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意外被渣男缠上,为摆脱他我选择了这种方法!

【免费小说】意外被渣男缠上,为摆脱他我选择了这种方法!
“慕菲回来了,你该把封太太的位置让出来了。”

封北宸的一句话,就让林夏秋的动作,僵住了。

童慕菲,林夏秋的虚伪闺蜜,算计了林夏秋一辈子,还抢走了她丈夫的心。

林夏秋抓紧了手包的袋子,里面装着的那一份孕检结果书,再也无力拿出来。

“所以呢……”林夏秋缓缓开口,不知不觉间,脸上已经滑下了泪水,“封北宸,你这就要跟我离婚吗?我不同意!”

当初两人结婚的时候,封奶奶下过规矩,只要林夏秋不同意,两个人就永远不能结束婚姻关系。

“不止是离婚。”封北宸站起身来,那双锐利的叫人心悸的眼眸,狠狠盯着林夏秋,“我要你的眼睛。”

封北宸缓缓逼近,身上那股悍然的气势,压得林夏秋有些窒息,心跳也跟着发紧。

“当初你故意放的那把火,烧瞎了慕菲的眼睛,所以,我要把你的眼角膜,移植给慕菲。”

林夏秋瞬间撑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往后退了几步,浑身都有些发凉。

“封北宸,你疯了吗?我是你妻子!”

她用力大吼,满脸冰凉眼泪,“而且当初的那场大火,根本不是我放的!是童慕菲想要烧死我,结果不慎,她反而被困!跟我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林夏秋,你闭嘴!我听够了你这些虚伪的说辞,监控摄像分明就指明,你就是那个纵火的凶手,证据确凿,你还厚着脸皮不承认!”

封北宸粗暴的掐住了她的手腕,字字带狠。

“当初要不是奶奶拦着,我早就把你送进监狱了,怎么还会让你继续在我眼前,恶心我整整两年!”

“我真的没……”

“够了!”封北宸没了耐心,她拖着林夏秋的身体,直接往外走,“现在就去医院,把你的眼角膜,移植给慕菲!”

“封北宸,你不可以这么做,你放开我……”

林夏秋不停挣扎,她才刚刚怀孕两个月,不能没了眼角膜。

要是看不见了,那她将来,怎么照顾自己孩子?

而且,童慕菲算计过她这么多次,她凭什么还要白白给对方一双眼睛?

不,死也不同意!

可封北宸根本不管她的意愿,他残忍得不讲丝毫情面,硬是将林夏秋塞进了轿车里。

然后猛踩油门,直接将她,送到了医院,

里面,早已经安排好了手术的医生,林夏秋一到,马上就能手术。

林夏秋心脏更是冷得发疼。

走廊中间,站着一个身形高挑曼妙的女人,一头乌黑的直发披肩,容貌艳丽,就是一双明眸没有丝毫神采。

那个女人,就是童慕菲。

“菲菲,我把林夏秋那个贱人带过来了,现在就进行眼角膜手术。你很快就可以重见光明了……”

封北宸圈住童慕菲的腰肢,温柔开口,眼底是从未见过的深情。

林夏秋看着他,一颗心狠狠的抽痛了下,攥紧了指甲,抖着手指,从手包里,抽出那份孕检书。

“封北宸,这个眼角膜手术,我不能做,因为……”她扬手,将文件扔在封北宸的脚下,“我怀孕了。”

一句话,让封北宸和童慕菲,一同变了脸色。

童慕菲那双无神的眼睛里,极快的闪过一抹狠戾。

“你怀孕了?”封北宸垂眸,毫无波澜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孕检书。

“对,我怀了你的亲骨肉,我现在不能做眼角膜手术,要不然你的孩子以后……”

“那就把孩子打了。”封北宸直接打断了林夏秋的话,“打了孩子,然后继续做手术。林夏秋,你欠慕菲的眼睛,必须要还回来!”

“你说什么?”林夏秋愣住,手指不由按紧了小腹,“封北宸,这可是你的孩子!”

“那又如何?”封北宸毫不犹豫的回答,“慕菲的眼睛,比你肚子里的贱种,重要得多!”

童慕菲轻轻勾唇,很快又变成担忧和善良:“不要,北宸。”

她拉着封北宸的手,柔声劝道:“我的眼睛可以等,不要伤害一个无辜的生命,等孩子生下来以后,再说眼睛的事情吧。”

“有什么区别吗?”封北宸握住童慕菲的手指,态度仍旧冷硬,“而且,想到那个女人会给我生孩子,我就恶心!她这样的贱人,根本不配给我生孩子!”

林夏秋浑身发凉,往后退去。

“不,封北宸,我不会同意流产的。”她摇头,眼神坚毅,“我绝对不会让你流掉我的孩子!奶奶也不会允许!”

对了,还有奶奶。

封家只有封奶奶是向着她的,现在就去跟奶奶求救,一定可以保住孩子!

林夏秋立即拿出手机,给奶奶打求救电话。

电话刚刚拨通,就被封北宸一把拽走了手机。

啪——手机摔在地板上,四分五裂。

“林夏秋,你又想在奶奶面前告我的状?这样下作的手段,你还真的打算用一辈子吗?”

他近乎凶狠的盯着林夏秋,黑眸里的怒意,叫人心悸。

林夏秋眼圈发红,护着小腹,害怕的不住后退……

“我只是想要保住孩子……封北宸,我求你行不行,不要伤害无辜的孩子。”眼泪滑下,林夏秋卑微的哀求,“我可以配合手术,把眼角膜给童慕菲,只要你让我平安的生下孩子……”

“闭嘴!”封北宸狠狠打断她的话,盯着林夏秋的眼神,如残忍无情的刀子,“我说过了,你还不配给我生孩子。来人,马上送她去手术室!”

旁边的两个保镖立即上前来,扣住林夏秋的手,直接往手术室里拖。

“放开我,我不流产!”林夏秋拼命挣扎起来,蹬踢着两条纤细的长腿,不顾形象的扭动,“封北宸,你不能这样对我的孩子!”

封北宸侧头,冷漠的看着林夏秋歇斯底里的模样,没有一点温情。

林夏秋看着那个如修罗一样残忍冰冷的男人,第一次感觉到了陌生。

这个男人,真的是她用尽一切,去深爱的人吗?

他是这样的狠毒残忍,连自己的孩子,也可以痛下杀手……

她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人?

林夏秋撑大了眼睛,落下绝望的眼泪。

她终究还是被拖上了手术里,医生和护士鱼贯而入,将她的手脚绑在手术床上。

“放开我!”林夏秋尖叫挣扎,像是一个癫狂的疯子。

她要保住孩子,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不能流掉这个孩子。

“医生,要不要给她打一针麻醉剂?”一个小护士问。

“不要。”医生摇头,神色狠戾,“上面有吩咐,一定要在非麻醉的状态下,给这个女人流产,然后取下她的眼角膜。随便找点什么东西,把她的嘴巴堵住,叫得人心烦。”

“好的。”护士答应,抓过来一卷纱布,捏着林夏秋的下巴,塞进她嘴里。

“呜呜!”

林夏秋喊不出来了,手脚也被死死捆着,她成了砧板上的鱼,毫无还手之力。

双腿被人分开,裤子褪下……

她看见医生拿着冰冷的器械,准备深入她的身体。

眼泪忍不住从眼眶流出,打湿了她的头发,狼狈凄惨。

就在冰冷的金属即将刺入身体的时候,手术室的门,猛然被人一把推开。

“住手!”

“你要敢动我孙媳妇试试!”及时赶到的封奶奶几步从手术室外走进来,拐杖在地板上重重一跺,喊道,“立即松开夏秋!”

几个医生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去看童慕菲和封北宸的脸色。

“奶奶,这个孩子,不能留。”封北宸开口。

“住嘴!”封奶奶听见封北宸声音,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是我封家的骨血,怎么不能留?你真是被鬼迷了心窍是不是,连自己的孩子也下得去手!”

封北宸皱眉,正要说话,被童慕菲拉住,她摇摇头,一脸大方的劝道:“不要跟奶奶置气,孩子本来就是无辜的……”

封奶奶厌恶的盯了一眼童慕菲:“你也给我滚出去!不是个好东西!”

“奶奶,我不准你这样说慕菲!”封北宸立即维护道。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一个瞎眼的孙子?”封奶奶气道,“她这般虚伪无耻,你怎么就看不出来?”

封北宸不悦的皱眉,童慕菲连忙拉了几把他的手腕,体贴的忍耐委屈,各种低声劝解,让封北宸不要跟奶奶吵架。

封奶奶哼了一声,回身让人立即把林夏秋身上的绳子解开,放她下来。

林夏秋死里逃生,看着唯一疼她的封奶奶,眼泪瞬间决堤。

封奶奶也是心疼,拍了拍林夏秋的后背,安慰道:“你放心,有我在,谁也别想动你!”

有了封奶奶护着,封北宸果真没再逼她流产,眼角膜移植的事情,也同样被封奶奶直接否决。

林夏秋跟封北宸的关系,直接进入了彻底的冷战。

她一连半个月,都没看见过封北宸,除了娱乐头条的新闻。

每天一条,封北宸跟童慕菲的恩爱新闻,甚至在头条上大胆的直接写明,封氏总裁夫妇的婚姻关系,早已破裂。

林夏秋在别墅里养胎,封奶奶每日都会过来小作陪伴,她自然也是知道那些不像话的暧昧新闻,气得摔碎了茶杯。

“不懂事的臭小子,整天就知道跟那个不要脸的女人鬼混!”

林夏秋垂着眉眼,神色清丽而苍白,不怨不怒,只是默默的承受。

这样乖巧懂事,封奶奶看着,自然是更加的心疼,握住林夏秋的手指,她安慰道:“小秋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想个办法,让北宸的心,回到你身上。”

林夏秋淡淡一笑:“奶奶,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

而且,结婚这两年来,她各种办法都用尽了,可封北宸仍旧是厌恶她得要死……

“谁说的,日久生情,我当初跟你爷爷就是这样!”封奶奶坚信如此,“你就安心等着吧。”

林夏秋只是笑了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几天之后,一直没有音信的封北宸,突然给她发了一个信息:“天豪酒店,顶层1001房,我喝醉了,过来接我。”

结婚两年了,这是封北宸第一次主动发给她信息,林夏秋心中一喜,拿着手包就赶了过去。

可另一边,捏着手机发信息的人,却并不是封北宸,而是童慕菲!

林夏秋赶到酒店门口时,被一个推销奶茶的服务生拦住,对方非要她试试新口味的奶茶,林夏秋不欲跟对方多做纠缠,只能喝了半杯奶茶。

喝了奶茶,她立即离开,走得着急,完全没注意到,背后那服务生脸上诡异的表情。

夏南秋进了电梯里,一路,升至顶楼。

出电梯之前,她忽然有些头晕发热,按了按额头,并没有放在心上。

按照短信的房间号码,林夏秋找到了那间封北宸醉酒的总统套房。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林夏秋先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

而她的头晕却渐渐严重起来,身体也滚烫火热,连着双腿都有些发软。

她扶着墙壁,摇了摇头。

太奇怪了……

心里不安,林夏秋正要给封北宸打电话,门忽然打开了。

还未等她回头看清楚,一只大手忽然伸出来,抓着她的手臂,一把将她扯进了漆黑无光的酒店房间里。

随即炙热的吻,就落了下来。

陌生的味道,陌生的温度……这是一个林夏秋根本不认识的男人。

“放开我!”林夏秋瞬间绷紧了头皮,狠狠推开男人,转身就想跑。

“夏秋……”

背后,却响起了熟悉的嗓音,是她从小就认识的挚友,陆天宇。

“天宇?”她回头,不确定的开口。

“是我……”陆天宇的声音沙哑而痛苦,好似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林夏秋急忙找到房间灯的开光,摁亮。

光芒散下,她终于看清房间里的情况。

陆天宇跪坐在地摊上,西装凌乱,俊美的脸上满是痛苦的隐忍,连着双眸都有些发红。

“天宇,你怎么了?”林夏秋急忙靠过去,扶起她。

陆天宇浑身滚烫,让林夏秋的身体,也跟着一起发热。

这状况真的是太奇怪了……

“我被人下.药了……夏秋,对不起,刚刚开门的时候,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你,冒犯了你。”他哑声道歉。

林夏秋连忙摇头:“没事。”

不过一吻,她没有那么小气。

只是,这不是封北宸的房间吗,怎么里面的人,会是陆天宇?

“麻烦你扶我去浴室,在浴缸里,灌满冷水……”

“好。”

林夏秋吃力的扶起他高大的身体,按照他的吩咐,放好凉水。

陆天宇立即躺进凉水里,用冰冷的水,来压制身体的滚烫火焰。

林夏秋自己的脸也红得厉害,身体又晕又软……

这感觉,难不成,她也被下.药了?

心脏咯噔一跳,林夏秋连忙打开了淋雨,让冷水兜头灌在她脸上……

两个人一起淋了半个小时的凉水,这才觉得身体的那些异常的热度,彻底的降了下去。

一冷一热的折腾之后,林夏秋头晕起来,扶着墙壁,险些晕倒……幸好被陆天宇及时扶住。

此时,两个人衣衫湿透凌乱,脸上还带着尚未消除的红晕……这样的场景,未免太过于暧昧了些。

林夏秋避嫌的正要推开浴室的门,却在这个时候,大门被人粗暴的一脚踢开,封北宸高大的身躯,出现在门口。

他眸光阴冷的盯着抱成一团的两个人,咬牙开口:“林夏秋,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当真出轨了!”

“我没有……”林夏秋急忙推开陆天宇。

只是地板湿滑,她一动作,没想到反而让两个人一起摔倒,滚在了一起。

等她好不容易爬起,却看见封北宸彻底冰冷的眼神。

“我亲眼所见,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他说着,忽然扯开嘴角,笑意森寒,“结婚两年,我不在的那些日子,你跟这个男人,偷情过多少次?你怀孕两个半月,可我记得,两个多月前,我只碰过你一次吧,一次就中,真有那么巧吗?”

他顿了一下,眼神渐渐变得如刀子一般锋利。

“还是说,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根本不是我的孩子?”

“不是的!”林夏秋急忙解释,跌跌撞撞的扑到封北宸的脚边,抓着他的衣角,“孩子真的是你的,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啊!”

话还没有说完,封北宸就一把推开了她。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林夏秋,你真是令人作呕!既然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我的,那奶奶也没理由护着你了,流产手术,我会马上让你做!你欠慕菲的那双眼睛,该还了!”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林夏秋,你真是令人作呕!既然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我的,那奶奶也没理由护着你了,流产手术,我会马上让你做!你欠慕菲的那双眼睛,该还了!”

————————————————————————————————————————

“封北宸,你就不能听我解释一下吗?”林夏秋双眼露出绝望,头发湿淋淋的黏在脸颊上,显得她那巴掌大的小脸更加瘦削。

封北宸迈开修长的双腿,步步朝着林夏秋逼近。

抓住她的手臂,粗暴的一把将她提起。

“林夏秋,我不信你。”他一字一句,将林夏秋所有的希望,全部踩碎,“现在就跟我去医院,打了那个野种!”

他说完,拖着她往外走。

“封北宸,你干什么,放开她!”陆天宇冲过去,想要阻止。

封北宸眼神一狠,反手一拳狠狠砸在陆天宇的眼眶上。

这一下势大力沉,毫不收力。

陆天宇眼眶登时青紫,后仰摔倒,撞在墙壁上。

“天宇!”林夏秋紧张大呼,手臂上的指头同时猛然收紧,像是要捏断她那纤细的骨头。

“林夏秋,你给我闭嘴!”封北宸黑沉的眸子,泛着可怕的猩红。

林夏秋一下子噤声,发软的身体,被陆天宇拖出了酒店。

她衬衣湿润的黏在肌肤上,面色潮红,看着很是不堪,加上封北宸那阴沉愤怒的脸色,路上的行人一看,自然全都以为这是丈夫在捉奸。

加上随后追出来,同样浑身湿淋而凌乱的陆天宇,更是坐实了这个猜测。

路人登时对着林夏秋指指点点,骂她是个不要脸的荡.妇。

封北宸身边一向围着狗仔,作为A市最有钱的封氏掌权人,他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现在他这样怒气冲冲的拖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的画面,立即被狗仔拍下,并且写上数千字的出轨新闻,直接在林夏秋的身上,盖上劈腿贱妇的标签。

新闻立即上了热搜,被远在老宅的封奶奶看见了。

封奶奶气得差点晕厥,她心中相信林夏秋,觉得其中肯定有误会,一边叫人压下去新闻,一边给封北宸打电话。

但封北宸拒绝接听,她只得叫人去查封北宸现在的位置。

“太夫人,不好了!少爷带着太太去了医院,说是要流产!”

“胡闹!”封奶奶一摔杯子,连忙赶去医院。

林夏秋被强迫带到医院,即将推进手术室之前,被陆天宇拦住。

他与暴怒中的封北宸,直接在医院打了起来。

林夏秋前去阻拦,意外被陆天宇的一个手肘打倒,摔在地板上,磨破了手心。

“你们快住手啊!”她跌在地上,无助的大喊。

“干什么!”封奶奶这时终于赶到,举起拐杖,劈头盖脸的打着缠斗在一起的两个高大男人,“都给我住手!”

封北宸终于停手,退开几步。

他脸上只是挂着几道浅浅痕迹,但陆天宇却满脸青紫,形容狼狈。

“怎么回事?”封奶奶直接问。

封北宸冷笑,狠狠盯着林夏秋,“林夏秋,奶奶问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林夏秋擦掉眼角的泪水,眸光坦然:“孩子是你的,我发誓!你若是不信,那我们就立即做亲子鉴定。”

她从未做过半点出轨的事情,自然是不怕的。

封奶奶不明情况,询问了封北宸的秘书后,才知晓,原来她最疼的孙媳妇,竟然跟陆天宇公然在酒店偷.情出轨。

两个人还光着身体,在浴室里,湿淋淋的抱成一团。

至于具体都干了些什么事情,不言而喻。

封奶奶眼前有些发黑,看着陆天宇对林夏秋在意的模样,心底已然隐隐有些信了林夏秋出轨的事情。

毕竟这两年,封北宸对她太冷淡了,寂寞之中,她出轨找其他男人,也不是不可能。

“马上安排,立即做亲子鉴定!”

要是林夏秋当真敢欺骗她,辜负她的信任,那她……自然也不会手下留半分情!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意外被渣男缠上,为摆脱他我选择了这种方法!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4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