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女人嫁给这三种男人,注定苦一辈子,累一辈子!

【免费小说】女人嫁给这三种男人,注定苦一辈子,累一辈子!
楚宁二十岁之前是富家千金,白城第一名媛,而二十岁之后,她被践踏到泥坑里,卑微苟活。

父亲的小三赵雅琪,两个孩子都跟她一般大了终于上位,筹划了半年拿了一份亲子报告,在她二十岁那天,当着白城所有权贵的面甩在了她的脸上。

楚有为宠了二十年的宝贝疙瘩,不是他亲生的。

母亲当年难产而死,事隔多年,现在白纸黑字,她百口莫辩。

父亲当场心脏病突发被送到医院抢救,而她自那天就在白城消失了。

楚家放话说她一个小混混私奔了,可是在白城皇廷夜总会里,却多了一个叫阿宁的雏儿。

赵雅琪把她卖了,因为还是个触,百灵关了她一个月,磨光了她的傲骨和脾气,才给她安排了一个局。

楚宁今天的裙子低胸露背,走路的时候摇曳生姿,里头的风光若影若现,路过的男人女人没一个舍得挪开眼的。

男人是惊艳,女人是嫉妒。

穿的那么骚,一看就不是个正经人。

她哆嗦的跟在百灵后头到了二十层楼的包厢,一个寸头黑衣的男人走过来,“百灵姐,人带来了?”

见到来人,百灵姐立马换了笑容,“都是拔尖的,知道沈爷喜欢干净,特地带了个雏儿呢。”

他一眼就落在楚宁身上,那身段一看就勾人,那人很满意,挥手让人放她们进去。

百灵凑到楚宁旁边说了一句话,然后就走了。

楚宁看着眼前的门,知道自己无路可退。

往前一步是死,往后一步也是死。

百灵说场子里就沈爷不瞎玩,如果她不想变成谁都能上的姑凉,那就卯足了劲往一个人床上爬。

一进去,入目的就是偌大的温泉池,男的女的交缠在一起,白花花的身子和喘息声此起彼伏。

楚宁煞白的脸,恨不得把头埋到地下去。

见有新的女人进来,立刻有一群男人围了过来。

“哪个是雏啊?还不赶紧脱光了去陪我们沈爷。”

不知道是谁嚷了一声,然后摸了一把菲菲的胸,“脱衣服。”

菲菲笑着脱光了衣服还晃了晃胸,引得他们又是笑又是吹口哨。

小眉也麻溜的脱了个精光,只有楚宁站在那抖的跟筛子一样。

“有人耳朵里怕是塞了翔,扔下去好好洗洗。”

话落立马有一群人起哄,抬着楚宁就往温泉里扔去,抬的时候还有人故意摸着她裙下的肌肤,她放声尖叫,下一秒就沉入了水底,好在她会游泳,找到重心立马就往边上游过去,刚扒到台阶探出脑袋,她就看到了沈君瑜。

她没有想到,两年之后,他们再次遇见会是这种情况下。

有人一脚踩在她头顶把她踩到水底,等到她快窒息的时候又捞上来,几次一来,楚宁呛了好几口水,脸色涨红,那过程简直生不如死。

她被人拖上去沿着后背撕裂了裙子,她只穿着乳贴和蕾丝内裤,她眼泪止不住的流,双手捂着前面缩成一团就这么被扔在了沈君瑜面前。

男人幽深阴鸷的眸光落在她白的能发光的肌肤上,然后缓缓勾起了唇。

“沈爷,这妞你不会也看不上吧?她可还没开过苞。”

他旁边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光头男人,一丝不挂,档那埋着一个女人在卖力,他抽了一口雪茄,见沈君瑜不过就看了楚宁一眼就收回目光,突然冷笑了一声,让人牵来两条大狼狗,来之前还给两条狗喂了助兴药。

“这雏一看就没调教好,不如让我两个宝贝教教她,就这么一副上不了台面的样子,哪个男人看了都来气,婊子就是出来卖的,装他妈的纯。”

光头一声令下就有四个男人过去把楚宁按在了地上。

“不要啊,求求你们放了我——-”楚宁放声大哭可是引来的都是讥讽和嘲笑。

她呈大字被按着,两条狼狗一靠近她就躁动的直哈气,恨不得立马扑上去。

她吓疯了,早知道是这样她宁可从二十层楼跳下去。

她煞白的唇哆嗦着,眼睛一转对上沈君瑜看戏的眼神。

“沈君瑜,你救救我,救救我。”

这么直呼沈爷的名字,这妞莫不是疯了。

光头来了兴趣,让人把两条狼狗先拉好。

沈君瑜却慢条斯理的抖出一个烟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笑道,“你当初不是说,宁可跟狗,也不会跟我吗?你求我干什么?你该求的是它们……。”

他眼尾扫过两条狗。

他的话惹的光头一阵大笑,“这婊子还说过这么是抬举的话,那就更要教训了。”

光头让人给楚宁也喂了一颗药,然后拍了拍那两只蓄势待发的狼狗,“今个让你们好好爽爽。”

耳边是哗然的笑声,她的底裤和胸贴都被扯掉,一丝不挂的躺在冰冷的地上,她能感觉到狼狗贴上来哈出的温热的气息就喷在她肌肤上。

她空洞的瞪着上方,牙齿已经咬上了舌尖。

她的前半生风光奢侈,前呼后拥,而现在却光着被一群人围观被狗上,她根本不该相信百灵的话,只有死她才能解脱。

突然一个白色的浴巾丢到她身上,然后她被人扛了起来阔步离去。

身后传来众人的唏嘘声,说沈爷到底还是心疼了。

扛走她的是沈君瑜,他一路无言带她去了套房的浴室扔进了浴缸里。

“洗干净。”

楚宁奋力的搓着身子觉得哪里都脏,可越搓越热,浑身红透了,呼吸也急促起来。

沈君瑜解开衬衫的扣子一踏进浴室就被楚宁按在了玻璃门上。

一双小巧的红唇到处乱亲根本毫无头绪,急的呜呜直哭。

他知道是药效起来了。

他双手倏然掐住她的脖子,她一个机灵清醒了一点,感觉自己被堵的严严实实,眼泪止不住的流。

“求我,求我我就让你解脱。”

他十指收紧,楚宁感觉自己要被他掐死了。

可她倔着就是不说话,要么他就掐死她,她也解脱了。

他冷哼,“你要死也只能死在我身下。”

没等她回神他开始狠狠撞击,楚宁握紧身下的被单,咬着牙承受的暴风骤雨。

结束后他下床直接去了浴室,出来见她还躺在床上,厉声道,“滚下去。”

楚宁浑身一哆嗦从床上跌落到地上,胡乱抓住毯子裹着身子低眉顺眼。

“对不起,那我……我先走了。”

她起身,双腿还在打颤。

她被扛进来的时候就没衣服,只能把毯子裹的更紧。

“楚有为可真是心狠,不是自己亲生的就往窑子里卖,楚大小姐,活在泥泞里好受吗?”

他点燃一根烟踱步到她面前,看着她裸露出来的肩头满是青紫,眼神微眯。

“被自己曾经看不起的男人上了是什么滋味?”

楚宁不知道两年里沈君瑜发生了什么变成了沈爷,但是她再也不是楚大小姐了。

鼻尖一酸,她忍了回去。

以前顺口能说出的嘲讽却都卡在了喉咙口。

被人肆意践踏的滋味生不如死,她以前傲慢跋扈欠下的债,都会被人讨回去的。

捏起她的下巴被迫她抬起头面向他,“你一心要为周寒青守住的贞操,还不是落在了我的床单上。”

她的沉默让他大怒,一把扯掉的浴巾她又将她扔回床上,脸就按在落红上。

“那又怎么样。”提到楚宁心中的白月光,她像被刺到一样疯狂挣扎起来,“你就算从小混混变成了沈爷,那也是脑袋栓在裤腰带上的流氓,周大哥永远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

这些话像针一样扎在沈君瑜心上,让他想起两年前自己一腔真心被她碾碎在地上的难堪,他发了狠的压上了她。

“你的周大哥会看到现在这个样子吗?你自己要看看你有多浪吗?”

他骂她,嘲讽她,每一句话都在提醒着她,是的,现在的她,已经配不上周寒青了。

楚宁下唇都咬出了血珠子,十指指甲恨不得把床单抠出洞来。

在她无尽的痛楚中他又放慢了速度让她享受到一丝欢愉,在快到达到顶端的时候,他把手里的烟蒂按在了她左胸上。

次啦。

楚宁痛的瞪圆了眼眸,终于哭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用过的东西,我喜欢留下记号。”

嫩肉被烫烧的焦味弥漫在鼻尖,他邪肆勾起的嘴角,在灯光下魅惑绝伦。

沈君瑜根本没有放她走的意思,完事后他又给她塞了一颗药,眼看着她湿透了半张床才受不了颤巍巍的摸到他身上去的时候,他掐着她的脖子恨不得弄死她。

这一晚上怎么过去的楚宁不知道,醒过来的时候,左胸上的伤痕成了粉色,下身有丝凉爽,他给她涂了药,浑身没一块好地方。

她就这么躺着不想动,眼泪在昨天都流干了,嗓子也喊哑了。

“给你看样东西。”沈君瑜从浴室出来,把手机扔给了她。

她拿起来一看,视频里菲菲被四个男人按着,那两只大狼狗一只卖力的舔着滴在她胸上的肉汤,还有一直箍着她雪白的大腿动着。

她眼神迷离表情欢愉又痛苦,看着神志不清楚了已经。

摔掉手机,她扒着床沿就呕吐起来,恨不得把胆汁都吐出来。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丧心病狂的事,简直都是禽兽。

“昨天我不把你扛走,躺在那的就是你。”沈君瑜冷冷的看着她在那,走到衣柜取出衣服往身上穿。

楚宁擦掉吐出来的眼泪,缩在墙角跟丢了魂一样。

“我如果不上了他们介绍给我的女人,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楚宁,你欠我一条命。”

他拿起外套最后睨了她一眼,“别再让我看到你第二次。”

她是怎么走出酒店的她不知道,身上穿的是男士的衣服,失魂落魄,走路都不自然,路人都对她指指点点。

街上车水马龙,她看着蔚蓝的天,心堵的像压着一块石头。

他们都说她长得像爸爸,可一纸报告单,他就不要她了吗?

二十年的宠爱,爸爸对她有求必应,可她都失踪这么久了,他都没想过找她吗?

她没指望沈君瑜会救她脱离那种地方,可回去,还不是要被万人骑。

死了算了。

她像着了魔一样往路中间走,突然看到一辆熟悉的兰博尼基,她本能的缩回脚转过了身子。

“草,要死就去卧铁轨,跑大马路上害什么人啊。”紧急刹车的司机头伸出了咒骂一声绝尘而去。

眼泪横流,她蹲下去哭的撕心裂肺。

那是周寒青的车,可是她却看到楚蓉坐在副驾一双手都勾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刚刚好像看到阿宁了。”

周寒青拨开一直缠上来的楚蓉,扭头看了一眼。

楚蓉掰过他的脸,“楚宁都跟那个小流氓跑了,不要你了,周大哥,你眼花了吧。”

听到这个,周寒青握紧了方向盘,没再说话。

楚蓉低下头眼底满是阴狠和得意。

什么第一名媛,现在还不是变成了人尽可夫的婊子妓女。

跟她斗,妈妈带着她和哥哥忍了二十年,受过的苦和罪都要那个小贱人偿还。

谁让她那短命的妈死的早。

楚宁还是回到了皇庭夜总会,因为百灵一直派人跟着她。

听说沈君瑜上了她居然一百块都没给她,她还是穿着男装回来的,夜总会里的小姐一个个都跟看笑话似得看着她。

听说沈君瑜从来不碰小姐,是个洁身自好的。

这地方没几个进来还是雏的,楚宁命好,爬上了沈君瑜的床,可命也不好,是被人踢下来的。

她们都说她被白上了。

见她没抓住沈君瑜,百灵也来气,菲菲那次被搞的半死不活,她的老客人百灵就给了楚宁。

知道楚宁要去伺候刘老板,每个人看她的眼神都是幸灾乐祸。

“阿宁,刘老板不太好说话,但是你顺着他点就没事的。”小眉跟她一起进去,开门之前特地关照她。

她是亲眼看到阿宁被沈君瑜扛走的,那个沈爷看阿宁的眼神和别人都不一样。

所以她没有对她冷嘲热讽,她觉得楚宁和沈君瑜一定还有后续。

楚宁的眼神里透露出懵懂,小眉叹了口气。

这种姑娘以前家里日子一定挺好过的,可这份纯真,迟早会在这沼泽中被碾的稀巴烂。

楚宁这辈子正儿八经就接触过两个男人,一个谦谦君子如周寒青,一个阴狠霸道是沈君瑜。

可面前这个对着她两眼放光的刘老板吓的她直接捂着唇叫了出来。

“妈的。”他一个耳刮子就扇了上去,楚宁被她打翻在地,半张脸一下子就肿了,“看到老子跟看到鬼一样,你是什么东西。”

他没穿衣服,晃着软趴趴的命根子一脚踩在她胸上。

可她这次却不想哭,心里只有倔强。

很疼,但她忍住了。

“好,是个有脾气的。”他扯着楚宁的头发一路拖到沙发边上,刺眼的灯光照在她脸上,“啧,这妞儿眼熟啊。”

小眉赶紧贴上去,“刘老板,阿宁是好看,可是人家也不……啊……”

刘老板一脚踹在小眉胸口把她踢翻。

“你们看看,像不像楚家的那个?”他招呼着周围一群男人来看,然后一把撕开她的裙子大笑,“这胸也像,哈哈哈。”

“难道楚家的千金刘老板你也上过啊?”

“呵,周寒青的女人,老子怎么碰的到,不过这婊子挺像她的,老子今天赚到了。”

他把楚宁按在沙发上低下头就去啃她的唇,她别过脸躲了过去,他又是一个耳光扇的她都耳鸣了。

“不识抬举。”刘老板动了怒,拿起桌上的酒瓶,“小骚货,你说哥哥是用这头教训教训你呢,还是用这头呢?”

他说着用瓶底在她身下比划比划,“哥哥觉得这边好。”

“不要,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

男人女人的力量悬殊太大,饶是每天健身的楚宁陷入了这种地方才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谁都能压着她没法动弹。

那瓶底粗壮,捅进去她估计就死了。

千百万种死法,她不想死的这么没尊严。

见她一哭,刘老板有些心软,她那张脸就有让男人心软的资本。

“放了你也可以,给我舔舔,舔的舒服了我就考虑放了你。”说着他直起身子,把下身往楚宁脸上凑。

看到那坨东西,楚宁干呕起来,刘老板的脸色瞬间阴狠。

“臭婊子,老子今天弄死你。”

他一把扫掉桌上所有的东西,让人把楚宁死死的按在桌上,拿着酒瓶底就要捅进她下身。

小眉被人提着压在楚宁身上,“好好看看,不听刘老板的话会是什么下场。”

包厢的门突然被人踢了过来,门外的喧哗涌入。

“刘老板,你要不要看看,动了我的女人会是什么下场?”

沈君瑜冷漠的眼神落在楚宁身上,她被压在桌上,头往后仰着,布满了眼泪,一双眼睛毫无生机,曾经他看一眼就心神荡漾的秀发乱成一团没了光泽铺散在地面上。

心一缩,他揣在裤兜里的手倏然收紧。

曾经他想要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哪里轮到到这些杂种去玷污。

见他的眼神透着杀意,刘老板手里的酒瓶子哐当一下摔在地上。

“沈……沈爷,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的错,饶了我,饶了我。”

他跪着不停的扇自己,包厢里其他几个男人跟着扇。

外面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沈君瑜走过去脱下西装裹住一动不动的楚宁抱在了怀里。

“哪只手碰了她?”

刘老板浑身颤抖,哆哆嗦嗦伸出了两只手。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女人嫁给这三种男人,注定苦一辈子,累一辈子!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2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