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精品小说】你是在什么时候决定嫁给你老公的?最后很感人!

【精品小说】你是在什么时候决定嫁给你老公的?最后很感人!
第1章 女医生还是女公关?
宋喜坐在广德楼最大的包间里,一桌子除了她一个女人之外,其余都是男人,推杯换盏,烟雾缭绕,恍惚间她仿佛回到了数月之前,那时她也是坐在这个包间,只不过彼时她是主,众星捧月,而此时她连客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就是个陪客,必须要满脸陪笑。

人生,仿佛跟她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宋喜,发什么呆?敬陈总一杯。”

身旁的副院长出声,将宋喜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她顺着副院长的视线往右看,她右手边坐着宜达医疗公司的少东陈豪。最近医院要进一批进口的医疗器械,宜达不是唯一的选择,可因为陈豪喜欢她,三番五次来医院示爱追求,搞得全医院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所以院里才打起了她的主意,想着带她来饭局,陈豪在美人面前,总不好把价格抬得太高。

宋喜短暂的迟疑,随即拿起面前的酒杯,冲着陈豪微笑,“陈总,我敬你。”

陈豪看向宋喜,她刚从医院下班就来了这儿,脸上基本不带妆,可却不知道比外面那些妖艳的货色美上多少倍,他就是喜欢她这股清纯劲儿。

嘴角一勾,他出声回道:“咱俩是什么关系?还要叫陈总这么见外吗?我叫你小喜,你就喊我一声哥。”

宋喜微微一笑,并不称呼什么,只是把酒杯又往前送了几分,说:“我们医院急等着这批医疗器材,你多帮忙,我干杯,你随意。”

说罢,她仰头就把杯中快一半的白酒全给喝了。

陈豪见状,脸上笑容更大,“小喜都喝了,哥不能不陪你,我也干了。”

伴随着一桌人起哄的声音,他也喝了半杯白酒。

这是宋喜喝的第四个半杯,她有些酒量,但也不是千杯不醉,不知道这个饭局何时结束,她不敢让自己露出丝毫醉态。

这才放下酒杯不到十秒钟,气儿还没喘匀,桌上马上有人提议道:“让宋医生跟咱们陈总喝个交杯怎么样?”

此话一出,四方迎合。

宋喜在这样的场合下根本就不能说不,偷着看向身边的副院长,副院长则给了她一个帮帮忙的信号,宋喜刹那间觉得又恶心又心寒,来之前副院长特地告诉她,就是个应酬的饭局,绝对会护着她,可现在呢?

一帮马屁精,只顾着哄陈豪高兴,陈豪自然是乐不得的,有人起身给他倒了小半杯酒,给宋喜则倒了满满一杯,嘴里还笑着说:“宋医生,咱们陈总向来是难过美人关,你说句软话哄哄他,别说是降价,就是白送也不是不可能啊。”

话音落下,满室哄笑。

陈豪笑得眼睛都没了,仅露的目光贪婪的盯着宋喜的脸,出声道:“小喜,今晚我就把话撂在这儿,你跟我喝一个交杯,我给你们减一个点,怎么样?”

宋喜还不待回答,坐在她另一侧的副院长坐不住了,恨不能把杯子帮她端起来,生怕她掉链子,满脸赔笑的说:“谢谢陈总,感谢,感谢。”

陈豪拿起杯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宋喜脸上,这一刻宋喜脑子里想了很多,而声音最大的一个在问:可以甩脸子走人吗?可以不要医院的这份工作吗?

只需一秒钟,答案是肯定的,不可以。

一咬牙一跺脚,喝吧,脸算什么?这几个月以来,她的脸丢的还不够多吗?

可是……

没抬头,余光却不由自主的瞥向桌子正对面主位处的男人,他穿着纯黑色的衬衫,靠坐在椅子上抽烟,透过一层白颜色的烟雾,隐约是他俊美到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的容颜,他一直沉默寡言,可宋喜却不能当他不存在。

乔治笙。

宋喜来赴局之前根本没想到乔治笙也在,今晚她跟副院长是来求陈豪办事儿的,可乔治笙往那儿一坐,一看就是陈豪有事儿要求他办的,他已经眼睁睁看她跟陈豪喝了这么多的酒,却没出声说过一个字,摆明了是不想管,换言之,他在坐等她出丑。

陈豪手中的酒杯转眼间举了三五秒钟,众人都看出宋喜不大对劲儿,副院长也偷着给她挤眉弄眼,有时候人在做出决定的时候,真的就是一念之间,宋喜在这一刻,脑子里就一个念头,现在没人可以帮她了,除了她自己,在谁面前低头不是低?

所以在陈豪差点儿要撂脸子之际,宋喜伸手拿起酒杯,侧身转向陈豪,努力微笑,“说好了一杯酒,一个百分点。”

陈豪乐了,“我说到做到。”

说话间,他主动伸出手臂,作势要绕过宋喜的胳膊,跟她喝交杯酒。宋喜别说胳膊了,浑身都是僵硬的,耳边短暂出现嗡鸣声,她仿佛听见尊严落地,被摔得稀碎的声响。

第2章 一掷千金
这杯酒若是喝了,当着乔治笙的面,可能她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

“慢着。”

当陈豪倾身凑到宋喜面前的时候,包间中一个清冷的男声传来,这声音不大,但却轻而易举的穿过部分人的哄闹,成功让现场鸦雀无声。

宋喜心底咯噔一下,陈豪则顿了顿,随即闻声望去。

乔治笙将抽到一半的香烟按死在手边的水晶烟灰缸里,薄唇吐出一口烟来,他一双漂亮到模糊了男女的狐狸眼中啐了五分冷和五分嘲,不慌不忙的说道:“是我孤陋寡闻了吗?现在的女医生还兼职女公关?”

他话音落下,宋喜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一股脑的冲到面门,那是血气翻涌的感觉。

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甚至不敢往他那边看。

没人敢接乔治笙的话茬,他就自顾自的又说了一句:“还是女公关都走投无路,下海当了医生?”

副院长都五十多岁了,老脸通红,垂目不语。

室内安静几秒之后,还是陈豪满脸赔笑的回道:“笙哥,她确实是医生,这个我敢拍着胸脯保证,我女人。”

说罢,不待宋喜回神,他的爪子已经搂在她肩膀上,宋喜浑身一震,本能的一把推开他,眼神中透露着一时间没有遮掩好的深深厌恶。

这下就热闹了。

满室的人皆是面色各异,明知道宋喜是来求陈豪帮忙的,可这当众撂脸子算是闹得哪出?

“嗤……”

一声饱含了嘲讽的笑声打乔治笙鼻间发出,他俊美的面孔上满是意味深长的促狭,唇瓣开启,出声说:“几个意思?我看宋医生这反应,像是有话要说。”

陈豪脸色变了好几番,宋喜当众不给他面子,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喘,唯独乔治笙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最关键的是,他不敢当着乔治笙的面发飙,怒气在心底转来转去,最后他嘴角一咧,笑着道:“让笙哥看笑话了,她就是脸皮薄,让我惯得脾气又有点儿大。”

说话间,他重新把手臂搭在宋喜肩膀上,用力握着她一侧肩头,看似温和的笑问:“笙哥问你话呢,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宋喜左肩膀处传来刺痛,看来陈豪是真的急了,不然也不会下这么重的手,她脸色通红,却不是因为喝多了酒,而是因为饭桌对面的乔治笙正在看着她。

大脑乱成麻,可心底却意外的清晰,她明白乔治笙不过是想看她出丑,但她偏不能让他看。

当着所有人的面,她慢慢侧头面向陈豪,对他勾唇微笑,“不是要喝酒吗?现在是想故意岔开话题?”

陈豪看着宋喜那张顾盼生姿的灵动面孔,只觉得心猿意马,他追她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她对他都是爱答不理,甚至可以说是不屑一顾,如果不是家逢巨变,此刻他能有机会把手搭在她肩膀上?

说他趁人之危也好,钻空子也罢,反正他看上她了,只要能得到她,他不在乎损失个几百万。

原本他笑容中带着警告,如今宋喜冲他一笑,他顿时神魂颠倒,手上的劲儿一松,笑着回道:“喝,只要你敬的,毒药我都喝。”

宋喜察觉到他松了劲儿,可她肩膀那里还是隐隐作痛,打个巴掌给个甜枣,他真当她是三岁小孩儿?

宋喜重新拿起酒杯,陈豪则得寸进尺的拉着椅子凑近她,一手揽着她的肩膀,另一手拿着酒杯,两人随时准备喝交杯酒。

对面乔治笙漆黑如夜的瞳孔中,刹那间滑过一抹杀色,只不过这神情来得快去也快,转眼就被玩味所取代,他再次开口打断两人。

“你那批器材多少钱?”

陈豪一想到跟宋喜喝交杯,已是心痒难耐,又被打断,他心里焦躁,可因为出声的人是乔治笙,他不得不停下来,不敢表现出丝毫不耐,认真回答:“他们医院需求量大,全套下来要七八百万。”

大家都不知道乔治笙突然开口问这个干嘛,包括宋喜在内,全都偷偷在打量他脸上的神情。

只见乔治笙又点了一根烟,靠坐在椅背处,慢条斯理,慵懒的说:“我最近一直想做点儿慈善,正愁不知道做什么好,那就投医院吧。”

众人一脸茫然,似是没能马上回神,乔治笙抽了一口烟,薄唇下吐出袅袅的白色烟雾,声音不大,却明确的解了众人心中的疑惑,“我拿一千万,资助医院购买医疗器材。”

此话一出,众人目露惊诧,宋喜眼底也是闪过了一抹始料未及。

副院长在惊愕之后第一个忍不住,侧头看向乔治笙,不确定的笑问:“乔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

乔治笙眼皮都没挑一下,淡淡道:“我看起来像是喝多了?”

第3章 只为羞辱
副院长不管他这话里带不带刺儿,他只觉得天上掉了个大馅儿饼,忙站起身,拿起酒杯,满脸毫不掩饰的激动和开心,“乔先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才好,我敬您一杯,感谢您为医疗事业做出的贡献。”

乔治笙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姿势,举止慵懒,眼神清冷,不紧不慢的抽烟,目不斜视。

副院长站着,手中的举杯也举了老半天,桌上没有人敢接话,他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老脸涨的通红。

乔治笙是真的不在乎,他也不觉得有任何尴尬,自顾自抽了几口烟,他薄唇开启,忽然出声说:“怎么到我这儿就是这待遇了?我是钱拿得比别人少,还是长得比别人差,不配女人敬酒?“

话说到这份儿上,众人终于恍然大悟,感情乔治笙是看上宋喜了。

副院长尴尬的站在原地,随后慢慢把头转向宋喜,陈豪也是脸色一变,几秒后不着痕迹的把手臂从宋喜肩膀上拿下来。

副院长算是看明白了,让宋喜陪陈豪喝酒,不过是减几个百分点而已,但乔治笙可是一张口就是一千万,孰轻孰重,他心底立见分晓。

“宋医生,别愣神了,乔先生说的是真的,快点儿敬乔先生一杯。”

宋喜眼神略显空洞,她觉得这一刻,桌上所有人看她的神情,一定像是在看一个陪酒女,可她不是女公关,是医生。

副院长也知道她的脾气,怕她绷不住坏事儿,所以压低声音说道:“多出来的钱我们还能办一个救助基金,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打蛇打七寸,宋喜的七寸就是为医者,希望更多的人能不受病痛之苦。

喉头微动,她站起身,拿着刚才要敬陈豪的那杯酒,看向对面的乔治笙,粉唇开启,轻声道:“谢谢乔先生。”

乔治笙眼皮一掀,抬眼看着面色发红的女人,似笑非笑的道:“宋医生本科不是学医,是学社交的吧?能屈能伸,是不是现在有人喊个一千万以上的价,你马上就能把酒杯转到别人面前?”

一桌子人大气都不敢喘,谁知道乔治笙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他处处针对宋喜,但又肯出钱资助她所在的医院,别说他花一千万,就是为了爽快一下嘴。

就连陈豪都是后知后觉,纳闷乔治到底是什么时候看上宋喜的。

宋喜拿着酒杯,脸色忽红忽白,还隐隐针刺一样的疼,乔治笙没动她一根手指头,却仿佛扇了她无数个大巴掌。

心底难过到极处,她只想这一切都是噩梦一场,只要她努力睁开眼,一切都能回归正轨,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子,也永远不会遇见对面那个惹不起的男人,乔治笙。

乔治笙一刻不发话,宋喜跟副院长就都得举着酒杯站在原地,副院长余光瞥见宋喜微垂着视线,仿佛灵魂都出窍了一般,端得惹人愧疚,如果不是他执意让她过来,也不会有这一系列的事情。

到底是个男人,也被人尊称了几十年的老师,他暗自一咬牙一跺脚,对着乔治笙笑说:“乔先生,您别开玩笑了,小宋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医……”

他话还没说完,乔治笙就冷眼瞧向他,沉声打断:“我跟你很熟吗,需要跟你开玩笑?”

副院长对上乔治笙那双冰冷的双眼,差点儿没吓得把酒杯扔掉。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乔治笙本人,但乔治笙三个字在夜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坊间都盛传一句话,宁可得罪阎王爷,也别去惹乔治笙。

如今乔治笙一不高兴,屋内温度骤降十度不止,人人自危。

今儿这局是陈豪做东,别人可以不说话,他不能。

朝着乔治笙咧嘴一笑,他出声道:“笙哥别跟他们这帮人一般见识,他们天天在医院里面待着,脑袋都待傻了。”

话罢,他侧头低沉着声音对宋喜说:“去敬乔先生一杯,愣着干嘛?”

宋喜一动不动,乔治笙刚才说了那样的话,她要怎么忍辱喝下这杯酒?而且她凭什么听陈豪的?

陈豪见状,顿时火大,他猛地伸手推了宋喜一把,大声道:“我说话你没听见?”

宋喜猝不及防,被他推了个踉跄,杯中酒尽数晃出去。

陈豪紧蹙着眉头,满眼给脸不要的神情,嘴里面骂着:“还拿自己当副市长千金呢?我给你脸才让你坐在这儿,不给你脸,你连个公关都不如!“

此话一出,众人面色各异,唯独乔治笙表情淡淡,余光不着痕迹的瞥向宋喜所在的方向。

宋喜背对陈豪,停顿三秒有余,忽然猛地回身,用力将手中酒杯砸向座位处的陈豪。

众人吃惊的转回头,谁也没想到她竟然敢这么做。

他们脸上都露出惊诧的表情。

第4章 打狗也得看主人
陈豪‘啊’的闷喊一声,抬手捂着左边眉骨,宋喜站在距离他不到两米远的位置,眼中没有恐惧,唯有刻骨的鄙夷和愤怒。

约莫五秒过后,陈豪拿开手,用睁着的右眼一看,掌心处见了红,他当即怒从心生,咬牙切齿的骂了声‘操’,随即起身就奔着宋喜去了。

宋喜不闪也不躲,因为整个大脑都是一片空白的,在众人起身欲拦之际,唯见空中一抹亮光划过,有什么东西横空而落,正好击在陈豪脸上,陈豪只觉得针刺一样的疼,而且火烧火燎,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本能的倒吸冷气,待回神之后,低头去看,脚边是半根抽剩下的烟,烟头金红,还燃着。

屋里面抽烟的人并不少,可是敢把烟扔在他脸上的人……

陈豪不假思索的看向桌对面,那里乔治笙依旧老神在在的模样,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抚摸着水晶烟灰缸的边缘。

所有人都屏气凝神,没人敢吱声。

陈豪怒不可遏,一口恶气已经冲上脑门,可对上乔治笙淡漠的视线,他还是强忍着脾气,似笑非笑的说道:“笙哥,是不是喝多了?这扔的可真够远的。”

乔治笙云淡风轻,面色不改的道:“你有意见?”

陈豪神色一沉。他在夜城大小也是个人物,当众被乔治笙把烟头扔在脸上,他主动给台阶,对方还不下,这要是传出去,他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什么意思?”陈豪脸上笑意敛去,气氛陡然变得压抑锋利。

乔治笙眼皮都没挑一下,径自道:“打女人别当着我的面儿打。”

闻言,陈豪终于明白,却更加的不服气,所以阴阳怪气的说:“笙哥够怜香惜玉的,我打我自己的女人,你也跟着心疼?”

乔治笙幽深的目光移向宋喜,定格在她那张苍白的面孔上,薄唇开启,“你是他的人?”

宋喜喝了很多酒,可此刻脑子却分外清晰,一面是乔治笙,一面是陈豪,她哪边都不待见,可如果非让她选择一方……

“不是。”粉唇上下一张一合,她声音不大却分外清晰。

乔治笙几乎是意料之中的勾起唇角,陈豪却是面色阴沉,目光狠厉的瞪着宋喜。

乔治笙起身,迈步走向宋喜,抬手抓着她的手腕,欲带她一同离开。

陈豪面色变了几变,到底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沉声说:“你不缺女人吧?喜欢我帮你找,宋喜是我看上的,你就这么带走,不给我面子?”

乔治笙闻言,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陈豪,问:“你想要面子?”

陈豪不置可否,微扬着视线跟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乔治笙对视。

今儿他也是被逼上梁山,一来宋喜他看上好久,不能就这么白白让出去;二来乔治笙当众挫他,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他要是一句话都不说,往后在夜城真是没立足之地了。

室内的火药味十足,战争一触即发。

众人都看到乔治笙慢条斯理的伸手摸向桌边的水晶烟灰缸,但却没人想到,下一秒,他忽然挥手就把烟灰缸砸在陈豪脑袋上,刹那间,烟灰缸整齐的碎开两半,其中一半掉在地上,另一半仍旧被乔治笙拿在手里。

陈豪被砸懵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闷哼,人还没等做出反应,已是被乔治笙拿着剩下的半个烟灰缸,抵在脖子处,逼到贴在墙壁上。

烟灰缸的锋利切口将陈豪的脖子抵出血丝来,与此同时,他脑袋上被砸的那一下,这功夫才开始汩汩的往下流血。

乔治笙俊美的面孔上波澜不惊,看着脸色煞白,瞳孔缩小的陈豪,他轻声问道:“你要面子?”

脖子那里传来清晰无比的刺痛,他甚至不敢大喘气,因为每碰到切口一下,都是火辣辣的疼。

疼痛让人清醒,他无比后悔为何要在乔治笙面前叫板,后背紧贴在冰凉的墙壁上,他不敢大动作的摇头,只能神色惶恐的回道:“笙,笙哥,我错了,我喝多了乱说话,您别往心里去。”

偌大的包间,针落有声,乔治笙一字一句的说道:“她,我看上了,打狗也得看主人,知道吗?”

“知道,知道。”陈豪连连应声。

大家都以为乔治笙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可唯有宋喜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惨白惨白,比陈豪更甚。

乔治笙把她比作狗,他养的一条狗。

说完这句话,乔治笙过了几秒之后才收回手,将半个烟灰缸随意往桌上一扔,伴随着‘砰’的一声响,他拽着麻木的宋喜开门往外走,完全不顾身后一众人皆是脸色煞白,仿佛刚从鬼门关逃出来一般。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高潮情节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138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