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结婚一年,老公宁可找情人也不愿碰她,原因竟是…

【免费小说】结婚一年,老公宁可找情人也不愿碰她,原因竟是...
“啪!啪!啪!”

苏婠央耳边响着皮鞭甩动的声音,每一次有节奏的响起,都伴随着皮开肉绽的疼。

苏婠央虚弱的抬起仿若千斤重的眼皮,视线却模糊的只能看见一个动来动去的身影。苏婠央使足力气才能看清,那是一个着古装打扮的妇人。

角色扮演?

抽人还带角色扮演的?

太过虚弱,除了衣着,苏婠央对眼前这个妇女只能模糊的看个轮廓。在没有力气,立刻又晕了过去。

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一盆水泼醒的。

浑身湿漉漉的感觉不怎么好受,但这盆水的确让她清醒很多。

头发上有水滴滴落,入目的是一双穿着绣花鞋的脚。

苏婠央努力抬起头,看向绣花鞋的主人。

这一看,她就愣了一下。

又是角色扮演?

眼前这位长相清秀的妹纸,我有药,你吃不吃?

“大夏天的,一盆水委屈不了你。”妹纸坐在太师椅上,翘着二郎腿高高在上的俯视苏婠央,“说吧,是谁指使你新婚之夜引刺客到凌王府刺杀凌王?”

新婚之夜?

凌王?

凌王府?

刺客?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她不是八百年累死累活努力救人,好不容易休一次假却不知被那个不长眼睛的混蛋组织暗杀么?

埋伏她这个国家特种培训的第一药剂师,抓到人之后不问问情报,居然和她扯什么凌王、刺客、新婚。

现在的杀手都脑残了?

她竟然栽在这么一群中二的角色扮演脑残手里……

苏婠央静静的把脑袋趴回地上,不要理她,她的智商被践踏了,她想静静。

“哎呀,给我装死?”清秀妹纸一见苏婠央这模样,果断抽出腰间的皮鞭狠狠甩苏婠央身上。

这妹纸看着瘦瘦弱弱,力气可不小,一鞭子抽的苏婠央龇牙咧嘴。

一个中二的脑残,信不信本师毒死你!

苏婠央抬头狠狠瞪了妹纸一眼。

“呵,还敢瞪我。”妹纸面对苏婠央的眼神嗤之以鼻,不屑道;“丑八怪,你是不知道你的样子有多恶心人是吧?你别以为装死王爷就什么都查不到。”

你才丑八怪,你特么全家都丑八怪!

苏婠央又狠狠瞪了妹纸一眼,要不是虚弱的连说话都废力气的很,她丫的分分钟毒死这中二病患者!

她苏婠央的姿色,随便哪个角度看都绝对是美女一枚……吧?

“千珑姑娘,您不要生气。”又一个声音响起,“这死丫头就是这德行,您要是看她不顺眼,要杀要剐都随您。求求您把老奴放了行吗?”

中年妇女的声音,要多狗腿儿有多狗腿儿。

苏婠央寻声望去,才发现她身旁不远的地方还跪了一个同样着古装打扮的妇女。

这妇女的轮廓,怎么那么像之前拿鞭子抽她那人?

调整焦距,苏婠央看清了妇人的长相。

然而,就在看清妇人长相的瞬间,脑中汹涌而来一段记忆。

“额……”脑袋像是要被什么东西撑爆似的疼痛,苏婠央即使忍痛能力极好,却也不由得痛呼出声。

好在疼痛只是一瞬间,然后,她就懵了。

丞相府二小姐?

第一丑女?

无用废材?

心上人被姐姐抢了不算,皇上还把她指给一个残废王爷?

这是……穿越?

穿……越?

卧槽!穿越!

再然后,苏婠央就哭了。

我特么还能在倒霉一点吗?

那她现在的状况是怎么回事?

苏婠央寻找脑中出现的记忆,仔细回想。于是,她哭得更凶了。

大概是昨日吧,她昏迷了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她嫁给曾经牛掰的不得了,但是被人暗杀后便残废的凌王。

凌王曾经有多牛掰,暂时不说这个。就说她昨晚成亲的时候,她正忐忑不安,又紧张,又害怕的等着她未来的夫君过来和她洞房。

可特么不知道是谁那么下三滥,竟然在人家成亲的时候来刺杀。具体是怎么个情况,苏婠央并不清楚。只知道,凌王受伤了。

而她,被凌王府的人怀疑就是刺客的内应。

于是,洞房变审问,可糟了好些罪。

而她身边那个妇人,是对她关怀有加,爱护备至的奶娘。

可就是这么一个疼爱的她的奶娘,在凌王府的人一句:“那张脸看着就恶心,你去打。”

别的话一个字儿没多说,这个疼爱她的奶娘二话不说就抽她。

活生生将原主抽死了,这才有了她穿越的一出。

爱护啊?疼爱啊?

傻丫头,你看不出来这个奶娘根本就是丞相夫人安排在你身边别有用心的人么?

原主的生母本来是个妾室,但因为医术高超,救了太后娘娘被太后抬为丞相平妻,而原主也因此由庶女变成了嫡女。

太后看当时只有三岁的原主长得水灵可爱,性格也善良乖巧,就把原主指给了当时七岁的太子。

原本太子对原主是喜欢的很的,每每见面,冲原主笑的可甜了。

可是在原主五岁那年,生母过世,而原主也不知怎么的,越长越丑。

黝黑的皮肤不算,脸上慢慢长出豆豆,豆豆又随着她的年纪越长越大,最后溃烂……

艾玛,苏婠央想起原主最后一次照镜子时看到的脸,没忍住一阵反胃。

美女一回头,吓退百万雄师。这样的话都不足以形容原主的丑,百万雄师要是看清原主的脸,退都没力气退了,直接吐成一片!

苏婠央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

她这是没力气,要不一定抽自己一巴掌!

重点不在这里,她瞎想象什么!

害的她这么虚弱还得忍着呕吐的欲望!

重点是,刺客什么的……

冤枉啊!

她根本一点都不知道啊!

她连一点尘埃的细节都毫不知情啊!

原主是个极度自卑,又被惯得自尊心极强的人。被太子甩已经很屈辱了,她就想自己窝在角落里过一辈子,她压根不想嫁给什么凌王。

她就是被惯了药,糊里糊涂上的花轿啊!

误会大发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苏婠央尽管内心在怎么咆哮,说话时却气若游丝,声音细微的犹如蚊吟。

“别别别,快把你的头低下去!”苏婠央很有礼貌,跟人说话当然要看着人家说。

可这个被奶娘唤作千珑的妹子,显然没什么教养!

苏婠央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她忍!

“什么都不知道?苏婠央,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么?”千珑把玩着手里的鞭子,随时会抽苏婠央一鞭的架势。

苏婠央会是怕疼的人么?

她可不惧千珑手里的鞭子。

“你要我……怎么做……才信我?”苏婠央一双清澈的眸子淡如秋水。

她是清白的,就算别人不信她,她也不能任由人处置。

记忆告诉她,凌王府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凌王这人更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听闻,某异性王爷家的郡主因为爱慕凌王,不过是往他怀里靠一下罢了,凌王竟然不顾郡主的身份,硬生生把人家清秀的脸给毁了。

可是,那位异性王爷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一声不吭的咽下这口窝囊气。

谁叫凌王是连皇上都要给三分颜面的人?

谁叫凌王手握重兵,权势滔天?

凌王都是那般德行,他手下的人怎么可能善良?

天子都不敢和凌王对着干,更别说苏婠央这样一个虚弱到连说话都费力的弱女子。

她要是一个不注意惹得人家不高兴,分分钟能送命。

这可是个,人命贱如草芥的朝代。

“信你?”千珑对苏婠央的话嗤之以鼻,“你都这幅模样还挣扎什么?老老实实说实话,本姑娘还能让你好受点。”

哎……

苏婠央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我说的就是实话。”苏婠央有气无力的样子看的千珑厌烦,但苏婠央可没心思讨她喜欢,继续道:“我的事情,你稍稍一查就能知道。你觉得,就凭我这样的人,有能力做刺客的内应吗?”

这倒是实话,苏婠央的确是个废物。

千珑不屑的“啧”了一声,“那你怎么解释你的那些陪嫁丫鬟会变成刺客?”

她可是查了的,那些人都是苏婠央出嫁前好几日就挑好了的陪嫁,跟在苏婠央身边伺候了那么多日,要说苏婠央毫不知情,她才不信!

苏婠央闻言却懵了。

什么!刺客竟然是她的陪嫁丫鬟们!

她连刺客的身份都是从千珑口中听到的,她怎么可能跟什么刺杀有关!

“我不知道。”苏婠央虚弱的开口:“陪嫁的人都是母亲为我挑选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们真要审问,就去审问丞相夫人吧,可别再折腾我了。

“丞相夫人?”果然,千珑顺着苏婠央给的“提示”陷入沉思。

苏婠央见此暗暗松了口气。

就是丞相夫人,您老人家尽管去审问她,快点把我给放了吧!

原主就是个正儿八经的闺阁女子。一天到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蹲在她屋子里头伤感。她可真正是除了常识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的废物!

可苏婠央那口气还没松完,千珑又把目光移到苏婠央身上:“不排除你和你母亲串通的可能。”

不要一本正经那么严肃的说出这么脑残的话!

拜托你用脚趾头想想,她为什么要刺杀自己的夫君?

“凌王殿下尊贵优雅,多少女子都倾慕他,仰慕他,幻想着能够嫁给他。如今我能嫁给他,是我的福气,我怎么会害他?”无论如何,先拍个马屁吧。

拍马屁果然有用。

千珑闻言虽然依旧不屑苏婠央,但明显在听到“凌王殿下”这四个字的时候,表情变得骄傲得意。“那是,我们王爷是天下最好的男儿。”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那么……

“我为何要害凌王殿下?”这句话苏婠央还来不及说,便听见一道声音响起:“千珑。”

苏婠央寻声望去,来人是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男子,一袭青衣,仪表堂堂。他只是淡淡扫了苏婠央一眼,便看向千珑说道:“事情与她无关,走,王爷要见你。”

“王爷要见我?”万年高高在上的姿态坐在太师椅上的千珑,听见这个立马跳了起来:“王爷找我什么事情?”

青衣男子瞟了苏婠央一眼:“去了你就知道了。”

恩,人家这是当着她们的面儿不好直说。

苏婠央表示理解,总之证明了我的清白就好。

千珑瞬间顾不上苏婠央了,立马就往外头去。

“那个……”千珑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苏婠央虚弱的扬起脑袋看向青衣男子,“你们要怎么处置我?”

她现在身处的地儿,貌似是个牢房啊!

她的身体需要治疗啊!

若是牢房里的人又折磨她一通,真的会丧命啊!

“看好她,她暂时还不能死。”青衣男子吩咐完牢房的守卫,转身就走。

暂时不能死,就是说要给她治疗的意思了?

青衣哥哥,你虽然说话不怎么好听,但你真是个好人!

“你们,把她关到别的地方去。”青衣男子一走,苏婠央指着旁边的奶娘对守卫说道,见守卫对她不削一顾的样子,苏婠央继续道:“刚才那位公子交代了,我暂时不能死。要是我被这个老女人害死了怎么办?”

守卫犹豫了下才把奶娘带去别的牢房。

苏婠央挑剔不得地面是湿的,废了好大的力气翻了个身躺着。

躺着比较舒服。

但她舒服了,守卫明显看着她那张脸就不很舒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索性出去,省得看见苏婠央那张脸恶心。

“妹妹,哥哥检测到你体内有异常物质。”

突然在脑海里头响起的声音,苏婠央差点就要惊喜的大呼出声。

这机械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她在熟悉不过了!

“成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婠央兴奋的用意念与“成哥哥”沟通道。

别误会,“成哥哥”并不是她的哥哥,严肃的告诉你,它就不是个人。

“成哥哥”是国家开发的医疗系统,直接植入使用者精神里头的高科技产品。简单说明,就是随身空间。

系统里头理疗设备的完善程度,相当于一个大型医院。不止如此,它还是居家旅行必备旅行箱。它的储存空间可不是一丁点大,要把什么东西往系统里头放,那完全就看持有者自己的喜好。

“妹妹,哥哥和你是一体的。你到哪儿我到哪儿,请你不要问这么脑残的问题。”

苏婠央:“……”

系统最招人烦的地方就是,它是智能的!

若是平时这毒舌的智能系统这么跟她说话,她一定已经呛回去了,但此时不同。

苏婠央听见系统的声音,就像是看见了自己的亲人,那叫一个热泪盈眶。

二话不说,苏婠央先从系统里头拿了些东西出来吃。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反正肚子是饿的不行了。

吃饱后才有了些力气,但依旧很虚弱。苏婠央强撑着身子爬到墙边上靠着,又拿了外伤药给自己把伤口处理好后才问道:“异常物质是什么?”

她已经猜到个大概了,她脸上的脓疮,根本不是人体会正常长出的东西。那就只能是被人下了毒!可是……

系统为什么不是提醒她有毒素,而是说异常物质?

难道不是毒?

她自己猜测是猜测不出什么的,让系统检测了一番后才得到结果:“不知名物质,能强身健体,对身体无害。但会影响人的脸部皮肤,物质会刺激皮下组织使人脸上慢慢长出脓疮。”

竟然是这样!

苏婠央没想到这东西不但不是毒素,还能强身健体!

看来把这东西弄她身上的人,不想要她死。

只是,不知这是善意,还是要让她生不如死。

苏婠央相信,对原主而言,她会愿意用生命去换一副好相貌。

“分析物质数据。”她可是国家第一药剂师,天下间没有她配不出的药物!

只要知道数据,管他什么不知名物质,苏婠央都能配出相克的药物将它清除干净!

凌王卧房内。

“千珑,把你师傅请来。”一身黑衣的凌王龙凌煦半躺在床榻上,哪怕他此时连床都下不了,却没有人敢误以为眼前的人是个废人。

那一身睥睨天下的王者傲气,叫人看了打从心里敬畏。尊贵又霸气。

“王爷,您的身体……”千珑藏住眉梢的担忧,她知道,王爷最讨厌被人担心。

之所以会担心,那是因为在担心的人心里,被担心的人不够强大。

“最多七日,要快。”龙凌煦神情淡然,仿佛在说一件与他毫不相关的事情。

昨晚的刺杀,他太大意了。没想到刺客在兵器上图了毒药,一个不经意的小伤口,毒性爆发出来时,险些要了他的命!

若不是他强行用内力护住心脉,此时的凌王已经是一具尸体。

“是,我知道了。”千珑严肃的应下,凌王示意,她立刻去办。

王爷说最多七日,那七日之后师傅的人必须出现在凌王府,否则……

王爷性命堪忧!

牢房里的苏婠央,几日过去,她的身体也康复到能跑能跳的程度。能康复的这么快,倒不是牢房里的人待她多好,主要是她的药效果好。

此时她正抱着膝盖,透过牢房上方的小窗户仰望外面的天空,思索着该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啪啦。”

后头传来响动,这几日每到饭点都有这样的响动。牢房的守卫别提多烦她,每次给她送饭都是直接把碗摔在地上。

“你你你!”苏婠央无视那洒了一地的饭菜,叫住守卫。

守卫回过头,一看到苏婠央那张脸又迅速烦躁的移开目光,“什么事,就站在那里说!”

苏婠央想要跑上前的脚步停住,她此时也顾不上别人对她是什么情绪,乖乖站在原地问道:“王爷他怎么样了?”

她记得,王爷被刺客刺伤了。

她要想出去啊,还得靠着那位没见过面的凌王。

“就你,也有资格打听王爷的事情?”守卫不屑的嗤鼻,说完就要走,完全没有要搭理苏婠央的意思。

呵!什么态度!

苏婠央心头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叫住他:“你肾不好,每次房事坚持时间特别短暂。”

守卫往外走的脚步一顿,诧异的看了苏婠央一眼,慌张的东张西望,生怕被人听见。

“你乱说什么!”守卫尴尬的红了脸,也顾不得苏婠央那张丑脸,走上前压低声音呵斥她。

“别急着否认,我告诉你,这种情况是可以医治的。”苏婠央笑眯眯的,一张丑脸十分嘚瑟。收获守卫惊喜的目光之后,才继续说道;“我是清白的,王爷他不能这么对待他的新婚妻子。你帮我把这个消息传达给王爷,我帮你重振男人雄风。”

骚年,去征服全世界的女人吧!

带着诱惑的语气,苏婠央眉头微挑,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守卫。

对男人而言,那活儿不好可是莫大的耻辱。

苏婠央不信这守卫抵抗的了!

果然,守卫即使知道苏婠央废物名声,听到这样的话之后依旧不由心动。

狐疑的打量着苏婠央,苏婠央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模样,气定神闲往石床上一座。

这丑八怪这么自信的样子,难道她真的会医治?

罢了!传个话而已,对自己没有损失!

守卫求治心切,一咬牙,传话去了。

苏婠央笑眯眯望着守卫离去,她当然不会指望凭那句话能让那位凌王殿下善待她这个丑不拉几的新婚妻子,她只是想让凌王知道她会医术的事情。

苏婠央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虽然她最拿手的是药剂调配,但外科、内科她通通都会。就算没有系统她都有自信凭着医术给自己一个温饱,别说还有系统。

苏婠央清楚自己的立场,她被太子退婚之后立马被指给凌王。凌王啊,他可是太子的叔叔!

那般傲视天下的人物,竟然被人把自己亲侄子丢弃的女人硬塞给他。这是何等耻辱!

所以,苏婠央压根没想做什么凌王妃,她就想从这鬼地方出去。然后跟凌王商量商量,看是把她赶出凌王府,还是随便在王府角落找个地方让她自生自灭。

恩,这是个很严肃的话题!

苏婠央双手握拳,满脸斗志。

这是第五日,还有两日,千珑的师傅若是赶不来,凌王必死无疑!可是……

两日,根本来不及!

凌王府内看似井然有序,但每个人心里,难免焦躁不安,混乱的很。

守卫去向凌王传达苏婠央的话之时,毫无疑问的被询问了一通。

凌王府私牢里头的守卫,在是底层人员也是凌王府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为刺杀王爷的疑犯传话?

其中必然有原因!

“苏婠央竟然会医术?”龙凌煦靠在床榻上,深邃摧残的眸子眯起。

而且,竟然连把脉都不需要,看一眼就能断出病症……

“徐大夫,你能够只用眼睛看就能断出人体的病症吗?”龙凌煦深邃的眸子扫向立在身边的一个四十岁有余的男人,语气淡漠的问道。

“那得看是什么病症。”徐大夫恭敬的做了个鞠,继续道:“不是任何病症都是只凭眼睛就能看出来。望、闻、问、切,这是大夫诊病的重要程序。”

徐大夫见龙凌煦皱眉,知道他不爱听他的那些医理,话头一转赶紧说道:

“许多医术高超的人,只凭着人体呈现出来的状态就能诊断出该人所患何症。奴才只能告诉王爷,能做到这点的人,医术都不会差。”

他心头也疑惑,苏婠央那个废物,怎么可能会医术?

旁人也许不知,但只要是在医术上稍有造诣的人,都能看出苏婠央脸上的脓疮绝非自然生长。

她要是会医术,怎么可能任由自己的脸被毁成那样?

而龙凌煦,他不懂医理,但是……

苏婠央,看来这个女人身上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带苏婠央来见本王。”龙凌煦眼眸清冷,淡淡的吩咐。

此时的苏婠央,正在牢房里头坐等守卫回来回话。

“出来,王爷要见你。”守卫回来,直接打开牢门冲苏婠央喊道。

苏婠央抿唇一笑,她等的就是凌王召见她!

麻利儿的起来跟在守卫走,只是她不知道,她刚刚那一抹笑,被那位守卫看在眼里,怕是要几日都吃不下饭了。

凌王府非常大。走出牢房,走过曲径通幽的石子路、蜿蜒的长廊,从波光粼粼的人工湖泊上头搭建的桥梁穿过绿意森森的树石花林,又走了一段路然后才到凌王府的主院儿。

松林。

苏婠央抬头看了眼院儿大门前的那两个大字,院子的名字不都叫什么院什么院的吗?

怎么会叫松林?

但到的确是名副其实的松林,院子里头种满了松树,走入其中,满满都是松树的清香。

“臣妾见过王爷。”苏婠央乖的不得了,规规矩矩在龙凌煦床前三米的距离行跪拜大礼。

“发现剧毒,十二点方向有人身中剧毒,不马上救治会有生命危险。”

苏婠央刚刚跪下,系统干巴巴的声音就响起。

剧毒!

十二点方向不就是……

苏婠央震惊了下,悄悄抬起头偷看躺在床上的人,凌王怎么会中毒?

还是不马上救治会危急性命的毒!

他不是被人暗杀吗?

只听说他受了重伤,没传出他中毒的消息啊。

只是一眼,触及那双冰冷的眸子,苏婠央人都没看清,又急忙低下头。

艾玛,太吓人了!

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前世救治的人中,不乏国家政要、军方高干、特工精英。却从没见过有谁能有那么冰冷的眼神。

那傲视天下,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眼神……

看的人心惊胆颤!

要命的是,这男人他还特么不说话,就用那冷冰冰的眼神审视着别人。

苏婠央实在受不了了,颤抖着声音说道:“不知王爷唤臣妾前来所为何事?”

苏婠央将头埋得极低极低,娇小的身子跪趴在地上,看起来要多卑微有多卑微。

“苏婠央,你会医术?”又是好半响的沉默过后,龙凌煦才淡淡的开口。

淡漠的语气听不出半点情绪,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想法。

“回王爷,臣妾的确懂点皮毛。”苏婠央规矩的很,一字一句,小心翼翼的回答。

“哦?可据本王所知,你可不是会懂点皮毛的人。”龙凌煦语带威压,压得人喘不过气儿来。

什么意思?

怀疑她?

苏婠央也懒得辩解,只要一个人已经对另一个人下了定论,那就是说的天花乱坠也没有用。人家该怀疑的依旧怀疑。

“王爷,您中了剧毒,不马上解毒会危急您的性命。”索性用本事说话!

凌王身边肯定不会缺大夫,她不相信那些大夫诊断不出凌王中了毒。

诊断出了,毒素犹在。说明凌王身上的毒,那些大夫解不了!

苏婠央是医生,更是药剂师。她最拿手的就是毒!

天下间没有她配不出的药剂,没有她解不了的毒!

苏婠央万分自信。这个小女子唯唯诺诺的模样,可身上散发出来的自信龙凌煦可看在眼里。

他诧异。

在苏婠央说出他中毒的时候,他平静的眼眸就闪过一抹诧异。

千珑的师傅行踪飘忽不定,千珑也是前一天才联络到她师傅,就算马不停蹄日夜兼程,这两日时间也绝对来不及!

龙凌煦本以为他命休矣,但是听这女人的语气……

“你能解?”

龙凌煦语气平静的很,像是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只是,只有他知道自己心里为此有多着急。

“臣妾愿意一试。”苏婠央依旧跪趴在地上,但是那小小的身子却透着无法忽视的气势。

一接触到老本行,苏婠央就忍不住热血沸腾!可是……

“本王凭什么信你?”这个男人哪怕性命堪忧,也淡然平静。冷静的叫人叹服。但……

苏婠央翻了个白眼,你丫都要死了还这么多事儿!

她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明明是自己需要人帮助,却弄的像是别人求着去帮他一样的人。

若是以前她遇见这样的病人,一定转身就走!

你丫爱治不治,小爷不奉陪!可是现在……

她寄人篱下,不得不放低姿态。

“王爷,您自己的身体,您应该比臣妾清楚。臣妾只求您安好,若王爷不信任臣妾,臣妾无话可说。”凌王先前说的那两句话,足以证明他的毒无人能解。

她现在是他唯一的希望!

龙凌煦若是不信,只有去死。

“过来。”一个小女子,他会不敢让她医治?

就算苏婠央真的居心叵测,他会惧?

高高在上的命令口吻,似乎能为他解毒是她的荣耀一样。

苏婠央心头翻了个白眼,起身低着头两步上前,将手搭在龙凌煦手腕上。

她虽然会把脉,但此举却非把脉。她是让系统检查龙凌煦体内的毒素,分析出毒素成分,她才好调制解药。就在她认真听着系统汇报的时候……

“本王自认为不是以貌取人的人,本王太高估自己了。”龙凌煦淡漠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没有任何嘲讽羞辱的意思,就只是在阐述一件事实……

苏婠央很丑的事实!

香蕉你个大西瓜!

嫌我丑你把眼睛闭上!

苏婠央很久没被人这样轻视了,心头顿觉不悦,猛地一抬头狠狠的瞪向龙凌煦,可一抬头,却让她愣住了……

苏婠央看到了什么?

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好看的人?

龙凌煦精致的五官如神界的巧匠精心打造,每一个地方都那么恰到好处。皮肤细腻,微微泛着光泽,肤色并不是养尊处优的人会有的白皙,而是健康的泛着古铜色,却不过分深色。

一双眸子淡如水,冷如冰。睥睨天下的傲气,像是不把任何事物放在眼里。

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尊贵?

苏婠央看傻了眼。她绝对不是花痴,前世见过的好看的男人也不计其数,却从未有谁能让她看的入迷。

入迷到龙凌煦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她都没看到。

“女人,滚去找个东西把脸遮住。”龙凌煦厌恶的开口。

苏婠央一怔,随后她就怒了!

我去!什么玩意儿!

长得帅了不起啊!

这是对正在救自己命的人该说的话吗!

她原本可以不管他死活,见他生命垂危,还自发的要救他。不知道感激就算了,竟然还嫌弃她!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品德那么差!

苏婠央对龙凌煦的好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深深的厌恶。

总有一天本姑娘划了你那张不似凡人的小脸蛋!让你也尝尝被人嘲笑的滋味儿!

苏婠央不甘心的撕下衣服一角把脸蒙住,看向龙凌煦的眼中已经没了半点好感,“禀王爷,您的毒,臣妾能解。”

但你休想我给你把毒完全清除!

她要是不留点余毒在这个忘恩负义的臭男人身体里折磨的他死去活来却又死不了她就不是苏婠央!

龙凌煦眼中闪过惊讶,一瞬间就消失不见。换上一副漠不关心的表情,淡然道:“那就快点解。”

你就装吧,我不信你不在意自己的生死!

苏婠央不揭穿这装逼狗,扫了眼屋子里的下人,退开两步镇定的说道:“臣妾知道自己不受王爷喜爱,若是臣妾救了王爷,王爷能不能给臣妾个机会。”

机会?

她要什么机会?

龙凌煦冷笑,“你莫非还妄想能做凌王府的女主人?”

不知所谓的女人!

许大夫的医术在京城也算是名列前茅的人,他都束手无策的毒,这个女人竟然那么简单的说她能解?

她以为她说她能解,他就会相信吗?

能不能解他的毒还不一定,竟然想做他凌王府的女主人,简直痴心妄想!

“一个活命的机会。”苏婠央平静的说道。

苏婠央是不知道龙凌煦的想法,要是知道了,她保准啐他一脸唾沫。

她什么地方表现的想要做凌王府的女主人了?

以为谁都稀罕做他的王妃纳?

不管是以前的苏婠央还是现在的苏婠央,都压根儿没有过这种想法!

意料之外的答案,龙凌煦探究的眯起眼前审视苏婠央。这个女人……

能过看清自己处境的人绝对不是蠢货。

她居然看的出自己在凌王府活不久?

哼,这倒是个聪明的要求。

苏婠央被龙凌煦冰冷的目光紧紧盯着,给她看出一身冷汗!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苏婠央双腿都快打颤了,可是……

她必须撑住!

苏婠央做出镇定的模样任由龙凌煦审视,好半响后龙凌煦才说道:“可以。”

苏婠央顿时松了口气,看着龙凌煦说道:“王爷,臣妾的嫁妆在哪里?”

龙凌煦眸子冷冷的扫向苏婠央,苏婠央解释道:“臣妾要去拿解药。”

龙凌煦中的毒,系统里正好有解药,但是她也不能当着别人的面儿隔空变出东西来啊。那她不得被人当成妖怪才怪。

“后院。”龙凌煦淡漠的给出答案,眸子却眯起危险的气息。

苏婠央的陪嫁物品,他早就命人查看过。除了一些廉价的衣裳首饰之外,根本没有有用的东西。

若她的陪嫁里有解药,他的人早搜出来了。

苏婠央可不知道这些,下人将她带到后院儿后,苏婠央随便打开一个箱子,假意寻找一番,乘人不注意赶紧从系统里拿出两种药剂和药粉。

然后又像什么事儿都没有似的往回走。

“王爷,将这药水倒在伤口上,然后这药粉你每日服食三次,连续三天就能完全清除。”才怪!

药水才能解毒,药粉嘛,那是为您留住毒素用的!

敢嫌弃她丑?

得罪谁也不要得罪大夫,特别是一个叫苏婠央的大夫!

你要是敢惹她,她能把你整的不要不要的。

龙凌煦淡淡的扫了眼苏婠央手里的东西,把目光移到苏婠央身上,看着她问道:“这是你陪嫁里的东西?”

“是啊。”苏婠央毫无防备的回答。

“本王查看你的陪嫁物品之时,可没找到这些东西。”龙凌煦终于不是一副淡漠的表情。唇角勾起一抹笑,一抹比不笑还冰冷,危险味道十足的笑!

苏婠央一顿,继而怒道:“你怎么顺便翻别人东西!”

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吗!你幼儿园老师没教过你吗!

“难道不能翻?”龙凌煦嘲讽的反问,进了他凌王府的东西,还有他不能看的?

这个女人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苏婠央无力的扶额。她忘了,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眼前这个男人的确没人教。

“这是臣妾的秘密,连家父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让人随随便便找到。”苏婠央一本正经的胡诌,她会医术的事情她就没想过要瞒着谁。

她之所以是个废物,那是因为她一直深藏不露。

恩恩,就是这样。

要是不相信她,你们就去查吧。她“藏的那么深”谁也别想查出什么来。

“哦?”龙凌煦明显不怎么相信,苏婠央也懒得去解释。“王爷是自己上药还是臣妾为你上药?”

“滚出去。”嫌恶的语气加命令。

苏婠央……她忍!

龙凌煦!你千万别栽在我手上,否则……

呵呵。

“王爷将药上好之后,臣妾还有为您检查一下。”苏婠央将药递给旁边的下人就退了出去。

她以为龙凌煦会让下人给他上药,却见下人把药给了龙凌煦后也退了出来。

龙凌煦还真自个动手上药啊?

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不是穿个衣服都要人服侍的吗?

算了,不关她的事儿。

龙凌煦将药上好之后才又让苏婠央进去,苏婠央再次给龙凌煦把脉,不稍片刻就听系统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异常体质,这人的身体比正常人多出几个穴位。”

什么!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结婚一年,老公宁可找情人也不愿碰她,原因竟是...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4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