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怎样挽回一个不回家的男人?这招厉害了!

【免费小说】怎样挽回一个不回家的男人?这招厉害了!
陆家老宅,挽联高挂。

莫欢被压在灵堂前的地板上,承受着陆谨言的冲撞。她死死的咬住嘴唇,苍白的脸颊中透着一丝惨红,双手深深的嵌进掌心,却始终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下巴突然被人捏住,陆谨言将她的脸摆正,一边继续着身下的动作,一边冷冷的盯着她,

“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在陆谨行的遗照前被我干,很兴奋吧?”

他贴着她的耳朵,说出的话就像是吐着毒信子的毒蛇,令人毛骨悚然。

“是我碰你舒服,还是陆谨行?”

莫欢终于将视线落在他的脸上,“陆谨行从来不会强奸我。”

陆谨言的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他猛地俯下身,巨大的力道,几乎要将莫欢撕裂开,她皱紧眉,终于发出一丝痛吟,陆谨言却越发兴奋。

“莫欢,你记着,我不是陆谨行,我永远不会心疼一个没有心的女人。”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泄愤,没有丝毫的疼惜,莫欢承受着他的近乎变态的愤怒,心下一片冰凉。

今天是她丈夫陆谨行的入殓的日子,五年前被狼狈赶出家门的陆谨言,却在今天回来了。

当年他被赶出家门的时候有多窝囊,如今回来的时候,恨意就有多浓烈。

发泄完,陆谨行便像丢抹布一样将她丢在地上,穿好衣服,看也没有看她,径直离开。

莫欢浑身都在叫嚣着疼痛,她坐起身,勉强穿上衣服,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太太,小姐在前厅出事了,您快来看看。”

莫欢心里一紧,什么也顾不上了,胡乱整理了一下头发,就跟管家去了前厅。

陆谨行今天下午出殡,这会儿客人都在前厅候着。

莫欢一到场,就见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指着念念骂,“你这孩子有没有点教养,这么小的年纪,心思就这么歹毒?”

念念从小被陆谨行宠在手心,何时见过这种场景,当即就被吓哭了,抽抽噎噎,眼睛红肿的样子,立刻让莫欢的心揪成一团。

她上前一把将那女人推开,弯腰将念念抱起来,轻声道,“别怕,妈妈在。”

念念委屈的抱着莫欢的人脖子,泣不成声,“妈妈,项链坏了,那是爸爸送给念念的。”

小姑娘摊开手心,陆谨行送给念念的兔子项链,断成了两截,念念白嫩的脖子上,能明显看到项链勒出的红痕,已经肿了起来。

莫欢心疼的不行,揉了揉念念的头发,才抬起眼帘,那眸底的愤怒如冰箭一般射来。

“你想干什么?难道还想打我不成?”

女人撞见莫欢的眼神,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然后紧紧护着身前跟念念差不多年纪的小男孩儿。

“怎么了?”

就在这时,陆谨言突然到场,而女人的眸子瞬间一眯,下意识的朝着陆谨言看了过去,眸中的水光闪烁着,低声却又隐忍的说:“谨言,莫欢的女儿打了你的儿子,现在我不过是说了她孩子几句,她就要打我。你要是晚来一步,恐怕我和儿子就……”

她那个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而抱着念念的莫欢,一脸气愤的瞪着女人杨子涵,反倒是强势很多。

陆谨言的眸子微冷,抿起薄唇,“说说看,怎么回事。”

杨子涵抱着小凯,眸底的泪光潸然而下,声音也哽咽着说:“还能怎么回事,两个孩子闹着玩,结果这丫头就把小凯抓成这样,我不过说了她几句,莫欢就气势汹汹的要打我和小凯。谨言,我知道她是陆家的大少奶奶,你五年前被逐出陆家没什么地位,还被陆家除了名,我和小凯都做好了忍气吞声的准备,可是这也太欺负人了。”

杨子涵说着,在小凯身上偷偷地掐了一下,男孩儿立刻白着脸哭了起来。

“不是的,是他先弄坏了我的项链,”念念哭着道,“我没有抓他。”

陆谨言看着那个跟莫欢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丫头,心头突然一动,再想起那是陆谨行的女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而杨子涵的话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着他,当时他离开陆家的时候有多狼狈。

当初莫欢对他做的可比现在对杨子涵狠多了!

他的眸子瞬间冷的仿佛北极的冰川,连带着周围的温度也下降到了冰点。

“道歉!”

冰冷的声音夹带着怒气,刺的莫欢的心口有些发疼。

而一旁的杨子涵却微微的勾起了唇角,一副挑衅的样子看着莫欢,却又在陆谨言注意到她之前收敛了神态,低眉顺目的站在陆谨言的身边。

“小凯,咱们还是算了吧,毕竟那个女孩是陆家大少爷的女儿,以后你见到要躲着走知道了吗?还有,赶紧给大小姐道歉,别让你爸爸为难。”

杨子涵推了小男孩儿一下,却见那孩子突然脸色铁青的昏倒在地,她顿时就慌了神。

“小凯!谨言,小凯晕倒了!怎么办呀?肯定是刚才那丫头对小凯做了什么!”

杨子涵哭的像个泪人一般,而陆谨言的眸子划过一丝冷冽。

“小凯要是有什么不好,我会让你和你的女儿付出代价!”

现场乱作一团,很快急救车就来了,一行人赶紧将孩子送去了医院。

医院的走廊里,莫欢抱着念念,轻声安慰。

小姑娘哭累了,就在她肩头打盹。

陆谨言站在她对面抽着烟,视线就落在她跟念念身上。

几乎是下意识的,莫欢挡住了孩子的脸,杨子涵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他们之间明明没有任何交流,可就是让人无处插足,跟当年一模一样。

她攥紧手指,几秒之后,才走到陆谨言跟前,挽起他的手臂,红着眼道,“谨言,吓死我了,还以为小凯他……”

话没说完,就低低抽噎起来。

陆谨言拍了拍她的肩膀,“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要尽快换肾,小凯的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我就不该跟你回来,让孩子遭这么大罪,我们就小凯这一个孩子,他出了事,我可怎么办啊……”

莫欢眼睫颤了颤,蜷缩着手指,抱着念念,好久才发出声音,“小孩子玩耍不知轻重,我替她道歉。”

她那么要强,陆谨言跟她在一起三年,他从未见过这个女人对谁卑躬屈膝过,她高傲又倔强,如今却为了这个女儿,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为了这个,她跟陆谨行的女儿!

“抱歉?”杨子涵姿势汹汹,“你女儿要是被人抓成这样,你心里什么滋味,陆谨行的女儿是宝,难道我跟谨言的孩子就是草吗?”

陆谨言猛地掐断了烟,眸子里隐隐有怒气在发酵,他压下情绪,低声道,“子涵,你先去进去看看小凯。”

杨子涵皱了下眉,狠狠地瞪了莫欢一眼,才进了病房。

很快走廊上就只剩下他们俩,陆谨言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突然问,“这就是你跟陆谨行的女儿?”

莫欢收紧了手,眼神透着戒备。

他扯了一下嘴角,“既然来了,也顺便做一下检查吧,毕竟是我哥的种,我怎么着也得照顾好不是?”

莫欢脸色一变,紧绷道,“不用了,她没事。”

“你又不是医生,你怎么知道有没有事呢?”说着使了个眼色,身后突然上来两个人,直接将念念从她怀里夺走。

小丫头受了惊动,一下子就醒了过来,瞧见自己被陌生人抱着,顿时就哭了起来,“妈妈——”

莫欢心揪成了一团,扑上前去抢女儿,“陆谨言,你疯了,我已经道过谦了,你跟孩子计较什么?”

陆谨言面无表情,直到念念被人带走,莫欢惨白着脸跪坐在地上,他才上前,用鞋尖儿挑起她的下巴,冷笑道,“莫欢,五年前,我也是这么跪在陆谨行面前,求他救我妈,你就站在旁边看着,没有一丁点的表情。”

莫欢脸色一白,心脏瞬间紧缩,“谨言,五年前其实——”

“闭嘴!”陆谨言面色凶狠,一把揪起她的头发,“别他妈跟我提当年,我现在只要一想当年自己像条狗一样讨好你,我就觉得恶心,因为你根本就不配!”

莫欢一颗心被他这句话砸得粉碎,原来他心里是这样看她的。

她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的时候,那份懦弱已经消失,她哑声道“陆谨行,我会签署一份放弃财产继承的协议,陆家的一切,我什么都不要,就算当年对你的补偿,你把女儿还给我,我现在就带她走。”

“走?”陆谨言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只不过心中怒气却更盛,“莫欢,你欠的债还没还呢?你想走到哪儿去?”

莫欢脸色苍白,“陆谨言,你母亲的去世是个意外!”

“闭嘴!别跟我提我妈!”陆谨言红着眼,死死的盯着她,“你,陆谨行,陆洲,你们每一个人的嘴脸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你们谁都不无辜,我只恨自己回来得太晚,陆家男人都死绝了,不过没关系,你不是还在吗,还有陆谨行的女儿。”

“欠你的是我,跟念念无关,”莫欢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臂,“你放了孩子,你怎么对我都无所谓。”

陆谨言面色紧绷,“你就那么在意那个孩子?”

“是,”莫欢垂下眼帘,声音沙哑。

“好,”陆谨言冷冷一笑,“只要你答应做我的情妇,我会让你见她。”

莫欢脸上的血色瞬间就褪得一干二净。

“不用那么一幅要死不活的样子,不愿意就算了。”他说着就要离开,却发现莫欢抓住了他的衣襟,她抿紧嘴唇,轻声道,“我答应你。”

陆谨言薄唇掀起,吐出了一个“贱”字。

莫欢扯着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能不贱,就不会念着你这么多年,哪怕知道你再娶我另嫁,我们之间再也不可能……

整整一晚上,陆谨言像一只不知疲倦的野兽,直到天亮才停歇。

莫欢迷迷糊糊做了一个梦,梦里校园内,陆谨言穿着硕士服,站在学校广场上,拿着话筒,高声冲她喊,“莫欢,你愿意嫁给我吗?”

隔着遥遥数十米,她冲他笑,双手捂在嘴边,高声应道,“我愿意!”

接着画面一变,陆谨言拿着刀子满身是血的站在她面前,脸色狰狞,“莫欢,要么把陆谨行从你心里挖出来,要么把你从我心里挖出来,你选一个。”

她吓了一身冷汗,突然就惊醒了,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她突然想到,她跟陆谨言分手了,五年前就分手了。

一股酸涩涌上心头,她想伸手遮盖住此时脆弱的表情,刚一动,旁边就有人摁住她的手,“太太,您醒了。”

莫欢揉着太阳穴,发现自己在医院,顿时拧起了眉头,“我怎么在这儿?”

“太太您不记得了?您昨天烧到四十度,人都烧糊涂了,直接昏倒在了走廊上,我们就给送医院了。”

莫欢完全没有印象,她只是揉着头,低声道,“谨——,二少呢?”

“二少昨个儿都没回来,现在也该回家了吧……哎,太太,您别乱动啊,医生说您还要输液……”

保姆根本劝阻不住,莫欢拔了针头,披上外套,就走了。

陆家老宅。

莫欢进来的时候,下人们对她的态度就不像往常那么敬重,谁不知道现在陆家易主了,莫欢本事再大,那也是个带着孩子的女流之辈,掀不起什么大风浪,现在二少回来了,多得是见风使舵的人。

倒是刘管家上前来,关切的询问,“少夫人,你怎么回来了,身体好些了吗?”

莫欢虽然脸色有点白,但是精神还算可以,“我没事,陆谨言呢?”

刘管家还未开口,杨子涵尖刻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嫂子这一回来,就找我老公,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老公”清晰的提醒着她跟陆谨言之间的关系,莫欢身子一僵,一颗心骤然疼了疼。

她深吸一口气,低声对刘管家道,“陆谨言如果回来,告诉他我有事找他。”

她说完就要走,这种全程无视杨子涵的态度,令她心头火起。

“你站住!”

杨子涵面色一沉,冷声道,“你找他干嘛?五年前你选择陆谨行放弃了他,现在陆谨行死了,你是想跟他旧情复燃吗?”

莫欢皱起眉,甩开手,“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杨子涵拔高声音,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回来,“五年前陆谨言被你们逼到绝路的时候,是我救了他,他躺在病床上活不下去的时候,也是我陪着他,而你算什么东西,在他最需要的时候抛弃他,背叛他,你现在有什么脸来找他!”

莫欢脑袋蒙了一下,缓缓将视线挪到杨子涵脸上,“你刚刚说什么,五年前他怎么了?”

杨子涵冷笑一声,“演的可真逼真啊,谨言被赶出陆家那天,在路上出了事故,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帮人,打碎了伯母的骨灰,谨言为了护伯母的骨灰,被人生生打断一条腿,偌大的云城,有几个能有这样的本事,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

“不可能……”莫欢手指有些颤抖,声音也有些不稳,“这绝不可能,他答应过我的,答应过我……”

杨子涵嗤笑一声,甩开她,“五年养尊处优的贵妇生活,你倒是越活越天真了,陆谨行把你保护的可真好,我真想刨开他的坟问一问,二十多年的兄弟情,他怎么下得了手!”

莫欢身子晃了晃,跌坐在沙发上,杨子涵理了理衣着,恢复了平静,“其实我也得感谢你,要不是你当年的放弃他,哪儿轮得到我跟他双宿双栖,咱们俩也算朋友一场,你安安分分的,就继续做你这陆家大太太,你要是想整别的幺蛾子,别怪我没警告你。”

陆谨言忙着整顿陆氏企业,整整三天后,莫欢才见到他,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她从陆家搬了去了兰园,变相软禁。

同一天,她终于见到了念念。

念念一见到莫欢,就抱着她委屈的哭了起来。

莫欢心都揪到了一起,哄了好半天,小家伙才止住哭声。

“妈妈,我不想住学校,我要跟你住一起。”

念念靠在莫欢怀里撒娇,“小朋友们都有爸爸妈妈接送,只有我住在幼儿园,妈妈,我好想爸爸。”

莫欢轻轻顺着她的头发,心头酸涩,孩子这么小的愿望,她都满足不了。

她努力将那股酸涩咽回去,微微笑了笑,“念念今天跟妈妈睡,等睡着了,就会看见爸爸了。”

“真的吗?”

小丫头眼睛亮晶晶。

莫欢别开眼,“妈妈什么时候骗过念念。”

小丫头在她怀里拱了拱,“妈妈,我不喜欢叔叔,他总是凶巴巴的。”

莫欢手指顿了一下,“乖,睡吧。”

念念累了,没一会儿就闭上了眼睛,呼吸变得绵长起来。

莫欢用手指勾勒着孩子的五官,眼中尽是柔软。

半夜,正熟睡的时候,房门突然响了,接着一阵脚步声,晃晃悠悠朝床边走来。

莫欢迷迷糊糊,刚睁开眼,就见一个黑影压了下来,结实的捂住了她的嘴,“别叫!”

是陆谨言!

莫欢瞪着眼睛,不敢出声,生怕吵醒了念念。

陆谨言察觉到她的顾虑,却变本加厉起来,他一只手探入她的睡衣,朝她大腿滑去,另一只手,抓着她的头发,让她被迫抬起头跟他接吻。

他的动作,非常粗鲁,就连吻也是带着掠夺的姿态,情欲的味道。

莫欢紧绷着身子,动也不敢动,只是在黑暗中哀求的看着他。

等他松开的时候,莫欢喘着气,哀求道,“别在这里,至少别在孩子面前。”

陆谨言掀起唇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那要看你怎么表现了。”

他说着,从床上跳下来,拉扯着莫欢就朝浴室走去。

这是她跟陆谨行的卧室,整个别墅,采光效果最好的一间房子。

卧室很大,浴室也特别有情调,双人浴缸,浴缸正对着落地窗,可以将整个别墅区的景色俯瞰在眼下。

陆谨言将人拉到玻璃窗前,丢在了地上,颀长的身躯站立在窗口,背对着月光,乌黑的房间里,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莫欢只听见他的声音,冰冷又无情。

“就跪在这里伺候我,如果我不满意,我不保证自己待会儿会做出什么。”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怎样挽回一个不回家的男人?这招厉害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89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