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这是一个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健壮留守劳力与一堆留守少妇之间的故事

【免费小说】这是一个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健壮留守劳力与一堆留守少妇之间的故事
“你为什么跟着我?”

“因为我喜欢你。”

“你喜欢我什么?”

“不知道。”

“那你还说喜欢?都是骗人的鬼话。”

“我只是心里这么想,就这么说了。”

“白痴。”

“恩……”

“…………”

“登徒浪子……”

“为什么还跟着我?”

“我喜欢你。”

“你……你叫什么?”

“你叫什么?”

“我……我叫司马昭昭。现在,你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

“我叫司马……呃……叶风……”

司马昭昭“扑哧”一乐,看着对面一直跟了自己十来条街的男子,见他傻傻回应的样子,倒觉得有些可爱了。虽然一直跟着自己,像个粘皮的膏药,说话总是那么几句。

叶风看着眼前的女子欢笑,笑颜如花,一时不禁痴了。虽然浪迹江湖数年,可还是头一次感觉到有被幸福击倒的感觉。就连一向伶俐的口舌,也变得笨拙无比。他相信,命中注定的女子,被他寻到了。以后,他不会再游戏花丛,而是要洗新革面,彻底“从良”。

“你笑的样子,好美。”叶风痴痴的赞叹着,目光着迷,透露了所有的心思。司马昭昭闻言,马上换做一副恶狠狠的样子,一扫之前的淑女,嗔恼道:“混蛋,难道还想继续调戏我么?”

“我没有。”叶风无力而苍白的辩解着,他很想告诉司马昭昭,他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可就在这时,就见附近的人群忽然涌动,齐刷刷的奔向街的另一头。还有人在大声的邀亲请友,喊声不断。“快去看啊,两家刀客的比武啊,绝对精彩。”

“是啊,走,马上就去。”有人也高声符合着。

“听说是先天无极刀对霹雳刀,是吗?”有还不清楚的,一边着急的询问着,一边追随人潮挤去。

叶风被这突然的阵势给大乱,来不及吐露心声,正在焦急,就听司马昭昭喜道:“哇,那可得去瞧瞧了。”

说罢,已是随着人群涌去。看到司马昭昭远行,叶风无奈的长长叹息,知道自己第一次被女人给晾到了一边,可他根本就没办法去生司马昭昭的气。自今天第一次见到这如熟悉了几世的容颜,他就不可抑制的爱上了她。

或许,这就是宿命吧。

“真是可恶!不可原谅!”一转念,叶风想到,若不是那两个什么刀客的比武,自己也许就能表达出自己的爱慕了。因此,对那两位未曾谋过面的武者,叶风生气了。他要去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两位,能造成如此大的轰动。竟然不早不晚的,破坏了他的好事。既然这般,那就说不得,也要扰乱他们的比武才能发泄自己的委屈了。

如果可以,那不防顺便揍一顿,令他们名誉扫地!

对于自己的身手,叶风还是比较自信的。只要不是遇上老一辈儿的高手,应该没几个能带给自己威胁。

走了大约有一刻钟,到了街的尽头,是一片宽阔的空地。空地的中央,有一座高台,高约三丈。在高台的上方,此刻正有二人对峙。叶风赶到的时候,比武还未开始。

“王生,今天就让咱们一战分个胜负吧。”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开口说道。他的双手中,是一对短刀,形弯如月。刀身清光流转。

“好,我也早就盼着这一天了。”被叫做王生的,是个二十左右岁的青年男子,虎目雄风,面目粗犷,一看而知乃是体质强健之人。在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宽刃身厚的长刀,斜指地面,煞气冲天。“吴有道,就按之前说的,谁输了,以后就退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不少不认识的,纷纷询问。有那见识颇光的便说道:“这两位,都是咱们龙城里两大家族年轻一辈里的顶尖人物,少有的杰出武者。一个,是先天无极刀吴家的公子。一个,是霹雳刀王家的少爷。”

闻者惊讶不已。原来这龙城里,世家繁多,可真正出名并有实力的,却很少。而这所说的吴家与王家,却都是比较有名望的。属于世家跺一跺脚、龙城也得抖几抖的那种。

这样两个家世的公子少爷,平时那可都是非常团结的。或者,即使彼此不熟悉、不来往,也不轻易的撕破脸皮。可今天,为什么会有了这么一出?

当有人问起,一个年轻的、身着华服的公子哥儿在人群里,嘿嘿笑着解说道:“据说,是因为他们同时喜欢上了龙城三朵花中的第一朵——司马昭昭,所以私下里比武论胜负,决定争夺追求的权利。谁输了,以后就别想再靠近美人的边儿。”

“哦……”众人恍然,原来是公子少爷们在争风吃醋啊,有看头。

“好。”人们在议论着,这时就听吴有道大喝一声,豪气勃发。“你若输了,以后再不得去追求昭昭。她,是只属于我的。”

“去你妈的。”王生怒道:“凭什么说我输?你难道就有十成的把握赢我么?先天无极刀,何时这么厉害了?”

“嘿嘿。”吴有道冷笑。“对付你,足够了。”

“废话少说,出招吧。”王生似乎脾气颇火暴,一语不合,就要以武相论。

“怕你就不来了。”吴有道双手一抖,抖出两朵刀花,随即喝道:“接招!”

刷!

那两把短刀一分,划过两道轨迹,在虚空中掠过,晃出两朵绚丽的刀花,疾打向王生。王生不屑的一撇嘴,脚步一错,随手一刀迎上,便将那两朵刀花给劈碎,口中喝道:“如果你就这么两招,那还是趁早滚蛋吧。”

吴有道牙一咬,哼道:“不过是热热身而已。你还真以为自己很强么?现在,就让你领教一下,我吴家的先天无极刀。”

话落,那刀势一变,眨眼间就晃出一排排的刀影,弯弯的锋芒很快就凝聚出一面刀墙,带着无比的森寒,在吴有道的身形前进中,扑压而来。

“有点意思了。”王生嘴上不屑,实际也是谨慎不已。手中长刀一甩,整个人的气势立刻凝实,如一座大山。“霹雳刀!”

呼!

刀身流光迷离,其快如风,恍惚如雨天中一道凶猛霹雳,自天击落……

叶风在人群中,努力的挤来挤去,寻找着心仪女子的身影。等到快满身臭汗,才发现在人群的外侧,一颗大树的枝桠上,司马昭昭正悠闲的坐在上面,看的滋滋有味儿。

见此,叶风颇是郁闷,又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自人群里挤了出来,奔到树下。腰身一拧,就窜了上来。

司马昭昭见叶风又粘到身边,不禁秀眉微蹙,不悦道:“你到底有完没完?”

叶风委屈的望着司马昭昭,蔫巴的回道:“我真的喜欢你,说真的,自刚才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我爱上你了。虽然你并不是最美丽、最温柔的女子,可我还是……哎呀……”

却是司马昭昭听到那后一句,忍不住踢了一脚,把叶风从树上给踢了下去。促不及防,叶风在马上头要摔落地面时才反应过来,只见他在空中一摆腿,身子来个燕折叠,于紧急中双脚先落实地,才没有闹个狗吃屎。不过,即使如此,也很是狼狈。

看到叶风的样子,司马昭昭咯咯直乐,示威性的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随即不再看他,将注意力移向了高台上。高台上那两个武者她都认识,刚才他们的谈话也听得清楚了,知道是因为都追求自己才闹起来的。这两个人,都属于她厌烦的,所以就当做乐子观看。甚至于,她还希望,这两个人打的个两败俱伤才好,以后就不会再来烦自己了。

叶风受到冷落,很是无奈。本来他的意思是想说,即使司马昭昭没有青楼女子那样的妩媚勾魂儿,即使她不是世间最美,即使他根本不懂得怎么讨男人欢心,自己也爱她爱的死心踏地。可话还没说完,就被踢开,委实伤到了自尊。

待想解释一下,却见她已经将目光投到了高台上。叶风心道:“莫不是,她喜欢强壮的男人,厉害的武者?不然怎么会这么在意比武?若是这样,我想吸引她的目光,猎取她的芳心,说不得只有投其所好了。”

这么一想,叶风就没了往日里的七窍玲珑,重新挤进人群,靠向高台……

没了叶风的烦扰,司马昭昭再度悠闲的享受着高空的清风,晃荡着两条修长圆润的小腿,关注着那高台上的比斗。

劈劈啪啪!

高台上,王生的一刀霹雳,硬生生的破了吴有道的刀墙,打出一个缺口,随即一手前探,将道尖自那缺口里递了过去,直取对方的胸口。

吴有道临危不乱,双手中弯刀交错,形如一轮圆月,随着他快速的舞动,如风之轮反卷。

呼!呼!

刀风冷咧。

锵!

刀相撞击,发出金铁交鸣之音。王生的攻势受阻,那刀便递不进去。不过吴有道也受到反震的力量,蹬蹬蹬连退了三四步。

“晴天霹雳!”王生大喝,浑身劲气勃发,然后倾注到长刀里,那刀的尖儿上,立即便闪烁着一丝霹雳雷火。

“你来真格的?”吴有道感受着王生手中刀所散发出的危险气息,惊慌中不禁大怒。“你以为我就没看家的本领么?”

“喝!”额头上青筋随着这一声喝,突突直蹦。满脸通红的吴有道如一个喝多了酒的醉鬼,双眼外凸。却是强提周身劲气,也灌注到了刀身中。只见那两柄弯刀的刀尖儿上,也有两点淡红色寒芒吞吐,如毒蛇的信儿,侍机而动。

红色刀芒!

虽然还很勉强,但他的确迫出了刀芒!

人群里,蓦的爆发出阵阵惊呼。

天下武者,不尽繁多。世家如星河之茂盛,流派似沙砾之无数。不达到一定程度,是算不上高手的。只有能迫出“锋芒”的,才是真正的强者,脱离于普通武者群体而存在。

有了所谓的锋芒,才是入品,也就是强者中的第一道门槛——一品。有品级的武者,天下间百中无一。

而若是能达到第七品,就是武道中的颠峰,绝世的强者。这样的人,千万中无一。

假如能破七品,那就是入了神级,可封号武神,人间至尊,永恒不灭,万世长存。即使号令天下,也无敢拂逆。

当然,要想达到这种程度,却也是绝难。没有旷世奇缘,没有惊艳天资,根本就达不到。历数所有乱世年代,风云群雄,也无一个。

可见,破品入神,何其艰难。但,这却是所有武者的毕生追求。而想走到这一步,其中一个关键就是,入品!

惟有能凭借自己的实力,凝实劲气,迫出“锋芒。”进入第一品,那才算踏出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如今,吴有道竟然临战之机,做到了。

若是吴家得知,想必会立刻重点培养。吴有道的身份,马上就会上升一大截儿,与从前不可比较,一个天,一个地。

这入品,就是一道分割线,一道天堑。绝大部分的武者终其一生,也未必能踏出的一步。

王生见了那两点吞吐的红色锋芒,心里顿时一紧。这独特的标志,昭示着对方已经入品,实力自然会强出一大截儿,自己恐怕已非敌手。

怎么办?

是继续战,还是认输退却?

即使自己认输,失去了追求第一朵花的资格,丢了王家的脸面,想来因为对方已经是品级高手,家族里没人会责难吧。

这么一想,王生就有了退意。

“喝!”

恰在这时,那吴有道似不堪重荷,突然一声大喝,双手疾动,劲气乱舞,弯刀一抖,那两点锋芒便直射王生。

待锋芒如电光射去,吴有道立刻就萎靡倒地,再难动弹。却是硬性的入了品级,伤到了本源。不过,只要将养好后,那就是名副其实的一品高手,从此海阔天空,踏入另一个修炼的世界。而这硬迫出的两点锋芒,若不发出,他的结局怕是只能体爆而亡。惟有发出,才是唯一可活之路。至于后果如何,就非他所能在意了。

“啊!”眼见锋芒袭击而来,其速之快,实非自己所能抵挡,王生只得将长刀一点,点向其中一点锋芒。同时身体尽量侧移,试图避开另一点锋芒的突袭。

劈啪!

长刀之尖上,那跳跃的一点霹雳雷火,疯狂闪烁摇摆。

蓬!

锋芒一接触那霹雳雷火,便发出一声砰响,火花四射。可是,锋芒锋利,如切豆腐般,突破而入,一路穿透长刀的刀身,打在王生的腮上,自另一侧投体而去,远远划过,留下一道红而明亮的线……

王生斗大的头颅,瞬间爆炸,血液与脑浆,红与白,交杂着喷洒当空。

扑通!

无头尸体栽倒,飞溅起滚滚尘土。

“啊!”围观的人群纷纷传出惊叫,比武可看得,但有了伤亡,就不好看了。今天这个结果,恐怕王家与吴家,是结下了大仇了。未来的龙城,势必将引发一轮撕杀。因此,众人立刻一哄而散,免得惹祸上身,招来无妄之灾。

挤到人群里层的叶风,见到两个坏他好事的家伙,一个萎靡倒地,一个尸横当场,顿时就失去了上台招摇的兴趣。而人群一散场,他也就反身而退,想去再见司马昭昭时,那树上已经人影飘渺。无奈之余,只得返身离去。

叶风的临时住所,就在城郊。这里比较偏僻,多数都是一些平民,很少有人关注。环境上虽然有些不够干净,但叶风很喜欢。

因为,这样一来,就很少有人注意他。

因为,他的身份不能过多的暴露。

他,是保镖,也是——杀手。

一间普通的泥土房子里,家徒四壁,没有任何的家具。惟有的一件,还是张木床。

这就是叶风的临时居所。平常无事,除了游走散心,寻花猎女,他就是在这里休息。

站在门前,小心的看了看门缝儿里夹着的一跟丝线,见仍是走时所放的位置,叶风才放心的推门而入。这是习惯,身为一个杀手的习惯——尽管他是一个另类的杀手。

关好房门,躺在床上。叶风一手轻轻的探到床顶。那里,有个不仔细看绝对难以发现的突起。然后,手便按了下去。

无声息的,床突然下沉,翻转!

另一个与之前的床一模一样的木床,代替了先前那个。不论怎么看,房子里也跟从前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

可是,实际上,叶风已经下到了房子的底下。那里,是个通道。

擦!

火石摩擦,火花闪烁,火把燃烧,光亮忽明忽暗。

这是个特殊的洞穴。

在洞穴的一侧,有个铁盒子。

叶风走到那里,熟练的拿出跟细细的铁丝,自那盒子的侧面小孔中探进,然后点动数下。

啪!

铁盒子的盖儿,猛然翻开。

扫了一眼,见里面空无一物,叶风才重新将盒子盖好。然后,退步而行。伸手一拉一根垂悬的绳子,同时脚尖一点地,身子如乳燕归巢,蜷曲而上。双手反搭,把住了那倒挂的木床。

无声息的,木床再次翻转。

明暗交替中,已是重新回到了房子里。

那个洞穴,那个铁盒子,就是叶风接任务的地方。盒子里空空如也,就表示近期如任务。也同样表示,他还可以继续逍遥。

得意的一笑,叶风伸出舌头,脑子里开始琢磨着,要怎样去追求司马昭昭,这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子……

艳阳高照,人流攒动。

光武学院的门口,叶风百无聊赖的斜靠着,注视着一个个从学院里走出的学生,试图从中发现那个让他几乎彻夜难眠的女子身影。可惜,直等到半个人影都没有,也没寻到。

“唉!”叹息一声,没精打采的叶风活动了几下身体,郁闷的望着西斜的日头。“怎么她今天没来学院?还是说,我找错地方了?可明明昨天我就是在这里见到她的啊……罢了,也许是她有事也说不定,明日再来吧……要再找不到,只好用最后一招了……厚着脸皮问一问……”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回到住所,站到门前,又去看那门顶夹着的一小根干草。恩,还在,这表示没问题,一切正常。

吱嘎!

缓缓推开房门,叶风就要迈步而入。可就在刹那间,他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身形疾动,那还未踏出的一只脚,立刻收回,后脚尖发力,向后飘去。与此同时,双手连连挥动,数点寒芒飞射,划着几道诡异的弧线,打进了门里。

等他做完这一切,已然落地。这一切,都是他的临时反应。他自信已经做的很好了。但令他惊讶的是,那几点寒芒进了房子里后,却连丁点的声音都没有。

遭遇高手!

不是此刻的自己能对付的!

要不要……解开自身的封印,恢复真正的实力?

叶风刚泛起念头,耳朵里就听到有人小声说道:“还不错,没让花坊青楼的女人把你的警惕性给磨平了。”

一听这声音,原本还有疑虑的叶风,顿时换了张脸,眉开眼笑的,大步前进,推门而入。

等合拢了房门,叶风抬眼看去,就见那张孤零零的木床上,端坐着一个中年人。

“师傅,你怎么来了?”叶风乐呵呵的询问着。眼前这人,却是他的师傅——虽然对方一直想让他叫义父,而他也想这么叫,但就是都没那么叫。

叶风,是个杀手。

天下间干杀手这行的,多不可数。但最出名的,却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藏剑谷!

藏剑谷之所以最出名,除了它完成任务的成功率最高外,还有另一点与众不同。别人的,都是暗杀。而藏剑谷除了暗杀外,还有另一个杀手系,号称明杀。

顾名思义,暗杀就是使用任何的手段,在背后偷袭暗算。而明杀,则是如武者对战一样,正面交锋。

明杀一系,每个这里出身的,都是真正的高手,都是入了品级的。因为没有入品,根本就进不了明杀一系。

叶风,就是出自明杀。而他口里的师傅,就是明杀的统领——断魂,一个五品的绝世强者。

提起藏剑谷,江湖中人无有不知。

藏剑谷,是西极战道上一个比较著名的门派。它最出名的,不是武道上的独特成就,而是它门下的两大组织。笼统的说,藏剑谷就是个杀手组织,专门依靠杀人酬劳而获得大量的金钱。

藏剑谷门下,有明杀、暗杀两大系。暗杀这一系,如今的领导者名叫流影,他手下的人,专司暗杀,精通各种手段,隐匿,潜踪,下毒,等等,无所不用,除了正面对抗。而明杀一系,则是绝对的正面杀戮,如同武者的挑战。它如今的领导者,就是断魂。

断魂,他的名字就是他最强的绝招——断魂一剑,又有称流星一剑。虽然称呼不一样,但威力却是真的霸道。据说,他接过的任务,没有一件是没完成的。而他还有个特点——只杀入品的高手。

叶风是个孤儿,小时候流浪街头,结果被断魂看中,就带回了藏剑谷。叶风的大部分本事,就是断魂传授的。除了,他的另一门功夫……

断魂与叶风,情若父子,胜过师徒。他亲自来,叶风自然高兴。

“呵呵……”断魂也很喜爱叶风,非常欣赏他的性格,与资质。见到叶风脸上洋溢着的快乐神情,他也轻笑道:“怎么还这副模样,都这么大了。”

“师傅,我再怎么大,也是您的徒弟,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早就不知饿死在哪里了。”叶风的眼中,有晶莹闪烁。每每想到童年时的遭遇,若非遇到了师傅断魂,恐怕真的不知成了哪处荒野的孤魂了。是断魂,给了他新生,给了他缺少的父爱,给了他家的感觉。也是因此,这十多年里,他才拼命的修炼武道,因为他知道,断魂对他的期待。

“傻孩子。”断魂叹了声,道:“你不必总这样感情用事,做为杀手,尤其是我们名杀,永远保持冷静是不可缺少的。你知道我的心思,我就是希望你能成长到一个极品的武道强者,达成我没达到的。”

“恩,徒儿记住了。”叶风从未如此认真的回应。

“哦,对了,我这次来,是有任务给你。”断魂道:“我们这一系,除了杀手杀人,还要保镖护行。这次的任务,就是保护一个人。”

“谁?”

断魂看着叶风,也认真说道:“你知道,这龙城里有五条龙吧?”

“知道。”

“其中有一条龙,名叫司马龙天。”

“哦,这家伙我听说过,是龙城里属一属二的高手,据说也达到了师傅你的境界,已经是五品了。”

“恩,他的确是五品。”断魂确认了叶风的话,只是没有去分说自己是否也是五品。

叶风忽然说道:“不会是让我去保护他吧?他可是五品啊,绝对的高手,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呵呵,当然不是他。”断魂笑道:“而是,他的女儿。”

“哦,这才对嘛。对了,师傅,他的女儿叫什么?既然司马龙天是五品高手,还有谁敢招惹他么?”

“当然有,五品,也不是无敌的。”断魂交代道:“你要保护的,就是他的女儿,司马昭昭。”

“司马昭昭?”叶风惊讶不已。这个名字,不就是自己心仪的女子的名字么?难道,世间就有这么巧的是,司马昭昭,就是司马龙天的女儿?

“怎么了?有问题?”

“没有没有。”叶风嘿嘿直乐,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没想到只在龙城呆了一段时间,就认识了一个仿佛宿命中注定的女子,让自己一直漂泊的心有了停留的念头。而在苦于寻不到时,上天就给了自己一个机会,一个能时刻接近她的机会。“这个任务,我喜欢。”

“恩,那就好,你准备下,然后去司马家。司马龙天知道,不会麻烦。”断魂想了想,又说道:“另外,你也要注意安全。如有必要,我也会出手。还有,这次的任务可能会很麻烦,根据我们的消息,要对付司马家的,也是不小的势力。我想来想去,明杀一系里,也只有你才能堪此重任……尽量做好。”

“放心吧,师傅。”叶风一想到那如花的容颜,心跳便加速了几倍。热血上涌中,大拍着胸脯保证。

“恩,那就这样,等任务完成了,你就回藏剑谷呆几天,我也好考察一下你的剑种有什么进展。”

“恩。”叶风使劲的点着头,断魂之后又叮嘱了几句,这才在叶风的不舍中,离开。

直到断魂的身影远逝,叶风才收回目光。再想到这次的任务,不禁又有些期待。“司马昭昭,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封印,也该解开了……”

单手在身上几处连点,随着手指的离开,一股澎湃的力量自体内爆发而出。

这一刻,叶风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他的实力,在无封印的状态下,已经比原来强了不知几倍……

司马府邸,高大的门外。

仰头望着那在阳光照射下,灼灼生辉的“司马”两个大字,叶风满脸自信的一笑,轻轻掸了掸身上的衣服,举手扣动门环。

“谁啊?”门里,有人听到动静,张口询问。

“前来拜见司马龙天前辈,在下叶风。”

门被慢慢推开一道缝儿,里面探出个中年人的脑袋来,仔细的大量了门外的叶风一眼,这才说道:“你等会儿,我去通报。”

“好的。”满脸无害的叶风,彬彬有礼的回应着。他要保持形象,必要的门面工作,绝对不可懈怠。如果能赢得司马龙天的另眼相看,对于自己的泡妞大业,是有着不可低估的作用的。

等了一会儿,听到门里有脚步声,叶风知道,正主该来了。

咣当!

大门被人从里一把推开,自内走出一个人来。观此人,样貌威武,体态雄健,步伐沉稳,不怒自威。随着他的走动,自发着一股强大的压迫之力。在那身高九尺开外的个头下,仿佛一座移动的山岳。

这人,就是龙城里的五条龙之一的——司马龙天!

想不到,司马龙天竟然亲自出来迎接,叶风一时颇有些受宠若惊。

“你是……”

“在下叶风,是专门来保护府上小姐的。”

“哦。”司马龙天恍然,也确认无误,便点头道:“藏剑谷?”

“不错。”叶风在他特意所发气势的压迫下,没露出丝毫的胆怯与不安,回答从容。这一幕落到司马龙天眼里,他不禁暗自点头。以他五品的强者之势,能依然不卑不亢的,绝对是有实力的高手。藏剑谷,果然有人才。感慨中,司马龙天身一侧,道:“请进。”

“客气,您先请。”

“好。”司马龙天当先,叶风尾随在后,便进了司马家的府邸。待到了客厅,简单的一番客套后,司马龙天才说道:“你知道自己的任务了吧?”

“知道,您请放心,我会尽力的。”

“恩,藏剑谷的信誉,我还是相信的,我也相信你不会去砸了这块金字招牌。”司马龙天随即呼唤下人,交代了一下。那下人就引领着叶风,直奔后院。那里,是女眷休息居住的地方。

这一路行来,却是人丁稀少,下人不多,很有点冷清。叶风心里诧异,倒也不好开口询问,只跟着哑声走去。等走到了一栋三层小楼前,那下人道:“这就是我家小姐的住处。”

“哦,那我也住这里?”这么问着,叶风心里不禁开始幻想,自己和司马昭昭共住一处后的乐趣。可那下人的一句话,就把他刚刚萌芽的想法与歪念给打破了破碎的干干净净。

“不,您住旁边那间。”

叶风顺着指点看去,不禁颇为郁闷。在那三层小楼的旁边,几十米处,有一间比较破烂的房子。如果和周围的房间一比较,垃圾的就如同茅房。

他正这么想着,就听那下人说道:“您请去休息吧。等小人去告知小姐。”

“哦,好的。”叶风有点发蔫儿的表示自己会等待。那下人随即奔向小姐所在的楼,口中还轻轻的嘀咕着。“真不知小姐是怎么想的,竟然吩咐大家把茅房给改成了住处,还让新来的保镖住进去……真不知他怎么受的了那股子味道……”

叶风这时候非常的恨自己,恨自己怎么就练就了一双灵敏的耳朵。那下人的话,说的虽然很低,却几乎一字不落的,都听的个清清楚楚……

“司马昭昭啊,司马昭昭,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难道你就真的看不起我么?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接受我,让我走近你……”叶风颇是自艾自怨的胡乱琢磨着,一时神情有些恍惚。

那下人在这时候,已走近了小楼,在门外轻扣两下,然后恭敬的等待。不大工夫,就见门打开,走出个穿着绿色衣服的丫鬟,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生的精灵古怪。那丫鬟一出来,自然是代替小姐询问什么事。那下人便将叶风来保护小姐安危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还说,已经安排叶风住到了那个新改的房子里。丫鬟听了,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返身入了小楼去通禀。

那下人见已无他什么事,就退走了。路过叶风身旁时,却隐隐听到叶风在嘀咕着:难道你不喜欢我?不应该啊,我怎么说也是玉树临风,风流潇洒,仪表堂堂,迷倒千百少女的……呃,会不会是,这个司马昭昭并不是那个司马昭昭,只是同名同姓……

“切!”下人不屑的摇头离去。这样的花痴,他见的多了,全部都是贪恋小姐的花花公子。平时都是直接在府门外就打发走了,要不是这人是由老爷亲自指定留下的,哪里能进得内宅?

“那个谁谁,你过来……叫你呢,傻不拉叽的发什么呆呢?”

一连串的清脆声音,自远处传来,将叶风惊醒。扭头看去,却是个身着绿色衣服的小姑娘,正瞪着一对儿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着他。

“叫我?”叶风疑惑的指了指自己,那小姑娘哼了声,道:“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么?”

“哦,是没别人了。”叶风四下看了几眼,的确,这后院里除了自己,就只有那个小姑娘了。“你找我,有事么?”

“废话,要是没事,我叫你做什么?”小姑娘冷声道:“是我家小姐要见见你,听说你是新来的保镖?”

“是的。”叶风如实回答。既然这位小姐要见自己,那就先见见吧。至少,要解决了自己的住处问题。那个由茅房改的房子,是断然不能住的。

“那就快点儿。小姐没多少时间搭理你的。”说完,那小丫鬟已然转身进了小楼,留下个开着的门户。叶风摸摸自己的鼻子,颇有些恼火。怎么说,自己也是来保护对方的,为什么态度是如此的恶劣?似乎,自己没招惹谁,也没犯过什么大错吧。

迈步进了小楼,入眼的是一片粉红色。这小楼,看来就是司马家小姐的闺房了。闻了闻空气中散发的清香,恩,很养鼻子,很舒服。看来这大家闺秀,到底是和青楼中的庸脂俗粉不一样。

“四下看什么?鬼鬼祟祟的,一看就不像个好人。”那丫鬟在叶风的身后冷语嘲讽着,态度不屑,一对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叶风,仿佛怕他偷窃什么似的。

叶风不悦,眉头紧锁,道:“你怎么回事?我又没招惹到你,不用这么放肆吧?怎么说,我也是你家老爷请来的。”

“哼!”那丫鬟哼了声,没有继续说什么,转身去了到二楼的楼梯口。估计是叶风提到了司马龙天,丫鬟不敢过于放肆。不过,叶风也猜测到,丫鬟如此做为,想来是得到了这位司马大小姐的授意。否则,以她的身份,断然没有跟自己为难的理由。

“小姐,人叫来了。”丫鬟轻声软语的通禀着。就听楼上有女子声音传来,似黄莺鸣唱,清脆悦耳。“恩,我知道了,叫他等着。”

叶风在听到这声音时,饶是被藏剑谷悉心培养多年,心思敏锐剔透,又周游花丛经年,可谓此道老手,堪称阅美无数,也不禁一时有些失神。这声音的主人,正是他几日来苦苦思恋的司马昭昭。

“真的是她!真的是她!”叶风有点发痴的重复着,连丫鬟传达小姐的口信、要求他等待,都没在意。叶风转身,眼望门外的一角苍天,几乎热泪盈眶。“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终于又给了我机会……”

胡思乱想中,时间过的飞快。眼见叶风呆站傻立,丫鬟才没有继续保持警惕。直等到小姐下楼时响起的轻微脚步声,她才低首退步,让出过路。

司马昭昭自那日里有世家公子因她比斗而死,就被父亲司马龙天要求不得出门,连学院都不能去,被困守在秀楼中,对于一向无拘无束的她而言,自然心生郁闷。因此,在听说父亲又安排了一个保镖护卫,就很不对心思。而叶风的到来,也就很自然的成了她与父亲堵气后发泄的对象。今天听说那保镖已经来了,就打算给个下马威。因此,等了一会儿,才走下楼来。待到了一楼大厅,就见一个身体修长的男子背对而立,在阳光的照耀下,很是俊郎高大,本来到口的挑衅言语,竟然一时忘记了。

还是旁边的丫鬟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司马昭昭才恢复过来,口中轻喝道:“你这保镖,好生无理,见了本小姐到来,竟然连起码的礼貌都没有么?”

叶风闻言,淡笑回身,口中笑道:“司马昭昭,咱们又见面了。”

听着这奇怪的言语,司马昭昭微为一楞,仔细看去,只觉得这男子有些眼熟,好象在哪里见过一般。待听得叶风又说“我是叶风,我喜欢你。”司马昭昭才恍然。

“这人,不就是前两日那个追着自己不放的登徒浪子么?他好大的胆子,竟然追到家里来了?”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这是一个村子里唯一的一个健壮留守劳力与一堆留守少妇之间的故事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846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