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考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盘点那些低学历高收入的工作…

【免费小说】考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盘点那些低学历高收入的工作…
叶凡无精打采地躺在山坡上,刚刚从镇上回来,得知了自己高考落榜,这让他的心情格外的郁闷。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肯定能考上大学的,但没想到的是,就在高考的头一天,自己却生病了,结果,考得并不理想。

他有点悲哀地看着渐渐下山的夕阳,长叹了一声,便要站起来,但是,下一刻,他却猛然愣住了!

由于他一直发呆,并没有注意到上面走来了一个人,而这个人,现在正背对着他脱下了裤子,一片雪白便展现在他面前,还有,那一抹……

叶凡一下子就震精了,他活了十九年,虽然也是高中毕业了,但还从来没有真正见过女人的身体,特别是这种隐私地方,更是让他的心“咚咚”乱跳起来,一不小心,就发出了声响。

龙飞燕是村长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靠着她老子的关系,开了一间小诊所,生意还可以,三村六洞的病人都到她那里去看病。

今天她上山采药,由于内急,再加上一般这个时间不会有人在这里。所以就放心大胆的脱裤子方便,没曾想,却让叶凡看了一个清楚!

听到后面发出的声响,龙飞燕一下了僵住了,有点木然地转过头,然后便跟叶凡大眼对上了小眼!

“啊……”没一会,龙飞燕就发出了一声尖叫,急不迭的拉上裤子,不过还没有等她发出质问,便看到叶凡“骨碌碌”的顺着山坡滚了下去,没一会,便不见了人影。

龙飞燕怔了一下,脸色便是大变,因为在这片山坡下面,可是村里传说中的一个禁地,听说以前有不少人掉下去,但一个都没有活着回来!

惨了!

龙飞燕虽然大叶凡几岁,家里有也点钱,不过却对这个村里最有才华的年轻人有一种好感,刚才虽然让他看到了自己的隐私,但其实除了一线恼怒,倒也没有真的太生气。

现在看到叶凡因为自己的缘故掉下禁地,她不禁悲从中来,傻傻地看着山下,眼泪不要钱般的掉了下来……

再说叶凡,他本来是想站起来跟龙飞燕道歉,但没想到脚下让一个坑拌了一下,结果身体控制不住,顺着山坡就滚了下去。

等到他发现自己竟然掉向了禁地时,不由得魂飞魄散,这下子完了!

在这一刻,他脑子里只想到一个问题:自己长到了十九岁,竟然还没有上过一个女人,就这么的交待了,真不甘心啊!

也不知在空中飞了多久,反正叶凡这时候的心思都不放在这上面了,一直等到他发现自己掉进了一个水潭时,这才惊醒过来。

然后,他的身子就沉了下去,身体承受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学习成绩突出的叶凡当然知道,这是自己深入了水底,水压越来越大。

他不由得苦笑起来,难怪以前那些人会回不去,任谁掉进这种冰冷到了极点的水潭里,再加上巨大的水压,根本就不可能再生还了!

恍惚间,他看到一颗闪闪发亮的珠子朝他飞射过来,他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张大了嘴巴,然后,下一刻他便感觉到那颗珠子竟然进入了自己嘴里。

叶凡下意识地一咬,顿时便有一股微腥的味道传入脑里,紧接着,一大股信息便涌进了他的脑里。

然后,他便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凡终于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的环境,他有点迷惘,心说,原来阴间就是这样的啊!

可是,不是说阴间总是阴风袭袭,非常恐怖的吗?自己怎么没有那种感觉,而且,这里的风景那么好,怎么看都跟世外桃源差不多啊!

叶凡愣了半天,才用力地一咬自己的手,结果痛得他大叫一声,然后,他便从地上一跃而起,狂叫道:“我没死,我真的没死啊!”

死后余生的感觉真的非常美妙,叶凡一直欢庆了很久,这才平静下来,因为他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怎么走回家?

想了一会,他开始慢慢寻找出路,在路上,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脑子里貌似多了一些东西,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认得了那些药材!

‘这是野山参!“叶凡震惊地看着自己面前这株人参,脑子里马上蹦出了这株人参的名字和年份来,五十年份的!

不会吧,自己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叶凡真是百撕不得骑姐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叶凡知道,自己是不同了,将野山参从地上拔出来后,发现它还真是够大,不知道拿出去能多少钱。

就在这时,叶凡感觉到有点不对,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打心底升起,他也没多想,一个侧扑,便到了另一边。

回头一看,我的妈呀,竟然是一头小老虎!

虽然小老虎看上去还很幼小,可是比起叶凡还是大了不少,见到自己刚才的一扑没有成功,小老虎貌似恼怒起来,又朝他扑了过来。

叶凡不敢怠慢,仗着自己在上学时练就的一些体操技巧,瞬间作出了一个前滚翻,再度躲开了小老虎的攻击。

但马上,他就感觉到了一股劲风,顿时想起了老虎的三大绝招:一扑,一掀,一剪!

刚才用上了扑,没扑中,自然就无法用掀了,而现在,正是那一剪,也就是尾巴的攻击。

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叶凡用脚一蹬地,身子便跳了起来,瞬间落到了小老虎的背上,然后便发狠似的用力击打着老虎的头。

一顿打下去,这只刚刚学习捕食的小老虎便受不了了,软倒在地上,嘴里发出了呜鸣声,听上去非常的伤心。

叶凡心一软,想到了自己的身世,便没有再击打它,从它的背上跳了下来,看着泪流满面的小老虎,有点哭笑不得地说:”你这只小老虎,想吃掉我,现在打不过我就哭,好没有道理!“

好象知道自己打不过叶凡,小老虎虽然自由了,但也没有再攻击,只是不断地朝他点头,过了一会,慢慢的往山里走。

叶凡呆呆地看着小老虎的背影,过了一会,才突然惊醒,有小老虎,肯定还有大老虎的,如果它搬出大老虎,自己留在这里不是找死么?

于是,他不敢再逗留,连忙离开了那地方。

龙阳村是华夏南方的一个小山村,很穷的一个山村,交通不方便,没有什么资源开发,所以,就算是改革开放了几十年,这里的公路还是泥路,而且并不宽。

龙是这个村的大姓,不过龙阳村的人口并不多,只有不到一百户,总人口才六七百人,但常住人口却只有三四百人,因为,大部分的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去了。

没办法,谁让龙阳村穷呢,靠山也吃不了山,只能到五六百公里外的大城市去打工赚钱,改善家里的生活。

当叶凡溜回到村口时,本来想悄悄进去的,但当还没有行动,就发现一个女人呆呆地看着自己,顿时一呆,这女人,竟然是龙飞燕!

“叶凡,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突然,在叶凡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龙飞燕就扑了过来,紧紧将他抱住,嘴里喃喃地说。

叶凡一下子怔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照理说,自己偷看到了她的隐私,她应该恨自己才对,可是现在怎么如此反常,没有责怪自己不说,还这么的亲热了?

龙飞燕的身材是非常棒的,虽然还是未婚女人,可是胸口却是鼓得非常厉害,跟人家哺乳期的女人一样,让叶凡一颗心都激烈地跳动起来,男人的反应也是瞬间就起来了。

龙飞燕正感伤着,突然感觉到了不对,她是医生,自然明白了怎么回事了,顿时脸色大臊,一把放开他,嘴里啐了一句:“流氓!”然后,便跑开了。

叶凡一怔,刚想说自己不是流氓,但龙飞燕却跑开了,他摇了摇头,看着自己明显有了变化的地方,自嘲了一句:“这是正常反应啊,怎么就流氓了?”

叶凡可不是什么真正的正人君子,生活在村里的他,由于村里的女人一般都穿得不是很保守,所以他也是过了不少眼福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平时少不了让他看到胸前风景的。

只不过,以前还小,并不怎么懂得男女之事,现在不同了,在读了三年高中后,对于这种事早就了解了,虽然没有实战过,但也不等于他就一点经验也没有。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的。

趁着这时候没有人看到,叶凡飞快地回到了自己家里,刚刚进门,就看到母亲陆琴芳坐在屋里,满脸是泪。

叶凡大吃一惊,连忙跑了过去,说道:“妈,你怎么了?谁欺负你?”

陆琴芳正伤心,因为自己的儿子昨天一天未归了,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怕就怕是高考落榜后,一时想不开的话,那就完蛋了。

想到自己夫妻两人省吃俭用的养大了他,还将他送到高中,眼看着就要考上大学了,没想到一场病将儿子的前途给弄没了,现在还不知所踪,怎么不让她伤心欲绝?

正在这时,听到了叶凡的声音,陆琴芳几疑做梦,抬头一看,正是自己儿子回来了,顿时惊喜交加,一把将他搂进怀里,抽泣着说:“小凡,你终于回来了,可担心死我了!”

叶凡大为惊讶,说道:“妈,我就是出去一会,也没有多久啊?”

“什么叫一会,你都一天一夜没回来了,臭小子!”陆琴芳一听,抹了一下眼泪,叱道。

“什么,都一天一夜了?”叶凡顿时愣住了,难道说,自己在昏迷中渡过了一晚上?

想到那里有老虎,他就不禁的一阵后怕,幸亏自己命大福大,不然的话,早就让野兽吃了。

“你是发烧了?”陆琴芳见到他的样子,不由得伸手去抚着他的额头,然后奇怪地说:“也没有发烧啊,你是怎么啦?”

“妈,我饿了,有没有吃的?”叶凡怕她再问下去,便用了无敌转移大法。

果然,一听到他说饿了,陆琴芳马上就不追究了,站起来说:“我去看看,应该还有一些饭,再炒个菜就可以了。”

等妈妈进了厨房后,叶凡便将自己一直藏在后面的野山参拿进了自己的房间,小心地放了起来,然后,便打开了自己那台二手破电脑。

村里穷,一般人买不起电脑,也拉不起网线,叶家本来也没有钱,不过他们家不远就是村里的首富,也就是村长家,他们家拉了网线,叶凡由于功课紧张,有时候需要上网查资料,他爸便在村长家拉了一条线过来,还买了一台几百块的二手电脑给他用。

找开电脑后,叶凡迅速找到了野山参的信息,点开一看,顿时便惊呆了,五十年份的野山参,竟然可以卖到十五万以上!

查了好一会,叶凡基本上确定下来了,自己这株野山参最差可以卖到十万,如果遇上真正的识货人,还有可能卖到十五万以上!

发了发了,自己这一次真的发了!

“什么味道?”突然,叶凡感觉到一股异味,嗅了半天,才发现是自己身上发出来的,这才想到,自己一天一夜没洗澡了,刚才在外面空气流通没什么感觉,现在在房子里久了,就闻出来了。

怔了一会,叶凡便拿出新衣服,冲进洗澡房里,狠狠地将自己身上的那些汗水和异味洗干净。

洗完后,正好妈妈做好了菜,叶凡也真是饿了,接过妈妈盛好的饭,便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吃,你这孩子,真是的!”陆琴芳看到他的样子,又是心疼,又是担心,生怕他让饭噎住了。

几碗饭一会就吃完了,叶凡抹净了嘴巴,问道:“妈,爸去哪了?”

“他昨天去城里了,说跟你叔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复读,估计今天才能回来。”陆琴芳叹息了一声,自己儿子也真是命苦,本来好好的,从来都没有生过什么大病,没曾想,却在最关键的时候病倒了,命运真是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其实,不读也没关系,很多没书读的人,一样能生活。一样能挣大钱,过上好日子。”叶凡沉默了一会,说道。

“这可怎么行,你才多大啊,身子都没有长好,让你干粗活能干得了?”陆琴芳瞪了他一眼,不悦地说。

听了妈妈的话,叶凡也觉得有点道理,不过随即一想,现在国家都不许高中复读了,就算自己再想读,也没有机会了。

不过,他不想让妈妈担心,便没有再跟她说下去,正想走开,却看到妈妈显得非常疲惫,便说:“妈,你是不是很累?我帮你按一下吧,前段时间跟同学学了一手古法按摩,感觉挺有效的。”

“你一个小破孩子会什么古法按摩啊?”陆琴芳摇头笑道,却拗不过他,最终还是让他试一下。

叶凡其实哪懂什么古法按摩啊,只是想帮妈妈放松一下,在他想来,就算自己不懂,随便按一下肩膀应该都不会差的。

但等他将双手放到妈妈肩头时,脑子里却猛然蹦出一段关于按摩的手法技巧来,就好象自己早就会了一般,让叶凡非常诧异。

不过,叶凡的心理素质还是非常不错的,尽管感觉到非常奇怪,但只是手上微微颤抖了一下,便恢复正常了。

陆琴芳只当儿子孝顺,随便按一下的,但随着叶凡的手开始捏起来,她却感觉到一股微凉的气体透过儿子的手传进了肩膀里面,非常的舒服,顿时惊诧起来,想不到自己儿子还真没有吹牛,这一手,不错啊!

叶凡看到妈妈没有说话,便出声问道:“妈,感觉怎么样啊?”

“嗯,不错,小凡你的手法硬是要得!”陆琴芳闭着眼睛说,她觉得自己都快睡着了,真是太舒服了!

叶凡听了,信心顿时就足了,之前他还对这种莫名其妙就拥有的手法信心不足,现在听了妈妈的话,心里是十分的高兴。

过了一会,叶凡便听到了一阵均匀的呼吸声,低头一看,原来妈妈都睡着了!

他微微一怔,便明白了过来,应该是自己这手法造成的,再加上妈妈平时十分辛苦,所以才会在这种情况下睡着了。

想到这里,叶凡鼻子一酸,爸妈为了供自己上学,不分日夜的劳作,真是太辛苦了!

爸,妈,儿子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找到很多很多的钱,让你们享享清福!

拿来一张薄被帮妈妈盖上后,叶凡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细想着这两天的事。

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场景,当时自己在那个寒潭里好象吞了一颗珠子,然后还咬碎了,再后面,有很多信息涌进了自己脑袋里,将自己生生的弄晕了过去!

他极力地回想着,终于让他想起了一些东西。

原来,那颗珠子并不是什么珠子,而是太昊伏羲的一缕分神,这缕分神经过数千年后,形成了这颗形似珠子的内丹,一直在世间寻找有缘人,而自己就是他选中的传人。

太昊伏羲是上古三皇五帝里的大人物,是华夏传说中的人文始祖,人类医药的祖师,更是有历史记载的第一个王,教会了人们捕猎、耕作,发明了音乐,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

而这一缕分神里面,就有着伏羲的一身本领,就比如刚才的按摩术,也是其中之一。

想到自己今天一下子就认出了野山参,也是由于脑子里早就有了伏羲的那些医药常识,所以只要看到了,便自然而然的认出来了。

发了一会呆,叶凡便兴奋得差点叫起来,这真是祸福相依,自己先是高考落傍,接着还掉进了禁地里,九死一生,最后却得到了这天大的好处!

有了这伏羲的真传,自己还需要上什么大学?有什么大学比得过伏羲的这些知识有用?

前段时间,叶凡便无意中看到过一些报道,说某某靠着养殖发了大财,某某某又种出了什么异种水果,结果成了大富豪……

现在,叶凡的眼前仿佛看到了一条光明的路,自己拥有着伏羲真传,不但可以发财致富,还能造福家乡人民!

一直以来,由于生活在这穷乡僻水,生活得非常艰难,在学校里也经常让那些富二代取笑,所以叶凡倒便暗暗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学好本领,带着家乡的人们走向富裕的道路,摆脱贫穷落后,让那些人看看,自己不比他们差!

也正是因为这样,在知道自己落榜后,叶凡才会那么的绝望。

现在,希望再度燃起,而且还出乎意料的好,叶凡便决定了,自己要凭着这天大的福缘,干出一番大事来。

他拿起笔,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自己的目标:第一,先自己富起来,这是基础;第二,带领家乡人民致富,改变龙阳村贫穷落后的现状;第三,走出去,将太昊伏羲先祖的医术发扬光大!

看了一会,感觉到自己的目标不够强大,他又在后面加了一条:找最漂亮最好的女人!

写下了目标后,他的脑子里便马上涌现了一个女人的样子,龙飞燕!

想到龙飞燕那漂亮的面孔,还有那鼓鼓的胸口,修长的腿,微笑时可爱的眼睛,生气时的鼻子,还有那张性感的嘴巴!

感觉上,龙飞燕是自己见过最美的女孩子,就连镇上那些女孩子都没有她漂亮,如果自己能娶到她,一定会非常爽的。

不行了,感觉全身都有点臊热不安起来,叶凡连忙停止对龙飞燕的YY,努力地转移了注意力,这才感觉好了一点。

坐了一会,叶凡便想出去走走,不然的话,一直坐在这里肯定会胡思乱想的。

出来看了一下,老妈还在睡觉,便悄悄地走了出去,关上了门,朝着村头走去。

“咦,这不是小凡么,什么时候回来的?”正走着,就看到对面走来一个人,惊讶地说道。

叶凡看了一眼,便笑道:“原来是春梅嫂子啊,我昨天就回来了。怎么,刚从田里回来?”

刘春梅嫁来这里不到几年的女人,比叶凡大不了多少岁,长得挺漂亮的,而且身材很好,听说也读过高中,不过由于家里穷,没有继续上学。

她老公是龙姓的,跟叶凡也没有什么亲缘关系,不过都是同一个村里的,所以在辈分上也一样排法,正好跟叶凡同辈。

“是啊,刚刚去田里看了一下,这鬼天气,都傍晚了还这么热,累死人了!”刘春梅说着,很自然地掀起衣服擦汗。

村里的女人一般穿着都很随意的,刘春梅现在穿的也是一件薄薄的T裇衫,这一掀起来,叶凡顿时眼睛就收不回来了。

不得不说,刘春梅的身材实在是非常的好,再加上经常劳作,身子非常结实,更加的显得雄伟无比,而且,可能是天气太热,她里面只穿了一件类似于肚兜的玩意,这一掀起来,就没办法藏住了。

刘春梅擦了一会汗,才感觉到有点不对,放下衣服来,朝叶凡啐道:“小凡,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色了?”

叶凡让她发现了自己的行为,顿时脸红耳赤起来,不过他总算也是在这些女人堆里混过的,平时也听得太多她们的混话,便笑嘻嘻地说:“嫂子,这可不是色,而是欣赏!你也是上过高中的人,应该知道一个道理,女人长得漂亮,其实就是让男人看的,好身材也一样,如果没有男人欣赏,那有什么用?”

“去你的,想不到一段时间不见,你的嘴便这么滑了,是不是在学校里泡妞了?”刘春梅啐道。

她看似恼怒,其实心里也是有点小小的得意,女人么,总是喜欢别人夸奖的,叶凡说她身材好,证明了自己的魅力不错。

“没有,我可没有时间去泡妞,学习任务那么重。”叶凡摇头说。

“对了,你高考成绩出来没有?”刘春梅问道。

“没考上,落榜了。”叶凡苦笑道。

“怎么可能,你的成绩一向不错的啊?难道说,是因为生病?”刘春梅吃惊地说。

“是啊,人力有时尽,我算是败在老天的手下了!”叶凡叹息道。

刘春梅也是一阵的长吁短叹,她跟叶凡的关系还不错,也许是因为大家的文化差不多,平时也谈得来一点,听到他落榜了,自然也替他难过。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出去打工?”过了一会,刘春梅小声问道。

“不,我打算在村里发展,也许,我能闯出一条路来!”叶凡微笑道。

“怎么可能?我们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也没有,想在村里发财致富,根本就不可能!”刘春梅摇头说。

“这可说不准,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前人没有做到的,也许我就能做到了呢?再说了,我这身子骨到外面去,文化程度又不高,也未必就有什么好工作,对吧?”叶凡认真地说。

刘春梅看着他的身子,突然好象发现了新大陆,惊奇地说:“小凡,你最近长身体了啊?以前我总感觉你瘦瘦的,可是现在看来,壮了一些啊!”

“有么,我怎么没有感觉的?”叶凡奇怪地说。

“你看,你这里的开始有腹肌了!”刘春梅走到他身边,也没有什么顾忌地掐了一下他的肚皮,说道。

因为天气热,再加上在村里习惯了,叶凡身上只是穿了一条运动短装,上身打着赤膊,所以刘春梅一眼就看出来了。

让刘春梅那小手在肚子上一碰,叶凡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别看他刚才口花花的,可是还真是第一次让女人碰到身子,就有点不自然了,连呼吸都紧张了一些。

而且,他比刘春梅高上不少,现在两人站得这么低,他一低头,便可以看到一些他从来都没有看过的东西,让他感觉到更加的不自然起来了。

感觉到他的异样,刘春梅怔了一下,然后便收回了手,捂着嘴偷笑起来,指着他那明显变样的地方说:“小凡,看来你是时候找个媳妇了,嫂子只是碰了你一下,咋就这么激动了!”

叶凡的脸顿时大红了起来,任他平时再口花花,也不过是个纸上谈兵的大孩子,现在让一个已婚少妇这么调戏,那能招架得住?

“嫂子,我去游泳了……”叶凡狼狈地说了一句,便弓着腰往前小跑起来,那样子,说多狼狈就多狼狈。

“小凡,你可小心点,别弄断了!”刘春梅娇笑起来。

叶凡只能装着听不到,这些女人啊,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就知道欺负我这种童子鸡,简直没法活了!

河就在不远处,这条河水很清,也不是很深,只有不到两米,叶凡自小便在这里玩水,论水性,他在村里称第二,便没有有敢排第一了。

来到河边后,叶凡看到周围没有什么人,便除掉运动短裤,穿着一条贴身短裤跳了进去,在水里泡了一会,让刘春梅引发的燥热才渐渐消失。

他开始在水里游了起来,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他停了下来,脸上露出了一股怪异之色。

怪了,自己以前游这么长时间的话,都会感觉到有点疲惫的,必须停下来休息一会才行。

可是,今天却一点累的感觉都没有,难道说,自己在吞了那缕伏羲分神后,连身体素质也得到了强化?

为了验证这一个想法,他开始间断地游了起来,果然,随着自己不断地划水,他感觉体内有一股暖暖的气体在流动,将自己消失的体力迅速补充回来。

兴奋之下,叶凡便干脆逆水往上游,速度一点不慢,这让岸边看到他游泳的人都惊讶不已,都说叶家的娃子什么时候这么牛了。

不知不觉间,叶凡游到了另外一条村,终于也有点累了,便往岸边靠拢。

“狗蛋,你这个无赖想干什么?再不走开,我就叫人了!”刚刚靠岸,叶凡便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抬头一看,顿时便是眼前一亮,原来是隔壁村村长的儿媳妇,自己以前也见过几面,不过并不是很熟。

说来也奇怪,这几条村虽然都很穷,但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水土好,养出的女人都是水灵灵的,这个郑翠怡是另一条村嫁过来的,同样也是一个美人儿。

而且,现在郑翠怡刚好蹲在自己不远处,那白花花的一片便呈现在叶凡面前,让他的心跳陡然加快了起来。

只不过,现在郑翠怡身旁有一个男人,正一脸贱笑地看着她,这个人叶凡也认得,正是冲沙村的恶霸狗蛋。

“妹子,你想我干你什么呢?”狗蛋听了郑翠怡的话后,不但没有退缩,还笑嘻嘻地逼近一步,眼睛贼溜溜的扫向郑翠怡那雄伟的胸口,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华夏的文字实在是博大精深,这一个干字,就包含了不少意思,很显然,现在狗蛋这个干字,就是其中最让人浮想连翩的一种意思。

“滚蛋!再不滚,我真喊了!”郑翠怡瞪着他说,虽然她也想男人,可是这狗蛋也太不像样了,不但人长得丑,而且那副模样简直就能让她作呕,真让他摸了,那晚上还不得做噩梦?

她仗着自己是村长的儿媳妇,在村里还是有点厨威望的,村里那些男人平时看到她虽然也一副色相,可是并不敢真的动手,可是这个狗蛋并不是自己陈村的,而是沙冲村的恶霸,倒不会怕自己那个公公。

“你叫啊?套一句星哥电影里的话,你就算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救你的!”狗蛋得意地说,他早就侦察过了,在这个时间段里,只有郑翠怡会到这里洗菜,别的人早就洗过了,所以才会这么大胆。

“救……”郑翠怡看到他越逼越近了,终于还是叫了出来,但才一出声,就让狗蛋一把捂住了嘴,虽说不会有人来,但狗蛋也怕万一,所以先下手为强。

而狗蛋的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她的胸口,郑翠怡拼命地挣扎起来,极力阻挡对方,不过她力气跟对方比也太小了,眼看就要蒙难。

水里的叶凡终于还是看不下去了,虽然狗蛋是恶霸,以前的叶凡也不敢惹他,但他现在的力气奇大,相信应该可以打得赢对方的。

于是,他猛然从水里跳起来,大吼一声:“狗蛋,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居然敢欺负女人!”

看到水里跳出一个人,狗蛋先是吃了一惊,等看清了后,冷笑起来,喝道:“小子,不想死就滚蛋,不然的话,我弄死你!”

叶凡也懒得再跟他多说,一下子就冲了过去,对着他的面门便了一拳,狗蛋想不到他出招这么凶狠,吃了一惊,再加上手里抓着郑翠怡,竟然没有躲得开。

“砰!”叶凡的拳头一下子打中了狗蛋的脸,痛得他叫了一声,松开了捂住郑翠怡的手,用手一摸,满手的血!

他又惊又怒,大喝一声就朝叶凡扑了过来,叶凡夷然不惧,脑子里出现了一套拳法,这是伏羲独创的武功,简单而有效,当年可以用来对付那些洪荒的,现在用来打一个小混混,自然不在话下了。

只是几招,狗蛋便让他打得痛叫不已,终于慌了,拔腿就跑,一直跑出了十几米,才回头说:“小子,我记住你了,以后有我好看!”

“我艹,还敢硬嘴,我弄死你!”叶凡作势欲追,吓得狗蛋连忙转身狂奔,一转间就看不到人了。

叶凡其实也没有去意思,就算追上了又能怎样,总不能将人打死吧?

“谢谢你,小弟!”身后传来郑翠怡的声音。

叶凡转过身去,看着她那漂亮的脸,心里一震,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吓得腿软了,郑翠怡现在还半跪在地上,而这个样子,正好让他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反正叶凡今天特别不淡定,几乎是瞬间,便感觉到自己不一样了。

偏偏叶凡自己没有感觉到,眼睛还朝着郑翠怡那雪白的一片看,而好死不死的,郑翠怡正抬起头来,也看到了他的样子,顿时心跳加速,我的天,这不是自己日夜想念的么?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会,叶凡的耳朵灵,听到了远处有人声传来,便惊醒了过来,有点尴尬地说:“那个……翠怡嫂子,既然没有事了,我还是先走吧,该回家吃饭了!”

说完,还没有等郑翠怡反应过来,便纵身跳到了河里,顺着河水飞快地游了下去。

郑翠怡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心里既好笑,又有点失望,心说我还没有问他叫什么名字呢,怎么就跑了?

叶凡认识她,可她并不认识叶凡,因为叶凡只是一个学生,平时也不在家,所以她没有认出来。

正想开口问,就听到一阵脚步响起,将她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站起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公公和几个村里人跑过来了。

“翠怡,你没事吧?”陈伟紧张地问。

郑翠怡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的眼神,淡淡地说:“没事了,刚才差点让冲沙村那个狗蛋欺负了,不过幸好让一个过路的小伙子吓跑了他。”

“天杀的狗蛋,他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来,等明天我找他理论去,如果他不认错,以后敢出现在我们这里,就找人揍他!”陈伟气愤地说。

“是啊是啊,那个狗蛋也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前几天听说他调戏了自己村里的小媳妇,没想到今天胆子大到这种程度,敢到我们这里来了!”另一个人也说。

听着他们在那里不断地说话,但无一例外的,眼神都往自己身上瞄,就连自己那个身为村长的公公也一样,郑翠怡心里暗自冷笑,这些男人还真够不要脸的了,嘴里说别人不要脸,却没想到自己也是属于那一个档次的。

恨只恨,自己那个该死的老公在跟自己结婚没到几天,就因为犯了事锒铛入狱了,还判了十几年,结果让自己只做了几天的女人,便守了活寡。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村里的男人,包括自己的公公都对自己产生了兴趣,每每看向自己时,都是用带色的眼光看的,让她既害怕,同时又有点愤怒,同时心里还有点点的期待。

只不过,她不是期待村里这些老男人,而是期待碰到年轻一点的,比如刚才的叶凡,那才是她想要的男人。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考大学不是唯一的出路!盘点那些低学历高收入的工作…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88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