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荒唐!丈夫家暴妻子,喜欢的竟是小姨子!

【小说在线阅读】荒唐!丈夫家暴妻子,喜欢的竟是小姨子!
路星河的56次求婚,终究抵不过余淮的一句:“对不起,我来晚了!”

吴柏松三年的陪伴,抵不过江辰一句:“陈小希,我们和好吧!”

看吧,喜欢你的人做再多,终究抵不过你喜欢的人的只言片语。

而她余歆檬暗恋了江煜皓十二年,得到的却是无尽的折磨。

她爱他,哪怕用她的性命去爱他,她也在所不惜。

可她却得不到江煜皓只言片语。

……

“煜皓,不是我,我没有杀她!”

余歆檬双手紧紧的攥抓住江煜皓的裤管,她的眼角挂着泪水,卷翘的睫毛上挂着泪珠,让人看着都心疼。

江煜皓居高临下,犹如君王一般的俯身着匍匐在他脚下的女人,他的脸上丝毫没有怜惜之情。

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江煜皓抽回自己的脚,眸子中带着怒火:“余歆檬,你当我是傻子吗?”

说着,他蹲下身,伸出手钳制住她的脖子,深邃的眸子带着怒火,而怒火中还透着浓浓的杀意。

余歆檬被他掐的腾空而起,伸出双手想要掰开江煜皓强有力的手,可只是垂死挣扎。

她面色通红,呼吸困难,声嘶力竭的怒吼道:“江煜皓,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我没有杀她,没有啊!”

闻言,江煜皓犹如来自炼狱的恶魔,浑身散发着恐怖的气息,他的嘴角噙着一丝诡异而又邪魅的笑:“没有杀她,难道是她自己捅伤了自己来诬陷你?余歆檬,你真可笑!”

最后一句话中带着不可言喻的怒火,音调微微的上扬。

那怒火是她余歆檬无法承受的。

她放弃了挣扎,闭上双眼,双手垂下。

感觉到肺里的氧气越来越少,所有的功能快要罢工。她笑了,那是一抹凄凉的笑。

江煜皓,我爱了你十二年,终究抵不过那个女人一句话。

她九岁的时候,余薇来到了她家。

爸爸说,余薇是他最好朋友的女儿。

爸爸还说,无论什么事情,她都要让着余薇。

渐渐的,她成了余家最不起眼的小姐,人人都可以欺负。

甚至她最爱的男人都要让给她。

突然余歆檬觉得自己无比可伶,在江煜皓的眼里,她就是一个狠毒的女配,永远比不上她那个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妹妹余薇!

见她这样,江煜皓心里不由的升起一抹烦闷,他像是丢弃肮脏之物一般,狠狠的甩开了她。

余歆檬的后背结实的和冰冷的大理石相碰撞,后背传来的疼痛感让她的柳眉紧紧的拧在了一起,小脸皱成了一团。

一瞬间,所有的内脏都移动了位置,疼的她都不能呼吸。

江煜皓双手插入裤兜,冷峻的脸庞凝结成冰,从他口中吐出来的话冷得掉渣。

“带她去医院,拿了她的肾之后,以故意伤人之罪丢入牢里。”说完,江煜皓决然的转过身去,迈着大长腿优雅的离开了。

余歆檬还想说什么,伸手去抓他的裤腿,可抓住的只是一团空气。

她无力的倒回地上,泪水肆意的挂在她的脸上,因为江煜皓的话,她面如白纸,她每呼吸一下,都引得全身抽痛。

她无力的摊开双手,双目呆滞的盯着透明的水晶灯。

她的美梦似乎要醒了呢……

她卑微到尘埃的爱情,似乎要消失殆尽了!

余歆檬犹如死尸一般被江煜皓的手下带到了医院,看着医院明晃晃的手术灯,刺的她眼睛一阵生疼。

恍惚之间,她被刺激到了似的,猛的推开了正要给她打麻醉药的麻醉师。

她跳下手术台,抓起手术台上的手术刀指着医生。她的神经紧绷着,警惕的看着医生。

她摇头,嘴里小声的咛喃着:“不,我不要!我没有伤害她,为什么要捐肾给她?凭什么?!”

余歆檬说完最后三个字,棕色的眸子在灯光下透射出一股狠戾。

她双手死死的握住手术刀:“滚开,我要见江煜皓!叫他来见我!”

医生全都后退一步,目光冰冷,面无表情的看着余歆檬。好似,她只是他们的试验品亦或是一具死尸。

众人僵持不下,医生对着护士使了一个眼神,让她去通知江煜皓。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护士急冲冲的跑了出去,门口乌压压的人,让余歆檬找不到丝毫逃跑的机会!

余歆檬透彻明亮的眸子中带着丝丝的希冀。

万一,江煜皓后悔了呢……

她开始自我安慰着,可现实却狠狠的浇了她一盆透彻心扉的冷水。

手术室厚重的大门再次被打开,她提着心聚精会神的盯着大门。

可大门外根本没有出现江煜皓的影子,哪怕一点点……

她感觉她坠入了冰窖,浑身被冻住,无法动弹。仿佛只要微微动一下,她就要倒下一般。

“余小姐,江先生说他不想见你。另外他说,这个肾是给他的妻子的,所以不管你想不想捐,都必须捐!”

轰!

护士带回的来的话,直接把她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她浑身气得颤抖着,不可置信的看着护士,声音嘶哑吼道:“不,我不相信,余薇什么时候成了他妻子?”

他的妻子这四个字,犹如千万把刀狠狠的插入她的心脏,痛的她浑身抽搐,微微呼吸一下,痛的全身麻木。

护士把话带到之后,就退了回去,笔直的站在原地,犹如一个听命行事的机械人。

余歆檬扔掉手中的手术刀,发了疯的朝着手术大门口跑去。

可她才跑了几步,就撞到了结实的人肉墙。

还来不及看清楚眼前的人,就又直接被扔回了手术台上,四肢被绑在了冰冷的手术台上。

室内的医护人员,有条不絮的准备着手中的工作。

只有余歆檬不顾形象的对着他们嘶声厉吼着,她奋力的挣扎着,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眼眶中积蓄已久的泪水,低落在洁白的手术台上,犹如一朵朵绽放的花朵。

麻醉师拿着注射器朝着她走进,朝着她的手臂直接扎了进去。

挣扎的余歆檬逐渐缓和下来,她感觉到浑身软弱无力,眼皮犹如被灌入了铅,沉重的让她无法睁开。

最后彻底昏睡了过去。

然而,手术中的发生的一切都被监控室里的江煜皓的看在眼里,他放在桌下的手,紧紧的捏了起来。

然后霍然起身,面无表情的离开了监控室。

转身的瞬间,他的嘴角挂着一丝残忍无情的笑。

翌日。

病房中的余歆檬睁开沉重的眼皮,眼前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她微微的动了一下,肚皮上传来了钻心刺骨的痛,提醒着她发生了什么。

她的眼眶微微的肿胀,鼻子泛着酸。

她死死的闭上眼睛,脑海中回放的却是江煜皓的面孔,还有那无情的话语。

病房的门柄传出转动的声音,惊醒了病床上的余歆檬。

她眸子中泛着氤氲,痴痴的望着窗前的男人,她苍白蜕皮的嘴皮微微动了一下,浅笑的喊道:“煜皓……”

“送她去监狱!”

江煜皓沉着脸,冷声的对着身后的人吩咐着。

冰冷的声音,浇息了余歆檬最后的期望。

她以为,江煜皓还是关心她的。

她以为,只要她捐献给余薇一颗肾,江煜皓就会听她的解释……

可这一切,都是她以为!

有多少痴情的人,都败给了这个以为。

江煜皓说完之后,迈着长腿就要离开,连一个关心的眼神都没有给余歆檬。

那一刻,余歆檬才正真的意识到,她永远比不上余薇!

眼眶似乎装不下她的泪水,溢了出来。

她微微的动了动嘴皮,想要说什么,可嗓子就像是失声了一般,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看着江煜皓决然离去的背影,他冰冷的话语直接狠狠的撕裂了她的心。

这一切的事情都来得那么突然,一周前她还能小心翼翼的躲在江煜皓的身后,偷偷的暗恋着他。

这一刻,她却永远的失去了躲在他身后暗恋的机会!

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回放着一周前所发生的事情,脸上写满了悲戚。

就在一周前,余薇把她叫到了房间。

“姐姐,你不要跟我抢煜皓行吗?”

余薇满眼哀求的看着余歆檬,可谁也读不通她眸子中奇异的色彩。

当时的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余薇的反常。

“薇薇,从小到大我什么都让着你,可是煜皓不行!”

余薇的表情瞬间变了,威胁道:“你就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余歆檬一脸不可商量的摇头。

余薇上前一步,眼底泛着寒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

猛然间,余薇的嘴角噙着一丝诡异的笑,不知她从哪里拿出来的水果刀,然后,扬起手,狠狠的朝着自己的肚子上用力的扎了下去。

也仅仅是一眨眼的瞬间,余薇肚子上的鲜血涌了出来,血流不止。

很快白色的大理石地板,被染上刺眼的红色。

余薇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朝着那把水果刀握去,用力的一推,白色的刀子全都插入了她的肚子之中。

她像是感觉不到痛苦一样,嘴角挂着一丝让人看不懂的笑,让余歆檬头皮发麻!

她呆若木鸡的看着余薇,不明白为什么余薇要这样做。

可就在余薇倒下的那一刻,突然对着门外大喊道:“姐姐,我没有想跟你抢煜皓,求你不要杀我……”

瞬间,余歆檬明白过来。

顷刻间,余家所有人都进入了余薇的房间,看着倒地的余薇,再看看满手是血的余歆檬。

余父气得直接甩了她一巴掌,她木讷的站在原地,好似被打的不是她。

她只觉得眼前一脸黑暗,脑袋一片空白。

而她爱的男人得知以后,脸色铁青的带走了她,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

无论她怎么解释,在江煜皓的眼里都是欲盖弥彰!

就在江煜皓离开之后,一个穿着职业西装的女人硬闯了进来。

“你们给我让开,我要见小檬!”女人不顾形象的踢打着门口的保镖,而余歆檬的注意力也被门口的声音吸引了过去。

她眼眶泛着泪水,看着门口头发凌乱的女人,然后笑了,笑得格外的凄凉。

门外的女人与保镖战斗的筋疲力尽,她撸起袖子,双手叉腰凶狠的盯着门口的保镖:“叫江煜皓过来,老娘要见他。他这个没有良心的,竟然为了余薇那个贱人,这样对待我家小檬?”

门口的保镖不为所动,无论是硬的还是软的,就是不放她进来。

女人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撒泼起来。

这样的情况,引来了许多人的不满,大家都在对他们指指点点。

“房间里的绝对是谁包养的小三,看正室闹成这样,啧啧!”

“不一定,万一坐在地上的是小三呢?”

“说的也是哈!”

坐在地上的女人听到了这样,脸上露出囧的表情,心底更加气闷了。她直接一脚踹掉了恨天高,光着脚丫子,弓着身子直接爬了进去。

趁着保镖没有注意,直接把门上了锁,冲着他们搞怪的吐了吐舌头。

看到脸色惨白,半死不活的样子,女人在心底把江煜皓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小檬,对不起!”

余歆檬摇头,嘴角勾起弧度笑着说:“熙语,不关你的事情,只要是他江煜皓想做的,没有做不到!”

说道这里,陈熙语惭愧的低下了头,好像这一切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引起来似的。

“好啦,你能来看我就很高兴来了,你快走吧!”

说完,余歆檬垂下了眼睑,就在她闭眼的那一瞬间,眼底布满了绝望。

熙语是她的闺蜜,她绝对不能让熙语陷入她和江煜皓之间的漩涡。

她不想因为她拖累所有的人。

门外的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大,容不得陈熙语犹豫,她认真的看着余歆檬说道:“小檬,这场官司,我一定会尽力的。”

话刚落音,江煜皓在保镖的保护中进入了病房,他阴沉着脸,冰冷的开口道:“陈熙语,我劝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江煜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臭男人,老娘就不信打不赢这一场官司!”

陈熙语蹩起秀眉,霸气十足的盯着江煜皓,像是在跟江煜皓下挑战书。

听到这里,江煜皓倒是很有兴趣的双手插袋,剑眉微微的挑起,薄唇亲启:“哦?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我对抗!”

说完之后,他微微垂下头,看着身后的保镖,冷酷无情的说道:“让你送她去监狱怎么还不去?”

“抱歉,总裁!”

说着,两个虎背熊腰的保镖走了过去,拔掉了插在余歆檬手背上的针头,直接将她扛了起来。

突然之间的天地旋转,让余歆檬微微怔了一下,由于动作太大,她肚子上还没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

肚子上传来的痛意,让余歆檬不由的皱皱眉头,她现在倒立在空中,脑袋一下子充血,脸色红了起来。

鲜血直接透过纱布,染红了余歆檬的病号服。

保镖黑色的西装也被鲜血染上,但是丝毫也看不出来。

想要把余歆檬抢回来的陈熙语却被江煜皓带过来的保镖团团围住。

她对于四面八方的保镖还真的无能为力,只能狠狠的咬住下唇,双手紧紧的攥了起来,亲眼看着余歆檬被带走。

就在余歆檬被带出门的那一瞬间,江煜皓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余歆檬这一次,就不要巴望谁能来救你了!”

那伤人的话语,正在一寸一寸的扎进余歆檬那颗温暖的心。那无情的话语,正在一点一点侵蚀掉她的内心。

她笑了,然后开始剧烈咳嗽,泪水混合着汗水流了下来,显得是那般的可伶却又脆弱,好像轻轻推一下,她就会消失掉。

她微微的转动了脑袋,看向江煜皓的目光是一片死寂:“江煜皓,我爱你我有罪,江煜皓……如果还有重来,十二年前我绝对不要遇见你!”

余歆檬的话在医院的走廊上来回的响起,显得却又是那般的悲哀还有凄惨。

听到余歆檬的话,江煜皓怔在了原地,仿佛感觉自己置身入了十一年前的那个冬天。

那是南方的冬天,空气格外的寒冷,滴下的水都能瞬间冻成冰,雪花飘落在地上,覆盖了可以行走的道路。

那个时候的他,凄凉无助,衣服到处破了洞,头发很长却又很凌乱,脸上脏兮兮的。

那个时候,他被冻得瑟瑟发抖,脚上的鞋子早已不知所踪,小脚被冻得发紫。

他蜷缩在雪地里,碰到了上学回家的余歆檬。

小时候的余歆檬很可爱,也很善良。她看到了雪地里被覆盖的他,就不顾家人的反对将他带回了家。

就在她把江煜皓带回家一个月之后,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被江家的人带走了。

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却没想到他再次回到余家,碰到了余薇,然后就认为余薇是救他的小女孩。

江煜皓回过神来,神色难看,他嘲讽的一笑说:“余歆檬,如果还有重来,我不想与你有任何的关联!”

听到江煜皓这种无情的话语,陈熙语在也忍受不住了,小手紧紧的捏紧了包包,扬起手,毫不留情的将包包用力的砸到了他的头上。

“江煜皓你就不怕遭报应吗?你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

她愤愤不平的怒骂道,看向江煜皓的眼神就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似的。

“我现在就后悔了!”

听到这样,陈熙语的眸子亮了亮,可随着下面江煜皓说的话,怒火在她的眸子还有胸口处熊熊的燃烧了起来。

“我后悔认识了余歆檬,后悔与她有了交集!”

余歆檬早已被保镖扛出了医院,根本听不到江煜皓说的这些狠心的话。

如果她在,恐怕早已泪流满面。

“你……”陈熙语被江煜皓说的这样话,气得无法组织言语,只能怒瞪着他。

如果眼神能杀死人,那么估计江煜皓早已被杀死了。

江煜皓没有在停留在病房,直接迈着步子离开了。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荒唐!丈夫家暴妻子,喜欢的竟是小姨子!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72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