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成人小说】家族企业私生女江梦娴被八万卖了,结果…

【成人小说】家族企业私生女江梦娴被八万卖了,结果...

第1章 开除军籍

沈阳,法库县,巴尔山军事监狱。

沉重的监狱大铁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一道挺拔如剑的身影,出现在缓缓打开的门缝之间。

这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

他有着刀削一般的冷峻面孔,身型颀长,皮肤略黑。

“你们回去吧,不用送了。”男子没有转身,随意的朝后面挥了挥手。

“敬礼!”杨德牧带着数十狱警,整齐划一的冲男子行了个军礼,每个人眼中都是崇拜,以及尊重。

男子终于转过身来,啪的回了个军礼。

“陆无邪,你的刑期已满,恭喜你重获自由,但在你离开之前,老首长还有几句话让我向你转达。”

杨德牧中校走到陆无邪身前,严肃道:“老首长让我告诉你,脱下军装,职责还在!无论你去到哪里,记住,你是战狼的兵,狼魂融血,血未流尽,狼魂便在,战狼因你而骄傲,他也为你而骄傲!”

陆无邪身体一震,眼睛瞬间红了起来。

他拽紧拳头,低沉道:“你告诉老首长,只要战狼需要,我陆无邪,随时都能继续战斗!”

一朝是战狼,终生是战狼!

此时那哨楼之上,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军人,身后跟着一个俏丽的女军人,也在怔怔的看着陆无邪远去的身影。

“首长,陆队是你最骄傲的兵啊,连你都不去送他一程吗?”女军人咬牙。

“我不去送他,是为了他好……战狼是他的命,让他离开战狼,就是要了他的命……还有,记住你才是战狼中队的队长,陆无邪他已经不是了!你们也不要去找他,让他过平静的生活吧。”

女军人咬牙,认真道:“在我余胜男心中,他永远都是战狼的队长,是我们的头狼!也是我余胜男唯一认定的男人,我一定会去找他啊,一定!”

余胜男说完,冷着脸下了哨楼,老军人怔在当场。

陆无邪坐上了沈阳到深海市的火车,他将自己闷在被子里,泪水很快将枕头打湿。

“弟兄们,告诉新来的,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老子天下第一!”

“我们的座右铭是什么!”

“谦虚……”

“哈哈哈哈……”

一幕幕的画面,在陆无邪的脑海中快速回放,从他在新兵连脱颖而出,破格加入战狼中队,到他为战狼浴血奋战,终成头狼,带领狼群无往不利……最后为了替战友报仇,他违抗军令,屠杀放弃抵抗的恐怖分子,被开除军籍送入军事监狱。

今天出狱,离开部队,他知道老首长不来送他,是不想看到一匹流泪的战狼。而坐上远离军区的火车后,他还是忍不住流泪了。

八年的军旅生涯结束了,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晚上十点,卧铺车厢内熄灯了,只有窗口偶尔闪过的城市灯火,让车厢内明暗交错。

陆无邪睡不着,睁着眼躺在床铺上,思考着自己接下来的道路。

陆无邪的上铺睡着一个女孩,而就在这时,睡在女孩对面的黄毛青年,突然在黑暗中伸出了一只手,摸向了那女孩。那只邪恶的手,肆无忌惮的掀开女孩的被子,缓缓的伸了进去。

居然有人干这种龌龊的事情!陆无邪虽然被开除军籍了,但是军人身上那种责任感,驱使他伸出正义之手。

陆无邪猛的挺身而起,捉住黄毛的手腕轻轻一拉,便将黄毛从床铺上拉了下来。

黄毛在慌乱之中,将女孩的被子也给拉了下来。

女孩在睡梦中被惊醒,发现自己的被子没了,顿时惊呼一声,猛的坐了起来,疑惑的看着摔倒在车厢的黄毛。

“尼玛的,你找死!”黄毛摔得并不重,爬起来就是一个直拳打向陆无邪。

第2章 猥琐变态

即使在昏暗的环境之中,陆无邪依旧轻松无比的偏头,闪躲过黄毛的拳头,随手扣住黄毛的手腕,轻轻一扭黄毛便跪了下去。

而另一个黄毛也反应过来,跳起来踹向陆无邪。

陆无邪冷哼一声,后发先至一脚踢在对方的小腿,那人痛呼一声,抱着小腿倒了下去。

陆无邪这才冷冷道:“你们想惊动乘务员,让整列火车的人,都知道你们是半夜伸手猥亵女孩的变态,那就尽管闹!”

他说完,上铺的女孩便明白了,她顿时又是一阵惊呼,用枕头盖住自己白皙裸露的大长腿,瞪圆了眼睛看着陆无邪。

“小子,你找死!你敢多管闲事!”黄毛威胁道。

陆无邪嗤笑一声:“是又如何?”

说完,他手上微微用力,黄毛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却又怕惊动其他人,只能压低了惨叫的声音。

“你放开我!我们这就走!”黄毛挣脱不开,只能暂时的求饶。

陆无邪这才放开黄毛,平淡道:“在下火车之前,你们不要出现在这节车厢,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两个黄毛慌忙的拿上行李,冲出车厢。

“大哥,谢谢你帮了我,要不是你,我刚刚可能就被他们……”两个黄毛走了后,女孩有些后怕的对陆无邪道。

“没事了,睡吧。”陆无邪淡淡回应,将被子捡起来抖了抖递给女孩。

两人攀谈一阵之,陆无邪知道了这个女孩叫叶凌雪,在深海市上大学。

直到深夜,两人才各自睡去。

火车行驶了接近两天两夜,凌晨四点半,火车终于到了深海市。

火车站附近显得很是安静,八年没回来,深海市的变化太大了,大得让陆无邪不敢认。他的家离火车站不远,但周围却没有一栋陆无邪熟悉的建筑了。

就在陆无邪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就是那小逼崽子,就是他坏了我的好事,还让我跟老五在地上躺了两夜,给我干死他,不废了他我出不了这口恶气!”

陆无邪转过身来,发现居然是火车上那两个黄毛,此时带着五六个壮汉向他追了过来,人手一根钢管,一脸的凶神恶煞。

陆无邪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敢来报复。

陆无邪表情平静,淡淡道:“找事?”

“找事?老子今天废了你,卸你一条腿让你长长记性,以后少他吗多管闲事!”黄毛怒气腾腾的说完,挥着钢管打向了陆无邪。

他身后的几人,也没有丝毫客气,全部招呼向陆无邪。

陆无邪嘴角勾起一个幅度,提包落在地上,他的人已经猛的冲了出去,身影一闪已经出现在黄毛眼前,快得让黄毛没反应过来。

而下一秒,黄毛就感觉自己的肚子遭受了重击,身体弓成了虾米,差点连胆水都给吐出来,倒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陆无邪的身体连闪,仅仅几秒钟之后,一共七个人就全部倒在了地上,抱着肚子哀嚎着,看陆无邪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魔鬼。

陆无邪表情平淡,捡起自己的包拍了拍,甩在肩上向前走去,这样几个小混混,连让他热身都做不到,更不会让他有丝毫波澜。

而就在这时,停在马路对面的一辆跑车,突然打火发动,转了个弯追向陆无邪。

很快,跑车就在陆无邪的身边停了下来,蝴蝶翅膀形状的车门打开,从上面走下来一个满身酒气,却性感无比,同时又有着一张倾城容颜的女孩。

那女孩醉眼迷离,却紧紧的盯着陆无邪。虽然醉酒了,但她却看得很清楚。

以前她见过不少高手,甚至有几个在深海市都是顶级的,但是,眼前这个男人的身手实在太厉害了,她敢断定,这个人绝对是个厉害角色。

如果能把这个男人招到公司旗下,父亲肯定很高兴!

她打了个酒嗝,突然开口道:“你!你小子,你不错,以后你就跟我混了,我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陆无邪扫了一眼这女孩。

女孩长得确实够漂亮,一身的名牌,限量版的跑车,都表示着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绝对是富豪、权贵阶层。

“没兴趣。”陆无邪随意挥挥手,直接向远处走去。

“你站住!你居然敢拒绝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滕惜蕊,你不许走,我看上你了,你必须跟我走!”

女孩追上陆无邪,一把抓住陆无邪的衣摆。

因为醉意,她的身体有些站不稳,晃了晃后,直接扑在了陆无邪的后背上,抱住了陆无邪的虎腰。

“哇,好壮!”女孩愣愣开口。

陆无邪皱了皱眉,转身将女孩扶好,淡淡道:“你是谁都跟我没关系,我说了没兴趣,别在我面前耍酒疯。”

“谁耍酒疯了?我是认真的!我滕惜蕊想得到的东西,从小到大就还没有得不到的,你必须跟我走!走走走走,跟我回家,回家……”滕惜蕊紧紧拉着陆无邪的衣摆,拉着他向自己的跑车走去,身体还摇摇晃晃的。

陆无邪一脸的无语,好在周围没人,否则肯定会投来不少异样的眼光了。

他没有时间与这发酒疯的美少女纠缠,现在的他是迫切的想回家,去见已经离别八年的父亲跟妹妹。

但女孩一直拉扯着他,不然他离开。

他犹豫了一下,突然将女孩扛在肩上,女孩惊叫一声,剧烈的挣扎起来。

陆无邪一巴掌拍在她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这才让女孩老实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瞪圆了眼睛。

第3章 耍酒疯的女孩

陆无邪却不管她,几步走到女孩的跑车前,将女孩丢进副驾室,恶狠狠道:“别再纠缠我,否则我不介意将你叉叉哦哦了!”

说完,他将车门关上,快速的离去。

滕惜蕊发呆了一会,还想起来去追,却突然一阵反胃,打开车门就吐了起来。

等她吐完,只能看到陆无邪远去的背影了,以她现在的身体状态,根本就不可能再追上陆无邪。

她赶紧摸出手机,冲着陆无邪即将消失的背影,喀嚓的拍了一张照片,然后躺在车座上动弹不得了。

只是屁股上的酥麻感,却依旧没有消失,让她愣神。

大概过了十分钟,一辆加长的林肯后面跟着七八辆黑色奔驰,快速的冲了过来,在女孩的跑车旁停了下来。

十几个西装笔挺黑衣人,快速从奔驰上跑下来住。

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在黑衣人的簇拥下,气势非凡的从加长林肯上下来,皱着眉头看着副驾室中,那醉眼迷离的女孩。

他就是滕天扬,一个在深海市,黑白两道都有强大力量的男人。

他皱起眉头,却有些心疼道:“惜蕊!你怎么又一个人跑出来喝酒了,还喝得烂醉?你让爸多担心你?爸就你这一个女儿,万一你被坏人欺负了,爸就是把他们都扒皮抽筋,丢进海里喂鲨鱼,又有什么用?”

滕惜蕊看着中年人,突然咯咯一笑,然后猛的又是一阵呕吐。

她一边吐一边将手机扬起,道:“爸,你帮我找到这个人,哪怕你把深海市翻过来,也一定要帮我找到他!”

滕天扬看向滕惜蕊手机上那模糊的男子的背影,只能看清楚是一个穿着泛白的背心,提着脏兮兮的挎包的男人。

他突然皱起眉头,冷声道:“惜蕊,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这个人,他欺负你了?敢欺负我滕天扬的女儿,我把他抽筋扒皮!”

“爸你说什么呢!你要是敢动他,我就跟你翻脸!”滕惜蕊俏脸一红,突然想起陆无邪拍打她屁股的动作。

她哼哼道:“你反正帮我找到他就好,至于我要找他干什么,这你就别管了,总之我要定他了!你要是找不到,我就……我就……我就再也不回这个家了!”滕惜蕊越说越激动,眼看又要再吐。

滕天扬赶紧轻拍她的后背,道:“好好好,都依你,爸这就让人去找,哪怕把深海翻过来,也一定给你找到,你先跟爸回去休息,好不好?”

说完,滕天扬对几个黑衣保镖道:“把小姐扶上车,然后把这张照片打印出来,分给下面的兄弟,尽量的找找看……我倒要看看这人有什么本事,居然让我滕天扬的女儿,为了他要跟我翻脸。”

滕天扬摸了摸鼻子,然后小声道:“找到后,先不要告诉小姐。”

……

陆无邪顺着记忆,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家的位置。

但他却发现,那里早已经沧海桑田,曾经老旧而密集的楼房被推倒,拔地而起一栋漂亮的写字楼——腾扬集团!

他找人问了之后,得知原来这一片的人都拆迁搬到了和平小区去了,于是陆无邪便打车赶到和平小区。

刚下出租车的时候,他正碰到他原来的邻居张大伯。

看到在外当兵八年的陆无邪回来了,张大伯也是一阵激动,当陆无邪问道他父亲在哪里的时候,张大伯叹了口气,说是在医院。

告别了张大伯之后,陆无邪火急火燎的来到医院,问清楚了父亲的病床号,他直接冲进了病房之中。

第4章 找死

瞬间,陆无邪就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影,正背对着他躺在病床上,那裸露在外的淤痕伤口,瞬间让陆无邪眼睛红了。

而这时,一个女孩的声音从卫生间的方向传来:“爸,您安心的在这里养伤,那些人不会在医院里找你的麻烦的,钱的事我会想办法还上的,我们班上有几个特别有钱的同学,我跟他们借点没问题,您不用担心……碗我洗好了,午餐也给您放在保温盒里了,您记得吃,我就先去上学了,下课就来看您。”

说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拿着洗干净的碗筷,从卫生间中走了出来。

她一抬头,正好看到愣愣的看着病床上老人的陆无邪,她的身体猛的一震,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她手中的碗筷,顿时掉落了下去,哐当一声摔了个粉碎。

而她漂亮的双眼中,也瞬间被雾水蒙住了,玉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眸中全是委屈、难过与兴奋。

陆无邪看到她,身体也颤抖起来。

“小洁……是我,我回来了。”陆无邪的包掉在地上,眼眶被雾气朦胧。

他看着眼前这个二十岁左右,已经完全长开,出落得婷婷玉立,很是清秀漂亮的女孩,眼中全是愧疚的神色。

“哥!”

陆小洁难掩泪水,冲到陆无邪的身边,将自己娇小的身体,狠狠的扑进陆无邪的怀中,将整个身体都挂在陆无邪的身上。

“爸,不孝子陆无邪,回来了!”

陆无邪放开妹妹,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跪在陆澄明的病床前,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磕得砰砰响。

他是战狼的狼头,不跪天不跪地,血流尽头不低,但在老父亲陆澄明的面前,他只是一个不孝的儿子。

“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快起来,你是解放军,保家卫国,这就是大孝!快起来,不要跪着!”

站起来之后,陆无邪看着父亲又渗出血丝的伤口,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阴冷,寒声道:“爸,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这个……”陆澄明一脸灰败。

“哥,还是我来说吧……”陆小洁开口道,“爸是被人打伤的,具体是谁不清楚,但肯定是罗志明的人!”

接着,陆小洁将事情的原委,对陆无邪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陆无邪的脸上已经满是杀意。

事情的大概经过,是陆澄明陷入了一个金融陷阱中,因为身体的原因,陆澄明无法再继续工作,一心想多赚些钱让陆小洁过好生活的他,在一个‘朋友’的怂恿下,抵押了自己的房子,跟人借了七十万,加上自己的三十万积蓄,全部投进了一个据‘内部消息’说很赚钱的项目中。

结果项目黄了,钱被人卷走了,陆澄明一生的积蓄没了,还欠了下七十万的外债。

而这时,一直追求陆小洁的公子哥罗志明,突然拿着欠条来到家里,对陆澄明说,只要将陆小洁嫁给他,钱就不用还了,而且还给他一百万彩礼。否则,要么立刻还钱,要么收走他们的房子。

这时候陆澄明才明白,他之所以被骗,是被罗志明给设计了,罗志明久追陆小洁不成,居然生出了这样的恶念,给他下了这样的套。

愤怒的陆澄明,拿着扫把将罗志明轰出了家门,他宁愿不要房子去做乞丐、住桥洞,也绝对不会让陆小洁被罗志明糟蹋了!

但就在昨天晚上,他莫名其妙的被一群混混打了,威胁他如果再不识相,以后会天天都来招呼他。

“该死!”

陆无邪眼中满是杀意,冰冷的气息,让病房都似乎降了几度。

“哥,你千万不要冲动,这罗志明的父亲是深海市的地产商,手底下有几十个打手,还跟一些黑涩会有勾连,我们斗不过他们的!你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筹到钱还上的,到时候就没事了。”

陆小洁开口道,有些担心的看着陆无邪。

陆无邪深吸一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严肃道:“你一个小女孩,去哪筹这么多钱!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但他找人打了爸的债,我会跟他好好的算算!”

“哥……”

陆无邪低着头,没有让妹妹看到他眼中蓬勃的杀意,也没有再说什么。

而就在这时,病房门突然打开,一个二十多岁,浑身名牌一脸倨傲的青年,带着两个壮汉走了进来。

那两个壮汉一脸的彪悍气息,赤裸的胳膊满是虬扎的肌肉,他们冷漠的将病房门关上,如门神一样守在门口。

青年则嘴角挂着笑,傲气道:“陆叔,清醒了一下后,我的建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我可是真心实意想要娶小洁的,你难道愿意小洁跟着你,永远活在社会的底层吗?只要你点头,小洁可就成贵太太了,借据我立刻撕掉,一百万彩礼也分毫不少!”

陆澄明闻言,气得身体发抖,剧烈咳嗽起来。

陆小洁赶紧轻拍陆澄明的后背,让他别激动,一边狠狠的瞪着青年,厉声道:“罗志明,你给我出去!”

罗志明淡淡一笑:“小洁,我也是没办法,谁让你一直拒绝我呢,不过你放心,等你嫁过来之后,我会对你们一家子都好的。”

“你给我滚!”陆小洁也气得身体发抖。

陆无邪按住妹妹的肩膀,脸色冷漠的挡在陆小洁身前,寒声道:“你就是罗志明?找人打我爸的人?”

罗志明这才瞥了一眼陆无邪,淡淡道:“原来是大舅哥啊……不过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我怎么会找人打咱爸呢?你有证据吗?你们一家欠钱不还,现在还诬陷、诽谤我,小心我告你们哦!”

陆无邪嘴角一翘:“证据?只要不留下证据,就可以随便打人了对吧?我打你也行吧?”

罗志明闻言,顿时嗤笑一声:“怎么?你想打我?”

他说完,守在门口的两个壮汉,迈开大步来到罗志明身前,像铁塔一样挡在了陆无邪的身前,一脸冷笑的看着他。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高潮情节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135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