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免费小说】那首关于我们的歌、你把结局唱给了谁听

【免费小说】那首关于我们的歌、你把结局唱给了谁听
第一章 出事
乌云密布,像是要把整个世界都笼罩住一样。电闪雷鸣,像是要天塌了似的。瓢泼大雨倾倒就像是要洗净世间万物一般。

昏暗的房间里没有一点光线,外面风雨交加。

只有透过窗户没关严实的缝,风吹起的窗帘才有透进一点光线。

雕刻精美的大床上,两人紧紧的相拥着,脑子也模糊不清,没有思考的能力,现在只知道只有眼前的人才能让自己着火般的身子得到缓解。

不一会热整个房间就传出了男人粗重的低吼声和女人细碎的轻吟声,一室的旖旎。

“轰”的一声巨响,让顾子烟从混沌中醒来。

全身的酸痛像是被碾压过的一样,这种异样的感觉让顾子烟整个人都惊醒了。

药效过后,头疼的厉害,惊慌的发现旁边背对着面还睡着一个人。

头摇了摇想让自己头脑清醒一点,眼里早已集满了泪水,手紧握成拳,牙齿不自觉的咬紧嘴唇,身体也止不住的发抖。

匆忙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起来,狼狈的离开。

走出悦豪酒店已经是半夜了,顾子烟失魂落魄的走在雨中。全身已经全部湿透。

脸上早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都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顾子烟哭着哭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又哭了,那样子真的好不吓人。

不知道走了多久才走到了家门口,家里居然还亮着灯。就失了神傻傻的站着……

“小姐?”门触不及防的被从里面打开,就看到刘妈从家里跑了出来。

“小姐,你去哪里了?先生和夫人都出事了,可是你的电话老是打不通……”刘妈看到顾子烟急忙上前,急忙的说道。

顾子烟有些茫然的看着刘妈,愣了愣“刘妈,你说什么?”

刘妈只以为顾子烟只是没有带雨伞,才被雨淋湿了,根本就没有察觉到顾子烟狼狈的样子。

“先生出车祸了,夫人接到医院来的电话,就和林叔去了医院,大小姐找不到人,你又联系不上,真是急死我了。”

刘妈真是急得没有办法了,还好刚才先叫好了一辆出租车。拉着顾子烟也顾不上其他的就往车里带。

等到人已经坐在车里好一会,顾子烟才回过神:“刘妈,你……你说什么……?”顾子烟眼眶红红的颤抖着声音,不可置信看着刘妈:“你是说我爸爸出车祸了?”

“是啊!本来今天先生是要去视察工地的,谁知道在去的路上就出了车祸呢?”刘妈也是一脸急色。

车一到了医院,顾子烟就往里面跑去。找到了手术室的位置就看到林叔一个人。

顾子烟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不好的预感不断的向她袭来,像是要把她淹没了一般。

林叔看到了顾子烟和刘妈的身影就迎了上去。“林叔,我爸爸现在怎么样了?我妈妈……?”顾子烟的话还没说完泪就已经悄然的落了下来。

林叔面色沉重,看着眼前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却泪流不止的顾子烟有些不忍的说道:“小姐,刚才我们刚到医院的时候,先生已经在做手术了,但是医生说先生的情况不太好,夫人一时接受不了,晕了过去,现在也正在抢救的。”

顾子烟听到妈妈也在抢救,脑子一下子就空了。

妈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太好,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呢?

安静的医院走廊在夜里就更加的渗人,好像处处都透着阴冷的气息。

顾子烟闭了闭眼,冷冷的出声问道;“顾子璇呢?”

林叔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道:“一直找不到人,电话也联系不上。”

这一瞬间,心脏的地方憋得生疼,仿佛整个人要被撕裂般难受。抹了抹脸上的泪,仰了仰头,把即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嘴角扯起一抹冷笑。笑自己的无知,笑自己的愚蠢。

明明知道顾子璇早已经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怎么自己还会相信她的鬼话连篇。

没想到她对自己的妹妹连下药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真是好狠的心啊!

顾子烟是在用自己的无知为自己宝贵的第一次买单。

没想到的是,她要偿还的代价太多太多了。

顾子烟依然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着,守在手术室的门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外面的天也渐渐的亮了,雨也慢慢的停了下来。

不是说只要有等待就有希望,虽然等待的滋味不好受,但是还是可以有所期盼的。

只是期盼往往不能成为现实。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看着医生沉着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强忍着眼里的泪意,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坚强一点。

“医生,那我妈妈呢?她……她现在怎么样的?”

医生看着眼前的女孩子隐忍的样子,但是眼里的不安和紧张早已出卖了她。

顾子烟看出医生的欲言又止,抹了抹夺眶而出的泪“没事,医生你说吧?我妈妈到底怎么样了?”

医生也深深叹了口气,“你妈妈虽然是抢救过来了,但是她的心脏有衰弱的现象,刚才的抢救过程中还有几次的心脏几乎是停止跳动的,所以现在还在昏迷中,至于什么时候醒来……真的不好说。”

听完医生的话,顾子烟只觉得双脚一软,接二连三的打击让她也支撑着自己的力量都没有,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还好旁边的刘妈和林叔眼疾手快的扶住了顾子烟,“小姐,小姐……”刘妈看着顾子烟脸色苍白,既心疼又担忧。

顾子烟稳了稳身子,借着刘妈和林叔手的力量站了起来,声音沙哑的说道:“我没事。”

但是一抬眼就看到被护士推出来的顾安民,再也控制不住的嚎啕大哭,跑上病床前手止不住的颤抖,慢慢的掀开盖着白布,扑了上去,紧紧的抱着顾安民的身体,不停的哭喊着“爸爸,爸爸……”

林叔也偷偷的摸了一把泪,上前把顾子烟搀扶开,好让护士把人推走。

刘妈泣不成声“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啊?怎么就这样子了呢?”

医生和护士也无可奈何,纵然是见惯了生死离别的场面,但是每次见到还是说不出的难受。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第二章 温馨的早上
五年后……

“帮我,帮帮我……”顾子烟又梦到了五年前的事。

耳边响起了男人的粗喘而又带着压抑的低吼声,看不到眼前人的长相,只知道压着自己的陌生男人很高大,怎么推也推不开。

害怕,惊慌不一会儿就被一股疼痛感取而代之了。

“啊”顾子烟猛地从噩梦中惊醒坐了起来,还好房间里亮着一盏小夜灯,手压在胸口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伸手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轻呼一口气。

原来是做梦,但是下身怎么会那么疼呢?

顾子烟起身到厕所一看,原来是大姨妈半夜来了。

等到收拾完,再回到床上已经凌晨三点半了,再加上肚子疼所以老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第二天一大早,顾子烟顶着一双熊猫眼起床还好今天是大姨妈的第一天肚子不是很疼。

一出房间就看到顾潇然已经起床洗脸刷牙好后,还换上了他们幼儿园英伦风的校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玩那些他的宝贝手办。

“然然,你等一会,妈妈去帮你做早餐。”顾子烟看了眼时间,马上就快八点了,一边向小厨房走去一边对着客厅里的儿子说。

话音刚落,身后就响起顾潇然的乖巧的声音:“妈妈,我已经吃饱了,还帮你热好了牛奶和面包,你快点去吃吧!”

顾子烟笑眯眯的走到顾潇然的身边捧起儿子白嫩嫩的小脸,吧唧亲了一口,“然然,你真好。”

“妈妈,你要是在不快点的话,我们两人都会迟到的。”顾潇然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说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

顾子烟三两下就把顾潇然准备的早餐解决。

转身拿起自己包包牵着已经自己背着小书包换好鞋在门口等着的顾潇然下楼。

等到把儿子送到幼儿园,顾子烟才踩着点的到了公司。

顾子烟把头发都扎成了一条马尾,穿一件剪裁合体中长款的薄风衣,衣服的价格倒是不贵,可是样式简单,更加的显出她的纤腰腿长的好身材。

毕竟能在锦华集团这样的大公司上班可不简单,实力和外在也是一样重要的。和顾子烟同一批进来实习的就有一百多人,现在试用期过留下来的人屈指可数,还好自己也是幸运儿的其中一员。

虽然比不上那些可以把整个月的工资都花在穿衣打扮上,都不会心慈手软。但是自己的情况和他们不一样,只要简单大方,舒适宜人就好。

今天是试用期刚满后的第一天上班,刚到办公室就被叫进了行政部经理的办公室。

行政部的经理叫米娜,已婚人士,海龟精英,做事严谨又认真,真正是一个美貌和才华的女人。据说之前一直在国外,后来才被现任总裁挖回锦华集团执掌行政部。

顾子烟一进经理办公室就看在,办公桌后面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的米娜正一脸严肃的看着文件。

顾子烟敲了敲大开着的办公室的门。

“经理。”

“进来。”米娜一抬头就看到敲门的顾子烟。等到她站在办公桌前才开口说道。

“子烟,你在试用期的表现很好,专业能力优秀,做事也谨慎认真,人也不骄不躁。”

米娜合上手里的文件,又说道。

“现在总裁的秘书室需要人,我向上面推荐了你,以你的能力,我相信你可以胜任的。”

米娜顿了顿,看了看子烟惊讶的表情,微微一笑。

“子烟,好了,你今天就交接一下手里的工作。明天就去顶楼的秘书室报道!”

“啊,经理你说的……是真的?”顾子烟睁着大眼看着米娜问道。

她在锦华的试用工资已经算不错了,本以为转正后肯定还会升点工资,没想到被调到总裁的秘书室,那薪水肯定也少不了。

想想都觉得开心,这样就可以给妈妈多补补身体和给然然买那个他心心念念的手办了。

米娜没好气的笑瞪了顾子烟一眼,“不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不成?我可没有时间跟你开玩笑。”

“赶紧出去工作,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啊?”

“不会的,不会的。”顾子烟连连保证。

“我一定会好好努力工作,不会让您失望的。”

米娜点了点头,“那就好,争取今天把工作交接完。”

“好,我知道了,保证完成任务。”顾子烟说完还有模有样的敬了个礼。

才恍恍惚惚的傻笑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

办公室里的同事们看着一大早来就进了经理办公室的顾子烟,现在满脸笑意的出来,都不免有些好奇。

有些平日和顾子烟比较要好的,就悄悄的围上去打听看看是有什么好事。

“子烟,这一大早的经理找你有什么好事情啊?”坐在顾子烟隔壁的关薇薇,一见她坐在椅子上,就双脚一蹬连人带着椅子一起凑了上来。

平时两人也是关系最好的,可以说是在有限的时间内建立起最深厚的感情。

“你怎么就知道有好事呢?”顾子烟好笑的看着她,一边整理手边的文件。

关薇薇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如果不是什么好事,你能笑眯眯的,难道被骂你还能笑得出来?快点说来听听。”

顾子烟看着关薇薇那挤眉弄眼,迫不及待八卦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刚才经理叫我进去是因为总裁的秘书室需要人手,经理就向上面推荐了我,所以叫我今天交接好手里的工作,明天就去秘书室报道。”

顾子烟平静的说完,看着一脸不可置信的关薇薇张着嘴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是说真的?”

“难道还跟你开玩笑不成?我开得起吗?”顾子烟顺口反问道。

是啊,这种事情可不是可以开得起玩笑的。要知道能在总裁的秘书室工作,那可是不说文武双全至少也得多才多艺。

关薇薇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拉着顾子烟的手,笑弯了一双漂亮的杏仁眼。

“太好了,你刚来公司不久,不知道总裁秘书室可是不好进的,迄今为止也只有徐宇徐助理和苗函真苗秘书能在总裁的身边一直待下去。

其他的就没人能在顶楼久待的,所以你一点要使出浑身解数在顶楼站住脚,知道吗?”

顾子烟向关薇薇行了一个眼色,“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重要事情说三遍,行了吧!”

关薇薇眼尖的发现对面的许宁丹听到了他们的话正气得脸色铁青,许宁丹平时就老爱找顾子烟的麻烦。

子烟要走了,现在也不怕许宁丹再闹出什么幺蛾子。

“那就快点工作,今天才能整理完手里的工作。”关薇薇眉梢一挑,拍了拍顾子烟的肩说道。

许宁丹看到关薇薇和顾子烟都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十分的恼怒,把手中的笔摔在了桌子上,双手抱胸。

第三章 恶意诋毁,好友维护
“能耐还真是不小啊?这年头有什么都不如有几分姿色好,这刚来没多久就能爬上顶楼,真是厉害啊!”

许宁丹眼神犀利,但是脸上却带着柔和的笑,在别人看不见的时候,还警告式的瞪了顾子烟一眼。

可是顾子烟对于这种不痛不痒的无聊行为,也懒得搭理她。

喜欢自娱自乐的人,只要她自己开心就好。

只是许宁丹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周围的人可都是听见的,本来安静的办公室就有人在窃窃私语,还有人在用狐疑的眼光打量着顾子烟。

“真没想到看着老老实实的人,还挺有心机的啊……”

“说不定人家还有背景的呢……这也不一定呢?”

“就是,这也才来没多久吧?说是没靠山?谁信啊……”

平日里和顾子烟不对盘,也纷纷加入了讨伐顾子烟的大军。

众人虽不敢大声挑刺,可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还真是热闹。

许宁丹一看自己说的话起了作用,心里掩饰不住的得意。没想到这个刚来没多久的小丫头居然能进秘书室,要是说没有怨恨的心理,那都是骗人的。

没有人知道她能做到今天的这个职位付出的有多少,凭什么顾子烟就轻轻松松的得到她费尽心思都得不到的东西呢?

顾子烟对于这些同事们臆想出来的事,也只能“呵呵”了。

没做过事情,自己心安理得,所以也就不想理会这些事。

埋头整理起自己手头上的工作才是要紧的,没办法的事,嘴长在别人的身上,说不说是别人的事,她可不想越描越黑。

关薇薇就没有顾子烟这么淡定了,也是服了这些人的想象能力了。翻了翻白眼,什么人就能想出什么事来。

子烟性子好不爱计较,但不代表她是好欺负的啊。

关薇薇挑了挑眉,“我就不明白了,人家老老实实加班,辛辛苦苦工作,在你们这些人眼里就是有靠山,有背景。还让不让人好好工作了?”

关薇薇看着许宁丹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就火大。关薇薇和许宁丹可以说是同时进公司的,关薇薇为人直率和许宁丹的矫揉造作相差甚远,平时生活工作中都互看不顺眼,水火不容。

关薇薇长得眉清目秀的,个子也高,是个标准的北方姑娘。办事洒脱,性子率性肆意,工作能力强。做公司里的人缘很好,只有是她喜欢,和在意的人,就不许人随便欺负。

“少把你们的那些破事套在别人身上,不是谁都跟你……们一样靠什么上位。”

关薇薇顿了顿,眼神转了一圈,就对上许宁丹紧紧盯着她的目光。

许宁丹看着关薇薇那讥讽的笑,气得咬牙切齿。

就是平时也不太敢正面的和关薇薇起冲突,一是关薇薇在这里的虽说职位一样,但是说道本事和人缘宁丹就要输关薇薇一筹。二是关薇薇的性子,虽说自己没有什么把柄在关薇薇的手里,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安。

在这个行政部里米娜是一把手,米娜的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自从接手行政部,集团里的各个部门的默契度和效率上升了不知道多少。

锦华在b市以前的排名都是名列前茅,现在有蒋御枫的带领下更是甩别人好几条街的那种。

关薇薇一脸要笑不笑的模样,勾了勾唇。

“靠什么?大家靠的不都是自己的真本事吗?我说许宁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整个办公司的人,全部都是靠着别人才有现在这样的位置的吗?就你最清白了?我们其他人都应该被你看不起不成?“

关薇薇的嘴皮子原本就厉害,这话是直接将许宁丹给放在了大家的敌对面了。

当下就有人不乐意了起来:“许宁丹,你什么意思啊你?”

“就是,今天你把话给说明白了,我们凭的可是真本事的。听清楚了,是本事,不是本身。”

说完话的小冉别有意味看着许宁丹,轻笑了起来。

“锦华可不是那么好混的,说白了可不是哪里都能睡睡平安的。”

意有所指的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众人不依不饶的斥责声,哄笑声让原本还得意洋洋的许宁丹变了脸。

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瞪了还在嬉笑的众人,仰了仰头“话是这么说,但是……,难保还是有人喜欢这套路啊?”

关薇薇轻轻地摇了摇头,慢慢的起身走到许宁丹的身前,进口名牌的浓烈香水味就飘了过来关薇薇。抬起眼看着眼前的许宁丹。

娇小玲珑,但是却性感美丽,披肩的大波浪长发,一身玫瑰红的西服短裙紧紧的包裹着她曼妙的身子。脚踩着当季最流行的细跟高跟鞋,显得身纤腿长,看上去颇有气势,确实是有傲人的资本。

“啧啧啧,我说许宁丹这套路好不好走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还是本分点好……,人要有点自知自明,不明白吧!”

关薇薇语气凌人,看着许宁丹气得发红的愤怒小脸,杏仁眼里闪着浓浓的不屑。

“那我要给那说道说道的,这自知自明说的是自己的那点事,可不是别人的。”

许宁丹避开关薇薇不屑的目光,压下心里的愤怒,冷然一笑:“这点自知自明我还是有的,我可不是某些人。”

“算了吧!一看你就没弄明白。”关薇薇翻了翻白眼,“就你这点自知还不如不知。”

关薇薇这话音一落,就有人笑了出声。

许宁丹看着那些笑着的人轻视的目光,怒意更胜,指着关薇薇笑意嫣然的小脸。

“你……。”

但是你了半天却找不到话反击,意有所指的话是又让许宁丹气白了,确有其事也不好反驳。

咬了咬牙,气愤的转身离去。

众人见两人的战争终于结束了,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忙自己的事。

有人觉得一阵轻松,出了一口气,而有人觉得沉重,心里透不过气。

关薇薇看着许宁丹气愤转身离去的背影,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耸了耸肩,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用手碰了碰在埋头整理文件的顾子烟,顾子烟抬起头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胜利归来的样子。

关薇薇挑了挑眉,浅浅一笑道:“怎么样,战斗指数强吧!”

顾子烟莞尔一笑:“你又不是不知道的她的那点心思,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也不要和她起冲突啊!”

第四章 庆祝升职
关薇薇眼睛里闪烁着皎洁的光,好似刚才的事都是无所谓一般。

“小样,我还制服不了她。”一脸你快夸我的样子。

“好好好,你战斗力还用说,我对你的崇拜和你的口才一样,犹如长江之水滔滔不决。”顾子烟故意夸张的说但是还是嘴角含笑。

关薇薇听完“噗嗤”一笑:“算了,算了知道我的厉害就行。”

顾子烟皱了皱鼻子看着关薇薇心中涌起一股暖意,从认识到现在也没多久,但是两人就像是许久不见的朋友,十分的亲切。

这让这些年受尽人情冷暖的顾子烟很珍惜这样的一个朋友。关薇薇对她的帮助,和维护都不是一点点,感动之余也很感谢。

顾子烟看着关薇薇脸上宁静柔和的笑,让人觉得很温暖,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刚才的能言善辩一瞬间隐藏了起来似的。

顾子烟拉着关薇薇的手,眼里流光溢彩,:“谢谢你。”

朋友多的话不用说,说多了就多余了。

刚刚回过神的关薇薇听到顾子烟的话,收起脸上的笑,轻轻地瞪了顾子烟一眼,假装恼怒的道。

“你傻啊!你……我们俩还用说这个。”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快点把你手头上的是处理完,才能准时的下班。”

抬眼看看四周的人,压低声音在顾子烟的耳边说:“好去接我的小情人,一会我们俩给你庆祝庆祝。”

说完调皮的挑挑眉。

“好,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会开外挂的。”

说完两人都轻笑出声。

接下来办公室里除了偶尔的工作上的讨论声,文件的翻阅声,和键盘的敲打声就没有再的声音了。

等到快下班的时候,生气跑出去的许宁丹还没有回来。

顾子烟虽然到公司没多久但是帮忙处理过的事情可不少,所以现在收起尾来,有条不紊,手脚很快。

“我好了,你好了没啊?快点不要让我的小情人等久了,我可跟你急啊!”

一到下班时间,关薇薇就手脚并用的收拾自己的东西,还一边不断的催促顾子烟。

一转身,就看到顾子烟已经收拾好东西,坐在转椅上,嘴角含笑的看着她。

“你还在这傻乐什么啊?还不快点,我都快一个星期没看到我的小情人了,真的好想他啊!”

“我这不等你嘛。”关薇薇那迫不及待的样子让顾子烟又是哭笑不得。

顾子烟适时的赶紧站起来挽着关薇薇的手就往外走。两人到楼下的时候,下班的人还不少很多,两人坐进关薇薇黄色的甲壳虫内,就向顾潇然所在的童馨幼儿园驶去。

一下车,就看到幼儿园门口停满的各式各样的车,都是赶着来接孩子的。

孩子们在班主任老师的带领下,井然有序的排好队,一个一个往外走。

关薇薇一下车就东张西望的寻找顾潇然在哪里。

顾子烟拍了拍关薇薇的手,“然然在那呢,我们过去吧!”

关薇薇顺着顾子烟的视线看去,就看到顾潇然身上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卫衣和一条牛仔裤,脚下踩着一双帆布鞋像一个小大人一般背着小书包乖巧的在那等着。

顾子烟刷了幼儿园的卡,和顾潇然的老师,王老师打过招呼就牵起儿子的小手往外面走去。

“然然,有没有想薇姨呢?我老想你了。”关薇薇摸了摸顾潇然白嫩的小脸蛋,肉麻兮兮的说道。

顾潇然早就习惯了关薇薇的表达方式,“薇姨,我也有想你。”

顾潇然歪着头,微笑着简单的回答。

顾子烟摸摸儿子的头,看着儿子微笑着的纠结小脸,灿然一笑。

知道儿子这是在配合关薇薇的有些夸张的表达方式。

“好了,我们快走吧!不要再这里占位子了,不然等一下就很难找到好吃的地方了。”

关薇薇也牵起然然的另一只小手,一边走一边问:“然然想吃什么,薇姨今天请你吃好吃的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呢?”顾潇然仰着小脸好奇的问道。

“我告诉你哦!”关薇薇俏皮的眨眨眼睛,“你妈妈可厉害了,今天升职了。”

顾潇然拉拉顾子烟的手,眨巴着大眼睛的问:“妈妈,是真的吗?”

“是啊!我想可能还会涨工资,这样就可以买然然喜欢的手办了。”顾子烟也很是开心

顾潇然从牙牙学语的时候就很听话,也很聪明。一岁讲话,两岁会背诵唐诗宋词,三岁就学会认字,四岁就对电子产品和手办开始感兴趣,现在网络游戏玩的溜,手办也玩的超好的。能自己做的事情就自己做,很少让顾子烟操心的。

这让子烟觉得很欣慰,虽然顾潇然是个意外,但是美好的意外。

顾潇然是陪她度过那段最难熬的日子,是她的依托。

虽然当年的那件事对顾子烟的打击很大,可是被爸爸妈妈相继出事的事情后,顾子烟也没有精力去追究,选择遗忘。

等到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异常,压根也没想到肚子里已经有孩子了。

到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虽然自己的身体有些虚弱但是孩子却很健康。

顾子烟只是自己一个人呆呆的在医院的花园的石凳上坐了一下午,就回家了。

孩子她是一定要的,这也是自己的亲人,她知道失去的痛,所以她不会让自己失去的。

顾子烟很庆幸自己做了这么正确的一个选择,没有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不要他。

虽然不知道那晚的那个男人是谁,有时候也挺感谢他的,给了自己这么好的宝贝。

三人慢悠悠的走到车边,打开后车门把顾潇然抱坐在后座,顾子烟也弯身坐进去和顾潇然坐在一起。

关薇薇看着顾子烟母子两坐好,就自己打开车门,坐好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朝b是有名的潮轩楼驶去。

第五章 偶遇
潮轩楼在位于b市的江边,是很有名气的一家中餐酒楼,不管是潮轩楼里的装修到装饰都透着儒雅和温馨。菜色都是有名的大厨掌勺的,色香味俱全。

酒楼要求也很严,服务一流,食材一定要安全,新鲜。让到酒楼里消费的顾客感受到物有所值,宾客如归的感觉。

关薇薇定的位置是在二楼的大厅里,在这里定位置可不简单,经常一位难求。

二楼是大厅的是隔间的每一个隔间都是用上好的黄花梨木雕,两边用玻璃固定住,既美观大方,又容易清理卫生。

三楼是雅间的格局,每一间都有自己的特色。不管是简约的现代感还是古色古香的装修,都透着温馨。

还有每一间都是有一面大大的落地窗玻璃,是面对江面的,无需出去,就可以边吃边欣赏江边的美景。

四楼就只有四个大包,一般是不对外开放的,只有相熟的有身份的才能预定。

关薇薇是托人才能在今天订到位置的,不然都得提前好几天才能订。

顾子烟和关薇薇两人牵着顾潇然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上了楼,在在一个转角的四人位子上坐了下来。

虽然位置小但是环境很不错。

服务员倒好茶水,把桌子上的菜单打开,“几位,请看看需要点点什么?”说完就走到一边。

“然然,你自己看看想吃点什么?”关薇薇坐在顾潇然的对面,就伸手帮他把面前的菜单打开,。

顾子烟也是到了这里,才知道关薇薇订的是这里的位置。

“薇薇,你怎么定在这里啊?这里很贵的啊?”

关薇微笑道:“没事,说好了要帮你庆祝的啊!再说这里的东西新鲜也好吃,可以让然然解解馋。”说完还向顾潇然眨了眨眼睛,转眼就瞪了顾子烟一眼。

“你看这里环境也不错,再说我们俩还要计较那么多吗?”

关薇薇伸手招来那个刚才站得不远的服务员,“你好,请问要点什么?”服务员走到桌前问道。

“脆烤乳鸽,粉蒸扇贝,凤尾虾仁,红烧狮子头……”关薇薇一口气点了好个菜,大多都是顾子烟和顾潇然喜欢的,抬了头看着然然。

“然然,还想要吃什么吗?我有点你喜欢的凤尾虾仁哦。”

“酱烧茄子。”顾潇然想了想,乖巧的说道。

关薇薇合起身前的菜单,转过头对服务员说道:“好了,再加一扎芒果汁,暂时就这些了。”

服务员把刚才关薇薇点的才菜核对了一遍,轻声说道:“请稍等。”就收了菜单离开了。

没等多久,菜就上来了,每一道菜都做得很精致,味道也很不错的。

关薇薇忙着照顾顾潇然吃饭了,一会儿帮他夹点凤尾虾仁,一会儿帮他夹酱烧茄子,忙的不亦乐乎。

顾子烟看着关薇薇对然然那么热情就觉得好笑,平时关薇薇的性子也是跟孩子一样。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是由着自己的性子来。

“好了,你别光照顾然然,你自己也快吃吧!你都没吃多少。”

“没关系,我都有吃啊!”关薇薇点了点头,嘴里边嚼着东西边回答顾子烟,还不忘给顾潇然夹菜。

“薇薇姨,你也快吃吧!我碗里还有虾仁呢!”顾潇然萌萌哒的说道。

顾潇然人虽小性子也有点冷但是心思灵敏,在很亲近的人的面前就会像一般的孩子那样露出单纯可爱的笑容。

当三人吃的津津有味的时候,就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哟,这不是薇薇吗?”假装惊讶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戏谑。

关薇薇眼色移动,就抬起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但是只是一眼扫过,就如无其事的吃她的饭。

不远处,两个高大的男人就站在吊灯投射下的光晕里。

两人都是及吸引眼球的,一个虽然是身穿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但是给人的感觉是透着一股子难以言说的幽冷气息。

而另外一人穿着随性的T衫,然而细看之下,却是大长腿窄腰宽肩,再朝着说话那人脸上看去,一双耀耀的桃花眼,唇边噙着一抹笑意。

蒋御枫正走着就听见身旁响起了那有些欠扁的声音,停住了脚步看着韩雁南长腿一迈走了过去。脸上收起了笑,面无表情目光如炬的盯着刚才只抬头看了他一眼就低下头如无其事的女人。

关薇薇这人蒋御枫是在兄弟的聚会上,韩雁南带着见过一面的。

可是当眼神越过关薇薇对面坐着的一个女人,心为之一怔,异样的熟悉感觉莫名的向他袭来。

没想到几年前那一夜的纠缠的画面就出现在了脑中,那张泛着潮红的小脸紧紧的闭着眼睛,咬着牙流着眼泪的样子。

自己并不是好色之徒,就算是中了迷药,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在回酒店房间的走廊上,就看到酒店的走廊的另一边,一个带着金框眼镜,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怀里半拉半抱着一个女孩子,看得出那个女孩子是中了迷药,在神志不清之下还很抗拒这个男人的。

向来不多管闲事的他,竟出手救了那个女孩。

女孩像在隐忍着什么紧紧的闭着双眼,一离开那个中年男人的怀里,像是知道自己远离了危险一样。

靠到他的怀里,可能是耐不住药力手就不安份的动了起来。

搂着这么柔软的身子,再加上自己也中了迷药,所以心猿意马起来。

抱着她转身朝自己的总统套房走去。

这一夜蒋御枫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趁人之虚了,明知道眼前的女孩子是中了药,但是还是要了她的身子。

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自以为傲的意志力在身下的女人的面前倾然倒塌,像有使不完的劲,不管不顾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

可是早上一醒张开眼睛一看,才发现旁边却空无一人,愣了愣。

才起身穿好衣服,就发现床上的那一抹象征着女孩变成女人的娇艳的红色。

眼睛眯了眯,装身看了看四周看看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可是竟然一无所获。

这让蒋御枫有些意外,等到叫手下的人去查,一时间也查不到,监控录像也只看到身影,前台也没有登记记录。

第六章 记忆的小女人
“徐宇,查清楚是什么人?”因为要赶着去c市开一个紧急会议,没时间可以耽误了,只好吩咐徐宇去查。

“知道了,蒋少。”徐宇是赶到酒店才知道蒋少昨晚着了别人的道,而那个女人的出现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必然。

但是不管是人有意而为之还是就是个“偶然”,都要查清楚,看看有什么企图。

徐宇跟着蒋御枫的身边已经很多年了,很清楚蒋御枫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知道自从当年的事情发生后,就对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都有所防范。

蒋御枫抄着口袋身姿笔挺的站在落地窗那里看着窗外的天,看看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才转身离去。

等到第二天,蒋御枫从c市回来得到的消息居然是查不到。

蒋御枫皱着眉斜靠在办公椅上,手上拿着着徐宇递交上来的文件正看着。

“怎么会连个人都查不到呢?”蒋御枫脸色有些阴郁,眉宇间都是寒气。

“因为当天的入住名单并没有哪位小姐的资料,就连监控录像也没有看到哪位小姐离开的时间和方向,所以查不到。”

徐宇原本想的是一定是有人有目的的设计蒋少,可是查下来居然毫无线索。

难道真的是巧合?

如果真的是有目的的一定不会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

徐宇的回答让蒋御枫愣了愣,没想到的是这么一个人居然会查不到。

时隔五年,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情形下居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犀利的眼眸微眯,幽冷的眼神扫过眼前女人,好像没有什么变化,长发披肩,眉清目秀。

本来今天的聚会他是不想要来的,要不是韩雁南到公司去堵他,他可能也不会来。

蒋御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也跟着韩雁南走了过去,在桌子的旁边站定。

“薇薇。”韩雁南已经收起了脸上的笑意,有些微怒的开口。

“哦!原来是韩少啊!你怎么也在这里呢?”关薇薇抬起头仰起小脸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眨巴着大眼睛说道。

关薇薇想假装没听到,但是她知道韩雁南这个人的劣根性,如果假装不认识的话,肯定会觉得没面子,还是跟他哈拉两句,好让他赶快走吧!

顾子烟看着关薇薇的反应有些好奇,和儿子对了对眼神,就抬起头看着站在桌子旁的两个高大的男人后,就拉着关薇薇的手,轻声的问。

“薇薇,你认识他们吗?”

关薇薇努努嘴,耸耸肩,“我怎么会认识这种人?”说话的声音很小,语气了也带着点嫌弃。

蒋御枫却是在刚才顾子烟的那一眼中的眼神好像是不认识的一样。

双手插在口袋,眼底划过一抹深沉。

难道她忘了?

是啊!他认出了她,但是她又不一定就认得出他。

“怎么不假装不认识了呢?”韩雁南不悦的开口。垂眼看着眼前的小女人,虽然脸上堆满笑但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和疏离。

“怎么会呢?刚才不是没听见嘛!”

“你找我有事?”关薇薇赶紧趁着韩雁南还没发火的时候,岔开话题,反问他道。

韩雁南微眯着眼看着关薇薇睁眼说瞎话的样子,怒极反笑,“我找你能有什么事。你吃吧,帐记我的。”说完还摸了摸关薇薇的头发,转身叫着蒋御枫一起离开。

蒋御枫收回打量着顾子烟的目光,心里竟然有些失落。

她脸上的全然是淡然的模样由不得他不得不信,只好沉着脸,随着韩雁南离开。

两人的眼里就只有眼前的女人,都没有注意到有一个睁着大眼睛看着他们的小人儿。

蒋御枫回到包厢里,就扫了包厢里的众人一眼,现在还没吃饭,就已经开喝了,有几个已经有点茫了。

走到一边的沙发边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大哥,你怎么才来啊?”白羽墨搂着又不知道哪来的女伴,凤眸微眯,举着手中的酒杯示意。

正低头和女伴玩得猜拳,玩得不亦乐乎的唐源豪也抬头打了声招呼。

沙发坐着的还有叶安修,上官威,佟家明,佟家蔚,唐源豪手中也都端着酒,聊着天或者八卦或者时下的形势和股票的走向。

韩雁南进来后也坐进沙发中加入了众人讨论中。蒋御枫坐下后就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猛灌了一口,微微皱着眉,仰着头靠着沙发上。

白羽墨看着一坐下就往郁闷的蒋御枫,拍了怕怀中了小女友,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女伴闻言娇媚一笑,手握成拳轻捶了白羽墨的胸口,娇嗔道:“这可是你说的哦!白少。”

说完便起身,扭着细腰离开。

看着女伴离开,白羽墨也起身屁颠屁颠的坐到蒋御枫的身边,英俊的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坏笑,“老大,您这是……”

白羽墨故意说得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蒋御枫又猛灌了一口威士忌,只是横了他一眼,并不回他。

看着蒋御枫还是一脸冷漠的样子,白羽墨就更加的好奇,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不顾蒋御枫的冷脸,屁股又向蒋御枫的身边挪了挪,“老大,是不是火气有点大,难道是欲求不满吗?”

白羽墨促狭一笑,继续瞎掰道:“你也真是的,你和齐雅言不是都快订婚了吗?那齐小姐怎么样呢?够不够辣?我可听说她可是女强人,那办事能力可不一般那。”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一整天的就想着些事。”唐源豪闻言从猜拳中抬起头,拿着手边的夏威夷果往白羽墨的身上扔去,笑骂道。

白羽墨捡起扔到身上的夏威夷果有孩子气的扔了回去,“唐唐,你还小不懂这些。还是乖乖的和你的小情儿玩拳去吧!”

蒋御枫把杯中的酒一口闷了,把酒杯放在桌上,才开口说道。

“我看到五年前的那个女孩了。”

蒋御枫的这句话,让正在倒酒的白羽墨顿住了动作,好一会儿才把手里的酒瓶“啪”的一声放下。

刚放下的酒瓶又被蒋御枫拿了过去,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听到了响声韩雁南,叶安修,上官威,佟家明和佟家蔚都被他惊动了。

停止了讨论纷纷望了过来。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高潮情节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143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