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无意撞到村长好事,因此跟自己肖想的那个美丽女人有了牵连……

【小说在线阅读】无意撞到村长好事,因此跟自己肖想的那个美丽女人有了牵连……
陈当心情复杂地切下第三块蛋糕,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递给女儿后,他瞟向墙壁上的挂钟。

夜里十一点。再一次给老婆打了个电话,依旧无人接听。她到底去干什么了,还没回来?!陈当只觉得胸口发闷,心脏里好像有把锥子在一下下的穿刺。

老婆韩香长得美貌性感,一直都有着班花、校花、司花的称号。那前凸后翘,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要不是上了点年纪,加上工作繁忙,他不得不把持住自己。尤其是一双白嫩细长的大长腿,每天晚上他都得摸着才能睡着,那手感就算是做梦都感觉很爽。有这么娇媚的老婆,他自然害怕被戴绿帽子。

陈当想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脑子却不受控制地继续胡思乱想。他难以理解,到底是多么重要的事情,能让她放下女儿的生日,能让她不接电话?是心虚,还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念头一起,陈当扇了自己一巴掌:“妈的,乱想什么呢?她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可接下来,他又陷入重复的死循环中……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陈当以为是老婆回电话了,惊喜地拿过手机一瞧,发现是秘书小何,工作能力很强的小伙子。只是经常出入夜店酒吧,第二天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来上班。

陈当面露失望,接了起来。一股嘈杂劲爆的音乐声,猛地冲入耳膜,吓得陈当往后退了退。老大,你也太疯狂了吧?带着嫂子来夜店里玩,哈哈。”

夜店?玩?陈当看了眼桌子上的蛋糕,和吃得津津有味的女儿,露出一抹苦笑。他调整了下情绪,道:“今天我女儿生日,你嫂子在家里呢。”

“好吧,我就说呢,搞得这么激情不像老大你的作风。咳咳,那女的跟嫂子挺像,刚才吓了我一跳呢。老大我给你看看照片哈!”

陈当脸色苍白,心跳像是狂奔的野马。小何能给他打电话,显然是确定那女人跟老婆长得很像,否则哪个下属敢跟上司开这种玩笑?挂了电话,陈当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双眼直直地看着手机。难道……老婆真的出轨了?

叮咚,微信响了。“一定不是韩香。”安慰着自己,陈当点开了手机。图片里光线很暗,目光可见的都是人头。对焦处,是一对男女正在疯狂的亲吻。陈当仔细看了一下,完全辨认不出来,男女动作激烈,似乎是恨不得将各自揉进对方的嘴里。

又是叮咚一声,小何的语音传了过来。“老大,我跟你说,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勾魂的专家,那动作,啧啧。”

“哇,她脱了,她脱了……”陈当一阵无语,也松了一口气,图片里的女人那么开放,肯定不是韩香。

瞟了眼时间,凌晨了。他丢下手机,带着女儿去洗刷睡觉。安顿好女儿后,陈当又回到客厅拿起手机,看到了几条留言,和一个视频。

“老大,你确定嫂子在家里吗?”

“你自己看看视频吧,或许是我多心了吧。”

他紧张的很,手哆嗦着点开了视频。那是一段贴面热舞,如同两条蛇在纠缠。一件件衣服随着两人的动作,向着四周飞出,引起一阵阵欢呼声。陈当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仔细地辨认每一个细节。

昏暗的灯光下,那女人的相貌和身材与韩香真的挺像,但也仅仅是像罢了,两个人的气质完全不同,与韩香的清纯贤惠根本搭不上边。不过,这女人是真的浪,每一个动作带着放肆的勾引,饶是觉得自己定力不错的陈当,也忍不住口干舌燥。那感觉,仿佛回到了十几岁岁偷看岛国爱情动作片的时候……

他忍不住又点开视频,看了一遍。在视频要结束的时候,陈当的瞳孔猛然一缩。他发现那女人耳朵上的耳环……意大利梵谛诺!

陈当瞬间感觉呼吸困难,今年是他跟韩香结婚五周年,也就在上个月,他送给韩香一对她喜欢的意大利梵谛诺耳环。这个耳环造型独特,国内根本买不到,这还是他托人从国外找了一个月才买到的。

陈当艰难地喘了一口气,越想越害怕。一个长得跟老婆很像的女人,带着跟老婆一样的耳环,跟男人做那么香艳疯狂的事情。恰巧老婆在女儿生日的时候不在家,手机也打不通。难道韩香真……

“不!不可能!那绝对不是韩香!”陈当激动地低吼着,双眼通红,嘴唇颤抖不已。

猛地,他站了起来,碰到桌子发出剧烈的响声:“对了,韩香一直不舍得戴那个耳环,它现在肯定在家里!”

陈当着急忙慌地跑到卧室,粗暴地一把拉开梳妆柜,看见了带着梵谛诺标志的盒子。

“肯定还在!肯定还在!”陈当一遍遍地重复着,如同着魔了。迟疑了一下,打开了盒子。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不在……竟然不在……”一股颓丧瞬间将陈当淹没,信念顷刻间分崩离析。

陈当跌坐下来,捧着盒子,眼神呆滞。他的老婆……他深爱的女人……竟然……竟然背着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陈当痛苦地看着盒子:“会不会……一切都是巧合?万一真的是巧合呢?”

他的心中还抱有一丝丝奢望,这世界上什么巧合的事情都有,或许这件事情也一样是巧合呢?

咔嚓!就在这时,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老婆回来了!?陈当浑身一哆嗦,慌忙跳起,做贼心虚地将盒子放回梳妆柜里。

“不对,我为什么要心虚?该心虚的是她!是她才对!”陈当忽然反应过来,可能出轨的是韩香,又不是他!他为什么要心虚!?如果那女人真不是韩香,那他就应该心虚啊!

“她回来了,出去问问就知道了!她肯定不会背叛我的!”陈当又给自己催眠,谁都不愿意头顶带绿。

来到客厅,灯光恰好亮起。陈当和韩香对了一个照面。韩香一身的酒气,衣服有几分褶皱,胸前好大一片酒渍,染红了衣襟。头发凌乱,遮掩住了大半个脸颊。

夜店,喝酒,脱衣舞……几个字眼,仿佛糅杂在了一起,化成了一柄绿色的大锤砸向了陈当的胸口。痛得他想要吐血,怒得他想要打人!

“你干什么去了?”陈当黑着脸喝斥责道。一想起面前的美人或许已经背着自己出轨,陈当的心中拧作一团,胸口说不出的憋闷。

“老公,你还没有睡啊?”韩香略带迟疑道,眼神有些闪躲。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陈当胸中怒火翻腾就要炸开。今天,她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知道,是甜甜的生日,对不起。”韩香撩了撩头发,样子说不出的妩媚,声音中却带着几分沙哑,见陈当面色阴沉,慌慌张张道:“她睡着了吧,我……我先去梳洗一下。”

梳洗一下,梳洗什么?梳洗掉证据吗?!莫名地,一股怒气充盈而上,陈当忍不住地有股冲动,想把她重重地压在墙上,撩开她的头发,看看那耳环是否还在。一巴掌扇上去,质问她是不是出轨了,甚至扯下她的衣服,看看是否有奸夫留下的痕迹!

韩香抿了抿嘴唇,快步从面色涨红的陈当身前走过,陈当望着韩香摇曳的背影,即将伸出的手掌攥了几攥,最终又无力的垂下。

不,不会的,香香不会出轨的,我平日那么爱她,宠她,成天忙着加班就是为了给她买一套LANCOME的化妆品,那视频也做不得真,只是跟香香有一点相像,或许……或许一切就是误会。没错,我一定是疯了,是在胡思乱想,香香操持着家里,照顾着自己,照料着甜甜,她是个称职的妻子,伟大的母亲,她不会出轨的!

陈当颓然地坐在了沙发上,听着浴室里沙沙的水流声,脑海中一片挣扎,若是韩香真的出轨了,陈当思来想去,脑海中只剩两个字在不断盘旋:离婚!

终于水流声止歇,韩香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浴巾轻薄,完全遮掩不住韩香的性感娇躯。快要三十的年纪,岁月丝毫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恰似一朵盛开的玫瑰,越发娇艳。她款款走来,双腿岔开,坐在了陈当的大腿上。

“老公,对不起,让你和甜甜久等了。你也难得有一天假期,我却有事情耽搁了,人家会好好补偿你的。”韩香似乎有些羞愧,红唇向着陈当印了上来。

半年前的大变,几乎让公司遭受重创。这半年来,陈当每天忙于工作,起早贪黑的,都有三个多月没有碰老婆了。感受着温香暖玉入怀,陈当不觉欲火升腾。但一想起之前看到的视频,就如同一盆凉水冲下,满腔的欲念消失得干干净净。这件事就像根刺,卡在陈当的心里,这事要不问个明白,他饭都吃不下去。

“香香,你先下来,我有事情要问你。”陈当推开深吻的韩香,声音有些低沉。

韩香听到这些话,眼神有些幽怨,轻声道:“什么事?”

“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陈当终究问了出来,一句话仿佛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心痛得无以复加。

韩香一怔,忽然哭了起来:“老公,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就因为我今天很晚回来,身上带着浓烈的酒味,你就怀疑我出轨了?”

看着韩香垂泪哭诉的样子,陈当心中一阵愧疚,但此刻,他脑海中不断闪现出视频上韩香迷乱的侧颜,纷飞的衣物,那……全无遮掩的身体。

陈当心中愈加烦闷,咬着牙质问:“今天晚上,你去哪里了?”

韩香眼神愈加慌乱甚至不敢直视陈当的双眼:“医院来了电话,给我爸爸下了病危通知书,最多还有半个月了。”

“所以呢?”陈当一听这话,怒意瞬间涌上心头:“所以你就一直待到现在才回来?所以你就披头散发一脸酒气?你就是这么去看你父亲的?”

她这是眼看着瞒不住了,才弄出这种谎话来欺骗自己!韩香泪眼婆娑,猛地将头埋进陈当的胸前哭诉道:“看完我爸后,我在外面买了瓶酒,一直喝到现在……”

陈当才不信有这种事,冷冷说道:“哦,原来是这样?你跟你爸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韩香低头哭诉着,似乎无力辩解,过了许久才低声说:“他毕竟是我爸爸。”

“你也知道,我一直恨不得我爸早点死,但如今他真的要死了,我的心却忽然感觉一阵茫然。”韩香声音低沉,情绪十分低落:“不管他做了什么事,他也是我爸爸啊,我心情不好,才……才一直喝到现在。”

是啊,不管岳父曾经怎么打骂韩香,他毕竟是韩香的父亲,父亲病重,当女儿的去看望一下,也说得过去。

见陈当面色稍缓,韩香美目闪动,忽的吻了上来,嘴里温柔地说着:“老公,对不起。”

陈当心神一荡,脑中却忽的想到:“她便是这样抱着那个该死的男人在舞池中扭动的么!”陈当心口猛地一阵绞痛,心中大骂道:“你这个婊子!竟想用这种手段来糊弄我!”韩香的舌尖在陈当嘴中搅动着,他却只觉得一阵恶心!陈当猛地推开韩香,任凭她娇美的躯体暴露在自己面前。不过是一块肮脏的臭肉罢了!我明天就去找律师提出离婚!把甜甜和财产全夺过来!这种下贱的女人……

韩香倒在地板上,哭诉道:“陈当!你还是不信我!喝了点酒便是出轨了么?你呢?你每天早出晚归,我整日都见不到你一面,我是不是也要怀疑你出轨了呢?”

陈当抿了抿唇,心里也是有些亏欠,但他虽然忙碌,却没有出轨。而这个女人,吃我的,喝我的,却背着我找别的男人,还……还玩得那么无耻,那么放荡!

韩香诱人的双眼哭得通红:“今天是甜甜的生日,本该开心,可是我实在开心不起来,所以在外面买了瓶酒,一直喝到现在,那市人民医院里有监控记录,你去查吧!”

监控记录?陈当心中猛地一颤,见韩香语气坚决,完全不像是在骗他。陈当死寂的心中猛然升起一团火焰,他颤抖着说:“真……真的?”

韩香哭诉着:“你去查吧!你不是不信我么?那监控记录总不是假的吧!”

原来是这样,如同垂死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陈当的心中一片狂喜。不错!不错!我的香香怎么会出轨?怎么可能?我是那么的爱她,她是那么的温柔、贤惠!至于那视频里的女人,也不过是跟韩香有些相似罢了!那视频拍得模糊,陈当觉得自己终于弄清了真相。

心里大石落地,他轻轻地捧起韩香的脸,言语中满是羞愧:“老婆,对不起。”

“不,是我对不起你。”韩香见陈当面色惭愧,破涕为笑,牵着手再次坐到了他的腿上:“老公,让我补偿你吧。”

“不要了,今天已经太晚了,明天公司还有事。”陈当指了指时钟,已经凌晨一点了,明天公司里还要接待客人,自己必须做好准备。陈当吻了韩香一下:“周日,我们带上甜甜一起去看看岳父吧。”

“老公,你真好。”韩香站了起来,拉着陈当进入了房间中,一把将他推在了床上。

“老公。。。”后来陈当想想,也觉得这有点侮辱人,就再没有提过了,没想到如今韩香自己提了出来。韩香脸颊也是红彤彤一片,轻锤了陈当一下:“不要,算了。”

“要!”

……清晨起来,陈当只觉得精神抖擞,意气风发,没有叫醒还在沉睡的妻子和女儿,准备好早餐,上班去了。

九点半,迟到了半个小时的秘书小何打着哈欠来到了公司。不等陈当批评他,双眼瞪大上下打量了陈当一番后,嘻嘻地笑了起来:“哇,老大,看你满脸桃花开的样子,昨夜嫂子伺候得你很舒服吧?”挑着眉毛,一副我懂的意思。

陈当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个小何,分明就是一个老流氓嘛!“看什么看!滚去工作!”

小何切了一声:“老大,你太老古董了。男欢女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哪里用得着遮遮掩掩?下次带你去夜店逛逛,你都不知道,那帮女人到底有多开放!白天在外面都是大家闺秀贤妻良母,一到了夜里,就搔首弄姿四处勾搭,尤其是那些少妇,嘿嘿……滋味可没得说!”

陈当只觉得满头黑线!

“不说别的,就说昨天视频里那个女人吧。我敢向你打包票,那个女人绝对有问题。不然,也不会发现我偷拍他们,忙不迭地跑了!”跑了?陈当的心咯噔一声。

难道她认出了小何?

是的,小何来过家里做客,韩香当然认识她。看见了小何,还发现她在偷拍,才连忙跑的,不然时间怎么会那么凑巧!

韩香知道小何肯定会吧夜店里的事告诉他,所以才搬出了她父亲的事情,用来打消他的疑虑。

毕竟,她是从来不和他说岳父的事,便是偶尔提起,也是岳父虐待她,她恨不得岳父去死的模样。

怎么一下子,就立场大变了?

是,亲人将要死了,是会感觉失落,但是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

岳父是真的病了吗?

还有那份监控录像,看韩香说得真切,自己便安了心,也没找人去查……

陈当只感觉脑袋都快要炸了,他也知道不应该朝那方面去想,可是思绪却偏偏执拗地向着那一方面钻去。

“喂,老大,你怎么啦,脸色很不好。”小何问道。

啊!

他猛地瞪大了眼,小声道:“那个女人不会真的是嫂子吧?昨夜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嫂子没在?”

小何重重一拍桌子:“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哈,那若是这样的话,这枚耳环就解释的通了?”

陈当抬起头来,就见桌子上多了一枚钻石耳环,梵谛诺牌子,这种珠宝每一款都是有编号的,没有错,正是他购买的那一款耳环。

陈当再也坐不住,猛地站了起来,冲出办公室,风驰电掣地回到了家中。

来到了卧室,再次摸出了那个珠宝盒子,陈当发现他的手掌都在颤抖。

啪地一声,盒子打开了,一枚精美靓丽的钻石耳环安置其中,只有一枚!

陈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失魂落魄,出轨了,她真的出轨了!

贱人!

陈当一拳重重地砸在地上,钻心的疼。

看着整洁干净的大床,此刻陈当却感觉分外的肮脏。

显然昨夜,那个贱女人就是在演戏,为了掩饰出轨的真相,演得倒是情真意切,原来是把我当猴耍!

难怪动作那么熟练,还不知道为哪个野男人含了多少次了!

离婚,离婚!

一分钱都不给你,女儿?

“对了,甜甜。”陈当猛地清醒过来。

“她还小,若是离婚的话,多半会判给母亲,我需要找到韩香出轨的证据。”

证据在哪里呢?

不管医院的监控摄像里有没有韩香,这都不能当做她出轨的证据,法官才不会理会这种边角料,若想打赢这场官司,必须拿到实证!

冷静下来的陈当很快有了头绪——夜店!

韩香一直都是一个很保守的女人,敢于做出那种放荡的行为,显然是夜店的常客。

那么夜店的人一定能够将韩香认出来。

不过现在还早,夜店都没有开门,对了,先去医院看看。

来到医院,已经是中午了。

费了不小的麻烦,陈当还真找到了一个叫韩天成的病人,就在503病房。

陈当心中惊疑,难道是真的?

蓦地想起,自从认识韩香来,还从来没有见过岳父呢?

陈当连忙出去买了一束花和一些水果,找到了503病房,轻轻地敲了敲门,陈当走了进去。

“老公!”一个惊奇的声音响起。

“香香?”陈当一愣:“你,你怎么在这里?”

韩香走过来将鲜花水果接过,答道:“我送了甜甜去幼儿园,没有事情,就来陪陪爸爸了。”

“倒是老公,你怎么知道爸爸在这里?而且你不是上班吗,怎么有时间来这里?”韩香问道。

“我是领导嘛,有事还不是员工干,我经常呆在办公室,岂不是破坏员工轻松轻松的气氛嘛,哈哈,至于我为什么来这里?”

陈当挠着脑袋,急中生智地说道:“我这不是先来认认门嘛?说实话,到现在都还没有见过岳父呢。”

“这位就是岳父吧?岳父,您好,我叫陈当,是香香的丈夫。实在是对不起,都结婚五年了,却还一直都没有拜见过您老人家,太说不过去了。”

陈当连忙转移话题,怕再说就说出破绽了。

韩香轻笑着拉住了陈当,摇了摇头:“爸爸早已经老年痴呆了。”

“老年痴呆?”陈当一愣,再次看向岳父,小心地打量着岳父。

不是说儿子像母亲,女儿像父亲嘛,这一对父女却怎么看都不像啊!

“老公,你到底在看什么啊?”韩香忍不住笑道,拉住了陈当的手,满眼的柔情:“老公,你真好,谢谢你来看爸爸。”

陈当呵呵地讪笑了一声:“没什么,你是我老婆嘛!”

感受着妻子的温柔,陈当心中却不自禁地一阵发寒。

这是算计到了他要过来吗?

所以提前安排好了一切?

呵呵,用老年痴呆的理由,简直是便利的不能够再便利了!

可惜,想要找一个相像的人,可就难了,这就是破绽!

“老公,已经中午了,你饿了吧,要不你在这里陪着爸爸,我去给你买些饭菜回来?”

陈当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好的,那香香辛苦你了。”

韩香吻了陈当一下,走了出去。

陈当目送着韩香离开,连忙窜到了病人的身前。

“岳父?岳父?”

完全没有反应。

手指在病人眼前连晃,没有半点反应。犹豫了一下,陈当在病人的身上用力地捏了一下,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真的老年痴呆?问问医生!”陈当窜出了病房,正巧两个查房的医生结伴走了过来。

“医生,这病房里的病人,老年痴呆了,还能治好吗?”陈当玩了个小聪明。

男医生笑着摇了摇头:“不太可能,你是?”

“我是他女婿。”

旁边的女医生轻笑了一声:“这503病人倒是奇怪了,之前一个人没有。如今,女儿女婿都出现了。”

陈当心中大震,脸色却挤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愧疚:“医生,我们是来的晚了点,不是昨天才接到了病危通知书嘛?”

“哼,又是一个奔遗产来的。”年轻的女医生一扭头直接走了。

男医生尴尬地笑了笑,也跟着走了。

“老公?”楼梯口处,韩香提着一大袋食物,向着陈当招手。

陈当连忙走过去,接过了袋子,顿时一股香味扑面。

“老公,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和口水鸡。”

看着韩香一脸的殷勤,陈当没来由地感觉一阵厌恶,还在装!

“对了,香香,你知道我的秘书小何吧?”

韩香笑着点了点头:“很机灵的小伙子,来我们家一直端茶倒水,嘴巴也甜,我当然记得他了。”

“额,是这样。他这几天,不是新交了个女朋友么,后天便是他女朋友的生日,他想送点礼物。听他说对方是一个富家小姐,送礼物一定不能寒酸,便找我拿主意,你不是有个梵谛诺钻石耳环么,明天拿去给小何看看,若是合适,就让小何买一对,送给他女朋友好了。”

陈当吃着口水鸡,貌似随意地说着,双眼小心地盯着妻子。

韩香筷子一颤,一块红烧肉掉在了地上。

“哎呀,看我不小心的。”韩香低下头将肉块夹起丢入了垃圾桶里。

再抬起头来,脸颊有些潮红:“老公,你觉得合适吗?那毕竟是你送我的五年结婚纪念日礼物啊。是咱们两爱情的见证,随便给人看,不太好吧。”

陈当心中心中冷笑,笑着摇了摇头:“借给别人自然不好,但小何不是别人嘛!他聪明能干,公司的大小事务,全靠有他我才能处理的有条不紊,他第一次开口求我,我总不能驳了人家面子。”

“放心啦,他再三承诺,会小心的,怎么有问题吗?”

韩香脸颊越发涨红,犹豫了一下说道:“老公,对不起,我不是不想借,而是我不小心将一只耳环弄丢了。”

“弄丢了,怎么会丢了呢?你平常不是最喜欢那一对耳环的吗?除非是和我一起,你都不戴的,怎么会弄丢了呢?”

韩香低下了头:“我也不知道,或许,或许是家里遭贼了吧?”

陈当心中怒火熊熊,这借口还能够再烂些吗?

遭贼了,人家偷耳环,就偷一只啊?

当贼傻,还是当我傻!?

“老公,我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有时候感觉东西一会儿不见了,一会儿又出来了。或许,或许等一天,另一枚耳环就出现了吧?”

韩香抬起了头,眼圈发红,满脸的自责。

陈当藏在背后的拳头握得紧紧的,真恨不得将另一枚耳环砸在这个女人的脸上。

“老公,你不是还怀疑我出轨了吧?我真的没有,我以甜甜的名义发誓,我真的没有!”

韩香哭诉着眼泪滚落下来。

陈当倒吸一口凉气,背心生寒。

以甜甜的名义发誓,真是好胆!

这是为了外面的那个奸夫,连女儿都不要了吗?

再看着韩香,陈当忽然感觉分外陌生,这还是曾经的那个知性大方,温柔贤惠,却又性感妩媚的妻子吗?

“我相信你!”

四个字,沉重到了极点。

女儿绝对不能跟着这样的妈!

这一顿饭,陈当吃得索然无味,浑浑噩噩。

“老婆,那我先走了,公司里还有事。”

吻了韩香一下,陈当慌不迭地跑了。

回到了公司,陈当才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呆呆地看着电脑里阖家欢乐的视频,听着妻子和女儿的欢笑声,陈当只感觉痛彻心扉。

这样的一个呵护家庭的妻子怎么会出轨呢?

或许自己真的怀疑错了,妻子说的都是真的?

毕竟那手机视频那么模糊,更没有拍到女人正面,或许就仅仅是相像呢?

房间里或许真的遭贼了呢?

咚咚咚!

办公室门推开,小何走了进来。

“现在已经晚上六点了,你让我提醒你。”

陈当一看时间,这才醒觉,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嗯,我知道了。对了小何,那几个夜店的位置……”

“老大,那地方我熟,我带你去。”

“不,不用了,现在我也只是怀疑,你告诉我地址就好。”陈当连忙道,像这种可耻的事情,他希望一个人悄悄解决,若是闹得公司里沸沸扬扬……

陈当脊背一寒,仿佛看到了下属们背着自己指指点点,捂嘴偷笑的样子。

得到了地址,陈当驱车离开公司。

夜玫瑰,位置有些偏僻,但隔得老远都能看到这里一片灯红酒绿。档次看起来一般,门前站着的一个高大汉子,收门票。

这显然不是国内特色的夜店,陈当回想着视频里那巨大的舞池,男女尽情地舞动,放浪形骸,原来是模仿的国外,难怪这么吸引人。

瞟了一眼监控门前的摄像头,陈当拍出两张钞票走了进去。

夜店面积着实不小,霓虹灯闪烁,劲爆的音乐震响,疯狂的人们随着舞池最中心出的一个女人舞动,高声乱吼,鬼哭神嚎。

空气中充盈着一股汗水混杂着尿液的味道,被浓郁的香水味一冲,更是刺鼻。

陈当找到了值班经理,一万块钱砸上去,来到了监控室。很快调出了一段视频,定格在了韩香挽着一个男人进门的一幕。

不同于视频里,这张照片可以清晰的看到韩香的脸颊,化着浓妆,性感的穿着和视频里的一模一样。

男人身材高挑,低着头,巧巧地避开了摄像头。

陈当拳头攥得嘎嘣作响,若说小何拍摄的视频还有些模糊,这监控可丝毫做不得假!

“再看一下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他们离开的时候。”陈当沉声道,若说哀莫大于心死,或许就是这一刻了。

视频再次被调出,韩香和男人惶急地跑了出来,窜上了一辆车子。可惜摄像头因为角度问题,依旧没有拍到那男子的相貌,也没有拍到那辆车子的车牌。

“哥们,想知道那男人是谁吧?”夜店经理忽然笑道:“但你这样像是无头苍蝇乱撞是没有用的!”

陈当茫然地抬起了头。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抽出点时间,悄悄盯着你身边的女人,用不了多久,她就会露馅。”

“这种事,呵呵,我见得多了。”

道了一声谢,陈当离开了夜店,回到了家里。

夜色深沉,电视还是播放着,沙发上韩香蜷着腿,身上穿着薄薄的睡衣,已经睡着了。

显然是在等他!

陈当莫名地有些感动,多少次回来都看到妻子这个样子。

却更是心痛,都已经出轨了,还装什么痴情!

蓦地,陈当心中一动,睡着了更好。

他轻轻抓住妻子的手指,向着她的手机按去。

手机一亮,解锁了。

心脏咚咚的跳着,陈当手指颤抖着拨弄韩香的手机。

他是来找韩香出轨的证据的,但是在内心深处又何尝没有一丝幻想。

若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该有多好!

韩香静卧在沙发上,面色有些疲惫,修长的玉颈下,低低的领口隐约露出高耸白皙的一对。

裙下一双雪白的修长而丰润,那光滑柔嫩,在电视机闪烁的灯光照射之下,显得晶莹剔透。

有这样一位美丽而又贤惠的老婆相伴一生,是陈当心里最骄傲的事情。

以前工作不忙的时候,甚至经常搂着老婆四处炫耀。

但如今……

一想到视频中的丑态,陈当就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他强忍住悲痛,滑动着韩香的手机,里面很干净没有什么杂七杂八的约炮软件,这让陈当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些。

他打开微信,翻弄着韩香的聊天记录,发现上面的聊天信息很少,显示的日期也都是今天,这信息被她删过!

陈当的心里瞬间一滞,呼吸也粗重了许多,仿佛有一个人紧紧地勒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绿毛龟……”

一抹羞恼与愤恨之色浮现在陈当脸上,他已经捉到了一丝痕迹,又岂能让它就这么溜走?

陈当思索片刻,又打开了朋友圈,上面大都是韩香自己与她孩子的照片,他整日忙于工作,朋友圈中几乎没有他的影子。

陈当翻弄了一会,发现韩香的日志有点问题,特别是最近的几天,一条日志也没有发出,难道上面有什么证据也被她一起删了么?

心中越发烦闷,陈当用力往下翻着,猛地看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韩香轻笑着依偎在河边的栏杆上,一头柔细秀发,衬着仙女般的脸颊,秀丽妩媚,露着醉人的模样,眼睛含笑含俏含妖。

望着镜头,犹如一抹春水,媚意荡漾,嘴角微微翘起,樱唇红润,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

身上的旗袍十分贴身,细细的腰身,丰腴的隆起,被完美的勾勒出来。

陈当猛然涨红了脸,这一张照片,为何自己从没看到过!

就在这张照片的下面,正写着一条评论:“宝贝,你真美!”

他的网名叫“伴你左右”,头像是一个没有露脸的成熟男人,帅气的在整理西装。

这个人就是奸夫!

陈当面目狰狞,咬着牙,继续往下翻着,终于又在一张合家福的照片下找到了他的评论:“香香,你逃不掉的。”

正当陈当准备质问这个男人的时候,忽然,滴滴声想起,有人给韩香的微信发了一条消息,陈当正要点开,便看到沙发上的韩香身子一颤,似乎就要醒来。

陈当连忙将手机放回原处,趴在沙发上眯起眼睛,装作已经睡着,其实暗地里依然在观察韩香。

只见韩香朦胧着睡眼,很是焦急地寻找手机。

陈当心里一痛,他给韩香发信息,却总是在半个小时以后才能收到回复。

韩香摸到手机,却猛地看到陈当就在自己身旁,一副睡着了的样子,韩香脸色大变,身子不住地抖动着,随即慌乱地翻弄着手机。

陈当心里发堵,这不正是出轨妻子被老公抓住时才有的表情么?

他装作被韩香的动静惊醒,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你醒了?我看你睡得沉就没打扰你。”

说着,他站起身,头也不回到卧室里去了。

在眼角的最后一丝余光中,陈当看到韩香的面色慌乱,紧紧地把手机藏在身后。

陈当心里冷笑,疲惫地扑倒在床上。

柔软的席梦思床垫上有着韩香诱人的体香,在往常,即使陈当忙碌了一天,只要倒在这张床上,他也能睡得香甜。

而现在,他觉得作呕!

韩香在外面磨蹭了一会,可能是在跟奸夫交流吧。

陈当也不在乎了,他只要向夜店经理说的那样,盯紧了韩香,掌握了出轨的证据,就跟她离婚!

随着脚步声渐近,他感觉到床微微一震,陈当知道是韩香来了。

一只玉手轻搭在陈当肩膀,韩香柔声说着:“老公,我……”

陈当心里厌烦,便是只闻到韩香的味道都觉得胃里一阵翻腾,语气冷漠地说着:“我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说完,陈当身子微微一抖,甩开了韩香搭在肩上的小手。

身后的妻子沉默片刻,只是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随着灯光一暗,屋内变得一片漆黑。

陈当睁着双眼,无法入眠。

孩子就在旁边的小屋里舒睡着,自己的事业也在上升期。每天的拼搏与努力,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身旁的这个女人!

明明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她为什么会背叛自己?

她吃我的,穿我的,家里摆满了数不清的化妆品,那全是我的钱!

她凭什么!

陈当越想越怒,他真想转过身来,狠狠一巴掌就甩在韩香的臭脸上!

但他不能。

若是打草惊蛇,韩香再也不敢去找那奸夫,自己又如何拿到确切的证据?要我跟这个贱女人活一辈子?

我宁可去死!

我要让你一无所有,把你扫地出门!

陈当的脑子里满是思绪,心里痛的发木,任凭时间流逝,他却依然没有入睡。

忽的,陈当又感到韩香的小手轻轻地推了推自己,悄声道:“老公?”

这都凌晨一点了,她叫自己干嘛?

陈当心里不耐,没有应声,装作熟睡的样子。

韩香又推搡了一下,声音稍稍大了一些:“老公?”

陈当依然无动于衷。

接着便听到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韩香下了床。

陈当心里一紧,他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随即,他看到身后洗漱间的灯光亮起,一些瓶瓶罐罐发出碰撞的轻响。

“呲呲!”

这是喷洒香水的声音。

这个臭女人想干什么!

陈当紧攥着被子,他已经猜到什么,气的身子都在颤抖。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无意撞到村长好事,因此跟自己肖想的那个美丽女人有了牵连……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1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