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男人有钱后和女人有钱后最大的区别是……

【小说在线阅读】男人有钱后和女人有钱后最大的区别是……
第一章、逍遥山诸仙

梅雨过后,逍遥山终于散去那重重浓浓的雾气,延绵的山头褪去云里雾里的山水墨色,本来青青葱葱的树木森林,潺潺流水,在蓝天之下,阳光普照,又是一片生气。

除了飞禽走兽,河鱼虾蟹,妖魔鬼怪,我莫名仙也算是这逍遥山的长住客了,两百年来,守着山,守着山下小镇也莫名其妙成了我的本职。

忘了说,这片逍遥山可不仅仅有我这号神仙,离我住处往东翻两个山头便到了仲良的小茅屋,往西翻四个山头则是旷世神君的小弟弟烟华殿下的行宫,这雄伟大气行宫还是我定居在逍遥山第五十三个年头的时候建的。

听小妖们嚼舌,说这小皇子在凡间历劫完回来后念念不忘在凡间的心上人,一直闹着要去与心爱之人厮守,旷世神君惩罚他下仙山当一名山神仙。这个中原因,我一直没敢问那小皇子。

更有趣的是,现在这皇子的行宫就一直空着,而这皇子殿下就住在我的留仙居里头一间面向花园的房间。并非我与他有什么私情,至于烟华殿下为何住在我家,那得追溯到他刚来逍遥山那年。

那年是一年丰收年,烟华刚搬到他的小行宫。众妖怪得知后,便过来瞧瞧,是哪号神仙搬到这建了五年的行宫里头。

结果这一看不得了,原来烟华小殿下生得如花似玉,国色天香。这称霸半山腰的土拨鼠怪看了他整日茶饭不思,心心念念,过了几天的试探,发现这殿下生的是娇滴滴的,但活了几万年修为却没见长进,这土拨鼠怪一声大叫便把那小殿下吓得昏却,几下便把他带回鼠洞去。

烟华的小仙童福堂不知从哪个小妖小怪嘴里打听到我的名号,一天中午连哭带吼闯到我留仙居里头,硬生生把我吓得把整颗下饭的腌梅给咽了。

我听了事情原委,看着小仙童撕心裂肺,我于心不忍,受不得见死不救,一拍手,领着福堂,一路劈山开路闯到土拨鼠怪的山洞里,瞧着那皇子殿下一身红衣早就撞了十来回的柱子,把额头撞得血肉模糊看不出美丑,正泪流满面的被绑在椅子上。

那土拨鼠怪见着我大喊:“莫名仙,今日是我大喜之日,你在作甚!不要欺人太甚啦!”

正是我把那锅碗瓢盘砸了个稀巴烂,洞里的大小妖怪见着我都跑了,“小鼠啊小鼠,我本来是不该插手你们妖怪的事情的,但是你那未过门的小娘子可是旷世神君的小弟弟,你瞧上谁不好,偏偏是这小殿下,你不怕上面的人怪罪哦?”

“哼,要是要怪罪,天上那位老人家早就下凡治我的罪了,何须让你跑到我洞里胡闹!”土拨鼠怪还一脸神气。

“殿下!您没事吧!臭妖怪我定不饶你!”小仙童上来就提剑挥向那土拨鼠怪,拦都拦不住。

这仙童没几下便被打回来了,还裁了一个大跟头。

哎,这山妖好歹跌磨打滚了数万年,修为怎么也比同年纪那些养尊处优的神仙高出许多。那小殿下看似乎心里着急,使劲挣扎着。

“小鼠,这殿下我带走了,你不服也得忍着。”我终于发话,要是再不说这不知道要磨到什么时候。

“不行!不行啊!我好喜欢他啊,莫名仙你不要夺人所爱啊!”那妖怪悲怅道。

“哎,你这妖怪说得我不讲道理似的,你不让我带他走,那你凭什么强迫人家嫁给你?人家同意了啊?连聘礼都没送到天宫就要娶媳妇,你还真是很不要脸呢。”我走到那殿下身边解了捆在他手上的绳。

“结婚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哪天把聘礼送到天宫,加之旷世神君同意了,我再把人给你好吧?”

“我大山里哪里有这么多规矩!喜欢就抢,讨厌就揍,什么父母媒妁,呸!”妖怪作势想跟我打,那小殿下连忙把头缩到我怀里,哎呦这血。

“这可是你说的啊,喜欢就抢,讨厌就揍!我就按你大山规矩,现在我瞧上这小殿下了,我今儿就是要抢他回家,有本事你就过来跟我打一架!”我撸起袖子,握起拳头。

“你!哎!”那妖怪自知打不过我,殃了气,孤苦无依地瘫坐在地上。

我让福堂带殿下先出山洞,等他两出洞后,我走到那可怜兮兮的小土拨鼠怪身边,“你呀莫要伤心了,这天下芳草依依,任君挑哈。”

“滚!”

从那以后,烟华小殿下和他的小仙童便理所当然地被我“抢”进留仙居,当然他惮于山中妖怪,也需要我的保护,就这样咱们三人就相互依持度过这百来十年。

第二章、天宫蟠桃宴

“小古。”仲良提着两壶蜜糖慢悠悠走在我留仙居的进门小道上,“你倚在案上发什么呆呢?”

“今儿不知怎么想起以前的事。又拿蜂蜜给那两主仆哈?”仲良一身土灰土灰的仙纱衣,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个英俊的老男人,实际他几岁没人知道。

“这话儿不对,不是还有你嘛哈哈。”

“哎,要是喜欢人家福堂,跟他讲下呗?”我凑到他跟前,捧走他那两罐蜂蜜。

“嘿,你可别胡说啊,我可是将福堂当弟弟待的啊。”

“就是说,小古你就别瞎凑鸳鸯了。”福堂拿着刚洗净的一篮子衣物出来,羞恼着一张小红脸,可爱得似乎掐的出水。

“我就是说说,这逍遥山好多年没有喜事啦。”我又看向他们,“你们真的不考虑考虑?嗯?”

“不考虑!”两人异口同声,说罢又相视一笑,好不让人羡慕的兄弟情义。

“哼,你整日惦挂人家的喜事,怎么,不考虑一下自己吗?”仲良坐到我阳台的布置的茶座上,熟手地沏起茶来。“我真当是喜欢你家留仙居呀,改日到我小草茅哪儿也布置布置。”

“嗨,不着急,不着急。”我确实没有想过自己的婚姻大事,虽然我在此已经活了两百多年了,但毕竟自己始终是个异世人,是个随时都会抽身离开的主。

啊!忘了介绍,我并非什么正经神仙,就是个普通凡人,名唤古心。

两百多年前,我本为来地球公元4500年的建筑工程师,身体里装有能够御行五行之物的建筑工程程序。战争时代被敌方军队用损坏了的空间置换器所捕,本以为自己会在敌方的俘虏营里,却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转换到这异世界里。

起初,在这异世混了差不多五十年的时候便发现自己不老不死后来遇到仲良。仲良替我跑了趟地君府,查了生死簿,说我是个异世人,在这儿生死簿上没有姓名,所以才不老不死。我问要是在上面添上我名字呢?他说也不行,因为我的灵魂不属于这个世界,舔了也会被抹去。

我有点苦恼,既然不能回家,在这世界也无名无分,感觉被全宇宙给抛弃了。

仲良可怜我,也瞧我在这世界里日日行善救人,功德无上,便赐我莫名仙这仙号,当了他手下,在这世界里做个凡身神仙,他说从此仙籍便会记载着我莫名仙这个名字,也算是我在这世界的羁绊。

啊,忘了说仲良是破荒神尊,他说的,自己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神仙,非常有地位。嗯,能随随便便就赐别人仙号的神仙,应该也是挺厉害的。

“嘿又出神了,我看你是着急得很啊。”仲良哈哈大笑。

“老混蛋,说什么呢!”

“仲良来啦?”一声轻轻柔柔,软软绵绵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殿下,是仲良先生。”福堂进去扶烟华出厅。

“小烟儿,你怎么起来啦?”我稀奇地看着他慢悠悠,轻飘飘的身姿。

“今天是蟠桃宴,殿下与我是要回天宫出席宴会呢。”福堂在旁边道。

“蟠桃宴哦,蟠桃好不好吃啊?给我带俩呗?”我傻乎乎地问。

“这宴会虽名为蟠桃宴,却是用来给新位列仙班的诸神仙接风洗尘的。”烟华慢悠悠,软绵绵地说道,一边把半透明的薄丝绸面纱戴上,烟华虽只露出一双眼睛,可也是绝顶的漂亮。

烟华注意到我色眯眯的目光,转过头对我说:“小古你要是想吃,我可以给你带,不过你还得等上半年。”

“对对,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我欢快地答道。

“小古大可上去天宫瞧瞧。”仲良叹了口茶。

“大良你去过吧,你都这把年纪了,肯定上去几千百回了。”

“非也,我只去过一次,就是当年天宫刚建成的时候去过一回,还是创世这小子邀我去的,我看着天宫美则美矣,但是处处凭栏,很是规制,还没有我小草茅待得舒服。”

我向来对仲良的话半信半疑,毕竟在这逍遥山仲良的知名度还没有我高。

送两主仆到门口后,我对他俩嘱咐几句带桃子的话后,两人化作两道亮莹莹的白光,咻地消失在天边。

仲良见他们都走了,就剩我跟他两人,跟我嗑叨几句,也两袖一挥,潇潇洒洒回他的小草茅去了。

整个留仙居就剩我一人了,虽然平时小烟儿主仆两话不多,但毕竟人摆在那儿,多少有些人气,而且天天赏着小烟儿的小脸蛋儿,日子还是过得美滋滋的。忽然间,留仙居只剩鸟叫蛙鸣。

看来留仙居需要再留一名神仙了。

第三章、仲良的赠礼

一转眼间,烟华他们走了大半个月,我日日躺在留仙居,心里苦闷,着实非常思念去了蟠桃宴的那对主仆。

为排遣解闷,我隔三差五便跑到仲良的小草茅那儿去跟他嗑叨,还吃着小妖们送的瓜子儿。仲良有时候被我缠得烦了,就手掐一指,捏个咒,把我送回留仙居。

偶尔小妖们会找上门来,让我去给他们修个房子。

这事儿平时我也做,但今儿做得特认真,放在平时就一梁木,现我还在这木上雕花儿。小妖们从清晨在洞口等到晚上,傍晚一进洞一看,连忙磕头拜谢我给他们修了顶顶好的屋子。

结果是他们平日给的“贡品”质量大大提高了三倍。

日子又悠哉悠哉过去三个月了,转眼夏天的暑气升腾到逍遥山上。

“小古。”一天下午,仲良打着伞,悠闲悠闲的走在树影斑驳的留仙小道上。

“大良啊,你难得是来看我的。”我躺在一张铺了一张凉竹席的躺椅上,眯着眼睛享受着夏日。

“哎呀,我这翻了两个山头才来的啊,给我杯凉茶好吧?”仲良擦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

我没心思给他拿茶,但目光却停在他的伞上。

“这伞上面的花纹真好看。”那把伞的伞面似乎用了顶好的丝绸编织的,上面还刺绣着一黑枝红梅花,栩栩如生。

“要是再添个小鸟儿就好了。”我叹道。

“哈哈哈!”仲良把伞收上后,又将伞打开,伞面画中蹦出两只土黑土黑小麻雀,在这梅花边上窜来窜去的,可爱得要紧。

“好宝贝,这是给我的吗?”

“正是。”仲良笑道。

“听闻你近日常常帮小妖们修缮房屋,这逍遥山虽不及其他仙山,但还是一个有着几百山头的阔地。你近日积了不少德,我就给你打把伞,算是犒劳一下小仙你啦。”

“真的啊,当你手下神仙待遇还不错。”

我恭敬地接过伞,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猛地一开伞,我竟一下窜到半空了,我大吃了一惊,看这伞的势头,似乎还要往上升,便连忙把伞收了。结果收的太急,我啪的一下又掉到地上,拍起一阵黄尘。

“哎呦!老混蛋,是想害死我死吧!”

“哈哈哈。”仲良扶我起身,帮忙拍拍我后背的黄土。

“这是用做飞天羽衣的仙蚕丝和用做天将们盔甲的致铁丝所制的伞面,结实又防水,而且还能飞天。”

“可是这飞得太猛了吧?”

“你想慢点飞就开慢点,下来时慢慢收伞,保证稳稳妥妥的。你瞧这上面那两只小麻雀用的可是你的头发织的呀,这伞是我破荒神尊做的,就是件神器,而且这神器也只认你做主人,你说值不?”仲良笑道。

“哎哎,就冲这两只小麻雀值了。哎?你怎么拿到我头发的啊?”

“这••••••”

我一摸后脑勺,发现小麻辫少了一块。

仲良见我青筋都暴起,就要大发雷霆,连忙道:“哎呀!还没起名字呢!你瞧你瞧,这头发剪了还可以再长,但名字不能不起吧嘿嘿。”

“哼!”我转过头,笑眯眯端详面前手中的伞,“既然能飞,又有小云雀,又有小梅花儿,就叫云梅小雀吧。怎么样?云梅小雀?”

那云梅小雀似乎听得懂人话,激灵几下,也不知喜欢还是不喜欢。

“小雀小雀,你要是喜欢这名字,以后就好好跟我搭档,不许再像刚刚那么调皮了哈?”

云梅小雀又激灵一下。

“莫名仙!”

我回头看,原来看是住在留仙居附近的一个山洞,那只灵气可爱的小梅花鹿妖精。它正在留仙居门外喊着。

“山下有个凡人小子要寻您,说什么镇里来了只大野兽,要请您出山降治。”小梅花鹿精在门前跳蹦着。

大野兽?这逍遥山下小镇,庄茶镇平日里也算是和平一片,怎么招惹了野兽?

“莫不是咱们逍遥山里头的小怪?”

“嗨,他们哪敢啊,小古你治的这么严。”仲良问那小梅花鹿精,“小鹿,你可见着那大野兽?”

“没有见着,我在东面山脚下的一条溪边喝水时听到那凡人小子,满山跑,一边跑一边喊着莫名仙的名号,还嚷着镇里来了大野兽什么的。”

“我怎么也在这山上住了百来十年了吧,认识我的人早就不在了吧?”

“这神仙神话都是代代相传的,来者未必认识你。”仲良话锋一转,“事不宜迟,你还是尽早下山查看一下为好。”

“大良你呢?”

“我?我可是你顶头上司诶,这等小事要我出马么?”仲良笑嘻嘻道。

我很不客气给他一对白眼,“正好,也试试你送我的云梅小雀。我走啦,小鹿你去跟那小子说一声,别再在这大山溜达了。”

“是。”

云梅小雀确实乖了不少,又快又稳地送我出逍遥山,我拽着云梅小雀的把手从天上远远望去,逍遥山群峰迭起,延绵一片,壮观不已。

“看来我得多点出来,游赏游赏这逍遥山的大好风光。嗯?”

我听见远处传来啊啊的尖叫声。

转头看向东面山脚下的庄茶镇,那里人影纷杂混乱,隐隐约约看见空旷的地方有只红色的身影窜来窜去。想来那就是那小子说的大野兽。

云梅小雀咻地飞得更快了,直奔目的地。

才刚刚靠近庄茶镇,我便看清那怪物的身形,足足有半间土房的大小,四肢强壮肥大,一头通身暗红的松毛,头上长了对小角,炯炯大眼泛着红光带着火,到处破坏乱吼。

镇里稍许强壮的几个男人和着两三个驻守的官差,带着长矛或铁锄,离得那野兽远远地大喊恐吓,结果是那大野兽被吵烦了,张嘴就对着那些人喷火。

不好!

第四章、大战外来兽

千钧一发之际,我放开云梅小雀,纵身一跃,跳到了那几人面前,生生用尽全力,为那几人张开半圆球的高强度磁场防护罩。

大火盖过了我的防护罩,将这防护罩周围的黄泥地烧个漆黑。

火势过后,我卸了防护罩,我们几个人呆的直径三米圆圈内的黄土安然无恙,然而圆周开外四米的土地全然变成焦土,我跟前这一小片的土石还烫红烫红。

在原来的世界里,我本是就是负责战场的军营和医疗基地的建设,这个高强度磁场防护罩,本是就是为避免建筑和工程师被导弹炮弹轰炸,为工程师所设置的一道国家级防护程序,嗨,现在倒是在这里也排上用场了。

“小兽儿,你的从现在开始你的对手是我了。”举起手,啪,云梅小雀准确的飞到我手心里。

“您是!”

“破荒神尊座下第一号神仙,莫名仙。你们走远一点,别伤着了。”

说罢,我闪电般一抬手,那怪兽跟前的一尺平米的土地,便直直切起,那土尖直指向那怪物的喉咙。

这是御行五行之术的御土之术,原本运用建造建筑的地基,不过,我更擅长用它搞园艺。

怪物被我逼退几步后,突然发出一声震彻天地的怒吼,它用一侧前爪磨蹭几下泥地,后腿一蹬,便向我笔直奔来。

我轻轻抬起右手,那怪物便被他左侧的突然隆起的巨土,狠狠砸翻在地。这一回,它被砸的不轻,甩了好几回脑袋才回神过来,两个鼻孔呼呼喘气。

摇了一会儿脑袋后,它很不服气,一跃身子,又端端地站在地上。

我看出来了,那怪物在想东西还转了转眼珠子。哦哟,看来是个有灵性的小兽儿。

他大吼一声,又开始张嘴朝我喷火。

咻的一下,云梅小雀将我拉到半空。我东躲西躲,被他的火苗追得紧紧的,它的火束又快又频,我根本来不及张开防护罩,好几次我那飘飘逸逸的纱裙摆差点被烧到。

幸亏得这云梅小雀灵活的很,我才没有被那火花烧着。哎想着今日穿了雪白雪白的纱裙子就特别后悔,早知道就该学着仲良那样成日穿得土灰土灰的,就算被烧着,也不会太狼狈了。

躲过一串火花后,就想用御火之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可我还有没站稳,火花就过来了,那头怪物一点空闲都没给我。到底有完没完!御火之术需要用到两只手,我还有一只手得抓着伞更何况那怪物喷出的火花,并不是稳定的火源。

刚躲过一束火花,抬头看见离我右手边百米外有几口储水的大缸子。或许这喷火兽怕水呢?

我得想办法将引它到那边。

“小雀儿,到水缸那!”我压着嗓子说道,“别太明显!先绕几个大圈!那家伙聪明得很。”

云梅小雀确实聪明,“咻”的一声,便带我往高处飞,一直围着那怪物转圈,只是每转一圈,我便往那几个储水缸子近了些。

过了些时候,怪物追我们,上窜下跑的,累得喘气,但还是穷追不舍,渐渐地,它便发现我们的意图,自个赶快窜到那几个大水缸那边,一通乱砸,把水缸通通全砸碎,水洒了一滩,还呼噜喷火,将水都烧蒸发。

哎,这怪物还真的是很聪明啊,这都看出来了,智商没个九十也有八十了吧。哎,不过这怪物就是输在它不了解我。

“小雀儿,到小兽儿那儿。”

那怪物见我来了,嗷嗷大叫,还得意地用掌啪啪地上所剩无几的水花,但自己也激灵了一下。

我示意让小雀儿飞到我脚下,自己则定定的踮起脚尖站在那伞端,稳稳的悬浮在半空,空出了两只手当然是自有有用途的。

我打开双臂,随着我手臂上摆,地上原本混着黄土的一小滩水,忽而被分离,那一小摊水慢慢被升腾到半空中,而空气中的水蒸气慢慢凝结成小水珠,转眼间,那些小水珠子变成足球大的水球。

刚才还得意的怪物此时慌张起来,嗷嗷朝我直叫,同时张嘴到处喷火。那水一下被蒸发了,却又一下又凝聚起来,怪物大惊失措,在这奇怪的招数下,怪物被折腾得筋疲力尽。

这是御行五行之术的御水之术,说来惭愧,御水之术放在我原来的工作上,就是用来调水泥的。

平时空气里的水蒸气是不足以使它起作用的,但这里因为被那怪物烧蒸发的水还没来及散去,空气里的水蒸气足够充足,这水随时都有。

我将那水凝结成巨水球,比那怪物还大。一撒手,巨水球往怪物身上撞,那怪物再来不及喷火,便被那水球吞没。那怪物再水球里挣扎,看起来很是惊恐和可怜。

见了它的惨状,我心软,过了一些时候,看着那怪物扑腾得没力气了也快咽气的时候,我双手一撤,那水球分成若干个晶莹剔透水盈盈的小梅花鹿,在那怪物身边围成一圈。

怪我,刚刚只记得那只可爱得要紧的小鹿儿,本想变几个凶猛的大狮子唬它的。

我看着那怪物浑身湿哒哒瘫软在地上,呜呜小声叫着,眼里没了火焰,露出一对圆滚滚的墨绿色大眼睛,竟是有几分可爱。没了凶悍的外表的它,显得憨头憨脑。

那怪物像醒了一般,见到我竟惊恐地哗哗流泪,只不过那泪水一落地便变成一颗颗金珠。

我从天而降,走到小水鹿圈外的时候,便听到村民气势汹汹冲过来了,我转过头,见他们手里还拿着棍子铁锄钢叉的。

“嗷呜!”那怪物吓得把头埋在两只粗臂下,整个身子瑟瑟发抖,小金珠咕噜咕噜不断滚下。哎,实在太可怜了。

“等等。”我将市民拦在小水鹿圈外。

“仙人啊。”市民见了我,便连忙跪下磕头拜谢。

哎,这事我拦不住,不过看着他们的头黄澄澄的一片,实在受不了。

“你们起来吧,地上多脏啊。”我劝道。

“仙人幸好你来得及时,不然我这小镇定会被这怪物毁了。我段某在这里替镇里人谢过仙人。”为首的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壮年人,穿着青色官服,看着像这小镇的地方官。

市民陆陆续续站起来,手里提起武器又想冲到小鹿圈里头。

“等等。”我手一挥,小水鹿们转个身,面向那些市民。

市民们惊了一下,段大人发话了。

“仙人,您有什么吩咐。”

“哎,你们看,这小兽儿虽然在这小镇上干了不少坏事儿,但是你看这小东西也没伤着一个人,您看要不就算了,留着小兽儿一命吧。”我想替那可凉的小怪兽求情。

那怪物抬头眼巴巴可怜兮兮望着我,眼里又咕噜咕噜掉小金珠。

我急忙挥手让小鹿圈凑近点。

“这怎么行!刚刚我跟大哥他们差点就丧命了,这怪物一天不除就是一个隐患,这次放它走了,下次定会又去祸害人间。”说话的正是刚刚差点被怪物的火柱伤到的几个壮汉之一。

“哎,道理不是这样说的啊,这小兽儿顶多就是破坏公物和故意伤人未遂,应当从轻发落才是。”

“可是这小镇被他毁了不少啊!我家就被烧啦!”

“对对!决不能饶它。”

市民怨声一片。

那怪兽听了很是惊恐,知道自己惹了大祸,连忙又把头埋起来。

“好好好。各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我眼睛瞥一眼那怪物,那怪物在抽搭抽搭着鼻子,我再看着地上那晃晃惹眼的小金珠。

“这样吧,各位,你瞧它已经哭得这般厉害了,定是已经悔过了,它以后都不敢的了。这样吧,小兽儿我带走,我定会好好将他看管,让他不再出来惹祸。我给你们一些小金珠子,就当是给诸位的赔偿,你们看怎么样?”我向市民们轻轻鞠上一躬。

“哎哎,仙人!”

他们受不起我这一礼,个个望向段大人。

那段大人往前走几步。

“嗯,就按仙人的说吧,这怪物在仙人的看管之下定会安分守己,而且想必仙人所赠的金珠子也够小镇的修葺事宜,大家怎么看?”

“对对,就按仙人说的吧!”

“嗯嗯,仙人定会将这怪物看好的。”

小镇里的人还比较淳朴,刚刚这小鹿圈挡着,小镇里的人并不知道这小金珠子是那怪物的泪珠子,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不知道有心人会对这可伶怪物做什么。

我轻轻抬手,那好些金珠子,便安安妥妥地飘到段大人手里。

“大人接好了。”

段大人捧着一手小金珠子山,连忙道谢。

“既然没事了,大家回去吧,现在我便带这小兽儿回去了。”

“是,恭送仙人。”

市民三三两两散了,段大人领着好几个受灾严重的人回了官府。

我撤了小鹿圈,小水鹿化成蒸汽,升腾消散。

“还闹腾不?”

那怪物拨浪鼓似的摇着脑袋。好可爱啊。

我伸手想摸摸它脑袋,它怕生躲开了。

“乖啦乖啦,不欺负你了。你现在要跟我走啦,我都跟那些市民说好了要把你看紧。”

那怪物抗拒了一会儿,见我和善温柔,也就乖乖给我摸头了。我解下手上的卷了好几圈的红绳子,这是仲良之前赐我莫名仙仙号时送给我的见面礼,我将它绑在那只怪物的一只粗爪上,牵着它慢慢朝逍遥山上走去。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男人有钱后和女人有钱后最大的区别是……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906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