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在提出离婚后,亲眼目睹丈夫和妹妹约会现场我后悔了…

【小说在线阅读】在提出离婚后,亲眼目睹丈夫和妹妹约会现场我后悔了...
身体在摇晃着,穆楚猛然睁开双眼,伸手揉了揉有些疼的额头。

“走快点儿,你们几个没吃饭吗,要是耽误了时辰,谁也甭想领到银子!”

“是,是……我们这就快走!”

一道有着几分娇柔做作的妇人声音从外面传来,随后几个男子小心翼翼的回答着。

穆楚皱了皱眉,一把将面上的盖头拿了下来,她总算知道自己为何会感觉摇晃了,她现在应是坐在车里,不对,是坐在古香古色的轿子上,而且身上还穿着大红色的嫁衣。

一幅幅不熟悉的画面在脑海之中流动起来,穆楚有一种想要骂娘的感觉。

她竟然……穿越了。

前一刻,她还站在敌国军事大楼的广场上,被众多敌军用枪弹指着光荣就义,身体被爆炸的力道撕碎的感觉还让自己的灵魂隐隐作痛,不曾想她现在竟然成了别人,还坐在了花轿上,就要嫁人了。

没错,依记忆看这具身体应该要嫁人了,还是嫁给这个国家皇室之中的王爷。

这个皇朝名为天启皇朝,她这具身体,便是天启皇朝丞相府的嫡小姐,而且是堂堂公主之女,未出生便同皇上的亲弟弟璃王指腹为婚。

奈何,公主难产而死,她爹给她找了个继母,又因恨她害死了心爱的女人而对她不管不问。她小时脸颊无意划伤留下一条丑陋的疤痕,又在毫无温暖可言的深宅大院长大,终于养成了懦弱无比的性子。

这次,是被人下了迷药,塞进轿子里的。

穆楚深呼吸了几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分析现状。

今天,丞相府一次嫁两个女儿,一个是她,另外一个是她的妹妹。

同父异母的妹妹。

一个月前,她和璃王的大婚将近,穆丞相府的三小姐公开在外面说出了喜欢璃王一事,甚至愿意为了璃王,和自己的姐妹共侍一夫,甘心为妾。

娥皇女英的好名声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京城,偏偏只是她一人是到大婚前一天才知道这件事。

穆楚只觉好笑。

怪不得那穆雪会自愿为妾,原来早在那时便算计好了今日。

她是从偏角小门里被抬进去的,而她妹妹穆雪,却是被正大光明的,八抬大轿娶进了府。

到底谁为妻,谁为妾?

“往哪里走呢,这边这边,别让人看到了,就她那样还想嫁给璃王做正妃,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璃王殿下愿意让她当个妾已经很抬举她了……”

扭捏的声音还在继续,穆楚猛然抬起头,双眼一寒。

“砰砰砰!”

一连串的敲门声从前方传出,原本说话的妇人低声道:“快开门,人我已经送过来了!”

吱呀一声,厚重的小木门被人打开,锁链的声音哗啦啦响起,只听一个妇人说道:“快送进来!”

帘子被人撩开,站在轿前的花嬷嬷骤然一愣。

那妇人急了:“怎么会醒了呢,快抬进来,快点儿!”

几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听到那嬷嬷的话,立刻上来抓住穆楚的手,用力一拽,一股大力从手腕上袭来,穆楚不受控制的被人拉下了轿子。

“你们看着我干什么,将她给我塞进院子里,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那嬷嬷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凶狠,仿佛逼良为娼的老鸨。

穆楚心中怒急,可是身子因为刚刚中了迷药太弱,抓住自己手臂的手,仿佛铁钳一般。

若是在以前……她非要一下子将这些敢碰她的人的手臂拧断不可。

喜帕落在地上,露出了一张额头上带着疤痕的脸,穆楚抬起头,一双血红的唇看起来有些骇人:“我才是真正的璃王妃,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花媒婆被穆楚喊的心头一跳,她明明听说这个相府的大小姐是个软柿子,连句话都不敢大声说,今天更是被人用药昏迷了装在轿子里送过来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醒了,还这般凶狠,难不成这人是弄错了?

穆楚趁着众人愣神的功夫,悄然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巷子里静悄悄的,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她身上穿戴很是厚重,穆楚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打得过面前这四个大个儿的汉子。

见对方像是下定了决心要将她送进那小门里去,穆楚双眸一瞪,忽然勾起唇角,悠然一笑:“救命啊,非礼啊……有人非礼啊……”

抓着穆楚的两人已经将她弱小的身体整个拎起来了,穆楚紧紧的抓住一旁的门框,瞪着眼睛看着在一旁叫嚣的花媒婆,她张嘴,用尽全身的力气对准了一个男人的手背咬去。

就在此时,巷子不远处,缓缓驶来了一辆马车……

穆楚像看到了救星,双眼顿时明亮起来,在那大汉痛的缩手的功夫,对准另外一个人的脚踩了一下,整个身子窜了出去。

赶车的车夫看到街道上突然出现的红衣女人,吓得立刻拉住马缰,马车因为还在小跑当中,车身猛然一颤。

“吁……”

车夫气的脸色一变,立刻拿起马鞭,对准前方的穆楚便抽了过来。

穆楚见势不妙,立刻就地一滚,感觉浑身上下都被小石子咯的痛楚,她连忙站起身,慌张喊道:“有人非礼,救命!”

马车之中,骤然传出一道充满寒气的声音:“不想死,滚!”

穆楚被那声音吓了一跳,明明是极为好听的男声,可却带着嗜血般的杀气,让人耳闻便觉得浑身战栗。

马夫明显不是个好相与的,见到一鞭子不但没有将穆楚打走,还让她纠缠上来,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来。

手中的鞭子猛然一翻,对准穆楚再次抽了过来。

穆楚这次没有完全躲开,手臂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她强忍着紧紧的抓住了车辕,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这是她离开这里唯一的机会。

“你这人怎么没有一点儿同情心,我一个弱女子正在被这么多人非礼,你不帮忙也就算了,竟然还上鞭子!”

穆楚气急,她身上如今没有任何东西,她拿手的东西是医术和毒术,但在现在,像是完全没了用处。

好在这身子还算灵活,柔软度可用,不然刚才第一鞭子,就会让她皮开肉绽,爬不起来了。

“滚!”

淡淡的,带着几分压抑的字眼在马车之中传出,那车夫的眼神顿时变了。

“快离开,别找死!”

穆楚回头看到那几个大汉还站在那边,也知道没有谁会平白无故的帮助自己,她心一横,立刻大声喊道:“我是丞相府的嫡小姐,未来的璃王妃,你救了我,要什么好处我都给你!”

车夫看着穆楚的眼神,最终转为同情。

他有意想要拉穆楚一把,穆楚却在还没想明白他脸上表情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胸口被人重重打了一掌。

她手一松,骤然失去支撑,捂着胸口倒在车旁的地面上。

在地上翻滚着,穆楚一个劲儿大叫:“杀人了,有人杀人了,快来人啊!”

虽然装的十分凄惨,可是穆楚却惊出了一身冷汗,刚刚那一掌,确实是奔着要她的命来的。

若不是她凭着多年来对危险的直觉躲过了要害部位,现在绝对不会是简单的胸口闷疼,而是心脏破碎呀。

这会儿哪里还能喊出声来,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车夫瞪大双眼,望着地上翻滚的穆楚,忽然心中微动。难道爷这是改邪归正,手下留情了?

他深深的瞧了穆楚一眼,听到里面传来一道极为冰冷的声音:“走!”

“是!”

车夫连忙挥动马鞭离开,完全忽视了躺在地上装模作样的穆楚。

穆楚见到杀神走了,这才松了口气。

真倒霉,这里的人竟然连个好心的人都没有,刚才她若是再冲上去一次,恐怕只有丧命的份。

趁着还有力气,且那边四人还愣在原地远望着马车离去的档口,她捂着胸口顺着一个方向逃了过去。

既然她要嫁的是这个府的主人,那这婚礼的现场,应该离这里不远才对。

等到穆楚跑了,那花媒婆这才缓过神来,脸色却像是受到了巨大惊吓一般,苍白的厉害。

“快追,你们快追!”

……

偌大的璃王府门外,车水马龙,红毡铺地,大红色的喜字在木质的红漆大门上闪动着光芒,不少人脸上带着祝福和笑意,但更多的,是等着看好戏的神色。

穆楚跑的气喘吁吁,直奔着人群之中冲了过来。

前方不少宾客,此时已经注意到了突然多出来的一个红衣女子。

守门的侍卫立刻拿出刀剑,将穆楚拦下:“站住!”

穆楚心中微动,眸子里闪过冷厉的光芒,她低低开口:“去里面通秉,就说新娘子到了!”

“新娘子?新娘子已经在里面了,你这疯婆子是哪里跑出来的,走错地方了吧,快回去吧!”侍卫嗤笑着说。

穆楚微微笑了笑:“你眼睛看不到我身上的嫁衣吗?”

侍卫顺势看了她一眼,冷笑道:“这京城里穿嫁衣的新娘子多了去了,难道穿喜服的女人都是璃王妃?”

不少人悄悄的打量着穆楚的,嘴角划过一道戏谑,悉悉索索的交谈声从不远处传到了穆楚的耳朵里,她眉头顿时一凝。

“这一定是来捣乱的,里面都将要拜堂了,怎么可能还多出了新娘子呢?”

穆楚微微一怔,仰起头,露出了那张涂着浓厚脂粉的脸蛋,双唇红艳如血,仿佛吃了人的怪物。

那双大眼除了眼珠晶莹透亮之外,周围被抹了浓浓的烟熏,整个看上去,像是从哪里跑出来吓人的恶鬼。

手里没有镜子,穆楚只感觉脸上很不舒服,却没有在意。

“你去和里面说,她们弄错人了,我才是璃王妃!”

穆楚耐心地和门卫解释,带着一点儿语重心长和高傲姿态。

她记得,原主的脸上有一道疤痕,而且看着周围人的脸色,自己的这张脸定然是其丑无比的。

可她并不是原来的穆楚,并不会因为自己顶着这样一张脸就觉得自卑可怜。

门口的两个人听到穆楚的话,哈哈大笑起来,“来人,将镜子拿来,让这个丑女人看看,到底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守门侍卫的话引来了许多往来的客人,他们一个个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穆楚。

从下往上看去,绣鞋精致,用上好的金丝线绣成,大红色的鞋底看上去便觉得喜庆。

然后,是一袭红色喜袍。

凤冠霞帔包裹着一个玲珑的身影,一双手从红色的嫁衣之中伸出,莹白如玉,十指芊芊,看上去该是一个美人的手。

一个穿着打扮十分讲究的男子上前一步,想要细看那双手的主人,却突然后跳一步,伸出手指着穆楚半天说不出话来。

穆楚一愣,有些不明白那男子的眼神。

“哪……哪儿来的怪物……”

那几个侍卫也端起手中的兵器:“这里是璃王府,不是你这等丑女撒野的地方,若是再敢上前一步,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穆楚有些纳闷,抬起手摸了摸脸颊,手上便落下一片脂粉的颜色。

这脂粉,想必是为了遮掩原主脸上的伤疤,原主自己涂抹的,可是这脸上的妆容,全都是那些丫鬟准备的,就算没有亲自见到,光看对面那群人的表情,穆楚猜想也好不到哪里去。

穆楚没有丝毫犹豫,继续大步向前走去:“本小姐才是相府嫡女穆楚,里面那个冒牌货,给本小姐滚出来!”

穆楚站在大门外,大声的叫嚷起来。

这一声厉喝,顿时让不少人瞬间惊醒。

相府的嫡小姐穆楚……

那个传闻中长相丑陋,性子软糯,一棒子打不出个屁来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咄咄逼人的丑女吗?

要说丑,这女人可当真占了个极字,可性子软弱却真没看出来,这明明就是个撒泼的悍妇。

“相府嫡小姐正在和璃王拜堂,你算是什么东西,赶紧给我滚,来人,将这个撒泼的女人先抓起来,扰乱皇室大婚,罪该当诛!”

看到穆楚这般脸皮极厚地站在门外大喊大叫,那几个守门侍卫的脸色顿时变了,这要是让里面管家的什么人知道,他们这口饭也不用吃了。

原本就有些破烂的喜服被几双手抓将地更加脏乱不堪,穆楚急红了双眼,将这辈子所学的招数全都用了上来,在门外和侍卫厮打在了一块。

穆楚抓住时机一脚踢在了最近之人的骨缝上,那侍卫惨叫着倒在地上,穆楚推开剩下的几个人,狼狈的往里面冲。

要是再不动手,让那一对狗男女拜堂了,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一个在别人大婚前夕还到处勾引别人未婚夫的女人,一个厚着脸皮享受左拥右抱的男人,说实话,这两人在一块还真是蛮登对的。

但,和她没关系她大可不管,踩在她穆楚头上恩爱那就不行,既然他们两人想要她顶着妾室的身份过一辈子,损坏她的名誉,那她也要让这两人好好享受一番被口水淹没的滋味。

后面的人可劲儿追,穆楚提着裙子跑在前面,汗珠从额头上飘落,头上扭曲的喜帕划过一道优雅的弧度,落在了地上。

那张有些吓人的脸,就这般唐突出现在里院当中。

“啊,这丑女人是谁?”

不少身份高贵的妇人千金在看到穆楚那张脸的一瞬间,都吓了一跳。

因为汗水的原因,穆楚这般一擦,本就难看的脸,变得花红柳绿起来。

她皱着眉头,抬头看着在高台上两个双手相握,你侬我侬的男女,一双眸子腾的一下火红起来。

不过,她扫了一圈上面高台的几人,立刻将火气压在了心底,她骤然看到了前方一个身着高贵的妇人,年约三十几岁,头上戴着金色凤冠,身着紫红色的凤袍,随便一看,穆楚也知道对方身份不低,这人,应该便是天启皇朝的太后。

所以,她不能按着性子来,必须稳住,否则,对方随便拿捏住她的一个把柄,她就会人头落地。

这可不是假的,她身为特工,自然要在第一时间分析这个世界所有需要的信息,刚才来的这一路上她没有闲着,将这个世界的规则思考的清清楚楚。

皇权在上,更上面的,便是太后和太皇太后,这两人掌控朝纲多年,虽然如今已经放手,但影响还是十分巨大,就算她这个不受宠,不经常在人群之中露面的人,也都清楚。

她的父母就坐在太后下方左侧,两人面上带着喜悦和笑容,那笑容绝对不是给她穆楚的。

穆楚看着上方,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泪眼汪汪地站在人群之中对着高台开始哭了起来。

她身上的红色嫁衣十分显眼,司仪正要喊道一拜天地,那哭声就将他的话给淹没了。

“娘,我才是楚儿啊,你们弄错了,我才是璃王妃!”

一身喜庆红衣的妇人听到穆楚的话,脸色骤然一变,在看到穆楚面容的一瞬间,她瞳孔微缩。

“来人,将下方捣乱的人拉出去!”岳氏低声冷喝。

几个侍卫立刻将穆楚包围起来,穆楚见势不妙,立刻大声喊道:“娘,您看看清楚啊,我才是楚儿,你们弄错了,上面的人不是我,是雪儿妹妹!”

她这一声大喊,顿时震惊了所有人,这下,原本还热闹的院子,瞬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穆楚呜呜的哭泣声。

穆夫人岳氏的脸色,有些发青,她稳了稳心神,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带着一丝无意和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脸上画的都是什么东西!”

她站起身,装作不解的看了看面前的新娘子,“下面的是楚儿,那你是……雪儿?”

站在高台之上,穿着鲜红嫁衣,十分安静的新娘子浑身微微颤了颤。

在她身旁的男子,穿着一身红色的新郎装,五官清明俊美,一双浓墨似的眉,缓缓蹙了起来,他的手,紧紧的攥着手中的花球,眼底的怒意不言而喻。

他扫了一眼下方宾客脸上疑惑的神色和交头接耳的模样,慢慢启唇:“穆夫人,这是怎么回事,还请给本王一个解释!”

外面的人定然以为这是璃王在问新娘怎么会错,可是他真正要问的,其实是她为何会突然跑到这里来。

这句话听到穆楚耳中,她顿时在心里笑了起来。

穆楚看的出来,他是肯定知道真相的,这些人是合伙算计好了,让她这个指腹为婚的嫡女变成小妾,这样不但可以遵守约定挽回皇室的颜面,还能让璃王自己娶到心爱的女人。

若是原来的穆楚在这里,此时这些人已经成功了,就算外人最终问起来,大可随便说她病重出不了门什么的,到时候,她就只有自生自灭的命运。

手臂上的伤口灼烧般的疼着,穆楚面上却没有丝毫显露,刚才她那是装的,这点儿小疼痛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谁也无法料想到,现在的穆楚,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穆楚了。

面对璃王的质问,岳氏一时间有些想不到什么好借口堵众人的嘴,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什么来。

穆丞相干脆一脸怒火的瞪着穆楚,什么也不说。

太后用高贵的眼神微微看了一眼穆楚,便略带嫌恶的侧过头,靠在一旁的软榻上,闭目养神。

“娘,呜呜……肯定是那些下人弄错了人,回去娘一定要好好收拾他们,但是妹妹你知道弄错了,你怎么不解释一下呢?”

听到穆楚说的前半句话,岳氏的眼前亮了一下,刚想顺坡下驴将这茬接过去,没想到穆楚后面的质问就来了,一下子让穆雪的身影僵硬在了原地。

穆雪双肩颤抖,像是哭了。

她轻轻伸出手,将盖头撩起来,露出了下方一张梨花带雨的绝美小脸儿。

穆雪眼底闪着泪光,微微垂着头看了看下方的穆楚。

“对不起姐姐,我……我也是下了轿子才知道弄错了的,只是我以为盖头一直没有掀开,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就……就没有声张,我也是害怕丢了爹娘和璃王殿下的脸面!”

害怕丢了脸面?穆楚面上不动声色,故意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角。

想要和她比博同情,穆雪还需要多练上十几年,要知道,每一个特工,都有着十足十的影后实力的。

“妹妹说的极是,怪只怪姐姐不知道为何会在花轿上昏睡了过去,都快到了侧门才醒来,姐姐若是不贪睡,恐怕这会儿也不会出现这种幺蛾子了!”

穆楚站起身,面色有些苍白,唇角的大红色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擦干净了,这时看上去不似原来那般可怖了。

冷不防看上去,有种让人心生怜惜的感觉。

“姐姐知道妹妹和璃王殿下两情相悦,可如今事情都已经闹到这里了,姐姐也不是有意的,姐姐毕竟是太后亲口所指的璃王妃,还请妹妹下来吧!”

说着话,穆楚迈开脚步,就要登台。

外人听到穆楚的这一番话,只要稍微有点儿脑筋的,也都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这穆家摆明了便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想要用穆雪换下穆楚的身份,只是这般做,到底有什么意义,穆楚身上璃王妃的名头,才是众人皆知的。

台上出现了一瞬间的寂静,就在穆楚以为不会有人说话,想要再加把火的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女声。

“你算是什么东西,你根本配不上璃王殿下,还妄想成为璃王妃?”

穆楚暗中勾起嘴角,很好,来的很及时,要是穆雪现在就退下来,还真就不好玩了。

穆楚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坐在下手不远处的台阶下方,站起来一个年轻秀美的女子。

女子画着浓浓的妆容,将那张脸勾勒的十分妖娆,一双眉倒竖着,看起来有些嚣张跋扈。

穆楚的脑海之中瞬间出现了这人的信息,穆莹,穆家庶出的三小姐,和穆雪十分要好,很受穆丞相的宠爱。

也是这么多年欺负原主最多的人,那些穆雪不好出手的,全部都由这女子来做,这些年原主会变成那样,和穆莹脱不开关系。

说白了,这人就是穆雪的打手,胸大无脑的类型,经常被别人送出来当枪的。

穆楚捂着嘴,眼泪不要钱的流了出来,微微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的站在台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太后的方向。

她这门婚事是太后主使,理应太后出面解决,这个穆莹敢在这里公然说出这种话,那便是侮辱太后看人不准,给璃王指婚的对象上不得台面。

不出穆楚所料,太后猛然睁开双眼,面色有些难看。

就算穆楚再怎么不好,那也是当年她亲口应下的这门亲事。

“荒唐,你这是在质疑哀家吗?”

太后原本看上去还很慈祥的眉眼瞬间凌厉起来,一种带着强大压迫的气势,瞬间散发出来,就连穆楚,心里都微微震惊。

而那穆莹,膝盖一软,直接矮了身子跪了下来。

“太后,小女不敢,小女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只是什么?”

穆莹咽了咽口水,额角的汗珠肉眼可见的落了下来,上方的岳氏见此,神色也有些慌乱。

不过岳氏毕竟是见过世面的,而且背后还有太皇太后和悦贵妃撑腰,底气足了点儿,所以那丝慌乱,很快被埋在了心底。

“太后,这是家中庶女,都是妾身管教不好,才让她这般没大没小口无遮拦的!”

岳氏适当的开口求求情,太后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太后身后一个面容严厉的嬷嬷再度追问道:“太后刚刚在问你话呢,只是什么?”

穆莹低着头,咬着牙道:“璃王殿下乃是京城有名的美男,而且地位尊贵,哪里是穆楚这个丑女人配的上的,当初太后指腹为婚,看的是爹爹的面子,也不会想到这女人出生以后会变成这样,这样丑陋的女人若是真成了璃王妃,岂不是让璃王殿下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太后是顾着皇室的面子才办了这门婚事,这女人不但不感恩,如今竟然敢跑来质问,让三姐姐下了台去,且问众位宾客,这女人和我三姐姐同为相府嫡女,到底谁才有资格坐在璃王妃的位置上?”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在提出离婚后,亲眼目睹丈夫和妹妹约会现场我后悔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88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