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婆婆暴打儿媳:儿子孙子都是我的,只不过借了你的肚子!

【小说在线阅读】婆婆暴打儿媳:儿子孙子都是我的,只不过借了你的肚子!
苏言踉跄着身子,扶着医院里面身后冰冷的墙才勉强可以站住。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心噬血般的疼,疼得不能呼吸,眸子一片猩红:“季莫城,你混蛋!你凭什么打掉我的孩子!”

季莫城听到女人的话,抬眸冷眼相望,一把上前狠狠捏住了苏言的下巴,力道大的似乎要将苏言捏碎:“苏言,你最好自己乖乖听我话,不要逼我动手。”

苏言满脸的愕然,挣开季莫城的束缚,她双手紧紧的抓着季莫城的胳膊,激动的摇晃着,颤抖着嘴唇开口:“……莫城,这是你的亲生骨肉,你怎么忍心?”

季莫城眸子阴冷,满脸森然,浑身上下布上了一层隐隐的戾气。

他从身后保镖的手里面接过一份文件,劈头盖脸的就朝着苏言狠狠的甩了过去:“我的孩子?哼,苏言,你还真是不知廉耻!自己看!”

苏言拾起地上凌乱的文件,看着文件上孩子和万子宁的亲子鉴定,难以置信的狠狠摇着自己的头,但是眼前的这份亲子鉴定却铁证如山。

她踉跄着身子想往后退,可是身后是冰冷的墙,早已经无路可退。

苏言发了疯一样失声大喊:“这不可能!莫城,你相信我,这亲子鉴定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

“苏言,莫城,你们怎么了?”

这时,一个女人从门口的方向匆匆赶来。

苏言看到沈雅晴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有些踉跄的站起身来,走到沈雅晴面前,激动的抓着沈雅晴的手,像是看见了最后一根希望的稻草。

“雅晴,你帮我跟莫城说一下,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你快跟莫城解释解释。”

沈雅晴一脸的为难:“言言,既然到现在这个时候了,孩子的事情你就不要再瞒了。你坦白跟莫城说,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沈雅晴的话让苏言最后那一丝希望都彻底的破灭了。

苏言身子踉跄的后退了一步,满脸的绝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沈雅晴:“沈雅晴,你为什么诬陷我!”

季莫城瞬间脸色黑沉如墨,看着苏言如同跳梁小丑一般:“够了,把这个女人弄进手术室!”

苏言疯狂的反抗着,挣扎着想要摆脱保镖的钳制,却怎么也挣不开。

她死死的拽着手术房间的门,望着眼前的男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祈求道:“莫城,我求你了,这是我们的孩子,不要打掉他好吗?”

而季莫城听到那一句“我们的孩子”,青筋暴起的手顿时就啪啪作响,这个女人真是会演,亲子鉴定就在那里,竟然还在狡辩。

季莫城满眼猩红,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眼底满是鄙夷和嫌弃:“还愣着干什么,手术!”

一想到那份亲子鉴定,季莫城就气的五脏六腑都疼。这个女人竟然敢给自己戴绿帽子。

医院刺眼的灯光下,苏言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她狠狠的瞪着眼前这个男人,绝望一点一点的在眸子里面充斥。

她的心真的好疼好疼!

终于,苏言被五花大绑的绑到了手术室的床上。

灯猛地一亮,苏言再也没有了挣扎,心像是坠入了万丈深渊,万念俱灰。

而这时候手术室的门外突然间响起了万子宁的声音:“苏言呢?季莫城,你把言言怎么了?”

苏言听到万子宁的声音,像是在大海中即将要被淹没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块浮木。

立刻就大声的、激动的吼着、叫着:“子宁,你快救我!季莫城要打掉我的孩子!”

苏言用力的在床上挣扎着,想要挣脱绑着自己的这冰冷的绳索,像是发了疯的精神病人一样。

季莫城看着眼前的万子宁,薄唇紧抿,眼里面的阴森一点一点的加剧:“万子宁,这是我和苏言之间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

万子宁忽略掉心中的压迫感,逼到季莫城的跟前,视线触及,一股浓重的火药味:“季莫城,我绝不允许你伤害苏言肚子里的孩子。”

季莫城听到孩子,胸口顿时怒火不止,不屑的冷笑:“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立刻手术!”

万子宁看到季莫城的决绝,趁其不备一脚踢开了手术室的门:“这孩子,你不要,我要!你休想动言言一根汗毛。”

万子宁一把冲到手术室里面,狠狠地推开手术床边的保镖,伸手就要解绑着苏言的绳子:“言言,不怕,我来了!”

而沈雅晴在一旁嘴角升起一抹得意的笑,火上浇油:“莫城,要不然就放过言言和子宁的孩子吧?”

而后看着手术室里面的女人,眼底一抹狠厉划过。手紧紧的握着,指甲一点一点的陷进了肉里。

苏言,莫城是我的,你们谁都别想抢走,雅萱不可能,你更加不可能!

而沈雅晴的话无疑是像一颗定时炸弹,狠狠击中了季莫城的心。

季莫城眼眸凌厉如刀,声音低沉的如同地狱中即将苏醒的魔鬼:“愣着干什么,抓住这个男人。马上手术,如果手术做不了,你们医院也不用再开了。”

一旁的医生听到季莫城的话瑟瑟发抖,立刻就去准备手术。

万子宁一边用力的挣脱保镖的牵制,一边大声的冲着季莫城吼道:“季莫城,你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竟然如此对待言言和她的孩子。”

但苏言此时却停止了所有的挣扎和反抗,眸子如同一潭死水,她看着在门口站着的季莫城,这个她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

她悠悠冷笑,但是却笑的傲骨凛然,笑的妖艳决然:“子宁,不要再说了。季莫城……我恨你……你……”

心像是被凌迟一般的疼,疼的锥心刺骨。

苏言话还没有说完,就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

当苏言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季家大宅的主卧里面。

一醒来立刻就捂着自己的肚子,心如刀割:“孩子,我的孩子……”

小腹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以及下身一点一点的粘稠感,清晰的告诉苏言,孩子终究是没有了。

沈雅晴见状假惺惺的走到床边,亲昵的拉起苏言的手,眼底闪过一抹得意:“言言,孩子已经没有了,你伤心也没有用啊,身体要紧。”

而季莫城却冷冷地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始终背对着苏言,没有任何一丝的安慰和关心。

苏言看着眼前的沈雅晴,眸子里面是嗜血般的恨,都是因为这个女人从中作梗,莫城才会如此对自己。

她不顾虚弱的身体,踉跄着站起身,眼底满是狠厉,向沈雅晴逼去:“沈雅晴,都是因为你!我要杀了你!”

沈雅晴立刻就一副无辜柔弱的样子,向后退去大叫:“啊!”

她心知肚明,以苏言现在的身体,绝对伤不到她分毫。

但苏言的手还没有碰到沈雅晴,季莫城就几步直逼到她面前,扬起手一个巴掌就把苏言狠狠的扇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女人,你疯够了没有!”

苏言捂着自己火辣辣的右脸,难以置信。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深爱了十年的男人,心如刀割。

刚刚动过手术,虚弱的身体因为这一巴掌立刻就猛的出了一股血,小腹猛地传来一阵一阵撕裂般难以承受的疼。

十年的深爱,五年的婚姻,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为了另一个女人如此对自己。

人生最大的痛苦也莫过于此了吧,可即使是如此,她依然割舍不下眼前的男人。

就像是当初和这个男人结婚一样,她明知道这个男人不爱她,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因为她爱这个男人,爱到了骨子里。

五年的婚姻,每天能看到这个男人,是她唯一的幸福。

这五年来即使这个男人对自己那么残忍,但她依然坚定如初,因为她爱惨了这个男人,而这份爱早已深入骨髓,融入骨血。

况且不管怎样,她现在都还是季莫城的妻子不是吗?

苏言想到这里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可抬眸就对上了季莫城冷若冰霜的眸子,心再一次如撕裂般的疼痛。

她强忍着拂去心中所有的疼痛,艰难的站起身子,无力的走到季莫城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开口:“莫城……我们……”

即使明知结果,苏言也还义无反顾的跳入了地狱,只因为那个地狱里有季莫城。

而苏言那闪着光,仿佛会发亮的眸子,好像一下子触碰到了季莫城心底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但当季莫城看到这样的苏言,忽然心中厌恶至极,眸子瞬间就锋利如刀。

接着,季莫城转身就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一把狠狠的甩到了苏言的脸上。一双眸子里布满了厌恶:“苏言,签字吧。”

冰冷的纸张狠狠的打在脸上,纸张上微凉的温度像是万年冰凌狠狠的刺在了苏言的心上,苏言的脸上立刻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感,但比起心里面的痛,却九牛一毛。

苏言捡起床边凌乱散落着的离婚协议书,心碎成渣。

她半蹲着身子,仰视着季莫城,狠狠咬着自己的唇瓣,都快浸出了血:“……莫城,你就这么绝情吗?”

但换来的却是季莫城更加的决绝。

季莫城眼里闪过淡淡的嘲讽,满不在乎:“绝情?苏言,要说绝情我可不及你的万分之一,如果当初不是季氏的危机,你趁虚而入,我怎么可能会娶你这种女人。”

苏言听到季莫城的话,心疼的无法呼吸。

眸子红的嗜血,她用力捂住自己一上一下剧烈起伏的胸口,强忍着心中揪心般的疼痛:“我这种女人?季莫城,你这样对我,那我们这么多年的婚姻又算什么?!”

季莫城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苏言,身子蓦地一怔,这五年来,无论他怎么样,苏言都是逆来顺受,这是苏言第一次在他面前这般。

一旁的沈雅晴看到季莫城的犹豫立刻走上前,弯下腰去扶苏言:“莫城,言言的孩子已经没有了,你不要再说了。”

沈雅晴知道孩子是季莫城和苏言之间最大的裂痕。

而苏言看着眼前的沈雅晴,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一把冷冷甩掉了沈雅晴的手,狠狠推倒了沈雅晴:“拿开你的手,我嫌脏……”

但苏言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季莫城冷冷的打断了。

季莫城身子前倾,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地上的女人:“苏言,你有什么资格说雅晴,给我道歉!”

苏言听到季莫城的话,眼中的滚烫再也忍不住,喷涌而出。眸子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手狠狠的指着面前的沈雅晴:“季莫城,你让我跟这个女人道歉?!”

而季莫城对于苏言眼底的痛苦和绝望,却熟视无睹,态度依旧冷漠如冰。

季莫城直起身子,后退一步,仿佛站的离苏言近了都觉得脏:“怎么?让你道歉还委屈你了,雅晴处处为你着想,你却如此侮辱她,不该道歉吗!”

苏言听到季莫城的话,心早已经疼的要死。

忽然间绝望一般的狂笑:“哈哈哈哈……季莫城,你让我给这个杀害我孩子的帮凶道歉,你休想!”

季莫城看到这样的苏言身子猛地一怔,结婚五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苏言。

一旁的沈雅晴看到季莫城的反应,立刻就上前搀住季莫城的胳膊:“莫城,言言刚刚没了孩子,你不要逼她了,你先出去,我好好劝劝她。”

“……”

季莫城听到沈雅晴的话没再说什么,转身向门外走去。

而苏言望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心疼到几乎停止了跳动。

但季莫城刚走,沈雅晴立刻就露出了她的真面目。

她逼到苏言面前,狠狠抓住苏言的肩膀,似乎要将苏言的肩膀捏成粉:“苏言,你够了!作什么作,你最好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不要存有其他的心思。”

苏言看着沈雅晴这一副丑恶的嘴脸,眸子里是嗜血般的恨,一把冷冷的打掉沈雅晴的手:“沈雅晴,我只恨自己没有早些看清你的真面目,是我自己眼瞎,才让你破坏了我和莫城的婚姻,但我告诉你,想让我和莫城离婚,你休想!”

沈雅晴站起身子,擦了擦自己那双刚刚被苏言碰过的手。

眸子里面满是得意,嘴角浮起一丝不屑的笑:“是吗?不过你还真可怜,到现在都还自欺欺人。我实话告诉你,莫城对你没有任何一丝的感情,如果有的话也不可能让医生手术,让你这辈子再也生不了孩子。”

沈雅晴的话直逼苏言的心脏,像是一把刀,狠狠的在苏言的心上划了一道,瞬间鲜血淋漓。

“不!我不相信!我要亲自去问莫城!”

苏言发了疯一般的嘶吼着,立刻激动的要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只是踉跄着身子还没有刚刚站起,沈雅晴就从包里面掏出了一份文件,狠狠甩在了苏言的脚边。

沈雅晴低头看向苏言,眸子满是嘲讽:“不必了,你就彻底的死心吧!”

“……”

苏言颤抖着自己的双手,打开文件,看到文件上面的内容还有落尾处她再熟悉不过的签名,苏言终于再也忍不住瘫倒在地,心如止水。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自己去医院查,苏言,离婚吧,莫城注定是我的,哈哈哈……”

沈雅晴看着瘫倒在地的苏言,终于心满意足,趾高气昂的离开。

而苏言像是一个得了失心疯的精神病人,慌乱的翻出自己的手机。

嘴里一遍一遍的喃喃呓语,一遍一遍的拨着季莫城的电话:“莫城,你不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我不相信,莫城,你一定不会的……”

可是每一遍,电话的那端传来的都是一个机械的女声。

直到最后手机打没电了,都没有打通。余光再次瞥到地上的文件,泪如雨下。

苏言抬头看了看窗外,天已经黑了。

远处f市的夜晚,灯火辉煌,热闹非凡,但越热闹,苏言的心就越孤独,五年的孤独,苏言其实早已经习惯,但是这一刻,苏言的心是死一般的沉寂和孤独。

第二天一大早,苏言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去了医院。

踏进医院的那一刻她心里面都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可当她从医院里面出来的时候,她望着远处的天空,心如死灰。

回到陆家大宅后,苏言坐在主卧冰凉的地板上,眸子里面满是绝望。

她望着这个房间,柜子、床单、还有窗帘,每一件都是她精心装扮的,回想着这五年来和季莫城之间所有的一切,心中满是苦涩。

从新婚之夜到现在,整整五年,季莫城回来的日子十个手指头都可以数的清,还有这五年来季莫城对自己从来都不曾改变的冰冷。

“哈哈哈……”

苏言大笑,其实她早就清楚了不是吗?

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季莫城爱的不是自己,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季莫城竟对自己如此残忍。

为了不让自己生下他的孩子,竟然毁了自己的子宫。

五年的婚姻,她做了一个如此可笑的梦。

她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男人,到头来竟如此对她。

她卑微了十年的爱情,到头来却成了她给自己埋下的慢性毒药,如今,终于病入膏肓,药石无医。

……

良久之后,苏言终于拿起了笔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看着锋利的匕首划过自己手腕处的大动脉。

一切终于解脱了。

当苏言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满目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我是来到了天堂了吗?

苏言本应高兴,她终于终于解脱了,那五年如地狱一般的生活终于结束了,可是不知道为何,想起那个叫季莫城的男人,苏言的心中忽然间划过一股浓重的失落和难以承受的压抑。

果然,她还是舍不得那个男子是吗?

十年的深爱,五年的婚姻,那个叫季莫城的男子早已经成为她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即使现在她失去了生命,来到了天堂,都依然还是割舍不下。

直到一股一股消毒水味钻入苏言的鼻尖,还有那个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映入她的眼帘,她才恍惚,原来自己在医院。

但是在看到季莫城的那一刻,苏言还是一下子就深陷了。自己好不容易筑起的铜墙铁壁,决定要放弃这个男人,可是现在只这一眼这个高墙就瞬间倾塌了。

脑海里不断的闪现着这几天来发生的所有的一切,苏言的心再一次狠狠的疼着,像是凌迟一般。

苏言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的平静,确切的说应该是绝望,眼中再无半分波澜:“季莫城,你为什么要救我?”

季莫城看到这样的苏言,心中一怔,往日里那个对他满是在乎,爱的死去活来的女人仿佛变了。

但是季莫城看到苏言胸口处跳动的那一刻心,眸子瞬间就锋利入刀:“苏言,我做什么从来都轮不到你过问。”

饶是再怎么假装若无其事,心里面那一丝一丝如刀绞般似乎要夺命的疼,苏言还是无法忽视。

五年来,季莫城一直都是如此无情的折磨着自己。

可是今天这个男人口中的话即使是这五年所有的一切加起来都不及分毫,如今就是连自己的性命,这个男人也当做一个游戏吗?

什么叫他做什么从来轮不到自己过问,那是她的命,她现在连她自己的命都做不了主了吗?

苏言狠狠的捂着自己的心脏,才止住心中那噬血般难以承受的疼,疼的她几乎晕厥:“季莫城,你做什么从今以后我半分都不想再过问,但是这命是我自己的,跟你没有半分瓜葛。”

而季莫城听到苏言的话瞬间如恐怖的魔鬼一般,眸子一片嗜血,猛地直逼苏言的面前,狠狠的扼住了苏言的喉咙:“你的命?苏言,你扪心自问,这条命是你的吗?”

苏言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季莫城,以往的季莫城虽然讨厌、折磨自己,但是从来都没有像今天一样恨不得杀了自己。

季莫城眸子里面这浓的化不开的恨意,从何而来?

季莫城手上的力气大的差一点要把苏言的脖子掐断,苏言呼吸困难,话从口中艰难的挤出:“季莫城,你……”

季莫城看到苏言满脸通红,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一般,立刻就放开了自己的手。

苏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冲着季莫城大吼道:“季莫城,你发什么疯?这条命本就是我自己的……”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季莫城“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病床边的柜子被季莫城狠狠的踢了一个洞。

季莫城倾身上前,狠狠的握着苏言的两只胳膊,似乎要把苏言的胳膊给捏断,眸子里是是噬血般的猩红:“苏言,你别忘了,你胸腔中跳动的那颗心脏根本不是你的!”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婆婆暴打儿媳:儿子孙子都是我的,只不过借了你的肚子!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3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