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她62岁了,30年不吃晚饭,进手术室,连医生都被吓到了…

【精品小说】她62岁了,30年不吃晚饭,进手术室,连医生都被吓到了…
温素锦站在酒店的走廊里,看到面前的房间门牌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八零六六,她的呼吸一下子乱了。走廊里的壁灯发出柔和的光芒照在她的身上,又将那数字染成了暧昧的颜色。

黑色的高跟鞋,鞋跟陷在柔软华贵的地毯里,再往上,先入目的是柔弱纤细的脚踝,然后就看到一截纤细白皙的小腿,裙摆也是神秘的黑色,在膝盖上方十公分的地方摇曳着。

她化了浓浓的妆,妖冶妩媚之下却还是掩不住青涩,只不过二十岁的年纪,一直都在埋头念书的好学生,性感的衣装也不会遮住她的本色。

温素锦站了足足二十分钟,走廊尽头笔直站着的那个服务生已经偷偷看了她好几眼,她终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素白的手指按响了门铃。

门铃一直在响,却没有人来开门,温素锦心跳越发的加快起来,她又是惶恐,又是微喜。

她惶恐那个男人不屑赴约,温家就要遭殃,却又希望他真的不在,让她躲过一劫。

门铃声响了三次,温素锦终于还是放弃,她吸一口气,捏紧了自己的手袋转过身预备走开。

房门却是无声的开启了,男人的一声低咳传来,素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扭过脸去,却正好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站在门边,嘴里叼着一支烟,身上只松松垮垮的系了一条浴巾,明显是刚刚洗完澡的样子。

他长的真是好看,湿漉漉的头发下一双眸子漂亮极了,特别是高挺的鼻梁和微薄的唇,性感中的不羁和轻佻显然非常讨女人的欢心。

素锦觉得一颗心砰砰的乱跳,她脸红的发烫,双腿发软不知是该大步的跑开还是站着不动。

正在犹疑的瞬间,那男人却是唇角向上微扬一下,一伸手握住了她露在空气里的单薄肩膀。

冰凉的触感,让素锦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她豁然抬眸望着他,却正撞入他漆黑深邃的眼眸中,她觉得心口像是被人一下子掐紧了一般,呼吸困难。

“温小姐,我等你很久了。”陆泽楷修长的手指夹住香烟,偏过头吐了一个小小的烟圈,沉声说道。

素锦被他的力道微微一扯,整个人就进了房间,他已经掐灭了烟蒂,双臂圈在她身体的两侧将她抵在门背后。

他很高,素锦还未到他的肩膀,他的气息逼迫的她不敢抬头,心跳却是越来越快,素锦只是看着自己的脚尖,冷气充足的房间里,她却是出了一身薄薄的汗。

“你是温家的千金,我怎么没有见过你?”陆泽楷掐住她的下颌,逼迫的素锦抬起头来,她的一张小脸在他的手掌里微微的发抖,浓重的烟熏遮住她清透的眸子,视线向下,陆泽楷不由得轻佻一笑,也不过是一个俗透了的女人。

素锦不知如何答,她是温家见不得人的私生女,这世上几个人知道温家还有一个小女儿温素锦?

“算了,去洗澡。”陆泽楷看她簌簌发抖半句话也说不出来的样子,不由得意兴阑珊的摆摆手,松开那细瓷一般细腻的肌肤,转过身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素锦长长舒一口气,心弦却还是紧绷的,那人就那样远远的坐在那里,可是房间里的气压似乎都被人压低了一般,憋的她几乎无法呼吸,她腿脚僵硬的走进浴室,反锁了浴室的门后,整个人才一瞬间松弛了下来。

闭上眼睛,一行泪水就滑了下来,她见不得妈妈低声下气的求她的样子,所以委屈自己答应温宪声的要求,用自己来换取温氏的短暂太平。

若是她这一次做好这件事,是不是妈妈在温家的日子也能好过一点?在温宪声的面前也可以稍稍的得宠一些?

她泡了澡,脸上的铅华褪尽,不施粉黛的脸偏偏看起来比之前的浓妆艳抹还要精致,磨蹭的擦干净了身子,却并未在浴室里发现浴袍,看着那短短的浴巾,素锦又是一阵止不住的慌乱,她该怎么办?

不敢想像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只是心底拼命压抑着的那个身影,却是不受控制的浮现了出来,她眼眶一酸,又要哭出来,却听到了咚咚的叩门声,陆泽楷的声音不急不缓的响起来:“温小姐?”

她知陆泽楷是等到不耐烦了,只好忍住眼泪,把浴巾裹好,扭开门锁走了出去。

他斜靠在窗边看着她,目光自下而上,腿长,腰细……陆泽楷微微眯眼,小腹那里似乎微微的紧绷了一下,他不由得扬了扬唇角,这一会儿洗干净了才发现,她确实算得上一个尤物,姓温的那个老东西还真是舍得!

“过来。”陆泽楷微微一抬下颌,魅惑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十分的动听。

素锦抓紧了胸口的浴巾,不敢迈开步子走,只是小心翼翼的向着他的身边挪去,随着走动,她两条修长的腿若隐若现,不由得让陆泽楷的眸子又紧了几分。

“你叫什么名字?”他手指落在她湿润的小脸上,指尖轻轻的从她额上滑下来,又落在那粉色的唇瓣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拂过。

素锦感觉自己像是被烫了一下一般,她长睫垂下来,脸微微侧到一边,不敢看他的脸,轻轻吐出几个字:“素锦,温素锦。”

陆泽楷不由得莞尔:“好名字,有什么来历?”

素锦恍惚看他,心下却是苦涩,她低低开口:“妈妈起的名字,大约是出自素年锦时这个词吧。”

“素年锦时?”陆泽楷低低重复了一遍,大意好像是如此:那些过去的时光,才是最美好的时光,最值得留恋的时光。

他的目光重又回到她的脸上,此刻才看清楚那一张脸,一双乌黑的眸子像是剔透的琉璃,一张脸小的似乎他一伸手就可以遮住,他看到一张微启的小嘴,似乎在邀约他的吻,他恍惚笑了一下,想到自己来此赴约的目的。

他看到一张微启的小嘴,似乎在邀约他的吻,他恍惚笑了一下,想到自己来此赴约的目的。

“这么值得纪念的夜晚,我们是不该虚度的。”他手掌下滑,一下就将她的浴巾扯了下来,随即将她整个人压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温素锦只是挣扎了一下,就闭上了空洞的双眼,她根本没有抗拒的权利,挣扎也只是徒劳,在她决定走进这间酒店的时候,她就告诉自己,不要再后悔。

“温宪声还真是大手笔,把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儿送到我的床上来!”

早晨的时候,阳光细碎的像是金子透过窗帘铺在地板上。

陆泽楷的手机在响,他一翻身慵懒的伸手接起,看到大床上躺着的那个女人,长发如同凌乱的海藻披散在白色的枕巾上,她睡的极其不适的样子,秀气的眉峰轻轻的拧着。

“喂。”陆泽楷并未怎样避讳,缓缓的开口讲电话。

素锦是被房间里的说话声音吵醒的,她身子略动了一下,就痛的难忍,耳边嗡嗡的响过后,隐约听到两句:“对,秦氏收购温氏的事情我们不要插手。”

“温家那边我来处理,温家那老东西以为弄一个见不得人的私生女就能左右我?真是笑话……我看他算计的再精明,也料不到我陆泽楷也会翻脸不认账。”

素锦脑子里一下懵了,她眼前黑了黑,腾时就坐了起来,陆泽楷正好讲完电话收了手机,他站起来,笑意盎然看她,轻佻的开口:“温素锦,你的功夫太差了,所以我收回之前给温氏的承诺。温小姐,真是抱歉。”

素锦只觉得像是凭空挨了一记闷棍,她气的全身哆嗦,大口大口的喘气,再看不得他这样的笑脸,抓了枕头就向他脸上砸过去:“无耻!怎么会有你这样无耻的人!”

素锦只觉得像是凭空挨了一记闷棍,她气的全身哆嗦,大口大口的喘气,再看不得他这样的笑脸,抓了枕头就向他脸上砸过去:“无耻!怎么会有你这样无耻的人!”

陆泽楷轻松的躲了过去,他抱住双臂戏谑看她气急败坏的样子:“怎样,你现在是不是很生气,觉得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放肆的轻笑,不再看她染满怒气的一张脸,径直优雅的开始穿衣服,素锦坐在那里,眼睛望着他线条优美的后背,只恨不得扑过去和他拼命,可是她就那样坐在那里,动都动不了。

“陆泽楷!你会有报应的!”素锦隐忍许久,终究还是控制不出的控诉出声,她哆嗦着抓了睡袍裹住身子跑去浴室,胡乱的洗漱之后套了昨晚脱下的裙子拉开浴室的门走出去,她抓住自己的包包径直向房间外走。

痛的揪心,似乎是被撕裂了一样,可是她还是固执的走的飞快,脊背挺的很直,她决不让自己在她面前,再流露出一丝丝的卑微和低贱。

“温小姐。”陆泽楷忽然又叫住她,素锦正在换鞋的动作停住,她缓缓扭过脸,却在看到他的动作的时候愣住,他从皮夹里拿出一沓钱,粉色的钞票厚厚一叠在他的指间。

“这是你该得的报酬,不管怎么说,你还是个处。”他笑,那笑容却在素锦气的几乎发疯的眼中恍惚起来,她扬手就要打在他的脸上,却是把一边桌子上摆着的花瓶扫了下去,砰的一声响后,花瓶摔成碎片,可是素锦却不管不顾的冲过去,一只脚套着拖鞋,一只脚却在光着,赤。裸。裸的踩在玻璃碎片上,尖锐的玻璃一下子扎破了她的脚底,而她像是没有感觉到痛一般,只是拼命的对着面前的人拳打脚踢……

“混蛋!你不是人,陆泽楷你这个魔鬼!王八蛋!”素锦的拳头不停歇的落在他的胸前肩上,她控制不住自己近乎崩溃的情绪,而眼眶也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感觉一般,眼泪直往下淌……

“温素锦,你冷静点!”陆泽楷看到那一只白皙的小脚被扎破,鲜血肆意流淌而出,不由得眉心微皱,眼底的墨黑渐渐的弥漫了出来……

他两下就制住她拼命捶打他的动作,然后将她整个人轻轻向后一推,“温素锦,你闹够了没有!”

素锦踉跄两步停下来,脚底的疼痛此刻才清晰的传来,她抹一把眼泪,冷冷看着陆泽楷,那个人空长了这样一副面孔!

“把你送来是温宪声的一厢情愿,我并没有答应他把你睡了就去帮温氏,而且你也并没有提出你的要求,更何况,没有书面协议,在我眼里什么事都只是空谈!”他笑,眼角余光却是瞥在她泡在鲜血中的脚上。

“卑鄙!”素锦狠狠的咒骂出声,她弯腰飞快的穿上鞋子,不顾脚底的伤,转身拉开门就向外走……

“温素锦……”他下意识的喊她,可是她却已经砰的一声甩上门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温素锦……”他下意识的喊她,可是她却已经砰的一声甩上门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陆泽楷怔怔站了一会儿,摸出一支烟点上,他偏头狠狠吸了一口,有些许烦躁的吐出烟圈,太阳升的很高,明亮的光线从窗帘的缝隙中射进来,他眯了眯眼睛,又无所谓的笑了一下。

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对男人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更何况,他陆泽楷是一个公认的花花大少,什么样的女人他没见过?

他哧的笑了一声,正欲出门,手机又响了起来,陆泽楷一看来电,姚爽来电是否接听?

他伸手按下接听,耳边就传来娇嗔声音:“泽楷,今晚一起吃饭好吗?”

“……当然OK,晚上七点我来接你宝贝儿。”姚爽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陆泽楷唇边带了一抹淡淡的笑,毫不在意的收了手机,大步的出了房间。

出门的时候还看到走廊里浅色的的地毯上几滴鲜血,陆泽楷眉心皱了皱,他还没见过这么倔的女人呢。

素锦不敢回家,温宪声的电话打来了无数次,她干脆关机,想了许久,只有回宿舍去。

一瘸一拐的下了的士,在校外的小诊所那里简略的包扎了一下伤口,素锦就勉强的撑着向公寓走去。

到楼下的时候,不期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下意识的想要躲,却已经来不及。

秦煬已经迎了过来,俊逸的脸上透出几分的焦灼,他一走到素锦的面前,就连声的询问:“素锦,你去哪里了?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手机没电关机了。”素锦淡淡的说了一句,推开他就向公寓大门走。

“素锦,你别走,我们说说话儿……”秦煬去拦她,却又被她冷冷推开,“别碰我!”

“素锦……”秦煬眼底流泻出一抹痛苦,他看着她倔强单薄的背影,那抹胸的裙子让她的半个背都露了出来,阳光下白的耀眼夺目。

“你穿成这样,是去做什么了?”秦煬感觉心底有些说不出的忐忑,他抬手按在素锦的肩上,却一下子眼尖的在那凌乱的发丝下看到几朵粉色的吻痕……

“素锦,你身上,身上的吻痕是怎么回事?”他眼底暗沉,一把将她的身子扳过来,几下撩开她肩上散乱的头发,果不其然,大片大片的吻痕触目惊心的横亘在她的胸前,脖子上,秦煬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他一阵头晕目眩,一伸手就是一耳光打在了素锦的脸上……

温素锦一下子捂住脸,而秦煬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他竟然出手打了她。

“你滚,秦煬你现在就给我滚,我不想再看到你,一点都不想再看到你!”素锦气的嘴唇发抖,指住秦煬毫无风度的开口就骂。这世上最不要脸的两个男人都被她遇上了,她还真是一个餐具加杯具!

“素锦,素锦……原谅我,我是烧昏了头了,我不该打你,可是看到你身上的吻痕我控制不住……素锦,你做了什么,是谁,是谁碰了你!”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她62岁了,30年不吃晚饭,进手术室,连医生都被吓到了…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4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