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女子离婚后寻找初恋,没想到见面时男子……真人真事!

【精品小说】女子离婚后寻找初恋,没想到见面时男子…...真人真事!
这是余霜进入夜总会的第三年。

一如既往的,她和一群姐妹衣不蔽体的站在水晶吊帘之后,修长的大腿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中,抹胸的礼服根本挡不住那抹美好。

耳边,是黎姐讨好的声音:“我们家最好的妞儿可都在这儿了,各位老总,大少爷,有看上的啊,就直接带走……”

也不知这句话是惹的谁笑了起来,痞里痞气的道:“那可是,听说这儿是京都最好的窑子,姑娘们最紧,我这可不就介绍大客户来了吗?”

黎姐媚笑:“是是是,慕大少爷最好了……”

今晚的酒宴非比寻常,听说京都最大的房地产商冯氏的掌舵人冯知深也在。那可是跺跺脚都可以惹整个京都颤上一颤的大人物,不可多得的钻石王老五,比那些只知道花钱的公子哥厉害不知多少了。

站在余霜旁边的几个女孩连忙将胸口的领子往下拉了拉,大腿扭捏的几乎可以看见底裤的颜色和诱人的黑森林,只盼着冯知深的目光能朝着这里瞥上一眼。

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男人一共九个,谁是冯知深?

余霜一一扫了过去,最后目光定格在了中间那个,衬衫领口敞着,手里持着酒杯小酌了一口的男人,他一声不吭,却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气场,让其他的男人都成了他的背景色。

黎姐凑过去:“冯先生,这些姑娘,您有满意的吗?”

话语,试探又小心翼翼。

“不用,我没兴趣。”男人开口,十足低沉的音色中带着冷意,连眼皮子都没有抬起来,似乎是不想理黎姐。

周围的几个男人不约同屏住呼吸,悄悄去看冯知深。

听圈内的人说,冯知深那方面早在几年前就不行了,哪怕去会所带着其他小姐出去,也没有啥实际行动。

到底是没兴趣,还是没‘性趣’?

“哎哎,冯先生可能太累了。”有人跳出来缓解气氛,笑道:“我看这些姑娘都可以,来来来,让她们过来吧!”

黎姐顺着台阶下,忙喊姑娘们去招呼客人。

冯知深都说不要人伺候,那些姑娘也怕得罪财神爷,只要另觅好的老板,盼望能多拿点小费,余霜看了冯知深一眼,犹豫不决。

其他姑娘都不过去,如果她靠过去,会不会显得突兀。

想到自己需要很大一笔费用来来解燃眉之急,而从男人这就能轻易能到后,余霜握了握拳,迈开腿走了过去。

只是,她还没走过沙发,手腕就被边上的男人给拉住,要她陪酒,余霜往冯知深那边瞥了一眼,只好勉强笑了笑,偎依在眼镜男怀里。

有了漂亮小姐的加入,包间比刚刚那会还有热闹的,有的客人甚至跟小姐玩起喂酒的游戏,逗的小姐咯咯笑。

唯独冯知深一个人坐在那喝酒,好似跟包间的人格格不入。

等余霜把酒递过来,眼镜男就抓着她的手,喝掉后想喂给她喝,余霜不动声色的躲开,眼镜男立刻怒了:“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是不是?!”

还重重推了余霜一把。

余霜遂不及防,被他推的跌坐在地上,杯子里的酒全洒到一只昂贵的皮鞋上。

“对不起。”她一边道歉,一边拿纸巾擦拭男人皮鞋上的酒渍。

不经意的一瞥,她似乎触及到冯知深深邃的眼睛。

只是一眼,吓得余霜心跳都漏了一拍,忙低头擦着皮鞋,然而,修长指头捏着她的下巴,让她被迫抬起头来。

她看到男人目光紧紧盯在自己脸上,眼中有错愕一滑而过,可也只是短短的一秒,很快又恢复了冷冷的样子,也将她下巴捏的越发紧了。

看到冯知深竟弯腰捏着一个小姐的下巴,这么看人家,慕少愣了愣,忍不住笑了起来:“喂喂,冯少你该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冯知深嗯了一声。

嗯??

其他几个男人均有些懵逼,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冯知深长臂一伸,直接将余霜拽起来搂在自己怀里,“你们先玩着,我带她出去。”

等男人们反映过来,冯知深已经带着人离开包间了。

什么情况,冯先生带着人出去了?

出夜总会后,冯知深就松了手,余霜理了理裙子,亦步亦趋跟着,随着他上了一辆迈巴赫,然后,安静的坐在他旁边。

余霜用余光偷偷去看冯知深。

他,他不是说不要女人陪吗,为什么还要把她带出来?

十分钟后,车子抵达市区一家有名的五星级酒店,余霜心中顿时了然,原来他带自己出来,也不过是解决身体需求……

跟着冯知深进去套房后,余霜换上酒店的拖鞋,顺便替他脱下外套,娇媚的笑着:“先生,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我去帮你泡壶红茶?”

冯知深扭头看了她一眼,拿着睡袍去浴室。

目送冯知深去浴室后,余霜也暗暗松了一口气,拿水壶去接水烧,小心瞄了眼浴室那边,悄悄从裙子里面的口袋拿出一小包东西。

这是她跟熟人买的药,这三年来,也是因为靠着这个东西,她才能放心大胆的跟着客人出去,还一直保持着清白之身。

余霜拿了一粒放在玻璃杯里。

别看这一粒小小的,药力特别强,只要冯知深出来把这杯有料的红茶喝了,她才趁机和他聊几句,冯知深一定会撑不住的睡过去。

等到要天亮的时候,她再脱了衣服钻到被窝里去,让冯知深以为他跟自己做过,这样她不仅能拿到钱,还能全身而退。

想到能从这男人这拿到大笔费用,余霜不仅勾起唇角。

妈妈你等着,我一定会救你……

只是余霜的笑容还来不及收起,抬头便看见站在浴室门外的冯知深,湿漉漉的黑发上搭着干毛巾,幽冷的眼睛就这样看着她。

余霜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纸包没拿稳,从指缝掉落下去,纸包里的小药丸全部掉了出来,散落在地上:“先,先生……”

她结巴,竟然不知道要怎么说。

“这就是助兴的药物…..”回神过来后,余霜慌忙蹲下去捡那些小药丸,故意暧昧的笑着:“我怕先生不好意思,所以想偷偷的放到杯子里。”

助兴?

冯知深盯着在捡小药丸的女人,眼底有怒意在翻滚着。

这女人当他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吗?

如果不愿意,为什么还要跟着他出来,就这么看不起他??

一些陈旧的破碎记忆在脑海里滚动着,让冯知深想起以前的事,迈着长腿大步走过去,直接拽起余霜,将她甩到床上去。

“先,先生…..”余霜不断往后缩,看着冯知深阴沉的脸色,心也跟着突突跳起来:“我先去洗澡吧,我身上很脏的……”

她去洗澡就能拖延一点时间,想办法把小药丸含到嘴里,呆会喂给他。

“不用,我不介意。”冯知深冷冷道,直接欺压上来,伸手扯余霜身上单薄的裙子,余霜吓得浑身哆嗦,拼命的扭躲着。

冯知深抓住她的双手固定在她的头顶,冷冷笑着:“本来我不打算做,不过既然你这样,我就让你看看,不吃药我也一样能让你哭!”

“对不起先生。”见冯知深来真的,余霜慌忙道歉:“是我一时糊涂,我再也不会这么干了,钱我也不要了,求求您……”

她就是想要钱而已,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失手。

“不要,不要!”身上的裙子已经被拽了下来,余霜急哭了:“求求先生你放过我吧,我妈妈做手术需要钱,所以我才这么干的。”

“干你们这行的,花样还真多。”冯知深盯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心里没有起任何波澜,“要钱是么?完事后,我会拿给你的。”

“不,求求你……”

冯知深丝毫不理会她的哀求和挣扎,直接把西裤上的皮带抽下来,抓着她的手绕了上去,狠狠一拽,那裙子彻底和余霜分开。

躺在床上的余霜单单穿着一条嫩绿色的内裤,皮肤姣好,胸前的两团随着呼吸而起伏着,冯知深看着,眼神逐渐变得幽深。

该死的,他竟然下面有了感觉!

余霜拼命的往后缩着,哭着哀求,冯知深却掰开她的双腿,毫无任何前戏的刺了进来,余霜整个人像是被劈开,瞬间小脸惨白。

没有预料中的那层隔膜,冯知深稍稍退开,往两人结合处看了看,也没有任何血迹,看着颤抖着的余霜,眼中逐渐起了嘲讽。

“呵,不是出来卖的,那层膜呢?”果然啊,这一行的女人最会撒谎!

冯知深心里残存的最后那点心软也被这一幕给泯灭了,抓着余霜的双腿大力进去,无论余霜脸色如何惨白,都让他觉得是装的。

一夜缠绵……

无休无止的欢爱过后,余霜像是被车子碾压过一样,浑身酸疼的厉害。

她动了动指头,勉强醒了过来。

枕边的那个男人正在穿衣服,单薄的衬衫将他身材衬托的极为健美,修长指头捏着扣子一个个扣上,看起来就像一个温润尔雅的男人。

腿间火辣辣的疼痛让余霜想到昨晚的事情,看这男人就像魔鬼一样。

她守了那么多年的清白,就这么被毁了……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女子离婚后寻找初恋,没想到见面时男子…...真人真事!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1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