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你和你的老公相克吗?女人必看,准到吓人!!!

【免费小说】你和你的老公相克吗?女人必看,准到吓人!!!
我叫秦丢丢,秦始皇的秦,丢脸的……呸!是丢三落四的……呸呸!总之,爹娘就是给俺起了这么一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名字。性别女爱好男,二十岁,目前就读于某砖科大学。

如果认为我只像简介里这么普通,那就大错特错了。你有干爹吗?而且还是鬼干爹。我就有。

我出生在一个名叫秦水湾的小山村,尽管这里风景优美,藏龙卧虎,却仍然名不见经传。小时候的我体弱多病,爹娘为了养活我,把我过继给了水湾里的水鬼做干女儿。若是别人家的父母,就会把孩子过继给什么神啊什么仙的。我家的爹娘倒好,把我过继给了一只水鬼。

俺爹娘是特别迷信的村里人,每次我拿这事埋怨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会狠狠地责骂我。说什么要不是你干爹,你能活到这么大,你还能站在这里跟俺们抬杠。

有一次我哭着问他们,人家都拜神当干爹,凭啥就我的干爹是鬼。俺爹娘又说了,说:“拜神当爹当爷爷的多得去了,神哪里有工夫挨个疼。过继给鬼的就你一个,他会只疼你一个人。”

就这样,我被他们神一般的逻辑打败了。每到逢年过节放大假,我都会到水湾里给我干爹磕头烧香送纸钱。因为这事,我从来都不好意思带同学到家里玩。

又到了放暑假,我赶了火车转汽车,转了汽车坐摩托回到秦水湾。刚到家,累得要死要活的,就想躺下凉快一会儿。俺爹娘却拿来了早就备好的香蜡钱纸,要我去水湾先见见干爹,告诉他老人家,他女儿秦丢丢着家了。

我很不情愿,但相比以前小学中学的时候,现在算是好得多了。以前考完试,他们还要我把成绩单烧给干爹看。也不想想,干爹他老人家是水鬼,洋文和数学那些,他看得懂吗?

我挎着装香蜡钱纸的竹篮到了水湾边,这个时候太阳正毒。我刚蹲下身,感觉人有些晕晕沉沉,估摸是中暑了。尽管意识到了,但身体不争气,我一头就栽进了水里。

我浑身乏力,但思绪很清晰。这下完了,这下真的要见我那素未谋面的干爹了。就在我无力惶恐的时候,水中泛起一抹昏晕。

朦脓之间,我看到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朝我游了过来。我在秦水湾长大,从未听说过水湾里有那么大的鱼。而且,我一直不相信里面当真有水鬼。

黑影很快就靠近了我,我还没看清,就被那团东西紧紧卷住身体往下坠。我感觉呼吸越来越难受,意识也逐渐模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彻底沉到了水底,意识也缓缓恢复过来。没想到小小的水湾,下面竟然别有洞天。

我躺在一张石床上,上面铺着干净的床单被褥,颜色还挺眼熟。我仔细一想,那就是我开学前,爹娘让我烧给干爹换洗的。这让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高兴在于我当真有干爹,悲哀在于这里有水鬼。

我忐忑地环视屋子,里面的陈设很有舒适,好些都是别人家送下来的真品。屋子装饰古雅,让人心旷神怡。看来我干爹并不是暴戾的恶鬼,从品味就能看得出来。估计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头,我顿时就联想到了寿星公公和土地爷爷的模样。

“你醒了?”一个磁性悦耳的男声从外屋传来,听上去很年轻。我愣了一下,难道这里还有两个鬼,是干爹的儿子?

我没有立即回话,只见一个青年男人从外屋走进来。他身穿一袭白衫,青丝银冠,肤白如脂,剑眉星目。宛如古画中走出来的人物,美不可言。也不知道是我胆大还是没出息,就因为他长得俊美,我竟然一点儿也不畏惧他。

“秦丢丢,你今天来见我,是准备好了吗?”他问。我茫然地望着他:“啥?”“嫁给我,做我的新娘。”他说。

“等会儿,我只是一不小心掉……那个,不是,我是来见我干爹的。我干爹是水鬼,你,你是什么人,认识我干爹吗?”我结巴道。

“我就是你要见的水鬼。”他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需要干女儿,我也从未答应过你爹娘收你做女儿。我庇佑你,是要你成为我的新娘。女儿的话,我可以让你给我生。”

我忙举起右手,手心朝向他,示意他打住。“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逗了,我干爹怎么可能长成你这样,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吧?”

“你的想法不重要,既然来了,就跟我成亲。”他说着就朝我走了过来。

我吞了吞口水,心口砰砰直跳。我是个有原则的人,绝对不会因为美色而屈服。再说了,万一是障眼法,他是鬼,变美变丑都可以。万一成亲以后,他恢复了原来的丑样子怎么办?

等等,美丑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肯定不是人,我们才初次见面,他的底细我都还不清楚。再说了,我现在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死了,我久久未归,爹娘他们该着急了。

“喂,我们都还不认识吧,怎么可以和陌生人成亲?”我说。“你的一切我都了解。你小学到高中的成绩,你爹娘每次训你的话,你几岁开始发育,什么时候生理期,包括你身上的痣,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他的语气很平静,这些在我听到都羞得恨不得钻地缝的话,他竟然能够像背书一样毫无感情地说出来。“可是,我对你一点也不了解,连你叫个啥玩意儿都不知道。”

“我叫秦水修,是秦水湾的水鬼。25岁死于明朝年间,至今整好五百年。”他顿了顿继续道,“现在你也认识我了,可以成亲了。”

我蒙了,他还真实诚,这算哪门子的认识。“不,还不行,哪有第一次见面就成亲的?”我嘟囔着说,“就算是相亲,也还要磨合吧……”

“在我们那个年代,夫妻成亲之时,大多都是第一次见面。”他说。

我张大了嘴巴,他说得好像还挺有道理,竟让我一时语塞。眼瞅着他离我越走越近,我脑海里还冒出一些电视剧里,古代那些新婚燕尔嬉戏的画面。

“还是不行!”我忙对他说道,“你们那个年代,结婚也是要明媒正娶的吧。第一次见面的夫妻都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些无媒苟合的,都是日久深情。我们现在一样都沾不上,我才不干!”我自知拧不过他,只能用这招缓兵之计了。

“我若是不管那些繁文缛节呢?”他说。“你不要脸,我还要呢!呜呜呜……”我假装大哭起来,“我爹娘把我养这么大,还把女儿分给你,每年好吃好喝给你供着,你却吭都不吭一声就把他们的女儿拐跑了……呜呜呜……我还是个黄花闺女,就这样被你名不正言不顺地娶了,我冤不冤……呜呜呜……你个没良心的,我死也不嫁给负心汉,毁容也不嫁。”

我一边哭着揉眼圈,一边挑起一只眼睛瞅他的表情。他脸色很难看,显然我这招闹得很管用。

“那你说,怎么才算名正言顺。”他问。我耸着鼻涕收了哭声,慢条斯理地对他说:“我要你敲锣打鼓,请着八抬大轿上我家提亲。还要告诉乡邻,我秦丢丢是正儿八经嫁出去的。”

我嘴上这样说,心里想得是,只要我上了岸就回去告诉爹娘,到时候再叫他们想法子。大不了今后我再也不来水湾,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这可是你说的,来与我击掌为誓。”他说。“没错,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谈判很顺利,我从床上跳下来,很得意地与他击掌。心里想的是,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君子。

他绷着个脸,冷言说道:“走吧。”

“去哪儿?”

“上你家提亲。”

“不是,哪有你这样提亲的?”我没好气道,“你不是应该先把我送上岸,让我回家等着,然后你过几天再来提亲吗?”

他瞪了我一眼,那深邃的眸子里透着刺骨的凛冽。“我已经不能再等不了。”他说。

我打了个寒颤,我的内心告诉我,他在愤怒。“要……要怎么才能上去?”我小心翼翼地问。

“现在是白天,阳气太重,我不能离开水太久。我会附在你的身体里,然后去你家提亲。”他说。

“附在我身体里的意思就是只有我一个人吗?”我惊讶道,“不要,我才不要自己跟自己提亲,好丢脸。”如果不跟他分开,怎么跟爹娘通气啊,他会一辈子缠着我。

他闭上双眼,叹息道:“那我就只能招替身了。如果没有意外,赶牛的村民很快就会过来水湾,给牛喝水。”

我小时候听说过水鬼招替身的故事,就是将活人拉下水,代替自己做水鬼。然后他自己的灵魂得到解脱,就可以回到岸上或者投胎转世。说起来,秦水修在秦水湾待了五百年,还从来没有找过替身,难怪我爹娘要我拜他当干爹。

我不可以那么自私,为了自己的幸福害死别人。尽管我怎么都不情愿,我还是说了:“不要找替身了,你还是附在我身上吧。”

秦水修当即就靠近了我,我的鼻尖刚触碰到他冰凉的锁骨,跟着我打了个冷颤,他就进入了我的身体。这种感觉很奇妙,身体冰冰凉凉的,很轻飘,很舒适。

我还在想该怎么做,身体自己就动了。我有意识,但肢体完全不受我的控制,纵身一跃就跳出了水面。秦水湾不浅,我吓得差点都停止心跳了。

他也不跟我商量,直径就到了镇上。刚到镇口,打摩的小哥就认出了我,因为我个把钟头前,才坐他的摩托回的村。

小哥很热情,就冲我打了一声很普通的招呼,说:“妹子,你怎么刚回村又到镇上来了?”

秦水修可不乐意了,还真把自己当成我未婚夫了。他用我的嘴巴,恶狠狠地回人家小哥道:“没话别找话。”

小哥冲我尴尬一笑,也没跟我计较,默默地玩手机去了。我很想跟那位小哥说只是开个玩笑,但是我说的话只有秦水修听得到。他就这么给我得罪人拉仇恨,气死了。现在还没结婚,要是真跟他结婚,以后还得了。

秦水修顶着我的躯体,来到了纸扎铺。管纸扎铺的老板要了一顶纸糊的大红花轿,然后买了八个纸扎的轿夫,还有一些敲锣打鼓吹唢呐的。

我瞅着纸扎的轿子和那些染着两团腮红的纸人儿,心里一阵阵发毛。天呐,他是要我坐着纸轿子嫁给他这个水鬼。

纸扎铺老板好像懂点道行,定睛打量了我半晌,问:“你俩结婚用?”秦水修没回他,老板暗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也就没再说什么了。

临走的时候,老板让店里的小伙计把我们买下的那些东西都搬到后街老巷子烧了。小伙计一边烧一边报秦水湾的地址,还说这些纸人是专门冥婚用的,他们都懂怎么做。

我心里直打鼓,没想到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秦水修料理好了婚娶用的,这才带我回到了我家里。

俺爹瞧见我回来了,第一句话就问:“喊你去拜你干爹,你又疯哪去了,这半天才回来?”我心里没好气道:以后都不用去拜了,俺干爹降辈了,马上就要拜您老人家为爹了。

我在身体里冲秦水修喊道:“那个,‘干爹’,你总得放我跟我爹娘说几句话吧。”秦水修在我身体里说:“我不是你干爹,我是你丈夫。”

“不管是什么啦,没理由不让我跟爹娘说话吧,除非你想娶个不孝女做老婆。”我说。

他没有回话,我动了动嘴唇,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身体了。我赶紧将爹娘拉到一起,急忙对他们说道:“我真的见到水鬼了,水鬼根本就不想收我做干女儿,他要我做他的媳妇。”

“死丫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啥?亏你干爹保佑你长这么大。”娘呵斥道。我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大嚷道:“你们的女儿就要变成水鬼的新娘了,到时候就真成死丫头啦!”

俺爹倒是很镇定,平静地问:“女人家家就喜欢咋呼,嚷嚷什么,有啥好嚷嚷的。把话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爹,你们把我过继给水鬼的时候,就没打听清楚吗?人家是个年轻小伙子,死的时候才25岁,现在他要我跟他结婚。”我哭着说。爹挠了挠头,琢磨了一会儿,又问:“你说的是真的?”

“她说得是真的。”秦水修突然用我的嘴巴说道,但是发出来的是他的声音。爹娘顿时大惊失色,他们的眼神里充满了诧异和惶恐。我还是头一回见到父母这个表情,看他们自己的亲生女儿就像看怪物一样的表情。

“二位不必惊慌,我此次是为提亲而来。”秦水修扫视了一眼屋子继续说,“当初你们单方面将秦丢丢过继给我,我没有接受。我并不是把她当成干女儿在看待,而是作为新娘在庇佑。她对我来说是唯一的,我今晚上就会娶她。这来是通知你们的,你们准备一下。”

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想抽自己大嘴巴子,我的嘴里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俺娘听完以后,基本上傻了。

还是俺爹沉得住气,慢条斯理回秦水修道:“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们得张罗一下。按规矩,娶亲之前男女双方不得见面。你先回去,到了天黑之时你再来迎亲。”

“那好,天黑之后,我会带着迎亲队伍从水湾过来。”秦水修说完,我身体一松,感觉到他已经离开了。

“他走了。”我说。俺爹双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他,他还,还有迎亲队伍?”爹不可思议道。我点了点头。

“那就糟了,他一个人来还能糊弄,要是还带着一帮子小鬼来,我们怎么收拾?事情万一闹大了,邻里乡亲不得笑话俺们。”

我皱着眉不敢吱声,我当时哪里想到这么多,只想能拖一阵是一阵。要是让爹知道请迎亲队伍是我的主意,还不得揍我一顿。

娘这会儿也缓过神来了,唉声叹气道:“俺的娃啊,你命咋就这么苦。当年神叨子说要把你过继给水鬼,保你无病无痛,没想到竟招来这么档子事。”

神叨子将近五十来岁,是个半灌水的道士,听说有那么一点点本事。但是在我们这些年轻人看来,他就是一骗吃骗喝的神棍。

爹双眼一亮,拍着大腿说道:“我这就打电话给神叨子,把他请过来,问问他怎么解决这事。”

这个电话打得也不是时候,神叨子这会儿子正在村里跟几个寡妇吹牛聊天。那些寡妇成天闲着没事干,顶着贞节牌坊又不找老伴。要么逗逗没婆娘的和尚道士,要么就是扯扯张家多长李家多短。

俺爹把我的事情在电话里跟神叨子一说,那些寡妇听了以后马上开始疯传。还没等到神叨子跨进我们家的门槛,村里没事干的人基本上都进了我们家院子。

站着说话不闲腰疼的人说:“秦丢丢从小过继给了水鬼当女儿,现今又要嫁给水鬼干爹当媳妇,真是乱得可以。”

心肠慈悲的又说:“丢丢这丫头命苦啊,恐怕是活不过21岁了。”俺娘听到这些话,在里屋一把一把抹眼泪。

我瞅着心疼,安慰她道:“就算嫁给秦水修也没事,我已经去过他家了,死不了的。你看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么,他只是娶我,又不是吃我。”

爹把神叨子请进里屋,还没商量,神叨子就掐起了指头。我看到他那副神叨叨的样子就担忧,他师父给他的名字还真没白起。

神叨子掐了掐,又自个儿嘀咕了几句什么,跟着对我说:“丫头,这回你是非嫁不可。”我不依道:“那怎么成,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神叨子又问我:“那水鬼可叫秦水修?”哟呵?没想到这神叨子还真有两下子,连水鬼的名字都知道。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神叨子晃着脑袋,悠哉地说:“山人自有办法。”俺爹拆台道:“刚才我们进来,听见你跟你娘说的话了。”

我瞪着神叨子,冲他瘪了瘪嘴,心里满是埋怨,但嘴上不敢说。就算他是神棍,我们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指望他了。

俺娘耸着鼻涕对神叨子说:“老哥子,你就给想想办法吧。当年也是你给出的主意,要俺闺女过继给水鬼。如今水鬼要人,我们怎么是好?”

神叨子苦笑道:“十几年前,我道行不是浅吗,再说水鬼不也保佑了丢丢丫头这么多年。我仔细算过了,他应该是明朝年间的死鬼,距今整整五百年。若不是碰到这个年数坎,他也不会非得丢丢丫头不可。”

“他五百年,跟俺们丫头有什么关系?”爹问。

“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水鬼一般都会招替身,这样他才能够转世为人。五百年都没有害过一个人的水鬼,可想他要承受多大的怨气。当时我之所以要让丫头过继给他,就是因为他没害过人。而如今,他怕是压不住内心的怨气了,需要找个与他结过缘的处子结合,来消磨怨气。不然的话,五百年的怨气一旦暴走,恐怕整个秦水湾都会被他毁掉,无人能救。”

听完神叨子这段话,俺爹和俺娘的神色就更加凝重了。外面吵吵嚷嚷,让我很心烦,尤其是小孩子的打闹声。那些起哄的半大孩子们,竟然还在唱着:“鬼新娘,鬼新娘,秦丢丢要嫁给水鬼做新娘”。

我想起了小时候,同龄的小孩都不跟我玩。因为我有个鬼干爹,大家都怕我。经过他们这么一折腾,估计今后就更没人敢靠近我了。

爹娘和神叨子合计了一会儿,然后三人通了一气。都来劝我,让我跟水鬼秦水修好好过日子。说什么他是个善良的水鬼,还保佑了我这么多年,不会害我。什么哪怕是为了整个秦水湾,我也该报答秦水修这个恩情。

就这样谈妥了,也不管我同意不同意,就跟看热闹的村邻说,他们今晚就嫁女儿。好事的村邻也热情,一窝蜂挤进屋里,帮忙打扫的打扫,布置的布置。

才过了两个钟头,我家一下子就变得红彤彤喜洋洋,张灯结彩。我也被婶子姑娘们按在梳妆台前,画了新娘妆,还穿上了她们以前结婚时穿的红衣裳。

看着镜子里面漂亮的新娘子,我觉得那不是我,是古书中记载的那些献给河伯的活祭品。那些未婚的姑娘都是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扔进河里祭神。没想到在如今这个信息化时代,还会出现这种封建的活动,还是发生在我身上。

神叨子说等到迎亲队伍一来,就为我和秦水修主持冥婚。要让天上、人间、地下都知道,我们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这样就不用担心水鬼害我。我倒是觉得,天上地下的未必会知道,但人间是肯定会轰动了。还好这里离城市远,没有记者什么的,否则我的脸会丢到地球的另一边。

天很快就暗下来了,欢快的唢呐声滴滴嗒嗒就从水湾那边传了过来。一想起那些涂着红脸蛋的纸人,是他们拿着唢呐在那里吹,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神叨子在院中开坛设法,说是要请月下童子来坐镇,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开证明登记之类的。大家都瞧着他,像杂耍一般挥舞着桃木剑,又是喷火又是跳圈。嘴里还念念有词,什么天灵灵地灵灵,给点面子行不行……

神叨子刚念完词,忽地狂风大作,院门扇得砰砰直响。接着神坛的烛火灭了,电灯也停了。只剩下几盏装饰用的大红灯笼,光线很暗,但也能瞧得见影。

“糟了,怕是把不该请的请来的。”神叨子话音刚落,“砰”的一声,突然从天而降一口漆黑油亮的大棺材。暗红的灯笼光打在棺材上,就像被血染过一样红涔涔的。院子里顿时炸开了锅,大家一哄而散,四处逃窜。

那口大棺材就停在神坛的前面,我站在堂屋当中,正眼瞅着这一幕,吓得身体都僵住了。神叨子那个不中用的,竟然蹲下身藏在了神坛底下,还一个劲儿地冲我比手势,叫我别声张。

吱呀——吱呀——棺材板一点一点翘起,压出骇人的响声。

砰!棺材盖彻底被里面的东西掀翻,跟着一只皱得像树皮一样的古铜色的大手从棺材里伸出来。那只手忽然飞出棺材,一把扫开了神坛上的东西,香炉和酒罐摔倒地上砸得乒乓直响。神叨子蹲在神坛下面抱着头,吓得浑身直哆嗦。

“喂!”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吼了一声。那只手停了下来,接着从棺材里坐起来一具干瘪的尸体。尸体晃了晃脑袋,皱巴巴的皮肤渐渐胀了起来。

我在内心不断地默念:这货不是秦水修,这货不是秦水修。干尸彻底活了以后是一个中年胖子,他身上锦衣玉器,看上去是个古代的大财主。他用灰白的眼珠子打量了我半天,然后露出一口镶金的牙。

“美娘子,我来接你了。”他色迷迷地对我说。“你不是新郎,你是谁?”我问。“嘿嘿,等会儿就是你的新郎了,我是罗家古墓的主人。”老鬼不怀好意地说道。

罗家古墓是附近山上一座大墓,连盗墓贼都不敢进去,都说里面闹鬼。没想到,这个传说竟然是真的。人们都称他为罗老鬼,村里还流传着关于他的怪事。他生前是一个大财主,娶了很多房姨太,但他死后,那些妻妾一个也不见了。

“你不要乱来,我丈夫马上就到了,告诉你,他也不是人。”我警告道。“等他来,黄花菜都凉了,不如趁现在跟我快活去。”他扫了一眼四周又说,“我可是很久没开荤了,这些人看起来都很可口。”

神叨子躲在神坛地下,不停地冲我作揖,意思是让我从了老鬼。跟着他又比划道,他会再想办法,尽量拖到水鬼来。我瞥了一眼里屋,爹娘正护着邻居家的一群孩子呢。

“我……”我还在犹豫,那只鬼手突然就朝我飞了过来,揪着我的衣服就把我扯进了棺材里。跟着棺材盖一下子就关上了,盖得严严实实的。我手背触碰到老鬼的身体,冰凉得像铜皮,他的皮肤又缩了水皱巴巴的。

我躺在干尸旁边,急得用力拍打棺材盖,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身子一晃,应到棺材飞起来了。我大哭大喊也没人理我,我还不想死。与其躺在干尸旁边,我宁愿嫁给水鬼当老婆。

等我哭喊得没力气了,棺材也落地了。棺盖一翻,带着回声的脆响把我惊了一跳。罗老鬼又活了过来,但依然冰冷得像铜块。

“美娘子,这就是我的府邸。”他说。

好一座金碧辉煌的死人坑,墓壁上雕刻精美,陈设全都是值钱的古董。因为我学的专业,加上经常和同学去一些展览馆,所以对这些还是有一定了解。里面有很多条墓道,应该还有不少墓室。

我见罗老鬼对我暂时没有恶意,而且要从这么大又复杂的古墓里逃出去不简单。便想着跟他先拉好关系,等摸清了门路再逃出去。

“你可真有钱。”我奉承道。罗老鬼笑道:“你要是从了我,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我暗骂道:从你妹!有这些管屁用,又不能拿出去使。

“死鬼,不要那么心急嘛。”我咬牙说道,“人家人生地不熟的,也没说带我去熟悉熟悉环境。”

“美娘子,老爷我可是等不及了。”罗老鬼说着就把我抱了起来,然后走进了一条很宽敞的墓道。墓道那头有一间大墓室,里面竟然是卧室的摆设,应有尽有。看样子,那就是罗老鬼的寝室,也就是主墓室。

他把我放到床上,我心里暗骂神叨子,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在想办法。还有水鬼秦水修,究竟有没有诚意娶我,新娘都被别的鬼拐跑了。就算不是真心想娶我,好歹也看在我叫了他十几年干爹的份上,来跟同行打声招呼吧。

眼瞧着罗老鬼就要扑过来了,我急中生智,又来一招缓兵之计。“老爷,你等会儿,总得让我卸了妆吧?”我敷衍道,“你难道不知道,卸妆也是闺房之乐吗?”

罗老鬼想了想,吸着哈喇子说:“嘿嘿,好,闺房之乐好,我这就来替你卸妆。”

“不成老爷,你先帮我打盆水。”我想尽量拖延一些时间,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罗老鬼咳了一声,然后他冲墓道外面喊:“那个谁,去打盆水来给新夫人洗脸。”

我抽了一口凉气,这古墓里居然还不止他一个,看来逃跑的希望又渺茫了一些了。就在我思索这么一小会儿,从墓道走来一个面色煞白眼圈发黑的女鬼。她端着一个铜盆,里面打了半盆水。那女鬼用幽怨的眼神瞪着我,就像想要吃人一般。

“瞪什么瞪?”罗老鬼一喝,他那只会飞的手一下子就戳向了女鬼的面门。硬生生就将女鬼的一对眼珠子挖了出来,女鬼发出凄厉的哀嚎。眼珠子掉在地上,化成一滩黑血,然后浸入了泥土里。

“滚,不要在这里扫了爷的雅兴。”罗老鬼看向我,愤怒的表情一下子又变得嘻皮笑脸。他收回飞出去的手,那只手上还带着黏糊糊的黑血,他正想用那只手来摸我。我吓得直哆嗦,身子不停地往后蹭。罗老鬼不满意了,严肃道:“你躲什么?”

“没,没有,我洗脸,洗脸。”我结巴着爬起来,连滚带爬跑到脸盆边。在我最惊慌的时候,水里一抹影子一闪而过。尽管只是一瞬间,我还是看见了,因为那张脸让人过目难忘,是秦水修。

我小心翼翼将脸贴近脸盆,嘴唇刚碰到水面的时候。秦水修的脸再次出现,他的薄唇一下子就凑了上来,他吻了我。

我吓得赶紧抬起头,忘了身处环境,不禁大叫了一声。罗老鬼一惊,鬼手立马飞过来抓我。秦水修从脸盆里飘然而起,一挥袖就扫开了鬼手,同时将我揽入怀中。

“你,你是秦水湾的主人,闯入我罗家古墓有何居心?”罗老鬼问。秦水修冷言说道:“我才要问,你对我的新娘有何居心?”

“哼!你凭什么证明她就是你的新娘?”秦水修将我扶到床上坐下,然后回道:“就凭你会永远死去。”

罗老鬼被彻底激怒了,放出一团黑雾冲我们袭来。秦水修挥袖一扇,扫去了我面前的雾气。跟着他另一只手在空中拨弄,导出一团白雾,如云一般。白雾散开,细雨淅淅扫尽黑雾。

罗老鬼的鬼手在雨雾交错中,悄悄飞向秦水修的身体。我这个角度正好瞧见,我大叫“小心”。鬼手从秦水修身体穿了过去,但是他的身体就像水一样,散开又愈合。原来是水雾制造的影子,他的真身已经绕到了罗老鬼的背后。

秦水修双眼泛着杀戮的光,他一掌就击向了罗老鬼的后背,罗老鬼的心脏直接从胸膛里凸了出来。跟着秦水修抬手,手中出现一把水一样匕首,利落地斩断了老鬼的脖子。

我想起了神叨子说的话,如果秦水修不跟结过缘的处子结合,那么他将变成邪恶的水鬼。我就是他需要的处子,也是决定他命运与秦水湾存亡的人。

在我愣神思索的时候,没留意到那只鬼手又活了。鬼手猛然飞向了我,我一个激灵,闪身一躲。凭我这勉强算运动不错的身板,怎么可能躲得过突袭而来的鬼手。它从我的侧腰擦过去,划伤了我的皮肤,我应到一阵带着奇痒的刺痛。

用手抹了一把伤口,流出来的血都黑了,我中毒了。秦水修再次劈向罗老鬼的尸体,将尸体劈成两半,鬼手这才落到地上。顿了几秒,罗老鬼的尸体跟着鬼手,一同灰飞烟灭。

看着老鬼彻底消失了,我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双腿一软就瘫在了地上。秦水修走过来,拦腰抱起虚弱的我,将我放在床上。二话没说,他就撕开了我的衣服。

“你……不要……趁虚而入……”我有气无力地说道,“我可是……”他勾起嘴角笑了一下,跟着就把头埋向我的侧腰。我感觉到他在吮吸我的伤口,刺痛和酸痒一阵又一阵传入我的头皮。

等我稍微有些力气的时候,秦水修还是没有放开我。他的嘴居然在往伤口上面挪动,他贪婪地亲吻和舔舐我肌肤。我身体也不争气,浑身滚烫,心里酸痒难耐。

“放开我……”我用双手无力地撑住他的脑袋,但是怎么都没有用。

他一路吻上了我的锁骨,我的脖子,我的下巴,我的嘴唇,我的脸颊,我的耳朵。他轻咬着我的耳垂,在我耳边温柔地呼气,轻声说道:“你不用抵抗,我们都中了老鬼体内的媚毒,而且现在本该就是我们的洞房之时。你身上处子的香味这么浓,这样一来,以后就不会再有谁惦记了。”

就这样,在罗家古墓,罗老鬼的大床上。秦水修占有了我无力的处子之躯,把我变成了他实际上的新娘。

醒来以后,秦水修不知道哪里去了。我躺在冰冷的大床上,感觉体内的毒已经完全散发了。我应到身体的疼痛,眼泪顿时就下来了。这个新娘当得够窝囊的,哪里有那样蛮横不讲理的新郎,和我以前幻想的婚姻完全不一样。

“你醒了,我们该回去了。”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秦水修,他冷漠的表情,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不想再见到你!”我怒吼道。他沉着一张脸,冷言说道:“别说梦话,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见不到我。我告诉你,你秦丢丢生是我秦水修的人,死也是我秦水修的鬼。无论生死,你都会是我的妻子。”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你和你的老公相克吗?女人必看,准到吓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60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7111736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