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新婚夜,丈夫竟找身患传染病的陌生人侮辱我!

【免费小说】新婚夜,丈夫竟找身患传染病的陌生人侮辱我!
“高级病房里的主儿可千万不能得罪,我们科室两个小护士无缘无故刚被停了值!”

护士长王姐语重心长的给她们一群年轻貌美的小护士开会。

“那俩听说是哭着跑出来的!”

“好啦,我说了那么多你们就没有一个有胆量上去的么!”护士长清清嗓子。

谨欢生平最最讨厌仗势欺人的主儿,“住高级病房了不起啊!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我去,我攮死他我!”

她拿起医用托盘便往顶楼冲。

“喂!谨欢你刚来没经验你小心点!”

“放心啦!”

高级病房的楼层气氛很诡异,病房门口齐刷刷站满了身姿笔挺的魁梧军人,

谨欢今天第一天实习,天不怕地不怕的热血精神高涨,她直直就往病房里闯!

却被门神一把挡住,“别挡着我病人需要用药,你想让他死在病房里嘛!”谨欢一把挥开阻隔,闯进去便落了锁。

她暗自窃喜,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小样,看老娘我怎么制你!

门外,一群士兵噎在哪儿,这小妞嫰生生的那来的肥胆子!

谨欢环顾了下病房的装饰,堪比五星级总统套房一般金碧辉煌。

自从当年被赶出豪门,她一看见有钱人便荷尔蒙急剧飙升。

“别!人家不要了!你别这样!”卧室里传过来有些奇怪的声音,谨欢探头探脑走过去,推开门,便看见这样一副场景!

身材高大健硕的男人大手直直探进病床边站着的娇媚小护士,小护士被迫半撑着床沿,眼泪都要彪出来,“龙少!”

带着哭腔痛苦的声音从小护士嫣红的小嘴里溢出来!谨欢小脸爆红,她从未见过这么火爆的场面,可是那个禽兽是在猥亵小护士!

士可忍熟不可忍!

“你给我住手你个臭流氓!”

谨欢两步冲过去,一把将那一对狗爪子挣下来,将小护士衣领往上提了提,身上的动作一气呵成将小护士送到门外。

转身二话不说一巴掌就要挥到他脸上,男人脸色暗沉怒意上涌,一把便攥住她小手。

“谁准你进来的!”声音低沉暗哑,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即便穿着病号服也依旧掩盖不了天生王者一般的霸气,仿佛撒旦般的质问幽幽而来。

谨欢拼命想睁开小手,被他攥着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你个臭流氓!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可以为所欲为,你信不信我告你强制猥亵妇女罪!”

谨欢火大了,艳光四射的猫猫眼恶狠狠的盯着他。

龙景天微微眯起眼睛,有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冷笑,将乱叫到小女人一把扯到身前,目光森森道,“你问问她,她是不是比我更爽!”

“爽么?我让你爽!”

不过就空有一副好皮囊,有钱长的好也不能到处耍流氓!

谨欢一把将男人整个翻转过来,拿起针管二话不说扒下他裤子便狠狠扎了进去!

“啊!”龙景天只觉得一阵尖锐的疼,紧接着又是一下,他整个人被一股蛮力压进被子里,感觉小妮子把针尖从他屁股里拔出来,还极其享受这个过程,“爽不爽!我让你爽个够!”

龙景天的火蹭蹭便冒了上来,他龙景天这辈子还没遇见敢这么嚣张对他的人,一个翻身还未来的急怒吼便看见病房里乌牙牙闯进来一群人。

“首长,您没事吧!”

龙景天一声冷斥,“妈-的王八糕子都给我滚出去!”

一群人恨不得立刻便消失不见了。

可是刚刚看到了什么?!

太子爷竟然被一小手小脚的嫰妞儿给近了身!

什么!首长!

谨欢一个激灵,猫猫眼滴溜溜的转,娘也,这里是军区总院,她得罪的可不光是有钱的主,貌似是个权势滔天,吐口唾沫就能将她给淹死的主儿!

她嘴角瞬间勾起一抹笑意,翻开病历本淡定的瞧了瞧,龙景天……

睫毛扑闪扑闪了好久,她咬了咬唇,想了想!

还是跑路吧!!

“你,给我回来!”

龙景天一字一字从牙缝里挤出来,带着一股咄咄逼人恨不得将这小妮子拆之入腹的愤怒。

谨欢一个哆嗦,他俊脸魅惑,眸光灼灼,差一点把她的气势吸了个干净。

一抹谄媚的笑便爬上小脸,喜滋滋的小手崇拜的握住他钳制住的大手,“首长,刚刚跟您开个玩笑,不是怕您受不了打针那疼劲儿嘛!”

小样儿,诡计多端,不过小手儿暖暖的,比刚才那护士的胸口还要软嫩上几分。

俊眉邪肆微扬,冷嗤,“是么!?”

谨欢咽了咽口水,太狂了,太拽了,太恶霸了,虽然在心里把这拽男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她小眼儿瞄了瞄他半裸的腰腹,裤子退了一半,那姿势销魂的让谨欢脑门有点儿热。

她拼命点头!

龙景天眸光犀利,被她鬼鬼祟祟盯的下腹一阵发紧,妈-的刚刚狠命的弄那小护士都没感觉,真窝火!

龙景天目光暗沉望着近在咫尺的小女人,巴掌大的小脸美的让人窒息,纵使踩花无数的他都禁不住差点被她勾去了魂儿,不然怎么可能遭受被她近身的奇耻大辱,甚至被手下一帮兔崽子给看光了!大掌往她盈盈一握的腰间一揽,将她软软的身子扯进怀里!

薄唇魅惑,声音低沉暗哑,他靠近她嫩白粉红的耳珠,“那爷也给你打一针好不好?”

暧昧低语,轻声呢喃,他灼热撩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谨欢被他拥在怀里,脸颊热的难受。

打针?!

她整个趴在他身上,小腹处有灼热坚硬抵的难受,她哪里知道那是什么!

可是从小在四大家族长大,不是不知道有这么一号太子爷级别的人物的,这样的男人有多危险她一直都知道。

手忙脚乱就要往外爬,龙景天被她蹭的难受,呼吸有些紧,钳制住她作乱的小手将她揽在怀里压进被褥里,“乖,别动,爷给你打针,也让你爽爽!”

谨欢咽了咽口水,脸颊通红,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有点儿热!

“你,你什么意思?!”

身子有些软,拼命挣脱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龙景天躁的难受,眸光幽深像是蓄着烈火汹涌,魅惑致命!

他眉峰上扬,狠狠地将她压在身下,被迫让她感受自己的疼痛。

她香香软软的身体让他控制不住想要低吼,太嫩了,将她压的紧了紧,“摸摸看,我的针粗不粗?”

大手霸道的便要将她的小手往身下带。

谨欢脸色涨红,霎时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她紧紧咬着唇,怒目瞪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你去死,你个四处发情的公猪!”

龙景天眸中越发汹涌,紧绷着的下颌森冷异常,猛地俯下身,咬在了她白瓷一般细嫩的脖颈上。

“你,啊!”

又羞又疼,谨欢涩涩发着抖,变态,臭流氓。

龙景天冷笑,身子下压着的小女人将一身护士服穿的诱惑劲爆,他想撕开,然后吃掉她!

身上的白大褂被他嘶啦一声撕了个彻底,丰盈饱满,俏生生的让他的呼吸一滞,她只穿着黑色的蕾丝内衣,挺翘着就在他呼吸可闻的地方!

下腹处的硬挺活生生的跳动着,喉结翻涌!

“女人!让爷给检查一下哪儿不舒服!”

她咬唇,骨子里的倔强劲儿从被他活生生的给刺激了出来!

索性心一横,不躲不避,咬着唇媚眼横生的望着他,声音软濡而动人,小手便大胆的想要去触碰他下腹的地方。

从未想过自己有这么大胆的一天!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整个人口干舌燥却被她掩饰的很好。

龙景天被她捏的火急火燎的,勾人的小妖精!

谨欢趁他意乱情迷,一个灵活的勾腿翻身便趴在他身上,小手顺着他下腹往上摸索,媚眼紧紧锁着他,像是要将他的魂硬生生勾出来!

然后小手似有若无的在他身下画着圈,“爷,别憋坏了,让奴婢给您消消火!”

说着便再次将他腰间的病号服往下退。

那帐篷一样支起的一处让她心尖儿都颤了,她呼吸急促,眼神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有些慌乱无措。

她想逃,他太可怕了,眼神仿佛是面对着猎物的饿狼一般嗜血,谨欢觉得如果再继续下去,恐怕会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她吓得脸都白了!

龙景天全身上下都像是着了火一般,索性将蛮力压下她的小脑袋,呼吸急促,威胁道,“乖!让我舒服舒服!”

谨欢小脸涨得通红,根本不敢去看他的身下,她根本无法想象会有今天的一幕,她想挣脱却无法,羞臊难当,双眸星星熠熠,氤氲着雾气。

“快点!”

龙景天被她的眼神撩拨的差点崩溃,可不知道怎么小女人却像是有一股蛮力和自己抵抗着,他加大力气双手用力钳制住她的小脑袋,压下去!

谨欢心里的火燎原一般,禽兽,流氓,在耍流氓上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眼一闭,牙一紧,谨欢隔着裤子咬上了他,她要让他不举,该死的流氓。

谨欢几乎哭了出来,她觉得仿佛是被羞辱了,她一定不会让他好过的。红唇潋滟!媚眼如丝!一抹狡诈转瞬即逝!

她的小牙咬下去!可是目标太大,她刚刚下口便被一股阴风扫过,整个人被甩出了几米远!

床上铁青着脸的男人,目光阴寒,撒旦一般锁着她,谨欢小屁股被摔在地上,疼的她直直的跳了起来。

“靠!混蛋!”谨欢忍不住破口大骂!

冷眸半眯,像是有狂风暴雨铺天盖地而来,龙景天阴森森道,“欠收拾!”

谨欢狠狠地从地上爬起来,小眼睛瞄了瞄他身下,不怕死的继续撩拨被惹怒的男人。

“我说首长!就你跟牙签还细的针还想让我爽?!真是够丢人的!”她笑的那样无害,眸光那样的纯净狡黠!

她说着竟然笑颜如花的给了他一个欢快的飞吻,心情爽极夺门而走!

龙景天握拳半坐在床上,下身火辣辣的疼,这辈子从未这么狼狈过!

小丫头,竟然赶在天子胯下动嘴!

知道是什么后果么?!

有一抹阴森的笑从他眉角飞扬,连同着在楼道里狂奔的谨欢都感受到了那股寒意!谨欢唱着小曲才洗手间刚回来便被护士长叫住,“谨欢,以后你就专门负责楼上的龙大校!其他的事情你都不用操心了!”

谨欢顿住,“啥?”

“就是你昨天的那个病人,首长点名要你做看护,好好干吧,干好了可就能转正了!”

谨欢咽了咽口水,天降甘露还是恶魔来袭?

她整整磨蹭了一上午,终于决定再次踏进顶层的高级病房,竟然威胁她不伺候他就让她在京城无法立足!

谨欢露出八颗牙齿的微笑,推门进入,龙景天正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手里的ipad,看见她进来只是微微挑了个眉便再次聚精会神在手里的东西上。

谨欢翻了翻白眼,心里的紧张松懈下来,走到他跟前,“首长,该量体温了!”

龙景天抬抬头,眸光沉沉落在她身上,然后在她胸口瞄了瞄,嘴角勾起一抹笑,“你这胸是不是没被人摸过?怎么跟旱地似的!”

谨欢局促的整个人后退几步,小脸爆红,狗改不了吃屎,竟然上来就被他给调戏了!

她咬唇,反驳,“你怎么知道没被人摸过,你难道不会看么你,我这是34D好不好!”

龙景天脸色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一想到有无数个男人的手留恋在她的丰满上,脸色瞬间黑了下来,“过来!”

谨欢不服气,说她胸小是对她赤裸裸的侮辱。

小脾气一上来,“凭什么!”

“不想干了?!”威逼利诱,龙景天挑眉。

谨欢咬牙狠狠看着他,不情不愿走过去,停在病床一侧,一瞬间便被男人扯到了床上,力气大的差点脱臼。

“啊!你别碰我!”

龙景天捏着她下巴,“谁摸过!”

另一只手从身后一把罩住那抹高耸,狠狠地揉捏,眸中是几乎想要将她揉碎了一般的噬人!

谨欢身子一软,双手抵在他半敞的胸膛上,睁着眼说瞎话,“我的好几个男友都摸过!”

“你再说一遍!”

谨欢被他眸中骇人的目光吓得一个机灵,只是咬着唇看着他,可是他手上的动作未停,没几下谨欢便小脸染上绯红。

“不说就不说嘛!可是你能不能把你的爪子从我胸口上拿下来,不是说跟旱地一样吗?这你都有欲望!?”

谨欢知道不能惹着这祖宗,不然自己小命不保,这工作是她辛辛苦苦求爷爷告奶奶才得来的,她失去了太多,要是连这工作都丢了,她以后的路就彻底底的被堵死了。

不就被摸两下么,不就被调戏几句么,不就在老虎脸上缕缕胡须么,这点忍劲儿她还是有的。

“我给你揉揉就大了!”

龙景天将她一把捞进怀里,分开两腿让她坐在自己的两腿中间,下巴抵着她的发旋儿,她的温顺让他的心情莫名的好。

两手圈住小小的人儿,怎么连头发都这么香,胸口莫名染上暖意,“用的什么洗发水儿?”

谨欢觉得快喘不上气来,他的气息扑面而来,热热的吹在她颈窝里,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扭了扭身子,“我才不告诉你呢!”

龙大少也不执意,拿起仍在一边的ipad给她看,点了播放,“跟爷说说这几种姿势,能摆出几种来!”

谨欢咽了咽口水,小脸红扑扑的,整个身子都软靠在他硬实的胸膛里,暗自吐气,原来这就是毛片,也太色情了。

小手里出了汗,她忍不住用手捂住镜头里销魂的场景,媚眼怒瞪着身后的男人。

却带着挑衅的意味,“我摆的比她们好看多了,跟你有关系么!”

龙景天微微眯起眸子,她额角的发丝早就撩的他难受了,再加上她浑然而生的娇媚摸样,像是个小狐狸一般让欲火瞬间爆发而来!

谨欢也觉到了危险,她小手推推他火热的如烙铁一般的胸肌,屁股上明显感觉到被顶着。

“你,你是不是欲求不满啊,要不,我给你找几个女-优给你降降火?!”

她眼巴巴的望着他!

该死的,被他揉的不像样的护士服凌乱的套在她身上,胸前的沟壑一览无余,心瞬间跳到了嗓子眼,欲火瞬时就被点燃了!

血液不听使唤,瞬间直冲脑门!

声音沙哑的不像话,“不用找了,你就行!”

谨欢怔怔瞧他,这男人一身的匪气,可是说出这话的时候,有荼蘼般潋滟的光从眸子里溢出来,流泻到她身上,恍了她眼睛。

帅呆了!这男人酷毙了!

“自己脱还是我来?二选一?!”

他目光死死盯着她,像一头饿狼,修长的手指灵巧的解开病号服的扣子,撕拉一声,他高大昂藏的身子整个笼罩上他的。

紧实的腰腹,健硕完美的线条让人血脉喷张,胸前的一处伤疤蜿蜒缠绕,却将男人的身子越发的如同雕塑一般让人心慌意乱!

一拉一拽,龙景天将谨欢拉到自己身下,瞬间就把她的护士服扯了个粉碎!

谨欢下意识的挣扎,倒抽一口凉气去踹他,纵使她会两下子都不是男人的对手!

“龙景天你这是强-奸你知道么!”

“老子就喜欢强-奸你!”

霸道!狂妄的男人!

心跳砰然加快!

龙景天感受着全身的血液都往身下汇聚,被她压在身下的小人眸光艳艳,几乎就把他的魂儿给勾去了!

大手紧扣着她的后脑勺,薄唇狂野的吮住她艳艳的小嘴疯狂的掠夺!此时这男人全身下上都灼热的烫人!

她小嘴的香甜让他整个人都酥麻了,恨不得拆吃入腹,碾碎了揉进骨血里!

手臂用力的将挣扎的小女人抱起来,大掌寻到她内衣的暗扣,一拢一碾,便让她展现在自己的面前,大手摸索着她的甜美,将她的一切都纳入到自己的控制之下。

谨欢疼的额角都沁出细密的汗珠,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乖,从了我什么都给你!别说转正了,就算是院长都有得做!”

龙景天脸色微沉,大掌揉弄着她的饱满,舌尖紧紧抵着她嫩白的耳垂,沙哑道。

他算是抓到了自己的命门,她太需要这工作了,如今竟然沦落到爬上龙家大少的床才能苟且偷生的境地。

可是那么多的不甘心,委屈的眼眶都是红的。

谨欢想死的心都有,他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让她慌乱却无处可躲!

她的妖娆,隐忍的眸光潋滟,嫩白如玉的身体!

让龙景天越发的滚烫!

丧失理智一般的想要她!

谨欢整个人滑溜溜的被他刨干净,和他紧实的高大身躯毫无缝隙的相贴,从未和男人有如此亲密举动的她羞愤的脸色通红,他怎么能这么对她?!

他太坏了,从未被触碰过的地方都被他欺负着,谨欢只能无力的承受着这一切。

龙景天烦躁的掠夺着她的甜美,呼吸灼热,用了蛮力,手指用了蛮力狠狠地钳制着她。咬牙,额角溢出细密的汗珠,低吼!

强行占有她,那瞬间涌起的极致欢愉让他几乎崩溃!

这女人的滋味好的让他发疯,细细密密的温热几乎瞬间便淹没了他!

太紧了!

“妈-的,小妖精,你想弄死我!”

谨欢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被他强行进入,整个人疼的生气不接下气,小脸苍白的不像话。

她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痛楚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声音破碎,“唔!”

该死的男人,竟然真的就在这里强-奸了她!

呜呜呜……好痛!

凛冽的眸紧紧的锁着身下的小女人,龙景天扎紧她的小蛮腰,狠狠地撞了进去。

“龙景天,你出去!”

真的好痛,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

龙景天胸膛一起一伏,紧紧的贴着她软软的两团,眸光凛冽嗜血如同暗夜的撒旦。

“女人,记好了,从今天起,我是你男人!”

他深深地进入她,动作狠绝毫不犹豫,该死的小女人,他要让她尝尝挑战他的滋味,仿佛看不得她无忧无虑,更想要将她贴上他的标签,让她完整的属于他。

妈-的,竟然是个小处-女!

身子狠狠地进出!将她整个都霸道的占有着!

她泪花闪烁的娇艳欲滴的眸子,她精致的嫩白小脸被迫扬起,咬着贝齿隐忍的脸颊微红的模样!

让龙景天的心都酥了,太美了!

操,这辈子都不想放开她!

这女人生生的把他的魂勾走了,他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他望着身下的小女人,这么小的一枚,却偏偏娇媚动人到了极致,仿佛带着催情的香气,几乎让他引以为傲的理智溃散。

她一定很痛,可是他更痛!

谨欢觉得自己仿佛行走在沙漠中绝望的人,全身上下都像是碎了一般,男人的动作粗暴且霸道,连喘息的几乎都不给她。

低吼!

龙景天眸光暗的可怕,病房里的光线暗下来,除了肢体交缠的声音,只剩下她的娇喘和他的熊烈烈的怒吼!

“爽不爽?!”

龙景天咬牙将她翻转过来,灼热的唇邪恶的咬着她被他折磨的粉红的耳垂,将她整个人压下去!

再次撞了进去!这次进的更深,抵进最深处!

两人都是一声闷哼,谨欢找回理智,初经情事,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有这种反应,将小脸整个埋进被褥里。

她一动不动觉得无比的羞耻,“就你那技术还想让我爽?!”

龙景天瞬间黑了脸,他冷冷的看着她的黑发,小手倔强的抓着床单,指节泛白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

他恨极的她的嘴硬!

她动情而压抑的低吟,销魂蚀骨,她眼眶中湿湿的泪衬得整个人越发的娇媚,小手无助的抓紧了他,长发散落在枕间,丝丝扣入心底里。

“很好!”他咬牙进出,毫不怜惜,每一次都进入最深处!

更狂,蚀骨的激情,快感来的太过凶猛,几乎灭顶!

谨欢紧咬着被褥,整个人都战栗着,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整个人都痉挛了!

未经人事的她,此时的情景让她害怕,那感觉像是被抛上了云端然后重重的摔下,竟然可耻的失落!

龙景天压抑的低吼,被她的青涩折磨的几乎要炸开了,一忍再忍!

他失控的扎紧她颤抖的小身子,带着她一同攀上天堂最美的地方,脑中是一闪而过的璀璨星火。

“小东西!你一辈子都别想找别的男人!”

想要看看她的脸,将她从被褥里捞出来,入目是她嫣红的情欲未退的小脸,心念一动,心底本就脆弱的那根弦再一次被波动了,想要将她再一次嵌进身体里。

一秒钟都舍不得离开!

他深深的望进她眸中,刚刚几乎丧失理智,做为S军区首长的他何时这样失态过!

他讨厌这样失去理智的自己,可是却像是进了天堂一般的美妙快感让他恨不得死在她床上!

“还敢嘴硬?!”声音沙哑,黑眸涌动着烈火滚滚!

谨欢近乎忘了自己是被强-奸的,他情动的在她耳边低喃,她瘫软在他高大之下,这个男人太过勇猛,强势!

“你,你就知道欺负女人么?”带着哭腔的质问。

她咬牙,一股不甘涌上心头,不就是一层膜,老娘才不稀罕!可是这样的男人太危险了,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她汗湿的小脸可怜巴巴的,龙景天有些不忍,他有些艰难的从她身体里退出来,听着扑哧一声,脸色紧绷的吓人,却强忍着悸动!

十指紧扣,额头抵着她的。

“你要是乖一点,我会欺负你吗!”他别扭的将她抱紧怀里,下身依旧涨的难受!

谨欢咬住他胸口好未痊愈的伤疤,狠狠地咬下去!

龙景天低头,瞬间眸光黝黑,她艳艳的唇就在那一处狰狞的伤疤上,脑子里仿佛有什么炸开了!

一手一个罩上她的柔软,狠狠地揉捏,这是他最心底最柔软的伤,她含在嘴里的样子让他再一次失控!

夜色渐渐暗下来,病房里的他几乎不能控制自己,想要将她揉碎了吃下去。

谨欢泪眼婆娑的样子,让龙景天整个都陷进了她给的美好之中。

该死的谁都不敢相信流连花丛风流的他竟然是第一次,情欲之门一旦开启,便如同野兽一般不知弥足!

遇见的女人再多,都没有一个人都勾起他如此强烈的欲望,这个女人竟像是淬着巨毒的罂粟,让他上瘾!

顾不得那么多,只想要占着她的柔软,抵死缠绵!

血气方刚的男人,势不可挡!

一夜激荡,黑夜颠倒!

欲望竟然越来越强烈!

谨欢只觉得自己像是海平面飘荡的渔舟,眩晕,煎熬,全身上下火辣辣的疼,难堪甚至是欢愉,一点一点几乎将她焚烧!

终是抵挡不住连思维都一并溃散了!

龙景天闭了闭眼睛,将小女人抱紧怀里,俯首深深看着她,太惨了被他折腾的。

大手霸道的紧了紧,看着她红肿的小嘴和红艳艳的小脸,又是一阵气血翻涌!

他懊恼的松开她,深吸一口气,利落的翻身下床,去浴室冲冷水澡!

这些根本没有满足他!

他利落的套上军装长裤,食指熟练的扎紧虎皮腰带,修长的双腿包裹在军装裤下紧实诱人,军靴铿锵有力的踩在病房客厅的地毯上。

他带上卧室门,声音低沉带着未退的情欲。

“择木!进来!”

龙景天是猛虎侦查大队的最高指挥官,择木正是他的军士长,此时在他面前占了一个军礼。

“队长!”

“我让你查的言谨欢的身份怎么样了?”

择木犹犹豫豫的挠挠头,龙景天逆他一眼,提高了声音,“什么时候这么娘们了?”

“不是,是言小姐这身份……”

“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龙景天脸色微冷。

“队长,言谨欢您还是别碰了,她是天煞孤星,一旦沾上会有血光之灾的,少爷,这么多比她好多了的女人上赶着跟您,您这是何必呢?”

龙景天微微眯着眼,抿唇看着手指上的细纹。

仿佛她嫩白的触感还在。

抬眸,声音冰冷,“天煞孤星?!呵!”

“是的,您还记得当年名动全城的言如玉么?”

“京城第一美人,四大家族言家独女言如玉?”龙景天一惊,凝神。

“是的,当年言家出的事我不说您也知道,这言谨欢便是言如玉红杏出墙留下的孤女!就算她再好,可毕竟出了那么档子事儿,爷您要是搀和进去,四大家族又会有一场血雨腥风啊!您还是……”

龙景天冷笑,才沙发上站起来,高大的身子在地下投出一抹暗淡的光影,连同晨光跳跃都灭不掉他的威严与气度!

“血雨腥风?!好啊,立刻把我和言谨欢的结婚证给办了,我倒要看看这血雨腥风是怎么来的!”

他笃定道,眸光深沉凛冽,刚刚还被他掠夺的小小的她,虽然她刻意隐瞒,可是睿智如他,一眼便看出她气质是豪门贵女的模样,身手很好却没有暴露一份,她在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怎么可能天煞孤星,就是如同她的母亲是个狐媚子,可是他可不想这么快就放过她!

“爷,您可别开玩笑,这不是闹着玩的,何况老爷子昨儿刚刚说下周给你安排了时间让您和于菲菲小姐见面的!”

龙景天索性笑了开来,英俊的眉眼竟然有一刻的放松,他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

这些年她过的一定一点都不好,当年言家和赵家联姻,言如玉不多久便生下了女儿,一直到十五年后才东窗事发,赵谨欢根本不是赵家老二赵秉致的女儿,一朝变故,言如玉坠崖身亡,赵秉志吐血病入膏肓被送往国外。言家老爷也不久离世,言家家产落入言老表兄手里,言谨欢一夕之间被踢出豪门,赵家言家两家不忍!

龙景天脸色越来越冷,他眸光一暗,道,“没听清我的话么?!”

“队长!”择木上前一步,急道!

寒意逼人,凛冽刺骨,咄咄逼人,“执行命令!”

……

言谨欢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废了一般,喉咙里干干的,此时已经是第二日傍晚,窗纱荡漾,言谨欢艰难的从床上想要坐起来,可是却无力的跌了回去。

在心里骂了龙景天的祖宗十八代,小脸上是满满的怒意,咬牙恨不得将那个该死的男人给大卸八块!

可是整个人都虚弱的不行!

“怎么?醒了?”

谨欢一惊,才看清男人正好整以暇的站在床头,高高在上的俯首看着她。

心一惊,抱紧被子便往相反的方向缩。

“你别过来!”警惕的看着他,太暴虐了,自己像是小死了一回。

“怕了?”他声音低沉,身影却如影随形,一把将她捞进怀里。

娇嫩的肌肤青青紫紫的满是被蹂躏的痕迹,碰上他坚硬的军装,谨欢疼的倒抽一口冷气。

小手抓着他的军绿色衬衫,“谁怕了!”

龙景天喜欢她的倔强,让他有种想要折断她羽翼的冲动,“那你告诉我,昨晚什么感觉?”

靠近,低喃,轻嗅着她身上的香甜气息,眸光微动暗涌覆霜。

谨欢一个机灵,理智回眸,小手狠狠地掐上他的手臂,可是根本使不上力气,他的手臂却像是石头一样紧绷。

她咬牙,狼狈虚弱的看着他,一幅不怕死的样子,“龙景天,你等着,我告你强-奸!”

龙景天抬起她尖尖的下巴,媚人的小脸有着一种初为女人的娇媚,也有些苍白,丝丝的扣紧他,“可你知道你昨晚的叫床声有多好听么?还有你高潮时候的样子?”

谨欢又羞又急,小脸不正常的红了红,要滴出血来,小手无措的去堵他的薄唇!

她向来都不是矫情的女人,她根本没法反驳他,虽然初经人事,可是昨晚她确确实实被他弄的动了情。

这么多年独身一人,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那种几乎深入到骨髓的缠满确实让她无措而妥协了。

仿佛孤舟在茫茫的大海找到了小岛,急切的想要攀附住他!

索性闭眼躲进他干净冷冽的怀里,顾不得身上被他咋的那么疼,“别说了!”

身心疲惫!

龙景天没想到她这么乖,可是他却已经霸道的将她的下巴抬起来,“还想告我强-奸?!”

谨欢咬牙,使出全身的力气从他松懈的怀里钻出来,裹着被子站在了床的另一侧。

“告,怎么不告!”

龙景天却笑了,他舒服的靠在床上,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两个红本本摔在她眼前。

“自己好好看看吧,我可是合法占有!”

谨欢不明白他的意思,拿起床上的小本本一看,她不淡定了!

她看到了什么!

结婚证!

她什么时候跟这个该死的流氓结婚了!她怎么不知道!

小手有些颤抖,她从震惊中抬眸,唇角苍白,“你,你什么意思?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和你结婚?!”

龙景天将小女人一把扯过来,将她软软的身子压在身下,呼吸灼热,喷洒在她的颈边,“就是你看到的意思!所以,上你是我的权利!”

他大掌摸索着便探进了她裹体的被子里,顺着滑腻的柔软一路摸索。

谨欢在惊恐中还未回身,此时又被他上下其手,眼泪悬在眼眶里,小手握成拳捶打他。

“龙景天你放开我!我才不要和你结婚!”

可是龙景天的手却仿佛带着火一般,所到之处仿佛有无数的电流涌过。

“嗯!”谨欢难耐的拱起身子挣扎,波光潋滟,昨晚的未退的感觉瞬间再次席卷了她,可是好累,视线都跟着恍惚起来!

声音破碎,龙景天眸光一暗,她的声音太勾人了,本就未弥足的他此时更是欲火烧身。

迫不及待的去衔她的唇,长舌直入,深深地探进她滑嫩嫩的小嘴,香软的让他要疯了!

粗糙的掌心捞起她便是一阵揉弄!

谨欢闭着眼睛被这汹涌的欲望吓得回不了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好像一切又回到了昨晚。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免费小说】新婚夜,丈夫竟找身患传染病的陌生人侮辱我!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