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5天之内,她分手了,又和另一个陌生男人结婚了?

【小说在线阅读】5天之内,她分手了,又和另一个陌生男人结婚了?
你会嫁给爱情吗。

哪怕那个人一点都不爱你?

我会。

纵然,那只是一个意外……

我和我老公陈亦然是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他比我大一岁,我从小就挂着鼻涕泡追在他的屁股后面叫他“亦然哥哥”,到了少女情窦初开的年纪,我就知道,我喜欢他,我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嫁给他。

可是陈亦然不喜欢我,我甚至无意间听到他跟他的钢琴家教老师夏雪告白。

那时的陈亦然才十八岁,可他的家教老师已经二十三了,不光是我不愿意看到他们在一起,陈亦然的父母自然也不愿意儿子喜欢上比自己大好几岁的女人。

我不知道我的公公婆婆用了什么办法,没过两年,夏雪就跟陈亦然分了手,转头嫁给了初恋,而我则在大学毕业晚会上喝多了,误上了陈亦然的床。

两家家长乐见其成,我终于如愿嫁给了陈亦然。

可是我知道,这段婚姻开始的那一天,就是我的人生跌入深渊的那一天。

此时已是深夜十点半,我将做好的饭菜又拿回厨房热了一次。

陈亦然还没有回家。

结婚后他总是这样,要么就不回家,要么就等到下半夜我都睡了才回来。

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却总是见不到面,要是换在平日我就不等他了,可是今天不一样,今天,是我们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

我一大早就去市场买菜,亲自做了个蛋糕,张罗了一天,我想借这个日子挽救我们之间的关系,这算是我心里一个小小的执念吧。

终于,十一点二十分的时候,陈亦然回来了。

他进门看到这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明显也是有点吃惊的,不过也没说什么,只是随手脱下外套。我忙接过外套帮他挂起来。

“今天,有什么事?”他深邃的眼眸古井无波地看了我一眼。

我心里没来由一阵紧张,磕磕绊绊道:“今天……是我们结婚两周年纪念日。我……我准备了你喜欢吃的菜,这个蛋糕也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

“无聊。”他像是嘲讽般地扯了扯嘴角,“以后这种不重要的日子不用等我。”

我的心顿时像是被谁用钝刀一刀刀狠狠地割着,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却被他说成是不重要的日子,他心里还是不愿意接受我吧。

我感觉自己的眼睛酸涩得厉害,情不自禁地叫着他的名字,“亦然……”

他皱起了眉头,似乎是十分烦躁,过了几秒,才拉开椅子在餐桌前坐下。

像是妥协一般。

我瞬间又高兴起来,赶紧让佣人把餐具拿出来。

但我没想到的是,陈亦然看到眼前的餐具,脸色立即就变了。

“这是谁拿出来的?”他额角的青筋冒气,眸子里满是寒意。

一旁的女佣下意识的看向了我。

陈亦然瞬间洞悉一切,冷冷地看着我,那眼神像是要把我撕碎一般。

我下意识地为自己解释:“亦然,我只是看这套餐具很好看,但是一直锁在柜子里没用有点可惜。”

“这是夏小姐亲自选的。”女佣小声说道。

什么,这套餐具是夏雪留下来的?

我一下就懵了,我是真不知道,家里的佣人也从来没有提醒过我。

陈亦然看着我的眼神更加的冰冷,“你以为跟我结了婚就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就可以喧宾夺主了?我告诉你,你不配!”

“要不是你从中作梗,小雪又怎么会离开,不用在我面前装白莲花!”

一句句挖心的话从他那好看的唇形中吐露出来,我如遭雷击,笑得有些凄凉。

是了。

在陈亦然的眼里,我是恶毒、虚伪、恶心的坏女人,是我破坏了他和夏雪之间的感情,所以婚后两年的冷漠,是他对我的报复,他要一点一点把我的人生毁掉。

这些我早就知道了,可是,心还是会痛。

不管我怎么解释夏雪的离开与我无关,怎么解释那晚的酒后乱性不是事先计划好的,他都不信我。

这就是我成功嫁给他以后所承受的代价。

陈亦然没有再看我一眼,转身就上了楼。

听着房门砰的一声巨响,我终于无力地瘫坐在了椅子上。

这一桌精心准备的大餐,此时就像是一个笑话一眼,嘲笑着我的自作多情,嘲笑着我的痴心妄想。

我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大口地吃着我为了今天特意做的蛋糕,吃得满脸都是奶油,吃得忍不住吐出来,这才如行尸走肉一般,回房倒头就睡。

冬夜,一个人的被窝,可真冷啊……

我埋在被窝里,最终还是忍不住哭出了声。

半梦半醒之间,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迷迷糊糊地接起。

“李凡凡是吗?陈先生在魅色酒吧喝多了,您能来接他一下吗?”电话那端吵闹的音乐声,有焦急的男声传来。

我愣了半天才明白他口中的陈先生是陈亦然,我忽地从床上爬起来,脑袋晕乎乎的差点摔倒。此刻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快速的套了件衣服,打车出门,找到陈亦然的时候他已经烂醉,嘴里喊着夏雪的名字。

我随即了然,无坚不摧的陈亦然也只有因为夏雪的事情才会失控。

我在酒保疑惑的目光中将人扶,身体的力气几乎用光,才将人带回家。

仆人早就睡了,我揉着被摔疼的膝盖,看了眼趴在床上的男人,起身去弄温水,却被陈亦然一把拽住了手腕。

“小雪,不要离开我!”

我一怔,心狠狠揪在一起。

“陈亦然,我不是小雪!”我知道这话他听不进去,却还是不愿意被错认。

“小雪,小雪!”陈亦然挣扎着坐起来将我死死抱住,温热的呼吸就在耳畔,“我爱你,一直爱你,你不要走,不要走!”

那句我爱你,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我一把将陈亦然推开,发狠一般吼道,“你看清楚,我是李凡凡,不是夏雪!”

我吼完却是抑制不住泪流满,嗓子干涩发疼,我不知道我还能有多少力气去爱他,又还能为这段爱坚持多久。

我不甘心,蹲在他面前握住他的手,“亦然哥哥,我是小凡,我爱了你那么久,你为什么就不能停下来看看我,夏雪已经嫁人了,她不要你了,你为什么不能看看我,为什么不能把你的爱分一点给我,就一点!”

我的手抚摸上他的脸,我肖想了很久,可是却只能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真实的触摸到,可悲至极。

陈亦然缓缓睁开眼睛,迷醉的瞳孔里,似乎有我的存在,清晰异常。

我心中悸动,颤抖着唇去吻他,只轻轻碰触就迅速离开,我不知道他眼里看见的是我,还是夏雪。

“亦然哥哥!”我低喃,带着祈求和渴望,下一刻,人就被一把拽住,摁在了床上,陈亦然盯着我,似乎想要看清什么,我突然生出后怕,双臂不顾一切的缠了上去,“亦然!”

……

我不知道陈亦然知不知道和他在一起的是谁,结婚两年,这是我们结婚之后第一次在一起,我真切的拥抱着他,他真实的感受着我。

只可惜,依旧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我累到极致,心和身体一起,坠入黑暗。

时光仿佛倒流回去,我看到了十八岁以前的陈亦然,他穿着白衬衣骑着单车,从我的身边飞过,恶作剧的将我的辫子拽歪,然后在我的叫嚣声中笑的阳光灿烂。

那时候我叫他亦然哥哥,那时候他叫我小凡。

那时候我渴望着有朝一日嫁给他,而他,憧憬着未来里却并没有我。

“醒了吃药!半死不活的是要给谁看!”冷冷的声音从黑暗之外的空间里传过来,我皱着眉头,喃喃地低语,“亦然,我头疼!”

我听见有人叹息,有人低咒,我感觉到温热的水伴随着苦苦的药被什么东西推进嘴里,我难耐至极,觉得这人太可恶,我明明说不要了,为什么还要强迫我!

我发了狠一样张嘴就咬,听见一声痛呼,下巴瞬间被人捏住,骨头几乎错位的疼,我瑟缩着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看到陈亦然那张盛怒的脸。

“啊!”我惊呼坐起,被子从身上滑下来,露出满身青紫。

我的脸轰的一下烧了起来,本能地扯起被子盖住。“对,对不起,我,我现在就离开!”

陈亦然不允许我来他的房间,只是昨晚被他折腾的太累,头脑昏沉的竟然就在他身边睡了过去,想来也知道他睁开眼看见我这张脸的厌恶和愤怒。

我挣扎着起身,裹着被子下床,脚一沾地却直接摔在了地上。

我想站起来,想解释自己并不是借故赖上他,或者用病了这个理由获得同情,我并不需要同情的。

“行了,躺着吧!”陈亦然冷冷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我看着他拿着纸巾拼命的擦着嘴,心里异常酸楚。

昨夜动情,我吻了陈亦然,他一定是知道了,才会如此厌恶,甚至连扶我一把都不肯。

我贪恋陈亦然的味道,裹着他的被子缩在他的床上睡的昏天暗地。

这一睡却是睡到了夜里,也不知道是因为一夜欢爱出了汗,还是因为之前药物起了作用,醒来的时候身体轻松很多,屋里没有开灯,我揉着眼下床,想去洗个澡清醒一下再离开。

谁知打开门的瞬间却被一股蒸汽迷的差点以为还在梦里,我呆呆立在门口,手里的被子刚刚被我扔了,赤条条的我和赤条条的陈亦然四目相对。

“李凡凡,你就这么饥渴吗?”陈亦然扯了浴巾裹在身上,烦躁的一把把我推开。我扶住门框,才没有狼狈地坐在地上。

“我没有,我不知道你回来了!”我哑着嗓子辩解,不想让陈亦然误会我是故意闯进来的,我喜欢他,但还不至于这么不要脸。

“不知道?哼,李凡凡,你别告诉我昨晚上我喝醉了你也不知道?”陈亦然冷笑。

我的心瞬间碎裂,我以为我至少还留有一点作为妻子的尊严,可在陈亦然的心中我却早就如妓女般不堪。

第一次是酒后乱性,第二次依旧是,我无言辩解。

“醒了就赶紧滚!”陈亦然忽然暴燥的扯掉了床单丢在地上,冲到门口叫佣人进来,丝毫不管我还赤裸难堪地站在那里。

我几乎是仓皇而逃,裹着地上被他丢弃的床单,在仆人诧异的目光中,飞奔回了自己的房间,将自己关进浴室里嚎啕大哭。

她们一定会以为,我脱光了自己爬上陈亦然的床,却被对方毫不留情的赶了出来,其实事实就是如此。

我哭了笑,笑了哭,疯疯癫癫的终于将所有情绪压住,平静的洗澡,平静的下楼吃饭。

陈亦然下楼冲咖啡,看到我端着硕大的碗在吃着,满脸嫌弃,“我们家没有给你饭吃吗?”

可我现在不想理他,甚至连看他都不想看一眼,我低着头,将自己埋入饭香之中。

可能是我的无视让陈亦然恼怒,他将杯子往我面前一放,“给我去冲咖啡!”

说完转身上楼,我怔怔地看着面前的杯子,将饭吃完,端着杯子去找咖啡豆。

我不喝咖啡,也从来没有帮陈亦然煮过咖啡,实际上我并不会。

当我端着废了半天劲弄出来的咖啡递给陈亦然的时候,我看到他眼里明显的不悦。

我低着头解释,“我不太会弄,不是故意拖延。”

陈亦然没说完,低头喝了一口随即猛地抬头瞪向我,我愕然,完全读不懂他眼里的意思,为了担心自己弄的太难喝,我还刻意放了好些糖,至少甜味掩盖了很多其他味道,喝起来不会那么难以下咽。

“李凡凡,你,算了!”陈亦然艰难地咽了下去,随即起身自己出去了。

我低着头有些想笑,心里对陈亦然的那点儿怨气莫名的就没了,而当我看到桌子上那两张电影票的时候,内心几乎是难以置信的。

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国际影星,新电影首映公演,难得的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我抑制不住伸手握住电影票,陈亦然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我的情绪无法控制,荡着大大的笑问,“这,这是给我的吗?”

陈亦然愣住,眼中划过一丝不自然,“你喜欢就拿去,我留着也没用!”

他说的随意,我欣喜若狂,仿佛喝了一整壶的咖啡,难以入睡。抱着那两张电影票,笑的像个傻子。

第二天傍晚,我早早的选好衣服做好饭,打电话问陈亦然是在家里吃还是出去吃。

陈亦然对我的问题有些不耐,说了一句随便就要挂电话,我急急阻止,如情窦初开的少女,扯着裙角道,“八点在电影院门口,不见不散!”

我捂着胸口原地蹦跶,在佣人诧异的目光中欢快的大笑,如一只翩然飞舞的蝶。

首映礼上人很多,我紧张的立在门口几乎要将那两张票撕烂。

七点五十三,陈亦然一身黑色西装行色匆匆的出现在门口,我心口的那根弦才猛地松开,也不知道是不是站了太久脚麻了,我想迎上去的时候,却是踉跄着一头栽了出去。

过路的人扶了我一把才不至于让我太过狼狈。

我讪讪笑着道谢,对着陈亦然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他投射过来的目光中带着厌弃和不悦。

“我们也去买爆米花和可乐吧!”我对他的情绪视若无睹,仰着笑脸问。

“我不吃垃圾!”陈亦然拒绝的很干脆,我却坚持,这是我们第一次看电影,也是结婚后第一次约会。

我固执地去买了一大桶爆米花和两杯可乐,一个人抱着极为滑稽,陈亦然是不会帮我拿的,只冷眼看着,似乎觉得我是个唱着独角戏的小丑。

陈亦然能拿到的票自然不会是后面,我坐在最佳的位子,兴奋异常,双手环抱着爆米花,时光好像回到了很多年前。

那个时候,陈亦然还没有那么讨厌我,他会揪我的辫子,待我炸毛之后再捏我的脸。那个时候,还没有夏雪的存在,他会在我耍赖闹脾气的时候,给我买好吃的甜筒,将欺负我的男生揍得鼻青脸肿。

那个时候……

“麻烦,让让!”有个低沉的男声在我头顶响起,我猛地惊醒,手里的爆米花从怀里滚了出去,撒了满地,淹没一双黑色的皮鞋。

我窘迫异常,急急道歉,抬头却看到挽着男人手臂的夏雪的脸。

我下意识的回头去看陈亦然,陈亦然的脸色并没有我预想的阴沉,甚至还有些平静。

我突然间就明白了,那躺在陈亦然书桌上的两张电影票的由来。

“没事!”男人笑的温和,垂下的手牵住夏雪的手,“小雪,小心点别滑到!”

二人从我和陈亦然的面前经过,夏雪白色的裙子滑过我的腿,滑过陈亦然的腿。

翩然飞舞的蝴蝶从来都是她夏雪,而不是我李凡凡。

我就像被踩在地上的爆米花,最终的结局是在清洁大妈的抱怨声中丢尽垃圾桶里。

“呵呵”我干笑两声,鼻子发酸,眼泪抑制不住往下掉,我扬起头,使劲憋回去,“还真是般配!”

一场期待太高的表演,却随着人的心情变得索然无味。

夏雪在她丈夫温声细语中笑颜如花,而陈亦然的脸也便在这笑颜如花中越来越阴沉,最后霍地起身离开却被我一把攥住。

“不准走!”我死死盯着他,眼里的泪几乎压不住,陈亦然微微眯着眼看我,冷冽的恨因为夏雪的出现而越发浓烈。

“喂,要走赶紧走,还让不让人看电影了!”有人不悦低喝,陈亦然猛地甩开我,大步离开。

插在座椅上的可乐就随着他的动作呼啦倒了我满身,我挑了好久的裙子,瞬间湿的狼狈不堪。

我没敢往夏雪那边看,但我知道,她投过来的目光一定是讽刺的。

讽刺我的作茧自缚,讽刺我的自欺欺人。

我死死咬着嘴唇,而后扬起下巴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不顾周围投来的诧异目光,将整场电影看完,在主创上台发言的时候,在观众疯狂互动的时候,落寞而去。

自欺欺人也好,作茧自缚也罢,我是陈亦然的妻子,永远都是。

一身的狼藉,连出租车司机都不肯拉我。

我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一瘸一拐地回到了陈家,却没想到客厅里静坐着我的婆婆,那个促成了我的婚姻,却无法成全我的爱情的女人。

“妈!”我窘迫的立在门口,双脚混合着泥土和血渍,身上的裙子,可乐的味道粘稠恶心。

她曾经说过,像夏雪那样没有背景的女孩子是撑不起陈家少夫人这个头衔的。而如今的我,是不是更让她失望。

“怎么弄的?”婆婆皱眉不悦。

我抿着嘴不知道如何解释。

“亦然那?”

原来他没有回来,也对,这个家里没有他想见的人,回来只会平添怒气。

我摇头,婆婆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小凡,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选你吗?”

因为我是李家唯一的女儿,因为李家和陈家并称商界两大支柱,因为,我爱陈亦然。

“我以为以你的性子可以降住他!”婆婆惋惜,却不知道是惋惜我还是惋惜她曾经的决定,“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

我羞愧的几乎要钻进地里,嚣张跋扈无所畏惧的只是那个没有爱上陈亦然的李凡凡,而不是陷入爱情无法自拔的我。

“算了,亦然的脾气我了解,就算他不爱你,可是婚姻的责任还在,日久见人心,他总有一天会看见你的好。最近公司业务比较忙,你明天早晨做些好吃的给他,这男人吗,心再不稳也想有个家的!”

婆婆留下了一张菜单,叹息着摇头离开。

我搓着手,将婆婆送到门口,却不敢去看她的眼神,那种失望,我不看也能想象得到。

我洗了澡,打开药箱自己给自己的脚上药,姿势滑稽。我以为陈亦然不会回来的,没想到他却在这个时候满身酒意的走了进来。

我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就重了,差点把棉签摁进肉里。

我嘶嘶的吸着气,强忍着痛坐好。想了想婆婆的话,又抬头问他,“你,你回来了?饿不饿?”

陈亦然死死的盯着我,突然将手里的西装外套扔了过来,劈头盖脸的盖住了我。

我惊慌起身,又因为脚上的伤踉跄着站不稳,下一刻却被陈亦然拦腰抱起,喷出来的酒气,让人炫目。

“亦然,你,你要干什么?”我紧张至极,手尴尬的抵在陈亦然的胸口,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笑的无比性感撩人。

我愣在当场,脑袋嗡的一声再也无法思考。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5天之内,她分手了,又和另一个陌生男人结婚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3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