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婚后才发现,她又哑又瘫的残废丈夫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精品小说】婚后才发现,她又哑又瘫的残废丈夫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新婚当夜跟自己同房的不是自己丈夫,而是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的恋人,怎么办?

顾寻安紧紧缩着身体,盯着床的另一边那个还在熟睡的俊美男人,脑子里僵成了一片。

为什么会这样?

她明明记得,自己喝醉之后是被新婚丈夫傅远洲带进房间里,为什么最后和她睡在一起的男人,会是他——白旭尧。

要是这个事情被傅远洲和生病的姐姐知道了……

顾寻安不敢想象这个后果,她慌张的下床想要穿衣服,逃避的心理让她第一时间是想将这个事情藏起来,只要自己不说,或许就没人会知道。

才刚套上内.衣,外面忽然就传来了一阵敲门上。

这声音宛如惊雷,瞬间炸响,吓得顾寻安身体一颤,想也不想的就直接跳进了被子里,缩头乌龟似的一把蒙住头。

这动静同样惊醒了旁边熟睡的俊美男人,男人眼睛都没有睁开,伸手精准的将那个害怕的小女人一把抱进怀里,俯下头,将脸埋进带着甜美馨香的女人后颈处,优美的薄唇一勾,笑意愉悦。

顾寻安却整个人身体都石化般的僵住了。

他这是把自己当成姐姐了吗?

混乱的脑子还没转过来,外面敲门声越来越剧烈,甚至传来了傅远洲的说话声。

“安安,你在里面吗?给我开下门。”

顾寻安心里乱得恨不得直接去死,她为什么会在新婚夜里干出这种事?

慌张的想了半天,她只好咬牙转身,对着那个抱着自己的俊美男人说:“姐夫,你快醒醒,昨晚我们睡错人了!”

好似在睡梦中的白旭尧眉头一拧,缓缓睁开了那双俊逸非凡的眉眼,眸色漆黑,宛如海底深渊。

“睡错人?”他嗓音沉沉的开口,或许是因为刚刚醒来,声音还带了一些不悦的冷意。

顾寻安却顾不得想那么多,只慌乱的说:“对啊,你不是我丈夫,我也不是姐姐!现在我老公就在门口,这个事情,不能让他们知道!你快躲起来!”

她说着,着急的想将那个身量修长而高大的从床上拽起来。

但白旭尧不但没有起,反而手臂一个用力,翻身就将那个还穿着内.衣的女人压在身下。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瞬间只有一个短短的一个拳头,鼻尖几乎相贴,呼吸可闻。

顾寻安心跳瞬间加快,睁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白旭尧,明明是认识多年的人,但她却没来由得觉得陌生。

“躲起来?你想逃避。”白旭尧语气笃定,不带丝毫的犹豫,“你就那么不愿意承认,跟我睡过?”

顾寻安觉得这话莫名其妙,她完全没有听懂意思。

屋子里紧迫的情况,也让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深想这句话的意思。

房间的门,在这个时候被傅远洲用力的撞开了。

“安安,你没事吧?”傅远洲急急的冲进来,“你一直没有回答我,是不是……”

话一下子僵住了,傅远洲震惊万分的盯着床上那两个交叠在一起的人影。

顾寻安脸色瞬间苍白,猛然反应过来似的,用力推开那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远洲,这是个误会!”她苍白的想要解释。

而另一个当事人白旭尧,却只是淡淡的睨了眼惊得僵住了身体的傅远洲,眼底似乎还带了那么几分嘲讽。

“出什么事情了?”这动静让傅远洲的母亲何芸也靠了过来,她一看见屋子里的情况,顿时一声尖叫,“顾寻安,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怎么能……”

她满脸的不可置信,尖锐的嗓音震得顾寻安耳膜发疼,心脏更是紧紧一缩。

“这……”她徒劳的想要解释什么,可眼前的情况,又让她根本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来解释。

傅远洲痛苦的闭了闭眼睛,说了一句让顾寻安更加窒息一般难受的话:“安安,我们昨天才结婚,你怎么能和你未来的姐夫一起出轨?”

顾寻安用力的抓紧了被子,哑着嗓音无意义的说了一句:“我没有……”

但事实上,她看着自己被子底下只有内.衣的身体……

眼泪还是没忍住的汹涌落下,到底昨晚她为什么会跟自己的未来姐夫睡在一起?

“哭什么?”头顶上,忽然响起了白旭尧醇厚的嗓音,淡定而从容,语气随意得像是在说今日天气很好一般。

“大不了我娶你。”

这句堪比巨石入水一样的话猛然落下,重重的砸进顾寻安的脑海里,让她所有的思绪都变成了凌乱的水花。

“你说什么?”

他跟自己姐姐是恋人先不说,她昨晚才刚刚结婚啊!而且新婚丈夫就在面前,他怎么能,这么不负责的说出这种话。

而口出惊人的男人面上依旧是惯有的冷硬和漠然,像是一台什么都不在意的机器,只是身形挺拔而优雅的站立着,一颗一颗的扣上雪白衬衣的纽扣。

“有需要,就来找我,我负责,我娶你。”男人说完这话同时,刚好扣上最后一颗扣子。

微微侧头,深沉如海的眸光落在小脸惊措的顾寻安身上,一字一句的道:“记住了。”

说完,他就那么淡定而从容的,从傅远洲和何芸的面前走过。

这举动,让整个屋子都诡异的陷入了死寂。

顾寻安这辈子,从经历过今早这样狗血的事情,连见都没有见过。

似乎过了一分钟,何芸才率先从这诡异里回过神来,态度尖锐而刻薄的质问顾寻安:“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干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要是传出去被人知道了,你叫我傅家和你顾家的脸往哪里放!”

顾寻安垂下头,面色惨白,一句话也说出来。

昨晚是怎么回事,她也不知道。

何芸像是气极了,在屋子里转了半圈之后,忽然拿出手机。

“这个事情,我必须通知你父母,叫他们过来好好给我一个交代!”

顾寻安猛然抬头,脱口道:“不要!”

不能让她爸妈知道……

她在顾家的身份尴尬,母亲周静美带着她改嫁,在顾家的地位本就堪忧,她作为拖油瓶,平时更是小心翼翼。

她跟傅远洲在家里介绍认识之后,确定了关系只一年就被继父顾良政催促结婚,原因不过就是因为顾家公司亏空得太过厉害,急需要与傅家联姻来缓和公司危机。

现在要是她结婚第一天就被离婚,那母亲不仅会被气死,连着在顾家也会彻底的没了地位。

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犯错而连累本就过得不容易的母亲——

“不要告诉我母亲,远洲,算我求你。”她抬起头,眼眶泛红的低声哀求。

傅远洲垂眼看着她,眼底不知道转过什么神色,半响之后,他开口:“安安,我可以同意昨晚的事情保密,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顾寻安心脏缩了一下,有些发凉,“你有什么条件?”

傅远洲先转头对着何芸说:“妈,你先出去,让我单独跟安安聊聊。”

何芸满脸不赞同,不改尖酸刻薄的模样。

“你跟这种不检点的女人还有什么好说?结婚第一天就出轨,这种女人我们傅家可娶不起,赶紧离婚!”

顾寻安脸色愈发苍白,她不能离婚,至少不能在结婚第二天,就因为出轨离婚,要是传出去了,她还有她母亲,就永远也别想在顾家,还有那个所谓上流的圈子里抬起头来了。

傅远洲加重了嗓音,说道:“妈,我心里有数,你赶紧出去!”

何芸还念念叨叨了好几句,不甘不愿的从房间里离开,重重的摔上卧室门。

只是她一关上门,脸上的不悦和刻薄顿时变成了计谋成功的得意,她心满意足的哼了一声,抬脚正要下楼,却又猛然看见楼梯口的地方,站了一具挺大而高大的身影。

是白旭尧。

他沉默的站立在楼梯口的地方,俊美如天神一般的面上没有一丁点的表情,只有那双深邃而冷冽的眉眼里,隐藏着惊涛骇浪一般的寒意。

何芸的脚步和脸上的得意,都在瞬间冰冻住了,变得敬畏而小心翼翼。

她一步不敢靠近,只敢远远的站在一旁,艰难的挤出一点笑容。

“白少,您还在呢……”

白旭尧依旧毫无表情,连语气都平静得像是没有一丝波澜的湖水,可就是这又沉又低缓的平淡语气,最是让人喘不过气。

“别伤害她,不然,加倍奉还。”冷而沉的留下这句话,他终于转身离开。

何芸僵着身体盯着他的背影,直到那有力沉稳的脚步声消失在了耳边,她才像是溺水之人终于上岸了般,猛然喘息。

按了按受到惊吓的胸口,何芸是又怕又不甘心。

她就想不通了,顾家那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野种怎么就让这个白大少爷这么在意了。

难道是因为她那个姐姐顾清灵?听说她跟白大少爷是青梅竹马。

可这样也不对啊,他既然是顾清灵的恋人,跟她妹妹上了床,难道不应该膈应或者生气吗?干嘛还会这么在意?

难不成……这个白大少爷不仅喜欢姐姐顾清灵,连妹妹也想一块收入囊中?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何芸拍拍胸口,不去想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只要想到她跟傅远洲的计划成功了,那个女人以后会变成她傅家听话的傀儡,她就止不住的高兴。

至于伤害不伤害,她又没有什么虐待人怪癖,只不过会小小的利用一下而已,这些,不算伤害吧……

要是算的话,那昨晚默默纵容他们给顾寻安下药,还亲自上阵一起演戏的白旭尧不也伤害了她了吗?而且还是下手最狠的那个。

楼上,傅远洲语气柔和却又礼貌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我可以不把昨晚的事情说出去,但你也永远不能主动跟我提离婚,我们的婚姻,就当成了契约,你在外面扮演我的妻子,但不能干涉我的私人生活,我也保证,我不会碰你。”

乍一听,好像对顾寻安没有半点坏处。

可是,永远不离婚的无爱契约婚姻,那不就等于,变相的要囚禁她一身的自由和幸福吗?

顾寻安不想同意,傅远洲似乎看出来了,声音里多了点残忍的冷意。

“你要是不同意,那我们只好正大光明的离婚。”

而这个正大光明的意思,自然就是要将她昨晚出轨的事情,全部捅出去。

哪一个结局都不是她想要的。

“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早,我再来找你。”傅远洲看似让步的留下这句话,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顾寻安一个人在床上呆呆的坐了一上午,除了茫然和绝望,还是茫然和绝望。

母亲周静美有打电话过来,但她不敢接。

她只是坐在床上发呆,从早上到夜幕。

入夜十分,闺蜜向薇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顾寻安本不想接,但对方一连打了三个,她皱着眉,还是接通了电话。

“喂,你好,你是向薇的朋友吗?我们这里是金港酒店,你朋友喝醉了,麻烦你过来接一下。”

顾寻安只好又咬牙从床上起来,拖着有些发虚的身体换了衣服往酒店赶。

向薇果真喝醉了,纤细的身体缩在酒店餐厅的卡座里,发着酒疯唱歌,边唱边哭。

顾寻安伸手帮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柔声问道:“薇薇,你怎么了?”

向薇睁开眼睛看着她,眼泪止不住的流。“安安,男人都是禽兽!结婚就出轨,没有一个有真心!全都该死!”

顾寻安心脏一疼,向薇的丈夫出轨,并不是第一次了,他们之前还一起抓过奸。

那抓到了又如何,男人的心不在你身上,你又哭又闹又能如何?

顾寻安抱着她安慰了一会,叫一旁的服务员帮忙就在酒店里开了一间房,然后扶着向薇上去。

安顿好之后,她抓起手包,离开套房想去买点热粥。

却没想到,出门一转身,就看见两道抱在一起的身影。

是两个体格修长的男人,一人被压在一道门板上,两个人卿卿我我的甜蜜接着吻。

同性恋,这本来不算什么怪事,但其中的一个人,是顾寻安刚刚新婚,并且提出了无爱契约结婚的丈夫,傅远洲啊!

顾寻安一瞬想通为什么他会在发现自己出轨之后,还那么冷静的跟她谈条件了。

原来,他是同性恋,他需要一个正常的妻子来帮他掩盖同性恋的身份!

顾寻安一瞬间浑身都有些发凉,她盯着那两个人搂抱着跌进房间里,抬脚,悄无声息的跟了过去。

或许这两人太急着亲热,连门都没有关严实。

顾寻安贴着墙壁站着,清晰的听见了里面的说话声。

“你放心,我怎么可能碰那个女人呢……我故意安排了一个人跟她上床,让她出轨,好让她落下把柄在我手里。现在,她可是我傅家的傀儡,我说什么,她就必须要听什么呢,要不然我就会把她出轨和未来姐夫出轨的事情捅出去,叫她身败名裂!”

顾寻安脑子里一片空白,连着双脚都有些发软,连忙伸手扶住墙壁稳住身体。

昨晚的事情,原来是傅远洲亲手设计的!

难怪,她明明记得自己是被傅远洲扶进卧室的,醒来之后旁边的男人却意外的变成了白旭尧。

顾寻安垂在身侧的手指头有些发颤,怒火和委屈瞬间在她心里燃烧,让她瞬间爆发。

一把用力的推开门,她咬牙切齿的愤怒喊道:“傅远洲,你这个人渣!”

屋子里面已经滚在了一起的两个男人连忙分开,傅远洲慌张的回头,顿了一下之后随即暴怒。

“顾寻安,你搞什么鬼!赶紧给我滚出去!”

明明是他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反而比顾寻安更加嚣张。

顾寻安气得浑身发抖,一把抓起手边的一个花瓶,朝着床上的两个人一把砸过去。

“人渣,我要跟你离婚!”

花瓶里的花枝和水珠顿时全都洒在了傅远洲和那个奸夫的身上,引得两人大叫一声,连忙从床上滚下来。

顾寻安一眼也不想看见这个骗婚的恶心渣滓,丢完花瓶转身想走。

傅远洲却一把拽住了她,粗暴用力的将她推回了房间里,威胁道:“顾寻安,今天的事情你不准说出去!”

顾寻安冷笑出声:“傅远洲,你凭什么威胁我!现在是你对不起我,是你算计了我,是你骗婚!”

傅远洲理亏的噎住了,脸色僵得通红,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另一个男人忽然嗓音柔柔的说道:“这位小姐,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远洲算计了你?”

傅远洲眼睛一亮,气焰顿时大涨,吼道:“对啊!你凭什么诬陷我!我跟顾林就是普通的朋友!反倒是你,你昨晚出轨的事情,我和我母亲可是亲眼看见的!”

顾寻安怒得眼前几乎发黑,抬手重重一巴掌扇在傅远洲的脸上。

“混蛋!昨晚的事情,分明就是你故意安排陷害我的!我刚刚都听到了!”

傅远洲被打得顿时冒了火,攫住顾寻安的手腕,发怒的将她往墙壁上一摁。

这一下撞得顾寻安眼冒金星,好一阵才缓过了气。

“你敢打我!”傅远洲摸了一把脸,双目猩红。

一旁的奸夫顾林连忙上前去,拉住他的手安抚:“算了,别跟她生气了,我们还要靠她掩藏身份呢。”

顾寻安深吸一口气,倔强而坚韧道:“我不会帮你干这种事情!傅远洲,我一定要跟你离婚!”

“你……”傅远洲面色狰狞,抬手想要扇顾寻安巴掌。

顾林拉住她,柔声说道:“别动手,打出伤来就是我们理亏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眼神阴冷的盯着顾寻安,笑道:“不如扒了她的衣服拍裸.照吧,要是她敢捅出去我们的事情,我们就把她的裸.照放在头条新闻上……”

多么阴狠的法子。

傅远洲赞同的点头,冷笑着朝着顾寻安走去。

顾寻安不由抱紧了自己的胳膊,戒备的盯着他:“你想干什么?别碰我!”

傅远洲一伸手抓她,用力得近乎粗暴的将顾寻安用力的摁在墙壁上,同时另一手开始撕扯顾寻安的衬衣。

“不要,放开我!”顾寻安拼命挣扎,可她一个女人,怎么反抗得过一个成年男性?

衬衣的纽扣很快被扯开,露出了里面浅色的内衣。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婚后才发现,她又哑又瘫的残废丈夫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915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