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为男友劈腿买醉,不小心和上司度过了一晚,还和他扯了结婚证!

【小说在线阅读】为男友劈腿买醉,不小心和上司度过了一晚,还和他扯了结婚证!
午夜。

男人掀开锦被,瞥了一眼熟睡的女人。

“歘——”

白可欣从梦中惊醒,不等她出声,男人精壮颀长的腰身已经覆上去。

熟悉的重量和温度,还有喷薄在耳边的灼热气息和浓烈的酒味。

又喝醉了!想到医生的叮嘱,白可欣本能的护住小腹,使劲儿推他:“宇凌风!”

宇凌风置若罔闻。

白可欣顿时全身紧绷。

“凌风,我……”白可欣皱紧了眉头,“怀孕了”三个字被卡在喉咙里。白可欣承受不住,小腹明显不适,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抽疼。

“凌风,我求你……”“笃笃……”佣人敲门。

“少爷,可可小姐又做噩梦了!”

只一秒,宇凌风脸上的迷醉消失殆尽,毫不犹豫的抽身而退。

又是冯可可!

白可欣忽然怒了,不顾小腹的疼痛,曲腿圈住宇凌风精瘦的腰身。

“你不许去!”

宇凌风掀开白可欣,动作有些粗鲁。

他飞快的提裤子,穿衣服,连扣子都没扣就奔出去。

不就是做个噩梦么?

有什么了不起!

“宇凌风!我怀孕了!”

白可欣忽然声嘶力竭的喊出来,像是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

宇凌风顿下脚步,眸光冷冽的侧脸看她。

白可欣飞快的从枕头底下将早孕诊断书拿出来,高高的举到宇凌风面前。

“喏,你看!”

那副殷切的表情,像个考了一百分的孩子,邀功似的把成绩单捧到家长的面前。

宇凌风面无表情的接过。

下一秒——

“歘、歘、歘!”

白可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满心期望碎成片片。

宇凌风将撕碎的纸屑扔到白可欣扬起的脸上,满眼嘲讽。

“顾世勋的吧?”

白可欣当即红了眼眶,抓起枕头砸过去,嘶吼:

“宇凌风,你混蛋!”

宇凌风冷笑,忽然一个箭步折返回来,甩手将白可欣翻转过去,覆身而上,更加肆意凶猛的侵犯。

这是在冯可可无数次半夜叫走宇凌风的时候,白可欣第一次将宇凌风留住。

但是,她却没有半点胜利的喜悦,而是痛得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

“凌风,你不能这样!求你……”

宇凌风无视白可欣的泪水,反而更加狠厉。

“现在知道哭着求我了?今天在医院,你跟顾世勋不是笑得挺欢么?”

那是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啊!

白可欣张口,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表情痛苦至极。

有嫣红的血迹沿着她的小腿流下来,蜿蜒成一道触目惊心的小河。

“我的……孩子……”

宇凌风这才从疯狂迷醉中惊醒,抽身而退,飞快的穿上衣物,抱起白可欣就走。

门刚一打开,冯可可坐在轮椅上,眼泪汪汪的望着他,“凌风……啊,可欣姐这是怎么啦?”

宇凌风蹙眉,“乖,你先睡!我一会儿就回来!”

“恩。你赶紧送可欣姐去医院!”

冯可可乖巧点头,连忙摇着轮椅后退让道,不料退得狠了,一下子朝着楼下滚去。

“可可!”

几乎同一瞬间,宇凌风丢下白可欣,飞快的追下去,从地上抱起昏迷的冯可可,箭一般冲了出去。

白可欣被宇凌风摔在冰凉的地上,身子底下的血,越流越多……

一直以为宇凌风是个冷情而处变不惊的人,即使看到自己流血一地,他也不过稍稍皱了一下眉头,原来,他为女人着急起来是这副样子的。

一直觉得宇凌风在疯狂冲刺的时候叫“可可”的样子最迷人,直到那个叫“冯可可”的女人出现,她才知道,这个昵称,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咸涩的泪水溢满眼眶,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

佣人跑过来,“少夫人!”

白可欣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快!给顾世勋……打电话……”

在这段岌岌可危的婚姻里,孩子已经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她不要失去,绝不!

然而,孩子最终还是没能保住。

白可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听到这个消息,她整个人都懵了。

“别想太多,你还年轻!来,吃点东西吧!”

顾世勋端着粥碗,吹凉一勺递到白可欣唇边。

白可欣轻轻摇头。

怎么能够吃得下?

顾世勋顿了顿,开口:“可欣,你必须要学会坚强!有些事情,我本来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你的,我怀疑,白氏的破产和伯父伯母入狱,都跟宇凌风有关系。”

白可欣打了个寒噤,“不……”

“我知道现在说这些你不一定信,我会找到证据给你看的!但是,你必须尽快好起来!”

白可欣忽然抢过粥碗,大口大口的往嘴里灌。

病房的另一头,冯可可昏迷了一晚上才悠悠醒转,除了一些轻微的擦伤,没有大碍。

等她睡着后,宇凌风出门,守在门外的管家吴叔报告:“少爷,少夫人流产了。”

宇凌风皱眉,直到这会儿他才想起来,可可摔下楼的时候,白可欣就已经血流不止。

“少夫人的病房就在那边,去看看吧!”

宇凌风迟疑了一下,走过去。

门虚掩着。

顾世勋正摸着白可欣的头,一脸宠溺的笑容。

“你肯吃东西了就好。”

白可欣挑眉。

“吃!干嘛不吃?”

“我要是死了,冯可可那个贱女人就会住我的房间睡我的男人!”

“我不会让她得逞!昨晚她从楼梯上滚下去了,摔不死她!”

白可欣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带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

“白可欣,你这恶毒的女人!”

宇凌风火药味儿十足的低吼,砰一声撞开门。

他从来没有觉得白可欣如此面目可憎过,简直就像是路边的一棵长满利刺的荆棘,任谁路过都要划上一道血口子才甘心!

“恶毒?有谁比你这个杀人犯更恶毒?你杀了自己的孩子知不知道?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丢下自己的老婆孩子不管,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

白可欣声音尖利,唇角撇成讥诮的弧度,活脱脱一只剑拔弩张的刺猬。

可是,谁又能看见她满身硬刺下的柔软?

宇凌风握拳,“你……”

“想揍我?”

白可欣挑衅的看向宇凌风,咄咄逼人:

“冯可可死了吗?”

“她要是死了,我马上给她送花圈!”

“为了照顾她,我们家所有的楼梯都是无障碍扶梯,还铺着好几寸厚的地毯,她摔下去,顶多也就是个皮外伤!”

“要不要我买朵黄菊花去看她?”

宇凌风顿时脸色难看至极,怒吼:“不许你诅咒她!”

“我就诅咒!她害我的孩子没了,就是该死!”白可欣吼得歇斯底里,眼眶泛红。

“那也是你先害她流产的,你害她摔下楼梯流产不说,还造成终身不孕,双腿截瘫!”

“活该!抢人家男人,活该!”

“白、可、欣!”

宇凌风急红了眼,一下子朝着白可欣冲去!

顾世勋连忙挡在白可欣身前,扼住宇凌风手腕,“可欣才是你的老婆!她现在流产了!”

“还知道是我的老婆?你心疼个什么劲儿?”

宇凌风轻易的反转手腕,扬手就给了顾世勋一拳,两个大男人,瞬间在病房里打成一团……

“够了!”白可欣大吼,气得浑身颤抖。

没人理她。

白可欣抓起桌上的水杯,甩手就往宇凌风头上砸去。

“哗啦——”

水杯没砸中,但是泼了宇凌风一脸的冷水。

宇凌风被突袭,冷不丁的挨了顾世勋一拳,被打得后退了两步。

宇凌风暴怒,“白可欣!你敢为了别的男人打我?”

白可欣仰脸,“你都可以为了别的女人对我不管不顾,我为什么不敢?”

“可可她昨晚昏迷了一晚上!”

“那你又知不知道,我昨晚流产大出血,迟了就是一尸两命?”

“……”

宇凌风第一次发现,自己在白可欣面前竟然无话可说。

白可欣伸手指着门口,“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宇凌风转身就走,出门时狠狠地一脚踢到门上,“磅——”

顾世勋担忧的看向白可欣。

“可欣……”

“世勋,我累了,你也回家吧!昨晚,谢谢你送我过来!”

“……那好,你先休息。”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白可欣伸手捂住脸,冰凉的泪水,从指缝里不断的涌出来。

有人说,爱情就像一根橡皮筋,相爱的两人,拽着皮筋的两端,谁先松手,另外一个人就会受伤。

白可欣和宇凌风之间的爱情,似乎是她一厢情愿的硬将皮筋的一头塞给了他。然后,他将皮筋拽到极致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松手,将她弹得体无完肤。

晚上,看窗外月光明亮,白可欣出了病房。

走廊里很静,月光从窗口斜斜的洒进来,一片惨白。

白可欣信步往前走着,忽然就听到了宇凌风的声音:“可可乖,可可不怕……”

白可欣想调头就走,却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冯可可的病房门口。

房门虚掩着,透出一方斜斜的暖黄的灯光。

宇凌风坐在床边,抱着冯可可,轻拍着她的后背,温柔的诱哄。

那样低沉的声音,那般柔和的眉眼,那样宠溺的眼神!

想到每晚宇凌风在床上对自己恨不得拆卸入腹一般的狠厉,白可欣的心底,刺疼了一下。

本来以为他丢下自己奔向冯可可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死心了的,原来,心死了,划开的伤口,依然汩汩的流血。

白可欣没有像往常一样冲进去,不管不顾的厮打。她默默地转身,沿着惨白的月光一路走下去,直到出了医院大门。

深夜的街道,分外冷清。

偶尔有两片被风吹起的落叶,飘向不知名的地方。

更深露重,很冷。

白可欣抱紧了双臂,却捂不出半点儿的温度,心口的地方,一片寒凉。

她一路茫然的向前走着,不知道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要走向何方。

终于,白可欣走得累了,在一盏路灯下停下来,路灯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

有人说:当你孤独的时候,就站在太阳底下,这样,至少有你的影子作伴。

可是,为什么这长长的影子,反而衬得自己更加的孤独和凄凉?

远处有凄清的歌声飘来:“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凌风,冯可可是你心上的白月光,那么我呢?我算是什么?

白可欣慢慢地蹲下去,发出一声类似动物濒死前的哀鸣:“呜——”

许久之后。

脚步声在背后响起。

“可欣!你不要命了?”顾世勋温柔的责备,宠溺的声音里含着急切。

他把她从地上抱起来,搂进自己心跳急速的胸膛。

“世勋……”

白可欣第一次这样不管不顾的投入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

远处的灯光暗影里,一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相拥的两人。

宇凌风几乎是追着顾世勋的脚步出来的。

哄睡冯可可之后,他想出病房透口气,脚步却不由自主的拐向了白可欣的病房。

或许,吴叔说得对,在这一场报复里,白可欣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房间里没人。

这死女人,又跟顾世勋上哪儿鬼混去了?

宇凌风发现,他最近越来越容易动怒了。

出门,正好看到顾世勋在护理站打听白可欣的下落,然后急急忙忙冲出门。

宇凌风也奔出去,朝着跟顾世勋相反的街道寻找。

两人几乎是同时发现了蜷缩在路灯下的白可欣,但是,就在宇凌风迟疑的瞬间,顾世勋已经冲了过去,温柔的将白可欣抱进怀里。

我们,总是不容易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早了,错过,晚了,出局。

宇凌风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眸,握紧了拳头,突出的五指关节泛白,发出咔吱的声响。

但是,他却没有再冲上去找顾世勋拼命。

因为,女人的哭声从风里传来,那样撕心裂肺。

她失去了孩子。

那也是他的孩子!

宇凌风一动不动的站在灯光暗影里,像是一个灵魂阴暗的小丑,见不得光明。

最后,他拖着沉重的脚步,一个人回了别墅。

走廊上,佣人正在换地毯。

宇凌风的目光落在被丢弃的毯子上,干涸的血迹已经变成了暗红色,那么大一团,看上去依旧触目惊心。

真不知道那个女人小小的身体里面,哪来这么多的血可流!

佣人看宇凌风脸色不善,连忙道歉:“对不起,少爷,昨晚忙着可可小姐和少夫人的事情,没有及时的换掉!”

“放回去!”

宇凌风在佣人诧异惊愕的目光中,一脚踹上房门。

屋子里空空荡荡,干干净净。

宇凌风忽然就想起白可欣把早孕检查单递给自己的样子来,低头寻找,却是连一个碎片都不剩。

“人呢?”宇凌风怒吼。

佣人及时出现在门口,“少爷!”

“这屋子里的垃圾呢?”

“已……已经打扫丢掉了,我……我这就去找回来!”

几分钟后,佣人垂头丧气的回来,“少爷,对不起,垃圾车早走了。”

“滚!”

宇凌风靠在门上,忽然没来由的一阵气闷。

不就是张早孕结果单么?

她巴巴的捧到自己面前的时候都没有看,现在还找什么碎片?

宇凌风和衣躺下,抬头仰望着天花板。

没有白可欣可以凌虐的夜晚,第一次失眠。

空空荡荡的房间,空空荡荡的床,仿佛自己的心也跟着变得空空荡荡……

第二天一早,宇凌风便带着吴叔去接白可欣回家。

顾世勋拦在病房门口,眸色冷峻的盯着宇凌风,“可欣不能跟你回去!”

宇凌风眉间划过一丝狠厉,一拳头挡开顾世勋,轻蔑的:“你有什么资格?”

“可欣刚刚流产,需要住院调理!”

宇凌风嘲讽冷冽的目光落在顾世勋满是淤青的脸上,伸手戳戳他的胸膛,“滚!”

顾世勋无奈,“宇凌风,如果你执意这么做的话,作为医生,有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可欣小产,你们必须……你不能碰她!一个月!”

宇凌风唇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意,“我的老婆,我想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房内的白可欣,尖利的指甲狠狠地掐进自己的掌心。

她走向宇凌风,抬眼望他,声音冰冷:“我不回去!”

在自己被那对狗男女害得失去孩子后,怎么还能在那噩梦一般的地方呆得下去?

“你的听话程度,直接关系到你父母在牢房里的幸福指数!”宇凌风声音凉薄,带着毫不掩饰的威胁意味。

白可欣浑身都颤抖起来,“原来白氏破产和爸妈坐牢真是你害的!为什么?”

宇凌风转身,丢给她一个冰冷的背影。

白可欣想要扑上去,被顾世勋抓住手腕,“可欣!伯父伯母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不,顾世勋,你走!十个白氏加顾氏都不是凌风集团的对手,我只是个不守婚约的女人,犯不着你用整个顾氏来陪葬!”

“我愿意!”

“我不愿意!”

白可欣跟着吴叔回了别墅,挑了一间最偏远的客房住下。

晚上,白可欣没有丝毫的睡意,她睁眼看着模糊的天花板,一双眼睛在暗夜里尤其明亮。

那些过往,像放电影一样在她脑海里晃过。

明明跟顾世勋有婚约,她却对突然闯入A市商海的宇凌风一见钟情,各种追求无果后,按约跟顾世勋结婚。

婚礼上,宇凌风持枪闯入,黑洞洞的枪口抵着白可欣的脑门,“要我,还是要他?”

“当然是你了!”

白可欣话音刚落,宇凌风修长干净的食指一转,手枪在他的指尖转出一圈华丽的弧线。

“啪!”

枪口燃起一簇小火苗,点燃宇凌风唇角的香烟。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潇洒之极。

原来不过是个仿真枪的打火机!

那一刻,白可欣再次彻底沦陷。

顾世勋以一个男人的胸襟和对白可欣海一般深沉的爱,选择了成全。

白可欣还是新娘,新郎却换成了宇凌风。

然而,婚后一个月,白家便出事了,公司倒闭,父母入狱。

白可欣还没有缓过来,冯可可又进门了。

看到冯可可的第一眼,白可欣呆了。

那是一张跟自己高度相似的脸。

听说冯可可以前被烧毁了脸,整容过,所以,她笑起来的样子,总有几分僵硬而狰狞。

冯可可站在白可欣面前,娇滴滴的问:“我怀了凌风的孩子,你能把他还给我吗?”

没有哪个女人受得了这种挑衅!

白可欣扬手,毫不犹豫的甩了冯可可一巴掌。

“啊——”

冯可可尖叫着向后倒去,一直滚下高高的台阶,嫣红的鲜血浸湿了白色的长裙。

“白可欣!”

宇凌风怒吼着冲过来。

从那一刻起,他把白可欣恨上了。

冯可可摔下去后,双腿截瘫,孩子流产,永久性不孕。

从此,宇凌风开启对冯可可的无限宠爱和对白可欣的夜夜欺凌模式……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为男友劈腿买醉,不小心和上司度过了一晚,还和他扯了结婚证!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