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离婚七年,老公终于对我回心转意,挽回了那份失去的幸福!

【小说在线阅读】离婚七年,老公终于对我回心转意,挽回了那份失去的幸福!
“苏宜宁,当初要钱的是你,现在反悔的也是你,你把我们当猴耍是不是?”王丽扇了女孩一巴掌,看她的目光没有丝毫温度。

苏宜宁白皙的脸上顿时现出五个手掌印,她穿着一条破旧的棉麻白裙,身材很单薄看上去摇摇欲坠。

“妈,我只是求你们救救爸爸,没叫你们把我卖了。”

王丽刻薄的脸上挂着一丝讽刺的笑容:“我跟你爸十年前就离婚了,现在我和你姐姐饭都吃不起你上来就问我们要二十万,你叫我们去偷还是去抢?现在好不容易帮你筹到钱,你居然翻脸不认人,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来害我们的?”

“苏宜宁,你做惯了大小姐是不是不知道二十万对我们这种穷人来说是个天文数字?现在妈已经收了陈叔叔十万,你不嫁也得嫁。”

苏茉冷冷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当初爸妈离婚的时候她判给了赌鬼妈妈,而苏宜宁却判给了爸爸仍然做大小姐,这些年每受一次苦她就会多怨恨苏宜宁一点。

幸好苍天有眼,苏家不仅垮了,爸爸还成了植物人,看到妹妹过得比她还不如,她很开心。

“我不嫁,要嫁你自己嫁!”苏宜宁目光坚定地看着面前穿着名牌服饰的两个女人,她的亲妈妈和亲姐姐。

王丽怒不可遏:“我好心好意替你筹钱还帮你解决婚姻大事,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好心好意?那你怎么不让姐姐嫁?”

“人家指名要处女,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老处女。”苏茉翻了个白眼。

“我不管反正我不嫁,你把钱退给他。”苏宜宁对王丽说。

王丽讪讪地扭过头不看她,苏茉解释道:“还什么还,钱都被妈输光了,所以这次你必须嫁。”

“你还在赌钱?”苏宜宁记得当年爸爸就是受不了她太好赌才离婚的,当时还分给了她一大笔财产,想来已经全部败光了。

王丽语气突然软下来,哄着苏宜宁说:“妈妈也是走投无路了,你就忍心看妈妈被抓去坐牢吗?”

“可那个人半边身子都瘫痪了。”

“听说那玩意儿还能用。”苏茉嗤笑着说。

王丽瞪了她一眼,语气总算有了点愧疚:“灵希,你就当帮帮妈妈好不好?而且人家答应结婚了再给二十万给你爸爸治病的。”

“三十万,你们就这么把我卖了?”苏宜宁的心彻底凉了,十年没见面的妈妈和姐姐突然找到她,第一件事竟然就是把她卖了。

“你自己出去卖说不定还值不了这个价。”苏茉上下打量了一眼苏宜宁,瘦瘪瘪的哪个男人会喜欢。

王丽骂了她一句,拉着苏宜宁的手语重心长地说:“他半个身子都瘫了,离死肯定也不远了,你就伺候他几个月等他两脚一蹬,留下的财产不都是你的?听说他在市中心有套一百多平的公寓,存款也很多。”

“那么好妈你自己怎么不嫁过去?”苏宜宁心灰意冷地反问。

王丽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满脸怒气地指着她:“好你个死丫头,想想你小时候我是怎么带你的,我是你亲妈你就这样骂我?是不是我被警察局抓去坐牢你就开心了?你跟你那个死鬼爸一样蛇蝎心肠!”

“小时候您是怎么带我的,刚出了月子就把我扔给阿姨,我没喝过您一口奶水。因为我不会打牌,您跟爸爸离婚的时候在法庭上吼着说不要我,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既然你不认我这个妈,那我也没你这个女儿,现在要么你给我嫁人要么立刻还钱!”

“我会还钱,也会自己凑齐爸爸的医疗费。”苏宜宁转身离开房间,曾经她以为妈妈回来了她终于有了依靠,却没想到他们生生把她栖息的树枝全部砍断,逼她走上绝路。

苏宜宁出了小区大门,迷茫地站在十字路口,三十万,她要上哪去筹三十万?就算她能狠得下心看妈妈被抓,可是爸爸的医药费呢,她不能眼睁睁看着爸爸就这么离开。

回到她平时住的地下室,温宁把脑袋埋进有些发霉的被子里,无声地哭泣。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宜宁被敲门声惊醒,外面站着的是住在隔壁的女孩,她们只见过几次面,因为女孩大多是晚上出去工作,工作内容苏宜宁大致知道一点。

“嗨,能借你的吹风用用吗,我的坏了。”女孩眨眼自来熟地进了屋子。

苏宜宁把吹风递给她,她吹头发的时候抬着手,裙子老往上跑性感的蕾丝内裤经常露出来。

苏宜宁不自然地转过身,等她吹完把吹风还给她的时候,她犹豫着问:“你是做什么的?”

女孩没生气也没扭捏,大方地说:“我在酒吧卖酒。”

“赚钱吗?”

“那要看你怎么卖了。”女孩嘿嘿笑了两声,苏宜宁拉住她问:“可以带上我吗?”

女孩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手突然罩在她胸上捏了一下,吓得苏宜宁尖叫着往后退。

“你这样可不行。”女孩摇头。

苏宜宁连忙再次拉住她:“我刚才是突然被吓到了,你放心我不会坏你事的,你带我去好不好,我很缺钱。”

女孩又看了她一眼,然后点头带她去隔壁换了条只能遮住屁股的短裙。因为酒吧就在附近,所以她通常是换好衣服直接过去的。

到了酒吧,穿过形形色色的男女,苏宜宁面对他们贪婪的眼神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倒是带她的女孩,自如地跟他们打招呼,就算有人摸她两下她也笑着敷衍过去了。

“咪姐,给你带人过来了。”女孩嚼着口香糖冲一个画着浓妆叼着烟的女人眨眼。

咪姐瞟向她身后,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女孩,样子倒是不错就是瘦了点。不过最近这种清纯女大学生挺受欢迎的。

她站起来走到苏宜宁面前挑起她的下巴细细端详了一会,然后把她的衣服往下拉了一点露出大半个胸,最后把一张号码牌贴在她腰上。

“有名字了吗?”咪姐回头问那个女孩。

女孩摇头,咪姐吐了口烟在苏宜宁脸上笑着说:“那就叫茉莉吧。”

女孩给苏宜宁使了个眼色,苏宜宁连忙弯腰说:“多谢咪姐。”

咪姐招招手示意她跟着她走,女孩拍拍她的肩膀说:“表现不错,咪姐很喜欢你。”

苏宜宁跟着咪姐穿过大半个酒吧到了最里侧的一个包厢,包厢里烟雾弥漫,充斥着男女嬉笑打闹的声音。

“顾少,我今天可给你带了好货色。”咪姐笑着把身后的一群姑娘让出来。

被称作顾少的男人站起来,在咪姐屁股上摸了一把:“还是咪姐最懂我,不过今天是为我这位朋友接风洗尘,好货色当然得先给他挑。”

“哟,这位看着面生呢。”咪姐顺着顾少指的方向,只看到最里面卡座里坐着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混夜场的她见的多了,像他气场这么强大的还是头一个,所以她只匆匆瞥了一眼连看都没敢多看。

“这是咱们周总,你好好伺候总少不了好处的。”顾少对他的态度亦是毕恭毕敬,甚至有些刻意讨好。

“那是当然。”咪姐笑眯眯地跟周总打了招呼,能让顾少亲自接风洗尘的人,自然不是一般人。

“周总,请吧。”咪姐侧身让出身后的一群姑娘。

坐在最里侧的男人手里夹着一支烟,闻言并没有站起来,只是微微眯眼扫了一眼对面的女人。他整个人陷在朦胧的灯光里,看不清表情却能散发出震慑全场的气势。

“15号。”冷漠而没有温度的声音。

苏宜宁心里一跳,低头看向自己的号码牌,正是15号。说不清是高兴还是难过,浓郁的不安涌上心头,让她每走一步都在颤抖。

咪姐拍着苏宜宁的肩膀笑得花枝乱颤:“这丫头是今天刚来的新鲜货,还没开苞呢,要是哪里规矩不对,周总可要多担待。”

苏宜宁被咪姐推到包间里侧,临走时暧昧地对她说:“茉莉,你可要好好伺候周总,不能让我在顾少面前丢面子知道吗?”

“知道了咪姐。”苏宜宁始终低着头,小声回应。

很快剩下的女孩们也都分别被不同的男人挑走,包厢热闹起来。

苏宜宁坐在男人身边,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紧张地把指甲抠进了大腿肉里。眼风瞟到对面那对男女,正在嘴对嘴地喂酒喝。

“倒酒。”

深沉冷凝的声音吓了苏宜宁一跳。

她端酒杯的手微微颤抖,倒满了之后却不知道该放下还是该喂给他喝。苍白的手僵停在半空,突然修长的手指掠过她手腕,带着幽凉的温度接过酒杯。

她听到酒水滑过喉咙的声音。

“第一次做?”男子喝过酒的声音添了几分暗哑,性感而低沉。

苏宜宁点头:“我再给您倒酒。”

纤细的手指刚碰到酒瓶就被宽厚的手掌包裹住,男人戏谑地问:“我长得很难看?”

苏宜宁心里猛地一抽,男人半侧身倾在她背上,专属于他的味道将她紧紧包裹在内,可她不能躲不能逃,她要取悦他。

柔弱无骨的双手搂上男人的脖子,苏宜宁放软了身体靠进他怀里:“周总说笑了,您要是长得难看,那男明星们都不要活了。”

男人的身体瞬间僵硬,浑身散发出冷厉的气息。苏宜宁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或者说错,忐忑不安地盯着他衬衣上的暗纹,不敢抬头。

“是吗?那茉莉小姐怎么不肯看我一眼?”男人说话时胸腔的震动透过衣服传到苏宜宁脸上。

苏宜宁满脸通红,心跳越发加快,这声音让她原本准备好的一切土崩瓦解。

“嗯?”男人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逼她和自己对视。

苏宜宁抬头坠入一双黑白分明的深邃眼眸里,那里面盛着狂风暴雨似要把她整个席卷进去。

她恐惧地一把推开他,惊慌失措地站起来。

男人看到她狼狈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苏宜宁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带着一身冷漠和骄傲像挑白菜一样把她从一群小姐里面挑出来。

他恨她。

“怎么了,周总,是不是不对您胃口?”顾少听到这边的动静,端着酒杯过来不悦地瞪了一眼苏宜宁。

周宇森默然地看了一眼苏宜宁,接过顾少递过来的酒抿了一口,薄唇轻启:“这位小姐,似乎并不想陪我。”

顾少轻蔑地上下打量一眼苏宜宁道:“周总多虑了,像您这样的长相和身份,多少女人争破了头想陪您都不行,这女人不识抬举我再给您找一个。”

周宇森不置可否只眼神复杂地看着苏宜宁,苏宜宁脑子里一片空白,盯着周宇森满脸震惊和茫然。

顾少立刻叫人过来把苏宜宁拉出去,苏宜宁这才回过神,看着周宇森冷漠的侧脸却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她被拖到门口的时候,里面突然传出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回来。”

苏宜宁又被送回到周宇森面前,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仿佛在审视一件有趣的玩具。

苏宜宁的心一点点沉入谷底,初见时涌起来的瞬间喜悦已经消失不见,时隔这么多年,或许她浓厚的妆容掩盖了长相,他并没有认出来吧。

苏宜宁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

“你讨厌我?”周宇森挑起她的下巴,脸上喜怒莫辩。

苏宜宁终于摆正自己的位置,巧笑嫣然道:“周总误会了,您是我的客人,又长得这么帅,我怎么可能讨厌您呢?”

周宇森的脸似乎又沉了几分,他翘起右腿点燃一支烟,在烟雾明灭间问:“那你喜欢我?”

苏宜宁心里一刺,勉强扯出笑容回答:“当然喜欢了。”

周宇森松开她,烟蒂在他手指中间明灭不定:“倒酒。”

苏宜宁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颤抖着双手去倒酒,就在她把酒杯递给他的时候,他炙热的手突然环绕在她腰上,吓得她手一颤酒杯跌落在他腿上,浸湿了一大片,那位置不可描述的尴尬。

周宇森温热的气息喷打在她耳根:“手段很烂俗。”

苏宜宁猛地抬头,眼中带着一丝怒气,他以为她是故意勾引他才打翻酒的吗?

“放开我。”苏宜宁挣扎着,他的手却越箍越紧,身体也靠了上来。

“出来卖还装什么清高?”周宇森翻身把她压在沙发上,咬住她粉嫩的嘴唇带着怒气攻城略地。

苏宜宁听到耳边有人在欢呼起哄,感受到身上男人的怒气和疯狂,阵阵羞耻感袭来。

“林径庭你放开我!”苏宜宁气极在他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周宇森身体微僵,看她的眼神波涛汹涌,所幸他真的放开了她,姿态优雅地站起来,做工精致的西装裤连一丝褶皱都没有。

从头到尾,狼狈的只有她一个人。

热闹的包厢终于安静下来,顾少满脸不耐烦地走到苏宜宁面前扬起手掌:“你他妈会不会陪酒,不会再滚回去多找几个男人练练!”

苏宜宁下意识闭眼,顾少的手掌却迟迟没落下,一只苍劲有力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苏宜宁感激地看向他,却只看见一个孤冷的背影,心里隐隐有些失落。

周围的男人见周宇森走了,生意没谈成,却又不敢拦他,只好把怒气转向苏宜宁。

苏宜宁感觉到他们身上散发的危险气息,恐惧地往后退了几步,不,不能这样。几个猥琐的男人已经放开身边的小姐,流着哈喇子向苏宜宁走过来。

“跟上。”

冷漠的声音远远传来,苏宜宁提到嗓子眼的心落了回去,捏在背后的酒瓶也掉落在地上。

顾少咬牙切齿地威胁道:“这次再把事情搞砸,我他妈弄死你。”

苏宜宁心慌意乱地夺门而出,追上周宇森快要消失的身影。

穿过大堂的时候咪姐迎上来说:“周总要带咱们茉莉出台吗?”

周宇森皱眉瞥了咪姐一眼,她莫名打了个寒颤笑着说:“来这边登个记就可以了。”

周宇森再次皱眉,就在苏宜宁以为他要放弃带她出台的时候,他依言在前台做了登记。隔壁女孩冲苏宜宁眨眼:“不错啊,刚来就钓上了,还骗我是新手呢。”

周宇森突然转身不悦地看了她一眼,苏宜宁连忙摆手跟上去,刚才他那一眼冷得她背脊发凉。

上车后狭小的空间里全是周宇森的气息,苏宜宁偷偷瞥了他一眼,只看到他冷毅的侧脸,气氛很压抑。

他不说话,苏宜宁也不说话,两人之间流动的气息很诡异。一直沉默着到了酒店,周宇森径直上楼,苏宜宁只好跟上去。

可是越临近房间她心里越忐忑,当房间门关上的瞬间,她甚至想不管不顾夺门而出。

周宇森自顾自去了浴室,当里面水声响起的时候,苏宜宁几乎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有些茫然地望着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被烟味呛醒。

周宇森站在窗边,手里夹着的香烟忽明忽暗,背影清冷得让人心疼。

苏宜宁看到桌上的红酒和两个酒杯,自觉地替他倒了一杯递过去。

周宇森转身接过红酒,眼睛盛着冰雪一样看着她,轻启薄唇冷凝地念出三个字:“苏宜宁。”

她手一抖,酒杯跌落,雪白的地毯染上难看而粘腻的红色。

“你认错人了。”苏宜宁落荒而逃,只是刚摸到门把手就被人粗鲁地甩到了沙发上。

周宇森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她上方,用腿压住她乱动的双脚,目光带着压抑已久的愤怒和不甘:“高高在上的苏大小姐居然沦落到出来卖的地步,怎么,这么快就被齐凡甩了?”

苏宜宁心被狠狠一刺,痛得仿佛裂开,他果然早就认出她了。酒吧的那番羞辱根本就是故意的。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苏小姐,我叫茉莉。”苏宜宁的眉眼透着冷情和漠然,再细看会有一丝委屈。

“茉莉?白糟蹋了一个好名字。”周宇森用力把她往沙发里一搡,修罗般站起来点燃一支烟,因为吸得有些猛烟灰飘落到她脸上,微烫。

苏宜宁站起来,理了理衣服轻笑道:“周总做不做倒是给个痛快话,光是羞辱我有什么意思?”

周宇森掐灭烟钳住她的下巴,力道大得让她红了眼眶,可她倔强地忍着就是不肯求饶。

“这么饥渴难耐了?”

苏宜宁视线落在他肩膀那道咬痕上,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谈不上饥渴难耐,只是希望周总速战速决,说不定还能再去赶个场子。”

周宇森彻底变成了一只发怒的狮子,捏拳头的声音连她都听到了,被揍一顿不知道有没有钱拿。

“苏宜宁你敢!”

苏宜宁心里一抽,鼻子突然酸涩难忍,突然袭来的委屈似要将她整个人撕裂。

周宇森倒了一杯酒灌进她嘴里,嘴唇覆上去撬开她的齿关将她嘴里的红酒悉数搅到自己嘴里。

混着泪水有些苦有些涩。

他的吻生猛而狂野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只一味地索取,想把她整个人吞下去一样。

一吻罢了,苏宜宁气喘吁吁,因为裙子露了大半个胸,随着她的喘息胸口上下起伏,看得周宇森身上一阵燥热。

当他滚烫的手掌覆盖在她胸口时,苏宜宁浑身一颤,双手抗拒地推着他:“放开我!”

“你们妈妈没教你怎么伺候客人吗?”周宇森把裙子往下一扯,她整个胸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林径庭你放开我!”苏宜宁想扇他耳光双手却被他困在头顶一动不能动。

周宇森非但没放开她动作还越来越用力,揉的苏宜宁又痛又难受。

而且他总能找到她的敏感点,每次亲吻和抚摸都能让她颤抖。

苏宜宁渐渐沉沦在他的亲吻和爱抚里,就在他快要突破障碍冲进她身体的时候,她突然清醒过来。

“既然我是周先生带出来的小姐,那么我们谈谈价钱吧。”

周宇森抓着她肩膀的手狠狠掐进肉里,根本不顾她的阻拦,狠狠冲了进去。

苏宜宁痛呼一声抬脚踹开他,滚到床的另一侧,声音委屈而冷厉:“周先生该不会想白睡吧?”

“开价。”周宇森怒不可遏地起身。

“三十万。”

“苏小姐认为自己值这个价?”周宇森讽刺地看了她一眼。

苏宜宁心里一痛继续说:“我是第一次。”

“三十万卖自己的初夜,苏宜宁你怎么敢!”周宇森砸了茶几上的所有东西,碎玻璃溅在苏宜宁脚上,划破了皮肤。

“只许你嫖,不许我卖吗?”苏宜宁垂眸,眼里满是伤痛。

“好,三十万成交,马上去把自己洗干净。”周宇森走向卧室,苏宜宁跌坐在沙发上缓了口气,才慢慢向浴室走去。

腿间的疼痛提示着她她已经失去了谈判的资格,如果现在离开她就再也没有可能凑齐三十万,苏宜宁哀戚地在浴室磨蹭了许久。

周宇森不耐烦地在门口低沉道:“出来,马上。”

苏宜宁不敢再耽搁,胡乱擦了一下身上的水,套上浴袍后出去。

当她走进卧室的时候,周宇森已经躺在床上,隐约能看出浴巾下面起伏的轮廓。她脸上滚烫,局促不安地站在床尾。

周宇森冷冷开口:“脱。”

苏宜宁心沉到谷底,依言脱了浴袍。

周宇森不耐烦道:“继续脱,脱光为止。”

苏宜宁瞪着他:“你不要太过分。”

周宇森冷笑:“该怎么做一个称职的小姐,难道还要我教苏小姐吗?”

胆敢三十万把自己卖给他,就要知道是什么后果!

苏宜宁在他的逼视下缓缓脱了内衣和内裤,全身赤裸地站在他面前。

“我这人向来没什么耐心。”周宇森扯开身上的浴袍丢到一旁。

看到他下面的雄伟,苏宜宁下意识撇开眼。不过身体还是慢慢靠了过去。已经跨出第一步,她再也没有后退的余地。

周宇森在床头倒了一杯酒给她,苏宜宁听话地喝了下去,不一会意识就有些模糊了。

周宇森看着她主动攀上他的脖子,笨拙地亲吻他的脸颊,身体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扭来扭去,眼眸越发深沉了下去。时隔五年他居然只能用这种方式得到她!

苏宜宁难受地趴在周宇森胸口,她不知道怎么舒缓身体的燥热,只想靠这个男人近点再近一点。

周宇森带着怒气和报复冲进她身体里,一遍又一遍。这一夜疯狂而放纵,苏宜宁像一叶扁舟被他握在手里摇来摇去,最后沉没海底。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苏宜宁头痛欲裂,周宇森站在窗口吸烟,整个房间烟雾缭绕让她如同置身梦境。

她有些不敢去看他的脸,昨晚的一切她分不清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境。

“拿上钱,出去。”周宇森转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将他衬托得高贵优雅,只是看她的眼神过于冷漠。

苏宜宁看着床头那一堆现金,慌忙穿好衣服:“昨晚我……”

“昨晚茉莉小姐很热情,三十万的酬劳,够了吧?”周宇森讽刺地掐灭了烟,银色袖口在太阳光地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三十万,的确够了,没想到他们之间只是这样一场简单的交易。

“我不想再说第三遍,拿上钱出去,马上。”周宇森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

苏宜宁点头忍着浑身的酸痛把钱装进背包里,走到周宇森面前弯腰说:“多谢周先生。”

周宇森没说话,她背着包走得飞快。等门关上的瞬间,周宇森视线落在床单上那块褐色血迹上,手将桌上的咖啡全部扫落。

苏宜宁回到地下旅馆,打算先洗个澡,却在门口遇见了隔壁那个女孩。

“回来了?”女孩笑着打招呼,眼底黑眼圈很重看来昨晚也出台了。

苏宜宁点头勉强扯出一个笑容:“昨晚谢谢你。”

女孩递给她一管药叹了口气说:“那些有钱人很会折腾的,你是第一次上点药吧,以后习惯就好了。”

“我不去了。”既然钱已经凑齐,她也没有必要再去糟蹋自己。

女孩认真看了她一眼点头:“也对,你不适合那里。”

“会不会给你添麻烦?”苏宜宁忐忑地问。

女孩摆摆手回了自己房间。

苏宜宁在浴室脱了衣服,看到镜子里自己几乎全部青紫的皮肤,皱了皱眉,这个周总下手真狠。

看在他跟林径庭长得一模一样的份上,就原谅他吧。

苏宜宁洗完澡就把十万块钱送去了王丽的住处,刚好碰上两人要出去打牌。

“苏宜宁你准备准备,过几天陈叔叔可就要准备婚礼了。”苏茉得意地笑着,仿佛把她这个妹妹踩在脚下是她最大的乐趣。

苏宜宁也不管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把钱扔给她:“十万块我还清了,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王丽连忙拉住她,声音尖锐起来:“你哪来这么多的钱?”

“不用你管。”苏宜宁推开她。

“是不是你爸还留着钱给你的?苏宜宁我可是你亲妈啊,你就眼看着亲妈饿死也不肯把钱拿出来吗?”

王丽的嚎叫引来一群围观群众,她见状哭得更厉害了:“你这个不孝女啊,藏了你爸的钱自己逍遥快活,要是你爸醒过来非得打断你的腿。你妈妈和姐姐整天饭都吃不起,你这一出手就是十万啊。”

群众小声议论着,对苏宜宁指指点点,苏宜宁气不打一处来甩开王丽说:“就这十万了,你自己省着点赌吧!”

苏茉抓住她低声问:“一夜之间凑齐十万,苏宜宁你该不会出去卖了吧?”

苏宜宁脸色惨白,推开她逃命似的跑出了小区。

解决了妈妈和姐姐,也解决了爸爸的医药费,苏宜宁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了。

倒是好友莫烟听说她那晚的事情急匆匆地跑来质问她:“你需要钱怎么不跟我说呢?”

苏宜宁笑道:“我爸这病就是个无底洞,总不能一直叫你养着。”

“那你没事吧?”莫烟把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确定她活蹦乱跳的才安心。

“一次给三十万出手挺阔啊,是个什么样的人?”莫烟对这种事情向来不在意,八卦地凑到苏宜宁面前问。

苏宜宁想到那人冷漠的表情,淡淡说:“就是一般的老板,不认识。”

“你说说名字,我肯定认识。”

“我不知道名字。”苏宜宁摇头。

莫烟还要再问,苏宜宁连忙打断她转移话题:“烟烟,你帮我找份工作吧,我投了好多简历都没回应。”

“去齐凡公司上班呗,钱多活少。”莫烟暧昧地眨眼。

苏宜宁叹了口气:“我躲他还来不及呢。”

“你躲他干什么,这么痴情的男人世间少有了啊。”

“正因为他好我才不能耽误他。”

“林径庭都死了五年了,你难道还惦记着他吗?苏宜宁你醒醒吧,以后的日子难道不过了?齐凡足足等了你五年,要是被人抢走,我看你到时候哭都没地方哭。”

苏宜宁脑子里浮现出那人冷漠的表情,苦笑着摇摇头。

“好了大小姐,我要去找工作了。”苏宜宁站起来往公交车站走。

莫烟看着她倔强的背影,拨通了那人的电话:“苏宜宁要找工作,你帮个忙呗?”

“她又不肯来我公司上班。”齐凡的声音十分失落,实际上他已经很久联系不上苏宜宁了。

“你说你是不是脑子不灵光,她不肯去你公司,你可以给她安排到你朋友公司啊。你又不是不知道灵希的情况,没工作她会饿死你信不信。”

苏宜宁找了两天工作,终于在第三天的时候收到面试通知。可是面试地点在一家咖啡馆。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离婚七年,老公终于对我回心转意,挽回了那份失去的幸福!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41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