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男友失忆后,生父竟联合后妈骗男友成为我的妹夫…

【免费小说】男友失忆后,生父竟联合后妈骗男友成为我的妹夫...
陈薇薇狼狈的冲出包厢,本想着没弄出什么事就算了,可没想到,经理居然随后就跟着追了出来,硬是拉着她不让她走。

“陈薇薇,只是让你喝两杯酒,又不是让你三陪,至于这样甩家伙走人吗?”

经理老杨一副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表情质问她,陈薇薇心里五味成杂,挑明了,“现在是喝两杯,等下不就得三陪了吗?经理刚才没看到吗?他的那双爪子刚才摸我大腿,差点就摸我屁股了!”

“没那么严重,不是没摸你屁股吗?摸下腿能少二两肉?”

“要是就二两肉的问题,我就不提了。”陈薇薇叽叽歪歪着。

老杨“你,你,你……”了半天,才看蠢货似的,“我该说你什么好?你不知道这客户对我们多重要?就陪着喝两杯酒,几百万的订单就签了,你他妈是不是蠢啊?会不会算账啊?”

陈薇薇立马正言,“我就是不蠢才不干好么?你签不签的了几百万订单,关我屁事?还我不会算账,我就一小文员,打杂的,几百万分得到我几毛钱?”

老杨赶紧拉着她,软磨硬泡:“得了,这订单签下来,我给你发奖金,这么多如何?”

看着老杨伸出的两根手指,陈薇薇瞟了老杨一眼,“我说经理,你还是留着这两千块买点保养品自己护理护理吧,说不定下次遇到个富婆就看上你了,没准里面那王总也好男人这口,是吧?”

老杨听着这话脸色青一阵紫一阵,但还是强压住火气,讨好的,跟着她亦步亦趋,“再加五百,够了吧?”

陈薇薇被跟烦了,站着,“我老公要是知道我为了区区两千多块钱,陪喝酒……我就,我就别想活啦!”

“陈薇薇,什么两千多块?两千五百块差不多够你一月工资了,老公第一还是工作第一?”

陈薇薇无赖,“肯定老公第一啊!最爱老公,其次美食!”

老杨的上司脾气爆发了,“好,他妈的你明天就给老子辞职,别干了!”

陈薇薇惊愕的张大小嘴,“经理,你也太过分了吧?”

她绝不能没工作,不然以后如何在北堂冰面前抬头挺胸做人,不然,真做个吃软饭的?

两人正说着,王总东倒西歪的从包厢出来,“小陈啊,等你半天,原来你在这里啊,快点,进去咱们继续干杯。”

陈薇薇被两人硬拉着拽了进去。

转角处,一个面相帅气的男子,刚从洗手间出来,那背影,不是陈薇薇么?听声音是她没错吧?

吸了口指间的香烟,迈步向VIP包间走去,推门,里面一片男女玩笑逗乐的声音,韩少承嘴脸上扬,走向包间角落处。

角落里的男人面容俊美,轮廓分明,黑色定制衬衫,全身散发着冰冷气息,周围的浓妆艳抹没有一个敢上前,都乖乖的待在一旁,他们都知道这是个不好惹的主!

韩少承招手挡过上前的女人,坐在北堂冰旁边,背靠沙发,双腿交叉伸至桌上,又吸了一口指间的香烟,邪魅轻笑,“你猜我刚在门口看到谁了?”

陈薇薇本想随便草草了事,可谁知道王总成心没想放过她,一杯接一杯的,还要看着她见底,紧接着亲自帮她倒的满满的才算,还得再喝!

她已经感觉一个头两个大了,不能再喝了,从口袋摸出手机,北堂冰还没来电话,都八点多钟了,按理他早就到家了,回到家没看到她,难道她就一点都不在乎她?也不找她?

不就是昨晚意见不合吗?

做爱不戴套不是更能满足他么?

不就是她想有个他的孩子吗?

他长得那么英俊帅气,人见人爱,路过的少妇都流口水,她不就是想有个孩子母凭子贵,巩固家庭地位,这也错了吗?

十八岁相遇,爱上他,一路磕磕绊绊,过关斩将,终于修成正果,在二十五岁花季年龄嫁给了他,我容易吗我?一想到,往后的人生还要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哎……还能让人开心的过日子吗?

命苦啊!

“王总,我,我喝太多了,我得回家了!”陈薇薇陪着笑脸。

王总拉下脸,老杨一看表情立马出面,“再来几杯,还早,夜生活才刚开始,这么早回去干什么!”

“就是嘛,难得玩儿的这么开心,今晚定要不醉不归,等下换场继续嗨!”王总嘿嘿的笑着,又给她倒了杯满满的!

陈薇薇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视线有些模糊,“王总,我已经结婚了,你就省省吧!”

这时,一起来的女同事嗤之以鼻,讪笑,“薇薇,你总跟大家伙说你结婚了有老公了,可我们全公司连你老公影儿都没见着,平时聚餐聚会的也没见他来过,上下班也就你一人回家也没见人来接过你一次,你这老公是有多磕碜才不敢带出来见人啊?”

一桌子人都各种表情的哈哈大笑!

陈薇薇就行政部一文员,很少与市场营销部来往,自然也没什么交情,对方又是能说会道之人,针针见血。

陈薇薇那可是老公第一的人,宁愿骂她不能骂她老公的!一听有人如此说北堂冰,立马起身,甩开王总正欲伸过来的爪子,拨开老杨,绕过圆桌,几步挎至那女同事面前。

“你说什么?”

女同事瞄了瞄桌上偷笑的几人,“我说的不对吗?有种带你老公出来瞅瞅,看他究竟是什么东西?”

瞅瞅??挑菜呢?还什么东西?

陈薇薇轮起拳头就想上去给她一耳光,那女的可能也是喝醉了,抖抖的伸着食指指着她说,“你以为你谁啊,大家心里明白就得了,少在这里假清高,还立牌坊!”

“立什么牌坊?谁假清高?”

陈薇薇非常生气的问她,那边,王总醉醺醺的跑过来搂她的腰,“小陈啊,别理她,咱们喝酒,喝酒……”

“喝你妹的!”陈薇薇是真怒了,一手直接掰开腰间的猪蹄,“你要是再往老娘身上摸来摸去,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早就不想忍了!

王总一听这话,太没面子了,生气的瞪大眼睛,指着老杨,“杨经理,她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这是,啊?”

“呦,王总,您大人不知小人过,别跟她一般见识!”老杨扯过她的手臂,“大小姐,你这火气还不小啊?不就是把手放在背上吗?你这不是还穿好几件衣服隔着的嘛!”

陈薇薇甩开他的手,“经理,你这意思是我穿了衣服的,可以随便摸是吧?你咋不给他随便摸?”

“我愿意他随便摸啊,问题是他不摸我啊!他要是摸我,还要你做何事?”

“……”陈薇薇无语,“走开,走开……我要回家了!”

她一手拿起凳上的手提包甩头就要走,老杨立马拉着她,挡在前面,陈薇薇反手甩掉,顺口一句:“让开!”

正在两人拉扯争吵中,“砰!”包厢的门被外面一脚踢开!

全场瞬间安静,所有人的眼这是睛“刷”的全体看向声音来源处,陈薇薇左摇右晃的身体立刻定住,视线清晰,站在门口处闪耀登场的,拥有无可雕饰的俊美容颜,足以闪瞎每个人的眼,此男人不正是她老公北堂冰么!

无视一切,单手拎松脖子上的领带,眼神冰冷,英俊的脸庞浓眉紧锁,是个人都能看明白:此人有火,惹不得!

陈薇薇顿觉不妙,立马反应,趁北堂冰还没发话,迅速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双手抱住他的手臂,带着讨好的笑脸,北堂冰似余光扫视,瞟了一眼身边未过自己肩头的小女人,“哼!”从鼻尖发出只有两人能懂的冷哼声!

“你,你,你哪位?”王总左摇右晃脚步不稳,明显喝高了,抖着食指指着来人,结巴着走近。

陈薇薇放下的心立即跳到了嗓子眼,心下一急,灵机一动,抢先一步,“呵呵,这是我表哥,来接我的,我要回家了!”

话音刚落,陈薇薇逃也似的,拽着北堂冰的手臂就走,北堂冰立在原地,丝毫不动,冰冷的黑眸盯着她,表哥?

王总却不明就里,硬是拉扯着她,含糊结巴的啰嗦:“这,这,这才刚开始呢,还没,没换场呢,你不能走,杨经理你,你说,说是不是啊?”

“是是是。”几百万的订单啦,老杨一想到丰厚的油水,硬是硬着头皮答应着,慢吞吞的走近,手心额头已经渗出密密的细汗,一看这男人可是个不好惹的主。

“呵呵……陈先生对吧?你好!”老杨讨好的试探,“那什么……我,我们正谈一笔生意呢,这是工作,等结束了,我派人送薇薇回家,可以不?”

面前的男人紧闭薄唇,神色严肃,目光更加锐利。

“你不能回去,小,小陈……我早就喜欢上你了,我是因为你才选择你们公司的,我是一掷千金为,为红颜啊,你,你可不能就这样一,一走了之啊!”

陈薇薇脸黑:“……”

王总还在那里喋喋不休:“虽然我已经结婚了,但是我绝不亏待你,我会把你当心肝宝贝的!”

“……”陈薇薇感觉周身冷气聚降……

“薇薇,我的心肝宝贝,宝贝……”

王总真的喝高了,稀里糊涂,竟然伸出肥猪蹄去拉她,陈薇薇皱眉,深呼吸,微闭双眼,斜睨身旁的男人……

放开北堂冰。

老公……上吧!

真心太缠人了,忍不了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预期的暴风雨瞬间凝结,以为即将爆发之际,男人掉头就走,干脆利落,不留一丝温度!

没有预料的动静,陈薇薇一叱,“怎么回事?”

她赶紧紧跟步伐,追!心想,完了!身后王总一看小宝贝薇薇要走,还要去拉她,跟着要追出去,却被早就在门口看好戏的韩少承伸手拦住,一把拽回包厢,反手把门关上,按锁,韩少承冷笑色眯眯的打趣,“不知你对美男有没有兴趣,不如我陪陪你?”

吼吼……那笑容,好冷!

……

陈薇薇大步跟着跑出来,“老公!”

只见北堂冰高挑模特身材斜靠在悍马车前,他双手插兜双脚交叉,黑眸微垂,额前的碎发掉落与浓眉相应,薄唇紧闭,却有别样的性感,足以路人瞩目!

这就是北堂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走到哪里,任何形态,都有别样的魅力,让人甘愿拜倒在其膝下!

“叫表哥。”他平静冰冷的语气里,透着压抑的怒火。

陈薇薇吐舌,腹意“表哥,表哥。”表哥真不是好东西,果然招惹到他了!

“老公……”扯着他的手臂摇晃摇晃。

“谁是你老公?叫表哥。”北堂冰睨着小妮子,吐舌的囧样映入眼里,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上扬,语气故作冰冷!

“老公……”

见他还是一动不动,无视她,她只好撒娇卖萌,“如此美男,人家不是担心别的女人惦记你嘛……”

“不相信我?”

额?陈薇薇一脸茫然。

“还是不相信自己?”

“……”低头望脚趾!

北堂冰眼神迷离,眯她一眼,冷冷的似自言自语,“陈薇薇,你真是要气死我!”

说完,潇洒利落的拉开车门上了车,陈薇薇转过神来,立马抓住车门,北堂冰悠闲自在的斜躺在驾驶座上,故意不看她,心想不会真生气把她仍大马路上不管了吧!

“老公,我错了,开门啦!”

她拉着车门,拍着车窗,着急的解释:“老公,好晚了,街上什么人都有的,老婆怕怕!”

“……”

“老公,我错啦,我知道错啦,下不为例我保证!我要是再惹得你生气,就一星期不准我买零食!罚我一星期不能吃糖醋排骨!”

北堂冰终于有了点反应,余光扫向她,对于陈薇薇这种超爱吃糖醋排骨,每天零食不断的吃货来说,这惩罚够毒,够有诚意……

陈薇薇终于可以拉开车门,迅速钻上车,呵呵呵的蹭到老公身边,“老公,我就知道老公是天下最好的老公,怎么可能忍心把我丢大马路上不管呢……”

“陈薇薇。”北堂冰瞟了瞟不远处的垃圾箱,“要是敢有下次,还这么没心没肺的,我就直接把你丢垃圾桶回收!”

额?!

……

北堂冰开车就如他人,很稳,坐在里面很舒服,本就有些晕乎的陈薇薇没多久就上下眼皮打架,她本就不胜酒力,今晚被灌了好几杯,又这么一折腾,此时安静放松下来,整个人就沉沉进入梦乡了!

她的皮肤白嫩,微亮的车灯余光扫在她微侧的睡颜,长长翘翘的睫毛似能煽动人心,娇小的尖鼻,粉嘟嘟的小嘴,看着就全身放松,优美如画。

北堂冰撇过视线,正视前方,世界多么美好的唇角上扬。

车停,下车,公主抱似的抱着她进入电梯,娇小的女人在他怀里显得更加小巧惹人疼爱,脑袋蹭蹭更加靠近他的心脏,双手不自觉的圈住他的窄腰,搂的紧紧的。

有人说这样的女人内心深处不自信,极缺安全感。

已近半夜,家里人都睡了,门后玄关处换了双鞋,他一路抱着她,上楼进房,帮她脱了衣服抱进浴室,洗了澡,这一切一气呵成,确是折腾不少,小女人一直酣睡中,似梦似醒,擦干身体,刚抱出浴室门,她微眯微睁着双眼看着他,精神好了起来。

半干的短发凌乱而不失性感,抱着她走至床边,屁股刚落在床单上,没想到圈在他后颈撩人的双手竟勒的更紧,冷不丁的没有一点防备,闷哼一声朝她扑去,立即双手撑住,俯视着床上的小女人。

“亲爱的老公,你不觉得这是绝佳好机会吗?夜深人静孤男寡女,难得我又醉意朦胧……”半眯半睁着双眼,眨巴眨巴着,露出洁白牙齿狡黠一笑,“良辰美景天作之合,我们是否应该……”

磨人的小妖精!

北堂冰喉结上下移动,喉间一紧,捉住她四处乱动的小手,暗沉的低语,“我不是你表哥吗?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勾引我,你不怕……”

陈薇薇准确的在他唇瓣啄了一口,淹没了他接下来的言辞,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一个翻身,他触不及防,两人滚至床中……

酒后的陈薇薇格外开放主动,再加上她一直的夙愿就是有个他的孩子,难得机会岂能放过,于是一晚上一直蹭着北堂冰,直到全身乏力沉沉睡去,看着她静好的睡颜,微湿的发丝,他嘴角上扬,抽身离开。

收拾完毕,重又抱起她走进浴室,清洗一遍,换上干净的床单,把她搂紧,看着他蹭了蹭靠近自己在臂弯里熟睡着,这才带着笑意闭上眼睛安心睡去。

天明,陈薇薇睡眼朦胧,明明醒了还要赖在床上躺会儿,这是她的习惯,每次早起都是违背本心,真的不想醒,好想睡!

全身酸痛跟散了架似的,加上昨晚喝的有点高,小脑袋瓜重重的,晕沉沉的好难受,腰酸背痛,整个身体都不舒服……

她伸了个懒腰,呀,小蛮腰跟车碾过似的,揉了揉太阳穴,全身一个字,痛。

“靠……”

嗯?

脑回波立刻高速运转,迅速偷瞄了眼身旁,紧闭的双眼俊美的容颜,没有要醒的迹象,幸好幸好,老公肯定没听见,手捂小嘴,该死的臭嘴,怎能乱说!

看了看床头的哆啦a梦,时间刚好,她已经形成习惯,生物钟很准时。

她每天都要早起一小时,给亲爱的老公做早餐,这是结婚时婆婆周玲定的,说这是她作为妻子该尽的义务,也是培养他的修养。

眼睛瞟到某个角落,迅速下床,看着角落里被用过的避孕套,笑脸下拉,柳眉微皱。

昨晚上他竟然又用避孕套了??

正欲压下怒火,出门,我操,还好几个!

哼,哼,哼!

狠狠的瞪了眼床上的男人,心中的怒火嗖嗖的上窜,如若眼神可以杀人,真想狠狠地用刀背敲他两下。

她不过是想要有个他的孩子,只是一个孩子!

就一个孩子咋的了!

他到底几个意思啊!

就知道自己,就不管不顾她了,哼!

她那看着男人的眼神都快喷出火了,冒火!

“睡你个大头鬼!”顺手抓过枕头砸在他脸上,气冲冲的掉头大跨步的夺门而出。

让你吃鸡蛋,让你吃三明治,还喝牛奶,今天屁也没有。

喝白粥吧你!

吃那么多干嘛?营养全都浪费了!

喷喷的想着,咬牙切齿,嘴里上下还唠叨着,顺着圆形旋转楼梯走下,宽敞豪华的一楼大厅,周玲早就坐在长形沙发上等着了,抬头即四目相对。

她脚下一顿,不好意思的立马闭嘴继续下楼,装作没看到,对于这个婆婆,他们谁也不待见谁,周玲从小娇生惯养,养尊处优,自生下来从没吃过什么苦,看她的脸就知道。

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脸上一定皱纹都没有,跟二十几岁的小姑凉站在一起一点也不会逊色,皮肤还是那么白皙娇嫩。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一刀也没在她脸上划过。

她十八岁生下北堂雪,两年后生下北堂冰,不到两年又生了北堂晴。

就面前的贵妇人那面容哪里像生了三娃的女人啦,逮谁不说她不是养在城堡里的千金公主啊。

陈薇薇本想装作没看到,悄悄飘进厨房,没想到还没走两步就被叫住了,她只好脸堆笑容,转头,“妈。”

周玲边走边从上到下瞟了一遍,秀眉拱起,“昨晚啥时候到家的?”

这……

陈薇薇低着头,双手揪着衣角,闪烁其词答不上来。

自嫁入北堂家就有不成文的规定,晚上九点之前必须回家,昨晚喝了那么多酒还耽搁了那么久,都不知道几个九点了。

……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男友失忆后,生父竟联合后妈骗男友成为我的妹夫...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905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