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免费小说】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哐当’一声。

半掩着的破旧木门被人从外面用力的推开了,颤巍巍的带起了一片细碎的灰尘来。

紧跟着一道灰色的人影从洞开的大门外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趴在内墙根下的一条花尾巴小土狗一下子就警惕的直愣起了耳朵,可当它看清了来人是谁时,又懒洋洋的趴了过去,没有了半点的兴趣。

“二丫,二丫,二丫,……”

身穿灰色棉袄、棉裤的温大丫一边大声的喊着,一边飞快的冲进了里屋,“二丫怎么样了?可能起身了?这个丫头怎么想不开啊,这大冷的天里河里都结了冰可不是闹着玩的,她怎么就……”

“别嚷嚷了,还嫌这事闹的不够大啊?”

孔玉芬赶紧嗔怪了一句,瞅着自家大女儿那身补丁摞补丁的衣裳就无声的叹息了一声,到了嘴巴的埋怨就又都咽了回去,心疼的说到,“你怎么这个时候跑回来了?现在正是搂树叶子的时候,你婆婆能同意你回来?瞧你跑的这一脸的汗,快、快擦一把。”

一边心疼的说着,孔玉芬一边顺手拧了一块半旧的汗巾子递给了温大丫,嘴唇翕动了一下,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只不过才嫁出去一年多,那个原本水灵的大丫就好像老了十多岁似的,粗糙的脸颊黑里透着红,双手上更是一个口子挨着一个口子,哪像是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媳妇啊。

哎。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她就算是有心替大丫头出头也说不上话啊,更不用说家里的日子一天比一天恓惶,都快到了吃了上顿就要愁下顿的地步了。

都怪她这个当娘的没用啊。

孔玉芬满心的酸楚,一脸的自责。

“我今儿特意起了个大早,已经搂了三担子树叶子里,”

温大丫却浑然没有注意到她娘的心思,她粗糙的脸上终于闪过了属于她这个年纪的灵动,“再说了,我就是回来瞅瞅二丫,绝不会耽搁回去做晌午饭的。我婆婆最多就是甩甩脸子,过几天就没事了。”

说话间,温大丫用温热的汗巾子抹了抹脸上的汗水,又顺带着擦了擦手,瞧着汗巾子上的黑污,她顺手把汗巾子扔回水盆里,麻利的清洗干净了晾在了一旁的晾衣绳上。

“搂了三担子子树叶子了?你这是一夜没睡吧?早上连口粥也没喝上?”

孔玉芬眼睛了泛起了泪花,回身从锅里拿出了一个窝窝头递了过去,“给,还热乎着呢,赶紧垫一垫,省的待会饿的肚子疼。”

温大丫稍一犹豫,还是伸手接过了那个温热的窝窝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来。自从嫁入了吴家,她早上可是有好久没有吃上这样的窝窝头了呢,尽管婆家的日子比娘家富裕多了,可是摊上了那样的男人、那样的婆婆,她也是没有法子啊。

一边满足的吃着窝窝头,温大丫一边朝着里屋抬了抬下巴,再次问道,“二丫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听人家说她好端端的跳河了,救上来时都差点没气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丫头虽然平时不大爱说话,可也不能这么想不开啊。”

“哎!……”

孔玉芬就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撩起衣襟来揩了揩眼角,“二丫也是个命苦的,我原本以为有你的亲事在前头比着,她的亲事能顺当一些呢。谁想到啊,竟然也是这么的不顺。”

“这么说真的是镇上的曹家来提亲了?”

温大丫擎着大半块窝窝头往前凑了凑身子,声音也低了下来,脸上带着过来人的算计,“曹家的底细我悄悄的打听过,依我看这门亲事很不错啊,曹家不但家境富裕,而且还就是曹天起一个独子,连个姐妹都没有,二丫要是真的嫁过去能少生不少的闲气呢。虽然,……”

微微的一停顿,温大丫才又继续说到,“我也知道,曹家肯央了媒人来提亲,肯定也会有些条件的,怕是也像那该死的吴家一样会提出那样不近情理的要求。可我们是温家的姑娘,就算是刚嫁进门时做不得主帮衬不了娘家,可等将来咱们站稳了脚跟,就会有法子悄悄的帮衬的。不过是,过几年窝憋日子,过几年一定会好起来的。”

“你也别总惦记着帮衬家里,先顾好自己的身子骨要紧,家里的有我呢,总会有法子的。”

孔玉芬并没有先回答温大丫的话,而是心疼的替她捋了捋鬓角的碎头发嘱咐了一句,才又继续说了起来。

“论理说,这曹家确实不错。我也不指望着她嫁过去能偷偷的帮衬家里,只要她的日子能过的舒心、不受气就行,总不能个个都像你婆婆和你家那些大姑子、小姑子那样的不近人情的。可是,哎……”

孔玉芬再次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可谁想到这事竟然被你奶奶给拦下了,非要跟曹家要十两银子的聘礼,少一个大子都不行,可是嫁妆却一个大子都不给。人家曹家怎么会同意呢?连相看都没相看直接就拒绝了。为了这事,我哭着求了好几天了,你奶奶就是不松口,二丫这个丫头这才想不开的。幸亏老天爷开眼啊,二丫被救了上来,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啊。”

“哎!……”

温大丫也跟着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喃喃的说到,“怎么会这样呢?虽然爹不是奶奶亲生的,可也毕竟是爷爷的骨血啊。虽然爹已经不在了,可这些年来,娘您对奶奶一直尽心尽力的伺候着,从没有半点不敬呐,她为什么这样呢?”

“这事,我也是实在想不通啊,……”

听着外面孔玉芬和温大丫的长吁短叹,躺在炕上苦主的温尔雅眉头子却是越蹙越紧了。

没错。

她不是原版温二丫,而是从现代社会穿越而来的一缕幽魂温尔雅,好巧不巧的就落到了断了气的温二丫身上,成了这个不知道时空、不知道时代的一个偏僻山村的温二丫。

不但家里一贫如洗,还顶着一脑门子乱七八糟的狗屁亲事。

她一定是得罪了月老,温尔雅忍不住的想。

不管是哪一辈子,她都是和结婚这件事情绝缘的。

博士后、女兽医、三张了的大龄剩女,是她上一辈子的关键词。

结果,相亲二十八依旧是个单身狗。

穿越之后,她如愿以偿的成了十八岁,可依然是个大龄剩女,而且还是一个被所有人算计的倒霉蛋。

首先说这个包子娘孔玉芬。

她自以为对女儿好,先是答应了吴家‘没有彩礼、不准帮衬娘家’的要求,稀里糊涂的把大女儿嫁过去给人家虐待;如今,又打算如法炮制的想把二女儿也这么送入曹家的火炕。

常言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可包子娘孔玉芬却半点没有这种觉悟,她被人欺负、揉捏了大半辈子里,却还想着把她的女儿们一个个的都送进火炕,继续被人家欺负。

就这样的,她还自以为是的是对女儿们好呢。

就连温大丫悲催的现实生活都没有让她生出半点的反思之心,只是觉得是大女儿的运气不好,遇到了不讲理的吴家。而曹家比吴家强,以为把二女儿送过是件多么好的大好事呢,根本没有意识到能提出那样条件的人家又哪里是讲理的人家呢?

哎。

一想起这茬,温尔雅就忍不住的叹息,真想撬开这个包子娘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一盆子浆糊啊。

这打着‘为你好’的心思祸害你的事情最是让人头疼,偏偏包子娘还一点也不自知,还一个劲的琢磨着怎么把女儿推火炕里去呢。

包子娘好心办坏事,可那位便宜的奶奶卜幺莲就是明晃晃的一副恶毒心肠了。

就像是温大丫说的那样,她们的爹温柱子温家老二,并不是便宜奶奶卜幺莲亲生的,而是爷爷温金良的前妻留下的‘可怜虫’。

说起卜幺莲和温金良的事来啊,也算是这温家屯的一件传奇稀罕事了。

温金良和原配吴美英十六岁结婚,十八岁上得了一个儿子温柱子,也就是温二丫的爹。

原本,这个温金良对老婆儿子还算体贴,可是自从被隔壁村的寡妇卜幺莲给勾搭上以后,就处处看老婆不顺眼,回到家里不是打就是骂的,还话里话外的说儿子不是他温家的种,这些话自然都是卜幺莲挑唆的。

老实巴交的吴美英不善言辞,生生的挨了几年打、受了几年气之后终于忍不住上吊自杀了,只留下了一个只有八岁的儿子温柱子。

寡妇卜幺莲终于如愿以偿的进了温家的大门。

尽管温金良的爹娘都反对,但还是没有拗得过铁了心的温金良,卜幺莲还是带着一儿一女正大光明的嫁了进来,儿子改名叫温万山,女儿改名叫温春花。

温金良的爹娘一气之下双双被气死了。

这一下,卜幺莲更是如鱼得水本性毕露,简直把温金良管的死死的,恨不能连出门连跟人聊句天都不准的,他兜里更是比脸还干净,没有半个大子。

后来,温金良和卜幺莲又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叫温万水,女儿叫温春柳。

这样一来,吴美英留下的温柱子就彻底成了没爹没娘的孤儿,每天被卜幺莲当成个小童工使唤来使唤去的,还整天吃不饱穿不暖的,他能活下来还真是个奇迹了。

好不容易熬到成家立业,温柱子娶了个好脾气的包子媳妇,夫妻两个一对包子,被卜幺莲一窝子呼来喝去的使唤,后来又添了几个小包子,继续被卜幺莲欺负着。

直到有一天,卜幺莲打发了温柱子去给她娘家兄弟帮忙盖房子,房子上梁的时候冷不防大梁没放稳当掉了下来,正好砸在了温柱子的后脑勺上,当场就咽了气。

为了这事,卜幺莲不但没有半点的愧疚,反倒是天天念叨说是温柱子这个扫把星在她娘家兄弟盖房子的时候见了血,毁了她娘家的运道。

结果对温柱子留下的一家子孤儿寡母的更加苛刻了起来,动辄不是打就是骂的,没个好脸子。

没过几个月,更是像简扔垃圾一样把他们一家子孤儿寡母给赶了出来,只象征性的分给了他们两亩薄田,还是在大路边上的,不但离着水源远,更是时常被过路的牲口糟蹋,一年到头也收不了多少粮食的,除了上交各种税赋再孝敬了卜幺莲和温金良,几乎所剩无几了。

至于他们一家子住的房子,原本就是温家最老、最破、最小的一处,不但年久失修,就连院子外边的猪圈还被卜幺莲的小儿子给霸占了去,包子娘想养几头小猪仔都没有地方。

即便是如此,卜幺莲还时不时的摆出长辈的架子来跟他们要这要那的,嘴里常年挂着白替人家养了一窝子白眼狼,包子娘孔玉芬是敢怒不敢言,只能眼巴巴的熬着、受着。

不但一年到头吃不上一点荤腥,甚至连粗粮都填不饱肚子的,包子娘只能带着孩子们挖些野菜来充充饥,还有村子里的好心人实在不忍心看他们这么受罪,悄悄的接济一些,这才勉强的让一家孤儿寡母的没有饿死。

当初,温大丫议婚的时候,人家打听了温家的这个状况,正常点的人家根本就不愿意上门提亲,生怕娶了这样的一个媳妇之后就得拖上温家这一大家子的拖油瓶。

一直拖了两三年,包子娘急了,疯了似的四处托人给大丫说人家,隔壁村吴家就动了歪心思,说是他们家可以娶温大丫,但是丑话说到前头,娶大丫可以,但是却没有彩礼,也不准她帮助娘家。

包子娘那一狠心竟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只要闺女能好好的过日子,帮不帮衬娘家的也没有什么,她就算是再苦再难也能把剩下的三个孩子都拉扯大的。

不过,温大丫嫁人的时候,吴家虽然没出彩礼,但是却偷偷的孝敬了卜幺莲一两银子,外加一桌子上好的席面。

就为了这事,大丫的婆婆时不时的就骂大丫是她家买来的使唤丫头,一个劲的使唤她做这做那的,还总是说她家吃了大亏。

不仅如此,吴家还不肯让大丫吃饱了,生怕她悄悄的藏了干粮送回娘家去,整天把她看的紧紧的,甚至不准她回娘家。

到了温二丫议亲的年纪,一些通情达理的人家不愿意和卜幺莲这号的打交道,卜幺莲也乐得多一个使唤丫头使唤着,温二丫的亲事就这么被拖了下来,直到曹家打发了媒人前来提亲,开出的条件也是和当初吴家一样,过门之后不准偷偷的接济娘家。

包子娘同意狠心的应承了下来。

可卜幺莲却不同意。

不知道为什么,卜幺莲这一次竟然狮子大开口,张口就要曹家十两银子,却是半个大子的嫁妆也不给准备。曹家既然提出了那样的求亲要求,又岂肯出十两银子的聘礼,事情就这样僵持住了。

虽然卜幺莲搅黄了温二丫和曹家的议亲,却不是温二丫跳河的直接元凶。因为温二丫不是自己跳河的,而是被人给推下去的。

把温二丫推下带冰碴子的河水的人叫温艳珍,是温家老三温万水的女儿,是卜幺莲嫁给温金良之后生的儿子,算起来也算是温二丫的堂妹了。

这温艳珍之所以要把温二丫推下水去,完全是因为妒忌。因为她自从偷偷的见过那曹家的独子曹天起之后,就一门心思的要嫁给他,结果曹家却是打发了媒人来给温二丫提亲了。

这让温艳珍简直气炸了肺,心里头也有些隐隐的担心。

因为,她自己也十分的清楚,单轮模样她是赶不上温二丫的,一旦曹天起相看了温二丫,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很可能就要落空了。

妒火中烧之下,温艳珍什么都顾不上了,悄悄的尾随在了温二丫的身后,趁着她过河去搂树叶子的时候,一把就把她给推到了结了冰茬子的河里,然后趁着没人注意赶紧一溜小跑的跑回了家。

就这样,温二丫死了,温尔雅来了。

只不过,这事只有当事人温尔雅知道全部的内情,就连始作俑者温艳珍都不知道她已经杀了温二丫,如今的温二丫已经换了个芯子。

温尔雅决定隐瞒温艳珍行凶这事,除了不想露了自己穿越者的底细之外,也觉得包子娘就算是知道了事实的真相,最多也就是气的悄悄哭一场,她甚至连去找那温艳珍一家子理论的勇气都没有的。

要不然,她就不是包子娘,不会被卜幺莲那一窝子一直这么欺负着了。

既然暂时还顾不上和卜幺莲一家子撕破脸,温尔雅也就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连包子娘都没有告诉事实情,等她扳回这一局的时候在告诉她也不迟的。

温尔雅自然的接受了温二丫的全部记忆,也很快就接受了穿越这回事。

不就是换个壳子继续活着嘛,多大点儿的事啊,就当是一种全新的生活体验了。

乐观的温尔雅并没有因此就萎靡不振,而是很快就理清了关于这个温二丫的所有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

之后,温尔雅很快就适应了温二丫这个新的身份和角色,迅速从一个顶着博士后头衔的现代女兽医转变成了古代村姑温二丫,并且积极的行动了起来。

就在温尔雅被人捞起来的第二天,她就没事人一般的起身下炕到处溜达去了。尽管她的背后总有些人在指指点点、窃窃私语的,可温尔雅却当没听到、没看到似的,如今的她可顾不上理会这些不当吃、不当喝的八卦。

既然她已经成了温二丫,就要担负起温二丫的责任,把属于温二丫的日子过的舒坦一些。

这是她一贯的处事原则,任何时候都不要怨天尤人和自己过不去,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尽量让自己过的舒服一些。

有人说她这是随遇而安,有人说她这是坚强乐观。

不管这是什么,她不会难为了自己就是了。

想要好好的过日子,当务之急是赶紧寻到一条开源之路,然后赶紧和卜幺莲等人分家另过。要不然一家老小从卜幺莲手指头缝里讨生活,就算不被活活饿死,也得被她给折磨死了。

经过了两天的细细查访,再结合上自己能用得上的现代知识,温尔雅很快就发现了一条切实可行的生计。

那就是:杀猪。

如今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开春时候家家户户养的大肥猪也该陆续的被宰杀了,可这一代杀猪的屠夫却不多,而且价码不低。

帮忙杀一头猪要拿走二十斤的猪肉,几乎占了整头猪的五分之一了。就这样,那些屠夫还忙不过来呢,大家伙为了能够在年前请人把猪杀了,得提前很久在屠夫那里预约排队,还得好酒好菜的招呼着呢。

而温尔雅之前是个兽医,别说是杀猪了,就是给猪做手术救命的事都干过,当然那是宠物猪。

可不管是什么猪了,结构都是一样的,杀猪对于温尔雅这样的专业人士来说简直说是小菜一碟,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

当然了,温尔雅之所以看好了杀猪这份工作,除了因为她是专业水准之外,还有就是这里的人们杀猪只吃猪肉,像是猪舌、猪耳、猪头、猪心、猪、猪血、猪肝、猪肺、猪腰子、猪大肠和猪尾巴等一切猪杂都是要统统扔掉的。

真是暴殄天物啊。

这些东西要是搁在她温尔雅的手里,那就是一桌子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比起猪肉来更加的好吃呢。

她若是帮人家杀猪,可以少要一些猪肉,甚至可以不要猪肉,直接把这些猪杂碎带回来拾掇好了卖出去就是一笔钱啊,当然了这一块的市场还得她自己开发、开发,不过这也不算什么难事,只要东西物美价廉根本不愁销路的。

这么一来,她帮人杀猪就又具有了另一个价码低的优势,相信她很快就能在温家屯一代的杀猪行业内占有一席之地的。

当然了,温尔雅要做杀猪的行当,万事俱备还欠一点点的东风。

除了得说服包子娘孔玉芬让她杀猪之外,她还得拥有一套作业工具:专门的杀猪刀。

说服包子娘这事先不着急,凭着包子娘的绵软的性子,她完全可以先斩后奏,最多就是被包子娘唠叨几句、哭上几场罢了。

那是杀猪刀这事却是当务之急。

温尔雅原本打算着吃过了早饭就去镇上的铁匠铺子想想法子的,可还没等她起身呢,温大丫就急急火火的赶回来了。

哎。

听着外面那母女两个的谈话,温二丫就忍不住想叹息。

这个温大丫活脱脱就是包子娘孔玉芬的翻版啊。

被欺负了不知道正当反抗,只知道一味的忍、忍、忍,天真的以为只要她们够隐忍,对方早晚有一天会良心发现不欺负她们了。

殊不知,那些喜欢欺负人的人是不会自己良心发现的,你越退让她们就会越发的变本加厉,她们只能一直忍气吞声的。

虽然包子娘和包子姐都是这么一副逆来顺受的性子,可是对于温二丫的关心却是实打实的,打从心眼里希望她能好,尽管她们关心人的方式实在让温尔雅不敢苟同。

改造她们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呐。

温尔雅的脑仁禁不住就一阵阵的生疼,她咋就摊上了这么一对包子娘和包子姐呢。

就就温尔雅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外屋里母女两个的谈话内容又有了变化。

“三丫呢?怎么一直没看到她啊?”

温大丫四下张望了一番,带着长姐的架势说到,“这丫头眼瞅着就十岁了,可不能总是由着她这么到处野跑的,你得让她收收心,做姑娘就得有个姑娘的样子,没几年也要到议亲的年纪了呢,人家都要提前打听的呢,可不要让人家挑出这样的毛病来。”

“哎,……”

包子娘孔玉芬就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这个三丫确实野了些,没有你和二丫那么老实本分的。说起来这事也怪我,当初你爹就那么走了,我总觉得三丫这么小就没了爹,总是不忍心拘着她,这丫头有事没事的就总爱往后山上跑,隔三差五的就带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

“这不,昨儿三丫头一直等到天擦黑才回来,滚了满身的土还把裤子刮破了一个大口子,还带了一些黄不拉几的东西回来,气得我当时差点动手打她了,是二丫护着她,”

包子娘的脸上自责更有欣慰,“幸亏我当时没有真的动手打下去,要不然这一回怕是要冤枉了三丫头呢。她带回来的那些黄不拉几的东西看起来不大好看,可是被二丫那么一捣鼓,竟然还挺好吃,比起棒子面的窝窝头来可好吃多了,我还想着打发三丫悄悄的给你送几个去尝尝去呢,正好你自己来了……”

那东西叫土豆。

在温尔雅的时代是特别普通的一种食物,但是到了温二丫的时代却根本不为人所知,更不用说做来吃了。

当三丫捧着那些刚刨出来的新土豆回来的时候,温尔雅一眼就认了出来。

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子从哪里找了这种吃食来的。

温尔雅当即就拦住了想发脾气的包子娘,直接把那些土豆都扔到了灶堂里,在那些尚未燃尽的碳火了埋了半个多小时。

方法特简单,但是这样烤出来的土豆却是又香又甜,让一直只能吃棒子面窝窝头的一家子可是着实的饱了一顿口福。

弄坏了衣裳的三丫不但没有挨埋怨,反倒是结结实实的被包子娘给夸奖了一顿。不仅如此,包子娘还特意留下了几个大土豆,准备偷偷的个大闺女送点过去解馋、尝鲜。

虽然在包子娘和包子姐看来,这个三丫实在是太淘气了一些,根本不像是个规规矩矩的小丫头。可是在温尔雅看来却是恰恰相反,三丫才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正常的人了。

虽然三丫的年纪还不到十岁,可是面对着窘迫的家境,她已经开始用她自己的方式来帮衬家里的,她每每从山里带回来的东西未必不是好东西,只不过包子娘的见识短,不认识罢了。

就比如昨天三丫带回来的土豆,要不是温尔雅来了,它们依旧会被当成没用的东西扔掉,而弄坏了衣裳的三丫也会被责怪上一番的了。

大丫和二丫被养成了受气包还不算,好不容易有个刚强点的三丫,竟然还琢磨着往受气包的路子上养,真是岂有此理。

温尔雅紧紧蹙了眉头。

既然她已经来来了,就不会再让三丫被养废了。

“三丫年纪还小呢,不要这么小就拘着她了。”

温尔雅一边穿上半旧的水红棉袄,一边偏着腿下了炕,然后挑起了门帘子走了出来。

“二丫!……”

看到温尔雅出来,大丫顾不得再说三丫的时候,激动的迎了过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心疼的说到,“二丫,俗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怎么干出这样的傻事呢?好在老天有眼,终于没有出什么大事,可真是把人给吓死了。以后啊……”

大丫后怕的拍着自己的胸口,脸上都有些发白了起来,而她那双还不到二十岁的手粗糙的开裂着一道道的口子,还不到寒冬腊月呢就一点点的泛着红血丝,不知道被婆家怎样没日没夜的使唤呢。

温尔雅的鼻子忍不住就是一酸。

如此的温大丫,虽然性子绵软的让她恨的牙痒痒,可看着她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她的心里也是十分的不舒服,比她自己被人打了一顿还难受呢,恨不能现在就冲到吴家去替她出口气。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若是不能彻底的把温大丫从吴家那个火坑里救出来,她闹的越凶,大丫在吴家受的气就越大。

温尔雅暗暗的攥紧了拳头,心头的想法更加的坚定了起来。

“我没事了,我以后不会了,大姐不用担心。”

尽量缓和了自己的情绪,温尔雅低低的说了一句,“大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陪着娘好好的说说话吧,我出去溜达、溜达。”

一边说着,温尔雅逃也似的匆匆的出了正屋,甚至连早饭都没吃上一口。她生怕自己在看下去会不管不顾的冲到吴家,把事情弄的不好收拾了。

“二丫,……”

温大丫却根本就没有想到温尔雅低落的情绪完全是因为她,看着温尔雅有些匆匆的脚步,她急的大喊,“二丫,你别难过了。我回去后就在吴家村打听户合适的人家,你别走,你还没吃饭呢,你……”

温尔雅朝后摆了摆手,脚下的步子就更快了。

“大丫。”

包子娘孔玉芬悄悄的一扯温大丫的衣襟,低低的劝到,“你就让她去吧,她心里不好受,出去溜达溜达也好,省的总憋在屋子里东想西想的再憋出些别的毛病来。你刚才说的对,吴家村你也熟悉了,是该上上心替二丫打听着了。咱们也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人家不嫌弃咱家穷,什么都好说的。这事啊……”

温尔雅的脚下就是一个踉跄,逃也似的跑出了院子的大门。

她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她必须得赶紧行动。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温尔雅飞快的转过了墙角,向着村口大大路上匆匆赶去,那里是去往清水镇的唯一一条道路,在温二丫的印象中清水镇上是有一家打铁的铺子的,她得赶紧弄把杀猪刀去。

哒、哒、哒……

听着身后细微的动静,温尔雅紧绷的嘴角稍稍一缓,停住了脚步回过了身来。

果然是那只花尾巴小土狗紧紧跟在了她的身后。

真是条忠心的小狗。

这条小土狗是温二丫也野外捡回来的,刚抱回家来的时候它只要几个月大,都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了,是温二丫偷偷的省下了自己的口粮一点点的把它就养起来的。

因此,这条小黑土狗跟温二丫最是亲近。当初温二丫被温艳珍推到河里去,就是这条小土狗汪汪的到处喊人来救她的。

只可惜,人们还是晚了一步,温二丫死了,温尔雅来了。

可以说,温尔雅来到这世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条花尾巴小黑土狗。打那以后温尔雅去哪里,这条小土狗就跟到哪里,以它的方式在守护着她。

温尔雅之前是个兽医,在业内还小有名气的。除了她的医术精湛之外,她对小动物的耐心更是出了名的好,最能理解小动物们的情绪和心思了。

看着小土狗那小心翼翼的小眼神,以及小眼神里的卑微的恳求和关切,温尔雅这颗女汉子的心也是一软,不有自主的就俯下了身去。

“别担心,”

温尔雅抬手抚上了小土狗的狗头,像是对着一个小孩子一样耐心的抚慰到,“我不会有事的,我再也不会让自己出事了。你就乖乖的在家里呆着等我,别放了坏人进来,也许我回来的时候能给你带好吃的呢。”

小黑土狗晃了晃它那条花尾巴,仿佛听懂了温尔雅的意思一般,嘴角流出了一丝亮晶晶的东西,‘啪嗒’一声滴在了地上。

‘噗嗤’一声,温尔雅就被小黑土狗的馋模样给逗笑了。

小黑土狗再次晃了晃他的花尾巴,撒娇一般在温尔雅的手掌心里蹭了蹭,似乎不大好意思起来。

“小黑乖。”

温尔雅缓缓的站起了身子,轻轻的催促道,“回去等着,等着三丫回来护着她点,要是她又弄坏了衣裳别让娘真的打了她。”

汪、汪、汪……

小黑土狗的狗眼一亮,满是欣喜和得意,真的就像是懂事的孩子一般,高高的昂着狗头瞅着温尔雅。

温尔雅郑重的点了点头,“是的,你有名字了,你以后就叫小黑了。”

汪!……

小黑高亢的嚎叫了一嗓子,再次在温尔雅的身上蹭了蹭,然后欢喜的撒着欢跑了回去。

看着小黑的样子,温尔雅的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来。

狗比人单纯,比人更容易满足,也不会有人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这也是温尔雅选择做一名兽医的原因之一。

而另一个原因则是温尔雅能理解动物的心思,更好的和他门沟通。而穿越之后,她的这份能力更加的升级了,都能直接听到兽语了。

就像是刚才,她给小土狗取了名字叫小黑,小土狗高兴的叫了几声,温尔雅就是切切实实的听懂了它的兴奋和感激,而不是仅仅凭着它的表现猜测它的情绪而已。

打发回去了小黑,温尔雅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冲着墙角处那个遮遮掩掩的身影招了招手。

“别藏了,出来吧。”

‘咻’的一下子,那个影子就彻底的缩了回去,没有了半点的动静。

温尔雅就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睛里就满是心疼。

她知道那个人是谁。

自从她离开自家的大门以后,她的身后就跟着一只狗和一个人。

那只狗自然就是刚刚得了名字欢喜的回去的小黑,而这个人则是温石头。

今年十三岁的温石头,是温二丫的弟弟、温三丫的哥哥,也是温家二房唯一的男丁。

自从父亲温柱子壮年死亡、卜幺莲一窝子的步步紧逼之后,原本性格活泼的温石头一下子就变的沉默、消沉了,仿佛他肩上的担子太承重,压的还是个孩子的他喘不上气来了。

那个时候的温石头还不足十岁,和如今的三丫差不多的年纪。

这一次温二丫落水,沉默寡言的温石头也探头探脑的去瞧过几次,眼睛里又焦急关切也有愤怒,甚至还使劲的攥紧了拳头,却没有言语一声。

温尔雅能明白温石头的感受。

因为父亲的英年早逝,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温石头本能的想代替父亲挑起这个家的大梁。

可是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又怎么能挑起这么重的担子呢,尤其是遇上了卜幺莲那么样的一窝子掣肘?

于是,左右不是的温石头垮了,变得沉默寡言、意志消沉、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可是,温二丫的这次落水,又触动了自我封闭的小石头,尽管是默默的,但他还是对这个二姐关注了起来,只是很难再向以前那样活泼的敞开心扉的表达自己了。

只不过,只要他还肯关心这个家、肯关心这个家里的人,那就还有挽回的希望。

这一次,既然小石头悄悄的跟在了温尔雅的身后,那就趁机好好的和他聊一聊吧,这事急不得,得一次次的慢慢的来。

“出来吧,跟二姐好好的说说话。”

温尔雅再次冲着墙角处喊了一声。

依旧是无声无息的。

温尔雅抬头看了看渐渐升起来的日头,禁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今天怕是等不及慢慢和这个别扭的少年消耗了,得另寻个时间了。

心头一转间,温尔雅不在管跟在身后的小石头,径直奔着村口的大路赶去,那是通向清水镇的唯一一条道路。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761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