了,凌天宇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他吸收灵气比别人快,炼体的速度也异于常人,而且,对于紫霞功的融会贯通也是顺理成章。

“没想到天级武脉这般强大,才一个时辰,我就突破到炼体一层境界了。”

暗自兴奋了一阵之后,凌天宇继续修炼,仅仅一个晚上,他的修为便提升到了炼体境五层。

如此巨大的提升,要是传了出去,恐怕整个出云城都要为之轰动。

武脉和修为的事情,让凌天宇放下心来,但武技的事情却是让他冥思苦想。

正在此时,外面一个甜甜的声音传了进来。

“天宇哥哥,昨天你怎么了,一天都没见到你人。”

声音由远及近,一个娇小可爱的美人儿顿时出现在了凌天宇的眼前。

“原来是瑶儿,我昨天太累了,所以睡了一天!”

“什么嘛,天宇哥哥真是跟猪一样能睡,走吧,我们去后山!”

“去后山?你不要修炼了?”凌天宇看着面前的美人儿,平常这个时候不是家族弟子的演练时间么?

“嘻!我是谁,我要走,没有敢说什么,三叔也能理解的。”小丫头鬼灵精怪,吐了吐香舌,连忙拉住凌天宇的手,道:“天宇哥哥,我们快走吧。”

凌天宇被她拽着,两人朝着后山而去。

来到后山,凌天宇还没搞明白,今天这小丫头到底唱的哪一出。

“天宇哥哥,七天之后就是宋家和凌家的改婚仪式,到时候出云城所有世家和城主府都会参加。”

凌水瑶一本正经,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

“嗯……”

凌天宇随意的应答的一句,这个事情,几乎所有人都知晓。

“天宇哥哥,其实长老们都是在利用你,我听父亲说,这次改婚之后,你会被送往宋家,到时候你可能会有危险。”

“你父亲跟你说的?”

凌天宇闻言,顿时看向凌水瑶,那锐利的眼神如同两把利剑,让小丫头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

“不……不是,是我在门外听见的,但我父亲也是担心你的安全,与长老们发生了争执。”小丫头吞吐着说道。

“原来是这样。”凌天宇内心平静了下来,在他的记忆中,那些长老只是见过几次,他们虽然一个个都是凌家之人,但眼中只有利益,没有人情。

大长老名为凌战,一副非常冷漠的样子,好像谁都欠他钱似的。

二长老名为凌霄,虽然样子和蔼,但出口就是以家族利益为重,让人很不适应。

至于其他的,凌天宇倒不知道其名字,也没有必要去一一记住。

好在凌家的三兄弟还有点人情。

“你拉我来后山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情?”凌天宇问道。

“不是,我不想天宇哥哥有一丁点危险,所以,我想让你离开凌家。”

小丫头乌黑的眼睛呈现出水汪汪的一片,从怀中缓缓掏出一个布包,不舍的道:“虽然我也舍不得天宇哥哥离开,但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

说话的同时,凌水瑶已经将布包塞进了凌天宇的怀中,继续道:“这是凌家的人级中品武技灵虚剑意,虽然只是人级中品,但实则有着上品的威力,只是其中缺失的几式。”

“凌家的顶级武技,瑶儿你……”

“我知道天宇哥哥一定会觉醒武脉,到时候你如果拥有这灵虚剑意,定会超乎所有人!”

小丫头淡淡的一笑,露出一排整理的牙齿。

但他的这一举动,直接让凌天宇懵了,一个十岁的小丫头,居然为了他连凌家的镇族之宝都给偷了出来,这要是被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她是族长之女又如何?到时候事情传出去,那几个老不死的还不是不死不休。

“傻丫头,你疯了,虽然我很需要武技,但也没必要带着跑路,你等会!”

虽然凌天宇知道偷窥家族顶级武技会受到族规处置,但现在的他对武技的需求无异于鱼回大海,因为,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迅速的打开布包,凌天宇从里面取出一卷手札,仅仅几分钟的时间,他就将灵虚剑意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然后又将之卷好,用布包裹起来,递给凌水瑶。

“好了,赶快拿回去,免得被你父亲发现。”凌天宇道。

“拿回去?天宇哥哥你这是……”

“我已经记住了,还有,我也不会离开凌家,到时候,我会让他们知道,我凌天宇不是一个废物。”

凌天宇的话让凌水瑶直接呆立,看完了?才几分钟啊,而且听他的口气,难不成天宇哥哥已经觉醒武脉了?不然为何这么快就看完了。

想到这里,凌水瑶那呆立的神色顿时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满脸的喜悦。

她兴奋的喊道:“天宇哥哥,你……”

“嘘!瑶儿,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不能透露出去,就算你我父亲也不行,而且,七日之后的改婚仪式,不管结果如何,不要为我担心。”

凌天宇连忙堵住了小丫头的嘴,这样的事情,彼此心里知道就可以了。

“嗯……”小丫头心领神会,一颗悬着的新终于放了下来!

时间依旧。

自凌天宇回来之后,就一心钻研灵虚剑意,从不迈出大门。

而随着改婚仪式的临近,整个凌家都压抑非常,这毕竟是家族的奇耻大辱。

演武场上,这几天也没有先前那般流畅,许多人都无心修炼,有的甚至低声议论起了改婚仪式上会发生的事情。

“其实,我们也没必要这般压抑,那废物虽然叫凌天宇,但始终不是我凌家之人。”

“虽然他不是凌家血脉,但始终姓凌,外界的人只会说凌家,而不会去归结到凌天宇的身份之上。”

“当初要是让浩哥迎娶宋无双,或许这事情就成了,现在,唉……”

许多年轻弟子你一言我一语,令得一边的凌浩脸色发紫,如同猪肝一般。

他贵为凌家的第一天才,这事情却没有他的份。

“够了,或许你们不知道,药王府世子选妃,宋家早就有意将送无双献上去,我们凌家的所做,只是沦为宋家的一个笑话而已。”

凌浩大喝道,所有人的议论都因为他的话戛然而止。

宋无双要给药王府的世子当妃子?药王府,那可是风云帝国的三大王府之一,而这出云城也正是药王府的地界。

在这里,药王府就是龙头老大,他们随便派出一个护卫,就可以让出云城四大世家死上无数遍了。

既然这事情凌浩知道,难道族长和长老们会不知道?

所有人暗自揣测,现在,他们总算明白过来,凌家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攀上宋家,借机攀上药王府这棵大树。

而且,凌家也知道,不管将谁推出去,都将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所以权衡利弊之下,这才推出了凌天宇。

“原来事情是这么回事?”

凌水瑶紧皱着柳眉,他必须将这一消息告诉凌天宇,不然,到时候要是得罪了药王府,那凌家定当不复存在。

这一切,凌天宇自然不知,他现在醉心灵虚剑意。

灵虚剑意,的确是一套不错的武技,除了三式完整剑招和两式残缺剑招,还有一套步法,名为幻影迷踪。

如果能学会,能身如闪电,人过留影。

至于那完整的三式剑招,凌天宇很快就明白了过来。

第一式:名为剑出归一。

这一式以凌天宇的智慧不难理解,剑招很多,但最后都是归为一剑。

这一剑在乎眼力和精准,必须做到一击击中目标,达到快准狠,也是最为基础的一招。

练就这一式,凌天宇用了两天的时间,可以说成就非凡,就是凌浩的这一招,也只能趋于下风。

第二式:名为剑气纵横。

这一式需要对剑法有一个极高的认知,而且也需要达到凝罡境,气指的是罡气,能远距离伤人。

在凌家,估计也只有少数几人能使出这一招。

第三式:名为风雷涌动。

这一式剑诀依旧是在凝罡境可以使用,但配合罡气,能带动雷声响动,威力非凡。

至于那残缺的两式,一式名为人剑合一,讲究剑随心走,人即是剑,剑即是人,只不过没有心法口诀,也没有讲述如何学习。

第五式名为无剑,这一式更是没头没尾,根本无从领会。

相对于凌天宇来说,现在有了第一式就不错了,只要将剑出归一熟练,再加上他的天赋,在这出云城的年轻一代之中,基本上无人可以匹敌。

尽管如此,修为依旧不能落下。

现在离改婚仪式还有五天,凌天宇的修为也才炼体境五层,不管如何,这五天时间必须加紧修炼,尽快让修为提升到炼体境八层,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后山,这里已经成为凌天宇的据点,凌飞扬这几天也是纳闷,自己的儿子一天到晚呆在后山做啥。

虽然有点好奇,但他这几天事情繁多,也没时间去查看一下儿子的动向,倒是凌水瑶时常出现在后山。

“瑶儿,你说这事情牵扯到了药王府?”

凌天宇眉头紧皱,手中握着一把精钢长剑,上面已经留下了不少的钝口,显然是刚演练完剑招不久。

“嗯,其实家族早就知道宋家把宋无双是准备献给药王府的世子,而我们凌家为了利益,居然热脸去贴冷屁股,我看不起爹爹!也看不起宋家卖女求荣!”

小丫头撅着嘴巴,非常的不满。

“呵,世家就是如此,只要有往上爬的机会,不会去在乎牺牲一两个族人,何况我还是一个外人。”

凌天宇自嘲一笑,当初的他没有武脉,根本无计可施,但现在的他,可是九品武脉,以后很有可能问鼎巅峰,就算和药王府有关系又如何?

风云帝国三大王府虽然位高权重,但三大王府争斗不休,就算这里是药王府一手遮天,但他就不相信其他两府没有密探在这里,如果事情闹大,对药王府没有丁点的好处。

“天宇哥哥才不是外人,在我心中,天宇哥哥就是凌家的人,我不允许你有任何的危险。”

小丫头斩钉截铁,态度非常的坚定,这话将正在思索之中的凌天宇拉回了现实。

他微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额头,柔声道:“瑶儿放心,既然我已经知道了这事情和药王府有关,我一定会小心应对。”

“真的吗?”小丫头半信半疑。

“真的!”凌天宇道:“看来你还是不相信你天宇哥哥的实力,来,我们切磋一下!”

“哼,谁怕谁!”

后山之中,两道身影闪动,剑光,身影交织在一起。

良久之后,小丫头累得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地上。

“不好玩,天宇哥哥原来这么厉害了,我根本打不到你。”

“嘿嘿,所以你就不要为我担心了,对了,你对剑出归一怎么理解的?我来教你吧!”

转眼之间,五天的时间一闪而过,凌天宇的修为硬生生的提升到了炼体境八层,和凌浩相当。

而他的灵虚剑意第一式也炉火纯青,估计就算是族长凌正南的这一式也不比他强。

这一天,出云城风云涌动,无数有头有脸的世家和大人物纷纷前往宋家。

因为这一天,是宋家对凌家做出的改婚仪式,其中有许多人都是为了巴结宋家,也有许多人是为了看凌家的笑话。

而这一天,凌家的队伍也开始朝着宋家而去。

宋家位于出云城西侧,这里一大片坊市都是属于宋家地盘。

宋家府邸大约方圆数千米,非常的庞大。

今日,这里门庭若市,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仔细看去,还有一队队城主府士兵在这里维持秩序。

可见,城主欧阳修已经早早的来到了宋家,被奉为上宾,再者,如果宋家能攀上药王府,他一个小小的城主可是功不可没。

“哎呀,淩家主,你们凌家可算是来了,杨家、李家还有城主大人都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了!”

当凌家众人来到宋家门口,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笑脸相迎,只不过那笑容当中夹带着一丝鄙夷的神色。

在不经意间,那老者还朝着凌天宇不屑的望了一眼。

这次凌家是由凌正南带队,凌家的老大和老三全部到场,还有凌战和凌霄两位长老及凌家的第一年轻一代凌浩。

“有劳莫管家了!”

凌正南一脸正气,微微抱拳回应了一下,而后率领着众人朝着宋家大门走去。

凌战和凌霄对于凌正南这样的态度却是微微一愣,连忙朝那莫管事拱拱手,道:“不好意思,路上有点事情耽搁了!”

两人的如此卑躬屈膝完全看在凌天宇的眼中,他知道,他的事情完全是这两个眼中只有利益的老家伙挑起来的。

“哼,宋家,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龙潭虎穴!”

凌天宇心中冷哼,跟在凌飞扬身旁大步而去。

现在的他可是一明真正的武者,炼体境八层,掌握凌家的凌虚剑意,这份成就,不亚于出云城任何一位同辈之人。

只是,凌家后辈弟子当中,是不允许修炼凌虚剑意,如今他只会这门武技,如果到时候大展身手,定会被凌家认知。

稍微沉思了一下,凌天宇心中便有了计较。

进入大门,里面庄严肃穆,非常的宏大。

尤其是会客大厅,更是气势如虹,左右两边早已经坐满了人。

“哈哈,正南兄,你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这次不来了呢?”

刚进入里面,一道爽朗的笑声传了出来,那发声之人正坐于首座,皮肤黝黑,却又不是威严。

他只是站起身来,并未走下来迎接。

在凌天宇的印象中,此人应该就是宋家的家主宋光。

“正南兄……”

两边的座位之上,又有两位中年男子起来打招呼,一人灰色长衫,名为李蔼,是四大世家之一的李家族长。

另外一人身穿华服,是杨家的族长,杨粟,在他们的后面,自然是家族之中一些天赋年轻子弟和长老。

至于其他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有名望的小世家。

而那首座之上,除了宋光之外,还有一位威武的中年男子,他便是出云城的城主欧阳修,也是出云城的第一高手,凝罡境后期修为。

他是得药王府的指派才当了出云城的城主,这一次宋无双进入药王府为妃,如果没有他的荐举,根本无法成事。

不过此人也不是利欲熏心之人,为人处世还是有着几分正义。

“各位,久等了!”

凌正南朝所有人微微拱手,最后对着首座的欧阳修,恭敬道:“欧阳城主,还请见谅,这次路上遇到一些事情给耽搁了!”

欧阳修脸色没有变化,只是微微点头,道:“淩家主请入座吧,今天只是改个婚而已,不算大事,况且以后宋凌两家就是亲家,不必在意来迟来晚!”

作为一方城主,欧阳修还是喜欢这四家格局,只要能保证出云城一直这样平和下去,那上面肯定是归功于他的治理有方。

“多谢城主!”

凌家众人落座,顿时间所有人的目光纷纷聚集到了凌天宇的身上,诸多的议论出现。

“这就是那个捡来的废物?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可惜只是个废物!”

“这种人居然也想娶无双小姐,这凌家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依我看,他连如霜小姐都配不上,宋家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的确,这样的废物,我一巴掌都能拍死,居然还敢来宋家!”

声音虽然不大,但明显的能传到所有人的耳朵,凌浩脸色难看,那目光瞟向凌天宇,恨不得让他立刻消失。

反而是凌天宇,却是毫不在意,现在的他,不说宋如霜,恐怕就是宋无双也配不上他。

“都安静下来,这次联姻是宋家和凌家的决定,任何人不得非议!”

欧阳修锐目一扫,威严之势放出,令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呵呵,各位,凌家一片诚心想我和宋家联姻,我们又怎么好拒绝他们的一番好意?再说了,出云城四大世家同气连枝,自当亲上加亲!”

宋光连忙拱手言笑道,最后又稍微迟疑着,道:“只是,承蒙城主大人举荐,让我女儿无双有机会进入药王府,所以这才将凌家天宇公子的婚配改为霜儿,还请淩家主不要往心里去!”

不往心里去才怪,虽然凌正南当初知道不可能将送无双娶进门,也知道这是宋家故意为之,当事情发生,还是非常的不爽。

“宋家主客气了,天宇能娶到如霜小姐,也是他的福分!”

不等凌正南说话,凌战便抢先回答道。

这一举动,让宋光暗自点头,那得意的神色顿现于脸上。

“哼……没大没小,不分尊卑!”

凌飞扬冷哼一声,朝着凌战等二人斜了一眼。

凌正南没有说话,到了如今的地步,已经不容许他有说话的余地。

不过,绫飞扬的话似乎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在意,宋光也是恍若没有听见,连忙道:“各位,今日齐聚我宋家,也是想请大家一起做个见证,无双要进入药王府,所以不能许配给天宇公子,经过两家商谈,只能将我的第二个女儿如霜嫁给天宇公子了。”

宋光的话语冠冕堂皇,但其他人听得舒服,毕竟宋家是要和药王府结亲的存在,所以他们自当巴结。

“宋家主大仁大义,我们都支持宋家主的决定,相信凌家这次也是愿意接受的!”

一位世家家主连忙说道,那阿谀奉承的嘴脸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错,我们都支持宋家的决定,不管谁娶谁嫁,反正宋家和凌家都是亲家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基本上都是支持宋家,这般境地,让凌家没有丝毫说话的余地。

凌战和凌霄望着这一切,不自觉的捋着胡须,带着微笑点头,在他们的心里,能和宋家沾上亲戚,那凌家必定能飞黄腾达。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这是一个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健壮留守劳力与一堆留守少妇之间的故事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756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