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以丑陋的脸趁人之危时抢了妹妹的未婚夫,嫁给了瘫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精品小说】以丑陋的脸趁人之危时抢了妹妹的未婚夫,嫁给了瘫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偌大的欧式豪华别墅瞬间被层层白色给渲染,哀伤的音乐悠扬在空气中。

夹杂在哀伤音乐中的是阵阵刺耳的哭声,阵阵故作、虚假无比的痛哭声。

人群都统一站在了一张挂着慈祥笑容老人的黑白照前,擦着那并不存在的虚假眼泪。

砰砰――地上的红酒瓶散乱的倒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一个身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狼狈的靠在厕所的门口,精致的五官被眼泪掩埋却依旧美的惊心动魄。

“外公,连你都走了,连你都离开涵涵了……”

席沐涵扶着墙面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泪珠一滴又一滴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上。

踩着凌乱摇晃的步子慢慢走进了厕所里,她那满是泪花的眸子却不禁慢慢的眯了起来:“嗯?女厕所里……怎么会有男人?”

席沐涵面前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高挺男人,宽大有力的后背充满了安全感。

而此时的西装男显然是在走神,而他的手里,拿着的却是一张照片。

而照片上的人却是那个追悼会上遗照的老人一模一样。

席沐涵撇了撇嘴,摇摇晃晃的上前想确认一下,却踉跄的撞在男人屁股上,呆愣了半秒的她随即本能的捏了一把。

抓――翘臀上的柔软触感瞬间传来,席沐涵半眯着眼睛不禁歪了歪脑袋随口道:“嗯,很柔软,不错不错。”

“舒服吗?”一道夹杂着阴沉沉冷气压的磁性男声瞬间响起。

席沐涵连连点头,嘴角的弧度也不禁瞬间上扬了起来:“还不错,要是能再大一些的话估计会更舒服。”

男人面色一黑,像是隐忍了许久一般,一把将席沐涵抓在自己屁股上的手打掉:“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席沐涵踩着摇晃的步子吹了吹被男人拍打过的手,脸上还颇是一副正义感爆棚的样子:“我干什么了?你这个猥,琐的老变,态。这里可是女厕所,你在这里干什么?”

男人冷哼一声,脸上满是厌恶的鄙夷:“这是新的搭讪方式吗?装醉闯男厕所?”

席沐涵还没反应过来男人的意思,就看到了转身打算离开的男人,她快速抓住男人的手:“等等,你不能走……”

只是话还没说完,席沐涵再也忍受不了由翻江倒海的胃所带来的呕吐感:“呕、呕……”

一瞬间,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夹杂着酒味的呕吐物味道,让人反胃。

男人冷俊帅气的脸不禁抽了抽,眉宇间满是隐忍的杀意。

他顺着自己干净的西装往下西装裤望去,就看到了自己此时的裆下满是让人反胃的呕吐物。

吐完以后的席沐涵意识已经清醒了一大半,看着面前青筋都暴起了的男人陷入了短路状态:“……你是谁?”

“你的身体会告诉你答案的。”男人说话,一只手已经甩开了席沐涵的下巴,径直就去撩她的裙子。

席沐涵大惊失色,一把推开了面前的男人,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厕所。

出厕所的时候还不忘回头看了眼,直到看到了墙面上大大的提示字―男厕所的时候,她此时才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

男人站在厕所抬起了那刚刚触碰过席沐涵的手不禁眯了眯那闪烁着不明光芒的眸子:“女人,你以为你逃的掉吗?”

席沐涵一路小跑到了房门口,期间不停的回头看,直到确定男人没追上来的时候才轻轻的松了口气。

她的手刚搭在房门把手上,还没来得及开门的时候,一道又一道声音促不及防的传了出来……

“诗雅,再多叫几声哥哥。”

“诗雅好喜欢楚川哥哥的……”

席沐涵的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刚刚还有些昏沉的脑袋此时却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一脚将房门踹开,冷眼看着床,上一对白花花身子,略显惊慌的男女:“哟,这是谁啊?这不是我的好妹妹和江氏集团总经理江楚川吗?哦不对,我应该说,我的未婚夫。”

江楚川迅速镇定了下来,拿起被子就盖在了自己和林诗雅的身上:“席沐涵,你怎么回来了?”

“我怎么回来了?我不回来的话,能看的到这出绝世好戏吗?我的好妹妹和我的未婚夫在我的房间偷|情,这种戏码我以为只能在小说里看到呢。”席沐涵双臂环胸慢慢的在沙发上坐下,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情绪。

林诗雅连滚带爬的跪在了席沐涵的面前,哭的楚楚动人,让看见的人都于心不忍:“姐姐,姐姐……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和楚川哥哥什么事情都没有。楚川哥哥是姐姐的未婚夫,诗雅又怎么会做出对不起姐姐的事情……”

席沐涵微微前倾着身子半眯着眼看着楚楚动人的林诗雅随之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林诗雅,你从小到大,做出的对不起我的事情,还少吗?”

“姐姐,诗雅真的没有,诗雅没有……姐姐原谅我和楚川哥哥吧。从今天起,诗雅不会,不会再见楚川哥哥了,再也不会了……”林诗雅说着说着就捂眼小声抽泣了起来。

江楚川穿好衣服一脸怒气的将林诗雅扶起,看着席沐涵的满是厌恶:“席沐涵,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件事和诗雅没有关系。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我们的婚约只不过是利益而已。”

席沐涵微微颔首,“既然是利益的话,那我去国外,你为什么要跟过去陪我一年?”

江楚川冷哼一声,看都不看席沐涵一眼,却小心翼翼的看着怀里颤抖不停的林诗雅:“要不是我爸逼迫我,我怎么会去陪你?再说了,席家的董事长已经死了,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席家千金吗?”

席沐涵瞬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张素颜朝天的脸却依旧美的惊心动魄:“江楚川,你说什么?!”

江楚川冷哼一声,满是冷光的眼睛淡淡扫过席沐涵:“你还不明白你现在的处境吗?”

席沐涵的眸子渐渐眯起,唇角也随之上扬:“那你们又有看清楚你们现在的处境吗?”

江楚川看着眼前的席沐涵,眉头也慢慢皱了起来。不等他反应过来,一个快速的身影迅速从他的身旁闪过。

等到他反应过来了的时候,怀里的女人已经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一连串的尖叫声……

嘭――席沐涵一把将果着身子的林诗雅扔在了满是人群的宴会厅,脸上满是讥讽:“诗雅,我记得你好像现在已经是个一线女星了吧?”

林诗雅紧紧的抱着自己,咬着牙瞪着席沐涵,脸上满是愤恨:“席沐涵,你这个疯女人!”

“谢谢夸奖。”席沐涵笑着站了起来,由着身后的记者举起了手里的摄像机从她身旁涌过,直奔林诗雅。

咔嚓咔嚓――摄像机不停的闪烁着刺目的闪光。一旁的人都保持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闹剧,却无一人上前。

突然,一道身影推开了所有的记者蹲在了林诗雅的身旁随后拿着手上的毯子披在了她的身上。

“够了,不要再拍了!”

江楚川脸上闪烁着阴沉不定的冷意,却将目光一瞬间锁定在了席沐涵的身上。

听到了动静赶来了一男一女,脸上满是不解:“发生什么了?”

林诗雅由着江楚川扶着,身子却居然颤抖了起来,一副受了惊吓的可怜模样:“爸爸妈妈,诗雅没事,你们不要怪姐姐。姐姐,姐姐也许也不会故意要这么做的……”

打扮得体化着妖艳妆容的女人心疼的拍了拍林诗雅的肩膀:“诗雅,以前你就天天受她的欺负,如今她却还是要欺负你。”

说完,女人就哭出了声,假模假样的擦了把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

周围不堪的议论声一句接着一句的传进了男人耳里,他的面色瞬间了一凛:“席沐涵,你在干什么?!”

“我在干什么?我亲爱的爸爸啊,我在自己的房间里抓到了我的好妹妹和我的未婚夫私通,你说我现在在干什么呢?”席沐涵笑眯眯的对着林诗雅和江楚川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一丝愤怒。

林家琛微微一愣,却没有一丝的惊讶和愤怒:“你妹妹和江楚川肯定也是有苦衷的,你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一旁的记者听到了几人的对话,拍的更是认真了起来。这样的爆炸性新闻一定能登上头版头条吧?!

席沐涵眯起眸子扬了扬脑袋轻轻笑道:“看来就连爸爸都知道我的好妹妹和我的未婚夫有关系呢,不会一直被瞒在谷里的只有我吧?”

“够了,席沐涵,你真让我恶心。诗雅这么善良,你却这样伤害她。我江楚川代表江家宣布,取消和席沐涵的婚约。从此形同陌路。”江楚川冷冷的看着席沐涵,脸上满是冷漠和决绝。

而江楚川把这些话说完了之后,依旧没有一个人惊讶。

刘娇娇眯了眯那意味深长的眸子轻轻的拍了拍林诗雅的后背却什么话都没有说起。

席沐涵冷笑连连,脸上满是高傲:“江楚川你说的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你才是我见过最恶心的种马。还有,今天是我席沐涵甩了你……”

她停顿了一秒,嘴角微微上扬:“毕竟,婊|子和狗天长地久。”

此时席沐涵不知道,她所闹出来的事情却一件不露的被不远处的一个男人尽收眼底。

“总裁,你遭遇了什么?”一旁同样黑色西装的男人一脸恭敬的指着对面男人满是呕吐物的西装裤问道。

男人眯了眯眸子却看了眼自己的手:“没事,走吧。”

男人一脸不解的摇了摇头却连忙跟了上去。

林诗雅拉了拉江楚川的手小心翼翼的说道:“楚川哥哥,姐姐说的都是气话。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千万不要我而做出这样的荒唐的决定。”

江楚川心疼的在林诗雅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可是我喜欢的就是这样善良的你,这样的决定又怎么会荒唐呢?”

“江楚川,恩爱秀够了就滚吧。席家不欢迎你。”席沐涵双臂环胸已经赶起了人。

江楚川脸上充斥着满满的愤怒,可是下一秒,愤怒却被笑容代替:“我滚出席家,席沐涵,你是不是搞错了。该滚出席家的,是你而不是我。”

席沐涵的眉头瞬间紧锁:“我?就算外公离开了,席家也轮不到你多话。”

“那么我呢?我有说话的权力吗?”林家琛仰起头看着席沐涵冷声道。

刘娇娇眯了眯眸子走到了林家琛的身旁:“席沐涵,你以为老头子有多喜欢你?他可是连死了,都没有为你留下过一份遗嘱的呢。”

林家琛一把揽住了刘娇娇的肩膀看着席沐涵,像是在宣誓主权一般:“爸的死我也很心痛,而他也没有留下过一份遗嘱。你的年纪太小,恐怕还不能掌管公司,所以,我会成为席家的董事长,让席氏集团发扬光大。”

席沐涵咬着牙瞪着林家琛,头却不断的摇着:“不可能,不可能的!外公说过,席家只能留给姓席的!我赶回来的时候,外公已经走了,他死的蹊跷,一定和你们有关!”

林家琛的眼睛瞬间瞪大,手却挥了挥,没过一会,两个黑衣保镖已经站到了席沐涵的身旁。

“席沐涵,虽然你也是我的女儿,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从今以后,不再有什么席家,而是林家!而你居然怀疑你的父亲,简直大逆不道!让你净身出门磨练两年就当惩罚了。”

净身出门磨练两年?不就是想赶她走吗?

席沐涵依旧仰着高傲的脑袋发出阵阵冷笑:“林家琛,你不配为人父。我外公尸骨未寒,你就霸占他辛辛苦苦打下的家产。此时,又把我给赶出席家,你真是我见过最没心没肺的白眼狼了,没有之一!”

今天来参加追掉会的都是在帝都有钱有势、有权有脸的人,席沐涵的这一席话瞬间让周围多出了许多的议论声和嘲讽声,也让林家琛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了。

他的脸上充斥着慢慢的愤怒,一个跨步上前就对准着席沐涵的脸蛋扬起了手:“席沐涵,你居然敢这么说我?”

清脆的巴掌声并没有如约而至的落下,反而是林家琛的手被席沐涵紧紧的抓住了手心里。

她慢慢的扬起那张高傲的脸蛋,如同精灵一般的眼睫毛瞬间打了上去:“林家琛,帝都从来就没有什么林家。能被世人记住的,只有席家。”

席沐涵本生就是贵族小姐,说出来的话自然是气场十足,让林家琛都不由的呆愣住了。

刘娇娇看着呆愣的林家琛随后迅速指着席沐涵怒道:“你们还在那里干什么?给我抓住她!”

身后的黑衣保镖接受到了刘娇娇的指示以后立即上前摁住了席沐涵的肩膀。

江楚川搂着林诗雅慢慢的走到了席沐涵的身前,像是示意一般的与她十指相扣,鄙夷的余光迅速扫过微微有些狼狈的席沐涵:“席沐涵,虽然我很讨厌你,不过你毕竟是诗雅的姐姐……”

席沐涵挣扎了一下,却还是无法挣脱开身后两个身材强壮的保镖的禁锢,只能用一双愤恨的眼睛瞪着面前一个个虚伪的男男女女。

啪啪啪——江楚川的双掌轻轻的拍打着,没过一会,一个保镖就拿着一个已经打开了的金属的手提箱走到了他的身旁,而那个手提箱里安静的躺着满满的钞票,让人眼花缭乱的钞票。

“你说你这净身出户的要是在外乞讨的话,丢脸的可是诗雅,所以……这些钱就当我施舍给你的好了。”

江楚川那眯起的眼睛里满是鄙夷和讽刺,手却不紧不慢的将手提箱里的钞票拿出往空中飞去……

漫天飘舞的钞票犹如花瓣落下一般稳稳的全部撒在了席沐涵的身上,紧接着又从她的身上落下,一张一张的落在了她的身旁……

一瞬间,追掉会上所有人的讽刺点和鄙夷点全部由林家琛的身上转移到了席沐涵的身上。

席沐涵偌大的眼睛瞬间猩红,她瞪着眼前的江楚川和似笑非笑的林诗雅:“江楚川,你算个什么东西?若不是席家,江家能在帝都有这一席之地吗?若不是靠席家,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

“你这个臭婊,子在这里说什么?”江楚川一瞬间扬起手重重的朝着席沐涵的脸上落去。

所有看戏的人却又一次没有听到清脆的巴掌声,反而是一道带着恶臭味的男人出现在了席沐涵的身前,一只手轻松的握住了江楚川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江楚川的脸瞬间煞白,五官都痛的扭曲在了一起。他看着眼前戴着墨镜的男人不禁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是谁?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小人物,不需要知道。”男人薄唇轻启,狂傲无比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传了出来,却足以让追悼会的所有人都听到。

席沐涵惊讶的看着眼前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的背影不禁愣了愣,他他他怎么来了?难道是来找我算账的?!

江楚川咬了咬牙不禁看了眼身后的保镖怒道:“你们还愣着干嘛?把这个不相干的人抓起来啊!”

身后的两个保镖立即上前,只是刚伸出手将摁住男人的肩膀的时候,面前的身影已经迅速消失。

下一秒,两只手一致性的搭在了两个保镖的手腕上,随之顺时针一扭,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响了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男人扭了扭脑袋,显得那般狂妄不羁。一个侧头,就将视线落在了那两个摁在了席沐涵肩膀上的保镖身上。

两个保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仿佛透过墨镜感觉到了那冷冽刺骨的冷光一般,本能的放开了手里的席沐涵。

男人站在原地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举在半空中,一副十分嫌弃的样子。

下一秒,一道急急忙忙的身影迅速跑到了男人身旁,脸上满是紧张:“对不起总裁,我来晚了。”

噗嗤噗嗤——男人一脸紧张的拿出一个小瓶子不停的朝着男人手上喷着液体。随之又从一个完整的消菌袋里拿出了一张处理好的手巾小心翼翼的替男人擦拭着手掌。

空气中一瞬间弥漫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席沐涵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抽,要不然这么夸张?

看着江楚川那张气红了的脸,她又觉得无比的开心。

席沐涵看着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男人吸引了以后不禁偷偷转身,一副贼兮兮的样子。

这个男人诡异的很,果然还是先开溜吧。虽然他救了她,可是万一他要秋后算账的话,那她岂不是死定了吗?

“总裁,那个女人溜了。”

男人隐藏在墨镜下的冷眸渐渐眯起,看着席沐涵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追悼会,眼里闪烁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她、溜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一旁的男人微微点头,看着身旁渐渐围过来的人群不禁出声:“总裁这里……”

男人歪了歪脑袋,瞬间将脸上的墨镜摘下,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男人一摘下墨镜,人群里瞬间爆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惊呼声:“那不是华越科技集团的总裁黎墨吗?!”

“黎墨是什么样的存在?!全球的经济都掌控在他的手心里的啊!真的是不高兴跺一跺脚,整个大地都要抖三抖的存在啊!”

“对啊!他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来参加席家的追悼会?虽然说席家的地位也在帝都也是数一数二的,可是也是完全没到能惊动黎墨出动的地步啊?!”

……

江楚川看着眼前的黎墨不禁有些咂舌,他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对着黎墨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黎总大驾光临,之前可能有些失礼,还希望黎总不要放在心上……”

黎墨带着冷光的冷眸淡淡的扫过地上之前侮辱着席沐涵的钞票,随之冷眸慢慢眯了起来:“看来江家钱真的很多啊……”

江楚川微微一愣,顺着黎墨的目光望向了地上铺天盖地的钞票,眸子里迅速划过一丝疑惑:“黎总言重了……”

他随之扬起手挥了挥:“你们还不把地上的钞票捡起来?”

身后的两个保镖立即蹲下身子,只是手还没碰到钞票,黎墨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钱好像是江先生撒的吧?”

江楚川微微一愣,眉头随之也慢慢的皱了起来:“黎总这是什么意思?”

林诗雅看着对面气质不凡、风度翩翩的黎墨不禁愣了神,那颗平静的心也迅速的跳动着,化着精致妆容的眼睛里闪烁着痴迷的光芒。

跟在黎墨身旁这么多年的杨子文怎么会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他一个跨步站到了江楚川的身前:“中华传统美德,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这钞票是江先生你撒的,那么自然是江先生你自己亲手捡了。”

杨子文话音一落,周围顿时发出了一阵又一阵低笑声……

江楚川面色瞬间有些不好看了起来,他冷着脸看着杨子文:“你一个小小的助手,居然敢给我建议?”

“我的意思,就是总裁的意思。”杨子文闲适的态度,一副无所谓的表情。

江楚川发出一声略带鄙夷的冷笑:“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替黎总拿主意……”

不等江楚川把话说完,黎墨冷冽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倒计时两分钟。”

黎墨的话音一落,杨子文就抬起了手臂看着手腕上的手表点了点头:“江先生,总裁的意思是两分钟之内你若是不能将地上的钞票都捡起来的话,后果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江楚川咬紧牙关脸上最终还是硬扯出了一抹尴尬的笑容:“黎总,今天是席爷爷的追悼会,您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江楚川的话并没有换回黎墨的心软,反而是惹出了一阵又一阵的略带讽刺的笑声。

现在知道这是席爷爷的追悼会,那么刚刚给尽了席沐涵无尽羞耻、侮辱的人又是谁?

“江先生,你还有一分48秒。”杨子文冷漠的提醒道。

江楚川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慢慢的蹲在了地上,颤抖的双手握紧了地上那一张又一张带着无尽羞辱的钞票,手背上的青筋也是一根接着一根的暴起。

黎墨是整个世界都不敢得罪的人,更何况只是他一个只能在帝都占据小小一席之地的江家?

看着已经蹲下了身子,身形略像狗狗的江楚川,黎墨重新戴上墨镜转身离开。

杨子文轻轻的摇了摇头,随之也转身跟上了黎墨。

江楚川紧紧的握着手心里的钞票咬紧了牙关,黎墨根本就没有想要自己把这些钱捡起来,他要的、只是自己出丑而已。

他一把将手里的钞票狠狠的砸在地上,脸上除了愤怒还有着慢慢的不解。可是、黎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直到黎墨的身影消失在了追悼会,林诗雅才依依不舍的将目光收回,随之故作一脸担忧的蹲在了江楚川的身边:“楚川哥哥,你没事吧?”

杨子文看着身后戴着墨镜的黎墨不禁出声:“总裁,你为什么会帮那个小姑娘?”

“帮?我有帮吗?”黎墨微微侧头,冷眸迅速扫过杨子文。

杨子文发动了车子才微微颔首:“总裁你最不爱管的就是闲事了,而今天居然会管那个小姑娘的闲事呢。你们认识吗?”

黎墨眯了眯那如星光一般的眸子,薄唇微微上挑,扬起一抹慵懒的笑意:“很快就会认识了。”

杨子文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随之身子控制不住的颤抖了一阵,居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目光扫过黎墨那满是呕吐物的裆下的时候却是留了个心眼,黎墨这种洁癖到了极点的人,居然没有一瞬间崩溃,还会倒回去帮助那个女人?!不过,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另一边倒在酒店大床上的席沐涵重重的叹了口气,目光一瞬间呆滞了起来。

她慢慢从包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这是外公留给他最后的东西。

精致的木盒一打开,露出的只有一张保存良好却透露着年代感的信封和一个小型u盘。

席沐涵小心翼翼的将u盘插入房间里的电脑上,席外公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了电脑上。

他依旧是笑的一脸慈祥亲和,只是那张脸却是苍白了许多:“涵涵,等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外公或许就不在了……你不要伤心,我和你妈妈都会化作天上的星星,好好守护你的。”

“就算我们都不在了,楚川也会替我们好好守护你的。到时候你和他结婚了,可就要长大了哦。外公啊,还找了一个人守护着你,就算我不在了,他也会在暗中保护你的……要保存好信封,如果有一天他找到了你,把信封给他,他会知道怎么做的。涵涵,外公永远爱你。”

电脑前的席沐涵此时已经泣不成声,手掌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任由着泪珠一颗又一颗的滑下。

外公,你就连去了天堂,都那么相信江楚川么?他可是你一离开,就立马迫不及待的和我解除了婚约的。

席沐涵擦了擦脸上的泪珠,美眸里满是不在乎。

至于外公说的另一个守护她的人,她也从来都不相信。

江家和席家和世交,都能做的这么绝情,更何况一个她从未见过的人呢?

一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席沐涵的思绪,让她瞬间回过了神。

她小心翼翼的将u盘和木盒收好以后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着名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脸上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容。

“淮宁啊,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呢?你不是在国外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以后才发出一阵疼惜的叹气声:“涵涵,我回来了,也知道了席爷爷去世的消息。我很担心你,你还好吗?”

顾淮宁的话音一落,席沐涵再次有了想要落泪的冲动。她死死的咬紧自己的下唇瓣,硬是不让眼眶里的泪珠落下。

“我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话没说完,席沐涵的话音里已经染上了丝丝的哭腔,泪珠也是夺眶而出,促不及防。

电话那头的富带磁性的声音显然着急了起来:“涵涵,你现在在哪里?”

席沐涵轻轻的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咬着牙将电话挂了:“对不起淮宁,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将电话关机以后,席沐涵蜷缩在电脑椅上,脑袋也埋进了大腿里。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的话,就让她尽早醒过来吧。

砰――一声巨响,房门被突然撞开,一道宽大的身影迅速闯了进来。

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男人停在了靠椅旁,随之慢慢伸出了双臂,将靠椅上的席沐涵紧紧的搂进了怀里。

席沐涵慢慢抬起那张满是泪痕的脸看着带给自己温暖的男人微微一愣,满是红血丝的眼睛再次盈满了泪珠:“淮宁,你怎么来了?”

“笨蛋,一个人逞什么强?我一直都在啊。”顾淮宁温柔的揉了揉席沐涵的脑袋,眸子里满是醉人的温柔。

因为是混血的关系,顾淮宁长相俊美,和女人站在一起都会让女人惭愧不已。加上温柔体贴的性子,一直是所有女人心中的天使。

顾淮宁心疼的拍着席沐涵的后背:“涵涵,你今天住这里吗?”

席沐涵轻轻的点了点头,还是朝着顾淮宁露出了一抹强硬的微笑:“嗯,这里挺好的啊。”

顾淮宁听着席沐涵的话,脸瞬间阴沉了起来:“林家琛居然敢把你赶出席家,他是不是忘了,他可是姓林,你才是姓席。”

“没事,我不在意。外公没有安排这件事,说明他早就猜到了。我想外公也不想让我和他斗吧。”席沐涵慢慢的摇了摇头,一颗心却如同坠入冰窖。

外公可能猜到了林家琛会私吞席家的家产,估计却没猜到江楚川会解除婚约吧?更没想到,林家琛会把她赶出席家吧?

顾淮宁在席沐涵肩膀上轻轻拍了拍,“涵涵,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夺回席家的。”

席沐涵轻轻的摇了摇头,眸子里却满是坚定:“不用,席家,我一定会自己自己夺回来的。”

“好了,今天你就先和我回去吧,我不放心你住在这里。”顾淮宁朝着席沐涵慢慢的伸出了双手,却迟迟没有等到她的回应。

席沐涵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淮宁,我现在名声不好,我不想给你添加麻烦。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顾淮宁看着一脸坚定的席沐涵,最后还是转头对着酒店的总经理说道:“把这一楼的房间全包了。”

席沐涵的眼睛陡然间睁大,眼睛里满是惊讶:“顾淮宁,你疯了?”

“涵涵,既然你要静一静,那就好好静一静。我就在你的身边。”顾淮宁温柔的揉了揉席沐涵的脑袋,眸子里满是宠溺。

突然空下来的房间飘散着孤寂的落寞,席沐涵小心翼翼的躺在了床、上,哭过以后眼皮就像千斤顶一般沉重,一阵困意席卷而来……

第二天被饿醒了席沐涵慢悠悠的打开电视,随手打开了酒店里的泡面,转身就拿着水壶进了卫生间打水,全然没注意到电视上所在播放的新闻。

电视上的新闻还在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播放着,而那出现在电视里的身影就是杨子文。

出现在各个新闻里的都是一个个激动不已的记者……

“华越科技集团总裁黎墨下达了全球通缉令,全球范围内寻找……一个女人!对,大家都没有听错!就是寻找一个!女人!”

“我知道这对于大家来说很惊讶,但是这确实是真的!消息也是由华越科技集团总裁的贴身助手杨先生所散发出来的!”

“听说找到那个女人将会有重赏!这好像也是华越科技第一次动用民众关系!”

“这里是vt新闻为您带来的一线新闻,接下来将放上该女子的照片。”

……

席沐涵一抬头就看到电视里出现了一张模糊的照片,照片里的女人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身旁斜倒着不少的啤酒瓶,活生生的就像一个流浪汉。

砰——她手里的水壶瞬间掉落在地上,水花瞬间迸溅在了地毯上,犹如她此时的心情。

席沐涵的右眼皮不断的跳动着,就连嘴角也不断的抽搐着。这是什么鬼?!电视里的不就是她么?只是……她怎么上电视了?!

她的双手瞬间死死的扣在了电视上,大有一副要徒手撕电视的样子:“谁放上去的?!谁?!”

下一秒,电视上的画面再次变动,一瞬间映出了黎墨那冷峻却360度无死角的脸,让席沐涵一瞬间陷入了呆愣。

记者的话一瞬间将她从呆愣中拉了出来:“这位女子还真是豪迈啊,啊哈哈,只是不知道这位女子到底是怎么惹到了华越科技的总裁黎墨的呢?又让总裁这么花这么多心思去寻找她呢?要想知道详情,请继续关注我们tv新闻。”

席沐涵皱着疑惑的眉头摇了摇头,她在国外的时候就听过黎墨这号跺一跺脚就能让全球都震动的恐怖男人,但是……她什么时候惹到了这样的人物?她明明就连见都没有见过的好吗?!这黑锅怎么就扣在她的身上了?!

她一脸愤恨的抬起头,眼睛却瞬间陡然睁大。

只见电视巨大的屏幕上放着的就是黎墨的照片,而那照片下方,还体贴的贴了一个醒目的标签:华越科技集团总裁黎墨。

此刻仿佛有着一道又一道的滚滚天雷在席沐涵的脑袋上闪烁着,随后一道又一道准确无误的打在她的脑袋上,让她的大脑一瞬间短路。

她看着电视上的男人,记忆一瞬间被拉回到了昨天追悼会男厕所所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她……得罪了那个男人,不就相当于,她得罪了全世界吗?!

席沐涵的双手紧紧的摁住了自己的太阳穴不禁仰天长啸:“怎么会这样啊?!”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以丑陋的脸趁人之危时抢了妹妹的未婚夫,嫁给了瘫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3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