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小说

【漫画小说】婆家骂我生不了,我扔出一张照片,全家看后全傻了!

【漫画小说】婆家骂我生不了,我扔出一张照片,全家看后全傻了!
第1章 倒霉的重生

楚寒觉得她倒霉透了!

你说死都死了,就让她死个透呗,干嘛又送她重生?

生也行,可怎么就又受冻又挨打?刚喘口气的工夫,这脸上都不知道被抽了多少巴掌,身上被踹了多少脚了?

老娘不发威,你这是把我当成病猫了?

就在她刚要支愣着起来的时候,一个小身板砸了下来,差点没把她的肺砸出来!

哎哟我——

“不要打我嫂嫂……”

然后她就被抱住了。

只是抱住她的小身板比她抖的还要厉害,可抱着她的双手,却没有一丝放松!

楚寒挺愣的。

转着僵硬的脖子,就看到一个粗壮的妇人,伸手不住地点着她,那嘴更是一张一合,一张一合……

晃了晃脑袋,才听到那胖女人在骂她。

合着她刚才被抽的耳鸣了?

“你个小贱蹄子,买你是来冲喜的,你敢给我寻死?你个小骚蹄子,我打死你……”

这女人一边骂一边伸脚踢了过来。

楚寒挣了下,竟然没有挣开小丫头的双手,耳边却是她焦急的求救,“大娘,求你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

粗壮的女人是白家大媳妇王大枝,此刻她非但没有停下脚,那脚更是一路飞起。

楚寒那暴脾气可就上来了,拍了拍破衣褴褛的丫头,“来,你让一下……”

声音虽然弱的像猫崽儿,却也因为王大枝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就觉得身体里有股洪荒之力无处发泄!

白幻灵傻愣愣的被楚寒扒拉一边,就看到楚寒瞬间抱住王大枝踢来的脚。

也不知道是怎么拧吧的,反正就听“砰”的一声,粗壮的王大枝直接挺挺地摔了下去。

楚寒冻拍了拍手从雪地里站了起来,也没理会瞬间没声的人群,拉着护着自己的白幻灵,说道,“走了,回家!”

一群没人性的王八蛋,就看着她这么一个八九十来岁的小孩儿被打,奶奶个爪的,都给她等着!

结果才迈了两步,就听到一丝丝细微的“咔吱咔吱”声。

猛然间想起了什么,抓着幻灵就地一滚,然后,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传来,接着便是众人的惊叫。

再回头,嗯,那群王八蛋全掉冰窟窿里了!

——

破屋烂墙,褴褛衣裳!骨瘦嶙峋,面黄饥瘦!

这就是楚寒被拉进屋后的第一感觉。

耳边是白幻灵慌乱的叫声,“娘,快点拿棉被来,嫂嫂掉冰窟窿里了……再不暖暖,一会不能拜堂了!”

嘛?拜堂!

楚寒猛地咽了口水,是了,她记得她是一身的红衣服,就是薄的有点可怜人。心里顿时美了,老天爷对她也还是不错的,给了她青春还赠送丈夫一枚!

只是……这丈夫是不是太小了?

那炕上坐着个脸色冰冷的少年,楚寒看过去的时候,他也恰好看过来,却在对上楚寒的视线之后,冷漠的将脸移开。

楚寒皱了皱眉,她怎么觉得人家不大愿意啊!瞧那脸黑的,都快赶上锅底了!这种“牛不喝水强按头”的感觉,让她老大舒服了。

余光里,楚寒的表情一丝不落全被白玉珩看了去。

冲喜这种祸害人家清白又伤天害理的事,他白玉珩不屑做,更不要说眼前这个瘦瘦小小还从头到脚都是冰坨的小丫头,更让他不忍。

他虽身体不好,可自小便熟读诗书,明白事理,心中打定了主意,自不会改。

即便是母亲一时被人蒙蔽,听信谗言,他也是万万不肯屈就的。

故而只当没看见一般,整个人以一种拒绝的姿势,靠墙坐着。

正神游外太空的楚寒,双手被一粗糙的手掌包住,她一抬头就望入一双满是哀求的双眼。

“姑娘,你……你就可怜可怜珩儿吧,娘实在是没法子了,不然,娘不会逼你跟珩儿拜堂……”

“咯咯咯……”楚寒一张嘴,话还没说出来呢,那上牙便打起了下牙,寒意也瞬间从脚底上升,整个人都不好了。

“快快,上这炕上来,这里暖些……”妇人说着,便将她往炕上推去。

“娘——”一直未吭声的白玉珩开口,“不可!”

被推在炕边的楚寒,便轻轻的咬了下唇,虽然她也明白在古代男女授受不亲,也看的出那炕上的被子没比她的衣服厚到哪里,可她如今都冻成这样了,哪怕是献爱心,也不至于直接挡着人吧!

“珩儿……娘都是为了你好,你……怎就如此固执!”

少年冷着脸:“儿子的命是命,难道这小姑娘的命就不是命了么?”

妇人看了楚寒一眼,扯着少年的手,压低了声音:“你这个傻孩子说什么呢!你大娘说了,这姑娘的八字跟你最合,拜堂后,你的病就好了……”

妇人边说边流下了眼泪。

“愚昧!”少年断然丢下两字,便再也不肯开口,那炕,也没有让楚寒上的模样!

妇人眼神复杂看了一眼少年,终是转了头说道:“幻灵,去倒点水来……”

白幻灵应了一声就跑了出去,没一会端了个碗回来,“嫂嫂,你快喝点……”

楚寒抖着两手捧过那碗,才喝一口便哭了,“姑娘,咱没热水吗?我牙快冰掉了!”

白幻灵瞬间满脸通红,“没没没热水……”

那妇人的脸也讪讪的,另外还有仨更小的女孩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正躲在妇人的身后,偷偷的往楚寒这边看。

楚寒算是看明白了,指望别人,她今天得活活冻死在这里,所以她打算自己去找点柴,烧点水。

当然在这之前,她也得弄条被子取取暖,所以,白玉珩身上的被子就被她毫不客气地拽了过来,刚一动,却被妇人拦下。

楚寒打着哆嗦口齿不清地说道,“我,我只是想烧点火……”

然而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这家穷的连根柴都没有!

那灶台上,只有一个深深的大坑,锅已不知去向!

回头,看向那跟在身后白幻灵,“你们是神仙吗,都不用烧水煮饭!”

“哇!”

可楚寒哪里能想到,她只是调侃一句,白幻灵竟然瞬间嚎啕大哭起来!

第2章 太跋扈了

“哎你别哭啊……我我开玩笑的……”楚寒最怕人哭,因为她向来不会哄人。

“啊呜呜呜……为了给哥哥治病,家里早就债台高筑了,爹在的时候还能赚些银两,如今爹不在,娘,娘……呜呜呜……大娘说娶个嫂嫂这是最后的法子……可家里没钱,所以,能卖的就全卖了……”

楚寒:“……”

楚寒只觉得头顶飞过数只乌鸦,满头黑线。合着这丫头是在告诉她什么叫做一贫如洗,什么叫做冲喜新娘啊!

不过眼下她也不想管冲不冲喜穷不穷了,她就想弄点火取个暖!扬头四下看了看,行吧,就那栅栏好了!反正东倒西歪也拦不了什么了!

没在说话,裹着那所谓的棉被走到栅栏边上。唉,穷的这栅栏也就剩下几根了。

丫也没什么其它想法,直接拿脚踹,在白幻灵带着眼泪直勾勾的目光中,楚寒将破栅栏抱回来,踹啊踹啊,踹吧碎了回头问白幻灵,“给我点个火……”

“啊?哦!”白幻灵不知打哪弄了些稻草回来,然后就把火给点燃了!

楚寒拢着被子坐到了灶台上,暖和啊,终于烤上火了!

可所谓饱暖思淫欲,她这才刚刚暖了一点,那肚子便“咕噜”一声,叫了起来。

楚寒揉了揉饿的瘪瘪的肚子,锅都没了,何况是米了?

“咕噜!”

又一声传来,楚寒便看了眼那面黄饥瘦的白幻灵,那丫头瞬间红了脸,“嫂,嫂嫂……”

“你也饿了啊?”楚寒咂吧着嘴问了一句。

白幻灵点头,“嗯,自打昨个儿把粮都给了大娘,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了……”

“屋子里那仨小的也什么都没吃?”

白幻灵再次点头。

唉!

楚寒叹气,重活一世,没摔死没冻死,这是要饿死她啊!

还没想好上哪弄吃的呢,外面便传来了粗声嚎气的漫骂,那白幻灵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抖了下身子。

“谁啊?”这声有点熟,楚寒一时还真没想起是谁来。

“是是是大娘!”幻灵颤悠悠的声音出卖了她强装的镇定。

大娘?

楚寒想起来了,就是之前在冰面上对她又打又踢的粗壮女人。

哎哟,这么一想,她突然觉得这两个脸火辣辣地疼了起来,伸手轻轻一碰,靠,肿起老高啊!

哎哟我这爆脾气,这是欺负她刚穿过来没倒好时差!

从灶台上站起来,那寒意便从脚底升起,拢了下那裹在身上的被子,心道,就目前这十来岁的小身板,怕是打不过那粗壮的娘们!

踅摸着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便又坐了回去,可就是心里老大不舒服了。

“大嫂,你来了……啊!”

一声突兀的“啪”声传来,幻灵边叫着“娘”边撒腿往外跑去,而那妇人已倒在了雪地里。

“那贱丫头呢,让她出来,敢绊我还敢把我推到冰窟窿里,我非打死她不可……”

楚寒蹙眉,这女人是不是太跋扈了?

“大娘求你放过嫂嫂吧,嫂嫂她还小,她什么也不懂……她……啊……”幻灵话还没有说完,王大枝便一脚踢在了她的小腿上。

原来幻灵就因护着她娘而跪坐在雪地里,王大枝这一脚可不轻,然而幻灵也只叫了半声,便将下唇紧紧咬住未在呼疼。

“贱蹄子赔钱货,有你说话的份吗?”王大枝那是一肚子的火。

在光荣村谁不知道她的脾气,那小贱货竟然敢将她推倒,要不是刚才回家换了衣服,她早跑过来弄死她了。

“不要打我娘不要打我大姐……”

一个小奶团子从屋里跑出来,一边大叫一边往前冲,可惜人还没跑到地儿,就被王大枝一把拎了起来,眼里全是厌恶之色,“赔钱货,明儿就卖了你还我的债!”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大坏蛋……你拿我们家的米,拿我们家的钱,你是个大坏蛋……”小奶团子手脚乱踢着,可惜连王大枝的头发丝儿都没碰到。

可这话倒是把王大枝给说乐了,当然,是满脸的不屑笑容,“没有我,白玉珩他早死了,你还怪上我了……”

“放开四妹……”那门口,白玉珩被另两个丫头扶着走出来,只说了一句话,却已灰白了脸色,只是那双眼却坚定地瞪在王大枝的脸上,“放开四妹!”

王大枝看着那双眼,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竟然咯噔一下,手下意思的松开。

那小奶团子眼看就掉到了地上,却不想落到了一暖暖的怀里。

楚寒本来只想看热闹的,只是当小奶团子被王大枝拎在手中后,看着王大枝那没什么感情的双眼,她就觉得不大好。

结果这一出来就看到她松手的一幕,所以快跑几步,刚好接住了小奶团子!

这小奶团子瘦的没几两,看着也就两三岁,只是听她说话嘎嘣脆,估计应该有四五岁了!

而王大枝一看到楚寒那是直接伸手抓过来,“贱丫头,看我不打死你……”

楚寒早就防着她了,所以抱着小奶团子往旁闪去的同时,还伸出了脚,结果王大枝再一次栽在了她的手里!

“砰”的一声,摔了个结实。

听这声音楚寒便是一咧嘴,妈啊,这得多疼!

将小奶团子放幻灵怀里,“带着你娘进屋里去……”

“嫂嫂……”幻灵一脸担心。

楚寒拍拍她,“听话!”

回头看了眼那所剩无几的栅栏,便从中挑根最粗的掰了下来,在手里掂了掂,心道,打人能挺疼吧,反正自己年龄小,干点啥又能咋地!

那王大枝正骂骂咧咧地从雪地里爬起来,她忽然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一闪而逝,动作却出奇快的来到王大枝身边,手里的棒子没有一丝犹豫地砸了下来。

那爬到一半的王大枝再次栽了下去。

而楚寒,抡着根棒子劈头盖脸地将王大枝一顿胖揍!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什么大娘合着就是欺负这一家子孤儿寡母!

妈哒,老娘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些吃杮子挑软的捏的主!

王大枝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啊,她心里那个恨啊,可她也怕那如雨点般砸在身上的棒子啊,心里直骂那人芽子,明明就是个傻子是个哑吧是个活不过今天的主,怎么就跟鬼上身了一样,不担会说话,还他妈的会打人!

要不是后来楚寒放水,估计王大枝今儿就交待在这了!

不过这么一活动,楚寒倒觉得身上舒坦了不少,至少没觉得冷,支着手里的棒子,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看着那跑远的身影,心道,估计能老实几天吧,然后一回头,就看到倚在门上的白玉珩,正直勾勾的双眼看她呢。

第3章 守株待兔

“咳咳!”楚寒轻咳两声,她刚才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白玉珩那两眼珠子转也没转一下,仍就僵直。

楚寒伸着大拇指抹了下鼻子,反正她就这样,便流里流气地说道,“帅哥,这是吓到了?”

这么一看,突然发现这小子可长的还真不赖啊!

瞧那浓眉大眼高挺鼻梁……就算是双眼深陷,脸色煞白,瘦的皮包骨,可怎么看怎么就有点养眼呢?

白玉珩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这话吓着了还是怎么了,一颗心都快飞起来了,顿时就是一阵猛咳,本来是倚在门上的,这一咳,直接跌地上了,吓的身边两丫头丢了魂一样哇哇直叫。

楚寒耸耸肩,他妈的又觉得冷上了,也没心思逗那白玉珩了,直接跑进了灶间,她还是弄点火比较实在,顺便再想一想去哪能弄到吃的,她可不想这么早就蹬极乐去陪佛祖!

然而却没有看到白玉珩那眼中飞逝的暗淡。

她重新坐回灶台上,伸着脖子往外瞄,就看到幻灵瘸着一条腿跟那两丫头将那小子给扶回了屋里,只是看着白玉珩那没什么力气的腿,楚寒皱起了眉,这小子得的是什么病啊?

正寻思呢,幻灵跑了进来,楚寒就扫了一眼她的左小腿,没记错的话,刚才那女人踢她的时候,可没留情。

幻灵后退了一小步,“嫂嫂……”

楚寒却一把将她拉了过来,这家的孩子都是营养不良型的,看这丫头也就八九岁孩子的身高,不过实际应该大于这个年龄,而且又极懂事又护家,那娘教的倒是好。

然而她却不知道,她自己也不过如此。

看向她的腿,轻柔问道,“还疼吗?”

白幻灵抿嘴摇头并送上一个大大的笑容,“不疼一点都不疼!”

楚寒也笑,其实哪里会不疼,只是这丫头不想她担心罢了。

长出一口气,“不管疼不疼,咱们都得弄点吃的,这家里连锅都没了,我寻思也不可能还有米,估计做农活的工具也没了,你去借个镐头,我带你找吃的去。”

幻灵挠了挠头,“要刨地吗?”

“聪明!”楚寒笑着打了个响指。

幻灵就囧了,“可是这数九寒冬的,地里也没有吃的东西啊?”

楚寒轻咳一下,“你尽管去借,我保证能弄到吃的!”

看着楚寒满眼笃定的神色,幻灵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相信了,点了头就往外跑,一面还道,“小四,给嫂嫂找个筐出来……”

于是这二人行就变成三人行了。

听幻灵说楚寒要带她们去找吃的,那小奶团子看楚寒的双眼都冒着绿光了!

楚寒伸手捏了捏小奶团子那没肉的小脸,“几岁了?叫什么?”

“嫂嫂,我五岁叫白幻依。我哥叫白玉珩十三岁了,大姐叫幻灵十一岁,二姐叫幻晶三姐叫幻蝶她们八岁,娘叫李慕雪,爹叫白池,可是爹已经不在了。”小奶团子说话嘎嘣脆,一会的工夫家里几个人都介绍完了,只是说到最后,声音很低,“我都没有见过爹……”

楚寒有些心疼,将她抱在了怀里,“没事,你还有娘,还有哥哥有姐姐……”

“嗯,如今我还有嫂嫂呢!”

小奶团子也是个乐天派,转眼就笑了。

楚寒摸了摸她的头,其实这一画面在外人看来有点搞笑,实在是楚寒也只是一个孩子。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有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呢!

这会正叹息着,果然是营养不良啊,一个个的都没开长!

而她心思转的也快,因为“李慕雪”这名字可不像是一个普通村妇该有的,而且就接触来看,幻灵说话也不同,像“债台高筑”、“数九寒冬”这种词一个普通的村里姑娘能说出口?更不要说她们几个的名字,与众不同。

心下虽有着疑问,终是没有问出口,只是让幻灵带她去了稻田里,便没在说话。

因为她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吃口热乎饭!

“前面就是稻田了……”

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下了一上午的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楚寒在来的路上折了两个树枝,这会递给那姐妹俩,“来来,快去田梗上找耗子洞。”

“啊?”小奶团子那眼睛瞪的大大的,“嫂嫂,咱们要抓耗子吃吗?”

那边幻灵也露出疑惑的目光。不过对于吃耗子,她还是表现出了拒绝,“嫂嫂,吃耗子,不好吧……”

楚寒笑着摇头,伸手揉揉小奶团子那黄不拉饥的头发,“咱们不吃耗子,但咱们是来拿粮的!”

小姐俩没大懂,而楚寒只是吩咐照做便是,也没有再问,掘屁股翻起耗子洞来了!

“嫂嫂,这有一个……”

楚寒拎着镐头走过去,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开始刨。

就像幻灵说的,数九寒冬啊,那地冻的可不是一般的硬,不用尽吃奶的劲,压根就刨不动!

“砰砰砰……”

楚寒觉得自己的胳膊都麻了,天寒地冻,刨田梗跟刨石头差不多。

不过,运气还不错的,刨了差不多两柱香的时间,终于看到了几粒稻子,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浑身充满了力气,“砰砰砰”又是一顿刨。

等她终于刨出金灿灿的稻穗时,那小姐俩都傻了!

傻过后就是小奶团子的尖声欢呼!

“啊——啊——啊——”

“嘘——”楚寒在唇边竖起食指,那小奶团子立马捂上了嘴,可却蹲下来将那稻穗往筐里装去,那动作可快了!

幻灵的眼睛是红的,抿紧了唇什么都没有说,翻到下一个耗子洞的时候,她已经从楚寒手里拿过了镐。

楚寒满脸的笑啊,至少不会饿死了!别跟她说什么鼠疫啊,她现在只想添肚子!

要知道,秋天耗子存粮,那真的是专挑粒大饱满的存。一颗颗稻穗沉甸甸的,虽然这个洞里扒出来的只有五六颗,却已是不小的收获了!

将刨出来的洞再用土填上,再把雪铺平,因为她都想好了,这个冬天估计只能这么活了!

所以,这点粮,她可不能再让别人分了去!

一个下午,小姐仨刨了一筐的稻穗,小奶团子自打看到第一颗稻穗后,那脸上的笑就没断过,更时不时的吸上两口口水,看的楚寒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使劲揉了揉她那冻僵的小脸。

“呵呵……呵呵……”

白幻依除了笑还是笑,却是紧紧的搂着她的筐。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楚寒叫过二人准备打道回府。

然而一阵“沙沙”声传来,引的三人看去,就看到一道灰色的身影以着极速飞奔而来。

“砰”的一声,那灰影撞树上了!

楚寒下意思地抽了抽嘴角,学过“守株待兔”的成语,可她还真没看到不要命往树上撞的兔子,这还真是应了那话,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啊!

抬头看了眼老天,嗯,谢谢您老了!

拎着手里的镐头就往树边走去,只不过,那十步之外还站了一只黄不拉饥的狐狸,正对着她呲牙发出警告!

哎哟喂,这是看我们长的小?你丫一畜生也想欺负一下?

来来,要不咱俩干一架!正好拿你的皮做个小马甲给小奶团子穿!

楚寒拎着手里的镐奔着那狐狸冲去,一边还向那武林大侠一样吼着,“来都来了,就别走了!”

那狐狸呲牙尖叫转身就跑的没影了。

楚寒支着镐吼道,“有种你别跑!”

而白家小四,此时已将这新鲜出炉还热乎乎的“晚餐”抱在了怀里,除了不住咽口水外,就只剩下“呵呵”了!

第4章 到嘴的兔子能让它飞了

“呵呵……呵呵……”

往家走的路上,白小四一直傻笑不停,因为她满脑子都是焖的香喷喷的兔子肉。

幻灵时不时的看一眼楚寒,眼里满满的好奇。

楚寒笑着看她一眼,“怎么总是看我?”

“我……嫂嫂,谢谢你!”

其实,她是害怕的、

害怕嫂嫂看不上这个家,看不上她们家里人,更看不上自己的哥哥,毕竟冲喜这种事,自古也没有人愿意。

要知道,自从知道这件事后,哥哥就一直在抗拒,而昨天晚上大娘将那纸契约放到娘的手上后,哥哥便没有再说一句话,更是连药都没有再喝。

娘一直在叹气,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她知道,如果不是实在没有法子,娘是不会同意买个冲喜媳妇的!

如今嫂嫂进了门,虽然还没有跟哥哥拜堂,可是嫂嫂却护了她的家人,更带着她们找吃的,是不是……是不是说……“嫂嫂你不会离开,对不对?”

可却没有想到,这话竟是下意思的问出了口,随后脸便红了。

楚寒看着这个跟她一般高的丫头,伸手拍了拍她的肩,“不离开。”

因为她发现,她虽然借这身子活了,可脑子里原主的记忆并不清晰,甚至可以说是没有的,怕是这原主也没过几天好日子吧,既然记忆如此不堪,那自然也没有去捡回来的必要。至于离开……她还真没想过,毕竟在哪不是生活!

而她向来适应能力超强,穷不要紧,只要家人团结勤奋,总有富起来的那一天!

幻灵得了楚寒的话,那眼泪是唰的一下流了下来,“嫂嫂……”

“别哭,女儿有泪不轻弹,你可以痛可以流血,却不可以随便流泪!”

“噗哧”一下,幻灵破涕为笑,“嫂嫂,哪有这样的话,那不是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吗?”

楚寒揉了揉她的头发,“走吧,天要黑了。”只是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幻灵,咱们不能就这么拿着一筐的稻穗回去,要是被人看到了估计又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那白小四却立马说道,“嫂嫂,那怎么办?这可不能丢!”并紧紧的护着她怀里的筐,那模样大有谁敢来抢,她就跟谁拼命的劲!

幻灵瞪她一眼,“这会你倒是不呵呵了?”

小四没理她,凑到楚寒身边,“嫂嫂,你看,咱们把稻穗塞衣服里怎么样?”

说着,她已经抓着稻穗往怀里塞去。

“咳咳,小四,不扎的晃吗?”

楚寒可是看到,那小薄棉袄里可光溜溜的只有一个小肚兜!

小四直摇头,手也没闲着,一会工夫塞的小腰鼓鼓的,转眼一筐稻穗都进了小姐俩的腰里。

再看白小四满脸的纠结,目光正扫向楚寒的腰,“嫂嫂,要不,这兔子……”

楚寒表示拒绝,便道,“没事,兔子放在筐里吧……”

“呵呵……”

再次扬起笑容,白小四满足了!

楚寒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的,只是看着这模样到嘴里的话也全都咽了回去,只剩下满满的心疼了!

——

楚寒料的不错,还没等走进家门呢,就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了的一声紧着一声的谩骂。

眉头轻起,这一天天的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她这才来一天,这孤儿寡母就没着个清闲,这又是遭了哪路小鬼儿?

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妇人,正掐腰指着蹲在房檐下抽烟的男人破口大骂,那真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更是指槡骂槐。而那妇人的脚下有几个踩碎的土豆跟地瓜,一个蓝子滚出老远。

四周邻里邻居围着看热闹的还真不少,就是没有人上前劝架。

李慕雪脸色不大好看,站在门口身边站着的不知是小二还是小三,只是娘俩都将唇抿的紧紧的。

幻灵小眉头紧紧的皱着,看了一眼白小四,那小四却是将筐给了幻灵,自己抱着兔子往屋里跑去。

“死丫崽子,你给我站住!”还在谩骂的妇人倒是眼尖,本来骂的挺顺口的,看到小四的身影竟是两步窜过去,一把扯住了小四的后脖领子,“跑什么……兔子?正好赔了我家这些土豆和地瓜了……”

说着一手直接抓住那兔子往外一拽。

小四能有多少力气,就是再死抱着也没抱住,那兔子就到了那妇人的手里。

瞬间不干了,哇哇大叫,“你还我兔子……”

“说,你哪偷的……”

楚寒扯了一下幻灵,“这谁?”

“三婶。”幻灵说着就要上前,只是被楚寒拉了一把,“你把小四带走,再蹦跶一会,腰里的东西都掉出来了,这兔子我来……”

这到嘴的兔子还能让它飞了?

可笑!

幻灵担心地看着她,却见楚寒眯起了眼睛,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还真他妈的不假。

掂了掂手里的镐头,就在幻灵拉走哭闹的小四时,楚寒一镐头砸在了那蹲在屋檐下装怂的男人——脚边的瓦罐上!

“哗嚓”一声,别说那叫骂的三婶,就是看热闹的也瞬间没了声音。

而楚寒算准了这个时间,回身就将那兔子扯了回来。

“小兔崽子你敢抢我的兔子……”三婶何二喜那还真是炸毛的速度。

楚寒冷笑一声,“你的兔子?没记错的话,这可是我打的,什么时候就成你的了!再说你谁啊?”

何二喜被她噎的差点没上来气,伸着手指着楚寒,“你你你……”

“我什么我啊,欺负人也要有个度!你们俩口子吵架,放我们家吵是几个意思?”说着转头看向那还抽着大烟袋的男人,“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己娘们骂的这么难听,你是有多窝囊?你不嫌丢人,我们还闲恶心呢!滚!以后,我们家,你们给我离着远点!”

楚寒的态度绝对强硬,不只是骂的白老三脸色灰白就连四周也传来了抽气声!

那何二喜好半天才回过味来,她这是被个小丫头片子教训了啊?

“你个小兔崽子你骂谁?谁给你的胆子骂长辈子,我今天非撕了你这张嘴不可……”

然后楚寒就怒了,打都打了更何况骂了,再说骂你怎么地!

那大镐头瞬间就被她抡的风生水起,让那何二喜想上前也不敢,更不要说那镐头也不知道怎么了,直接拖把,砸在那闷不吱声的三叔脚上。

砸的三叔脸色顿变,何二喜嗷的一声就窜了过去,“当家的,你的脚怎么样?”

只不过回过味来,又奔着楚寒使劲。

楚寒就将那镐把子往雪地上一锤,“打的轻了是不是?”

何二喜的嘴里不干不净的,却没有想到,白家三叔竟然给了她一巴掌,随后瘸着脚走了。

何二喜的嚣张绝对不比上午有王大枝少,所以楚寒觉得对于这种人就应该以暴至暴,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愣的怕横的横的还怕不要命的呢,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怕个毛,大不了老娘再死一回!

结果,一天的工夫,白老二家这个冲喜的媳妇就出名了:光荣村泼妇排行榜第一!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后续高潮情节
.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鲸鱼有毒-精品免费小说漫画在线阅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jingyu.in/2145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71117361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