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女子离婚后寻找初恋,没想到见面时男子……真人真事!

【精品小说】女子离婚后寻找初恋,没想到见面时男子…...真人真事!
夜深了。

婚房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夏一念局促的坐在床沿边缘,身上保守的中式喜服还没有褪下。

女人的双手绞在衣服的边缘,想象着喜服下,她精心挑选的性感情趣吊带裙,是否能够吸引住房门外进来的男人——她的新婚丈夫,傅景琰。

等到房门打开,门外那道高大俊美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走入。

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在房间弥漫开,他喝醉了。

夏一念顾不得其他,几步走下床,扶住那个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男人,“景琰,我先扶你到床上……”

“苒苒……”下一刻,满脸涨红,浑身酒气的男人,从口里温柔的吐出两个字来。

然而,正是这两个字,令夏一念浑身一僵,心口狠狠的颤了颤。

新婚之夜,从她丈夫的嘴里,她听到的却是她妹妹的名字——还真是讽刺呢。

“苒苒……我好想你啊……”傅景琰睁着迷离的眼睛,冰冷的手指抚上了夏一念的脸颊。

是了,她和她的妹妹夏筱苒长的极像,大抵,是他喝醉了,认错人了吧。

夏一念抿了抿唇,没有开口,将男人的重量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瘦小的身躯,吃力的扶着傅景琰一步步走向大床边。

男人刚一落到大床上,长臂一伸,竟然直接将夏一念也拉了过去。

夏一念吓了一跳,身体往下倒,一张精致的小脸,不偏不倚的跌在了傅景琰的胸膛上。

“苒苒……我终于娶到你了……”傅景琰自顾自的说着,一呼一吸之间,尽是酒气。

夏一念的心,却因着他的醉话,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心如绞痛。

她捏了捏拳心,刚想从男人的怀里起身,下一刻,天旋地转之间,整个人已经被傅景琰狠狠的压在了下方,呈男上女下的暧昧姿势。

“景琰……我……我不是夏筱苒……我是……唔唔唔……”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唇畔已经被男人沉重的吻,堵的牢牢实实。

喜服被撕扯开,嘶啦一声,连着她精心挑选的吊带裙,也在男人的大手下,轻而易举的成了几块破布。

“苒苒……”傅景琰对着她,一遍遍的喊着。

夏一念躺在大床上,像是一个木头人一般,默默的承受着丈夫和她上床时,却喊着别的女人的痛苦。

眼泪安静的从眼角滑落,一阵屈辱感漫上心尖。

一夜过后,等到夏一念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翌日。

床的另一侧已经空了,他走了。

夏一念苦涩的笑了笑,大概是清晨看到躺在身边,被他碰过的女人,不是他心上的那个女人,厌恶之下就离开了吧。

撑着疼痛的身躯,下了床,夏一念刚要往洗浴室走,就眼尖的看到了床头柜上放着的那个小盒子。

她的心口一疼,颤抖着手,不死心的将那个小盒子,取过来看了一眼——

是避孕药。

呵,他就那么讨厌她,甚至,厌恶她怀上他的孩子。

夏一念吸了吸鼻子,忍着鼻头的酸胀,将避孕药盒直接塞进了床头柜的抽屉里。

拉开抽屉时,正好看见,里面摆着闺蜜宋佳绮为她准备的新婚礼物,是一些夫妻间的助兴道具。

可惜了,她终究是用不上了……

再次闭上眼,隐忍了许久的泪水,终究是爬上了脸颊。

夏一念洗漱好以后,下了楼,佣人在厨房里忙碌着,客厅的电视机正开着。

她走过去看了一眼电视机屏幕,该死的是,屏幕上,那个一身黑色西服,英俊挺拔的男人,可不正是她的丈夫傅景琰么?

视线移开至傅景琰身旁并肩站着的那个女人,是当红的女星周蔓蔓,她正亲密的挽着傅景琰,对着镜头露出得体的笑。

“傅先生,据悉您昨天刚举办完新婚婚礼,今天就携着周小姐出行商业宴会,您不怕傅太太会吃醋吗?”

有记者举着话筒,不怕死的问道。

夏一念蹙着眉,就那样直挺挺的立在电视机旁,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面容俊美的男人,喉咙上下动了动,她也在等,等傅景琰开口。

“傅太太?一个挂名的罢了。”傅景琰扬了扬唇,语气里的不屑和轻慢显而易见。

“就是,你们可别瞎宣传什么傅太太,刚才傅总都和我说了,他过不久就要和那个女人离婚,娶我……”依附在男人身旁的女星周蔓蔓,朝着镜头眨了眨眼睛,娇羞的开口。

离婚……

隔着电视机屏幕,夏一念还是被这样的字眼伤到了。

他们昨天才结婚……

她捂着发疼的心口,身子一下一下的往下弯,像是已经无法负荷心口的疼痛感。

“少奶奶,你怎么了?”厨房里的佣人看到,连忙跑了过来,关心的道,“少奶奶,你先到旁边休息,我去打电话给少爷……”

“别……别告诉傅景琰,我没事。”最后我没事几个字,天知道,她究竟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能给把它完整说出来。

“可是……”佣人还是有些犹豫。

“好了,我出去买点菜,晚上景琰回来,我想亲自给他做顿晚饭。”夏一念撑着身体,缓缓的往门口踱步。

……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夏一念把买回来的菜都洗好,切好了。

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拿了手机,给傅景琰打电话喊他回家吃饭。

铃声响了很久,那边才接通了,夏一念吸了吸气,像是一个没事人一般的开口,“景琰,你在忙吗?我快做好饭菜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喂……喂?”

过了好半天,见那边没有了声音,夏一念从耳边摘下手机,一看,才发现傅景琰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她咬了咬唇,耐心的又给对面打了几遍电话。直到话筒那边一次次的传来机械的女音,提醒她无法接通,她才明白,原来是傅景琰把她的手机号拉黑了。

夏一念吸了吸气,扬起脸看向天花板,才迫使眼泪没有立即从眼眶里砸下来。

这就是她选择的婚姻——

“少奶奶,那饭菜还要继续做吗?”佣人立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下一刻,只听到夏一念平静的开腔,仿佛完全不在意刚才那个电话,“继续吧,他……会回家吃饭的。”

是了,她还是这么坚定的相信着,相信着,她已经嫁给了他,总有一天,她可以把他那颗冰冷坚硬如石头的心,捂热,捂暖……

傅家客厅。

璀璨的水晶灯下,摆着一长桌精致的菜盘,每一样都是傅景琰喜欢的,由夏一念亲手做的。

此时,夏一念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目光时不时的看向窗外,静静的等待着。

她的手机打不通他的电话,用家里的座机打过去,结果是周蔓蔓接听的——

于是,眼下,她只能继续等待了。

墙面上的时间从五点指向了九点,天色已经渐渐暗沉了下去。

可是,夏一念等的那个人还是没有回来。

“少奶奶,这个菜已经热了快十遍了,再热,估计就不好吃了……”佣人叹了一口气,喊道。

“先放着吧,不用热了。”夏一念蹙了蹙眉,从沙发上起身。

即使这些菜是傅景琰喜欢的又怎么样,从她这个,傅景琰不喜欢的人手里做的菜,他根本就不屑一顾。

她取过菜盘,一个接着一个的把里面的菜,毫不吝惜的倒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反正,他也不会吃……他也不会回这个家……

倒菜的时候,一不小心扯痛了手指上的伤口,夏一念痛的轻嘶了一声,这是先前切菜时落下的。

现在看来,还真是嘲讽,一切不过是白费心思。

……

接下来的半个月,夏一念照常每天待在傅家。

自从她决定和傅景琰结婚后,就已经把工作辞去了,安心做好傅太太的身份。

只不过,那个男人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她这个傅太太。

旁边的座机电话响起,促使她回了神。

夏一念以为可能是傅景琰打来的,连忙心急的接起,“喂……”

“是一念啊?最近怎么样,好久都没和爷爷打电话了?”傅爷爷和蔼的声音从话筒那端传来。

夏一念抿了抿唇,垂下睫毛,恭敬的回道,“我很好,谢谢爷爷。”

她之所以可以成功嫁给傅景琰,都是因为傅爷爷的一力促成,傅爷爷对她很好,她不可以让老人家担心。

“那景琰那个臭小子,对你好不好?”傅爷爷问,似乎不太放心,又补了一句,“他要是敢对你不好,我就去教训他。”

夏一念笑了笑,“爷爷,傅……景琰他对我很好呢。”

他对她是‘很好’呢,连着半个月,都没有回过家。可是,这样的话,她不想,也不敢告诉别人。

“当真吗?你没骗爷爷吧?”傅爷爷听后,立即喜笑颜开的道。“如果是真的话,那你们准备时候给爷爷添一个孙子?”

听到这,夏一念顿时噤声了。

傅景琰连这个家都不回,她怎么和他生孩子。

察觉到了夏一念的迟钝,傅爷爷起了疑心,“一念,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没……没有……”夏一念慌了,等她再想解释,话筒那端已经挂了电话。

她的手下意识的掐紧,心下生出一股害怕,她怕是傅爷爷现在已经打电话去质问傅景琰了……

到时候,傅景琰估计要怪她偷偷去向爷爷告状了吧?是不是,在他心里,又要多了一笔她是个狠毒女人的罪条。

想到这,夏一念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到了晚上,下午的猜测得到了验证,傅景琰回来了,而且是满身杀气,怒气腾腾的回的傅宅。

卧室里已经熄了灯,夏一念躺下了,正准备入睡,耳边就听到楼下传来了车鸣声,她惊得睡意全无,抱着被子,从床畔弹坐而起。

没过多久,房门直接被人从外面粗暴的踹开。

走廊里的灯光挤了进来,门口,立着那道挺拔的身影,逆光里,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但是,夏一念知道,他现在一定是生气了。

“夏一念!”傅景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叫出她的名字。

夏一念的双肩一颤,害怕,恐惧交织着,明明平时巴不得他回家一趟,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分外拒绝他的出现。

男人踩着黑色的大皮鞋,几步走到床边,大手一伸,直接将女人的被子扯到一边,“夏一念,你就这么耐不住寂寞是吗?”

他才短短半个月没有回这个所谓的家,这个女人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去向爷爷告状了。

“我……”夏一念张了张口,却是无从解释。

“你什么?你不就是想我回来,和你上床,和你生孩子吗?好啊,我成全你!这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回来和你做,你满意了吧?”

房间里,灯也没有开,暗夜里,只能看见男人那双漆黑的眸子,凶狠的盯着夏一念。

“傅景琰,你不要这样子,我嫁给你,不是来被你折磨,被你冤枉的。”长达半个月的委屈一瞬间涌了上来,夏一念的眼眶顿时就湿润了。

幸好房间里黑漆漆的,傅景琰看不清,她一点都不想在他面前露出她最脆弱的一面,那样只会让对方更加瞧不起她,觉得她假惺惺。

“呵,那你千方百计的嫁给我,是为了什么?你告诉我啊?”傅景琰冰冷的笑着,吐字如冰。

“是因为……”是因为我喜欢你,我爱你……

可是,这后半句话,夏一念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怔怔的和男人对视着,闭口不言。

“怎么说不出来了?”傅景琰轻蔑一笑,“如果不是苒苒当时情况危急,急需要你的造血干细胞,你以为我会受老爷子的威胁,娶你?做梦!”

无疑的,对方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尖刀,毫不留情的往夏一念最柔软的心口上戳。

当时夏筱苒病危,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匹配血型,只有她这个和夏筱苒同父异母的姐姐,血型吻合。

所以,傅景琰当初找上了她,第一句就是——你是她姐姐,理所应当输血救她。

可是,哪里有那么多事情是理所应当的,她就算是把血抽干,她都不愿意输血给夏筱苒。

如果当年不是夏筱苒母女,她和她的母亲就不会被赶出夏家,她的母亲最后也不会因为和父亲离婚,抑郁而死。

要想拿走她的造血干细胞,那就拿夏筱苒的男朋友,夏筱苒的婚姻来换。

收回思绪,夏一念吸了吸气,尽量使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傅景琰,就算你再不愿意,现在我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是你结婚证上配偶那一栏上的女人,而夏筱苒,只是个小三!”

其实,用她的造血干细胞来换嫁给傅景琰,她是存了私心的,因为她喜欢了这个男人十几年,爱了这个男人十几年……

听到夏一念的话,傅景琰更恼了,脸上的表情更加轻蔑,“妻子?你也配?”

夏一念的心口狠狠的震颤着,一字一句,“再不配,我也是,你无法否认的妻子!”

妻子,两个字,被她用尽了力气咬出来。

“好啊,既然你这么想当我的妻子,那现在,你就好好的尽一尽你当妻子的义务!”傅景琰眯起一双黑眸,一双大手,用力的揪住了夏一念的双肩。

“不……傅景琰,你要干什么……”夏一念的肩膀被他抓的发疼,咬着牙,支支吾吾的道。

“当然是干.你!”傅景琰冷哼了一声。

“好啊,既然你这么想当我的妻子,那现在,你就好好的尽一尽你当妻子的义务!”傅景琰眯起一双黑眸,一双大手,用力的揪住了夏一念的双肩。

“不……傅景琰,你要干什么……”夏一念的肩膀被他抓的发疼,咬着牙,支支吾吾的道。

“当然是干.你!”傅景琰冷哼了一声。

——————————————————————

夏一念想要反抗,可是,她根本连反抗对方的能力都没有,轻而易举的被傅景琰制服,睡衣剥落。

又是一夜的惩罚。

后来,夏一念也不知道是何时才睡去了,浑身已经被折腾的没有了力气。

等到次日醒来时,夏一念眯开眼睛,刚想转身,就发现腰上横出来的那只手臂。

她吓了一跳,却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小心翼翼的别过头去,就看到男人搂着她,躺在她身后的位置。

视线紧紧的盯着傅景琰那张天下无双的俊颜,一颗心拼命的乱跳着。

到底,她喜欢他什么?

“醒了就去给我整理衣物。”下一刻,原本紧闭着双眼的男人,忽然睁开眼,两人的视线,在这一瞬间相对上。

夏一念怔了怔,张了张嘴,连忙轻轻的挪开男人的手臂,从床上爬起来。

脚刚一踩到地,就发现下方传来一阵钝痛。

她蹙了蹙眉,为了怕对方再刻意的刁难她,只好忍着痛意,瘸着腿,一脚重,一脚轻的走向橱柜。

等到拿好了傅景琰的衣物,她平平整整的叠放在床尾的位置,又贴心的取了一双家居拖鞋,放在床下。

“你的衣服拿好了。”夏一念恭敬的像是一个仆人,站在床旁,指了指傅景琰的衣物和拖鞋。

然而,她忙忙碌碌的一系列动作,只换来男人一句凉薄的话,“恩,你就只适合做个佣人。”

夏一念听着,心狠狠的扯痛了。

她没有再开口,而是转身去了卫生间。

傅景琰下了床,穿上夏一念为他准备的拖鞋,轻蔑的冷哼了一声,他猜测那个女人一定是躲去卫生间偷偷哭了,真是没一点意思。

在他换好衣服,走向卫生间时,就发现洗手台上,已经摆好了一套新的洗漱杯和毛巾,那个女人连牙膏都帮他挤好了。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下去了。”见到高大的男人挤进了卫生间,夏一念本能的往后退了退。

傅景琰没有理会她,而是直接用了她准备的牙杯漱口。

他没有开口,夏一念就当他是同意她离开了,连忙逃也似的出去了。

和他同处在一个空间,都让她倍感压力。

傅景琰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衫,手腕上搭着黑色的西服,长腿走下楼时,视线里,又出现了那个女人瘦小纤细的身影,她正从厨房里端着早餐出来,在餐桌上摆盘。

她身上套着一条白色的宽松睡裙,黑色的长发披在脸颊两边,弯腰摆盘时,头发自然的垂落下来,显得一张巴掌脸,更加小巧。

皱着眉的动作,像是在认真的思考怎么摆盘才更加好看。

傅景琰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这个女人这个样子还真是幼稚。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女子离婚后寻找初恋,没想到见面时男子…...真人真事!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916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