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夫妻船上遇难,丈夫不顾妻子独自逃生。最后妻子站船上向丈夫喊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精品小说】夫妻船上遇难,丈夫不顾妻子独自逃生。最后妻子站船上向丈夫喊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华夏大地,泱泱大国,山清水秀,安居乐业。

非洲大地,炎炎烈日,草木荒芜,杂草丛生。

两者对比,一个如同人间仙境,另一个却如同人间乱世,连鸟儿都不想罗居于此,在地上甚至看不到一丝生物的气息。

此刻就在非洲大地上的某个角落里。

林飞跃一脸不爽的啃着苹果说道:“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怪不得只有咱们这些雇佣兵才会过来,普通人在这根本就活不下去啊,连美酒美女都没有。”

听到林飞跃的话语,旁边一尖嘴猴腮,吊儿郎当,瘦如猴子的人说道:“老大,那肯定不啦,一般人谁会闲着没事来非洲大陆啊,要不是为了执行任务,打死我都不来非洲,这地方生存条件不好不说,弄不好还把命丢在这里。”

林飞跃听到猴子的话说道:“猴子,还有兄弟们,没办法,非洲虽然贫穷,但是对咱们来说却是捞金的好地方啊,谁让咱们是雇佣兵呢,干的就是这行,赚的就是这钱,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这非洲大地。”

“是啊,老大,等这次任务完成以后,咱们可得回去潇洒潇洒。”

“你别说,我好久都没有品尝到华夏美酒的味道了。”

“你还美酒呢,我好久都没有看到美女了,每天对着非洲妞,我这审美观直线下降啊。”

“想的美啊你,还美女呢,你也就适合这非洲黑妞了,哈哈。”

听着兄弟们的打趣,林飞跃心里充满了辛酸的感觉,没错,他们的职业就是雇佣兵,生活在战场之上的雇佣兵,每天都要受到战火的洗礼,随时都要把脑子别在裤腰带上,指不定哪天小命就丢了。

想到跟着自己混的这帮兄弟们,林飞跃大声说道:“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咱们干好这次雇主的任务,拿到钱回华夏,兄弟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还有数不清的美女等着我们去征服呢。”

“哈哈,老大说的对,干完这一票,回去吃香的喝辣的。”

“娘的,受气,下次来非洲大地我一定要提前吃好喝好。”

“小三儿,这次回去有你好吃好喝的,不过你这体型可又胖了不少啊,小心反应不够敏捷,可别把命给留在非洲了哈?。”

“你才是个大胖子呢,要不咱俩比划比划,好久没有跟你操练操练了,我这拳头可有点生疏了啊,豹子,要不咱现在就比划比划。”

“比划就比划,还以为我怕你啊,以为我不敢吗?”

听着兄弟们的斗嘴声,还有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叫骂声中,林飞跃低喝到:“想操练等执行这次任务后,我回去陪你们操练,记着这是在非洲,我们随时处在危险之中,注意四周的动静,不要做这些无谓的斗嘴,等有命回去再说,现在都给我安静下来,注意观察四周,豹子看好你的狙击点,猴子时刻注意对方的动静,其他人按之前的计划做好自己的事情。”

就在这时,猴子突然低喝到:“老大,有情况,目标出现。”

听到猴子的声音,林飞跃以及众人精神一振,在望远镜里清楚的看到一名胖如肥猪般的人物在众多保镖的护卫下,从一处军事基地里迈步而出,保镖四散在肥胖男身边,隐隐形成防护圈,看到这一幕,林飞跃对着周围的兄弟们比出噤声的手势,低喝到:“按原计划进行,狙击手瞄准对手,一击得手以后,按计划撤退,咱们华夏见。”

看到目标人物出现,再加上林飞跃的话语,想想这次任务成功之后,就可以回到华夏大地,结束非洲这苦逼的生活,众人在耳麦里低声说到:“好的,老大,我们已经做好准备。”

肥胖男逐渐出现在狙击范围内,林飞跃掩饰不住眼中的兴奋,说道:“狙击手,准备射击目标人物。”

肥胖男傲然的走在保镖护卫队中,殊不知已经进入到林飞跃等人的射击区域中,谈成此笔生意,又可以让他赚几个亿,虽然是牺牲了很多人的利益,也让很多人家破人亡,但是那又有什么呢,在他眼中只要自己赚到钱就可以啦,其他人的死活跟他可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想到此次的成果,肥胖男忍不住吹起了口哨,就在这时林飞跃低喝到:“动手!”

一颗高速飞来的子弹正中肥胖男眉心,陪胖男睁大双眼一脸不相信的倒了下去,任他怎么都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对他出手,难道是以前的死对头吗?陪胖男心中充满了不甘,世界逐渐漆黑一片。看到自己的老板竟然被人射杀了,众多黑人保镖立马开始对着林飞跃他们搜寻而来。

成功的击杀了目标人物,林飞跃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对着佣兵队伍里的兄弟们说道:“兄弟们,目标人物已击杀,任务成功完成,按照原计划撤退,我们华夏见。”

佣兵团的兄弟们脸上也是忍耐不住兴奋,说道:“老大,我们华夏见。”

随之佣兵团的兄弟们开始四散撤退,行动快捷,分路而走,不一会的时间,他们原本的位置就空无一人,似乎本就没有人在这里一样。当黑人保镖查找到这里时,没发现林飞跃他们的踪影,只能愤怒的离开,老板被击杀,留给黑人保镖们的也是无尽的麻烦。

按原计划出发回华夏的林飞跃,轻装简行漫步进了非洲某座城市的机场,看到机场戒严的军队士兵,林飞跃嘴角浮起了冷笑,既然当初接了这个任务,他们的退路怎么可能没有想好,假的护照,易容过的面容,轻轻松松的过了检查,当坐到机舱里,飞机起飞的那一刹那,林飞跃心中说不出的高兴:“华夏,我回来了,这次我林飞跃又成功的把命给带回来了。”

林飞跃心满意足的靠在座位靠背上,虽然这次任务成功了,也没有出现意外情况,但是隐藏在其中的危险却是不容小视的,林飞跃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就这么进入到了梦乡之中。

“嘀,嘀,请各位乘客注意,飞机出现意外情况,我们正在紧急降落,请各位乘客做好准备。”林飞跃被飞机上的广播从梦想中吵醒,被谁打扰了睡觉,心情都会不好,不过林飞跃也没有很在意,毕竟这也算是正常情况了,没看到飞机都在紧急降落吗?

不待林飞跃进一步的想着继续睡一觉,飞机上广播出来机长惊恐的声音。

“飞机无法正常降落,动力出现问题,正在直线下降。”

当机长的声音在广播中想起的时候,飞机上所有的乘客瞬间炸开了锅,感受着飞机极速坠落,林飞跃一脸悲哀的想到:“我靠,不会吧,这么倒霉,我的命没丢在佣兵战场上,莫非就要丢在一次飞机事故上,老天你在玩我吗?”林飞跃内心狂吼一声。

林飞跃想想他自己连老婆都还没有娶上,就这么英年早逝,还死的这么冤枉这么倒霉,心里就忍不住狠狠地鄙视了老天爷一把,有这么玩的吗?

飞机极速的下降,“砰”的一声撞击在陆地上,瞬间燃起了满天大火,一刹那,死一般的安静,只有大火在面前燃烧,才能让人感觉到刚才这里出现了大事故。

同一时刻,飞机出事后的同一时间,网络媒体报纸电视上的新闻瞬间汹涌而出!

“据报道,非洲一架飞往华夏的飞机由于动力问题在空中失事,机上工作人员以及乘客无一幸免,飞机失事具体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有关问题请关注后续报道。”

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未知空间中。

林飞跃的意识慢慢清醒过来,周围永恒死一般的黑暗孤寂,林飞跃忍不住苦笑了起来,难道这就是地狱吗?是人死之后都要经过的地方吗?

没有身体,没有物体,没有任何有生命的物体存在,唯有意识存在着,林飞跃就这样漫无目的的飘荡着。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几秒钟,也可能是上百年,林飞跃已经感受不到时间的存在跟意义,在漆黑一片孤寂无边的黑暗中前行。

突然前方有一丝亮光,意识已经快要消失的林飞跃,看到这一丝曙光,努力拼命的向前前方而去,冲进了亮光之中。

“林哥哥,你醒啦?吓死我啦,我以为你出大事了呢。”林飞跃旁边一个长相清秀,衣着简朴,看着林飞跃渐渐睁开的双眼害羞的说道。

在孤寂无边的黑暗中扎进了那一丝亮光类似通道的地方之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刚缓缓睁开眼睛,林飞跃就听到了旁边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叫自己林哥哥,而且服装还挺怪异的,林飞跃不禁在想难道这就是人死之后的地方吗?

不待林飞跃意义考虑这些事情,突然间林飞跃的大脑如同膨胀了一般,海量的记忆碎片汹涌而来,大量的记忆直接涌进林飞跃的脑海中,也不管林飞跃能不能接受的了,林飞跃的面孔顿时扭曲了起来,一下子接受这么多记忆,林飞跃的脑海如同爆炸了一般的痛楚。

看到林飞跃一下子狰狞起来的面孔,女孩又焦急了起来,大喊道:“林哥哥,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呀”女孩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哭腔。

接收了脑海中的大量记忆碎片之后,仔细的梳理了这些记忆,又看了看眼前这个脸上充满了焦急之色哭的双眼通红的女孩之后,林飞跃忍不住内心的惊讶,在心中怒吼了一声。

烈焰大陆。

摇晃下头脑,费了很长时间才梳理好自己穿越而来附身这名叫林飞跃少年身上的记忆,不得不提的是,附身的少年竟然跟前世的自己名字一模一样,也叫林飞跃。林飞跃不禁苦笑一声,难道这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吗?

林飞跃穿越而来的这个地方跟以前的华夏大国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以前林飞跃在华夏国的时候痴迷武侠玄幻小说,以为一切都是虚构的,是不存在修炼这种事情的。但是穿越而来林飞跃才发现原来是存在修炼的,烈焰大陆就是一个以灵气修炼为主,实力说话,强者为尊的地方。

烈焰大陆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谁的实力强谁的拳头硬,谁的话语权就强。林飞跃不禁无奈一笑,看来不管是在以前的华夏还是现在的烈焰大陆都是得以实力说话。

可是想到这里,林飞跃不禁露出了苦笑,心里忍不住鄙视了下自己附身的这个林飞跃,原来这个林飞跃就是废材一个,虽然是林家三公子,但是实力真的一塌糊涂,连灵徒的境界都不是,16岁的年纪了修为却还没有到灵徒。

在烈焰大陆,灵徒就是最基础的实力,可以说是踏入修炼界的基石,可惜林飞跃身上不知道怎么回事造成静脉堵塞,修炼就成了一种奢望。加上由于林飞跃的父母小时候就离开林飞跃了,具体去了哪里林家家族人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只知道一点就是在林飞跃父母还在的时候,他们可是家族中的天之骄子,年纪轻轻的修炼就到了能媲美家族长老实力的地步。由于林飞跃父母多年消失不见,加上林飞跃经脉堵塞不能修炼的原因,所以林飞跃就慢慢变的有名无实了,对于自己的情况,林飞跃也变的有点自暴自弃,甚至于林家家族旁系族人都可以随便的欺负林飞跃,以至于现在的林飞跃也只能居住在柴房里。

翻看了自己附身林飞跃的经历,林飞跃就感觉有点可悲,不过这也激起了林飞跃心中的豪气,心中想到既然老天让自己穿越到异界,而且还是附身到同名同姓的林飞跃身上,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个林飞跃,以前你的耻辱就让我来帮你洗刷吧,我会让你这个废柴林飞跃名动烈焰大陆,成为林家第一人,让所有小瞧你的人都对你敬仰有加。不能修炼又如何,总是会有解决办法的,总是能修炼的,就让全新的林飞跃在烈焰大陆崛起吧!

“林哥哥,你没事吧?你不要吓小影啊”林疏影泪眼婆娑的说道。

正在思索中的林飞跃被喊声惊醒,看着面前的女孩说道:“小影,林哥哥没事,只是想到以前的事,所以发了会呆。”

江疏影在林飞跃的记忆中是从小跟在自己身边的,小时候被林飞跃爸妈带回来一直留在自己身边,跟随林家家族姓氏,随着林飞跃父母的离去,现在的身份连林家下人都不如,经常被林家下人欺负,跟林飞跃可以说是同病相怜。虽然以前的林飞跃是废物一个,但是林疏影还是一直跟在林飞跃的后面不离不弃,让林飞跃对她犹如对妹妹般疼爱。而这次林飞跃受伤也跟林疏影分不开的,只因为林疏影被家族旁系子弟欺负!

“林哥哥,你真的没事了吗?对不起,都是小影的不对,如果不是小影的话林哥哥也不会被他们打伤了。”看着林飞跃,林疏影满怀内疚的说道。

林飞跃宠溺的摸了摸林疏影的头说道:“小影,你不用自责内疚,这事不怪你,他们敢欺负你,我就敢跟他们打架,虽然我打不过他们。”说到这里,林飞跃也是颇为的无奈,虽然在这点上林飞跃很欣赏被附身的林飞跃,可是好歹你也要有点实力啊!

这下倒好,要不是自己莫名其妙的穿越到这里,估计以前的林飞跃就彻底死翘翘了。

“林哥哥,你饿了吗?小影去给你拿点吃的吧?”不待林飞跃有什么回应,林疏影就跑了出去。

看着林疏影的背影,林飞跃心中充满了感动,其实有个妹妹还是不错的,既然以前的你没有实力招呼好她,那现在就由我来照顾我们的疏影妹妹吧!

林飞跃待在柴房里,仔细的规划以后的路要怎么走,现在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打通身体堵塞的经脉,让自己能修炼才能谈其他的事情。

思索了一会,林飞跃疑惑着小影怎么还没回来。说着就起身下床,虽然身体被打的很痛,但是走路还是没问题的,坚持着走出柴房去找林疏影。

“你们怎么能这样,这是我拿给林哥哥的吃的,你们怎么可以打翻在地?”林飞跃根据脑海中的记忆走到厨房附近,就听到了林疏影的哭腔。

林飞跃脸上忍不住显现出了一丝怒气,狰狞的面孔显示开来,以前你们这些旁系子弟就进场欺负林飞跃,这次林飞跃手上也跟这些林氏旁系子弟有关系,要不是他机缘巧合的穿越而来,没准这个以前的林飞跃真的就死了,既然你们得寸进尺,不放过我,那我也就对你们不客气了。

“哟,这不是我们林家三公子废柴林飞跃吗?”看到林飞跃走过来,这些林氏家族旁系子弟不无嘲笑的说道。

“怎么?上次被我们收拾的还不够吗?竟然还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难道又想找打不成?”

“雨哥,对这个废柴说那么多干什么,看来他不长记性啊,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既然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那我们就可劲的收拾他,这次收拾的他站不起来为止。”

“对,小耗子说的对,只要不把这废柴三少爷收拾死,相信是没谁会来找我们麻烦的,现在谁不知道家族里根本没有谁重视他,到现在为止都还住在拆房里,真是丢我们林氏家族的脸,真是愧对林氏嫡系三少年的身份啊。”

林雨厌恶的看着林飞跃道:“三少爷啊,你现在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是不是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要知道我说的可是只要你敢出现在我面前可是对你见一次打一次的啊。”

无视掉林雨的话语:“我只问你,是不是你打掉小影手中的馒头,再说了,在林氏家族,你们见面都要向我问好,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旁系子弟来质问我这个嫡系三少年也,连一点尊卑都没有,是不是想尝尝林氏家族执法堂的味道。”

听到执法堂三个字,林雨心中不禁一阵心惊胆颤,不过想到这既然是他们旁系老大林龙的吩咐就压抑住内心的恐惧,不过林雨的面庞上出现一丝疑惑,什么时候这个废柴三少年竟然敢质问他们拉,以前不都是懦弱的样子,什么时候都知道搬出林家执法堂来吓唬他们了,虽然林雨也很畏惧执法堂,但是想来执法堂也不会为了这个废柴三少年而来收拾他们,再说了这是林龙的吩咐,怕啥。

“哟,什么时候咱们林家废柴三少年也这么伶牙俐齿了,就是我打掉林疏影的馒头呢,你又能奈我何,一个破黑馒头,扔掉就扔掉了。”林雨看着林飞跃傲然的说道。

听到林雨的话,林飞跃没有任何回答,只是一冲上前,在林飞跃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伸出右手扇向了林雨的脸。

“啪”清脆的响声传出,跟在林雨后面的旁系子弟惊讶的看着林飞跃,似乎不敢相信这是林飞跃做出的事。

林疏影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林飞跃,这还是我的那个林哥哥吗,他怎么敢对林雨出手啊?

感受到切切实实火辣辣的疼痛,林雨面孔狰狞的愤怒起来了,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林飞跃竟然敢扇他耳光,这还是以前那个废柴少年吗?

“你竟然敢扇我耳光,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废柴。”林雨拳头上冒出淡淡的黄气向着林飞跃的面庞打过来,看这架势只要林雨的拳头碰上来的话,林飞跃真的就会没命的,毕竟林雨可是夹带着灵气的修炼对林飞跃出手。

看着林雨的拳头挥舞而来,虽然林飞跃很想反抗,但是一个经脉堵塞的他怎么能抵挡住已经是灵徒,修炼出灵气的林雨的对手啊。

林飞跃心中生出解脱的感觉来,前世自己就是孤儿,这世又是穿越到废柴的身上,虽然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但是他不后悔,为了林疏影他不后悔。

“不!”林疏影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似乎这一拳下去他就要真的失去他的林哥哥了。

千钧一发之际,就在林雨的拳头即将触碰到林飞跃脸上的那一刻,林飞跃的脸上充满了不甘之色,真的不想就这样被揍啊,真的好想拥有力量啊,再也不想这么废柴下去啊。

林飞跃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土黄色的屏障就这么阻止了林雨前进的拳头,就在此时一声暴喝声想起:“林雨,尔敢,敢伤三少爷,你不想活了吗?”

一魁梧怒目圆睁身材高大的大汉瞬间就冲了过来,手一挥林雨的身体就被扔出去了几米远,看着林飞跃,魁梧大汉关心的问道:“三少爷,你没事吧?林雨竟然敢这样做,我一定要禀报执法长老,他们心里还有没有尊卑了,竟然敢对你出手。”

面前的魁梧大汉,是家族的护卫队队长刘云飞,从小就是跟着林飞跃父母混的,也是看着林飞跃从小长大的,所以对于林飞跃也是极为的爱护。

“飞叔,我没事!”转头看向林雨道:“林雨,我知道你很不服气,认为这次是飞叔救了我,那你们敢不敢打个赌,17岁家族比试,我们比试上见分晓,谁输了就向对方下跪道歉。”

“你敢不敢!”

当这句话响起的时候,所有人脸上都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们怎么都想不到林飞跃怎么就敢说出这种话,难道他不明白他跟林雨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吗。

“哈哈,你们听到没有,就这样一个废柴还想挑战我。今天要不是飞叔在这里,看我不揍的你满地找牙。敢,我为啥不敢,既然你这么给我机会,我怎么能对不起你呢。”林雨看着林飞跃疯癫的笑着说道。

“云叔,这可是林飞跃自己主动挑战我的,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啊。”林雨转头看向刘云飞说道。

刘云飞看着林飞跃焦急的说道:“三少爷,你不要胡闹,这事你可得想清楚了?”

“云叔,我没有胡闹,放心吧,既然我敢做出这种决定那么我就不会后悔。”虽然刘云飞很是为林飞跃着急,但是林飞跃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刘云飞只能无奈的摇头说道:“林雨,既然林飞跃挑战你,那么这事我也无话可说,只希望你们在交手的时候注意分寸,别忘了家族的规矩。”

听到刘云飞果然不在插手这事,林雨看着林飞跃挑衅的说道:“飞叔,放心,我会让三少爷好好明白在这个世界,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不能修炼身份再尊贵也是废柴一个。”

说完直接冷哼一声趾高气扬的带着旁系子弟走掉,旁边子弟走的时候都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林飞跃,似乎怎么也想不到林飞跃这货脑子怎么想的,这不是明摆着给机会让别人揍你啊。

看着林雨等人消失在刘云飞面前,刘云飞赶紧来到林飞跃面前,焦急的说道:“你小子到底怎么想的?虽然林雨的实力不值一提,但是你要明白你对上他实在是没有任何胜算啊。”

感受到刘云飞对自己的关心,林飞跃平静的说道:“飞叔,我已经被人叫废柴了这么久了,为什么不努力去试一把呢,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失败而已,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不行呢。”

听完林飞跃的这番话,刘云飞似乎是认识了一个全新的林飞跃,在他的记忆中以前的林飞跃可没有这么上进。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既然林飞跃做出了这种改变,那刘云飞应该替他高兴才对。

“三少爷,离家族17岁大比还有一年的时间,在修炼上你有什么不会的地方可以来找我,我为你解答。”刘云飞看着林飞跃慈爱的说道。

虽然明知道刘云飞这番话是安慰他,但是林飞跃还是十分的感激。毕竟林飞跃经脉堵塞先天不能修炼在家族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谢谢飞叔,我会的。”林飞跃对着刘云飞恭敬的说道。

“唉,你小子啊,真的是,不管能不能打败林雨,就冲着你的这份心性我都要力保你没事。我还有事先去忙了,你小子努力修炼啊。”看着林飞跃,刘云飞只能无奈的叹息道。

看着刘云飞渐行远去的身影,林飞跃的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真的很不想就这么被人欺负啊。我就不信我修炼不成,既然穿越到这个废柴身上,那么我就要努力努力打破命运,改变未来。

“林哥哥,都怪我不好。”林疏影捡起地上的黑馒头看着林飞跃哽咽的说道。

看着林疏影看着黑馒头,林飞跃的心中莫名的心酸起来,要变为强者的心更加的涌动。说道:“小影,跟你没关系的,你赶紧回去休息吧,谢谢你为林哥哥找的食物。”

啃着黑馒头,这是林飞跃有史以来吃过最难吃的食物,在前世的时候他都没有吃过这么难吃的食物。

“林哥哥,那你赶紧回去休息,我就先走了啊,明天我再过来看你”。

破旧的柴房内,看着周围的环境,林家这个废柴三少爷混的还真的是差啊!

从这个废柴三少爷的记忆中,林飞跃知道是因为他的经脉堵塞,所以一直修炼不成,沟通不了天地灵气,所以一直不能进入修炼界踏入不到灵徒的境界,只能当一个平凡的普通人。

收起心中的思绪,林飞跃开始按照灵决修炼起来了,虽然明知道以前试过很多次,但是现在还是要再实验实验啊。灵决是烈焰大陆上最基础的修炼大门,只要能沟通天地灵气,引灵气入体,就证明可以修炼!

按照灵决的修炼方法,林飞跃盘膝而坐,抛出心中杂念,试着沟通天地间的灵气。时间过去很久,不知不觉间林飞跃似乎感受到了天地间灵气的存在,一缕一缕的犹如丝线般存在天地之间,密密麻麻的。

林飞跃心中激动兴奋了起来,按照灵决的修炼方法,指引着这些天地间的灵气慢慢的汇聚到身体之内。一切犹如水到渠成一般,灵气慢慢汇入到身体之内,只要引入经脉之间,能走通一个循环,就证明他会成功。

这时的林飞跃真的兴奋了起来,他真的要改变这个废柴的命运啦。

正所谓的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当灵气就要进入经脉的时候,似乎再也不如刚才那般顺畅,怎么都进入不到经脉里,更别说走一个循环了,慢慢的灵气就消散在无形之中。

不信邪的林飞跃又开始沟通天地灵气了,他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能沟通天地灵气入体,可是一到经脉的时候怎么就被阻塞了,然后消失于天地之间,难道真的是天生经脉阻塞的原因吗?

继续一遍一遍的尝试,每次都是到经脉的时候受阻,以至于不能让灵气在经脉里完成一个循环。也不知道试了多少次,丹最后林飞跃已经精疲力尽了,一丝无奈之色也显现在林飞跃的脸上。

看着空荡的柴房以及外面乌云密布的天空,林飞跃内心大吼一声,妈的老天你难不成真的是在玩我吗?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体会到林飞跃此刻无奈的心情了,天空下起了大雨,闪电也在不停地想起,狂风暴雨似乎才能说明此刻林飞跃内心十分痛苦无助又抓狂的心情。

躺在柴房的床上,林飞跃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下来,心烦意乱的他实在是不想待在这个小房间里。即使外面狂风暴雨但是也挡不住林飞跃出去发泄心情的欲望。

在狂风暴雨中一路疾跑,任由雨水打湿了全身,拼尽全力的向后山跑去。后山山顶,林飞跃就这么静静地躺在山顶之上,任由雨水来冲刷他的身体。

难道真的不能改变现状,真的不能修炼,真的要一辈子当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吗?我不愿啊,我不想啊,我要成为绝世强者啊。

站起身来的林飞跃对着墙壁就这么用力的挥舞着拳头,此刻已经有疯癫的他感受不到拳头血肉模糊的痛苦,他只想肆意的挥发心中的痛苦心中的不甘。

肆意抒发心中不甘的林飞跃怎么都没注意到血肉模糊的拳头上留下的血迹被墙壁下一个锈迹斑斑的铁块所吸收。吸收完林飞跃血液的贴片在此刻竟然融化似的化外液体顺着林飞跃流出的血慢慢的钻进了他的身体。

如果林飞跃看到这一幕肯定被吓的吃惊,可惜还在抒发心中不甘情绪的林飞跃是不会注意到这一幕的。

抒发完心中的不甘,此刻林飞跃才感受到拳头血肉模糊的痛感,不过他没有在意什么,跟不能修炼相比,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呢。林飞跃就这么直直的躺了下来,看着狂风暴雨,默默地愣神。

“你小子,不就是经脉被堵塞了吗?至于在这哭爹喊娘,在狂风暴雨中自虐吗?真是让老夫看不起啊,你们现在年轻人这毅力可是不行啊,想当年老子在烈焰大陆承受了多大的苦难。”一道声音突然在林飞跃的脑海中响起喋喋不休的讲到。

听着脑海中的声音,林飞跃满头黑线,他都成这样了,这人还在打击他。不过他是怎么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林飞跃立马打断他喋喋不休的讲话,说道:“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脑海中的?”

“老夫是谁?老夫那可是烈焰大陆响当当的知名强者,小子,我跟你讲啊,以前在烈焰大陆哪个不得跟老夫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前辈,你能遇见我可是你的幸运……”似乎很久没有讲话了,好不容易看到林飞跃了,要跟林飞跃讲个三天三夜似的。

林飞跃忍住心中的怒气,忍不住暴喝到:“你到底是谁?”

感受到林飞跃心中的不耐烦,他也难得正经起来了,说道:“老夫乃是名闻大陆人称鬼才的莫渊泽!”说完在林飞跃脑海中一脸傲然的望向他,似乎等着林飞跃的顶礼膜拜。

林飞跃认真的想了想,说道:“莫渊泽是谁?很厉害吗?不认识。”

莫渊泽一脸气呼呼的说道:“在烈焰大陆你竟然没听说过老夫的名号,小子,你也太失败了吧!”

听到太失败三个字,林飞跃自嘲一笑说道:“是啊,我就是一个失败的人,连修炼都不成,你说我还有什么用呢?”

“多大点事,不就是经脉堵塞吗?再说了你这又不是天生的,是人为后期的经脉堵塞,直接打通不就行了,就这就放弃啦?”莫渊泽看着林飞跃鄙视的说道。

“你这不废话吗,我既然说到肯定就能做到,我被人称鬼才也不是白叫的。”看着林飞跃着急的样子,鬼才莫渊泽得意的说道。

听到莫渊泽肯定的答复,林飞跃兴奋的说道:“恳求前辈帮我打通经脉,能让我踏上修炼之路。”

莫渊泽看着林飞跃玩味的笑着说道:“我凭什么要帮你呀,刚才你小子一点也不尊重前辈,老是打断前辈讲话,我凭什么要帮你。”

听到莫渊泽的话,林飞跃不禁露出尴尬的表情,刚才他也是处在难过之中,谁想到莫渊泽突然出来喋喋不休的讲话,林飞跃有好心情才怪呢。

就在林飞跃忐忑不安的心情中,莫渊泽看着林飞跃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的讲道:“林飞跃,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额,前辈不是在说笑吗?怎么突然想起收我当徒弟了呢,再说了我经脉堵塞明明不能修炼啊,您要收徒弟不是应该收天赋好的吗?”林飞跃对着莫渊泽惊讶的说道,在他的想法中怎么都不理解莫渊泽怎么会收他当徒弟,这似乎不科学啊!

听到林飞跃的话,莫渊泽立马吹胡子瞪眼说道:“你以为老夫想随随便便收个弟子吗?这不是老夫不想自己的衣钵传承消失,所以才想收你为弟子的。再说了你放心吧,你本身修炼天赋不差,只是后天人为堵塞经脉所以才导致你无法修炼,等解决这个事情,你的修为肯定提升的很快,这么多年虽然你无法修炼,但同时也是有好处的,让你的经脉变的宽阔强度也增加,对你后续修炼都是很有帮助的!”

听完莫渊泽的这番话,林飞跃立马没有半分犹豫的跪倒在地上,对着虚空拜了三拜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林飞跃没有任何迟疑的就对着地上跪拜而去。

看到这一幕,莫渊泽也是难掩心中的激动,他潇洒活在烈焰大陆,一直独来独往一人,不曾加入任何门派,他的至交好友都收徒传承衣钵,而他却潇洒一人。直到这次跟人大战受到重伤,只有残魂苟延残喘在他的至宝里,这才躲过一劫。

本以为就要消逝于人世间,没想到林飞跃机缘巧合的跟他相遇,血液滴血认主他的这块灵魂神铁,这才让他寄居在林飞跃身体里,可以苟延残喘的活下去。而到了这一刻,他才后悔以前没有收个徒弟,所以遇到了林飞跃他才会如此的激动,况且林飞跃跟他如此有缘。

“快起来吧,跃儿,既然为师已经收你为徒了,当然要解决你不能修炼的问题。”看着林飞跃,莫渊泽慈祥的说道。

“师父,你说我经脉阻塞导致不能修炼是人为原因吗?”林飞跃疑惑着说道。

“是的,我观察了你的身体,你的身体应该是被修为不下于我的人施展大能力封锁了你的经脉,以至于你到现在都修炼不出来灵力,至于为什么会有那种境界的人对你下手,这就是我很不明白的一点了。”似乎是怎么也想不清楚林飞跃什么的情况,莫渊泽思索着说道。

“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貌似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就没见到我父母了,只听他们说我父母修为非常强大,唉,算了,不想了,师父你说的有办法解决我不能修炼的事情,那是什么办法呢?”林飞跃有一点性格比较好,那就是既然事情现在想不明白,那就索性不去想,等事情顺其自然发展吧。

“既然你的经脉是被人为施展能力导致灵气不能入体,那就只能借助外力来突破这层屏障了,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借助这股外力应该能让你突破这层屏障,不过期间会比较通过,甚至会有生命危险,你能承受的了这种后果吗?”莫渊泽看着林飞跃严肃的说道,毕竟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不小心林飞跃灰飞烟灭了,他也就跟着彻底消失在这烈焰大陆了。

“师父,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去尝试一下,好男儿生来都是要当强者的,即使死亡我也无怨无悔,不过师父你说的外力是什么呀?讲的办法又是什么呢?”

“好,说得好,不愧是我莫渊泽挑选的徒儿,放心吧,师父一定把危险降到最低。而师父说的这个办法就是天雷灌体。”看着林飞跃,莫渊泽满意的说道。

林飞跃疑惑的说道:“天雷灌体?”

“是的,就是天雷灌体,今天其实就是个好机会,待会为师会施展能力吸引九天神雷而来,直接引入到你的身体,打通你阻塞的经脉,只要打通经脉了,你自然而然就可以修炼了。”

“好,师父,既然你已经有主意了,那么就来吧,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林飞跃意气风发的说道。

“跃儿,待会不管发生什么不管有多痛苦,你一定要抗下去。只要抗过去这次天雷灌体,不只是你可以修炼了,而且对于你的身体你的灵力都会有想象不到的好处,对于你以后得修炼之路也是大大的有帮助。”莫渊泽对林飞跃反复的叮嘱着。

“嗯,师父,放心吧,我会尽自己最大能力承受住吧,师父来吧!”林飞跃说完就开始盘膝而坐,不在考虑事情,专心的让自己状态达到最好。

看到林飞跃已经进入到状态,莫渊泽在林飞跃脑海中一声低喝道:“九天驭雷决。”

刹那天地间乌云密布,本就雷雨交加的夜晚,在莫渊泽施展九天驭雷决后,天空之中闪电密布,刺啦刺啦的声音不绝于耳,肉眼都可以看到这里似乎变成了闪电的海洋,一丝丝闪电交错其中,那银白色的闪电甚是吓人,有种替天开惩罚世界这一切,大有把一切都给毁灭掉的气势!

看着满天的闪电,莫渊泽自言自语道:“还不够啊,这威力还是不能破开跃儿经脉的屏障,既然如此的话,那就把所有的闪电汇聚到一块吧!”说罢这句话之后,只见林飞跃脑海里的莫渊泽身体盘膝而坐,十指交叉环绕,直接对着上方说道:“九九归一,天雷汇聚。”

刹那间交错而成的闪电在这一刻汇聚成了一股雷电,那粗壮的身体似乎如同择人而噬的蟒蛇,如同那冰冷的苍龙一般,直接冲向地上盘膝而坐的林飞跃,大有林飞跃直接摧毁灰飞烟灭的驾驶。

当天雷冲向林飞跃的那一刻,莫渊泽直接施展秘术在林飞跃身上,可以保证林飞跃的肉身不被天雷直接摧毁掉。看到天雷冲入林飞跃的身体,莫渊泽默默的说道:“跃儿,接下来的一切就看你自己的啦。扛过去,彻底进军修炼界。抗不过去,我就只能同你一块灰飞烟灭咯。”

当天雷冲击而来的那一刻,林飞跃的身体似乎就要被天雷给轰的灰飞烟灭,但是在此刻莫渊泽的秘术出现了效果。虽然林飞跃的身体不断地被天雷摧毁,但是同时也被秘术不断地新生。

摧毁,新生,不停地在交换在斗争。林飞跃此刻浑身都是麻痹的感觉,身体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知觉了,只有精神异常的痛苦,毕竟这是被天雷灌体啊,这种痛不是一般人都忍受的,在这一刻林飞跃甚至有自杀结束的想法,无穷无尽的累点痛苦汹涌而来。

慢慢的林飞跃意识恍惚了起来,有种随时都要消逝的感觉。看到这一幕,莫渊泽顿时爆喝一声道:“跃儿,坚持住,引天雷入你的经脉,一定要坚持住,能不能成,就看接下来的了。”

脑海中响起莫渊泽的声音,林飞跃的精神顿时一振,忍受着天雷灌体的巨大痛苦,按照莫渊泽的指导一步步的引导着天雷进入经脉之中,当天雷跟经脉碰撞的那一刹那,剧痛传来,林飞跃的身体毛孔中全都流出了丝丝血液,一瞬间林飞跃就成为了一个血人。

忍受着痛苦,林飞跃继续引导着天雷冲向经脉中阻碍的屏障,冲试了好几次,经脉中的屏障还是纹丝不动。看到这里,林飞跃的心发狠了起来,不成功便成仁,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把所有的天雷一股脑的全冲过去吧,我就不信冲不破你阻碍我修炼的道路。

决定做就去做,林飞跃不再小心翼翼的引导天雷进入经脉之中,而是放开了控制,让所有的天雷一股脑的全部冲进了经脉之中。

“轰”的一声,林飞跃彻底成为了一个血人,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林飞跃细小的毛孔下喷涌而出的血液。

就这样当所有的天雷轰入经脉后,林飞跃就这么直直的倒了下去。

林氏家族后山,雨过天晴后,平常这个地方基本上没有人会过来,而此刻的林飞跃就这么成为了一个血痂人。昨晚的血液全部已经凝结为血痂,让不熟悉的人看到根本认不出来这会是林飞跃。

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林飞跃身上的血痂慢慢的脱落,林飞跃焕然一新的出现在了后山上,看着林飞跃赤身裸体的样子,莫渊泽不知道怎么就变出一身衣服,对着林飞跃笑骂道:“臭小子,赶紧穿上衣服。”

林飞跃尴尬一笑,立马穿上莫渊泽变出来的衣服。审视着自己身体内充斥着的灵气,林飞跃忍不住发生吼了几声,吼出了从小到大的无奈,吼出了终于能修炼的惊喜。

林氏家族后山,林飞跃就这么对着虚空跪拜了起来,旁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越发感觉诡异起来,毕竟空无一人,林飞跃这是对谁跪拜呢。

只有林飞跃和莫渊泽两人心中清楚林飞跃跪拜的意义,莫渊泽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动,欣慰的在林飞跃脑海中说道:“跃儿,其实你不用感谢我,如果不是你自身意志力过强的话,这件事也不可能成功的,再说了你也救了为师一命,如果你真的灰飞烟灭的话,为师也跟着会消逝而去的。”

林飞跃恭敬的说道:“没有师父就你没有徒弟的一切,徒弟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你的,对了,师父你是怎么受伤的呢,怎么只剩下灵魂存在了呢?”

听到林飞跃的问话,莫渊泽心中只剩下苦涩的味道,对着林飞跃说道:“跃儿,等你实力真正强大起来的时候,我会把我自己的来历跟经过告诉你的,现在告诉你对你没有什么好处,为师只要你答应我,当你实力强大起来能对抗对方的时候记得帮师父报仇就可以了。”

“师父,你放心,当我实力强大起来的时候,我一定帮你报仇,这也是我此生的目标之一,而且我还要让你恢复身体,让你正常的行走在烈焰大陆之上。”林飞跃对着脑海中的莫渊泽真诚的说道。

莫渊泽心中升起了温暖的感觉,想起那些老家伙的时候,心中也不免得意了起来,谁说就你们的弟子好,我的弟子林飞跃也不差。尤其是在莫渊泽即将消逝在烈焰大陆的时候,林飞跃的出现对于莫渊泽来说可真的是太及时了。

让莫渊泽可以活下去,也可以让莫渊泽的衣钵传承下去。虽然刚才林飞跃讲的让他恢复身体行走在烈焰大陆之上,虽然说比较困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莫渊泽对林飞跃充满了信心,说不准自己的这个弟子还真的能办到这件事,让自己重新恢复巅峰的实力,重新踏入烈焰大陆顶级高手实力。虽然希望很渺茫,但是至少也能希望不是,人的一生就得充满希望啊。

“跃儿,你感受下自己的实力,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莫渊泽撇开这个话题,直接问起林飞跃的实力来了。

“实力?师父我怎么感觉我不像是灵徒一级的实力,好像达到了灵徒七级的实力,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的实力怎么可能提升的这么快啊?”被莫渊泽这么一说,林飞跃查看了自己身体里的灵力挺疑惑的,毕竟他现在刚突破阻塞的经脉,怎么可能这么快就突破到了灵徒七级呢,这可是远超林雨的实力啊。

“你现在能有灵徒七级的实力,其实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你这个是人为原因让你经脉受阻,虽然对于你来说是很大的困扰,但是你每天都尝试过冲击尝试的经脉,再加上受到这次的天雷洗礼,让你的经脉宽度跟强度都得到了大大的增加,所以当你可以修炼,灵气进入到经脉的时候,你自然而然的就达到了灵徒七级的境界,而且也没有任何后遗症,这也算是因祸得福,算是对你长期以来坚持的回报吧。”

顿了一下之后,莫渊泽继续说道:“而且跃儿你发现了一个问题没有,你身体强度增加了,在同等级境界的修炼者当中,你的身体强度以及爆发力可是无敌的,最重要的是你的灵力中增加了天雷属性,这才是你这次收获最大的,所以说你能抗住这次天雷的洗礼,收获了太多太多的好处,这对你以后的修炼帮助真的会非常的大。”

林飞跃伸出了手指,慢慢的催动身体之内的灵力汇聚于手指之上,而在这时随着灵力的闪现,闪现的雷电伴随着灵力也同时出现。看到这一幕,林飞跃真的事兴奋的跳了起来,这次看来还真的事因祸得福。在烈焰大陆上一些顶级强者能很快的打败同级挑战者甚至越级天战高手,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他们的灵力都有一些特殊的属性,没想到现在的雷电属性竟然出现在了林飞跃的灵力之中,这怎么能不让林飞跃兴奋激动呢。

瞧着林飞跃激动的面庞,莫渊泽没有打扰他,毕竟任谁从绝境到重生,这种心情不是一般人能体会到的。

看着林飞跃渐渐平静下来的神色,莫渊泽讲到:“跃儿,虽然现在的你有了修炼的能力,而且也达到了灵徒的水准,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部功法。好的功法可以让你事半功倍,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好的功法会对你以后得修炼有很大帮助的,如果等你以后强大起来了再选择好的功法,麻烦事就比较多了。”

能正常修炼解决林飞跃的心事之后,林飞跃又恢复嘻嘻哈哈的状态对着莫渊泽讲道:“师父,你就不要为难徒儿了,既然您老这样讲,那肯定已经帮我想好主意了,赶紧跟我讲讲呗。”

被林飞跃一眼看穿心中的想法,莫渊泽不由得笑骂道:“你这个兔崽子真的是猴精猴精的,为师还没开口呢,你就猜到为师的想法了。不过为师确实是为你想到了一部好的功法,可惜那部功法不在为师身上。”

“师父,那你说这不跟白说一样吗?这不是在逗徒弟玩吗?”林飞跃翻了翻白眼对着莫渊泽无奈的说道。

看着林飞跃吃瘪的样子,莫渊泽不由得开怀大笑,就是喜欢看你小子无奈的样子,看着脸色变苦的林飞跃讲道:“师父跟你说的是真的,那部功法名字叫做归元决,在烈焰大陆上算的上是一部顶级功法了,为师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不过由于这些年无人能真正的修炼成功,所以才有点埋没了它的光芒。不过这部功法在哪里我倒是知道。”说完看着林飞跃玩味的一笑。

听到莫渊泽对这部功法的介绍,林飞跃着急的说道:“哎呀,师父,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赶紧告诉我这部功法在哪里吧?”

莫渊泽一副神秘的表情讲道:“其实吧,这部功法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对于你来说简直是唾手可得啊,毕竟在那里放了那么久都没人修炼,看来你们林家真的是让这部功法蒙尘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啊。”说到这里,莫渊泽也难掩唏嘘的感觉,任谁看到强大的功法蒙尘时间心里都是挺不是味道的。

“我们林家?师父你说不会是这部功法就隐没在我们林家吧?”林飞跃惊讶的说道。

“不错,这部功法就是隐藏在你们林家,只是已经埋没太久的时间了,导致你们林家上下所有人都已经忘记这部功法的威力了。”莫渊泽一脸唏嘘的说道。

“如果蒙尘在我们林家的话,那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我们林家的藏经阁了,师父我说的对吧?”

“算你小子还聪明,对的,这部功法就是隐藏在你们林家的藏经阁。我只是通过我自己的一些渠道知道它在你们林家藏经阁,但是具体在藏经阁的哪里,这我就不知道了,所以需要你自己去寻找了。”莫渊泽也是挺无奈的,虽然他知道归元决就藏在林家,但是具体在藏经阁哪里他还真的不知道,奈何他不是林家长老也不是林家人,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进去,对于林氏第一大家族的藏经阁他可是心动的很呢。

林飞跃只能无奈一笑的说道:“唉,藏经阁对于其他林氏子弟来说进入不是很难的事情,可是对于我来说就是难上加难的事情了,谁不知道我是林家废柴三少爷,连旁系子弟地位都比我高。”说到这里林飞跃脸上难掩悲伤的神色,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看到林飞跃低迷的样子,莫渊泽提醒道:“话是这样说,但是你不要忘记你现在已经可以修炼了。我记得你们林家凡是可以修炼的子弟都可以进入藏经阁挑选自己的功法了。除了那些有限制的功法,大部分功法你们都可以随意选择的。现在只能希望归元决跟如同功法放在一起,这样的话你才有机会得到归元决,如果归元决被你们林氏家族当做顶级功法保管起来,那就不是现在的你能接触到的啦!”

被莫渊泽这么一提醒,林飞跃想起来了,在林氏家族确实是有这么一条规定,凡是林氏家族修炼出灵力的人都有一次机会前往家族藏经阁过去一部功法,至于能获得什么功法,那就只能看自己的运气跟实力了。

既然如此的话,林飞跃就着急回到林氏家族了。虽然昨晚一夜未归,但是对他来说没有一点意义,毕竟在林氏家族关心他的人不多,根本不会有人关心他的动态。

收拾下就准备下山回到自己居住的柴房,林飞跃对着脑海中的莫渊泽说道:“师父,你现在寄居在我的脑海中没事吧,对你没有什么影响吧?”

听到林飞跃对自己的关心,莫渊泽慈爱的笑着说道:“放心吧,为师一个即将魂飞魄散之人机缘巧合之下寄居在你身体之内,这也让我可以生存下去,只要不遇到强者,一般人是发现不了我在你身体内的,而我现在也可以慢慢的恢复实力了。”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夫妻船上遇难,丈夫不顾妻子独自逃生。最后妻子站船上向丈夫喊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1918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