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38岁媳妇去世3天,被发现时儿子竟然在…

【精品小说】38岁媳妇去世3天,被发现时儿子竟然在...
“这个理由…可以…离婚了吧…”

欧式风格的奢华卧室里,林沫冉万分痛苦的蜷缩在地毯上,巴掌大的小脸苍白的几乎快要成透明状,睡衣裤被汗水湿透了,足以见她痛苦的程度,可那双清澈的眼睛却异常倔强,不见半点泪光。

男人一身白衫黑裤倚在窗边,身材硕长,一个背影,压迫感强大,他不疾不徐的点燃一支烟,深吸一口,吐出烟幕转过身来,袅袅烟雾后是一张迷惑众生的脸庞,这般养眼,只是太过森冷了点,他微勾唇角,清澈的嗓音有着蛊惑的笑意。

“这么想跟我离婚?”

“是的..”林沫冉强忍着想要翻滚的狼狈动作,胳膊环抱住双腿,指甲扣进了肉里。疼痛虽然厉害,但不及眼前这个男人的百分之一。

居高临下,他像个俯瞰弱小的修罗,地上的女人凄惨的就像个找不到轮回渡口的曼珠沙华。

一支烟抽完,他缓缓走了过去,气息阴沉的连脚步声都变得格外揪心,弯腰提起地上的女人,没有犹豫,扔上床直接撕了她的衣服。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强行逼迫她容纳了他,动作粗鲁暴烈至极,有着明显的惩罚性。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在疼痛的侵蚀下,竟比第一次还要痛苦万分,她只能咬紧牙关承受着,连呼吸的力气都快没了,哪来挣扎的力气?

男人修长的手指穿插进她后脑勺的发丝中,逼她看着他的脸,说出的话更是冷冽入骨:“祁少奶奶的头衔,可不是垃圾,让你用完就扔。”

“爷爷那里…这个理由…足够了…他不会…允许…这种…败坏家风…的事…发生…”承受着他猛烈的动作,这段话说完,已经拼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闻言,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猛烈的动作,狭长的眸中射出道道冷芒,直锁住女人那张惨白如纸的小脸,忽然双手用力掐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恨不得掐碎她的力度,他怒极反笑:“你觉得,是祁少奶奶吸毒败坏家风的原因离婚好?还是我丧偶比较简单体面点?”

林沫冉喉头一塞,心尖儿发寒。

也许,在不爱的时候,放弃祁少奶奶这个身份,真的会觉得很可惜。

这么大的卧室,醒来的时候,只有自己,可他沉稳的呼吸声依旧存在,他永远不会懂。

服从命令,等他回家,电视银屏上他跟不同的女人出双入对,她忍,并不是她有多大的自信,而是觉得他这么深冷的一个人不会爱上任何人,这份卑微,他永远不会懂。

可是,不该让她发现,原来他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人,藏的那么深,那么沉。

她不是卑微而是卑贱,她告诉自己何必呢?离开这个男人她的人生会拥有一万种可能。

她还想说点什么,张口之间喉头却是哑的。

这个男人一向清冷深沉,看样子这次他是真的怒火中烧了吧。

在他发疯了般强行第二次进入她的时候,她终于败下阵来,失声痛苦的唤出了他名字,告饶道:“祁尊…不要再做了,好痛..”

他置若罔闻,不顾她是否还能承受,一次一次发泄着,咬着她的脖颈问:“这样过瘾吗?”

“好痛,走开..”她无意识的喊,感觉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分崩离析。

“痛吗?你也会知道痛?”

他一笑而过,牙尖顶着她脖子上的静脉几次用力,留下深深的牙印。

林沫冉闭上双眼咬紧了牙关,等着他狠戾的咬下去,等着他平静…

凌晨一点。

管理祁家私立医院的一院之长,展凌的日子过得简直还不如一个小护士,人家小护士还有个正常的上下班时间,他是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

这个点儿被吵了清梦,也是够困的,他懒懒散散的挂着药箱,边走边打着呵欠就过来了。

听管家慌慌张张的说了情况:“少奶奶偷偷吸毒,刚才毒瘾发了,你快去看看。”

“什么啊?”正爬楼梯,展凌差点摔一跤。

这真不是一般的震惊,很难想象那么个一板一眼的小丫头,竟然会吸毒!她怎么可能沾那玩意儿?刀架脖子上都逼迫不了她吧。

展大医生顿时瞌睡全无:“什么情况?”

“这个,我们做下人的,不好乱说。”管家吞吞吐吐的,擦了把额头上的汗:“这会儿一个伤,一个还在气头上,你快上去看看吧。”

推开主卧的门,女人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纤细的脖颈两边的静脉处,几个带血的牙印异常触目惊心,皮肤都浮肿起来了,从她微微皱起的眉头才能看出,她还活着。

展凌看的实在忍不住爆粗口了:“草!简直禽兽!”

怎么下得去手?

这女人虽然23岁的年龄了,仍一副十七八岁的小丫头模样,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紫葡萄似地大眼睛,笑起来古灵精怪的,安静的时候就像一汪清湖,鼻子嘴巴都很小巧,乍一看,就像卡通里走出来的人儿,很是清灵温婉。

祁老爷子的口味重啊,三年前硬是让祁尊娶了这么个小丫头,那时祁尊车祸失忆了,完全不在状态上,这婚就那么随意的结了。

这两人结婚三年,就第一年还算和谐,后面这两年形同陌路。

看着女人如今这般模样,展凌不免感慨,强扭的瓜,果然不会甜。

量了体温,四十度。

“这么烧!”他忍不住瞪着女人喃喃自语道:“毒品你都敢碰啊,你说你到底哪里来的兴趣沾这玩意儿啊?”

因为最近的绯闻?

不对,这女人绝对不会因为吃醋就干出这种堕落的事。

难道,她想离婚?

不对吧,就算找个理由跟祁尊离婚,婚外情都比吸毒好吧。

展凌甩了甩发疼的头。

老爷子要是知道自己的宝贝孙媳妇吸毒,还不被气死啊!

展凌心里有些憋闷,守着女人挂完药水,去了书房。

男人倚在落地窗前,纯白衬衫挽起衣袖露出了大半截手臂,手臂上那几条冒着血珠的抓痕,很是醒目。

展凌睨着他手臂上的抓痕,脑子里忍不住闪过一些龌龊的东西来,什么滴蜡啊,小皮鞭啊,林沫冉应该学着用这类东西,只抓几条指甲印怎么够呢!

“她怎么样了?”他突然出声打断了某医生的幻想,淡淡的语气,听不出情绪。

“还能怎么样,高烧四十度了,到底怎么搞得?她怎么会沾那玩意儿?”

看他猛吸了口烟,戾气乍现,展凌叹了口气继续汇报道:“打了退烧针,两小时内能退烧。”

“给我说说毒瘾。”

展凌揉了揉太阳穴,有些头疼:“吸食欲/仙/欲/死,戒时生不如死,一旦沾上,没有一定的毅力很难戒掉,这点常识你应该清楚啊。”

他没接话,抽烟的动作显露出了几分烦躁。

展凌与他并肩站着,仰头看着夜空,叹了口气:“她,军人家庭长大,绝不是个堕落的女人,而且原则性很强,我都没那个勇气挑战那玩意儿,很难想象,这得下多大的决心。”

“你想说什么?”祁尊打断了他的话,能听得出他胸口强压着一口极怒之气。

“好了,我不说了,你心里比我清楚。”展凌拖沓着步子走了出去,在门口实在忍不住问道:“尊,你想起来了对吧?她回来了是不是?”

祁尊不答,微微沉默,吐出一口烟幕,淡然吩咐道:“安排一下,丢戒毒所去,老爷子那里,不要露了风声。”

一连几天阴沉沉的天气,雨要下不下的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感觉。

市二女子戒毒所。

“听说268号那女的竟然是个孕妇,都怀孕八周了!哎!不珍惜自己连下一代也害了。”

“你见过268号?我听说她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的样子,长挺漂亮的,哎!可惜了。”

“我哪见过啊,只听说是一位神秘的大人物送过来的,上面特别交代下来,这个女人的一切资料必须保密。”

“哎!沾了毒,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要不了了。”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再议论了,既然上面下令要保密,还是不要多嘴了。”

隐隐听见几个女警管员的议论声,伴随着‘哐当’几声铁门合上的声音,走廊内再度恢复了一片沉寂。

林沫冉神情木然地靠在窗边,穿着一身宽大的蓝色长袖衫,胸前贴着号码牌“市二女子戒毒所268号”,同色裤子松松垮垮地挂在不盈一握的腰上,时不时的要提一把。

她这么呆呆的站在窗边,轻轻抚摸着肚子,一只胳膊搭在窗台上垫着下巴,从吃过早饭她就站在那里了,整整三个小时了,期间毒瘾犯了也没见她改变过姿势。

她进来之前,这间屋子本来是杂物间,是专门为她腾出来的,除了里面一两个女警管员见过她长相,几乎没有人接触到她,她被完全隔离开了,其余的戒毒女统一都睡在集体宿舍里。

那个男人是想让她有蹲监狱的感觉吧,所以才故意这么安排?

她是万万没想到他会把她丢这里面来,编上了号码,就等于标上了污点,爷爷是打过鬼子的红军,爸爸妈妈都是警察,而她呢,为了离个婚,却成了吸毒犯。

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凄凉过,她发现人悲伤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眼泪都跟着身心麻木了,不会往外流了。

她木讷的看着窗外巴掌大的天空,不禁自问:祁尊,为了跟你离婚,我连底限都彻底丢了,而且,还害了未成形的孩子,这个代价是不是太巨大了?

爷爷、爸爸、妈妈,你们一定失望透了吧。

其实她大可弄出个婚外情来离了这段毫无感情的婚姻的,可是,祁少奶奶的头衔实在大了点,弄个满城风雨换得个自由之身,她丢不起那人,祁家更是丢不起那脸,所以,她差不多花了两年的时间,才下得这样一个决心,只为能安安静静的把婚离了。

周身一片死寂。

这样的环境根本不适合戒毒人员戒毒,就算是正常人被关在这里都会受不了,长期关下去不疯才怪。

忽然又是‘哐当’几声铁门响,伴随着“嗒、嗒、嗒…”的高级皮鞋踩踏地板的声音,由远及近,停在了门口。

林沫冉眨了眨发酸的眼睛,勾起一个凄楚地笑容来,面无表情的转过身面向着门。

听在她的耳里这么揪心的脚步声,除了祁尊,不会是别人的。

门推开,一束强烈的光照射进来,林沫冉有点猝不及防,眸子又酸又痛,迟缓地抬手遮住了眼。

这就是长时间不见阳光的后遗症。

‘哐当’一声轻响,他反手关上了门。

屋内再度陷入晕黄的灯光中,他那双冷厉深邃的眼睛显得异常冰寒,光芒奕奕的。

这个男人对待任何事从不拖泥带水,对待她更是简单直接了,只是面无表情的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一边缓步走过来,一边开始解自己的衣服了。

见她还杵着不动,他俯下.身与她平视,冰凉的手指慢慢抚过她的脸,低沉的声线绵绵入骨:“小东西,不配合我,难不成你想生个小怪物出来?”

他清楚地感觉到手下单薄的身子猛地一颤,她苍白的小脸上终于有了点神色,虽然她压制的很好,还是被他察出了怒气。

只是怒气,没有恨意。

因为不爱所以不恨吗?

祁尊冷淡的扯了下嘴角,继续脱着自己的衣服。

林沫冉攥紧了拳头,只有她自己感受得到上下牙都在打颤,看着他就像在看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他的狠戾无情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本以为他会让展凌过来给她开堕胎药的,看来他是准备亲自动手了,她倒想看看,他还能狠戾到什么程度?

闭了下眼,感觉连呼吸都是痛的。

她看似淡然的一颗颗的解开衣服的纽扣,当解到最后一颗时,还是暴露了不少情绪,手开始哆嗦的厉害。

她始终不看他,没有焦距的盯着地板。

脱完,他轻柔的挑起她的下巴,亲昵地与她鼻尖相碰,薄唇缓缓的凑了过去,吸吮住她脸上不自知流出的一滴泪。

他是当之无愧的冷血动物,所以他的吻,向来都是这么凉。

林沫冉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情绪,猛地一把推开了他,开口变了调的语气:“祁尊,我们离婚吧,放我走。”

望着女孩愤怒而痛苦的神态,他忽然笑了,伸手把她拉到了面前,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腰肢,一只手穿/插/进她的发丝中,明明温柔的语调,却让人止不住的感到全身发凉:“老爷子在世期间,我们还是忍忍吧,你是他认定的孙媳妇,如果真这么着急,你就祈祷他早点死,你可以多干点出格的事,多刺激刺激他。”

“你这个恶魔!”这几个字吼出口,她几乎用掉了所有的力气,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后悔嫁给他。

“恶魔?呵!”他眸色悠然一冷,突然狠狠的抓起她的双肩,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用力的撞向了墙壁,连同自己的双手也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力度之大,几处骨节溢出了血:“怀孕八周,还敢吸毒,谁比较像恶魔?”

林沫冉闭上了眼睛,无力面对这残忍的现实。

第一次当母亲,她也想知道,要是自己知道怀孕了,还能做这种极端的事吗?

答案是否定的。

后背和下/身传来剧烈的疼痛,男人就像魔怔了一般,一遍遍问:“就这么想跟我离婚?为了离婚不惜扼杀我的孩子?你怎么敢?”

林沫冉的脸色早已苍白如纸,全身撕裂般的痛,小腹里更是如同被利器割绞一样。

这一次他比上一次还要粗暴狠戾。

见她这么能忍,男人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传来一股剜肉般的尖锐痛疼,林沫冉凄厉地尖叫一声,只感觉有一股热流喷涌而出,有什么东西正从她的生命中消失殆尽。

一滴滚烫的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了出来,陷入黑暗前,她喃喃低语:“我们,终于,结束了。”

眼前出现了一瞬的恍惚,仿佛她又回到了多年前,跟爷爷学军姿、学唱军歌,那时,没有叫祁尊的这个男人。

凌晨三点,夜凉如水。

这个点儿了,城堡似的别墅里灯火通明,大厅里的气氛冷冽到了极点。

刚从戒毒所回来,男人靠坐在黑色沙发上,还是简单一袭白衫黑裤打扮,左边肩头上那块布料有一块血渍,配上他这杀气腾腾的气息,就像刚上过战场杀敌无数的将领,他这气势分明就是想要让所有人不得安宁。

男人面前低头站着三女三男,都是常年服务于这栋别墅的人。

为首的五十多岁的管家,硬着头皮开口:“尊少,少奶奶一向文静乖巧,这次,是我们疏忽了。”

身材微胖的厨娘小心接话:“少奶奶没有妊娠反应,胃口也没变过,所以我们才没察觉她怀孕了,我们不是故意的,她太年轻了,又是第一次当母亲,可能很多地方不懂,我们一时疏忽,没想到会弄成这样。”

“少奶奶心地善良,为人又好,她肯定是不知道自己怀孕了,不然不会那么贪玩儿,沾、沾毒品的。”

他的压迫感太浓重了,六个人战战兢兢的,所有辩白在他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他只听不答,闲散的把玩儿着一把银晃晃的水果刀,动作十分灵巧帅气,可,一张俊美非常的脸阴郁到了极点。

“都生过孩子?”他忽然开口,眼眸一抬瞟向三个女人。

“生、生过。”女人们诺诺地回答,心虚,头垂的更低了。

“几个?”他问的面无表情。

“一个。”

“两、两个。”

年轻点的妇女一个,其余两人分别生过两个孩子。

“很好。”他唇角一挑,笑的让人不寒而栗,断然讥诮道:“生过还没经验?领我的薪水,你们是来吃饭的?”

这么多双眼皮底下,一个孕妇吸毒成瘾,竟没有一个人发现,这种失职是不可饶恕的。

“她去过那些地方?”

这次轮到三个男人了,管家嘴巴张了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修剪花草的园丁更是答不上来了。

司机吓得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语无伦次的开口:“少奶奶,不让跟着,她常去、去的地方很多,菜市场、超市、偶尔还会逛逛服装店,有一次在爵士酒吧叫我停车,可,可是少奶奶只在门口站了会儿,没进去··”

显然,这番回答,然并卵(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男人的气势又凌厉的几分,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了,大厅突然变得死一般沉寂。

漫长的沉默后——

“把你们丢牢里去,不难。”男人猛地把手里的水果刀射了出去,水晶果盘哗啦一声碎了,滚了一地水果,威胁的口吻丝丝入扣:“看在你们服侍过老爷子多年的份上,管好你们的嘴,在我改变主意之前,带上你们的家眷,滚出A市。”

所有人都有种虚脱的感觉,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出了大厅。

在祁家做事薪酬不菲,这些年都挣了不少,但拖儿带口的搬到外省去,这种惩罚有点太不近人情了,可总比坐牢强啊。

祁尊何等的势力?

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庞大背景常人无法想象,如今东亚商界的十分天下,他就坐拥了七分,这样庞大的背景,政商两届谁敢惹他?他有资本玩转他想要的世界。

遣散走六个佣人,他拨了通电话,简洁的下达命令:“方法不限,一周内,A市所有娱乐会所消失。”

“什么啊!?”电话那头展跃崩溃的语气:“包括我们家的?你没开玩笑吧?本市三分之二的娱乐会所可、可都是大爷您的!这得损失多少您算过吗?先冷静冷静,要不要再考虑···”

回答展跃的是一串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展凌和他,一文一武跟在祁尊身边这么多年,这是第二次见祁尊真正动怒。

身为祁家唯一的继承人,他从小就练就了一身伪装的本领,这个男人第一次情绪大波动是在四年前,他爷爷和父亲无理由的强制拆散他跟邢心蕾,母亲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家,去了北方一个偏远的寺庙,从此孤灯伴佛不见任何家人,也是那次祁家发生了巨大的变故,他醉酒开车去追邢心蕾,途中遭遇车祸导致失忆了,他父亲得知祁尊出车祸后,当场脑部血管破裂还没送到医院人就不行了,如今祁家就只剩祁老爷子和祁尊。

而这次,他动了勃然大怒的情绪,是为了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是在他失忆的情况下被迫娶的,她想离婚,他不准。

后续更高潮情节点击查看

【精品小说】38岁媳妇去世3天,被发现时儿子竟然在...

原创文章,作者:鲸鱼小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095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