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小说在线阅读】小三怀孕丈夫要跟我离婚,我看着丈夫的不孕报告笑出了声…

【小说在线阅读】小三怀孕丈夫要跟我离婚,我看着丈夫的不孕报告笑出了声...
九月,刚入秋,A市的天还很燥热,青绿色的树枝上鸣蝉枯燥的叫个不停,天色低沉,沉闷的仿佛憋了一场大雨。

市医院妇产科手术室门口站着一个男人,男人长相十分帅气,五官立体突出,桃花眼,眼神满是焦灼和不安。

他叫李一帆,二十八岁,在A市开着一家律师事务所,是个青年律师。

脚步声咚咚咚,来来回回,反反复复,他在手术室门口不知道转了多少个圈。

忽然手术室门开了,从里面匆匆走出来一个护士,护士的眼神很焦急,一出来就扬着声音喊着,“南栀的家属呢?谁是南栀的家属。”

“我……我是。”

李一帆大步上前,满脸急切,“护士,南栀她怎么样了?孩子生了吗?”

“病人情况很不好,情绪不稳定,也不肯用力,再生下去恐怕有出血的危险,急需要剖腹产。”护士递上一张手术单,“做手术需要家属的签字,你是她的丈夫吗?请签字。”

“家属?”

李一帆迟疑了一下。

“怎么?你不是家属吗?”护士捕捉到了男人眼中的迟疑,立即道,“如果你不是,请麻烦你马上通知南栀的家属,她很危险,急需要手术,不能耽误。”

护士丢下这几句话,转身进了手术室。

门口的男人神情一点一点变的冰冷,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握成了拳头。

他为什么就不是南栀的丈夫?为什么南栀的丈夫偏偏是那个不知道珍惜她的混蛋?

男人赤红着眼睛,终于从西裤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拨出了那个他极其不愿意拨通的电话号码。

电话响了又响,就是没人接,在他打第七遍的时候,电话终于被接通了。

电话那头是个女人的声音,很娇很媚,“陆总正和我在一起呢,请不要打扰……”

“马上叫陆离听电话,马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一帆几乎是吼出来的,额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电话那头的女人似乎吓坏了,声音颤抖着喊着,“陆总,他要你接电话呢……”

十秒钟左右,电话里终于换成了男人的声音,中低音,很有磁性,却也很不耐烦,“说吧,打电话给我做什么?”

“陆离,你这个王八蛋,你他妈这个时候还在鬼混,你知不知道南栀正在医院为你生孩子?你知不知道她难产?你知不知道她急需要做手术?”

电话那边沉默了数秒钟,继而传来一声很冷漠的笑声,“她生孩子,关我什么事情?”

这话让李一帆暴怒不止,如果陆离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打断他的门牙,再踢掉他的命根子,让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第二个孩子。

但南栀还在手术室里,她需要陆离的签字才能活命。

李一帆太阳穴突突跳着,忍了又忍,“陆离,算我求你了,来医院好不好?我们在市医院妇产科,南栀她需要你的签字,我求你了,她生的可是你的孩子,如果不做手术,她可能会死的……”

“我说了,关我什么事情?她要生要死,都与我无关,反正她也是个杀人犯……”

电话里的男人冷酷无情到了极点,字字都带着恨。

李一帆气的大吼,“南栀她不是杀人犯,南青不是她杀的……”

“住口,别和我提南青,你们都不配……”

电话就那么挂掉了,嘟嘟嘟的忙音。

李一帆简直要疯了,再打过去,却是关机的提示音。

啪,手机就那么被李一帆重重摔在地上,他甚至气的用脚狠狠踹了好几下。

但无论他怎么撒气,那也只是冰冷的手机而已,陆离不会来的,而南栀,却需要他的签字……

手术室的产床上,南栀正苍白着一张脸咬着牙睁着眼睛躺着,额上满满全都是汗水,仿佛大热天蒸了个桑拿一样。

她有极好看的眉眼,眼神特别干净纯粹,小巧的鼻子,嘴唇微微上翘,只是少了血色。

医生在她的耳边和她说话,“……你要用力啊,你这样不用力,不单孩子生不出来,连你自己的命恐怕都要搭进去。”

用力?

南栀忽然竟笑了一笑,笑容苍白的像是一朵快要凋谢的花儿,很凄凉。

她已经没有力气了,还怎么用力?

她这一生,所有的力气都用在爱陆离这件事情上了,可陆离却说她是杀人凶手,一丝一毫都不肯爱她,更不肯信她。

用尽了全力去爱的人,却恨她入骨,实在也是很可笑的一件事情,也是很可怜很凄凉的一件事情……

说起来,她和陆离原本是不该有这个孩子的,陆离不爱她,但他却又强行要了她,他说他恨她,要让她痛苦一辈子。

她永远也忘不掉没有爱抚甚至没有任何只言片语的陆离,就那么强行进入了她的身体,仿佛撕裂了一样,给了她最深的屈辱感。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就那么冷冰冰的砸在了产床上,苦涩涌满了心头。

护士还在喊着,“……用力啊,你再不用力,真的会出事的。”

南栀却再也不想用力了,因为她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了。

她闭着眼睛很无力地和医生说,“我只要孩子平安,我只要孩子平安,救孩子吧……”

语气要多平静就有多平静。

明显是抱了一颗求死的心。

留一个孩子给陆离,够了。

如果就这样死在了产床上,陆离是不是就再也不会恨她了?她也再不会欠着陆离什么了,他们两个此生此世,也算是两清了。

南栀觉得累极了,累的她甚至连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她似乎做了一个很冗长的梦,梦里面南青还没有死,她们还是一对很要好的双胞胎姐妹。

陆离,是她上初中的时候从外校转来的学长,一直到高中,他们都是同校。

她从情窦初开的十四岁开始就喜欢陆离了,但陆离却把第一封情书给了她的姐姐南青……

当她知道陆离喜欢的是南青而不是她的时候,她就忍下了对陆离所有的感情,只是默默的在背后爱着他而已。

陆离二十八岁从国外念书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二十六岁的南青求婚。

他找国外的珠宝大师手工做了最好看的钻戒送给南青,九千多支玫瑰将南青团团围住。

那时候,南栀多希望被求婚的那个女人是她啊,同样的面孔,可她却爱的那么卑微,爱的那么不被人察觉……

南青接受了陆离的婚戒,可却在结婚的前一天忽然失踪了。

南青留了一封信,信里字字句句都写着抱歉,说她和陆离不合适,请求父母的原谅。

南家人看到这封信都要疯掉了,他们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陆家,因为陆家是A市首屈一指的富商,如果告诉陆家南青失踪了,陆家只会觉得丢了面子,而陆家和南家还有很多生意上的往来,南家也怕丢了生意……

权衡之下,南栀的父亲提议让南栀先假扮南青嫁到陆家去,等找到南青,姐妹两个再换回来。

南栀犹豫了很久,就在结婚前两个小时,才答应假冒南青嫁给陆离。

她答应冒充南青嫁给陆离,并不仅仅是为了替南家解围,更多的则是不想看到陆离在婚礼上找不到南青而失魂落魄的样子……

南栀嫁给了陆离,陆离将明晃晃的钻戒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吻着她的额头告诉她,“南青,我许你一辈子幸福。”

南栀湿了眼眶,心里疼的像是被无数钝刀割了一样,陆离却用唇轻轻吻去了她的泪水,他以为,那是她幸福的泪水。

婚后,南栀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小心翼翼的躲避着陆离的求欢。

她以为会很快就能找到南青,到时候两个人就可以换回来。

但她却怎么也没想到,就在她嫁给陆离的第五天,等来的却是南青的一具尸体……

南青被人杀了,死的很惨,甚至被焚尸,面目全非,要不是遗留在现场的身份证明,根本分辨不出来那就是南青。

南青的死像是一记炸雷,南家顿时乱成了一锅粥,而这样的大案又怎能可能瞒得住陆离……

陆离终究是知道了南栀假扮南青嫁给他的事情,看到南青尸体的那一刹那,他像是一头困兽一样,死死的扼住了南栀的脖子,就连指尖都掐进了她的肉里。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

“为什么要骗我?”

陆离一遍一遍的问南栀。

南栀呼吸不上来,她觉得那一刻她要死了,心疼的要死了。

“如果你早些告诉我南青离开了,我一定会去找她的,如果去找她,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南栀,你这个杀人凶手……”

陆离的眼神都是通红的,像是烧了一把火,要将南栀烧成灰烬。

南栀从没想过南青会死……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陆离不知道从那里知道她一直偷偷爱着他的事情。

陆离像是疯了一样的拽着她的头发,将她重重丢在地上,他死死盯着她说,“南青的死,你逃不开责任,肯定是你在背后作祟。”

他说,“你就那么爱我?为了嫁给我,甚至下手杀了自己的亲姐姐?”

他说,“南栀,我会亲手将你送入监狱的。”

他说,“这一辈子,我要你尝尽痛苦……”

字字句句都像是冰刀一样刺入南栀的心,她甚至连反驳的言辞都说不出来,因为她知道,说了,他也不会信的。

那一夜,没有温柔,更没有怜惜,有的只是厌恶与仇恨,他捏着她的下巴要她看着他,就那么冷笑着唾弃着进入了她的身体……

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清楚了他眼里流淌着的恨意,心像是死了一回一样,等他从她身上下来的时候,她只咬着牙对他说了一句,“陆离,我不是杀人犯……”

陆离终究是恨她的。

他几乎动用了所有的人脉去查南青的死因。

查了那么久,可是却找不到一丝丝的证据证明南栀和南青的死有关系。

可他就是不肯放弃,在他心里早就认定了,南青的死就和南栀有关系。

他不死心的非要证明这一点,仿佛证明了这一点,他便能得到解脱了。

偏偏南栀却怀孕了。

当她拿着化验单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嘴唇不断发抖,甚至体会不到一丝丝要做母亲的喜悦。

她知道,陆离是不会喜欢这个孩子的,更不会接受这个孩子。

她想过要把孩子做掉。

但当她看到幼儿园里走出来的那些可爱孩子后,终究是不舍得……

她小心翼翼的怀孕,卑微的怀孕,不敢让陆离知道。

陆离还是知道了,如她所料,他果然没有一丝丝当爸爸的喜悦,反而对着她冷笑,嘲讽她,“南栀,你别以为有了孩子我就会爱你,不,不会的,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你这个杀人凶手。”

他不断的折磨着她,带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回家,在她面前表演着一场又一场的“恩爱”。

她卑微的哭了一场又一场,终于连眼泪也哭干了,也终于熬到了怀孕八个月,原本该是十月怀胎的,可她已经被折磨的支撑不住了,终于还是早产了。

腹痛的时候,陆离不在,她给陆离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他都没有接,她是那样的绝望,想着就那么死了算了,或许就不痛苦了,可孩子是无辜的,最后还是自己多年的好友李一帆将她送进了医院……

南栀觉得她这一次一定是要解脱了。

死了,真的就和陆离两清了,她不欠他的,也从没欠过他的……

她只希望,来生,再也不要遇到陆离……

不遇到,就不会再有痛苦了。

窗外终于还是下起了一场大雨,大雨砸在病房的窗户上,发出啪啪的声响,这一场大雨憋了很久,也下了很久,三天里都没有停歇过。

南栀再次转醒的时候,眼前依稀飘过了一道人影,黑黑的一团,但她身体太过孱弱,却怎么都看不清那道人影是谁。

恍恍惚惚里,她又似乎听到了很熟悉的声音,但那声音也是忽远忽近的。

她以为她这次一定是死了,但阎王爷似乎将她遗忘了……

昏昏沉沉的,南栀又睡了过去。

南栀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生完孩子第五天了,她不知道,那天就在她一心求死的时候,陆离开着车连闯了五个红灯,到底是赶来医院了。

李一帆当时都已经给南栀远在大洋彼岸散心的父母打了电话,要他们搭乘最早的一班航班回来。

陆离的出现,让李一帆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没忍住,狠狠打了陆离一拳头。

“陆离,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如果南栀为你生孩子死了,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陆离接过护士手中的手术单,冷冷一笑,说出了更加冷酷的话,“我签字并不是为了让她活着,我只是觉得,就这样让她死了,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护士拿着手术同意书离开了,去叫医生做剖宫产的手术。

李一帆和陆离就在手术门口打了一架,陆离一只眼睛青了,李一帆也没占到便宜,一只手骨折,嘴角也被打出了血。

就在他们两个打架的时候,南栀剖腹产下了一个女儿……

当那声稚嫩的啼哭声从手术室传出来的时候,陆离的眉心明显动了一下,漆黑的眸子里有东西一闪而过。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想过,他就这么当了爸爸吧!

南栀没想到,她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竟然会是陆离。

她以为她死了,可死了怎能可能见到陆离?

他还是那么的帅气,精致的五官无可挑剔,穿着裁剪合身的蓝色西服,雪白的衬衫,衬衫领子被熨的特别平整。

他正好站在窗下,逆着光,一米八七的大高个,挺拔的身材,实在是耀眼的很。

只是南栀看的清楚,陆离脸上的表情还是那么冷阔,浓黑的眉毛微微上扬,脸色冰冷,眼神不屑。

南栀心上一凉,她本想要水喝的,但看到陆离那张脸,她就什么都不想做了。

轻轻别过头,连话都不想说一句。

为什么没死呢?

死了该多好?

陆离见南栀将头别过去,他一张脸更加阴沉,大步走到病床边,声音冷冽,“哼,别在我面前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你这个杀人凶手,你的心有多狠毒,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南栀忍着疼翻了个身,再次背对陆离。

她实在懒得和陆离解释什么。

她已经和他说过了,她不是杀人凶手,这样的话,她不想再多说……

南栀翻身这个动作让陆离更加恼火。

她这是在反抗他吗?

笑话。

一个不知廉耻的杀人凶手,冒牌货,她还想反抗?

陆离双眼开始冒火,再次大步绕过去,一把捏住了南栀的手腕。

南栀手腕上还插着针头,她在输液,陆离这个动作一下子牵动了针头,针头往皮肉里刺进去,疼的她一身冷汗。

“你松开……”南栀冷冷盯着陆离,使劲想把陆离的手甩掉。

这个男人,她曾经爱过,或许以后还是会爱,但她再也不想和他纠缠了。

陆离握的很紧,她压根挣脱不掉,倒是把手上的针头扯了下来,手背上立刻渗出了血迹。

“你放手,听到了没有?”南栀忍着腹部的疼痛竟然坐了起来。

剖腹产后坐着是多么痛苦的事情,陆离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女人是在反抗他。

她有什么资格反抗他?

他就算折磨她一辈子,那也是应该的。

“哼,怎么?觉得疼了?”陆离看着南栀手背上的斑斑血迹,没有丝毫的心疼,只是冷冷笑着,“你这样的疼算什么?”

他嘴角扯出一个冷酷的弧度,一字一句和南栀说,“想想南青死的有多惨,你这点痛,算什么?你告诉我,算什么?”

陆离几乎咆哮。

听到南青两个字,南栀心里头顿时像一万只蚂蚁再啃食,疼的她几乎死掉。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死的人是她而不是南青。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陆离猛一下松开了南栀的手。

南栀整个人向后倒去,摔在了病床上,手腕上是几道重重的红痕。

“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孩子你不许见,我不想我的孩子每天看到的是一个杀人凶手……”

这些话从陆离嘴里冷冰冰砸下来,砸的南栀喘不过来气。

“我已经找好人带孩子了,我来就只是为了通知你一声。”

陆离侧着身子看向了窗外,语气稍微停顿了一下,尾音很淡,“因为你这样的女人不配当母亲。”

“不配当母亲?”南栀忽然仰着脸笑了一声,笑的无比绝望,甚至笑出了眼泪,下一秒,却又无比平静地和陆离说,“好,孩子你带走吧,只是陆离,我不欠你的,从今以后,你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小说在线阅读】小三怀孕丈夫要跟我离婚,我看着丈夫的不孕报告笑出了声...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4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