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免费小说】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所有人都在背后骂着言小安的时候,言小安只专心致志、三年来,雷打不动的爱着陆云湛。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爱的有多深,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快要撑不住了。

……

三年前

言之晴走的那天下午,陆云湛发了疯的把她从公司拽到了他的地下停车场的车子上。

“你以为你逼走了晴晴,我就会转过头来喜欢上你吗?”陆云湛暴怒的瞪着她。

言小安呆了下,眼中露出愧疚……如果她没有对言之晴说那一番的话,之晴也不会去法国吧?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砰!”话未说完,陆云湛的拳头,擦着她的耳边,砸在她身后的车窗上,“不是故意的?这样都不是故意的,那什么才叫故意的?”陆云湛心里团了一把火,看着被他吓得面无人色的女人,他心里起不了一点点怜悯,怒极反笑:“听晴晴说,你很爱很爱我?”

言小安瞬间白了脸……之晴把这话,也跟陆云湛说了吗?

“我……是爱过你,可是我也跟之晴说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如果不是那本写满她心事和秘密的笔记本,巧合之下,被之晴捡到,这件事,她准备永远深埋心底,带进棺材中永埋。

言小安的话,陆云湛一个字都不想听,也错过了解开误会的机会。

陆云湛冷笑着打断了言小安:“所以你就逼得晴晴离开了我?”

“我……”言小安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不知道?”陆云湛冷笑,眼中愤怒的怒火:“你不知道,你的那本写满了对我的感情的日记本,是怎么到了晴晴的面前的?你不知道,晴晴又是怎么会看到你那本日记本的?别告诉我,你那本该死的日记本,刚刚好就落在晴晴的房门口!”

言小安百口莫辩,她的日记本明明收的好好的,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好巧不巧落在了之晴的房门口的。

“你和晴晴从小一起长大,她的性格你会不了解?如果她知道你——对她最好的亲堂姐,从小到大什么东西都让着她的堂姐,爱上了我,晴晴会怎么做,你比我心中清楚!你以为你用这种鬼把戏瞒过了晴晴,就能够瞒得过我?”陆云湛嘶吼着:

“言小安!你爱我,关我屁事!你给我听着,就算你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逼走了晴晴,我陆云湛这辈子也不会爱上你!”

陆云湛信誓旦旦地说道。

言小安面色煞白一片……她只听到了陆云湛那句,这辈子也不会爱上她的话。即使已经决定放下,即使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冷不丁听陆云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言小安还是痛苦的垂下头。

陆云湛却不肯就这么放过她,狭长眼眸里戾气汹涌,一把撕碎她的衣服。

言小安白了脸,“陆云湛,你别这样……”

别这样?现在知道后怕了?那么是谁用自己的性命逼迫晴晴离开他的?……陆云湛冷笑着,只要想到晴晴昨天深夜来找他哭着说,要他以后好好对待她姐姐,陆云湛此刻就恨不得毁了面前这个女人!

而他,也这么做了。

……

“嘀——”厨房里水烧开了的鸣笛声,突然地响起。

言小安从沙发上惊醒,揉揉眉心,怎么又想起三年前的事情了?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01:32.

今晚……又不回来了吗?

犹豫着,她拨出一串号码。

手机响了两声,被接通。言小安嘴角立即挂上了欣喜的笑:“喂,云湛,你在……”

“嘟嘟嘟嘟——”电话那头的人,只字没说,冷酷的挂断电话。

言小安眼底的笑,变成了一丝丝落寞……如果不是工作上的事情,他连施舍她说完一句话的时间,都不愿意给。

言小安坐在沙发上发起了呆……三年前,就在他在地下停车场的车子上要了她之后,从此,她白天是他精明能干的秘书,晚上是他发泄欲望的工具。

她和言之晴的长相有三分相似,所以,从此,她成了言之晴的替身,陆云湛见不得光的情妇。

她也明白,如果不是因为这张脸与言之晴有三分相似,她连呆在陆云湛身边的机会都不会有。

言之晴一去三年没有消息,谁也联系不上她。

三年了,说言小安没有过那种感动陆云湛,让陆云湛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自己的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言小安依旧对言之晴抱有愧疚,这三年来,言小安过的并不好。

一方面是愧疚,一方面是心中深处希冀着陆云湛的回应……哪怕,哪怕只是一点点点点的喜欢,真的,她不贪心,一点点就满足了。

可她又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了羞耻……言小安,你太卑鄙了,不是你,言之晴就不会走,言之晴走了,你却想要趁机获得陆云湛的感情……总之,这三年来,言小安活得比谁都累。

对陆云湛感情的渴望,对言之晴离去的愧疚……,这些夹杂一起,她内心无比的矛盾。

一夜未睡的言小安,第二天刚到公司,一记重磅炸弹,直接朝着她砸了下来。

“你看新闻了吗?总裁又换新女友了!”

“你也看了?这次是安澜,那个大明星!……喂,你说,咱们总裁处处留情,就是不碰咱们的总裁秘书,言大秘书是有多贱啊,倒贴,咱们总裁都嫌。”

“嘘~别说了,总裁秘书向这儿走过来了。”

言小安挺直着背脊,装作若无其事的,从这些人身边经过。

那些话,她都听到了。

可是,这又怎么样?

三年来,这样的事情,已经多到她麻木……难道呵斥了这些人,就能够堵住这些人的嘴吗?

“叩叩。”

“进来。”

门后响起沉稳的男人声音。

言小安深呼吸,这才挂上了刻板职业的笑容。

“陆总,早上好。这是昨天你让我整理的顺发集团资料。”

陆云湛站在落地窗边,听到言小安的话,转过身,抬眼看了言小安一眼,“嗯,放下吧。”

“是。”言小安点头,“陆总,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等一下。”在言小安转身之际,身后的男人叫住了她:“安澜今天生日,你去珠宝店选一件首饰当做礼物,给安澜送过去。”

说着,丢了一张卡在办公桌上:“用这张卡结账,不必在意价格,安澜气质大气,选的珠宝也要大气。”

没人看到,言小安在听到陆云湛的话时,肩膀微不可查的颤了颤。看着桌子上的卡,言小安强迫自己收拾好乱七八糟的情绪。

公事公办的一躬身:“是,陆总。”言小安伸手去拿办公桌上的那张卡,一只手突然隔着办公桌,攫住她的下巴,陆云湛死死捉住言小安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深深望进这双平静的眼中。

突然,另一只手拿掉了言小安架在鼻梁上的边框眼镜,“谁能够想到,我们的言大秘书白天盘着老式的头发,架着土气的眼镜,一幅老处女的模样,晚上到了床上,却是个十足的荡妇?”

他就是看不惯她这样子平静无波的眼神,就是看不惯这公事公办的态度!

一个卑劣的女人,却装得如此与世无争!

他看不惯,就要出手破坏!

看着面前的这张脸,脸上的平静不复在,一寸寸皴裂,血色,从她的脸上褪尽。

陆云湛突然双手将她拦腰一抱,将她抱到了办公桌上。

也不管办公桌上还有刚签完的文件。

“陆总,这里是公司!”

言小安连忙叫道。

“公司怎么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言小安,你有必要装得这么清纯模样吗?”他冷笑:“你是什么货色,我心知肚明。”

言下之意是说,在他的面前,言小安就不必装了,骗不过去的。

心脏,被一记重锤锤下,言小安无助地看着陆云湛粗鲁地扯开她的一字裙。

“云湛,求你别……”

“闭嘴!”陆云湛突然抬起头,目光阴骘地盯着她,薄唇勾起一抹冷峭的弧度:“言小安,我说过多少次,不许你直呼我的名字。你算是什么东西!”

是啊,她算是什么东西,怎么能够直呼他的名?

那是留给之晴的,不是她。

她有什么资格?

“刺啦”一声,裂帛声响,身下一凉!

言小安呆了呆,脑袋依旧转不过弯来……他把她的贴身衣物撕碎了?那今天她穿什么?

陆云湛舒爽地呼出一口气,面无表情的整理好自己,他的身上,甚至一丝丝细微的褶皱都没有,而她却……

“出去。”陆云湛凉薄的说道。

“可是我……”她难以启齿:“我的裤子没法穿了,你……能不能把车借给我,我想回家换……”

话未说完,男人薄唇轻轻扯了扯:“不行。”

言小安咬住嘴唇,失去了眼镜的遮挡,一双眼睛,惶恐湿润,叫人怜惜……陆云湛差点儿就被她蛊惑了!

冷笑着,这个女人要是去演戏,一定会功成名就,奥斯卡影后非她莫属!

“可是我……”

“不是还有条裙子?”陆云湛恶劣的说道:“今天你就这么穿着上班。我随时都会检查,你有没有听话。”

唰!

言小安脸色瞬间惨白一片!

她不敢置信,她耳朵里听到的!

这个男人要她今天一天光着,外面穿件一字裙,中空着上班?他要她这么上一天班?

浑身,止不住的颤抖……陆云湛,你就当真这么恨我,恨我到要如此的羞辱我?

陆云湛欣赏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着她脸上的痛苦……言小安,这就是你想要的,不是吗?

他眼中闪过一丝轻嘲。

但下一秒,他愣了一下。

那个女人,在他的面前,突然安静起来。

默默地弯腰捡起地上的裙子,穿在身上。安静的不吵不闹,也不再求饶。

安静的有些反常。

“陆总,如果没事,我去工作。”

言小安垂着头说道。

陆云湛看着她这安静的模样,心中没来由的火冒三丈。

眼角余光一扫办公桌,双眼眯了起来,伸手就抓起办公桌上的文件:“把这个拿去销售部。”

言小安微微抬起头,刚要伸手接住陆云湛手中的文件,一看到那文件,伸出去的手一顿……言小安面如死灰,心正在被凌迟……这个文件,是刚才陆云湛要她的时候,压在她身下的!

想到这个,言小安瘦弱的肩膀抖得像是风中落叶。

陆云湛要她把这个亲手拿去销售部?!

陆云湛,我是人啊,你再恨我再厌恶我,求你不要这么的羞辱我啊!我也会痛的啊!

言小安心中凄然的呐喊着。

“怎么?没听到么?”男人冰冷的声音,提醒着她。

言小安伸出颤抖的手,几乎抓不稳那薄薄的文件。

她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出总裁办公室的,她不知道她又是怎么走到销售部的。

把手中的文件一扔,她逃也似奔进了电梯里,双手拼命地按着最顶楼的按键,迫不及待的逃出这羞辱。

出了电梯,言小安逃命地跑上顶楼的空中花园。

无尽的羞耻感,扑面而来,挡都挡不住!

“呕~”反胃、恶心、厌恶自己!

言小安吐得胃都空了,腿软地靠到了墙上,缓缓蹲下,伸出手捂住脸,眼泪,从指间溢出。

言小安这一消失就消失了一个上午,陆云湛一个上午没有见到言小安,心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烦躁。

陆云湛来开办公室的门,他的办公室外面就是总裁办的秘书团,狭长的眼眸在总裁办的办公区扫过,没有找到那个女人。

“她人呢?”

“她人呢?”

总裁办办公区的秘书团成员一抬头,就看到了她们的总裁黑着脸站在办公室门口。总裁口中的那个“她”,不用做第二人选,一定是她们的言小安言大秘书。

“言秘书早上从总裁您的办公室出来,急匆匆去了销售部之后,就没有再回来。”朱莉是总裁办秘书团的一员,平时多对言小安有所微词,所以能够找到机会落井下石,朱莉绝不会轻易就放过。

朱莉微笑着,挂上了甜美的笑:“陆总,您有什么吩咐吗?交给我吧。”

陆云湛在听到言小安去了销售部就没有再回总裁办之后,眉心微拧,心里想的是那该死的女人跑到哪里去了,根本没有在意朱莉的话,更别说注意到朱莉娇美的脸上特意挂起来的完美笑容。

陆云湛点点头,就把朱莉忘记脑后,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大门关上,朱莉脸上堪称完美的笑容,也一下子皴裂。

“噗嗤。”旁边响起一道嗤笑。

朱莉听到,画着完美眼妆的电眼朝着那笑的人一瞪:“你笑什么?”

王晓晓哼哼着:“我笑有些人白送殷勤,结果总裁根本就没看见。”

“王晓晓,就算我白送殷勤又怎么样,谁不知道,言小安是怎么做到第一秘书的?言小安能够那么不要脸的上赶着去做婊子,我做不到,我不过就是看总裁有事情要交到,身为下属,替上司分担,这是职责之内。”

“说的好听。其实不就是想学她吗?”

“呸!你以为谁都像那个婊子一样,自己贱的往前送?”

王晓晓突然不说话了,其他看好戏的人,脸色都不自在了。

朱莉猛然察觉身后有人,下意识一扭头,脸色一僵:“言秘书……”

言小安像个木头一样,一脸平静地站在朱莉身后,看了好大一会儿,才“嗯”了一声,若无其事的经过总裁办办公区,往女厕所的方向走去。

她走后,总裁办的秘书团成员一阵压低声音的议论:“吓死我了……”

“你们说她到底有没有听到啊?”

“听到就听到呗,反正这件事情,公司里上上下下都传遍了,也不是什么新闻了。”

“那你说她要是生气怎么办?”

“她生气有什么用?全公司上上下下都传遍了,总裁也没什么反应,总裁没生气就行。”言下之意是说,至于言小安会不会生气,那根本不重要。

此刻,也没有人会在意,这些伤人的话语,会不会伤害到言小安。

言小安离开了总裁办办公区后,脚下不自知的加快了速度,朝着洗手间的走过去,她的速度越走越快,眼看洗手间就在不远处,她飞奔进了女厕所,一进女厕,转身就把门给反锁了。

到此刻,手还在抖,背,重重地靠在了厕所门上,仿佛一下子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身子靠着门,缓缓地滑下去,无力地蹲靠在门上。

眼前的镜片,已经水雾蒙蒙一片……难道,这就是爱陆云湛的代价吗?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怀孕的我被歹人挟持跳楼,丈夫竟对他说麻烦快一点!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4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