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纸短情长,水兵写下三行情书表白最真挚的爱

【精品小说】纸短情长,水兵写下三行情书表白最真挚的爱
第1章 陆总,借我一百万

入冬的丰城,白雪皑皑。

最繁华的地段,陆氏集团的大楼高耸入云,是丰城当之无愧的地标建筑。

但挂上陆氏集团牌匾的时候,这里却是叶氏的总部。

一夜之间,彻底的易主。

……

叶栗纤细的身子,裹着黑色的呢子大衣,围着厚厚的红色围巾,就这么安静的站在陆氏集团的门口。

高挑的身形,精致的五官,很是扎眼。

最扎眼的是,叶栗可是丰城曾经赫赫有名的第一名媛。

但叶栗却丝毫没在意周围人的眼光,仍然安静的在陆氏集团的大门口等着。

她在等陆柏庭,陆氏集团的总裁。

……

2个小时后,地库的栏杆缓缓的升起。

叶栗看着迎面而来的黑色宾利,那是陆柏庭的座驾。

想也不想的,她直接拦在了黑色宾利的面前。

瞬间,轮胎抓地,雪花飞溅了起来,刺耳的刹车声传来,性能极好的宾利稳稳的在叶栗的面前停了下来。

司机的脸色都快吓白了,颤颤抖抖的说道:“陆总,好像撞到人了……”

陆柏庭眼皮都没掀:“下去处理。”

司机立刻下了车。

结果,他的车门刚打开,跌在地上的叶栗却忽然的站了起来,像狡猾的泥鳅,飞快的钻到了车内。

司机彻底的瞠目结舌。

陆柏庭终于有了反应,眼皮微抬:“叶小姐,有事?”

“我要一百万。”叶栗说的直接,“陆总,能不能看在昔日的情面上,借我一百万!”

“嗯?”陆柏庭的声音说不出的戏谑,“堂堂叶家大小姐,丰城第一名媛,也需要低三下四的问人借钱?还是问我这样依附着叶家活,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借钱?”

“陆总……”叶栗有些难堪。

“凭什么?”陆柏庭的声音越来越冷,仿佛从北极来的寒冰,冻的人瑟瑟发抖,“叶小姐以为我是开银行的?还是做慈善的?”

叶栗:“……”

“叶氏破产,所有的资产都已经冻结,就连现在住的地方,都是叶家原来老管家施舍的,叶小姐准备拿什么来还这笔钱?”

陆柏庭有些咄咄逼人:“叶小姐,你现在没有资格问任何人借钱。”

这些话是实话。

叶栗心里再清楚不过。

以前的叶栗,风光无限,周围多的是阿谀奉承的人,别说一百万,只要能讨她欢心,一千万的车子也不是一件难事。

而如今,就算是区区的十万块,叶栗都不一定借的出来。

尤其,陆柏庭几乎断了叶家所有的后路。

叶建明的手术费迫在眉睫,她除了来找陆柏庭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

陆柏庭早就已经放了话,谁敢帮叶家的人,就是和整个陆氏集团作对。

现在的叶家,四面楚歌也不为过。

“陆总……”叶栗的声音几乎是哀求的,“求求您,我要一百万,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话才说完,叶栗就后悔了。

在陆柏庭几乎是掠夺的眸光了,她硬生生有了逃跑的想法。

但想想还在医院里的叶建明,叶栗低敛下了眉眼,纤细的手指,一颗颗的开始解着自己大衣的扣子。

第2章 陆柏庭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裙子的拉链被拉了下来,彻底的滑落在大腿边。

白皙的肌肤,美好的绵软,性感的锁骨,精致的五官,就算不施粉黛都足可以蛊惑人心。

叶栗很美,不是庸俗的美,只要在那里站着,什么也不做,都可以让男人不自觉的硬起来。

偏偏,叶栗面对的是陆柏庭,他一脸阴沉的写着生人勿进。

甚至眼皮都没抬,彻底的当叶栗是空气。

他的姿态极为的慵懒,就这么靠着椅背,每一处的肌肉都喷张的恰到好处,线条干净,沉稳有力。

“陆总,我只要一百万。”叶栗说着,双手颤抖的搭在了陆柏庭西裤的金属纽扣上,“给我一百万,我可以陪你睡。”

“叶栗,你这么贱,出来卖?”陆柏庭冷笑一声。

“是。”叶栗低敛下眉眼。

她手里的动作不停,“啪嗒”一声,纽扣被彻底的打开。

还来不及继续,陆柏庭却忽然用力,直接把叶栗翻了过来,车内的玻璃早就已经升了起来。

“唔……”叶栗吃疼的叫了一声。

滑落在大腿边的裙子被彻底的撕了下来,最后的遮蔽物也已经落在地上,白皙的肌肤和黑色的真皮座椅行程了鲜明的对比。

陆柏庭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更何况,眼前的叶栗,在十八岁的那一年,就已经把自己当做生日礼物,送上了他的床榻。

尝过叶栗的滋味,不管再换多少女人,陆柏庭都找不到最初蚀骨磨人的感觉。

几乎没有任何安抚,没有任何耐心。

在叶栗吃痛的惊呼里,陆柏庭野蛮粗鲁的找寻自己想要的感觉,一次次的把叶栗逼到了极致,再狠狠的拽入地狱。

叶栗细白的牙齿咬着下唇,任陆柏庭逞凶。

只要,他能给自己一百万,只要叶建明的手术能顺利的进行。

现在的屈辱又算什么,她可以忍。

……

整整一小时的折磨,叶栗破败的瘫软在真皮座椅上,而陆柏庭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慢理斯条的整理。

很快,陆柏庭又是那个衣冠楚楚的陆氏总裁。

叶栗,却只是落魄到卖身救父的悲凉千金。

甚至,叶栗来不及收拾自己,那眼神看着陆柏庭,再麻木不过:“陆总,我现在就要支票。”

结果,陆柏庭笑了,嘲讽的笑了。

他看着在自己面前,被狠狠折腾过的身体,绷着下颌骨,每一字每一句仿佛都从喉间深处蹦出。

彻彻底底的把叶栗打入了无尽的深渊。

“叶栗,你凭什么认为你上我的床一次,就值得一百万?”陆柏庭无情的反问。

叶栗惊愕了,不敢相信的看着陆柏庭。

“你以为你还是丰城的第一名媛,有那身价吗?你现在算什么,女支女多比你会讨人欢心,就这样,你还想要一百万。嗯?”

陆柏庭残忍的用金钱来衡量叶栗:“更何况,五年前,你才成年,一分钱不要就可以在我的小公寓里,把第一次贴给我。你以为我会稀罕你?”

叶栗:“……”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第3章 叶栗你死了这条心

陆柏庭是她唯一的男人,也是她最爱的男人。

从十三岁见到陆柏庭起,她的生命里所有的阳光都来自这个男人。

就算陆柏庭冷着一张脸,她也愿意贴上去。

一直到五年前,陆柏庭忽然松了口,问她要不要做自己的女朋友。

那时候的叶栗,几乎是心花怒放的答应了,有了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只有叶栗自己清楚,她爱这个男人,已经整整十年了。

而如今,这个男人却给了自己最残忍无情的一刀。

鲜血淋淋。

“陆柏庭……”她喃喃自语的叫着陆柏庭的名字。

红唇一张一合,第二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陆柏庭从皮夹里抽出了一叠的百元大钞,就这么甩在了叶栗的脸上。

“拿着钱,给我滚。”他下了逐客令。

红色的百元大钞,就这么飘飘落落的掉在叶栗的身上,满是嘲讽。

叶栗的手心攥的很紧。

她知道,这是陆柏庭在羞辱自己。

丰城所有人都知道,陆柏庭是叶家的养子,是叶建明曾经最得力的助手,为叶家打下了辉煌的战绩。

却狼子野心的吞了叶家,成就了陆氏的商业帝国。

但丰城却没人知道,陆柏庭始终带着仇恨潜伏在叶建明的身边,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

摧毁叶家的所有,包括她——叶栗。

曾经的娇嗔,曾经的深爱,曾经的美好,都在现在成了最可笑的悲凉。

叶栗想,她来找陆柏庭,确确实实是自取其辱。

一个恨不得叶建明死去的人,又岂会伸出援手帮助自己。

她自嘲的笑了,但是陆柏庭用来羞辱她的钱,叶栗却一张张的捡起来,叠好,放在一旁。

然后她才穿好自己的衣服,把这些钱收进了大衣口袋。

“叶建明知道你这么恬不知耻的来找我要钱吗?”陆柏庭冷笑的问道,“这个丰城,不可能有人对叶家伸出援手,你就死了这条心。”

叶栗不说话。

然后她转身了车。

人都还没站稳,陆柏庭的车已经飞快的从叶栗的面前呼啸而过。

叶栗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那是屈辱的泪水,最终忍不住一滴滴的跌落了下来。

口袋里的钱,却成了她最好的讽刺。

可她现在就算是一千块,她也要。

许久,叶栗一步步的走出了停车库,甚至连车都舍不得打,就这么踩着积雪,朝着瑞金医院的方向走去。

……

——

瑞金医院。

李叔看见叶栗去前台交了钱,求着医护人员再宽限几天,在人嫌弃的眼神里,无助的回来。

那一刻,李叔是心痛的。

从小被当公主养着的叶栗,什么时候需要这样低三下四的求着人。

再看着叶栗的模样,李叔立刻就明白了:“你去找陆总了?”

“嗯。”叶栗没否认。

“你这个傻孩子。”李叔摇了摇头,“他对叶老是恨到骨头里,巴不得叶老能死,怎么可能拿钱给叶老做手术。”

叶栗咬着唇,没说着,就这么低着头,安静的像个小姑娘。

第4章 诊断结果确定妊娠

“他现在让叶老留着一口气,就是要他好好的看着叶氏易主。”李叔一边说,一边摇头,“我真的从来没见过像陆柏庭那么心狠的人。”

“十年,别说人,就算是条狗都有感情。他可以这样冷血无情。”

“李叔,别说了。”

叶栗阻止了李叔。

李叔叹了口气:“小姐,别去找陆总了。如果让叶老知道了,叶老也会生气的。叶老最愧疚的就是当年让你和陆总在一起。”

“不会了。”叶栗摇摇头。

这样的经历有一次就可以了。

“爸爸的钱,我会再想办法的。”叶栗在宽慰李叔,“这段时间,真的谢谢你了,李叔。”

李叔张口欲言,最终什么也没说。

叶栗已经转移了话题,询问其了叶建明的情况,李叔如实的说了,两人的表情都有些严肃。

叶建明在加护病房,一周内若还不能手术,结果可想而知。

她能筹钱的机会,真的不多了。

如果哥哥能在,她是不是就不要这么累了。她能不能坚持到哥哥回来?

很长的时间,叶栗都这么在位置上坐着,一动不动。

一直到手机的提示音传来,她才看向了手机,那是一个月前,叶家还没破产的时候,她例行体检的检查报告。

也是在瑞金。

这一个月接二连三的事情,让叶栗彻底忘记了这回事。

到最后检查结果在手机可以查询的时候,她才想起来。

她快速的扫视了一眼检查结果,然后,叶栗呆住了,震惊的看着上面的检验结果,完全不敢相信。

她怀孕了。

叶栗这才惊了一跳,想起自己的大姨妈好像一个月多没来了,最初她以为自己是累倒了,但是绝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很长的时间,叶栗都没从这样的恍惚里回过神。

一直到护士尖着嗓子喊着:“叶建明家属在哪里!”

叶栗才回过神,匆匆的赶了过去:“我是他女儿,什么情况!”

“主治医生让我通知你,叶建明的情况撑不了多久,如果下周五以前不能手术的话,你们就把人带回去吧,可以准备后事了。”护士说的面无表情的。

叶栗踉跄了一下,拉着护士的手:“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爸爸,能不能先手术,手术费我一定会还。”

护士嫌弃的拉开了叶栗:“你以为医院是慈善机构吗!”

说完,她直接冷着一张脸走开了。

叶栗留在原地。

许久,她深呼吸后,毅然决然的朝着医院外走去。

……

——

丰城顶尖的私人会所。

陆柏庭的脸色阴沉的不能再阴沉,就这么冷冽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笑得坦荡荡的傅骁。

“这是什么!”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问道。

傅骁挑眉:“陆总不识字?看不懂上面的结果?”

说着他几乎是恶劣的又读了一次:“诊断结果,确定妊娠。妊娠是怀孕的意思吧?这个病人的名字,叫叶栗。”

他笑的有些坏:“就是不知道,这叶栗是不是我知道的那个叶栗。”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高潮情节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135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