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我欺骗生父后母和老公离婚后,惨被他们这般对待…

【小说在线阅读】我欺骗生父后母和老公离婚后,惨被他们这般对待...
这个夜晚,浅浅的一轮残月,冷冷的看着听雪阁的一切。

“死丫头,还敢争辩,你以为爹娘他们会护着你吗,哼,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等死吧。”楚天娇轻蔑的看着跪在地下低着头的楚雨风,她的亲妹妹,仿佛她已经是个死人,转身带着丫鬟冬荷和小香离去,临走时,又转过头呸了一声,说道“小香,你在门口守着,别让她跑了”说完,提着猩红的罗裙离去,像朵罂粟花一样,狠毒而美丽。

在楚天娇走后,跪在地上的浅衣少女慢慢抬起头,大大的眼睛满是绝望和不甘,是的,爹娘不会护着她,打碎圣上赐的九龙玉瓶,她死一百遍也不够,但是,那是长姐楚天娇打碎后嫁祸给她的,不是她,真的不是她,可谁信呢,从小陪着自己的丫鬟青荷因为作证而被杖毙,从小爹娘就宠爱国色天香的姐姐楚天娇,木讷,胆小平庸的自己,怎么会让爹娘舍弃优秀的长姐而保全自己,依稀还能听见青荷临死前的悲呼“小姐是冤枉的,是大小姐打碎的”好恨,楚雨风觉得生无可恋,爹不疼,娘不爱,呵,横竖是要以死谢罪,倒不如去了干净,她吃力的爬起身来,透过窗棂,原来已经是深夜了,也好,就这样安静的离开吧,在梁上系了白绫,临自尽前,楚雨风喃喃道;“愿下辈子,再不做官家女儿”一声沉闷的凳子翻到声音,在这个夜里愈加恐怖,“不好啦,二小姐上吊啦”,门口的小香一直监视着楚雨风,看到她上吊后,得意的笑了笑,转身跑去大声疾呼,却并不进去救人,声音惊醒了听雪阁院里伺候的丫鬟婆子们,院子里管事丫鬟青玉吃了一惊,二小姐上了吊,老爷要是问起来,非治她一个看管不力,这可如何是好,还是先去看看人还有没有救吧,青玉慌慌张张的推开二小姐的房门,却看到二小姐楚雨风依然在房梁上吊着,她忙招呼几个粗使丫头把二小姐放下来,刚把人放在地下,楚天娇身边的大丫鬟冬荷就进来了,她仿佛并没有看到楚雨风似的,皱着眉说;“大晚上的在乱嚷嚷什么,吵得大小姐睡不着,你们这些小蹄子,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一点规矩都不懂,小心找了人牙子卖了你们。”

青玉压下眼里的恼怒,说道“是二小姐上了吊,好歹是夫人的亲生女儿,你还不去禀报夫人和老爷,在这说什么风凉话。”冬荷一愣,冷笑道“二小姐?人都死了,这府里也就没有二小姐了,要去告诉夫人,你就自己去吧,还有,你要不怕触大小姐的霉头,就尽管去”说完,趾高气昂的离去,临走还怜悯的自言自语“做主子的命贱,做奴才的也高贵不了哪去。”青玉气坏了,可也无可奈何,谁让二小姐本来就不受宠,她低头看着地上的素衣少女,瘦瘦小小,面色苍白的吓人,嘴早已失去了血色,那双本来还有点生气的眼睛此刻紧紧闭着,如清烟的眉毛并不因为生命的消逝而放松,反而是皱成一团,青玉叹了口气,“二小姐,你去了也好,省得在这世上受苦,希望你下辈子,别在投在官宦人家。”

青玉和丫环们把楚雨风平放在床上,就退了出去,“青玉姐姐,二小姐的事不去告诉夫人好吗?”旁边一个小丫头怯生生的问,她是刚买进来的,很多规矩不懂,但也知道谁家死了女儿也不会这样,青玉忽然严厉的看着她,厉声说道“主子们的事,我们做下人不要去问,一不小心,连命都会没了。”缓了缓又说道“灵儿,你还小,不知道这些厉害关系,你看就算贵为小姐,还不是落了个香消玉殒,明早在禀报夫人吧,这个夜晚,太不安静了。”叫灵儿的丫头默默的又回头看了看二小姐所在的方向,她的脑海中,只浮现出她刚进府里时被人欺负,没有饭吃,饿的躲起来哭,这时,一双小手向她伸过来,灵儿擦干眼泪,看到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淡蓝的素梅芙蓉裙,双平髻发,眉眼清清亮亮,女孩温柔的说道“别哭了,来,我这里有玫瑰糕,给你吃吧。”

后来,灵儿才知道,那是二小姐,可如今,二小姐却是躺在那里,永远不会再对自己说“别哭了”想到这,灵儿的手指甲紧紧的攥进肉里,那是二小姐啊,给了她第一份温暖的二小姐,可如今夜,依旧深沉,听不见任何声音,听雪阁寂静一片,而此时,躺在床上本该死去的楚雨风,突然睁开了双眼,只是这双眼,没有懦弱,没有木讷,有的,只是一片清明和凌厉,她低喃到“你的仇,我会给你报,你安息吧。”

这个夜晚,并不安静

听雪阁中传来一丝动静,却并没有人注意,死而复生的楚雨风,不应该是死而复生,因为真正的二小姐楚雨风确实已经死了,现在的这个身体里却是一个来自异世的灵魂,在自家小院中的黄花树下,楚玉很莫名的穿了,成了这个礼部侍郎的二女儿,楚玉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双臂叠放在脑后,还是没有从刚才的惊讶中反应过来,她居然莫名的跑到古代,还好这个身体的主人没有把记忆也带走,否则她还真不好在这里混下去,老实说,原先的楚雨风真是够懦弱的,被亲姐姐逼到自尽,还有,就这样把尸体扔在这里不管,噢,现在不是尸体了,是把她扔在这不问,也是够奇怪的,看着这个身体上到处都是伤痕,有针刺的,鞭打的,还真是疼。楚玉没有在想下去,毕竟,现在还是把原主人留下的记忆消化完再说吧。

这个时空不属于楚玉原先的那个时空,是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朝代,叫什么龙泽天朝,当今皇上号圣天皇帝,正当盛年,皇子却不少,足足十三个,太子没立,所以各皇子之间明争暗斗很是厉害,大皇子、二皇子、五皇子最有希望成为太子,而她老爹是中立,选择明哲保身,当然这是表面上,这些跟楚玉没关系,跟天姿国色的楚天娇却有关,楚天娇据说是被五皇子看中的侧妃人选,而她爹楚正天打的算盘却是大皇子,因为大皇子是皇后所出,名正言顺的嫡长子,但楚天娇自己喜欢的却是二皇子,呵呵,还真够乱的,不过眼下最要紧的事,就是把这个身体犯得错给应付过去,毕竟,把御赐的九龙玉瓶打碎可不是小事,尽管原来的楚雨风明知道是楚天娇打碎的,可还是无可奈何,证人都被楚天娇收买了,自己的丫鬟也被杖毙了,想到青荷,楚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狠厉,接受了楚雨风的记忆,或多或少的也接受了对青荷的感情,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青荷都在护着自己,忠心不二,可却被活活打死,楚天娇,你既然害死了楚雨风和青荷,那么如今的楚玉可不是你想欺负就欺负的,死去的人,我会替她们一一向你讨来,在那之前,就让你先嚣张着吧。如果你想要用这次的事来致我于死地,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我很期待,明天的到来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天一亮,青玉就去了前院夫人的住所婉仪楼,她先是通报了门口的丫鬟,请她向夫人身边的丫鬟春柳传话,就说是二小姐出事了,丫鬟一听,立刻去告诉了正在门厅当值的春柳,春柳得知二小姐出了事,楞了楞神,急忙走进卧房告知夫人,只见房内一位丽人,云鬓浸墨,淡扫娥眉眼,皮肤细润如温玉,一身淡绿长裙,高贵典雅,正楚雨风的母亲林婉仪,此时她正不慌不忙的品茶,养尊处优的手指泛着美玉的光泽,春柳犹豫着,还是把关于二小姐的事告诉了她,只听一声脆响,林婉仪呆愣了好久,片刻又大声喊道“来人,去,听雪阁,春柳,你去叫老爷赶紧去雨风那里,他在书房,翠儿,快去把大夫找来。”“是,夫人”林婉仪眼圈红红的疾步走向听雪阁,雨风是不如天娇优秀,自己也没有怎么关心过这个女儿,可她也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也是抱过、疼过的啊,想到这,林婉仪恨不得赶紧到雨风身边。

这边,楚天娇听说楚雨风死了,高兴地大笑起来。“那个小贱人,早该死了,不过,冬荷,怎么说也是我妹妹,当妹妹的死了,我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也要去伤心一回啊,哈哈”“是啊,小姐,您最心善了。”冬荷讨好的说道。楚天娇对着镜子梳了个灵蛇髻,换上了一件淡紫色锦绣收腰拖地罗裙,看上去妩媚之极,“行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去了。”楚天娇得意的笑着,转身向听雪阁走去

楚玉一直盯着外面的动静,当她看到林婉仪进来时,急忙回到床上躺着,据她所知,这个母亲其实心很软,又信鬼神,待会少不得要演一场戏了。林婉仪进来时就看到楚雨风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心里不由的又是一阵抽痛,疾步过去把楚雨风抱在怀里,“我可怜的女儿,都是娘不好,娘应该原谅你的,不管怎样,你都是娘的女儿啊。”楚玉这时慢慢的睁开眼睛,弱弱的叫了一声“娘‘,这一声,可把屋里的丫鬟们都吓了一跳,也把刚进门的楚天娇吓得半死,因为她们都知道,楚雨风昨晚就死了,但现在是怎么回事,不会是鬼吧,却没有一个人敢说她昨晚就死了,只说是今早上的吊,为的就是不让夫人知道,拖过一晚,神仙也救不了她,可她却好好活着,楚玉眯着眼看着花容失色的楚天娇,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等会,你会更加吃惊的,我既来之,就则安之了”

楚天娇心里虽然很是诧异,心想

“这小贱人,昨儿小香不是说她死了吗,怎么,看着情形,娘似乎也在怜惜这丫头,不成”

只是一瞬间,她立刻作出一副伤心的模样,哭道

“二妹,你不知道姐姐听说你出事有多伤心,就算是打碎了御赐的九龙玉瓶又如何,就算皇上怪罪下来又如何,姐姐我宁愿当初替妹妹把这事担下来,也不要我可怜的妹妹变成如今这样啊。”

她这样说着,似乎真的是为楚雨风伤心难过的好姐姐,其实,只是在暗暗提醒林婉仪,楚雨风犯下的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带过的,还有就是楚雨风曾经有把这事“栽赃”在她身上的险恶用心,果然,林婉仪听到这话后,身子僵了一下,显然是想起了这些事,楚玉冷冷的看着那个蛇蝎美人,就算有了楚雨风的记忆,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姐姐这么恨她,就恨不得让自己的亲妹妹去死吗,印象中的楚雨风是个胆小羞怯的女孩,总是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默默的看着窗前的花开花落,很难想象,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的楚天娇有什么好恨她的,正在这时,楚正天面色阴沉的走了进来,进门就呵斥道;

“这是怎么回事,楚雨风,你这又是闹的哪一出,自尽,哼,我楚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你还不如死了干净。”

接着看向楚天娇,冰冷的目光也变得慈爱

“天娇,你怎么哭了,大皇子在前厅,你也随我一起去吧。夫人,没什么事就陪着天娇一起去”

“爹爹,女儿想在这陪着妹妹,就不去见大皇子了。”

楚天娇一脸心疼妹妹的表情,楚正天冷冷的说道

“她,让她自生自灭去吧,我就当没这个女儿,楚雨风,从今以后,不准你踏出家门一步,对外,就说再也没有二小姐这个人”

林婉仪看了看大女儿,又看了看小女儿,怅然一叹,什么也没说,随着楚天娇和楚正天离去了,楚玉看着这三个离去的背影,女儿自杀,他首先想到的却是丢脸,也是希望女儿死,在心里对自己,也像是对原先的楚雨风说

“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的家人,阴毒的姐姐,冷漠的父亲,还有一个似乎更偏心长姐的母亲,看看这个屋里,谁才是你真正的依靠,没有,一个人都没有”

心里似乎有一种针刺的钝痛感觉,猛然,楚玉看到一个轻烟似的影子向门外走去,瘦瘦小小,她似乎回头对着楚玉笑了笑,点了点头,那笑充满凄凉和无奈,无疑,那就是之前的楚雨风,只因为还记挂着父母,更有,想知道自己死后,爹娘会不会有一点难过,可是,没有人为她伤心难过,她渐渐的,变成了一片透明,楚玉静静的看着,她知道,楚雨风这回是真的死了,大概魂飞魄散了吧。一天过去,听雪阁里的丫头几乎走了干净,只剩下一个老嬷嬷和小丫头灵儿,毕竟,没人愿意在这里不见天日,楚玉心里其实很清楚,爹娘这么讨厌她,是那个命格,那个给家族带来灭门灾祸的命格,而楚天娇却是凤凰于飞的命格,呵,楚正天怎么可能把自己这个祸水当成掌上明珠,偏偏还杀不得。现在这个结局,已经很好了。

楚玉整天就是在屋里,其实莫名的穿来,对于孤儿楚玉来说,在哪里都一样,“楚雨风,其实我们两个都一样,都是没有人疼的孩子”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楚玉,早已养成了淡漠的性子,当初接受了楚雨风的记忆,刚开始是接受了对楚天娇的怨恨,可是,除非楚天娇再有进一步害她的举动,否则楚玉是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她只想好好的活下去,至于以后,一步步的看,看老天爷的意思了。从今以后,自己就是楚雨风了,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楚玉。

这天,,园中的黄花树开了,有两棵,小院不小,很干净,因为人走了差不多,也很安静,这里被老爷划为禁区,没有人轻易来的,就连楚天娇也没有来过,大家是真的把她遗忘了,也好,无人打扰。

黄花树蓬蓬撑开,一有风吹过,满地黄花堆积,有些轻轻巧巧的落在雨风的发间,每到这个时候,雨风就会静静坐在黄花树下,看着黄花像漫天细雨般的飘洒,和身上那件淡黄色素纱长裙融为一色,头发随意地披着,长及脚踝,一小摞头发上系着根青色绸条,像条细流般划过,也许只有现在才能看清雨风的容颜,说不出是什么,但只会觉得,似乎这漫天的秋意,这场被风吹落的黄花雨,就是为眼前的女子所存在的,只是尚显青涩,“愁立西风晓。倚阑无语对黄花”,雨风低下头,一丝泪悄悄的落在地上的花瓣上,消失不见了

来到这里已经有三个个月了,听雪阁越来越安静,别的丫鬟大概还是怀疑自己是鬼,雨风看着送膳食的丫头那战战兢兢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不过从另一个意思上来说,自己确实是鬼,楚天娇大概也是觉得自己这辈子也翻不了身,破天荒地的没有来找茬,倒是夫人让春柳不时的送一些女儿家的东西,楚雨风翻着书柜上书籍,不是一些诗词歌赋,就是女戒之类,没有一本传记,原先的楚雨风喜欢写字,写得一手好字,并不像她的人一样木讷,反而有着一股洒脱,是把情绪都宣泄在书法上了。

前世,楚玉从孤儿院出来后就自己一个人过,搬到乡下的一所小院,这是过世的爷爷留给她的,楚玉是个简单又复杂的女子,25岁得年龄,却过得像65岁,没有朋友,没有家庭,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在那个院子里,除了要买些必需品,她轻易不出门,工作就是一名网络写手,写一些悲欢离合的爱情,画一些插图,实际上她根本没有谈过一次恋爱,邻居对这个深居简出的女子议论纷纷,不少人是认识她的,知道她从小没了家人,都说这孩子孽障,自己孽障吗,楚玉自嘲的笑笑,她不觉得,在院子里也有一棵黄花树,不知怎么了,她一直对黄花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有段时间梦到黄花树旁,一个古装男子,在抚摸着那棵树,很温柔,像是对着自己心爱的女子一样,口中似乎还说着什么,楚玉想看清他的样子,但这时总是忽然醒来,最后归结为小说看多了,那天穿来,楚玉也是在抚摸着黄花树,手指不知被什么扎破了,血像泪水般淌过黄花树,也就是这时候,她到了这里,对了,血,黄花树,楚雨风像是惊醒了般,她疯了般跑到园中,看着那盛开的黄花,伸出手狠咬出血,颤抖着把血滴到黄花树上,她闭着眼睛等了一会,任何动静都没有,缓缓睁开,满眼的失望,

“为什么不行,为什么……”

楚雨风终于支持不住,伏在树上,没有眼泪,只有疲惫,原来,真的回不去了、

灵儿出来就看到小姐靠在树上一动不动,手指还不停的流血,吓得她急忙奔过去,

“小姐,你怎么了,手指怎么伤了”

雨风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丫头,隐约记得她叫灵儿,十五六岁得样子,微微一笑说

“这点伤,不碍事,灵儿,当初为什么要陪我在这里过这种生活”

“因为小姐是好人啊,所以我想陪着小姐,哪也不去”

灵儿看着雨风一副不解的表情,不好意思的笑着,小姐大概早忘记了自己,但自己永远不会忘记那天的小姐的。

“小姐,快进屋吧,奴婢给您找药包扎一下,不然将来会留疤的”

雨风向屋里走去,停了停,自嘲道“这院里没有别人,我也早不是小姐了,以后你就喊我名字吧。”

“不”灵儿坚定的说“您永远是奴婢的小姐,而且,在奴婢心中,小姐您是最好的,奴婢不懂什么大道理,只知道小姐从没有害过人,也没有骂过奴婢,所以小姐就是奴婢的好主子,小姐去哪,奴婢就去哪”

看着眼前一脸倔强的灵儿,楚雨风的心感到一丝温暖,

“灵儿,你说得对,我没必要为不重要的人和事伤心,还好,灵儿,还有你陪着我。”

“小姐,快进屋吧,让奴婢给你您包扎一下,下次小姐可要当心点了。”

“好”

烟紫阁里,冬荷正在给楚天娇梳妆打扮,只见镜中的少女,肌若凝脂,妩媚多情入骨三分,一双含情妙目,顾盼神飞间,倾城之色隐约可见,轻纱拖地粉色水仙散花裙,身披薄烟淡紫纱,

“小姐,您可真美,等您及笄那天,一定更美”

楚天娇想到还有一个月后自己就及笄了,猛然想起那个被她遗忘的妹妹,想到这,她漫不经心的问道

“那个小贱人在听雪阁怎么样了”

冬荷想了想,说道

“没什么别的动静,除了在园中发呆,就是和那个叫灵儿丫头的在屋里不出来,董嬷嬷是这么说的”

楚天娇抚摸着涂着淡粉色的指甲,冷冷的说道

“让她继续监视那死丫头。”

冬荷不解的问道

“小姐,二小姐已经被禁足了,您为什么还这么恨她呢?”

啪,一声脆响,冬荷被楚天娇打了一巴掌,脸都肿了,

“我做什么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质疑,滚出去”

“是,是,奴婢告退”

冬荷捂着脸,惊慌的退了出去,楚天娇等到冬荷出去后,看着镜中的自己,猛然有种恐惧的感觉,

“不可以,那个秘密,谁都不可以知道、楚雨风,一定要消失。”

楚天娇狠狠地攥住手心,望向听雪阁的眼神瞬间变得冰冷

“就让你再活一个月,及笄礼过后,就送你和那个秘密去下地狱”

低低的声音,像是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阴冷,恶毒

一个月后,这天,除了听雪阁,整个府上显得热闹非凡,这一天,是楚天娇及笄的日子,京城各名门望族都选出一名或两名女眷前来观礼,本来礼部侍郎只是个三品官,但因为楚天娇从小就被龙泽天朝的国师贺兰萧预言为凤凰于飞的极贵命格,所以楚正天的身价也随着这个女儿水涨船高,昌平王妃更是亲自为楚天娇担任正宾,主人楚正天和林婉仪立于东面台阶位等候宾客,有司托盘站在西面台阶下,

客人立于场地外等候;楚天娇沐浴后,换好采衣采履,安坐在闺房内等候,

“昌平王妃到”,随着正宾的到来,标志着笄礼的开始,楚天娇看着镜中的自己,光阴荏苒,她已出落得倾城之色,而且因为那个预言的秘密,她往后要走的路,必定是一条鲜血铺成的路,想到这,却忽然觉得背后一片冷风吹过,回头望去,什么人都没有,压下心中的怪异感觉,全身心的投入到笄礼的到来,毕竟,这是人生的第一步

听雪阁内,楚雨风听着外面有一丝声响,但因时候还早,觉得有些奇怪,灵儿往常不是这时候来的,会是谁呢,雨风轻轻的推开门,只是那一瞬间,她却呆住了

盛开的黄花树下,一个白衣少年侧对着她,修长而白皙的手指轻柔的抚摸着黄花树垂下的花朵,如墨般的长发用雪白的丝带束起来,有些小小的花瓣落在发间,似乎散发着隐隐香气,细致如美瓷的肌肤,眉目如画,唇色如樱,少年清澈温柔的目光纯粹得不含一丝杂质,似乎能包容一切,就像月夜下漾起涟漪的幽幽清泉,令人忍不住浸于其中。这个场景,那么让人熟悉,好似从前在梦中浮现过。

这时,少年转过头,有些讶异的看着晨雾中的少女,她披着一袭轻纱般的淡黄素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二、三岁年纪,有些稚气青涩,青丝垂至脚踝,面容清丽明媚,淡雅如雾,只是肌肤少了丝血色.有些苍白,司徒扬铮看着眼前呆愣的少女,微微一笑。

那一刻,雨风脑海中只有一句话“白衣随风起,一笑温人心”

“你是这个院子的主人吗,我只是无意间看到院子里有黄花树开得很好,就进来看看,抱歉打扰到你了。”

司徒扬铮有些歉疚的说道,

“没,没有,你是,是爹爹请的客人吗”

雨风觉得自己说话都不够从容了,

“爹爹?你是楚正天的女儿。”

司徒扬铮有些奇怪,为什么从没有听到人提起过楚正天还有一个女儿,

“是,爹爹是有我这么个女儿。”

楚雨风有些无奈,看来已经没有人知道自己的存在了,

“今天是你姐姐的及笄礼,你为什么没有去参加。”

看到对面的少女听到楚天娇的名字后脸上浮现一丝阴郁,司徒扬铮或多或少也明白一些,大概是个不受宠的女儿吧,今天长姐的及笄也不能参加。

“抱歉,我不该问这个。”

“没有,我已经习惯了”

楚雨风走过去捧起一掌黄花,

“而且,比起在人多的地方,我还是更喜欢这样”

“这倒是真的,外面太过于热闹”

司徒扬铮觉得再呆下去不合适,就像雨风辞别,临走时,回头说道

“黄花树,很美,在外面,都看不到这么美的黄花树,你很幸运,每天都可以看到。”

楚雨风静静的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不知怎么了,怅然若失,

“我居然,忘了问他的名字。”

她慢慢走到树下,那些满地的黄花,似乎还残留着那个少年的气息,

“这里,原来还有这么温柔的人。”

司徒扬铮走出听雪阁后,又回头望了望,莫名的,有些怜惜那个黄花树下的少女,她的心里,大概也是孤独的吧。看着远处热闹的一切,心头忽然涌起一股厌烦,身为皇子,就不能拥有真实的自己,为了那个最后的位置,也为了母后的期望,尽管对楚天娇没有想法,但因为那个预言,

“哼,天下,岂会因为一个女子而左右。”

这时,从旁边的树上跳下一个少年,那一袭红衣似火、发黑而如软缎,面如冠玉,剑眉入鬓,一双细长凤目,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

“冉笙,别这样说。”

司徒扬铮看着眼前的红衣少年,无奈的说到,

“我真不懂,一个小小侍郎的女儿,你们还真给她面子,不过是个预言,国师那个老东西,口无遮拦,什么凤凰于飞,八成是受了姓楚的好处了。”

冉笙不屑的说道,

“不许对国师无礼,当初先皇打下天下,国师功不可没,没有国师,也就没有如今的龙泽天朝,冉笙,你这性子,真要改改。”

扬铮看着眼前的少年,当今的二皇子司徒冉笙,都说他们两个都是皇位竞争者,其实私下里,两个人的关系很好,只是对于楚天娇将要嫁入皇家的事,冉笙一直有微词,他性子如此,自己却不能如此率性,这就是皇家的悲哀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我欺骗生父后母和老公离婚后,惨被他们这般对待...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916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