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对男人,女人最要保守的4个秘密!

【免费小说】对男人,女人最要保守的4个秘密!
“韩瑾归,你给我停下来!你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

楚云深刚洗漱完连护肤品还没有来得及涂抹,便被闯进来的韩瑾归按在了梳妆台上。

韩瑾归一身的酒味混合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令她泛起一阵恶心。

听到她的话,韩瑾归从她的身后抬起头,那双猩红的眸子反射在面前的镜子中,显得异常可怕!

“就算这个孽种现在死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他的话像是一盆冰水,将楚云深从头浇到尾,凉到了心坎里去。

“韩瑾归,你还是人吗?这也是你的孩子!”

“呵……”

男人轻笑一声,他的大手狠狠地捏住楚云深的下巴,逼迫着她看向面前的镜子。

“楚云深,好好看看镜子中你的这张脸是有多恶心,就你这样的人也配做母亲?你肚里那个孽种身上每一丝属于我的骨血我都嫌脏!”男人的话却像是巴掌一样,狠狠地扇在自己的脸上。

韩瑾归,他就是来羞辱她的!

咬着牙,狠狠地挣扎着:“韩瑾归!你发什么疯!你要发疯找你外面的莺莺燕燕去,别找我!”

结婚三年,韩瑾归每到这天就会疯了一样的来找她!

无一例外!

“不找你?那你欠的债该要谁来还?!三年了,楚云深,你的心中可有过愧疚!你害死了清雅,顶替清雅嫁给我,凭什么你还能这么安稳的待在韩家,享受属于清雅的一切!”

三年前,他要娶的本是夏清雅,可是结婚当天,掀开新娘的头纱露出的却是楚云深那张脸!

而夏清雅却在隔天被人发现跳河自杀了。

在她跳河自杀的地方还留下了那封信——

“瑾归哥哥,娶了云姐姐吧,我祝你们幸福。”

这铁证如山摆在面前,分明就是这个女人为了嫁给自己害死了她的闺蜜!

只要一想到夏清雅泡在水中溃烂的尸体,韩瑾归就恨不得将眼前的这个毒妇给活活掐死!

这种蛇蝎心肠的人还妄想怀上自己的孩子?!

她也配?!

楚云深撑着梳妆台的手指死死地抠着,指甲几乎嵌进了木头缝里去。

“韩瑾归,你就这么恨我吗?如果我说三年前根本不是我逼死夏清雅的,就是穿上婚纱替嫁,我都是应了夏清雅的请求呢?!”

她转头,清澈的眸子对上他的。

有那么一瞬间,韩瑾归差点相信了她。

可是只要一想到夏清雅的死相,他的心中就升起一股熊熊的怒火。

“楚云深,你到现在都还在狡辩!你问我恨不恨你?好,我现在就告诉你,我恨你恨到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恨不得那天死的是你!”这个男人不相信她,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相信!

那她何必再开口,留下给他羞辱她的机会?楚云深身体却早就承受不住,瘫坐在地上,她的脸色苍白的吓人,后背尽是冷汗,下半身更是难言的疼痛。

她低头一看,却发现大腿间丝丝血迹刺红了眼。

孩子……

她的孩子。

楚云深吓得大叫:“韩瑾归,送我去医院,救救我们的孩子!”

看她一抬头对上的却是男人凉如水的眸子。

“好啊~正好,我帮你预约了一台剖腹手术,现在去,时机刚刚好!”

楚云深吓得想要逃,可是却被韩瑾归一把扣住了手腕,狠狠地拖进了车中带去了医院。

“不,不要,我不要进去。”

看着手术室的大门,楚云深真的怕了。

韩瑾归是认真的,他是真的想要将她的孩子活生生剖出来。

当她被带上手术台,看着医生拿着手术刀的时候,楚云深吓得求饶:“我求求你,我不要来医院了,你不要拿掉我的孩子,韩瑾归,孩子是无辜的啊……”

男人冷漠的一手甩开楚云深抓住他的手,极其厌恶!

“无辜?那被你逼死的清雅无不无辜?”

“立刻动手术,给我把那孽种取出来!”

他转头看向手术台上的女人,薄唇轻启:“楚云深,记住,这个孩子是因你而遭罪,也是你替清雅还的一条命!”

清雅……

清雅……

又是夏清雅!

这个名字三年来,一直都像是噩梦一般缠绕在她的心头,令她挣脱不开!

可是明明不是她做的,为什么要用她孩子的命来还!

难道就凭着三年前那一句简单的手写祝福语,一具泡烂了的尸体?

就凭着当初她爱韩瑾归爱的奋不顾身,爱得昭告天下非他不嫁?

所以就认定了是她逼死的夏清雅吗?

为什么没有人相信她?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逼着她来还这笔无谓的债!

甚至连她的孩子都不放过!

难道他韩瑾归认为她有罪,所以她就必须偿还吗?!

当麻醉药刺进楚云深的身体时,随着感觉消失的还有楚云深的心!

——

楚云深是被护士小姐推醒的,醒过来后的她第一反应就是去摸肚子,可是那里早就空空如也什么都没了。

是啊……

韩瑾归那个狠心的人怎么会放过她!

“还愣着干什么啊,韩总说了,让你赶紧滚,别碍了他的眼。”

护士仗势欺人,看向楚云深的眼神中充满了厌恶。

似乎从三年前开始,整个G市都知道这么一个心狠手辣的楚云深,也都对这样的楚云深抱有这种恶意!

手紧紧地攥住,忍着身上的疼痛,挺起身一步一步的离开手术室的复苏室,她楚云深,从来都不需要别人的怜悯!

可是穿过长长的走廊回到病房的时候却听见一道刺耳的声音。

“瑾归哥哥,这个孩子真的能救我吗?对不起……我没有想要想到你会直接将云深姐姐肚里的孩子剖出来,只是医生也说了,想要救我的话需要同样的配型……瑾归哥哥,我不想死……”

“没事,那个孽种生出来我也不会多看一眼,能救你一命也算是替楚云深还了欠你姐姐的债。”

男人安抚着怀中的小女人,而在他们两人的旁边,一群白大褂却抱着一个小小的刚出生的小婴儿,眼看着手中长长的骨髓针刺进了孩子的后背……

“住手!”

楚云深急红了眼冲了进去,一把将孩子抢了过来,尖利的骨髓针划在她的手臂上,割出一道长长的血迹,疼得入骨。

可是幸好,孩子被抢过来了!

楚云深紧紧地将孩子抱在怀中,死死地瞪着韩瑾归和他怀里的女人。

那个和夏清雅长相相似的女人——夏清雅的亲生妹妹夏清音!

是,韩瑾归丧心病狂到在夏清雅死后,找了夏清音这个替代品来陪着他。

他对她百般宠爱,言听计从。

他将他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夏清音这个女人,不,应该说是留给了夏清音代表着的死去的夏清雅!

而这个男人留给自己的,却只有寒到骨子里的冰冷。

可是楚云深万万没有想到韩瑾归竟然会冷血到在夏清音患了白血病之后,将她肚里尚未足月的孩子剖出来给他心爱的女人换骨髓!

楚云深害怕的全身都在颤抖着。

紧紧地将孩子抱在怀中,不敢松手半分。

“韩瑾归,我不管你是喜欢夏清雅还是夏清音,我也不管你是恨我还是怨我!这些我都不在乎,但是如果今天你敢动我女儿一根汗毛,我楚云深一定不会放过你!”

她护着怀里孩子的模样令人带着坚决,可是在韩瑾归眼中,这种坚决却一文不值!

“楚云深,我留下这个孽种已经是对你的一种恩赐,我劝你不要再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他阴冷的眸子看向楚云深,那眼神像是刀片,将她划得遍体鲜血。

楚云深慌了……

她有些不知所措,目光看向夏清音,又看向拥在她腰上的属于韩瑾归的手。

第一次,楚云深内心涌起的只剩下了绝望。

她认了,她想放手了。

“我知道你恨我,可是孩子是无辜的,我求你,放过孩子!”

第一次,倔强如她,放下所有的骄傲,哀求着他,只为了让这个男人放过她的骨肉!

“放过?楚云深,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和我讲要求?”男人毫不在意的轻笑。

楚云深愣了。

资格?

是……

她哪来的资格?

可是……

“以我是韩太太的资格来和你讲条件。”

她咬紧牙关,手掐着大腿,几乎掐出血来,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中挤出。

“只要你放过我女儿,我愿意放弃韩太太的身份!和你离婚!”

曾经她将韩瑾归视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哪怕是在结婚那天,所有人都在骂她楚云深心狠手辣,逼死闺蜜,可是她却不在乎。

她只倔傲地披着婚纱问了红毯那头的人一句。

“韩瑾归,你信我没有逼死她吗?”

只要他说不信,她一定不会嫁!

可是,他是怎么回的?

他说,“信,所以我不会告你,我会让你无罪,我还会娶你!”

她以为她多年的感情终于得到了回应,她以为他的雷霆手段将这件事压下来,就是真的认定了她的无罪,可是她却不知道,这个男人只不过是为了让她嫁给他,用他的婚姻,将她困住,亲自惩罚。

现在她懂了,也怕了。

怕了这个男人的冷血,也怕到将她这辈子最为珍藏的东西——她与韩瑾归的婚姻拿来作交换。

话一落地,楚云深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瘫坐在地上,可是韩瑾归却笑了。

矜贵的身子蹲在她的面前,捏着她的下巴冷声道:“离婚?呵呵……楚云深,你不是爱我爱到骨子里了吗?你不是怎么都不愿意和我离婚吗?你不是耍尽心机的想要嫁给我吗?怎么?改主意了?”

“是,是我错了,是我妄想韩总的婚姻和爱情。错了,我就要改,所以,韩总,我愿意离婚,只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楚云深放下所有的骄傲,求着他。

她清楚,韩瑾归见不得她直挺得脊背,所以她就折给他看!

得到女人的哀求,可是韩瑾归却没有想象中的愉悦,反倒是心头无端生气一股怒火。

“别做梦了!楚云深,从你嫁给我的那刻起,你就该明白,清雅的每一份殊荣,你都不该拥有!清雅所要承受的每一份痛苦,你都该加倍偿还!现在债没还够就想走?!做梦!”

他冷哼一声,这女人害死夏清雅,就想要拍拍屁股离婚走人?

那清雅的一条命呢?

谁还?

韩瑾归冷喝一声:“还愣着做什么,给我抽骨髓!配型!”

几位穿白大褂的医生冷冷的从楚云深的手中抢走孩子,楚云深吓得尖叫,可是却被韩瑾归一手勒住脖子,毫不留情的禁锢。

楚云深眼睁睁的看着医生将骨髓针刺入孩子的后腰,孩子“哇——”的一声惨叫出声。

“不——不要啊!韩瑾归,那是你的女儿!那是你的孩子!我求求你,不要啊——”

女人凄厉的嘶吼着,拼命地扭动着身子想要去将孩子抢过来,可是身后人的手却像是钢铁一般将她死死地禁锢在原地,动弹不得。

“哇哇哇哇——”

耳边回响着婴儿痛苦的啼哭声。

可是楚云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粗暴的抽着骨髓,自己却无能为力。

……

整个病房中陷入死一般的静寂。

楚云深手中抱着哭晕过去的女儿坐在床上,韩瑾归像是看犯人一样的看着她,而夏清音只是安静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无辜的小脸眨巴着那双大眼睛,时不时地看看韩瑾归,又看看楚云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

门外跑来一位医生,将一张鉴定书送到了韩瑾归的手中。

“韩总,配型匹配度很高,可以移植骨髓。”

轰。

楚云深只觉得脑子中像是被丢了一道惊雷,炸得她四分五裂。

配型成功?

她的孩子和夏清音的骨髓配型成功了?

不——

楚云深抱着孩子不停地往后退着。

可是韩瑾归却步步紧逼。

“孩子给我!”

“不要。韩瑾归,她还小,她都没有足月出生,她的身体已经不好了,她承受不了更多的灾难!”

“给我!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

“我求你放过她……”

楚云深害怕的嘶吼。

怀中的孩子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而不安分的哭了起来,更是将楚云深的心撕成碎片。

抽骨髓配型已经让她的女儿那么痛苦了,移植骨髓的话,她更加不敢想象!

她只是一个尚未足月刚出生的孩子啊,为什么韩瑾归就这么忍心?

“瑾归哥哥,算了吧……我这病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就是死了,我能去黄泉之下见见姐姐也挺好的……”

夏清音柔柔弱弱地站在韩瑾归的身后扯着他的袖子劝道。

楚云深一听,吓得大叫:“夏清音,你给我闭嘴!”

她伸手去推,可是还没用得上力,夏清音却柔柔的倒在了地上,头刚好磕在了椅子上,一时间鲜血淋漓。

“楚云深!”

韩瑾归气得脸色阴寒得都能滴出水来。

弯腰搂着已经昏迷不醒的夏清音,恶狠狠地瞪了眼楚云深:“你这个毒妇,害死清雅,现在还要害清音是吗?”

“不是……我没有……”

楚云深着急的辩解,她根本没用上力,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夏清音就摔在了地上,还刚好磕在椅子上。

可是韩瑾归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就火急火燎的将夏清音送去了急救。

对,他从来都不想要她的解释,从来只是将她看作是坏人!

而坏人,是不需要解释的!

在韩瑾归抱着夏清音去急救的那一瞬间,楚云深瞬间反应过来,抱着孩子跑了。

她必须要逃!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沦落到被人当作是取骨髓的容器。

韩瑾归可以冷血的无视这个孩子,但是她不能!

……

“先生,医院都找遍了,没有太太的踪影!”

听到下属的汇报,韩瑾归死死地捏紧手上的离婚协议书。

这是楚云深临走前留给他的,上面只草草写了“我楚云深自愿与韩瑾归离婚,永世不再相见”一行大字。

他现在恨不得手中这张纸就是那女人的脖子,能狠狠地掐断。

在将夏清音推成重昏迷之后,这个女人竟然还有脸跑走。

真是好样的!

“给我找!翻遍整个G市也要给我找回来!”

韩瑾归气得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子。

G市机场的国际酒店。

楚云深寻着手机上的短信,敲开了303号房门,可是没想到,门刚一打开,她就突然被人用布捂住口鼻,拖了进去。

昏迷前,她似乎还能闻见布上面的麻药味……

……

“哗啦——”

冷水忽然泼下,将床上的女人冻得浑身一激灵,惊恐的醒了过来。

这才发现身边站了不少的人。

韩瑾归,夏清音,还有不少韩瑾归的保镖。

最重要的是,现在的楚云深,浑身赤裸着,一丝不挂,而她身边还睡着同样一丝不挂的苏城。

苏城?

楚云深猛然想起来,她就是收到青梅竹马的好友苏城的短信,说要带她离开,所以她才会信以为真来了酒店,可是没想到现在竟然出了这种事!

眼看着韩瑾归那双冷眸暗藏着滔天的怒火,死死地盯着她。

“和奸夫私奔之前还有闲情逸致到酒店来一发,楚云深,是不是结婚的这三年你下面已经寂寞难耐,控制不住自己了?还真是让我小瞧了你。”

楚云深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身体,跪在床上抓住韩瑾归的裤腿。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和苏城之间是清清白白的,我们什么都没发生过,你相信我……我是被人算计了,我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清白?!”

韩瑾归嗤笑一声,红着眼一把掐住她的下巴,阴狠道:“你非得让我亲眼看见你躺在他身下才说明你们之间不清白是吗?”

他手上发力,痛得楚云深说不出话来。

夏清音站在旁边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讷讷道:“云深姐姐,瑾归哥哥虽然对你不好,但是你也用不着和各式各样的男人上床来报复他……这对你不好,会得病的……”

听到她故作清纯的嗓音,楚云深恨得眼睛都直了。

“夏清音,你别胡说!”

“呐……我本来还想听你的话,帮你瞒着,但是……”

夏清音忽然从包包里掏出一沓照片,和一个平板电脑。

照片是一张张不堪入目的艳照,每一张都是楚云深和不同的男人在干着苟且之事,甚至还有几张照片上楚云深一次性和几个男人同时发生关系。

平板电脑上的视频被点开,同样的在放着激情床戏,而女主角正好是楚云深那张脸。

哪怕是她秀丽的眉毛,殷红的嘴唇,以及脖子上的那道浅浅的疤痕都是一样。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对男人,女人最要保守的4个秘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3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