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不愿当锦衣玉食的笼中鸟,母仪天下不如浪迹天涯

【免费小说】不愿当锦衣玉食的笼中鸟,母仪天下不如浪迹天涯
第1章 娘子,我们就寝吧

“娘子,我们就寝吧。”

眼前的男人,一身红色喜袍,身形修长,宽肩窄腰,皮肤白皙,脸上每一个五官,都宛若精雕细琢的工艺品,完美得挑不出一丝缺陷。

面对如此俊美的人,我却只觉得胆战心惊。

这是哪?

为什么好像是古代结婚的喜堂?

就寝?

什么就寝?

我根本不认识你啊!

我害怕得想要后退,可身体仿佛被什么看不见的力量禁锢住一般,竟然动弹不得。

这时,那穿着喜袍的美男嘴角一弯。

“好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我们可别浪费了。”

低沉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眼前的景象突然模糊起来。

整个人,坠入一片黑暗之中……

冷。

好冷。

全身冷得仿佛处于冰窖之中。

迷迷糊糊之间,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

“容家人是在跟我开玩笑吗?竟找了这么个黄毛丫头?”

那声音低沉悦耳,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

谁?

是谁在我耳边说话?

我挣扎地想要睁眼,可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动弹不得。

“模样虽说不上好看,但还勉强吃得下口,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那声音再次响起,语气里多了几分玩味,我来不及细细思索这话里的意思,唇上突然一冷。

那感觉,好像凉凉的果冻。

我忍不住微微张开嘴,想尝尝这果冻的滋味。

不想随着我张嘴,一个丝丝凉凉的东西,突然侵入我的唇齿之间。

那个冰凉的东西很灵活,轻轻划过我的舌尖,我虽在睡梦之中,却也经不起这样的挑逗,整个人微微战栗起来。

仿佛是我的反应逗乐了对方,耳边传来一阵轻笑。

“真是敏感。”

蓦地,我感到自己的腰间也一冷。

那感觉,好像是一只手。

这下子,虽在睡梦之中,我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

我轻微地挣扎了一下,不想腰间的那只手霸道异常,感到我的挣扎之后,更有力地禁锢住我。

我一下子动弹不得。

紧接着,那只手更放肆地在我的身上游走。

与此同时,我唇齿间的触感也没有消失,而是更深入地掠夺我口腔里的每一寸。

说来也奇怪,明明无论是唇上的那个吻还是我腰间的手,都是冰冷的,可我却感觉身体的温度不断升高……

“唔……”

我经受不住,微微呻银了一声。

我感到我身上的冰手微微一滞。

下一秒,霸道的掠夺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冰冷的火焰将我灼烧。

夜,无比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那掠夺才终于结束。

我气喘吁吁之际,感觉到那股冰冷轻啄在我唇上,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等处理完容家的事,再好好收拾你。”

话落,我身上所有的冰冷迅速抽离。

“啊!”

我尖叫一声,从床上跃起。

白灯亮得晃眼,眼前是熟悉的宿舍。

“浅浅,你怎么了?”

耳边响起熟悉的关切声,我转过头,就看见室友罗晗正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愣了好几秒种,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做梦……

不仅梦见和一个美男成亲,还梦见那种少儿不宜的东西?

舒浅啊舒浅,你是不是会想男人想疯了!

我狠狠掐了一把自己,抬头对罗晗笑道:“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吓到你了?”

罗晗点点头,不疑有它。

我下床准备洗漱,可人刚站起来,差点一个不稳,直接摔到地上。

双腿之间,一阵剧痛传来,疼得我跌坐回床上。

我失神。

我这是怎么了?

不就是一个梦吗?难道梦里发生那种事情,现实里也会疼?

怎么可能?

我咬着牙起来叠棉被,可棉被刚掀开,我就呆住了。

只见我天蓝色的床单上,竟有一块红色的血迹。

“来大姨妈了?”罗晗也看见了血迹,随口道。

我怔在原地,没有答话。

我例假明明前几天才结束,怎么会突然又来?

还有双腿间的疼痛……

我根本来不及收拾脑海里的震惊,罗晗的声音又响起:“浅浅,你动作快点,过会儿是蒋女魔头的课,迟到可是要扣分的。”

我一下子被拉回神。

“什么?这都几点了?”

“都八点半了。”

“Shit!”

我顿时也顾不上那么多,火速地冲进厕所,梳洗完毕,背着书包和罗晗朝教学楼跑去。

刚来到教学楼底下,我和罗晗就看见前面人山人海。

大家似乎在围观什么,把进教学楼的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怎么回事?都不上课了啊?”我和罗晗两个挤了好久都挤不进人群,不由抱怨。

“浅浅!罗总!”

前方人群里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我抬头,看见我的另一个室友,周晓敏,正努力穿过人群,朝我们跑来。

晓敏好不容易挤到我们面前,我就发现她脸色惨白如纸。

“晓敏,前面发生了什么?”

晓敏呜哇一声哭了。

“邹行……邹行跳楼自杀了!”

我脑海里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我们三个拼了命地朝人群里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人群的最前方。

只见教学楼下的平地一片血泊,血泊里躺着一具女尸。

白色连衣裙,还有勉强能辨认出的清秀面容。

我脸色一白。

真的是邹行,我们宿舍的另一名室友。

四周的学生,看见邹行的尸体,都惊叫连连,胆小的女生甚至哭了出来。

不得不说,邹行死的很惨。

骨头全部都断开,软塌塌地趴在地上,十分扭曲,眼珠子都掉了一颗。

警察很快来了,围观的人群被遣散,课也取消了,我、晓敏和罗晗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

平日里温馨的寝室,今天少了个人,总觉得阴森森的。

罗晗和晓敏太害怕,明天上午又没课,她们便准备回家。

“浅浅,你不回去吗?”看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床上,晓敏忍不住问。

我摇摇头。

“你胆子真大。”她感慨。

我苦笑。

我哪里是胆子大,只不过是不想回家罢了。

罗晗和我关系更亲近,知道我的难处,道:“浅浅你别担心,我俩就回去一晚,明天就回来了。”

我点点头。

……

夜晚,我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过了好久,我好不容易有了些困意,可迷迷糊糊之中,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咚咚咚。

我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

我迅速地拿起手机,时间刚好是半夜十二点。

我心里发毛。

半夜三更,谁会来敲我的门?

难道是我幻听了?

咚咚咚。

这时,门外又响起规律的敲门声。

这次我确定了,不是我的错觉。

“谁在外面?”我大着胆子开口,声音直打颤。

第2章 半夜鬼敲门

外面安静了片刻。

接着,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浅浅,是我,邹行。”

我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一直升到头顶。

邹行?

今天才自杀的邹行,半夜来敲我的门?

我吓出一身冷汗。

“别恶作剧了。”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那么颤抖,“你到底是谁?”

门外又是一片沉默。

接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浅浅,你怎么了?是我啊,我让你记得帮我留门的,你忘了?”

我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都凝固了。

邹行上个月交了男朋友,晚上经常晚归,全宿舍我最夜猫子,所以她常常叫我给她留门。

不仅如此,门外这个声音,听起来的确很像邹行。

一切看起来合情合理,但这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邹行明明已经死了!

我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还来不及思考怎么办,门口的声音突然欣喜地响起。

“咦,浅浅,原来你没锁门啊,那我进来了。”

我宛若跌入冰窖,全身发冷。

今天我的确好像忘了锁门……

我还来不及痛恨自己的粗心大意,就听见门咔擦一声,开了。

窗外的月光洒进,黑暗之中,一个身穿白衣,浑身是血,体型扭曲的女人,站在我们宿舍门外。

我真的是忍得好辛苦,才忍住没有惨叫出声。

真的是邹行!

邹行看起来和白天我看见的尸体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看见她的白裙底下没有脚,身体也在月光下有些朦胧。

她不是人。

是鬼。

邹行似乎没注意到我的惊恐,只是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开始整理桌子。

一切都如同她以往回宿舍一般。

我僵在床上,颤抖不已。

邹行终于发现了我的异常,转过头看向我。

她的脸血肉模糊,一颗眼珠从眼眶里掉出,挂在那儿,那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可怖。

可她似乎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模样,对我道:“浅浅,你干嘛一直看我?我的样子很奇怪吗?”

我差点脱口说“是”,但好歹是憋住了。

我默默地深呼吸好几口,才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以前在鬼故事里看到过,有些人死了之后,魂魄意识不到自己死了,会继续自己日常的生活。

邹行现在看起来,好像就是这样。

可让我疑惑的是,邹行不是跳楼自杀吗?自杀的人,也会意识不到自己死了?

我正胡思乱想之际,邹行又开口了。

“晓敏和罗总呢?她们怎么不在宿舍?”

我看着邹行血肉模糊的脸,强作镇定道:“她们今天有事回家了。”

我记得鬼故事里说,这种意识不到自己死了的鬼魂,如果突然被人提醒自己死了,会心性大变,做出疯狂的事来。

我可不敢冒这个险。

“哦。”邹行应了一声,就开始整理明天的书包。

我哆哆嗦嗦地从床上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虽然邹行的鬼魂暂时没有危险性,但她就跟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我可不想和她独处一室。

“这么晚了,你去干什么浅浅?”

邹行的座位就在门口,我刚想开门出去,她就转过头问我。

那颗掉在外面的眼珠子晃啊晃,近看我还能看见她手臂上折出的骨头。

我强忍住恶心,答:“我、我出去打个电话。”

我快步就想出门,不想走的太急,不小心碰到了邹行的桌子。

她桌上有一个小镜子,被我撞到地上。

“浅浅你怎么那么不小心。”邹行抱怨了一句,低下 身子去捡镜子。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伸手就想去抢。

“不要!”

我还是迟了一步。

邹行已经自己捡起了镜子。

她拾起镜子的刹那,镜子里,照出了她血肉模糊的脸。

下一秒,我看见邹行扭曲的身体僵住了。

我心里头咯哒一声。

完了。

我慌张地摸到门把手,赶紧想冲出去,可邹行突然霍的站起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

她的手很冷,我冻得一个哆嗦,想要挣脱,可她那张狰狞的脸,突然冲到我面前。

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令人作呕。

“舒浅!我怎么了!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邹行疯了一般地朝我怒吼,随着她的咆哮,她的眼珠子晃悠个不停,终于掉到了地上。

我拼命地挣扎,一不小心,脚突然踩到了什么。

嘎吱一声。

我低下头,脑袋里轰的一声。

只见邹行那颗掉到地上眼珠子,被我踩了个稀巴烂。

看见自己的眼珠被我踩烂,邹行浑身颤抖得更加厉害!

“舒浅!你竟然敢踩烂我的眼珠!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邹行的脸更加扭曲,狂嚎一声,两只手迅速地掐住我的脖子。

变成鬼魂的邹行,力气大的吓人,我被她掐得脸色发白,死命地挣扎,可依旧挣脱不开她。

邹行死死盯着我,空空的眼眶宛若血洞,另一个剩下的眼珠一片猩红。

我被掐得眼前发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谁来救救我……

仿佛是听见了我心里的呼喊,就在我要晕过去的刹那,一阵清冷的风,突然吹拂过我身后。

下一秒,我面前的邹行,露出极度惊恐的表情,掐着我的手也松开了。

抓住这个机会,我赶紧挣脱她,刚想夺门而出,可肩上突然一冷。

我一哆嗦,还来不及反应,身子就往后一倒,整个人跌入一个冰冷的怀抱之中。

“娘子,为夫来救你了。”一个清冷悦耳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

我呼吸一滞,唰的转过头。

我的身后,竟然站着一个男人。

他长发如墨,一身黑色暗纹长袍,高出我好多,我抬起头,看见他略显苍白的脸色,和英俊到让人屏住呼吸的五官。一双黑眸,宛若寒潭般深不见底,直直地注视着我,似乎要将我看穿。

我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这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宿舍里?

而且为什么……我竟然还觉得他有点眼熟?

我死死盯着那男人,努力地搜寻记忆,那男人却没有再继续看我,只是将目光落在我身前的邹行身上,黑眸一冷。

“滚。”

干净利落的一个字从他薄唇里吐出,一股寒气扑面而来,邹行突然怪叫一声,慌张地破门冲出宿舍。

顿时,空荡荡的宿舍里,只剩下我和那古装男子。

见我还盯着他,那男子微微低下眼帘,薄唇微扬,脸上冷峻的神色多了几分玩味。

“娘子,看了那么久,对你夫君的长相还满意吗?”

第3章 你不认识你的夫君?

我身子不可抑制地一抖。

娘子?

夫君?

什么玩意!

我这才意识到,我还在那男人怀里。

我赶紧挣脱开他,后退几步,警惕地看着他。

这一看,我浑身发抖。

只见台灯的灯光下,我看出那男人的身体,有些虚无的透明。

和邹行一样。

回想起方才那冰冷的触感,我意识到一个可怖的现实。

这男人,也是鬼。

我挪着细碎的步伐不断后退,防备地开口:“你是谁?”

那男鬼原本一脸戏谑地看着我,听见我的问题,他的俊庞蓦地一冷。

下一秒,他逼近我,伸手捏住我的下巴。

“舒浅,你连自己的夫君都不认识?”那男鬼的声音低沉悦耳,但宛若寒冰,毫无温度。

我害怕得冷汗涔涔。

“你……你认错人了!我没有什么夫君!”

我挣扎道,人被他逼得不断后退,最后跌到床上。

我想要站起来,可不想,那男鬼直接俯下 身子,修长的双臂将我禁锢在床上。

他的俊庞近在咫尺。

“认错人?”那男鬼一脸嘲弄,“那昨日和我成亲,和我在床上翻云覆雨的人,又是谁?”

“什么翻云覆雨……”我羞愤得想要反驳,可话说到一半,突然噎住。

脑海里,浮现出一片红色的场景,还有那些暧昧而又冰冷的触感。

我脑袋里轰的一声。

“昨晚……那不是梦……那、那是真的?”我瞪圆眼睛,脱口道。

那男鬼嘴角一弯,冷声道:“还不算太笨。”

我如遭雷劈,面无血色。

今早床上的血迹和疼痛,我早该知道是真的……

可我还自欺欺人,不愿面对现实……

那男鬼看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剑眉皱起,再次捏住我下巴,霸道地逼我与他对视。

“舒浅,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嫁给我,你不开心?”他冷冷道,冰冷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开心?

嫁给一只鬼,还被强行夺走了第一次,我有什么可开心的?

昨晚的记忆汹涌而来,清晰而又可耻,将我原本对这男鬼的恐惧,全部强 压了下去。

“你说呢?被一只男鬼强上,你说我会开心吗?”我冷声讽刺道。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话太刻薄,那男鬼眼里染上几分怒意。

下一秒,我感觉到捏着我下巴的手更用力了。

我疼得脸色发白,但还是强迫自己狠狠瞪着眼前的男鬼。

我和他的脸贴得那么近,我甚至可以看见他的冷眸里,我的倒影。

“强上?女人,你知不知道,无论是我生前还是死后,有多少女人、女鬼争相恐后地想要嫁给我?”那男鬼的语气怒气冲冲,眼底是不可一世的狂傲。

“那你找她们不就得了?强迫一个对你没意思的女人,你算什么——”

我的话被男鬼的薄唇堵住。

我拼命地想要挣扎,可我的力气在这男鬼面前,简直如同挠痒痒一般。

他冰冷的舌头强行进入,挑逗地划过我的唇齿。

我心里觉得恶心得想吐,但身体在这样挑逗的吻下,还是忍不住微微战栗。

那只男鬼似乎感觉到我的反应,松开我,嘲弄地扯起嘴角。

“明明喜欢的很,还跟我装?女人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话落,他又堵上我的唇,冰冷的手探入我的衣内,肆意在我的身体上游走。

和昨夜不同,此时的我很清醒。

愤怒、屈辱、难堪的情绪,几乎要将我吞没!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浑身每个细胞都想要挣扎,可身体依旧动弹不得。

那男鬼的手已经不安分地开始从我的腰间上移。

在碰到我胸衣边沿时,他突然停下动作,放开我,蹙眉,一脸狐疑。

“你穿的这是肚兜吗?为什么布料那么少?”

那男鬼说得认真,如果现在的情况不是那么危机,我或许会觉得好笑。

可现在的我哪里笑得出来!

“放开我!你这只老色 鬼!快点放——唔……”

嘴巴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我立马怒吼起来,可很快,我的嘴又被堵上。

那只男鬼显然懒得去思考我穿的到底是什么了。

嘶啦。

我听见胸衣碎裂的声音。

紧接着,我被那男鬼冰冷的气息吞没。

我奋力抵抗,可我如何能和一只男鬼抗衡。

我很快便再次被他占有。

进入我后,他冰冷的唇齿咬住我的耳朵,低声道:“听着舒浅,你是他们献给我的。冥婚已结,你逃不了。”

他们?

是谁把我献给了这男鬼?

我还来不及仔细想到底是谁害的我,羞愤的快感再次涌来,让我无力再继续思考。

长夜漫漫,那男鬼一次又一次地要我。

我被折腾得浑身酸软,早已没有力气再反抗,只能任由他在我身上驰骋。

天微微亮起时,我终于不堪承受,晕死过去。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我感到那男鬼在我头侧,耳语般低声道:“舒浅,记住,你的夫君叫容祁。”

……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浑身都疼得宛若散架。

今天下午有课,晓敏和罗晗担心我,中午就来宿舍找我一起去上课。

我一秒都不想在这屈辱的宿舍里多呆,立马跟着她们出去。

来到教学楼底下,邹行的尸体已经被警察运走了,只剩下栏杆围在那儿。

气氛突然间有些沉重,我们仨都没说话。

特别是我,回想起昨晚邹行回来的景象,还觉得脊背发凉。

邹行现在应该知道自己死了,是不是已经去转世投胎了?

我正思索着,视线的余光,突然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教学楼上掉下来。

我吓了一跳,本能地转过头。

可这一看,我差点腿软倒地。

我竟看见不远处的空地上,躺着一具女尸。

白色连衣裙,扭曲的身体,掉落的眼珠。

赫然是邹行的尸体!

一股寒意,从脊背爬满我全身。

邹行的尸体不是早就被警察带走了吗?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我心里骇然,还来不及消化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就突然看见地上邹行的手,动了一下。

我吓得呼吸骤停。

我正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地上的那个邹行,就开始一点点地爬起来。

她爬起来的姿势很古怪,好像一个木偶,身上的关节僵硬地转动,先是背部隆起,紧接着是手,再是腿。

“啊!”

我终于忍不住,惊叫一声,迅速地后退。

“浅浅,你怎么了?”旁边的晓敏和罗晗被我吓了一跳。

“我看见邹行……”

我刚想说什么,就突然意识到不对。

罗晗和晓敏,都只是疑惑地看着我,似乎根本没有看见突然出现的邹行。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能够看见邹行?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我一阵头皮发麻。

第4章 我能见鬼

“邹行怎么了?”晓敏和罗晗也我弄得有点紧张兮兮。

“没……没什么……”

我迅速地转过头,就看见那从地上爬起来的邹行不见了。

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

我还来不及细想,转头就突然看见教学楼后的楼梯口,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是邹行!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口!

这一次我吸取了教训,没有再叫出声。

这时,只见那个楼梯口的邹行,突然转头跑上了楼梯。

她的动作很快,瞬间就消失在楼梯里。

我还来不及反应她要干吗,空中突然落下一个白影!

“啊!”

虽然努力让自己冷静,但我还是忍不住尖叫。

幸好我及时捂住了嘴巴,才没有引起晓敏和罗晗的注意。

只见空地之上,赫然又躺着邹行的尸体!

我猛地反应过来。

刚才那个邹行,竟是跑回楼上,又跳了一次楼!

地面上有警察用粉笔画下的尸体轮廓,此时这个从空中落下的邹行,不偏不倚地就落在那轮廓中。

我的心跳还来不及恢复,就突然看见,地上的邹行,再次以怪异的形态,一点一点动起来。

我浑身都颤抖起来。

只见那个邹行爬起来之后,再次跑向了楼梯。

不过片刻,又是一个白影落下!

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那邹行的动作很快,眨眼的功夫,已经重复了跳楼四次。

我站在原地,面无血色。

邹行这是在不断重复自己死亡的过程?

难道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死了?

罗晗和晓敏看不到这可怖的景象,招呼我道:“浅浅快走吧,要上课了。”

“不!”

我脸色一白,迅速地抓住她们。

她们现在走向的,就是邹行不断跑向的楼梯,以她那个惊人的速度,我们肯定会在楼梯上遇见她。

罗晗和晓敏不解地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们说,只能着急地又看向那不断跳楼的邹行。

邹行已经是第十次从地上爬起来了。

这一次,她似乎终于注意到我在看着她。

只见她的脖子一顿一顿地转动,少了一个眼珠的双眼,缓缓朝着我的方向望来。

我告诉自己快点转开眼睛,可身体竟然仿佛被定住一般,动弹不得。

眼看着我就要和邹行对视上,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蓦地捂住我的眼睛。

“别看。”一个陌生的悦耳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迅速地转头,就看见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正站在我身边。

我旁边的晓敏夸张地叫了一声。

“容则学长?”

我呆在原地。

眼前的这个男生,叫容则,在我们S大,可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他长得很帅,因此被女生们评委S大校草;更重要的是,他是全国最大财团,容氏集团的少爷。

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犯花痴,我努力平复狂跳的心,压低嗓子道:“学长,你、你也看得到?”

“嗯。”容则简单地轻声答道,“我有开阴阳眼。”

我一愣。

开了阴阳眼的人,就会看得到鬼魂。

可我呢?

过去的二十一年,我从来没看见过什么奇怪的东西,为什么从昨天开始,我就能看见这些可怕的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我忍不住抖着嗓子问。

“邹行的鬼魂。”比起慌张的我,容则很平静,“你和那位大人冥婚之后,沾染了他的鬼气,相当被开了阴阳眼,所以能看见鬼魂。”

原来是因为那只男鬼。

我刚想谢谢容则告诉我这些,可突然意识到不对。

“你怎么知道我结了冥婚?”我死死盯着容则。

容则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他刚想回答,他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娇滴滴的女声。

“容则,好了没?人家想走了啦。”

我越过容则的肩膀,看见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

容则在S大甚至整个S市,都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他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我换草稿纸还快。

眼前这个美女,我认得是最近很火的一个模特,估计是容则最新的女朋友。

此时那女模特正面色不善地看着我。

我这才注意到,不止是她,四周好多路过的人都死死盯着我和容则,窃窃私语不停。

我突然意识到我和容则窃窃私语的样子有些太过亲密,怕是引起大家的误会了。

“不好意思,详细的下次再说吧。”容则尴尬地朝我笑了笑,准备离开,但走前还是记得提醒我道,“记住,不要去看那个女鬼的眼睛,如果让她发现你看得见她,她会缠上你的。”

“等一下!”

容则走得很快,几乎跟逃一样,我想追过去追问,可四周人实在太多,容则和他女朋友眨眼就消失在人群里。

我无奈,只能拉着晓敏和罗晗,朝另一个楼梯走去。

一路上,我记得容则的话,不敢再多看那个邹行一眼。

“浅浅,你和容则学长什么情况?”刚走上楼梯,罗晗和晓敏俩丫头,就忍不住八卦。

“没什么情况,就是问他一点事。”我避重就轻道。

好不容易到教室里坐下,我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可不想,这份轻松没维持太久。

这门课的老师姓倪,是个刚来的助教,相当年轻漂亮,在学生里很受欢迎。

我以往都很喜欢上这门课,可今天看见倪助教时,我只是脸色惨白。

因为我看见,她的身后,跟着一个血肉模糊的小人。

那个小人非常小,跟刚出生的婴儿一样,跌跌撞撞地跟在倪助教身后,稚嫩的声音不断嘶喊着。

“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啊……”

我吓得魂不附体,几乎没有经过思考,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倪助教看见我突然站起来,微微蹙眉:“舒浅,你怎么了?”

“我……我肚子疼,去一下厕所。”我编了个蹩脚的谎言,飞快地从后门走出教室。

我一路跑到厕所里,用冷水洗了把脸,才终于冷静下来。

看来,现在的我,真的是被开了阴阳眼,什么鬼怪都看得见。

想到这里,我不由对容祁这只男鬼更加厌恶。

都是他!

毁了我的清白不算,还让我看见这些可怕的东西。

我知道自己不能翘课,只能磨磨蹭蹭地准备回教室。

可我刚走出厕所,身子就突然僵住了。

我看见走廊的窗边,站着一个白色的扭曲身影。

我脸色一白。

糟糕。

我竟然忘了,邹行就是从这层楼跳下去的。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高潮情节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136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