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丈夫出轨,还带着小三登堂入室,家暴下药逼她签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

【精品小说】丈夫出轨,还带着小三登堂入室,家暴下药逼她签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
深夜,卧室的床板传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女人跪伏在床边,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撞击。

“念念,念念……”

男人口齿不清的喊着,手掌疯狂的抚摸着她,亲吻着她,可从他口中喊出来那两个字时,余笙已是浑身僵硬。

他们结婚那么多年,该有都有了,为什么每次醉酒,他都会喊她余念念,那个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随着他频繁的进出,余笙感觉肚子越发疼的厉害。

她终于忍无可忍,摆脱他扣着她腰肢的手,转过身一巴掌狠狠甩了过去:“唐时,你清醒点,我不是余念念!”

余笙的大叫让男人脸色一冷,粗鲁的把余笙拽起来,撞向墙壁,抬起她的腿,从正面攻入,疼的余笙又是余笙尖叫。

“唐时…..我肚子,好痛…..”

唐时却仿佛没听见,发狠的冲刺,余笙觉得有什么从体内流了出来。

低头看到大腿上的鲜血时,余笙整个人都发颤了,拼命的挣扎,发了疯的大叫着:“唐时你放开我,我的孩子!孩子!”

…..

“对不起唐先生,唐太太肚子里的那个,没保住…..”私人医生说的小心翼翼,还瞥了两眼,站在窗边一言不发的男人。

凌晨被叫过来时,私人医生是真被卧室的凌乱给吓了一跳,唐太太满身都是血,尤其是下面,简直跟泡在血水里似的。

做那种事把孩子弄没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人还没死吧,没死你可以走了。”唐时说,看都不看病床上的余笙,大步离开,吩咐佣人:“再找两个人来照顾,别让她死了。”

“好的,少爷。”

私人医生看了眼床上的余笙,两手放在肚子上,也不知道想什么,一会皱眉一会笑的,他摇了摇头,收拾东西离开。

连续三晚,余笙双手扶膝的坐在窗台边,一声不吭。

她以为,即便唐时不爱她,等她怀了孕,生下他们的孩子,一切就都会好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他竟然能这么狠心的杀害孩子,甚至连一丝愧疚的心思都没有!

“这包真好看。”

房门外传来余念念喜悦的声音,一旁的佣人跟着附和,“是啊,唐少对余小姐可真大方,几十万的包,看都不看一眼就给买回来了!”

这话说到余念念心坎里了。

想当初余家与唐家联姻,唐家放话所娶之女必须为余家长女,而她母亲嫁入唐家这么久,一直连个名分都没有,连累的她这个没名分的女儿根本没资格嫁给唐时。

她为此还难过了很久,可如今看来,唐时哥哥的心可都在她身上,让那个余笙做一个有名无实的唐太太又能如何?

唐时瞟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她还在里头?”

“是啊,太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了,不吃不喝,再这么下去,怕要出人命了!”

不过是失去了一个孩子,竟让她拿命来搏?

唐时对此明显是有些不悦的,“既然她想死,那就让她死好了!”

左右不过闹出人命后,他还得给余家一个交代。

“阿时!这怎么能行!姐姐刚失去了孩子,心里正难受着呢!”

余念念适时的开口,一副善良的嘴脸,“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一定让姐姐‘张口’吃饭!”

“嗯。”唐时皱眉看她,应了一声,算是默认。

下午三点,唐时正好接到公司高管的电话,有一个跨国会议要开,亲吻了下余念念的面颊,女人娇羞的和他道别。

等唐时走后,余念念的脸登时就冷了下来,抬眸望向三楼拐角的房间门。

“姐姐!”

余笙正蜷缩在窗边,忽然身后传来了高跟鞋声,只见余念念手里把玩着一根针管走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知道她不怀好意,余笙提高了警惕,并不想搭理。

余念念走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执起她的手,啧啧道,“做.爱能把孩子做掉,阿时对姐姐还真是有些残忍呢!”

余笙想把手抽出,可几天的滴米未进让她并没有太大的力气。

余念念也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抓着她的腕,“姐姐你是不知道,阿时在床上,对我有多么的温柔!”

她故意说得很夸张,“生怕弄疼了我似的。有一次完事儿后我下面疼,他干脆背着我逛街呢!”

每听见余念念说起她和唐时的床事,余笙的心都会痛一下。

疼的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你到底想说些什么!?”

“嘘!”

余念念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拔掉针管上的透明塑套,将针管往余笙的手背上狠狠的戳了进去。

“啊!嘶!”突来的疼痛,让余笙立刻反抗了起来,想挣脱开来。

可余念念的职业本就是护士,她迅速的将针筒里的液体注射进余笙的体内,然后拔出针管,笑的人畜无害。

“怎么样?不疼了吧?”

“你往我身体里注射了什么?”余笙揉着手背上刚扎的针眼,身体却忽然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想要翻滚的狼狈动作。

“这可是个好东西!能让姐姐欲仙欲死呢!”余念念说道。

余笙不笨,立刻反应过来了什么,她猛的扬起惨白如纸的小脸,“你!你竟然!”

海洛因!

一定是海洛因!

余念念竟然给她注射了毒品!

“你是不是疯了!”余笙咬着牙。

“我怎么会疯了呢!姐姐不是不想吃饭吗?那么就这样好了,等毒品发作的时候呢,姐姐就来问我要饭吃,好不好?”

她余念念还真想看看,这所谓的余氏长女,是如何卑微的跪在她的面前,祈求她施舍一碗饭吃!

“啊!”没过半刻,余笙就感觉到了蚀心的痛苦。

她指甲都抠进肉里,无意识的喊着,“好难受……”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分崩离析。

“姐姐,你求我呀,求我给你一口饭吃……”

余念念蹲下身,像是着了魔一样,轻轻呢喃,“你知道你嫁给阿时的那天,我有多难受吗?你知道我背着余家私生女的包袱,有多痛苦吗?你体会不到吧?如今,风水轮流转,终于轮到姐姐了呢!”

余笙难受的说不出话来,任由余念念出言羞辱她,她死死的咬着牙,“想让我求你?除非我死!”

“不!你可不能死!”余念念眨了眨‘无辜’的大眼,“你死了,我玩儿谁去啊!我要把你给我的疼和痛,千倍万倍的还给你呢!”

余念念站起身,嫌弃的搓了搓双手,转身走了出去。

“她应该想吃饭了,给她送进去!”她偏头吩咐道,脸色转冷。

“哎,好的好的!”一旁的菲佣喜出望外,说到底,还是这余小姐聪慧,这么快就劝动了太太。

“太太,您的饭菜。”

“滚!”余笙手指紧扣着胸口,像是不能呼吸一样,身体战栗,眼神癫狂,吓得菲佣逃似的离开。

精致的饭菜被打翻,一室狼藉,指甲刺入肉内,恨不得挖出里面血管,将余念念给她注射的海洛都放出去。

很快,白皙的肌肤渗出血滴,蜿蜒而下,掺杂着海洛因的血液却依旧在血管里沸腾叫嚣。

一整夜,余笙不知道自己拿头撞了多少次床脚,天亮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才闭上眼,陷入黑暗。

“少爷,您回来了。”

“她人呢?肯乖乖吃饭了?”

男人的重量踩在昂贵地板上,皮鞋敲地的声音都显得格外好听,也分外冷酷,唐时扯动领带,古铜色的胸口肌肤上毫不掩饰的露出昨晚和余念念缠绵的证据。

菲佣缩头,不知该怎么回答。

唐时推开门,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息让他一脸厌恶,冷眸扫过一屋子的狼狈,还有她一身的血,她是想用死来威胁他?

“顶着唐太太的名号这么多年,都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么?”

讥诮的声音从门口传过来,余笙掀了下眼皮,沉重的有些撑不住。

“我把唐太太的名号还给你,你愿意送给谁就送谁。”

“什么意思?”

唐时皱眉,似乎在不满意她话里的嫌弃。

“我要离婚。”

余笙重复,唐时幽深晦暗的眼底腾起一抹怒火,大步向前,从地上将她粗鲁扯起,“你再说一遍。”

“离婚。”

清清冷冷的两个字,余笙唇色变得苍白,心脏也疼的缩成一团。

离了,说不定还能记得她识相的大恩大德,反正她都属于唐时讨厌的那一类女人。

“很好!你最好别后悔。”

唐时插在兜里的手指捏紧,恨不得捏死她,用力将人扔在地上,关门声完美遮盖住身体摔在地上的闷响,还有她冷透了的声音。

“永不反悔。”

余笙回了余家,随时恭候着唐时指派的离婚律师,好让奸夫淫妇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

啪!

才向余父说明了心意,脸上就呼呼的疼了起来,她侧着头看向对面愤怒的脸上。

“疯了你,你以为唐太太只是简单的三个字?你和唐时离婚,余家会损失多少生意,会被多少人嘲笑?”

余父手还举着,余笙嗤笑,这是随时准备左右开弓,再给她几个耳光吗?

“即使我不做唐太太,余家也有人很快补上。”

见她话里带着嘲弄,余父语气稍有缓和,“念念和唐时也这么多年了,你睁一只眼闭一眼就过去了,反正不能离婚。”

“爸说得对,姐,你吸毒是无底洞唐家什么都没说,离了婚,这笔开销可不小哦。”

余念念虚情假意的体贴让余笙一阵恶心,她吸毒?

是谁给她注射的海洛因!

“老爷,这要是让别人知道咱们余家的女儿吸毒,你还怎么见人?”

余念念的亲妈秦薇连忙再踩一脚,成功将余父的愤怒激了起来,有了老茧的手指着余笙脑门,

“你居然吸毒,从今天开始,我就当你死了,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呵呵……

当她死了,这方法彪悍又简单。

“好,我现在就滚!”

余笙笑着走到别墅门口,回头,唇角轻挑,“听说吸毒后人会失去理智,你们可要小心了。”

余笙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桥洞子里窝了多少天,毒瘾犯了就拼命用脑袋撞墙,在地上打滚,等那股劲过了,就和野狗抢吃的。

余念念说的对,每一次毒瘾发作,痛苦都是之前的叠加。

“呦,这不是我们余家的大小姐吗?怎么连流浪狗都不如的在地上打滚?”

余念念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笑容娇媚,身后还站着几个身材魁梧的男人。

余笙抬起被折磨到猩红的眼眸,“余念念,你不就是要毁了我吗,现在给我海洛因,把我毁的更彻底一些。”

余念念抬头大笑了两声,一把扯住余笙的头发,“你这个贱女人也有今天,算了,看在我们好歹是姐妹一场的份上,我让你爽一爽。”

才从包里拿出一个针筒,凉凉的液体很快注入渴望的血管中,余笙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好像腾云驾雾了一般,那么快活,比高潮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东西很贵的,所以你要付费哦。”

将针管扔在一遍,余念念娇笑着往后退了一步,身后的男人就朝着余笙走了过来。

余笙不满的睁眼,飘起来的理智开始聚拢,“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想你死,不然我怎么做唐太太。”

余念念笑着转身离去,“你们几个好好伺候我姐姐,别忘了我交代的。”

“余小姐放心。”

男人们搓搓手,虽然这女人看上去脏了点,可毕竟也是唐时睡过的女人,将来说出去,上过唐时的女人,长脸。

余笙眼角眯起,警惕而害怕,可却无路可逃。

“唐太太,我们会好好伺候你的。”

急不可耐的大手争先恐后的抓过来,不管她怎么反抗,几秒钟,身上的衣服就已经分崩离析。

“我先来。”

“我他妈的先来!”

一轮拼抢之后,有人胜出,带着浓郁狐臭味道的身体靠过来。

余笙头一歪,连胃里仅剩的酸臭胃液都吐了出来。

啪!

“贱婊子,你他妈的还嫌弃我,居然吐。”

男人恼火,一巴掌甩下来,才解开长裤,掏出短枪,准备发起猛攻。

两条腿被粗暴的扯开,余笙想到了死,死了,就解脱了。

绝望中,那东西迟迟没有进入,耳边却响起了男人的哀嚎,她睁开已经模糊的双眼,看到了一个浅灰色的身影。

男人迅速解决掉了两个男人,冷冽的目光从另外几个人身上扫过,“不怕死,就来!”

没来得及收枪的几人看着倒下就起不来的同伴,面面相觑,拎起裤子,也不顾余念念的交代,头也不回的朝着桥头上跑去。

“你是谁?”

余笙眯着眼,仰视的眼前的男人。

却听见他冷漠却好听的声音,“如果我是你,就让他们付出同样的代价。”

四目相对,余笙总算看清了他的脸,深灰色的风衣衬的他身姿颀长,好看的五官不比唐时差,眼眸深邃冷漠,让人看不透。

“请你帮我。”

抬手抓住他衣角,余笙知道自己在卑微的祈求,可这个男人是她最后一个希望,哪怕他和唐时是一类人,都要抓住。

男人看着她抓着衣角的手许久,最后嫌弃的弹开,“看你表现。”

半年后

低调却不失身份的别墅里,电视屏幕上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正在打野战。

余笙身上穿着黑色情趣内衣,胸口呼之欲出的丰满,让人看了就想喷鼻血。

“唔,再快一些。”

她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颊,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电视里面两人缠绵的黑色位置。

看了这么多片子,这男人的枪最长!

“哦!要飞了。”女人弓起身体,陷入僵硬和剧烈的喘息。

余笙也感觉跟自己体验了一把高潮一样,吞了口唾沫,双腿间渗出的湿润让她本能的夹紧。

谁说看片子多了就麻木了,几个月下来,她每天都靠着大量喝水才不至于脱水而死。

“学习完了,就过来。”

冷漠中透着命令的声音,从不远处传过来。

余笙余温未过的打了个哆嗦,扭头看着沙发里坐着的顾流年,乖乖的夹着腿走了过去。

“来。”

顾流年扯下颈间昂贵的领带,双臂放松的搭在沙发上。

余笙抿了抿红润的唇瓣,“你这样子,像是收考卷的考官。”

“希望你不要让我觉得像是被强奸。”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抓紧时间。

差点被强奸她承认,强奸别人,她还没做好心理建设。

余笙故作娇羞的跨坐在他双腿上,手指一粒粒的解开真丝衬衫上扣着的扣子。

“太快了。”

顾流年的大手毫不留情的拍上她发骚的手,眼神透着明显的不满。

“哦,那我慢一点。”

余笙立刻放慢了解扣子的速度,还故意压低了上半身的高度,让美胸用更壮观的角度展现在某人面前。

摩擦……摩擦……

顾流年眯起眼角,视线落在她胸口,“硅胶填的,怕压爆?”

“……”

好不容易自发上进一次,还被人泼了冷水,余笙脸上腻死人的娇笑收敛,她用自己的人格发誓,百分百自生长天然纯脂肪。

加重了些力气,可摩擦这事儿就是越摩越荡漾。

余笙忍不住脸发红,这样的挑逗不管是没经验的处女还是忍着也要装的圣女都受不了。

可坐在沙发上被她卖力挑逗的男人却一脸的不为所动,冷漠的眼里带着不满明显。

“学了这么久,就学成这个样子?”

荡漾出来的春水一下子成了死水,尤其是他眼底的嘲讽,让余笙难堪又恼火。

她这样子都已经赶超专业做台小姐,怎么就诱惑不了这个男人,到底是要求高,还是他身体有问题。

抬腿,打算从他身上起来,腰间却被他大手死死按住。

“一句话就让你泄了气,难怪会落得之前的境地。唐时不要你没有错,因为你,没有一点魅力,对了,听说他和你那个私生女妹妹订婚了。”

顾流年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锋利无比,像是一把小刀子,刀刀割裂她露在外面的肌肤。

不仅如此,还势必要插入她包裹厚实以为不会再疼的心脏。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丈夫出轨,还带着小三登堂入室,家暴下药逼她签净身出户的离婚协议!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2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