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她只是个替身!不为金钱,而是….

【免费小说】她只是个替身!不为金钱,而是....
“深呼吸,使劲,再使劲……”

“加油,头出来了!”

撕心裂肺的剧痛撕扯着每一寸神经,慕暖大汗淋漓,挺起身子,经历着生产的十二级痛苦。终于,一阵撕裂般的用力后,浑身一轻,胎儿生出来了!

慕暖痛得快昏厥过去,维持最后一丝清醒:“医……生……我的孩子……”

“还不知道是谁的孩子,七个月就生了,要等叶先生看过再说。”妇产科医生没好气说着。

片刻。

一个护士走了进来,面无表情地对慕暖说:“不好意思慕小姐,你的孩子出生就绕颈,生出来已经窒息而亡了,是个死胎,已经替你丢掉了!”

什么?

慕暖不顾疼痛翻身起来,痛得冷汗涔涔:“我的孩子呢?不能扔,我的孩子没死,他没死!”

“没死?”护士冷笑,“你听见他哭了?”

慕暖瞠目!

“结婚七个月就生孩子,叶先生说过他从不发生婚前性行为,孽种死了你再想想怎么跟你丈夫叶先生交代吧,真是!”这个女人不忠不洁,婚前口口声声说自己多爱叶劭琛,怀了孩子也欣喜若狂,结果七个月就足月生产了,简直是个满嘴谎言的婊子。

“不,不——”慕暖瞬间疯狂了,“他一直活着,九个月的时候还胎动踢我,他活着的,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孩子,我的孩子——啊——”

慕暖扑过去,想要孩子,产房的门却无情地关上了。

她的孩子没死。一定没死。

谁带走了她的孩子?他们把他怎么样了!!!

……

两个月后。

从非洲出差回来的叶劭琛回了叶家,扫了几眼没看到慕暖的身影,叶劭琛脱下衣服,冷声问:“她呢?”

佣人回答:“在二楼窗台上,说要给小宝宝做鞋子,扎得满手血。”

呵呵。

做鞋子?

还发疯呢?

得知孩子生下来就是个死胎以后,叶劭琛就头也不回地出差去了非洲,那个地方通讯不发达,他足足待了两个月才回来,一是躲避风言风语,二是怕看到慕暖以后会忍不住掐死她。

如果说,婚前的慕暖就已经让自己足够厌恶;那么婚后慕暖口口声声的深爱和她完全背道而驰的行为,就活活让叶劭琛想吐。

慕暖用计让他跟她结了婚,用的是爱的名义,叶劭琛还信了,没想到她只是想找一个体面的接盘侠。

怀了别人的孩子,想栽到他叶劭琛身上?

她就不怕死?

叶劭琛幽冷地靠在门边,看着窗台上真的一针一线仔仔细细做鞋子的女人,冷哼一声道:“给你阴间的宝宝做鞋子吗?你是该做,不然他那种尴尬的身份下了地狱,小鬼们都是会给他小鞋穿的。”

慕暖抖了一下,两个月来第一次见到叶劭琛,就被他这句话激得彻底红了眼。

“邵琛……他是你的孩子,请你为他……积一点口德。”

叶劭琛几乎勃然大怒,他一张冷峻的脸却死死压着那种愤怒,走过去说:“我的孩子?跟我结婚七个月,却生下一个足月的孩子!你敢说这是我的?我诅咒他又怎么样?他活该被诅咒,因为他是孽种!是我叶劭琛不要的孽种!!”

慕暖浑身打颤。

明明是夏天,她却冷得像寒冬一样!!

捂着心脏,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安慰自己,叶劭琛他不知道,他说这些话情有可原。

宝宝,你原谅爸爸。

“你回来累了吧?我去给你做点下午茶,你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慕暖放下针线,拖着还没好的身子就去给他做东西。

叶劭琛却一把将她的东西从二楼扫下!

“慕暖,别再拿这些东西给碍眼,如果再给我看到你做这些有的没的,我就把你卖去非洲,做皮肉买卖!你看我敢不敢!”

总拿这些东西在他眼前晃,找他的晦气!慕暖这样下去逼疯的不是她自己,就是他叶劭琛了!!

慕暖僵硬在原地。

她咬唇,是涩的,竟然早已满脸泪,失去孩子已经让她足够痛苦,丈夫还不信任。邵琛啊邵琛,你忘了一年前发生的一切,可我的身体记得,孩子的月份也记得,可是……我却偏偏不能告诉你……

……

梵轻语来别墅的时候,叶劭琛正好出去。

梵轻语的轮椅轻车熟路地上了旁边叶劭琛特意给她改的滑道,进去后,梵轻语四处打量,看到那个落地钟就笑起来:“我说那个落地钟好看,邵琛哥哥就真买了,真好,呵呵……”

贴身佣人推着她说:“那是,海城的人谁不知道你是叶劭琛先生心尖儿上的人,有些人却不自量力要挑战,说什么跟家装风格不搭,又不是她的家?她生了死胎差点没命,叶先生都不管,更别说为了这点小事拿她当人看。”

梵轻语听了蹙眉:“别乱说,这是在人家的地界上,要收敛。”

“有什么可收敛?一个私生女而已。”

楼梯上。

慕暖得知有客来访,走下来就听见这句。

原来那个跟装修风格极其不搭的落地钟是梵轻语看上的,怪不得叶劭琛不肯换。

慕暖微微抬起下巴,走下来说:“你喜欢那个?那我下午派人送去给你,放到你家里,以后,你就别再来这里觊觎我家的东西了。”

“你——”

梵轻语瞬间气结,恼火道:“慕暖你说什么?!”

“你是真没听清?小学没毕业?”慕暖脸色冷冷的,“一个钟而已,你喜欢,我就早些送给你。”

送终???

梵轻语简直气疯了,抓起茶杯就往她身上砸去:“慕暖你个贱人!你敢咒我?!!”

慕暖躲闪不及,“哗啦”一声,滚烫的茶水泼了她一身,夏天的衣服薄薄的,她里面应该是瞬间烫红了。

叶劭琛大步流星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见屋里的一切,他蹙眉叫道:“轻语!”

“邵琛哥,”梵轻语听见他的声音脸色一变,赶紧转头,满是泫然欲泣的表情,哭着说,“暖姐姐说要把这座钟送给我,你说,她是什么意思?”

叶劭琛很快明白了送终这个词的谐音,顿时怒火翻涌,盯着慕暖道:“你说给谁送终?慕暖,给你那个生下来就死了的那个贱种送终还差不多!轻语没死,他死得倒是挺快的!!”

他又拿孩子的事扎在她心上,慕暖瞬间被刺激得双眼都赤红,她牢牢攥紧颤抖的拳头,一时根本说不出话来。

梵轻语趁机抓住他的袖子,蹙眉说:“邵琛哥,我有事跟你说,爸爸最近身体不太好,有些事要跟你商量。”

叶劭琛稳下情绪:“什么事?”

梵轻语防备的目光在慕暖身上冷冷地打量。

叶劭琛反应过来,低头对梵轻语说:“我们上去谈。我抱你。”

梵轻语轻娇笑起来:“谢谢邵琛哥。”

二楼。

“邵琛哥,你知道,慕暖是我们梵家的私生女,虽然爸爸一直没让她改姓,也没让她住进梵家,但是她身上流着的血是梵家的,所以一旦爸爸离世,家产肯定要分给这个女人一份,我不甘心……”

梵轻语蹙眉,说道:“而且邵琛哥你总有一天要跟她离婚,你们离婚了,她再带走一部分家产,这怎么行?这些都该是我们的,我们才是一对!!”

叶劭琛听完陷入了深思,其实他倒是没觉得慕暖分走一部分梵家财产有什么不对,她和她母亲被冷落多年,已经很受委屈。

“轻语,我觉得这个事没必要争,血缘就是血缘,不如就给她一点钱打发,我们叶家家大业大,也不少她的那部分。”

“说得容易。”梵轻语冷哼一声,相当不满意,“我才不愿意分,一个子儿我都不愿意!”

但见叶劭琛神色微微异常,梵轻语也不好再说什么,倒显得自己没有气度。

梵轻语紧紧抱住他的胳膊,说:“还有一件事,邵琛哥,爸爸害怕自己身体不行,想让我问你,什么时候跟慕暖离婚呢?当初你娶她是形势所逼,你根本不愿意,不如就趁着这个由头踹了她!”

叶劭琛的神情猛地像是触碰到了尖锐的刺,变得很难看,慕暖做出这样的事只是离婚就算?

但他却开口说:“轻语,我想过离婚,也会最后决定。但现在慕暖刚诞下死胎不久,情绪和身体都不稳定,到底是我妻子,我就这样抛弃她未免落人诟病,迅速娶你也有辱你的名声,所以再晚一些时候,好吗?”

梵轻语当然不觉得好,但无法违背他的意思。

“晚一些是什么时候?”

“我会尽快摆脱她的。”

那就好。

邵琛哥要赶紧跟那个贱货生的女人离婚!

她跟她妈,都不是什么好人,她妈一辈子是小三,她却成了叶劭琛的正房太太,这个错误一定得纠正过来!慕暖的人生就该惨无天日,让她赶紧滚回自己的悲惨人生里去!!

……

等了一个月整,叶劭琛那里却都没消息。

不是说要离婚?

过来传话的佣人却说,最近叶劭琛留在叶家的时间也变长了,因为慕暖情绪克制不再谈起孩子,叶劭琛的情绪倒是有所缓和。

这怎么行?

梵轻语离开了轮椅,脸色变得阴森起来,她一直装着腰不好不能走动,就是为了这最后一击。

但在最后弄死慕暖之前,先给她尝点甜头吧!

哈哈!

这天,慕暖来采购东西,失去孩子以后她情绪惨淡,但一直觉得这不怪别人,也是她自己难产不小心,她已经拼尽全力了,只能说跟这孩子没有缘分。

只希望他安息。

逛到母婴店的时候还是会心脏刺痛,但转眼一看,一个熟悉的身影,梵轻语居然笑着做在轮椅上挑选小孩衣服!

“呀,慕暖。”

梵轻语眼尖看见了要走的她,急急叫了一声。

梵轻语转着轮椅笑着过来了,说:“跑什么呀?怕看见小孩衣服心酸?毕竟你才刚刚失去了一个,好惨的。”

慕暖神色黯淡,说:“是我跟孩子没有缘分,邵琛不相信我,也就算了,我们还有机会,我会养好身体再给他生一个孩子。”

生孩子?呵呵。

梵轻语笑起来,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你想得真美,不过慕暖,这种事大概轮不到你了,邵琛哥那么好,给他生孩子怎么轮得到你这个被人骑过的残花败柳?还有你那个装过孽种的脏子宫?”

慕暖被气得浑身发抖,她最听不得有人侮辱那个孩子,一转头,却看见梵轻语捂着肚子,一脸幸福的笑容。

“你……你那是……”她突然上下牙打战,不敢相信。

梵轻语笑得更温暖了:“我跟邵琛哥的宝宝呀,我虽然腰不好,但做那个又不是不可以?我们已经有宝宝了,你再缠着他有什么意思?只能被人戳脊梁骨笑一辈子,慕暖,赶紧滚吧,我们的孩子还等着你这个坏女人让位置呢!!”

“不,不可能……”

慕暖惊得后退,一时间冷汗都从脑袋上下来了,心脏一时痛得快要炸裂开,“邵琛这些天一直在家陪我,他说,过去的事情过去了,希望我收敛,我以后还有机会……他最近对我那么好,他……”

梵轻语挑挑眉,轻飘飘说:“那很简单呀,因为是我让他这么做的,爸爸快要不行了,希望你能主动放弃梵家的财产,一分不少地交给我,邵琛哥哥那么对你,是为了帮我劝你放弃财产……”

什么?

爸爸不行了?希望她让出财产?

慕暖瞬间心痛得要死:“他抛弃我和妈妈多年,我们在死亡线上挣扎那么多年,才找到他,他要我们不拿一分钱滚出梵家?我们根本没进过梵家的门,我也可以不要钱,但这是他欠我妈的,他居然有脸这么做!”

梵轻语笑了:“那当然,爸不喜欢你,邵琛哥也不喜欢你的,当然只能利用你咯,你还傻傻觉得人家是对你好……呵呵,真贱。”

“不……邵琛……邵琛他不会……”他应该还是对她心存善意的,慕暖坚定地这么认为着,不敢动摇。

想了想,梵轻语觉得这打击还不够。

她仰头想了一下,蹙眉,说:“这样吧,我也觉得你不会放弃,那如果,我拿一个秘密给你交换呢?”

梵轻语挤眉弄眼,笑着勾勾手:“慕暖你来。”

慕暖惊讶,但像防备毒蛇一样不敢过去。

半晌,她还是过去了。

梵轻语覆在她耳边,小声说:“你放弃我们梵家的财产,滚出邵琛哥的世界,我就告诉你这个秘密——你肚子里的那个孽种啊,其实没有死,他被我捡到,关起来了,骗你说死了,你想知道他在哪里吗?”

什么?!!

巨大的震惊炸开在慕暖脑海。

理智像烟花一样被炸的碎裂,一片都不剩,慕暖瞬间癫狂了,她的孩子没死,没死!果然没死!是梵轻语抱走了他,他是活着的!!

慕暖突然死死抓住了梵轻语的胳膊,吼道:“真的吗?我就知道他没死,他没死!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的孩子呢?在哪里!!”

梵轻语蹙眉,感受着她的大力,正在犹豫着怎么说,突然看到了她身后走来的一个身影。

眼珠子一转,她可怜欲垂泪,道:“暖姐姐,你抓痛我了……”

慕暖一怔。

梵轻语避开视线,偷偷笑着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对她说:“他在哪儿?在我的小监狱里啊,不见天日,吃不饱穿不暖,浑身都是我鞭打的伤痕,真是奇怪小小的婴儿怎么生命力那么强,还没死,但是就快被我折磨死了哦……”

“梵轻语!你——”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背后传来冰冷的一声。

叶劭琛追随着慕暖的脚步而来,却见慕暖死死抓着轮椅上的梵轻语,把她掐到落泪,不知两个人说了些什么,慕暖抬起了手,竟还要一巴掌甩上梵轻语的脸!

慕暖早已什么都顾不得,哪怕叶劭琛在也无所谓,听见声音也顾不得,她一巴掌一巴掌狠狠往梵轻语身上打着:“不许折磨我的孩子!你这个残忍的女人给我停下来!他在哪儿!他在哪儿!!”

叶劭琛暴怒着冲过去:“慕暖你干什么——!”

慕暖这个时候已经听不进任何话,她满脑子都是梵轻语跟她说的孩子的事情,想到孩子所受的折磨,慕暖被激得浑身发抖,拼命打得梵轻语快要从轮椅上掉下来!!

叶劭琛冲过去将慕暖一把甩开。

慕暖后脑勺都撞在地面上,却猛地弹起来,又要朝梵轻语冲过去!

梵轻语哭起来,恶人先告状:“我不过跟暖姐姐说,让她放弃财产,暖姐姐张口就骂我是贱人,还说,孩子指不定没死,是被我抱走了,关起来折磨,你要这样冤枉我吗?你这样冤枉,爸爸就会给你财产?”

她不要什么财产!

她要她儿子!!

慕暖起身,说话声音都在打颤,对叶劭琛道:“邵琛你知道吗?我们的孩子活着,是这个女人说的!但是现在他被百般折磨,他才出生几个月啊,你帮我找找他,帮帮他!帮我啊!!”

一时之间叶劭琛只觉得这个女人疯了。

孩子死的时候他也见过,青紫脸色,叶劭琛不愿去想哪怕一秒。

这几天这个女人好不容易缓过来,不再哀痛发疯了。

没想到瞬间就打回原形。

她就那么放不下那个死婴,那个让她怀上孩子的男人?!

叶劭琛抱着梵轻语,转头冷声道:“是吗?活着?”

慕暖一喜,激动得充满希望着上去:“邵琛……”

“那就让他再死一次!!”

叶劭琛冷酷无情的声音炸响在了耳边,接着他俯身下去,抱起梵轻语:“轻语你有没有受伤?我陪你到医院去。”

慕暖震惊,还没从那股心痛中缓过神来,本能已经让她冲了上去,她死死抓住梵轻语的衣服,死死拽着说:“不能走,她不能走,只有她知道我的孩子活着,她知道我孩子在哪儿!梵轻语你不是想让我放弃财产?好我放弃,我慕暖说话算话!你现在就告诉我,他在哪儿!他现在怎么样了!!”

慕暖竟然能为了那个孩子这样?叶劭琛不可思议地盯住她。

他怒声道:“轻语,我们走。”

“她不能走!!”慕暖被整个身子都拖在了地上,已经活脱脱像个疯子,她突然就痛哭了出来,“只有她知道,让她告诉我,告诉我啊!”

梵轻语也哭得厉害,一边哭,一边偷偷窝在叶劭琛怀里对她狂笑。

叶劭琛心里怒火翻涌,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掰开了慕暖的手,抱着梵轻语大步流星而去。

孩子还活着,邵琛他就不在乎吗?

慕暖无力地躺在地上,一个激灵又爬了起来,不,邵琛不相信,她相信啊!

梵轻语那个贱人,她做得出来的!!

……

知道孩子没死之后慕暖几乎夜不能寐。

她时常打个盹都会从梦中惊醒,梦见一个小小的婴儿被关在漆黑不见五指的监狱里面,浑身伤痕,大哭不止。

慕暖每每惊醒过来,汗水都打透衣衫。

宝宝,宝宝啊,妈妈来救你。

慕暖仔细回忆着梵轻语说的话,梵轻语既然那么说肯定有道理,那个所谓小监狱的地址也应该只有梵轻语知道,那只要跟踪着她,她就能找到自己的孩子!对!

慕暖从家里出来,一路到了自己从来都没进入到过的梵家大门。这里,原本该是她的家啊,她和母亲却在贫民窟一样的老巷子里生活了十几年。慕暖想等着梵轻语出来,但梵轻语因为身体缘故经常宅在家,几乎不出门。

慕暖就只能等。

这一等就是大半天,慕暖没等来梵轻语,却等来了自己的丈夫——叶劭琛。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她只是个替身!不为金钱,而是....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2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